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165|回复: 19

小说 不当接触

[复制链接]

22

主题

1112

帖子

2939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939
威望
0
金钱
1777
贡献
0

22

主题

1112

帖子

2939

积分
自由自在 发表于 2015-11-12 19:09: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不当接触 (短篇小说)
项中立
多年前发生在西水镇的那起强奸案,由于始终找不出犯罪嫌疑人,很多人在不知不觉中将它遗忘了。那件事,就如同一记遥远而模糊的雷鸣,自生自灭,没人愿意耗费脑力,再去追究它的来龙去脉。
只有嫦娥,在某个相似的黄昏,身临其境……那把漂亮的水果刀抵住她咽喉的时候,嫦娥刚好锁上了教室门。之前,嫦娥一直安静地坐在教室里,等候班主任来查岗。十几天前,班主任在宣布暑假期间,护校学生的名单时,声明她会不定期地抽查同学护校的情况。其实,护校是件悠闲的事情,可以在校园里自由活动,也可以坐在教室里看看小说。那个下午,嫦娥一直在看海明威的《老人与海》。到后来,书上那些字都变成了不安分的小蝌蚪,摇头摆尾地动起来,像要逃掉似的。嫦娥知道,天就要黑下了。嫦娥的目光透过教室的窗玻璃,在校门口徘徊。门口的大铁门,沉静的如同一块墓碑。班主任还没有出现。后来,嫦娥无意间发现门口西侧那棵老柏树顶,压上了一砣闪着电光的黑云。嫦娥知道要下雨了。嫦娥决定不再等候班主任,赶在雷雨降临之前回家……当嫦娥慌乱着锁好教室门,回转身的时候,她一下子看到了那把漂亮的水果刀,和握刀的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的头,用一件白色T恤蓄意包住,因此,男人的上身是裸着的。男人皮肤光滑,腋毛稀薄,看上去很年轻,也很健硕……当然,这些看法都是后来嫦娥在回忆中才确定的。当时,嫦娥可没有心情去顾及这些,她只顾得上惊恐地瞪大眼睛,听从男人含糊不清的命令:
打开门!
进去!
扒掉衣服!
嫦娥一一照办了。她觉得头在无休止的膨大,脚下也轻飘起来,整个人迅速地滑进一砣黑暗里,外面的雷雨是什么时候降临的,她根本就不知道……
对于这件事,她的父亲——那个在唐山挖小煤窑的男人,反应尤为强烈。男人骑着自行车,连夜从小煤窑赶回来。男人显然喝了很多酒,他闯进屋时,带进来一股湿漉漉的夜风,和一股令嫦娥作呕的酒臭味。男人嗜酒。母亲在世的时候,他们经常因为男人酗酒打架。有时候,喝醉了的男人用手卡住母亲脖子,或者用一把水果刀抵住母亲的喉咙,同时,恶狠狠地警告母亲,以后少管他喝酒的事。母亲是个倔强的女人,即使被水果刀抵着喉咙,也从不向男人低头。但母亲的倔强,同样不能改变男人。终于有一天,母亲在给男人备下一大桶烈酒之后,躲进柴房里,用那把漂亮的水果刀割破了自己的手腕……那以后,嫦娥恐惧各种各样的水果刀。当她被蒙面男人用水果刀抵住喉咙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嫦娥想到了母亲被父亲用水果刀抵住喉咙的情形。嫦娥心里充满了恐惧,以至于目光模糊,根本没有看清男人身上有什么明显的特征。嫦娥没有想到,这叫她的父亲暴跳如雷——
你真地一点拿不准那个人是谁?
嫦娥摇了摇头。父亲粗糙的目光,在她脸上磨砺过一阵,突然就甩下了一记耳光。
后半夜,父亲沉默着蹲在屋地上喝酒。母亲的死,并没有叫这个男人戒掉酒瘾,他反而愈加离不开酒杯了。家里除了女儿,所有值点钱的东西,都被他拿去换成酒喝掉。喝醉了,他像揍母亲那样揍嫦娥。母亲割腕用过的那把水果刀,被嫦娥私下藏了起来。这个夜里,嫦娥恐惧地缩在炕角,她屁股下面,就压着那把水果刀。她暗暗下着决心,如果这个男人再打她,她会毫不犹豫地用这把水果刀,杀了他。
灯光里,男人的身影是那样瘦小,那样苍老。男人不时地仰起脖子,往嘴里灌酒。他仰着脖子的时候,面目暴露在灯光里,晶亮亮的。他在哭呢。嫦娥想。
后来,静云的父母来了。她们带了钱,还有一只烧鸡和两瓶酒。
第二天,男人去西水镇派出所报了案。
这件事之后,父亲突然不下窑挖煤了。他在市区买了一套二手房,又开了家很小的酒馆,姘了个人高马大的东北女人,他自己做了甩手老板。父亲依然嗜酒。好在酒馆里有的是酒,叫他整日的醉着,直到一场车祸突然降临。
新学期开始的时候,嫦娥一如既往地回到了学校。但她很快就发觉,自己成了一撮永远都融入不了漩涡的浮沫。走在校园里,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她的正前方刻意躲闪着她,但她断定,那些目光,肯定会在她身后回过来,窥她背影,好像她后背上藏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吃中饭时,那么多同学都拎了自己的饭盒,聚到离嫦娥很远的地方,一边吃一边窃笑。只有她的好朋友静云,像从前一样,把自己的饭盒和嫦娥的饭盒放到同一张书桌上。静云的父亲是西水镇财政所的会计,她母亲是西水镇管文教的干部,她们一家吃商品粮。那年月,吃商品粮就意味着衣食无忧。所以,静云饭盒里的白面馒头和西芹肉片,总是比嫦娥饭盒里的玉米菜团中吃。这个学期,静云索性带两份一模一样的中饭,一份自己吃,另一份推给嫦娥。尽管如此,嫦娥还是决定辍学了。
辍学的嫦娥,总是有意无意地得到些有关同学们的信息。那个学期结束的时候,班上好几个同学考上了大学。静云考上了北京一所大学。静云去北京上学之前,特意到村里看望了嫦娥一回,带了很多礼物,还和嫦娥住了一晚。
后来的四年,嫦娥每年都能收到静云从北京寄来的贺年卡,和一封字数不多的静云的亲笔信。四年以后,卡和信不复出现。直到现在,嫦娥所掌握的有关静云的信息,是静云结婚了,先生是市里某家报纸的总编,而静云毕业之后,一直在那家报纸当记者。这些消息是静云写信告诉嫦娥的。那是静云写给嫦娥的最后一封信,距离现在,总有二十年的光景了。
嫦娥25岁那年,和同村的牛大双结为夫妻。
关于嫦娥的婚事,她大舅牛村长是一直挂在心上的。嫦娥母亲死于自杀,父亲常年漂流在外,嫦娥自己又出过那件事,一嚷二明,家喻户晓,谁家愿意讨嫦娥做媳妇呢?无奈之下,牛村长放出口风,谁娶了嫦娥,他牛村长就在村里小学给谁讨个差事。牛村长口风放出去不久,牛大双就找到嫦娥,说,我娶你吧。
简单办过喜宴,牛大双果然在村里小学当了民办教师。几年以后,牛大双又升任教导处主任。乡村小学校,虽说只有十几名教职工,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怎么说,教导主任也是学校里第三把交椅呢。多年之后,牛大双说,即使没有牛村长的承诺,他也希望娶嫦娥呢。他只是觉得自己比嫦娥岁数大了七八岁,没信心跟嫦娥求婚。牛村长的承诺,等于是把政策放宽了,这叫他跟嫦娥求婚的时候,多少添了些底气。
牛大双和嫦娥的父亲一样,喜欢喝酒。所不同的是,父亲喝醉了酒,喜欢打她的母亲,大双喝醉了酒,不但不打嫦娥,反而待嫦娥更好。所以,他们很快就生下了牛小双。不过牛小双天生不是读书的料,只念到初中二年级,16岁,就拒绝接触书包。作为教师的父亲牛大双,自然要凶他几句。牛小双呢,居然离家出走了。出乎牛大双和嫦娥意料的是,两年后,牛小双衣锦还乡。据牛小双自己说,他在市里某家影视城当演员,整天为拍电影电视忙碌不堪。牛小双还带回来一个如花似玉的城里姑娘。当城里姑娘大大方方给嫦娥叫了声阿姨时,嫦娥笑了。嫦娥觉得,几十年,她都没有这样笑过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2

主题

1112

帖子

2939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939
威望
0
金钱
1777
贡献
0

22

主题

1112

帖子

2939

积分
自由自在  楼主| 发表于 2015-11-12 19:10:00 | 显示全部楼层
牛大双的教导主任,一口气干了15年。这些年,校长换了五六茬,连带着副校长也换了五六茬——正校长高升了,副位自然顶了正位。然后,有资深老教师顶上副位,又有新来的教师补充到教学第一线,过两年,新教师又成了资深老教师……牛主任觉得,这恰似一江春水东流去,而他自己,是江边永远不动的沙滩。
牛主任除了喜欢喝酒,还有一个爱好,上网聊天。他给自己取的名字就叫“沙滩15”。前不久,牛主任加了一个新网友,聊得非常投缘,几日下来,已到了无话不说的地步。当初牛主任加她,完全是因为她的网名投中了牛主任下怀——“一江春水”!
牛主任聊qq离不开学校微机室。校长似乎很是反感这件事情。开班子会的时候,曾不点名的批评过。牛主任不傻,也没喝醉,怎能听不明白矛头的指向呢?但这阻止不了牛主任在学校聊qq的行为,因为牛主任家里没有电脑。牛主任也想过买台电脑的,但牛主任把这个想法从心里彻底地删掉了。一台电脑,加一年网费,少说也得四五千元,而牛主任工资,每月不过两千元,又要开门过日子,应对大小开销。前一阵子,老父亲又病了——其实,父亲从年轻的时候,就是个出色的病秧子。如果不是家里一年的进项,都不够他换成药汤汤喝掉的,何至于穷到长子大双30多岁了,还讨不到老婆?其实大双年轻时,有过一次恋爱的,姑娘是个六指手,跟大双好了一年多,突然又嫁给了别人。二十年来,大双一直为这事耿耿于怀——父亲这次得了胆囊炎,医生说最好做胆囊切除手术,不然会有生命危险。父亲85岁,死了也不算短寿。但父亲说他还没活够,还想再活几年。父亲说这话的时候,眼含热泪,鼻翼像受伤的蝴蝶翅膀那样,忧伤地扇动。子女们还有选择吗?做吧。一场手术下来,五万多元没了。子女六个每人九千,牛主任身为长子,九千之外又拿了一千五的零头。摊钱的时候,嫦娥虽没言语,但牛主任是读出了她眼里的那份疼的。能不疼吗?儿子小双都18岁了,起码该给他盖幢房子,没准什么时候,那个城里姑娘,突然就把孙子给她抱回来了,大人娃儿,总该有个落脚的地方吧?
这年寒假前夕,突然一纸调令,正校长就调走了。按以往的规律,副校长自然要扶正了。上级教育部门,好像也找副校长谈过话了。副校长也请大家喝过酒了。这酒喝得可有讲究,一来是婉转地告诉大家,我就要被扶正了,就等任命书下达了;二来叫大家知道,正校长缺位,副校长理所当然地主持学校的日常工作,希望得到大家的积极配合。其实,大家心里明镜似的,正校长的位置表面上空着,实质上是有人坐着了;副校长虽然还坐在副位上,实质上那已成了个虚位。那么,谁来填副校长这个位置呢?那些日子,大家表面上平静,暗地里都在衡量谁的希望大,包括自己。若论资排辈,当然是牛主任希望最大。牛主任的职位,最靠近副校长的职位,牛主任又是学校里的元老。但以往的规律告诉大家,牛主任升迁的希望,和所有人是一般大的。这就给大家留下了活动空间。有相当一些人开始找关系,虽然谁也不声张,该干嘛干嘛,但大家心照不宣,都知道平静的水面下,有湍急的暗流涌动着呢。
牛主任就开始埋怨自己命运不济了。若嫦娥大舅还掌着村里大印,这算不得什么大事,问题是牛村长于几年前突发脑淤血,虽没死掉,但成了半条命的人,只知道张嘴吃,撅屁股屙尿,大印早就交了,他如何帮得上牛主任呢?
牛主任严重失眠了,整夜整夜地睡不着觉。嫦娥自然也就无法入睡了。两口子躺在被窝里,冥思苦想,终是找不出一个好办法。后来,嫦娥说除了我大舅,还有一个人能帮上咱们。牛主任说谁呢?嫦娥说静云。静云和我是最要好的朋友,当年我还帮过静云呢。但牛主任很快就把嫦娥的建议否掉了。牛主任说,朋友是以前的事了,这么多年不见,静云跟你联系过一次么?你知道静云一点信息么?况且静云在市里,远水解不了近渴,肯不肯帮是一回事,帮上帮不上又是一回事。牛主任在黑暗里咕噜咽了口唾沫,他没有告诉嫦娥,为这事去求大记者静云,他还真有点张不开口呢。
牛主任在学校的工作算得上清闲,每周只上四堂图画课。其实牛主任的画功堪称一般。学校后身锅炉房那里,有一堵影壁,影壁上牛主任画了个雷锋的头像,底下写了一行红色草体大字:向雷锋同志学习。雷锋的头像,线条画粗了些,有人说,牛主任画得不像雷锋,像伊拉克总统萨达姆。就有淘气学生把那行红色草体大字改成了“向萨达姆同志学习”。
除了每周的四堂图画课,更多的时候,牛主任倒背着双手,在校园里悠闲地溜达。有时候,溜达到副校长办公室门前,他会下意识地停下脚。如果没人过来,牛主任会若有所思地呆上一小会儿。如果听见别人的脚步响,他便装作若无其事地走开去。
有一天放学后,学生们走光了,老师们也陆续走光了,学校里只剩了牛主任和门卫执勤的老师。牛主任像平时一样,在院里悠闲地溜达着。溜达到副校长办公室门前,瞄瞄左右没有动静,便径直走进去。副校长有个不太好的毛病,走时从不关门。牛主任进屋之后,径直奔向副校长坐过的椅子。然后,一屁股稳坐下去。副校长的椅子和牛主任的椅子一样,都是硬木板椅子,办公桌也一律是“一头沉”的杏黄色木头桌子。牛主任却觉得坐这把椅子,跟坐自己那把椅子感觉很不一样。那是种极其微妙的感觉,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牛主任索性闭了双眼,惬意地享受起这份感觉来。
那天门卫执勤的是王老师。王老师是个做事严谨的人。他也知道副校长不爱关门的毛病,他想帮副校长关好门,再离校。可想而知,他一下子就看到了坐在副校长椅子上的牛主任。牛主任睁开眼,看见了满脸惊疑的王老师。牛主任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讪笑道,啊啊,副校长屋里暖,我想待一会再回家,家里太冷……王老师说,是啊,家里太冷……
第二天,几乎所有的老师都在议论,说副校长这个位置,最应该由牛主任填充。牛主任是学校资格最老的老师,德高望重,这次轮不上牛主任,天理不公……他们当着牛主任的面这样说,背着牛主任,他们又故作调皮地捂着嘴乐。
过了几天,副校长召集了一次全体教师会议,通知大家,下个月,县教育局将举行大联查,重点检查小学教研活动实录。我们必须在十天之内,把这项工作准备完善,可谓时间短,任务重。副校长问大家有没有问题。放在平常,早有人冒怨气了,可今天没有,全都微笑着,默不作声。不过,大家笑得一点都不生动,像用水彩笔画在脸上的表情。当下是什么时期啊,关口啊,都是明眼人,谁看不见副校长的位置还空着呢?在这个时候冒怨气,就是自毁前程,多傻呀!
后来有人提议,这工作最好由牛主任一个人具体来做。牛主任当主任十几年了,这类工作,也做过不少回了,经验丰富,免得大家人多手杂,效率低。提这个建议的人是王老师。副校长也觉得这个建议可行,征求牛主任的意见。牛主任也没推辞,倒有一种众望所归的荣誉感。关于这份工作,牛主任也算是轻车熟路,不外乎两个字:做假——从网上搜出别人现成的活动记录,然后,将本校的名字换上去就大功告成。只是名目繁多,工作累点儿,倒没有别的难处。另外,牛主任不推辞的原因,还有一个,就是每天可以拿到20块钱的加班费。
王老师还建议牛主任把办公地点,临时放到副校长屋里,说副校长屋里暖,加班加点,不能挨冷受冻。这个建议,同样得到了副校长的认同。只是牛主任私下觉得,这个王老师有点借题发挥,但牛主任又不好说什么。牛主任能说什么呢?
牛主任加班加点,熬了七八天,总算把这项工作做近了尾声。这天,牛主任打算住到学校,熬个夜,把剩下的工作做完。晚饭牛主任在学校门口的板面馆吃了一碗面,还吃了两个茶蛋,喝了半斤白酒。喝了酒的牛主任回到电脑前,突然就没有继续工作的心情了。他觉得心情异常地糟糕。夜风从窗户缝里挤进屋子,像无数条饥饿的蛇,迫切地搜寻于每一个可能找到食物的角落。原来副校长的屋子并不比别处暖和一些。牛主任突然间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孤独和落寞。他想找个人聊聊天。他打开了他的qq。他看见网友“一江春水”的头像亮着。他打了个招呼,立刻有一个笑脸回复过来。
牛主任说:我们校长调走了。
网友说:老兄不会是想当校长吧?
我想当副校长。
那你赶紧托关系呀。
没有。
网友沉了一会儿,说:
去妈祖庙许个愿吧。
灵吗?
心诚则灵。
……
牛主任决定去一趟蚕沙口。蚕沙口的妈祖庙香火旺盛,初一十五,香客云集。蚕沙口的妈祖庙,牛主任早就听说过,请一炷香,得200块,请一条许愿符,也得50块。牛主任心疼钱,所以从没去过。但这一次,牛主任压根就不在乎花几块钱了。网友说心诚则灵,为了表示自己的虔诚,牛主任毫不犹豫地花200块钱,请了一炷最好的香;又花50块钱,请了一条叫做“许愿符”的红绫子布。牛主任用碳素笔在红绫子布上工工整整地写下自己的姓名,和“心想事成”四个字,然后,挤进香客中间,学着别人的样子,拴在高高的香塔上。一边拴着,牛主任恍惚觉得,旁边一位香客的目光在他脸上扫了一下,似乎挺熟的。牛主任侧过头,看清那个香客居然是王老师。王老师假装没看见牛主任,专心致志地拴好自己的许愿符之后,往戏楼那边去了。牛主任偷偷翻开王老师的许愿符,发现写在上面的字,居然跟自己毫无二致——心想事成。
后来,牛主任到后面神堂给神像磕头,回来路过香塔时,刚好看见王老师在偷看牛主任的许愿符。
第二天早晨,牛主任和王老师在学校大门口相遇,谁也没打招呼,但他们不约而同地跟对方笑了一下。笑过之后,牛主任觉得心里挺别扭,还不如不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

主题

1112

帖子

2939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939
威望
0
金钱
1777
贡献
0

22

主题

1112

帖子

2939

积分
自由自在  楼主| 发表于 2015-11-12 19:10:53 | 显示全部楼层
女人出了安静的办公大楼,才想起忘记带好办公室门。这件事会让她谨慎细致的形象,在同事们心目中打点折扣。算了,和女儿的事比起来,这压根就不是个事了。
女人冲到蓝色宝莱旁边的同时,手已经握住了包里的钥匙。现在这个心情,还是不开车好吧。女人握钥匙的手又松开了。截了辆的士,钻进去,说,市八中。
刚才的电话,是八中学生处刘处长打来的。刘处长说,你女儿贝蕊同学和校外男青年有不当接触,被学校保安扣留,请速来八中一趟。
一路上,女人都在反复思考“不当接触”这四个字。女人觉得,这四个字组合起来的意义,宽泛得无边无际,又具体得闭起眼,都能想见一些细枝末节——拥抱吗?亲吻吗?通奸吗?……有一点可以肯定——事情有点严重了。先生上个月去了澳洲考察,先生前脚走,后脚女儿就出了这件事,她怎么向先生交代呢?
下了出租车被冷风一吹,女人才觉得手心里汗津津的热着。
学生处在二楼。一间宽大的办公室。因为已是放晚学的时候,楼道里比较安静,偶尔有楼门被人粗鲁地推开,然后又自行闭合的声响。隔壁一个男声在打电话,可能是刘处长。办公室里靠墙站着两个人,一个是女儿贝蕊,另一个大概就是和女儿有过“不当接触”的那个校外青年了。女人飞快地瞄了他一下,觉得说他是个男孩子比较贴切些,十八九岁的样子,好像刚刚哭过,脸上泪迹斑驳。看见女人的一瞬间,他大概已经猜出了女人的身份,身体下意识地往后缩了半步,紧紧贴到了墙壁上。
女儿说,他叫牛小双,南湖影视城的演员。我们是朋友,我们都喜欢影星王宝强。今天是小双的生日,他请我们几个同学在外面吃饭,回来的时候,小双执意送我们。他喝多了酒,在学校门口,我看见他差点跌倒,我就把他抱在怀里了,门口的保安,就把我们扣留了……
这时候,打完电话的刘处长走进来,说情况基本是这样,他刚才已向另外三名同学证实过。“不过,”刘处长说,“贝蕊同学的成绩,近来一直下滑,最近的一次考试显示,贝蕊同学班级排名第十五名,而上次考试排名是第五名。”
贝蕊心虚地瞄瞄女人。女人什么都没说。或许她认为这会儿不是过问女儿为何退步的时候。刘处长把他们送出学生处。他们在4路汽车站分手的时候,城市已经点亮了斑斓的灯火。女人跟牛小双说,小伙子,你也赶快回家吧,说不定你妈你爸正着急呢。牛小双说,我爸我妈都在乡下,我现在只有住处没有家。不过,将来会有的。女人听出,牛小双操得是城东南某个县区的口音。
晚饭女人做得非常丰盛,笋蒸小排骨,葱烧河鲫,蒜苗炒海贝花,腊肠闷饭。女人意识到自己很长时间都没有这样给女儿精心地做过一顿饭了。女人的厨艺,是最受先生和女儿欣赏的。怀女儿时,女人潜心钻研过一段时间的菜谱。那时候,女人暗暗下过决心,生下女儿之后,就做个专职太太,全力以赴,支持先生的事业。女人和先生是大学同学,那时候,先生是学生会主席,又是校刊学生部主编,那么多漂亮的女生喜欢他,但最终却是选择了姿色平平的女人。说起来有点意思,女人和先生的爱情,缘于基努·里维斯。因为《狼孩儿》,女人一直喜欢基努·里维斯。《比尔泰德历险记》上映的时候,女人独自去看夜场。女人没有约到同伴。那时候,基努·里维斯不大出名,没人对这个黎巴嫩出生的美国演员感兴趣。女人和先生在影院门口,不期而遇。先生也是一个人。先生把她拉到画着基努·里维斯像的海报前面,说,谢谢你,也喜欢他。女人笑了笑。先生说,看来,我们是有共同语言的,或者说,是志同道合呢。那天,电影散场之后,已是晚上十点多钟,但他们好像都不着急回宿舍,尽管他们都清楚学校闭门的时间是十一点。闭门之后,他们只能绕到学校后面的小树林,从那里翻墙而入。尽管翻越两米高的院墙对于一个女生来说,不是件容易事,而且,极有可能被巡逻的警卫发现。校方早有规定,凡学生深夜翻墙入院,一经发现,即做停课或劝退处分。那夜,他们好像并不在乎这些规矩。他们在花园街的冷饮店慢吞吞地吃完两份哈根达斯,然后,不慌不忙地往学校方向走着。街上行人寥落,偶有汽车疾驰而过,舒缓的如同音乐一般的月光,便于瞬间飘扬起来……
那夜,先生霸气地吻了女人。女人欣赏先生的霸气。女人一直认为,生活中霸气的男人,事业上同样会显出他的霸气来。事实证明,女人的判断无比正确,在不算太长的20年里,先生的事业一步步攀向峰巅。先生去澳洲考察之前,市委组织部已跟先生谈过话,先生从澳洲回来,即担任市委宣传部长一职。女人能够答应,宣传部长的女儿和一个乡下来的,蹲在影视城门口蹭戏混饭吃的“群众演员”交朋友吗?大街上来来往往那么多人,随便拉住哪个问一声,恐怕都会把头摇成拨浪鼓。女人深知这种朋友关系会因为王宝强而迅速加深,就像当年她和先生因为基努·里维斯而迅速靠拢一样。这是种危险至极的关系。女人是绝对不能允许的。但女人深知,这事着不得急,要讲点策略,让他们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将这种关系一点一点淡掉……
晚饭贝蕊吃得很高兴。贝蕊吃完饭,抱着书本进到自己房间。女人跟了过去。女人看见贝蕊床头贴满大大小小的王宝强的剧照。女人说,贝蕊从什么时候喜欢王宝强了呢?贝蕊说,认识牛小双之后。女人说,那又是什么时候认识牛小双的呢?贝蕊干脆放下手中的书本。显然,她喜欢讨论这个话题:“一个月前。下那场大雪的时候。”女人记起了不久前的那场大雪,好像也没有一个月吧,20天差不多,有些角落的积雪,到现在还没化干净呢。
贝蕊说,下雪那天,影视城在我们学校门口,拍一个雪天车祸的镜头。可导演对那个镜头总是不满意,连续拍了30多次,足有两个多小时。小双扮演那个被出租车撞死在雪地上的人,他一直一动不动地躺在雪地上。导演喊ok的时候,人们才发现小双被冻僵了。这件事,当天晚上的电视新闻播过,妈你没看见?电视里说,这个演员的敬业精神,深深感动了导演。目前,被冻僵的演员已送到工人医院,接受体检。第二天,我约了几个同学,去医院看望他,还买了一束鲜花送给他呢……那天,我才知道小双是王宝强的粉丝。小双说,他打算去王宝强当年习武的少林寺学武功,演武戏呢……
女人说,他说过什么时候去少林寺吗?
贝蕊说,昨天在电话里,他说就这几天吧,只是……只是……
“什么?”
“盘缠没攒够呢。”
女人的眼睛亮了一下。隐隐的,贝蕊丝毫没有察觉。
“贝蕊,你约下同学和小双好吗?妈妈给他饯行。妈妈还打算赞助他一些钱,做盘缠。”
“那……好吧。”贝蕊耸耸肩,并没显出高兴的模样。
星期天晚上,女人的蓝色宝莱载着贝蕊和另外三名同学,在约定时间,赶到了离南湖影视城不远的“迷你餐厅”。这个餐厅规模不大,但环境不错,庄重而优雅。女人选择这里给牛小双饯行,主要考虑到牛小双的租住屋离得不远。对于几个孩子而言,这顿晚餐,就是他们彼此分开的第一步,难免喝多一点,尤其是牛小双。女人可不愿意他喝完酒,出点什么意外情况。
牛小双已经在这里等着了。今晚的牛小双穿了一身西服,还打了领带,头发也梳得整齐,和在学生处看见的牛小双判若两人。女人突然觉得,其实,她也算不上特别讨厌这个男孩。
这顿饭吃得沉默而忧伤。酒也没人喝,甚至连话也没人愿意多讲一句。只有女人在劝菜的同时,没话找话地问牛小双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
“家是那里的呀?”
“城东南西水镇.”
“父亲叫什么名字?”
“牛大双。”
   “母亲呢?”
   “嫦娥。”
   “嫦娥?啊啊,多好听的名字……”
    后来,女人觉得实在没话可说,索性拿出一沓钱放到牛小双面前,“小双啊,这是阿姨的一点心意,收下吧,去少林寺学武,要花不少钱呢。”
        牛小双沉默了一会儿,居然把钱又推给了女人。“阿姨,我突然决定,不去少林寺了。”
   “为什么?”
   “我舍不得这些朋友,我不想跟他们分开。”
    桌面上突然欢腾起来。孩子们先是抱作一团,喜极而泣,后来就是动作粗鲁的往酒杯里倒酒,果酒,啤酒,胡乱喝成一气。女人精神有些恍惚。她突然意识到自己犯了个严重错误,不该搞这个聚餐。这几个人的忧伤聚到一起,就是股强大的力量,牛小双被这股强大的力量拉了回来。女人不得不承认,这一局,她输掉了。
    既然送不走牛小双,只有严管自己的女儿了。女人没收了贝蕊的手机,坚持每天接送贝蕊上下学。她必须采取一切必要的措施,阻止女儿和牛小双有任何形式的接触。这给女人的精神增加了沉重的压力,每天坐在办公室里,头脑昏昏沉沉,像没有睡好觉。尽管如此,在最近的一次摸底考试中,贝蕊的成绩,还是从上一次的十五名,降到了第二十三名。这叫女人感觉到了恐惧,也叫女人对牛小双,开始产生厌恶的情绪了……
那段时间,贝蕊整日丢着脸,对谁也没个好气。每天放了学,一头钻进自己屋里,不管外面有什么响动,都不闻不问。女人呢,也不去打搅她。女人知道贝蕊暗地里跟她较劲。这件事,就像两个人掰腕子,掰到不分胜负的劲头上,谁能多坚持一秒钟,谁就有可能是胜者。
终于有一天,学生处的刘处长打电话询问女人,贝蕊同学今天下午早退两节课,家长知情吗?
这天晚上,女人隐在楼门的暗影里,等候女儿的出现。大约九点多钟,贝蕊出现了,当然,还有那个牛小双。他们在楼门前面不远的地方停下脚,低声说了会话,然后,牛小双轻轻抱了下贝蕊,转身走了。
女人从暗影里出来,不动声色的问:“你们干什么去了?”
贝蕊吓了一跳,但贝蕊极力稳住声调,说:“我们看了场电影,王宝强主演的《重生之门》。我们等这个片子,等了一个多月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

主题

1112

帖子

2939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939
威望
0
金钱
1777
贡献
0

22

主题

1112

帖子

2939

积分
自由自在  楼主| 发表于 2015-11-12 19:11:38 | 显示全部楼层
女人决定去一趟西水镇。在意识到自己一切的努力和措施收效甚微之后,女人想到了牛小双的母亲嫦娥。如果说服嫦娥管住她的儿子牛小双,同样可以达到阻止牛小双和贝蕊来往的目的。
女人把这次西水镇之行搞的挺像回事,买了一大堆礼物,还把自己压箱底的衣服挑了几件,给嫦娥带上。女人出门前跟贝蕊说,出趟差,晚了有可能住在那里。女人真的做了在西水镇住一晚的打算。她觉得,要说服一个乡下女人,可能不会太顺利,住一晚,做做嫦娥的工作,很有必要。
女人轻松地找着了嫦娥的家。女人看见一个邋遢的乡下女人,正将一抱新打来的干草,丢给拴在院子里的老牛。女人瞄了好几眼,才敢确认她是嫦娥。但嫦娥一眼就认出了女人。嫦娥啊呀地叫了声,天,静云?静云说,嫦娥,你变化太大了,老了,老得我都不敢认你了。嫦娥说,静云你可没有多大变化,还是那样年轻漂亮,我一眼就认出你了。
那时候天近中午,嫦娥给牛大双打电话,说家里来了客人,她的同学好朋友闺蜜静云来了,叫大双从饭店炒几个现成菜带回来。约莫一小时之后,坐在屋里的静云,听见院里有放自行车的响动,然后,静云看到一个秃了顶的老男人,拎着食品袋走进来。静云想,这个老男人大概就是牛小双的父亲,牛大双了。
牛大双似乎是个很健谈的人,整顿饭的功夫,他一直在说副校长的事。好像这件事是整个西水镇的大事,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事。嫦娥说,为了能当这个副校长,他都魔症了。静云,你能帮帮他吗?这一次,你就当……是帮我。嫦娥的口气充满乞求,就像当年静云一家乞求嫦娥一样。其实,这件事对静云而言,可能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静云一直都是跑文教方面的记者,这么多年,文教系统也结交了不少朋友,求求他们,这件事应该问题不大,而且,一个乡村小学的副校长,算个什么官呢?那也叫官么?静云心中,有一股强烈的鄙视感。但她极力压制着,不让这种情绪露出一点端倪。她知道自己来西水镇的目的,那才是最重要的,远比那个副校长的事,重要上千倍,万倍!
静云不失时机地提出了牛小双和贝蕊的事。嫦娥显然有些吃惊。嫦娥说怎么会这么巧呢?牛大双看上去是不以为然的。他显然看清了静云在这件事上的态度。他说小双和贝蕊不能交个朋友吗?静云说,你还没有意识到他们这种关系的危险性,他们不是一般地交个朋友,发展下去,我担心,他们会……有不当行为!你们知道,他们不可能有结果。贝蕊还是个在校学生,她的学习成绩已经受到了严重影响,她的前途,她的一生,说不定,就会因此毁掉……后来,静云的口气突然变得霸气十足,不容分辩:“这样吧,你们管住小双,我呢,管住贝蕊,不能叫他们再有任何形式的接触。关于副校长的事,我会尽力去办。我有几个朋友在文教系统工作,找他们帮帮忙,应该问题不大。”
静云走的时候,夕阳已然落西了。乡村的夕阳,还是20年前那样美丽。那时候,静云常常在美丽的夕阳中,背着书包,走进嫦娥家。那时候,嫦娥已经出了那件事,辍学在家,她父亲在城里开了酒馆,常年不归。嫦娥的家破败不堪。这么多年过去,在静云的眼里,嫦娥的家仍然那样破落。每个犄角旮旯,都散发着20年前的陈年腐气。面对那餐午饭,静云毫无胃口,她只是象征性地吃了那么一点点,而且,将端庄秀雅的吃相拿捏得非常到位。嫦娥和牛大双呢,他们像院里的老牛吃草那样,大口大口吞食,咀嚼得吧唧吧唧山响,仿佛那几个普通菜肴是难得的山珍海味,唯恐比别人少吃一口。
但静云的心情还是很不错的。她知道嫦娥和牛大双没有刻意反驳她,是因为关于副校长的承诺。那个承诺是一枚有力量的筹码,在他们心里重若千斤。
静云不自觉地笑了一下。
然而静云脸上的笑意,在她打开房门的那一刻,像夜色一样,倏忽间坍塌下来。餐厅里杯盘狼藉,像刚刚结束了一场热烈的宴会。客厅里亮着暗柔的灯光,静云一眼就看见了躺在沙发上的牛小双。她女儿贝蕊,坐着,让牛小双的头枕着她的腿。他们大概压根就没有想到这么晚了,静云还会赶回来。在经过了一刹那的惊诧之后,牛小双翻身而起,他打算绕过静云,夺门而逃。
静云一只手准确地扯住了牛小双的衣领子,另一只手闪电一样挥了上去。清脆的拍击声,叫客厅里显得空旷而寂静……
贝蕊说:“妈,你怎么可以打他?”
静云说,我怎么不可以打他?他以为他是谁?他母亲上学时就被人强奸过,他姥爷是个酒鬼,常年流落外面,他父亲当了十五年小学主任,连个副校长都没混上,他自己蹭戏混饭吃……他有什么资格在我家胡作非为?静云愤怒地咆哮不止。后来,静云拨通了嫦娥家电话,命令嫦娥,赶紧把你儿子牛小双弄回去,不然,我就报警。


牛小双在家待了三天。
这孩子像是受了惊吓,呆愣愣的,又像是满腹心事。那天,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贝蕊妈妈会连夜赶回来。他们几个朋友买了烤肠和啤酒,放心大胆的在贝蕊家会餐,无一例外地喝高了点。小双是打算和几个朋友一起走的,但贝蕊留下了他。贝蕊知道他这阵子没捞到戏演,交不上房租,房东把他赶了出来,大冷的天没个睡觉的地方。他没敢去静云的卧室,躺到了客厅沙发上。酒劲上来,头有点疼。贝蕊说,我帮你揉揉吧。他就把头枕到了贝蕊腿上……这时候,贝蕊妈妈突然出现了。他一点预感都没有,早知道这样,他宁可睡到街上去,也不要留下呢。
“她怎么好意思打你呢?她怎么下得了手?”嫦娥气愤地在屋子里转着圈子,“她下手打你的时候,怎么就没想想对得起我不?”
“妈,你和贝蕊妈妈很熟吗?”
“我们是同学啊。”
“那她说的就是真事了?”
“她说什么了?”
“她说你被强奸过……”
嫦娥突然安静下来。整个下午,嫦娥像只病恹恹的猫,匍匐在炕上,脸上充满了痛苦的表情。
20年来,嫦娥一直为静云严守着一个秘密,即使对牛大双,嫦娥都没有泄露过半个字。出事后的那个夜里,父亲悲伤地蹲在屋地上灌着闷酒,这时候,静云的父母来了。他们带来了他们家所有的存款,还有一只烧鸡和两瓶酒。他们乞求嫦娥在做笔录的时候,只说是嫦娥一个人护校,遭到强奸的也只有她自己,千万不要说出静云也被强奸的事。父亲答应了。他们连夜为嫦娥修改了事发经过。当然,第二天的笔录记载了一个被篡改过的事件。这对破案毫无意义。“如果当时我提供真实的笔录,可能案子早就破了。是我父亲坑了我。”嫦娥一直这样认为。这件事情之后,父亲不再下井挖煤,开了一家小酒馆。那时候,嫦娥已经辍学,父亲让她过去,嫦娥因看不惯和父亲姘居的那个东北女人,执意留在乡下。
“就这样,我一直为贝蕊妈妈瞒着这件事。她考上了大学,当上了记者,她那么风光……如果我当时提供真实的笔录,说那天护校的是我和静云两个人,被强奸的也是我和静云两个人,也许我们以后的路是一样的——辍学。然后,随便找个男人嫁了,不管幸福不幸福,一日三餐,吃喝拉撒地过下来……”
牛主任这天回来得特别晚。他显然喝了不少酒,进屋的时候,头碰到门框上,咚的一声,把牛小双吓了一跳。
今天的酒是王老师请的。王老师被正式宣布担任副校长一职。这酒算是喜酒,牛主任当然要多喝几杯。散场的时候,牛主任感觉意犹未尽,把剩下的酒带回来,接着喝。他把酒倒进两只空杯子,递给儿子一杯,自己端起另一杯,说,祝贺王老师荣升副校长,干杯。喝到后来,牛主任满脸泪光。又说到牛小双和贝蕊的事,牛主任大大咧咧地拍着牛小双的肩膀,说,儿子,你真喜欢贝蕊吗?牛小双说,不是喜欢,是爱。牛主任哈哈大笑,说,男人嘛,最重要的是敢爱……敢爱,你懂吗?当年……我他妈要是敢爱……那六指姑娘……十八岁就嫁了我了……我他妈不敢啊……六指姑娘才成了……别人老婆……妈的,我后悔呀……
过了三天,牛小双又回到城里,继续当他的群众演员。
牛主任的日子一如既往,每星期上四堂图画课,更多的时候,牛主任悠闲地背着手,在校园里散步,或者上网,找“一江春水”聊聊天;那场联查,也成功地应付过去,校长高兴,请大家喝酒。牛主任自然又喝大了点。喝大了的牛主任不知道,城里公安机关把电话打到了他家里,通知嫦娥,有个叫静云的人指控牛小双与其女儿有不当接触,牛小双现已被拘留。嫦娥放下电话,立刻赶去了城里。喝大了的牛主任不知道,嫦娥去时,带走了那把漂亮的水果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

主题

1112

帖子

2939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939
威望
0
金钱
1777
贡献
0

22

主题

1112

帖子

2939

积分
自由自在  楼主| 发表于 2015-11-12 19:18:07 | 显示全部楼层

l

本帖最后由 自由自在 于 2015-11-12 19:20 编辑

以上两篇小说均发《佛山文艺》一五年第十期和第十一期。
我是个老实人,写小说就是写小说,是为了一点稿费,或者纯粹是为了玩,不会用玩弄无辜的文字,来达到说不出口,或者不敢说出口的目的。我也最瞧不起那类所谓的文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3

主题

308

帖子

959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959

活跃会员

威望
0
金钱
631
贡献
0

23

主题

308

帖子

959

积分
马依北风 发表于 2015-11-12 19:41:3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自由自在 发表于 2015-11-12 19:18
以上两篇小说均发《佛山文艺》一五年第十期和第十一期。
我是个老实人,写小说就是写小说,是为了一点稿费 ...

禀报楼湿,您老人家的文章应该加个精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5

主题

1840

帖子

4620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4620

优秀版主

威望
0
金钱
2750
贡献
0

95

主题

1840

帖子

4620

积分
艾子 发表于 2015-11-12 19:53:48 | 显示全部楼层
自由自在 发表于 2015-11-12 19:18
以上两篇小说均发《佛山文艺》一五年第十期和第十一期。
我是个老实人,写小说就是写小说,是为了一点稿费 ...

额说,我咋怎么看怎么是一篇啊?是不是楼主虚报产量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

主题

1112

帖子

2939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939
威望
0
金钱
1777
贡献
0

22

主题

1112

帖子

2939

积分
自由自在  楼主| 发表于 2015-11-12 21:17:54 | 显示全部楼层
马依北风 发表于 2015-11-12 19:41
禀报楼湿,您老人家的文章应该加个精华。

加呀,光说不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7

主题

691

帖子

3092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092
威望
0
金钱
2326
贡献
0

67

主题

691

帖子

3092

积分
杨花飞舞 发表于 2015-11-13 07:53:25 | 显示全部楼层
自由自在 发表于 2015-11-12 19:18
以上两篇小说均发《佛山文艺》一五年第十期和第十一期。
我是个老实人,写小说就是写小说,是为了一点稿费 ...

我关心稿费得了多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34

主题

8821

帖子

2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0113

突出贡献优秀版主

威望
0
金钱
11142
贡献
0

434

主题

8821

帖子

2万

积分
阿冰 发表于 2015-11-13 08:07:10 | 显示全部楼层
读过一遍,再读仍然有细腻别致的感觉。夸人不花钱,俺先夸着了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