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685|回复: 14

代段文丽老师发剧本 《嫂娘》

[复制链接]

22

主题

1110

帖子

2889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889
威望
0
金钱
1729
贡献
0

22

主题

1110

帖子

2889

积分
自由自在 发表于 2016-5-31 07:26: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嫂娘 》
( 散 文 结 构故 事 电 影 剧 本 )
(唐 山 方 言)
编 剧:段文丽 (笔名 文丽)
主要人物:
杜玉茹————女,家务,人称“嫂娘”。
杜春峰————男,杜玉茹的三小叔子,因类风湿病瘫痪在床。
杜春营————男,杜玉茹的丈夫,务农。
春营爸————男,杜玉茹的公爹。
春营妈————女,杜玉茹的婆婆。
香 菊————女,杜玉茹的小姑子。
春 记————男,杜玉茹的老小叔子。
小志清————男,杜玉茹和杜春营的长子。
胖  婶————女,村民,因心宽体胖得名。
卓  茹————女,杜玉茹的妹妹。
小个子————男,村民。
李把式————男,车把式。
女伙伴————女,放牛娃。
村主任————男,村委会。
张部长————女,乡宣传部。
其他人若干。
file:///C:/Users/ADMINI~1/AppData/Local/Temp/msohtmlclip1/01/clip_image002.jpg
1.字幕: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真人、真名、真事、更为真切的画面——
她,杜玉茹,一个荣登“中国好人”榜的农村妇女——
她身为嫂子,对异父同母小叔子的吃喝拉撒无怨无悔地伺候了四十八载——
他,杜春峰,一个因类风湿病瘫痪在床的坚强汉子——
他面对心目中天底下最好的嫂子感慨万端,叫声“嫂娘”他已泪如泉涌——
   而这张照片背后那鲜为人知的轶事,就发生在长城脚下、有着深厚文化底蕴的河北唐山——中国宜居城市县级市之首的迁安市上庄乡上庄村。
2. 一组镜头: (伴着片头歌的响起——)
苍劲的万里长城山脚下,淡淡的雨雾笼罩着连绵的山岗与炊烟缕缕的山庄人家。
静谧的上庄乡上庄村的街心,瘦弱而驼背的杜玉茹背着大捆的柴草慢慢地前行着。
简陋的房屋里,趴在炕头腰部摔伤的杜玉茹支起着双肘,她一边望着瘫痪在炕上另一头的小叔子杜春峰,一边咬紧着嘴唇吃力地爬向哪里。
杜春峰慢慢地转动着僵硬的头部,动容地望着在向他爬来的嫂子。
杜玉茹终于爬到小叔子身旁,她拿起近前脸盆旁的暖壶倒进一些热水,把盆里的毛巾搓了又搓、拧了又拧,便吃力地为泪流满面的小叔子擦起脸来。
微弱的灯光下,头发花白的杜玉茹挨着躺在炕上的小叔子身旁盘腿而坐、在一针一线地为小叔子缝制蓝色的夹袄,杜春峰猛然抓住夹袄,深情地注视着二嫂。
人物表推出——
片头歌结束——
3.村头   日 外
白雪覆盖的村街头,一辆骡马车(骡子拉的马车)载着头上戴有大红方巾花
容月貌的杜玉茹在疾驰。
“驾!——”,棉帽子的耳罩将脸部裹紧的赶车人李把式一边高喊,一边将
手中那带有红穗的鞭子在空中连连打了两个响鞭,随即吹起欢快的口哨。
口哨声结束。
李把式侧身看一眼车中在发呆的杜玉茹。
李把式坏笑中高声地: 喂!我说二嫂!别瞎想了!一会儿就见着你那新郎
官了!哈哈……
杜玉茹害羞地瞟了一眼李把式。
    李把式在“哈哈”的笑声中又挥起手中的鞭子。
“啪!啪!”,空中再度响起那彻耳的鞭子声。
4. 杜家门前   日 外
杜春营手持扫帚伸长脖子一双眨动的大眼朝村头望去。他搔了一下齐刷刷
的平头,随即便扫起脚下本已将积雪清理过的通向街心的小道儿。
一阵狂风将门旁柳树上的雪花吹起。
杜春营掸着落在灰乎乎棉袄上的雪花。
一阵嘈杂声中,胖婶和几个男青年手拿铁锹、笤帚说说笑笑地由院里走出,
进而帮杜春营开始扫雪。
手持铁锹的小个子上前拍了拍杜春营肩膀,接着把铁锹戳在地上。
小个子: 眼都望酸了吧春营,这雪都扫两三遍了,新媳妇咋还不到呢。真是的……(望着空中)
5. 特写:
淡蓝的天空中,一轮红日悬挂在漂浮着的几缕云翳之间。
小个子: 也是啊,你看连太阳都出来迎接新媳妇了。我这会儿是不是该找
大队要个鼓哇镗锣啥的,完喽带着哥儿几个上村头也迎接迎接我们二嫂子去?
杜春营:(打一下小个子的肩膀)得了吧你,开啥玩笑啊。
小个子: 开玩笑?哼,怠慢了人家怕是到时候喽不跟你入洞房啊。咱哥们
儿是替你担心呐。(朝众人挤挤眼)
杜春营: 去去,瞎说啥呀?快扫你的雪吧。
胖婶抡起手中的笤帚狠狠地朝几个青年屁股上打去。
小个子: 哎呦!可打死我了!大婶大婶!手下留情啊!
众青年哗然: 大婶大婶!千万小心可别打着他前头那物件儿!那玩意儿可值钱……对对!弄坏喽你老可赔不起呦!
胖婶: 臭小子们,都多锄两锹雪比啥不强哦。快点干!说不定一会儿新媳
妇就到了。
6. 村街心   日  外
疾驰中骡马车上的杜玉茹忽然双眼眨动即低下头去。
李把式:驾!驾!——
杜玉茹抚摸着裹住自己娇小身形崭新的蓝色棉袄和黑色棉裤。
她抬起头淡淡地一笑,继而沉浸在往事之中。
7.(以下卓茹和杜玉茹的对话均为画外音):
卓茹:姐,你这身衣裳可真合适,像个新媳妇的样儿。这蓝棉袄要是红色的
那就更好看了。
杜玉茹:这我就忒知足了。卓茹,姐真得感谢你和咱妈,为了我这身衣裳花了那么多的钱、费了那么多的事,连你想买双厚袜子的钱都给我用上了,想想我就不落忍。
卓茹:姐,我这不是应该的么,谁让咱们是亲姐俩呐。
杜玉茹:卓茹,以后咱妈就靠你多照应了。虽然我这婆家是咱当庄儿的,可我还真是担心万一咱家有个啥大事小情的,到时候我怕去不了那么及时咧。
卓茹:姐,家里有我一切都不用你惦记。既然是你自己愿意这门亲事,我跟
咱妈是一个看法儿,“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你还是想想你自己以后的事吧。我倒是真为你担心,就你婆家他们那条件,你……
杜玉茹:嗐,我还不是看你姐夫人好么,再有平常我看他们一家人都挺和
气的,兄弟姐妹也都通情达理的。你呀,就不用惦记我。我觉得只要你姐夫不跟我生气打架的,啥都好办。
卓茹:你说我姐夫人不错,我也不跟你抬杠,可我看他脾气忒急呀。再说,
这家里还有那么个同母异父的小叔子,现在表面看着他是不大离儿的,可你终究还没和他处过多少事。他十三四的岁数正是爱撂蹶子的年龄段儿,到时候要真是你哪儿想不周到……
杜玉茹:嗐!人心都是肉长的,处着看吧。我没说么?只要是你姐夫我俩抱
团儿好好地过日子,啥都好办。
卓茹:姐,祝你好运吧……
骡马车上的杜玉茹双眼直瞪瞪地仍在想着什么。
8.(卓茹画外音反复回荡)
“好运——好运——好运——好运——好运——好运……”
9. 杜家门前   日  外
载着杜玉茹的骡马车随着李把式“吁”的一声停了下来。
胖婶和刚才扫雪的几个男青年从院里相继走出。
胖婶微笑地将杜玉茹扶下车。
杜玉茹不断地将红头巾的扣儿系紧着。
几个男青年嬉笑着将杜玉茹团团围住。
胖婶微笑地把男青年们一个个推开。
她由上而下地打量着杜玉茹。
杜玉茹羞涩地埋下头去。
胖婶不断地咂嘴:看看看,这新媳妇多漂亮啊。精精神神儿干干净净。哈哈……这下儿春营妈该欢气喽!
李把式将手中的鞭子扔向马车里,他一边把头上棉帽子两边的耳罩往上拉去,一边走到杜玉茹跟前瞪大着眼睛。
李把式:这新媳妇呀漂亮是漂亮,就是闷了一道儿上也知不道想啥呢。我
的二嫂子啊,你不会是还想家呢吧?是想妈呀还是想妹呢?看你跟卓茹在家那个难舍难离的劲儿,再说一会儿她不是还过来呢么。
杜玉茹左顾右盼地欲言又止。
李把式继续:要说你们这女人呐……唉……
胖婶半开玩笑地:你唉啥?我们女的要是能跟你们男的一样,那不也叫男
的了么?啥也不懂。我看你且得好好地学习学习呢!要不哇,你这媳妇我看是难找。哼,反正我是不给你介绍。
李把式坏笑地:别呦哦大婶,我好好地学习还不中?要是真娶不上媳妇我
春营二哥讲话的,那也对不起列祖列宗哦?
胖婶:臭小子,你还懂这个呀。
胖婶打量着将头埋下去的杜玉茹。
杜玉茹抓起左肩上的短辫揉搓起来。
胖婶:喂!你咋总低着个头呢?不用上火……欸我说玉茹,你看以后咱们
之间的称呼是从你娘家那儿论呢还是……
李把式:嗐!竟说废话。屋里的炖肉说不定早都凉了,快进院吧。真啰嗦呀你们。
他看看大家进而朝院里走去。
胖婶“噗哧”一笑:你个李把式啊,怕那炖肉把牙给馋掉喽哇。咋啥也不懂哦,白长喽个大个子。
李把式左顾右盼地嘟哝着: 这个胖大婶叨叨咕咕地说啥呢……欸?这个春营可真不够意思哦,把媳妇也给你接来了,你可倒好,连个面儿也不露,还让媳妇干在门口等着……这可不忒对劲儿。哼,搞啥鬼滑活呢吧?
他停在门口内不禁转过身来扫视着大家。
胖婶望着李把式忙向院里努努嘴,以示让李把式快进去。
她继而眨眨眼诡秘地扫视着杜玉茹。
胖婶:来来,咱们还接着说辈分的事。
杜玉茹望着胖婶疑惑地转向院中。
10. 杜玉茹画外音:
“胖大婶今儿个东拉西扯地跟平常可不大一样啊,再有都这半晌了春营为啥不出来接我呀?”
胖婶忽然拽一下杜玉茹。
胖婶: 辈分、辈分,咱们还接着说辈……
杜玉茹微笑地:大婶,刚才你老说的辈分从哪边论都以。
胖婶: 那我就从你婆家这边儿论。春营呢,在家排行老二,我看往后我就叫你老二家吧,这么叫着顺口儿。反正你跟春营今儿个……(往院里望去)呀,说曹操,曹操到,你看新郎官都出来迎接你了。那啥,忘跟你说了,刚才春营在这儿等你老半晌了,就你临到那会儿春营让谁……说不好是谁给招呼进去了,说是屋里有点啥活计。
杜玉茹忙不迭地: 哦没事、没事的。
杜春营穿着一身黑色棉衣和几个男女青年出现在门口。
杜春营难为情地走到杜玉茹跟前。
杜玉茹深情地注视着杜春营。
杜春营被瘦小的棉袄紧紧裹住的胸脯一起一伏。
杜春营激动地: 玉茹,我……我有点事出来晚了,你没生气吧?你……
你冷呗?
杜玉茹害羞地摇摇头
笑嘻嘻的几个男青年开始起哄,进而恶作剧地把杜春营推到杜玉茹身上。
胖婶一边帮杜玉茹抻平棉袄往上卷起的下摆,一边挥手去打那些恶作剧的男青年。
胖婶: 我说你们都瞎闹啥,没看着人家新媳妇脸一红一红的?春营今儿个是高兴给你们面子呢。臭小子们,别欠下债等你们结婚的时候自己媳妇加倍地受罪。
杜春峰突然从院里跑出。
他愣怔地望着被围在嬉笑的人群中的二哥和二嫂,立刻停住脚步。
杜春营: 春峰,快过来叫二嫂啊。
杜玉茹望着站在人群外不肯过来的小叔子,携夫迎上前去。
杜玉茹微笑地:春峰,出去玩啊?
杜春峰默默地举起手中的一只空碗算是回答。
杜春营: 春峰,你拿碗干啥?
杜春峰闪动着大眼: 借酱油去。
杜玉茹诧异地望着眼前的小叔子。
杜春营: 你……你冰天雪地的上哪儿借去?家里一点酱油也没有了?
杜春峰: 一滴嗒都没了。妈说大奶他们家可能有,说先上他们家借点去。
杜春营: 道儿挺不好走的待会儿我去吧。
杜春峰: 不用。妈本来是想让香菊去,可香玉非得让她帮着扎辫子。我看
咱妈急得知不道咋好,没办法还是我去吧。
杜春营: 大奶他们还在村西头呢,你又不轻易地去,还是等过会儿我去吧。
杜春峰: 不用啊。你是新郎,今儿个你的事多。还是我去吧。
杜玉茹望着欲转身的小叔子:
11. 杜玉茹画外音:
杜玉茹:“看来妹妹的担心是多余的吧?春峰说话这么入情入理的,他应该是个懂事的小叔子吧?”
杜玉茹微笑地:春峰,那你注意点儿,路滑。
杜春峰: 哦。(眨眨眼,转身即跑)
杜春营似突然想起什么,他在搔头中望着身旁的杜玉茹,转向已奔跑的三弟。
杜春营: 春峰!你还没叫你二嫂子呢!——
杜春峰停下: 二哥!我得快走了! 酱油等着使呢!叫嫂子这事啊,(摇晃
着手里的碗)回来再叫也不迟!——
杜玉茹涨红着脸悄悄地拽一下杜春营的衣襟。
杜春营不解地望着杜玉茹。
杜玉茹娇嗔地: 哎呀,你说你……
胖婶扫视着大家。
胖婶半开玩笑地: 喂喂!都看着了没?媳妇还没进门口呢就开始给人家挣口袋了!这可真没辙!也是啊,主要是咋看着漂亮媳妇咋顺眼呐!你们说是不是?
众哗然: 那是那是……
有人喊道: 喂!大伙儿都听着!到新房得让春营给他媳妇的红头巾给解下来!还得让他们俩互相亲一下子!要不咱们闹到多晚也不走!你们说中呗?
众人道: 中!——中!——
杜玉茹和杜春营在嬉笑的人们簇拥中走向院里。
12. 西屋新房   夜  内
柜子上那带有玻璃罩煤油灯的灯火苗腾腾地往上蹿着。
相对坐在炕沿上的杜玉茹和杜春营含情脉脉地望着彼此。
杜春营: 玉茹,不早了,咱们快上炕睡吧。你看我妈早把被褥都给咱铺好
了(朝炕头铺好的一双花被褥下摸去)呀,这炕烧得可真热乎。
杜玉茹: 咱妈可真好。(脱鞋准备上炕)
杜春营抢先上炕,即拦腰将妻子抱到炕头铺好的被褥上,接着顺势趴在妻子身上。
杜春营兴奋地望着妻子: 你说我妈好这话可不假。我妈知书达理是个明白人。她说结婚是一辈子的大事,生怕委屈喽咱们,连新被褥都借来了。其实新的旧的我倒无所谓,她还不是怕你……
杜玉茹猛地将丈夫推开,继而迅速坐了起来。
杜玉茹: 你说啥?连被褥也是借来的?你不就棉袄棉裤是借来的么?
杜春营坐起。
杜春营: 欸,晌午我没跟你说?你好好回忆回忆。吃晌午饭的时候你问我“你的棉袄咋这么瘦小,胖大婶为啥躲躲闪闪的”,当时我不就跟你解释,说棉裤、棉袄、连被褥都是胖大婶帮忙跟别人借来的么?
杜玉茹: 是?我咋记得当时你只是说借了棉裤和棉袄呢?(摇摇头)真一点印象也没有。
杜春营: 玉茹,今儿个人多一直乱哄哄的,我说的话也许你没听好。我向你保证,我真是这么说的。
一阵沉默。
窗外突然传来“日日”的风声。
继而是沙粒一下下打在窗户纸上“嚓啦啦”的声响。
杜玉茹随声望去。
伴着一阵阵“嚓啦啦”的响声,用秫秸搭成的窗棂上的毛头纸随风颤动。
杜春营望着将身子转向窗棂的妻子。
杜春营尽量轻声地: 玉茹,玉茹,喂……
杜玉茹惊恐地盯着窗棂。
杜春营凑近妻子,他微低下头去,看了看妻子愣怔的眼神,便立刻从柜子上拿过煤油灯,顺势照了照随风响动的窗棂。
杜玉茹很快地转向丈夫。
杜春营把煤油灯放在窗台上。
突然,“哐当当”,一阵房门的撞击,继而“咵啦”一下,好似一件什么东
西落地。
杜玉茹“啊”地迅速投向丈夫怀里。
杜玉茹出一口长气: 哎呀,可吓死我了……春营,不会是有人进院了吧?
杜春营紧紧地将妻子搂住。
杜春营: 别怕,可能是大风把猪圈上的那个破盆子给刮下来了。
杜玉茹侧耳细听窗外的动静: 你听,门还“哐当哐当”的呐。真瘆人,这要是往后赶上你不在家……
杜春营忙道: 我除了使骡马车拉点东西啥的,就是在地里转,深更半夜地哪会不在家呀?
杜玉茹: 那要是临时有事赶上回来的晚喽呢?
杜春营: 放心吧媳妇,我哪儿也不去,天天地守着你。真要是有啥事也尽量地早回家。(刮一下妻子的鼻子)省的刮大风喽某某人又害怕……哼,胆子那么小哇。
杜玉茹娇嗔地: 人家一点儿也不胆小。谁让院子这么老大,再者那两扇
门都糟蹋得那样了,还没那么不严实的……哼,你们咋知不道把它修修呢?
杜春营: 嗐,说起来那院门可真是早该修修了,你没看连院墙也不成样儿了么?
杜玉茹:说的是呢。
杜春营:唉……还不是这程子俩老人的病闹得谁都不成心思么。
杜玉茹:也是啊。
杜春营: 你说,哪承想爸妈先后都弄喽个肺上的病哦。这老两口子可真是的,感情好,连得的病都差不多。幸得我们这兄弟姐妹之间还算和睦,不争吃不争穿的,要不这日子真知不道咋过下去呀。唉……
杜玉茹: 春营,别发愁,慢慢地来,总会有好日子过的。
杜春营: 但愿吧。玉茹,往后恐怕你得受累了。咱爸妈身体都不好,大哥又分家过继出去了,现在兄弟姐妹们中我就算是长头儿的。他们又都还小……
杜玉茹: 春营,说真格儿的,你俩妹妹和老兄弟啥事还都好说,就是你那异父同母的三弟那儿。
杜春营: 你说春峰?
“咵啦”,又一阵东西落地的声响由窗外传进。
杜玉茹迅速转向窗棂。
杜春营上前搂住妻子。
杜春营: 就是刮风呢,别看了。咱也不絮叨了。玉茹……今儿个可是咱们的洞房花烛夜呀。
杜玉茹羞涩地: 那……那又咋了?
杜春营倍加用力地搂住妻子,随即上前耳语。
杜玉茹轻声地: 那……那你先松开我。
杜春营: 就不松开,你答应我再松开。
杜玉茹: 你真不松开呀?(假装生气)
杜春营: 那你说话算数。
杜玉茹默默地点点头。
杜春营立刻松开搂紧妻子的手,微笑地去拿窗台上的煤油灯,待他把油灯重新放回柜子上转过身时,他诧异地瞪起了一双大眼。
炕头上,杜玉茹正在把已经叠好的一套棉褥摞在一起。
杜春营: 喂,你咋了?
杜玉茹: 啥咋了?
杜春营: 说得好好的这就睡觉,你把被子叠起来干啥?
杜玉茹: 叠起来是为了更好地睡觉。
杜玉茹撩起另一套被褥欲叠起。
春营上前去拉妻子正在叠的被子: 你真会说,还为了更好地睡觉呐,连被褥都没了这数九寒天的上哪儿睡觉去?
杜玉茹看了看丈夫继续叠被。
杜春营急忙从妻子手中夺过被子: 我说玉茹,你到底咋回事啊?
杜玉茹: 啥咋回事啊?春营,我只是想用咱们自己家的东西。属于自己的东西用着才舒服。
杜春营: 用自己家的东西?(思索状)哦……你是说,把这些借来的被褥都收起来,就用咱自己家的被褥,是呗?
杜玉茹点点头,随即指了指墙角处的一套破旧的被褥。
杜春营: 你想用它?
杜玉茹再次点头。
杜春营: 那都是我用过的,补丁都该上摞儿了……玉茹,今儿个可是咱们特殊的日子呀,盖这么旧的被你不嫌弃?
杜玉茹望着丈夫连连地摇头。
杜玉茹: 春营,明儿一早,咱就让妈带着咱俩把这些借来的被褥,还有你这身棉衣,该还谁的还谁。
杜春营激动地: 哦,中中,我看中。玉茹,要不介绍人咋说你通情达理
善解人意呢。你人长得俊,心眼儿也好。我没看走眼……没看走眼……我没看走眼呐。
杜玉茹: 春营,我有句话想跟你说。
杜春营松开手急切地望着妻子。
杜春营: 你说,你说呀。
两个人含情脉脉地望着对方。
杜玉茹: 都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春营,从今后,咱俩就柴米油盐酱醋茶地真正和家人一起过日子了,那……那往后……往后咱们一定不打不闹地……
杜春营急打断: 玉茹,你听我说,咱一定要好好地过日子。放心,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相信我,让我们白头偕老。
杜玉茹极为激动地:相信你……春营,我相信你……我们一定要白头偕老。
两个人紧紧相拥。
杜春营喃喃地: 好媳妇,我们一定白头偕老——白头偕——白头偕老……
13. 字幕:
一年以后。
14. 杜家宅院   晨 外
通向堂屋的小路两旁长满绿油油大白菜的院落里,杜玉茹蹲在栓有一只狗的草棚下,正在拣拾着散落在地的柴草。
春营妈从堂屋慢慢地走出。
她突然咳嗽着蹲在地。
杜玉茹回过头: 妈!
她放下手中的柴草迅速走到婆婆跟前。
杜玉茹蹲在婆婆身旁: 妈,你老出来有啥事吧?
春营妈: 你公公在屋呢不方便跟你说,我看你又在这儿忙着呢……(咳嗽起来)其实都多长时间了,我寻思着得跟你说点事。
杜玉茹不解地: 啥事哦?你老就说吧。
春营妈: 那我就直说了。你呐,和春营结婚都快小两年了吧?咋还一点儿
动静都没有啊?你俩不是谁有啥毛病吧?
杜玉茹顿悟般涨红着脸: 哦,没……没有,是……是我们没着急要。
春营妈: 没着急要?为啥呀?
杜玉茹: 春营说,等家里的日子缓缓也不迟。再说,春营弄着个骡马车一天到晚地也挺累的。那啥……我琢磨着吧,晚一点儿要也有道理。
春营妈: 有道理?春营再忙再累还碍着了你生孩子?我们不都是这么过来的么?你可真是……真是的。(剧烈咳嗽)
杜玉茹慌忙地帮婆婆轻轻地捶背。
春营妈生气地推开儿媳的手。
杜玉茹:妈,你老可别生气呀。
春营妈不悦地站起。
春营妈:要是想不让我生气,就让我和你爸快点地抱上大孙子。
言毕,她边咳嗽边转过身欲回屋去。
杜玉茹面有难色地上前搀扶婆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2

主题

1110

帖子

2889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889
威望
0
金钱
1729
贡献
0

22

主题

1110

帖子

2889

积分
自由自在  楼主| 发表于 2016-5-31 07:27:44 | 显示全部楼层
15. 河边  日 外
数十只各种颜色的牛在岸边绿莹莹的草地上吃草。
杜春峰和两个放牛的男女伙伴并肩坐在离牛不远的斜坡上。
杜春峰一边指着对面绵延四五里的山峦———常胜山,一边饶有兴致地聊着。
女伙伴: 春峰,你刚才说啥?这“常胜山”是后来改的名儿?那你再给我
们讲讲八路军打日本鬼子那一段中呗?我想回去给我弟弟也讲讲,他特别爱听杀仗的故事。
杜春峰: 好吧……(清清嗓子,一本正经地)1942年,抗日战争进入了……
男伙伴急打断: 喂喂!直接讲杀仗那段儿。
杜春峰: 那我重新讲。(又清了清嗓子) 1942年,日本侵略军大肆围攻咱解放区,实行烧、杀、抢的三光政策。就在这一年秋天,常胜山发生了一场激烈的战斗,这次战斗……
男伙伴: 得了得了,你好象是又在教室里念课文呢。我说……
他忽然站起身捡起一块泥疙瘩狠劲地朝面前的河中扔去。
杜春峰埋怨地:你倒说呀!
男伙伴: 我说就我说。那你可听好……我觉得咱就是上不起学,也别在这
儿学着跟颗堂上似的,装——(故意拉着长音)装相,你说呐?(坐下)
杜春峰: 好好好,咱都别装相。
女伙伴: 春峰,你别听他瞎咧咧,可我是真想听这段故事。(朝男伙伴努努嘴)我猜他也是心里痒痒地兴许比谁都想听呢。
杜春峰: 这样吧,哪天有空喽上我们家让我二嫂给你们讲吧。她讲得特别
得好,我还是听她讲的呢。
女伙伴: 你二嫂是老师咋的?总听你说她,她咋懂得那么多呀?
杜春峰: 我二嫂可是初中文化,她脑子灵,比老师还老师呢。
女伙伴: 哪天真要是上你们家,那她不会嫌我们笨吧?
杜春峰: 不会,她可有耐性了,心眼儿好着呐。我们村儿人都知道她。
女伙伴: 那我们见了她咋叫她呀?
男伙伴: 嗐!春峰刚才不说了么?那咱们就叫她……(坏笑地瞟着杜春峰)
叫人家“老师的老师”呗?是吧春峰。
杜春峰: 这……我可没这么说。(不好意思地搔头皮)
男伙伴: 以后呢,我们就叫你“老师的老师的小叔子”。
女伙伴: 哈哈……哈哈……(突然捂住肚子)
杜春峰和身旁的男伙伴互相对视了一下。
杜春峰: 喂,你咋了?别吓我们呐。
男伙伴: 是笑岔气了吧……哎呀,(转向杜春峰)她也许是饿的。临来时
她跟我说,她还是早起只吃的一块白薯呢。中午她就喝了点菜汤,临出来她奶奶搁她兜里的一块饽饽吧,你说,她还给她小弟吃了。
杜春峰: 呀,你倒是提醒我了,临从家出来我二嫂搁我兜儿了一块白薯
干……(拿出上衣兜里的白薯干)
男伙伴: 喂,还真有细货呀!
他坏笑地使劲拱了一下杜春峰的腰部。
杜春峰忽然捂住腰满脸痛苦的表情。
男伙伴瞟着杜春峰: 喂喂!春峰,你小子就装吧,我也没使劲呀?真至于
你疼得这样?
女伙伴: 你肯定是使劲了。
许久,杜春峰吁出一口长气来。
女伙伴: 春峰,你还疼呗?
杜春峰摇摇头。
男伙伴: 喂,不疼了吧?跟你说春峰,本人可真不是故意的。
杜春峰: 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可你小子劲儿真够大的。
他把白薯干放到女伙伴手里。
女伙伴很快将白薯干放回杜春峰手中。
杜春峰又将白薯干硬是塞到女伙伴上衣兜里。
杜春峰: 咱乡里乡亲的客气啥?快拿着,咬两口也挺解饿。
女伙伴难为情地: 春峰,谢谢你呀。
杜春峰: 谢啥呀?
女伙伴不好意思地看了看身旁的两个伙伴,便迅速将兜里的白薯干拿出来很
劲地咬下一大口。
男伙伴的肩膀有意碰一下杜春峰坏笑地瞟视着女伙伴。
男伙伴学着女伙伴的嗓音: 春峰,谢谢你呀。

16. 东屋饭桌上  夜 内
全家人围着炕桌在吃饭。
门帘被掀开。
杜玉茹端着盛有炒白菜的大碗走进。
她将菜碗放到桌子正中。
香菊和身边的香玉及春记各自夹菜吃。
春营爸筷子放在嘴边发起呆来。
杜春峰胳膊有意碰了一下身边的老弟弟。‘
杜春峰望着老弟弟轻声地:少吃点菜,爸还没吃呢。
春记轻轻点头。
春营妈边夹菜看一眼站在炕前的二儿媳。
春营妈: 玉茹你也坐下快吃吧,要不一会儿都凉了。
杜玉茹: 哦,没事的。
杜春营从炕沿上起身示意妻子落座。
杜玉茹按下丈夫自己仍站在炕前,她端起桌上的粥碗便喝了起来。
春营妈望着慢慢把筷子放在桌上的老伴,不禁把端在手中的粥碗及筷子一并
放到桌上。

17. 堂屋  夜 内
杜玉茹躬身在东屋灶台前洗着盆里一个个的碗。
她迅速地将碗一个个洗净、摞好。
杜春营由东屋走出便接过妻子手中成摞的碗,即走向靠在东屋门旁的厨柜。他打开柜门欲把碗放进去。
杜玉茹走过来和丈夫一起把碗放了进去,即关上柜门欲走向西屋。
忽然,东屋里传出春营爸和老伴大声的对话。
杜玉茹和丈夫不禁停住脚。

18. 春营妈画外音:
“你今儿个到底咋了?饭也不好好地吃。你没看孩子们见你这样也都没吃好?我说老头子,你真是让人心里不舒服啊。就看你这没精打采的样……”
杜春营将身子往东屋门口挪了又挪。
杜玉茹欲走。
杜春营拉住妻子。

19. 春营爸话外音:(声音嘶哑地)
“你说,浑身冷得我直哆嗦上哪儿找精神儿去。”

20. 春营妈画外音:(继续)
“哎呀,你不会是感冒了吧?让我摸摸你脑袋……呀!脑袋还真有点热呐!”

21. 春营爸画外音:(继续)
“我说你一惊一乍地这是干啥?你这么一喊别人听着还以为我咋着了呢。身
上冷点脑袋热点这大不了就是感冒呗。”

22. 春营妈画外音:(继续)
“唉……这会儿要是有碗豆腐汤下肚准好。我知道你早就想喝这口儿了……
呀,白菜咱家倒是有,可上哪儿找豆腐去呀……这样吧,我让玉茹先给你做碗白菜汤,那喝喽也暖和,反正也不费事。”

23. 春营爸画外音:(继续)
“咋不费事哦?这大冷的天,又抱柴火又刷锅的,咱不麻烦孩子们,你也不
用给我做去。谁还没个头疼感冒的,再说,饭前我吃了两粒感冒药,说不定睡一觉就好了。”

24. 春营妈画外音:(继续)
“啥?饭前吃的药?你也不怕伤喽胃?你呀你,感冒也不跟我说,要不我咋
也得让玉茹给你单弄一碗热汤喝,然后睡一觉,那兴许比你吃那两粒感冒药还管事呢。”

25. 春营爸画外音:(继续)
“我这儿就躺下,你给我多盖点东西就不冷了,你讲话儿的好好地睡上一大
觉,明儿个早起啥事都没有了。”

26. 春营妈画外音:(继续)
“哼,空着个肚子冷呵呵地看你咋睡得着……”
站在厨柜旁的杜春营望着发呆的妻子叹了一口气。
院子里传来说话声。
杜春营和妻子侧耳细听。

27. 小个子画外音:
“喂!春营哥在家呗?快出来一下!”

28. 二大妈家院门口   夜 外
杜玉茹端着满满一碗的豆腐在和送她的二大妈说着话。
杜玉茹: 二大妈谢谢你啊,我回去就给我公公做着吃喽。
二大妈:(挥挥手)快走吧。

29. 堂屋  夜 内
东屋的大灶前,杜玉茹借着灶旁风匣上煤油灯的光照,她将锅里热气腾腾的豆腐汤一勺勺盛在大号的碗里,进而端起。
她走到东屋门前轻轻地敲了几下。听到回音的她便走了进去。

30. 东屋  夜 内
屋子里亮起着煤油灯的光照。
杜玉茹端着仍在冒热气的一大碗豆腐汤走进。她扫视着炕上似已入睡的两个
小姑,以及端坐炕中的婆婆和已躺下在说着什么的公公。
杜玉茹: 妈,我爸还没睡吧?我给他做了一碗豆腐汤。
春营妈吃惊地: 啊?豆腐汤?
春营爸的身子动了一下。
春营妈: 玉茹,你……你咋知道……
杜玉茹急打断: 妈,叫我爸趁热喝了吧,我爸不是有点感冒么?
春营妈眨动着眼睛: 玉茹,你这是……都九点多了这么晚你从哪儿弄来的豆腐啊?你咋知道你爸……知道他想喝豆腐汤啊?
杜玉茹语无伦次地:我那会儿在堂屋干活时……哦……不,我知道我爸爱
喝这汤。是春营……春营跟我说过……

31. 杜玉茹画外音:
“哎呀,偷听别人说话是不好的行为,可当时那种情况我该咋说呢?春营有
事刚才被小个子叫走了。其实,他还知不道我上二大妈家借豆腐这事,这……这我不是在跟婆婆撒谎么?唉……那我该咋说呀?”
春营妈: 玉茹,你在那儿琢磨啥呢?
杜玉茹慌乱地: 妈,对不起,我不该偷听你们说话。可是……当时……嗐,我真知不道咋跟你老说了。
春营妈感动地: 孩子,不管咋说,妈都该谢谢你。你比妈强啊。玉茹,妈替你爸谢谢你。
杜玉茹:你老千万可别这么说。做晚辈的给老人做碗汤还不是应该的
么……妈,让我爸快起来把汤喝了吧。
春营妈: 我说老头子你……
春营爸慢慢坐起,他眼睛湿润,动容地望着儿媳。
春营妈: 老头子,你快把豆腐汤喝喽吧,你看玉茹都给你举多半晌了。要
不我递给你。
杜玉茹: 妈,还是我来吧。
她微笑地把汤碗举给公公。
春营爸双手抖动地捧着汤碗。
杜玉茹: 爸,你老快趁热喝吧,喝完喽说不定感冒还能给压下去呐。
春营爸望着面前的儿媳妇他嘴唇嚅动不已,少顷,他终于喝下了一大碗的豆腐汤。

32. 东屋,堂屋    夜/内  内
杜玉茹拿着公公喝完豆腐汤的空碗从东屋走出,情急中,正好和迎面的两个小叔子撞了个满怀。
杜玉茹“呀”的一声差点将碗扔出。
杜春峰: 二嫂,别怕,是我,还有春记。
杜玉茹定睛望去。
撩起的门帘下,杜春峰和春记笑嘻嘻的站在那里。
杜玉茹尽量小声地: 我说刚才咋没看着你们哥儿俩呢,你们这么晚才回来干啥去了?
杜春峰: 借小人书呗。
杜玉茹微笑地: 哦。啥好书啊这么着迷?上哪儿借去着?
杜春记: 杀仗的书呗。上哪儿借么……我三哥说得保密。
杜玉茹: 呵呵……保密?还怕有人抢了咋着?
春营妈一边咳嗽一边下炕: 玉茹忙你的去吧,别搭理他们了……春峰春记!我说你们俩赶紧上屋来中呗?都几点了才回来呀?春峰,你不说明儿个放牛还早点出去呢么……春记!还有你,作业都做完了没又去借啥小人书哦?你该知道,你三哥可是为了你和妹妹们他才不上学的。他放一天的牛也挣不了五六分儿,你说你要是不好好地……
杜玉茹贴近小叔子的耳朵:以后出去早点回家。得听大人的话呀,别让咱妈
着急。
杜春峰朝二嫂做了个鬼脸,便拽着弟弟迅速进屋。

33. 井台周围   日 外
井台旁,几个村妇围成一圈儿边洗衣服边绘声绘色地议论着什么。
杜玉茹腆着怀孕七个月之多的大肚子肩担水桶绕过人群,继而把水桶轻轻地放在井口边。
“咣啷咣啷”,水桶发出悦耳的声响。
洗衣妇们相继地抬起头来。
杜玉茹含笑中向她们点点头,以示打过招呼。
洗衣妇们会意地一个个报以微笑。
杜玉茹把扁担放在一边,便麻利地从辘轳的轴轮上拽过井绳、把水桶挂在绳勾上。放绳、摆桶、摇辘轳……
她手中的辘轳在她娴熟的操作下,满满一桶水从井里摇出。
胖婶甩着手上的肥皂沫儿“呵呵”地笑着朝杜玉茹走来。
杜玉茹按部就班地往井下放绳、摆桶、摇辘轳……
胖婶: 我说老二家,再有俩月快生了吧?咋又是你挑水呀?春营呢?
杜玉茹: 他呀,弄着个骡马车成天的他哪有闲着的时候呀。挑一挑子水没
事的。我皮实着呢。
胖婶: 你老公公婆婆的可都盼着抱大孙子呢,还是注意点吧。好不容易怀
上了千万别有点啥闪失。再说,这水非得你挑?即便是春营不在家,不还有别人么?
杜玉茹: 咳,还有谁呀?香菊、香玉还有春记上学不说都还小跟本不能
依靠他们。再者就是春峰,他倒是可以帮着家砍个柴挑个水啥的,可是他的腿也知不道咋了,最近总念叨疼。唉……我爸我妈也愁得够呛。
胖婶: 你说这还真是个事。前些日子在当街你婆婆也跟着我说这事着,
说春峰这个病怕是还不好治。欸,最近没再给他找大夫看看?
杜玉茹: 找了。春营因为找大夫没少上外头跑,药也少给他买,可就是不大见效。再者,春峰这孩子也不听个话,就这样,他有时候还是偷着摸着地放牛去。唉……
胖婶: 他那还不是想为家多挣点工分么。这虎头虎脑还挺聪明的一个孩子,
愣是就不上学了,咋还弄得腿成天的疼啊?我们老头子可总念叨,春峰要是好好地上学,说往后还兴许就是个有出息的孩子。
杜玉茹: 是啊,我婆婆也没少念叨,说他上学的时候特别好学,只可惜因
家里穷为照顾下边的弟妹们上学,他主动提出来退学上生产队放牛的。唉……想想是挺可惜啊。
胖婶: 老二家,你说你们这个家,俩老的病病歪歪,春峰的腿又这样,我
看也真够你受的……欸,不是我多嘴,你公公婆婆光想着抱孙子了吧?就你这么大的肚子他们也舍得让你出来挑水?
杜玉茹: 还说呢,不舍得呗。我哪回挑水都得挨数落,连春峰我也得背
着他点儿,要不他真跟我抢水桶啊。前些日子不就有一回,他楞是从这儿一直跟我争到家,非得他挑回去不可。他腿那样我哪能让他挑哦,争来争去地还是春营赶来了,最后让他挑回去了。
杜玉茹用力地摇着辘轳。
胖婶赶紧帮忙,两个人一同把满满一桶水摇了上来。
胖婶把辘轳绳钩上的水桶拎到一边。
杜玉茹: 大婶,还真得谢谢你老。
胖婶: 跟我还客气啥。
杜玉茹挑起满满的一担水稳稳地走去。
胖婶蹲在围成一圈的洗衣妇旁,顺着她指向杜玉茹的背影,众人不住地点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

主题

1110

帖子

2889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889
威望
0
金钱
1729
贡献
0

22

主题

1110

帖子

2889

积分
自由自在  楼主| 发表于 2016-5-31 07:28:32 | 显示全部楼层
自由自在 发表于 2016-5-31 07:27
15. 河边  日 外
数十只各种颜色的牛在岸边绿莹莹的草地上吃草。
杜春峰和两个放牛的男女伙伴并肩坐在离 ...

34. 西屋   日 内
屋子里光线暗淡。
窗棂上透过灰蒙蒙光亮的窗户纸随风“呼哒哒”地响着。炕上的杜玉茹
趴在“呱呱”而泣的儿子小志清身旁,随着她口中发出的摇篮曲那 “喔喔”的声音,她轻轻地将手掌一下下拍在盖着儿子的小棉被上。
杜玉茹惊恐地望着对面仍被风沙击响的窗棂锁紧了眉头。
她迅速躺在儿子身旁一手搂紧儿子,一手拉过脚下的被子盖在自己和儿子身上。
小志清的哭声愈来愈大。
杜玉茹解开自己的衣扣,迅速将露出的乳头塞进儿子张开的小嘴巴里。
突然间,狂风大作,窗棂“嘁撤咔嚓”地撼动起来。
杜玉茹被吓得惊呆了。

35. 杜玉茹画外音:
“哎呀,这是咋了?大风婆婆该不会是要把屋子整个给刮走吧?家里只有多病的公婆和闹腿疼的小叔子在呀,儿子咋办?我咋办?春营,春营!你咋还不回来啊?”
她条件反射般将被子蒙在头部。
一股旋风骤然袭来。
顷刻间,窗棂被卷走。
飞沙、落叶肆无忌惮地闯进屋来。
杜玉茹从被子下慢慢地露出头部。
她望着已没了窗棂的墙窟窿“哇”地大哭起来。
她继而把被子蒙到眼部。
春营爸和老伴急忙走进。
他们望着已透了天的屋子顿时惊呆。
春营妈猛然爬上炕:玉茹!我大孙子呢?我大孙子呢?
她在连连的咳嗽声中身子往下沉去将下巴磕在了炕上。
春营爸上前搀起老伴。
杜玉茹: 妈!(同时把被子撩开)
襁褓中的小志清双目圆睁,啼哭中嚅动的嘴巴在吸吮着小小的指头。
杜玉茹趴在儿子身上,随即抱起着儿子。
她禁不住“呜呜”地哭了起来。
春营爸: 玉茹,别哭了,我这就想法儿把窗户先堵上。
随风飘动的门帘猛然掀开。
杜春营闯了进来。
春营爸: 春营!
春营妈: 儿啊!你可回来了……你看……你快看看咱这个家呀。
杜春营: 爸,妈,别着急,都别着急……这……这到底是咋回事?窗……
窗户咋没了呐?
春营妈: 开始刮大风我跟你爸倒是知道,后来听着玉茹哭,你爸我俩就急
忙地跑这屋来了,进来时窗户都没有了。当时我也吓坏了,好好的窗户咋就没了呢?这不,还没来得及问玉茹呢。
杜玉茹一边哭: 我也说不好,反正……反正是大风给揪走的。
杜春营: 大风给揪走的?
春营妈皱紧着眉头: 好好的一个窗户就让风整个儿给端走了?我真是(连连摇头)没法儿相信……没法儿相信。
春营爸: 想想这也没啥奇怪的。就那会儿刮的大风,不得够上十级呀?咱家这老掉牙的秫秸窗户哇,说给揪走还新鲜是咋的?
春营妈: 那光是秫秸?不还有泥么?
春营爸: 老娘子呀,那点泥算个啥?
杜玉茹怀里的儿子停住了啼哭。
杜春营去拉妻子的手,进而朝儿子望去。
杜玉茹抽泣着: 你……你咋不早回来呀?事办得不顺咋的?
杜春营慌忙地: 我……我回来得不算晚吧?
他迅速在妻子大腿上掐了一下。
杜玉茹吃惊地:  你……
杜春营悄悄地向妻子左右摆动着手。
杜玉茹顿悟般默默地眨动着双眼。
春营爸: 春营,这窗户可得快想法子堵上啊。
春营妈: 是啊,快堵窗户吧。时间长喽我孙子也受不了啊。(伸手摸炕)晌午我跟你爸特意多烧了会儿炕,你现在摸摸,哇凉哇凉的。
春营爸: 堵窗户堵窗户,抓紧抓紧。春营,快点儿,说干就干。
杜春营用手背帮妻子擦去眼泪: 玉茹,别哭了。

36. 西屋   夜 内
杜玉茹举着煤油灯在熟睡的儿子脸部照了又照。
油灯下,小志清白净且消瘦的小脸蛋上微闭的一双眼皮时而在跳动。
杜玉茹摇摇头,她把油灯举在堵着草帘子的墙窟窿处,继而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杜春营拿着一件棉袄走进。
杜玉茹回过头来。
杜玉茹: 春营,这是谁的棉袄?
杜春营一边上炕: 我爸的。
杜玉茹看着棉袄: 欸,这不是咱爸插花着披在被子上的么?这棉袄还真够肥大的。
杜春营: 这是他几年前的衣裳。那时候他没病,又高又壮的。我妈不总说么,我爸的衣裳是家里最废布的。
杜玉茹: 这话我听咱妈说过。欸,你拿这干啥?你想穿是咋的?
杜春营: 不是我穿。咱妈刚才说这堵窗户的草帘子有的地儿忒稀拉,说还得堵堵才暖和,让我把她铺的褥子拿来堵窗户。我爸不同意,他怕我妈着凉肺气肿再严重喽。这不,从柜子里就把它又倒腾出来了。
杜玉茹:  春营,我咋听不明白了?你该不是想使它堵窗户吧?
杜春营一手拿着棉袄,一手拿过从妻子手中的煤油灯,即朝堵着草帘子的窗户照来照去。
小志清“吭吭哧哧”地闹了起来。
杜玉茹立刻趴向睡眼惺忪的儿子,继而把儿子抱在怀里一边左右晃动着。
她猛然抬头朝丈夫望去。
杜春营正在将手中的棉袄展开,随即朝草帘子右上角挂去。
杜玉茹: 放下来!
杜春营吓了一跳即转过身。
杜春营: 你一惊一乍的咋了?
杜玉茹捂住嘴看了看怀里的儿子,进而歉意地看了看正在望着她的丈夫。
她再次担心地望了望微闭双眼的儿子吁出一口长气。
杜春营捡起掉下的棉衣坐在妻子身边,便朝儿子望去。
杜春营摸着儿子的脸蛋: 没吓着孩子吧?
杜玉茹:  没事,吓了你一跳吧?(一只手放在丈夫背部,上下抚摸着)
杜春营:  没事啊,咱儿子都不怕!那我就更不怕了?呵呵……
杜玉茹:  春营,对不起,我不是有意地吓你。
杜春营:  咳,你今儿个到底是咋了?其实咱爸不是好心么?咱屋里这么
冷,那草帘子的确有的地方薄,多少有点透风,你也不是看不出来。这棉袄挂上屋里肯定……
杜玉茹抢言: 别说了,我知道你想说啥,把棉袄挂上去能挡不少的风,咱这屋里肯定暖和得多……
她把儿子轻轻地放在炕上,随即盖上被子。便从丈夫手中拿过棉袄慢慢地叠了起来。
杜春营锁紧眉头不解地望着妻子。
杜玉茹: 春营,呆会儿是你把棉袄给爸送过去还是我拿过去?
杜春营: 为啥拿过去?
杜玉茹: 我知道,这棉袄爸大多时候不舍得用它。往年他都是在特别冷
咳嗽严重的时候,让妈把它找出来给他披在被子上压脚用。照说今儿个这么冷,爸该是又把它披被子上的时候了,可是,他还没舍得用,却拿给咱们了。春营,你说,我心里是个啥滋味?
杜春营: 你是不落忍啊?没事的,你知道老人的心意就成。再说,从咱俩
结婚有两年多了吧?你把家里收拾得利利索索的,特别是我爸我妈加春峰这块儿,你可没少受累,我觉得这棉袄给咱拿过来我爸不仅是心疼他大孙子,也是他表示对你的谢意,总之,你知道我爸的好儿就中了。
杜玉茹颇为激动地:  是啊,咱爸可真好。
杜春营半开玩笑地: 呵呵……你啥意思?那咱妈就不好了?
杜玉茹: 咱妈也好……春营,我是说,咱爸心真细,他处处都为咱们着想。你还记得我刚嫁到咱家时,我俩手都生了冻疮,你爸发现后到处给我踅摸治冻疮的偏法儿,还亲自帮我上药这事呗?
杜春营: 咋不记得?还记得有一回你因为劈劈柴碰破了手背上的冻疮,当时你一劲儿地哭,我爸赶紧找来干净一点的布条给你包扎。可是没想到你反而哭得更厉害了。我妈还以为是我爸没小心,把你的手碰疼了呢。让我爸遭了我妈好一通地数叨。你当时一再跟我妈解释,说我爸没碰疼你。
杜玉茹: 是啊,你还记得后来我跟你咋说的呗?
杜春营: 咋不记得,你说,其实你哭得那么厉害,是我爸让你想起了你亲生父亲。
杜玉茹: 春营,我现在想说的就是这个。咱家虽不富余,可家庭和睦我就特别得知足。
杜春营重重地点头:我知道。
杜玉茹:  自我走进咱这家,咱爸因身体不好虽几乎不能再为家里出多少力,但在我心里,他却像一颗大树一样保护着我们。春营,所以我觉得浑身特别得暖。我常想,我要对咱们家所有人都好,两位老人咱务必得孝顺。
杜春营: 哦。(连连点头)
杜玉茹:  唉……在我十二岁我爸就没了,后来是我妈好不容易把我和妹妹
带大。春营,虽然咱在一个村住着,你也许有些事还知不道……
杜春营: 啥事啊?
杜玉茹:  唉……长话短说吧,那时候,我和妹妹放学后上山砍柴拾草的也遭过一些人的欺负……
她的眼睛开始湿润。
杜春营: 玉茹,这些事不都过去了么?别想它了。
杜玉茹: 唉……春营,你也许难以想像,当时,我是多盼着我们也能跟别的同龄一样,自己的爸爸也能站出来保护我们呐……(深情地)在我和妹妹因妈妈生病吓得哇哇大哭的时候,爸爸能拍拍我们的肩膀,告诉我们,有他在我们啥也别怕;在我们冻得发抖的时候,爸爸能给我们披上哪怕是一件破旧的棉衣……可是,这不可能了,因为爸爸永远地去了,他再也回不来了……(趴在丈夫的胳膊上)
杜春营: 玉茹,你刚才说的咋好像是咱俩刚搞对象的时候,你曾经念给我
的你的作文呀?你今儿个这是咋了?是我爸的这件棉袄又勾起你的回忆了吧?
杜玉茹: 也许是吧。春营,我真是特别得感动……从我嫁给你,是咱爸让
我得到了我渴望已久的父爱,是他……
杜春营: 是啊,我爸就是这么个人,他心眼儿好,只是不善表达。玉茹,
其实,我应该和你是同样的感受。你看,我不是他的亲生,可他对我和对其他兄弟姐妹你没看出有两样吧?也正因为这个,我们兄弟姐妹之间也都和和气气的。特别是春峰,我们俩更是无话不说,平常呢,他……
杜玉茹想起状: 欸,我正想问你,给春峰找大夫这事你打听的咋样?白天你刚回来……
杜春营“嘘”的一声,一边手指门口,一边瞟着妻子,以示不要声张,接
着赶紧下炕把房门关上。
杜春营: 你咋这大声音呐?不怕我爸妈和春峰听着哇?咱们不都商量好在
啥都没确定下来之前,以免他们跟着瞎着急尽量不让他们知道么?你都忘了?咋知不道注意点儿呀?
杜玉茹嗔怪地: 我咋还知不道注意了?人家不是为这事着急么?哼,我要
是不注意的话今儿个下午你一回来……
杜春营敲着脑壳:哦对对对,我倒忘了,今儿个你配合的其实还算挺好的,
掐了你一下你就没再往下问。值得表扬!
杜玉茹: 哼,还算你心明眼亮。
杜春营: 好媳妇,那是不是趁着咱儿子这会儿消停,犒赏犒赏你这心明眼
亮的老爷们儿。
杜玉茹: 咋犒劳?
杜春峰: 来,(指一下自己的脸部)亲一下。
杜玉茹娇嗔地:真讨厌呀你。累一天了快熄灯睡吧。

37. 杜家院门外  日 外
杜玉茹和妹妹卓茹在说话。
杜玉茹: 你和妈从这儿走才几天呐?不用惦记我,我跟你姐夫还有你大外
甥都挺好的。你也看着了,我公公婆婆和大小姑子小叔子们我们处得都不错,你就放心吧,别总上这儿跑了。
卓茹:姐,我看你脸色不忒好,没哪不舒服吧?
杜玉茹:没事,可能是孩子闹得我有点缺觉。等我抓空多睡个把钟头就好了。
卓茹嗔怪地:哼,好好好,问你啥都是好。
杜玉茹微笑地用指头点了一下妹妹的头:好就是好呗。
卓茹: 姐,那我走了,你自个儿多注意吧。
她转身即走,可是刚走出几步忽然又掉过头来留恋地望着姐姐。
杜玉茹的眼睛湿润了。
她向妹妹挥动着以示再见的手臂: 走吧。慢点儿。

38. 村街心  日 外
杜玉茹端着盛有杂面的盆子匆匆地走着。
胖婶左肘挎着花布包,右手拎鼓囊囊一兜子的东西迎面走来。
胖婶: 老二家,瞅你端着个盆子走这么急干啥去着?(站到杜玉茹跟前看着盆里)呦!还是换杂面去着?咋换这么一点啊?
杜玉茹:也不算少,做一锅汤足够了。
胖婶: 真是的,老二家,孩子也满月了,你奶水要是还原来那么稀可不
忒好。
杜玉茹: 没事的,反正孩子一天天地也大了,搭着吃点米汤啥的长得更结实。
胖婶清了清嗓子: 欸你说这人有时候还真不能按老黄历说话,真没想到,就你婆婆拉屎恨不得捡豆吃的主儿,还舍得换点杂面。呵呵……该不是她专给你下奶的吧?
杜玉茹眨眨眼: 嗯嗯……是是,我婆婆早就念叨让我抓空换点杂面,说
是多喝汤奶水肯定多喽。
胖婶把兜子放地下甩甩不适的手腕:现在这杂面咋个换法儿呀?
杜玉茹: 我使玉米换的,一斤半换一斤。
胖婶: 你说说你说说,这不还是那个老价钱么。(咂嘴)忒不划算忒不
划算呐。老二家呀,难得你婆婆对你这儿媳妇、还有对她的大孙子这么舍得,虽说这杂面少了点,这可是她一片心意呀。
杜玉茹: 是哦,我婆婆常说,“吃不穷,花不穷,算计不到就受穷”。虽然平常过日子她对自个儿舍不得这舍不得那的,可对我们晚辈她从来啥都舍得。还有我公公,他们二老对……
胖婶抢言,半开玩笑地: 他们二老对你没得挑!对不对?你婶替你说喽省的你在这儿浪费时间,也省的晌午饭做晚喽等春营回来还得埋怨你。
杜玉茹微笑地: 春营可从来都不埋怨我。
胖婶: 好了好了,难得你这个贤妻良母。你说春营妈她……哦,是你婆婆,早知道你和春营结婚时我帮着她又借棉衣、又借被褥的把你诓她家干啥?哪像直接让你做我的儿媳妇,赶明儿……
杜玉茹半开玩笑地: 哼,大婶,“诓他家”?这可是你老说的。
胖婶: 欸不不不,反正大概是那意思吧?咱话可得说前头啊,不管是借被褥还是借棉衣可都是为你们好哇,那也是你婆婆的一片心意呀。
杜玉茹假装生气地: 哼,不管咋说,反正当时你们为了让春营换上借来的那身棉衣,故意拖延时间把人家凉的当街门口冻得人家够呛,这事你老该不会忘吧?
胖婶: 我说这可不怪我,怪只怪春营当时动作忒慢。哼,那天可把我忙得够呛,要捯起这茬儿哪天我还得找你婆婆说道说道去。
杜玉茹: 好啊大婶,哪天上家呆着去咱们好好地絮叨絮叨。
胖婶: 我看中。
杜玉茹看了看空中时隐时现的太阳:大婶,要是没啥事我得快回去了。
胖婶: 好了老二家,你快回家做饭吧,我也得快走了。那啥,回我娘家一趟,这一趟啊,我可得想开点多住它几天……欸,老二家,你妈和你妹子都挺好的吧?
杜玉茹: 她们都挺好的,前两天我们还见过面。
胖婶: 那就好那就好……(拎起地上的布兜子)走喽走喽,去晚喽就赶
不上吃晌午饭喽。
她说着拔腿便走。
杜玉茹微笑地望着胖婶的背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

主题

1110

帖子

2889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889
威望
0
金钱
1729
贡献
0

22

主题

1110

帖子

2889

积分
自由自在  楼主| 发表于 2016-5-31 07:29:19 | 显示全部楼层
自由自在 发表于 2016-5-31 07:28
34. 西屋   日 内
屋子里光线暗淡。
窗棂上透过灰蒙蒙光亮的窗户纸随风“呼哒哒”地响着。炕上的杜玉茹 ...

39. 东屋  日 内
躺在炕上的春营妈慢慢地坐起。
春营妈: 玉茹!玉茹!
春营爸走进。
春营爸: 你喊玉茹有事?
春营妈: 她还没回来呐?她干啥去了让你给看着孩子呀?
春营爸: 她说换点杂面,那会儿让我帮着搭对了不到一斤的玉米。
春营妈: 这个玉茹,换杂面去咋不跟我说呀?
春营爸: 说啥呀?人家还不是知道你爱吃杂面哪……(一愣)呀,是志清
这小东西哭呢吧?
春营爸和老伴侧耳细听。

40. 小志清画外音:(婴儿的哭声)
“呱呱……”
春营爸急忙走出。
春营妈一边咳嗽一边下地穿鞋。

41.西屋  日 内
躺在炕上用被子裹住的小志清“呱呱”地哭着。
春营爸拿一只青色的小葫芦趴在炕上哄逗着他。
春营妈走进急忙抱起孙子。
小志清立刻止住哭声。
春营爸: 这小东西,爷爷咋哄都不中,偏得让你奶奶哄你呀。
春营妈轻轻地晃动怀里的孙子: 你这个老头子,还说呢,你看看你手里的葫芦那还青着呢连响儿都出不来,你以为我们大孙子啥也知不道哇。
春营爸: 知道知道,我孙子啥都知道。(用手指肚轻划孙子的脸蛋)
杜玉茹推门走进。
她接过婆婆怀里的儿子。
春营爸: 让你妈再抱一会儿,志清在她奶奶怀里可忒听话。
杜玉茹: 中啊,只要是不把爷爷奶奶累着,你大孙子让你们二老天天看着我都愿意。可这会儿不中,你们二老得快上东屋把饭吃喽。
春营爸和老伴异口同声地: 吃饭?
杜玉茹: 是啊,我刚回来时以为到做饭的点儿了,也没跟你们打招呼就急急忙忙地把一锅杂面汤做熟了。
春营妈: 这才几点呐?
大家不禁朝柜子上的马蹄表望去。

42. 特写:
马蹄表的时针正好指向十一点。

春营妈: 这刚十一点就吃饭?
杜玉茹: 妈、爸,这汤搁时间长喽就坨一块儿了,既然做熟了你们二老就先吃吧。还有杂面呢,等弟妹们回来再煮。
春营妈沉下脸: 你说你,嗐!说你啥好哇。
杜玉茹眨眨眼默默地摇动着怀里的儿子。
春营爸: 我看玉茹说得也有道理。(推着一脸不悦的老伴)咱们上东屋吃杂面汤去。

43. 东屋   日 内
春营爸推着老伴走进。
炕桌上两大碗的杂面汤正冒着腾腾的热气。
春营爸和老伴站在桌前面面相觑。
春营爸:(诧异地)这么多的面条……

44. 村西头  暮 外
十字路两旁几株纹丝不动柳树上的“知了”在鸣叫。
杜玉茹由村街心急忙走来停在路口。
她左顾右盼,进而朝前方通向常胜山方向的小路望去。
弯曲的土道上,偶尔有人走动。
杜玉茹眼睛一亮。
远远的,一辆骡马车疾驰而来。
骡马车越来越近。
“驾!”,车辕上稳稳而坐的杜春营将手中的鞭子在空中“啪啪”地抽响。
杜玉茹: 春营!你回来了!
骡马车在杜春营“吁”的一声中停下。
杜春营:(开玩笑地)喂,站这儿干啥?还迎接迎接本大人咋的?
杜玉茹微笑地: 哼!想得到美。再者说某大人长期有四条腿外带轮子的专
车供着,若奴家未经允许,却擅自徒步来此迎候,那岂不被他人当成笑柄?
杜春营继续: 大胆!休得无理!小小草民净敢跟寡人如此放肆,你可知犯
了天戒吗?快快上车来,待寡人回府与你好好理论。
杜玉茹止住笑: 得了,咱都别闹了。春营,你快回去吧,我还得赶紧找春
峰去呐。他上常胜山放牛去知不道为啥还没回来呐。
杜春营: 嗐,他不是有伴么,一会儿说不定就回来了。嗳,你没上大队打
听一下跟他一块放牛的那几个人都回没回来?
杜玉茹: 我没去那儿。从家一出来我寻思着上这边走走兴许碰着他正往家
赶路呐,这不,没想到越走越远。主要是他最近总闹腿疼我有点不放心。春营,你先回去吧,我上那边看看去。
杜春营: 嗐!这个春峰,腿不得劲还放啥牛去。你看他今儿早起那急赤白
脸地,咱俩要是再不让他去就急了。再者,去就去吧?也是别这么贪晚让家人惦记呀?你说他老大个人,咋就知不道……(摇摇头)唉……
杜玉茹: 你看你这当哥的,今儿个早起他那么着急走,肯定是怕爸妈再出
来拦他,这你还看不出来?再者,他放牛还不是想为家里多挣点工分么。春营,你看春峰多懂事啊。
杜春营得意地: 那是,这我不跟你抬杠。
杜玉茹: 看一夸春峰把你高兴的。
杜春营: 那当然了,我兄弟么。
杜玉茹: 得了,春营,夸春峰咱们都等回家喽再夸。时候不早了,你先回、
去吧,我快上那边儿找找春峰去。
杜春营指着车: 上车吧,我跟你一块儿去。
杜玉茹: 不用,没那必要。再说咱俩要是都回去晚了,爸妈还得不放心。
你还是快走吧。饭做好了在大锅里,爸妈都知道。饿了你们就先吃吧。
杜春营:  欸,儿子谁给弄着呢?你出来跟爸妈咋说的?
杜玉茹: 儿子咱爸妈一起给看这呐。我跟他们说出来迎迎春峰去。欸,我
看咱爸今儿个咳嗽得可又不轻,你买咳嗽药了呗?
杜春营: 买了。(坐上车辕)那我走了,你自己加小心吧。
杜玉茹: 走吧。  

45. 常胜山,山脚下草地    暮 外
连绵的山脚下,一只黄白相间的牛在吃着地上鲜嫩的草。
杜春峰坐在牛后边的草地上。
他的双腿向前伸着,两只手不断地按压着双膝。
狂风骤起。
杜春峰痛苦不堪的圆脸上,一双大眼失神地向四周望去。

46. 特写:
西边的天空升起黑压压的云彩。

47. 常胜山,对面通道   暮 外
杜玉茹在东张西望,她突然看到了面前近五十米处坐在牛身后的小叔子,便疾步向前。

48. 杜玉茹画外音:
“那不是春峰么?对,是他。眼看要下雨了,他为啥一个人还在这儿坐着呐?”
杜玉茹一边走一边将双手扩成喇叭形:春峰!——春峰!——

49. 常胜山,山脚下草地   暮 外
杜春峰好似听到了二嫂的喊声。
他扬起脸朝前望去。

50. 常胜山,对面通道   暮 外
杜玉茹步履加快离小叔子越来越近。

51. 常胜山,山脚下草地   暮 外
杜春峰抹起了眼泪。

52. 杜春峰画外音:
“是二嫂,是二嫂在喊我呀,家里终于来人接我了!”
杜玉茹跑到小叔子跟前,一时间她愣在那里。
杜春峰: 二嫂!
杜玉茹:  春峰,你这是咋了?(蹲下)
杜春峰泪如涌泉:我……我腿疼,忒疼。
他的两手倍加用力地按住双膝。
杜玉茹: 别哭了。来,二嫂帮你揉揉。
她轻轻地去扳动小叔子紧按着双膝的手。
杜春峰: 揉也不管事。(执意不松手)
杜玉茹: 到底咋回事哦?早起从家走不还好好的么?
杜春峰: 早起就疼,又是活动活动觉得好多了就没跟你们说,家里止疼
片就两片了我也没舍得吃。哪承想临打算回去的时候本来各关节就开始疼了,可不小心又跌了一跤,还偏偏磕着俩膝盖了。
杜玉茹: 那些放牛的伙伴呢?你咋没让他们上咱家通个信儿呐?
杜春峰: 我让他们先走了。开始我想歇一会儿,以为缓缓劲儿腿兴许好点,
然后再追赶他们。所以就没琢磨让他们告诉家人……二嫂,你看,还是让你又跑了一趟。
杜玉茹: 你这个傻兄弟,二嫂来是应该的。嗐,谁也想不到你把腿摔了。咱
爸妈跟我一样,也以为你只是放牛贪晚了点儿,过不了多会儿就到家呐。那会儿我在半道儿碰着你二哥赶着车刚回来。他……
杜春峰: 我二哥要按往常那他今儿个回来得还不算晚。
杜玉茹: 是哦,我也没问,他可能是给生产队卖完东西就回来了呗。他一
听你还没到家,差点跟我一起找你来,是我让他先回家了。
杜春峰: 二嫂,其实我怕你们惦记我是想快回家来着,你知道我因为个儿
高平常就不爱骑牛,可我这腿一摔想骑牛回家,却咋也爬不到牛背上了。没办法跟着牛走了一大截儿,后来腿疼得我再也走不动了。(皱眉)
杜玉茹赶忙将自己的双手按在小叔子抓紧膝盖的两手。
杜玉茹望着小叔子疼爱地:春峰,这会儿腿忒疼吧?
突然间,一阵狂风骤起。
杜玉茹一把将小叔子的头揽入自己的怀中。
风还在急剧地刮着。
杜春峰用力从二嫂的怀里挣出。
杜春峰: 二嫂!不用管我!
又一阵狂风袭来。
杜春峰低下头蒙住脸部。
杜玉茹再度将小叔子揽入怀里,她低下头努力地弯着身子试图最大限度地挡
住风沙。
狂风阵阵,骤然间,伴着“轰隆隆”的雷声。瓢泼大雨铺天而降。
杜玉茹: 春峰!你的蓑衣没带?
杜春峰: 坏了没带!
杜玉茹迅速脱下身上的粗布衫,露出贴身的白背心的她,随即抻起粗布衫遮
住身底下的小叔子。
杜春峰: 二嫂!你不用管我!
杜春峰用力挣脱着二嫂为他遮雨的粗布衫。
杜玉茹: 别动!现在雨忒大先避一会儿……
“轰隆隆”的雷声淹没了一切。
杜春峰终于挣开二嫂仍为他撑起的粗布衫。
他吃惊地望着淋成落汤鸡的二嫂,泪水和雨水模糊了他的视线。
雨,突然停了下来。
杜玉茹拧干粗布衫上的雨水迅速穿在身上。
杜春峰: 二嫂,这下子怕是你得浇感冒了。
杜玉茹: 没事,二嫂抵抗力强。春峰,咱们得快走啊,说不准这雨一会儿
还得下,你看这天还不咋样。

53. 天空  阴
一团团黑云在快速地移动着。

54. 常胜山,山脚下草地   暮 外
杜玉茹望着走到一旁的牛,即转向双手撑地欲站起来的小叔子。
杜玉茹: 春峰,你先坐着,等我把牛牵过来把你扶上去,然后牛我来牵着
咱们快回家,越快越好,省的再挨雨淋。
杜春峰: 二嫂,都是我不好净给你找麻烦。早起我要是听你和我二哥的话不
来放牛,也没有这一出。(呜呜地哭起来)
杜玉茹: 春峰,别哭了,知道你也是好心为了咱家。现在啥也别想,当务之
急就是快回家。你现在别动,等我先把牛牵你跟前来……呀,春峰!(指着左前方)你看!你二哥接咱们来了!
杜春峰顺着二嫂手指的方向望去,离他们不远处的左前方,杜春营正匆匆
地向他们走来。

55. 杜家东屋   夜  内
坐在炕头的春营爸和老伴随着俩人的咳嗽时而唠嗑,时而看看眼前已入睡的
三儿子及其他儿女。
杜玉茹端着一碗水走进。
杜玉茹: 爸、妈,你们二老吃药吧。
春营妈: 还吃它干啥?让春峰这么一闹腾,啥心思都没了。
杜玉茹: 妈,春峰的病咱想法儿给他治。你老这药不吃可不行,身体要紧
啊。
春营爸:  你妈说得对,不吃就不吃吧。再者都快十一点了,也忒晚了,省
一顿明儿个再吃吧。
杜玉茹从柜子上拿起两个药瓶走到炕前看了看,便分别把两个药瓶放到公婆
手中,接着把碗递给婆婆。
杜玉茹: 妈,你老先带个头吧。要不我爸也不吃了。
她拿过婆婆手里的药瓶,很快把三粒药片倒在婆婆手掌心。
春营妈: 唉……
她迅速把药片放进嘴里,接连喝下几口的水咽下药,随即把碗递给老伴。
杜玉茹望着公公: 爸,给我碗,我再倒点水去。
春营爸: 不用了,挺麻烦的。
杜玉茹: 不麻烦,我那会儿使大灶烧了不少的水,灌完暖壶大锅里还剩点,
现在不凉不热喝药正合适。
她拿过公公手中的碗走出屋子,很快又走进来。
春营爸接过儿媳递来的碗,猛喝几口水将药咽下。
杜玉茹接过公公用完的空碗,即看了看睡梦中的小叔子。
春营妈: 你放心吧睡觉去吧玉茹,他吃了止疼片估计咋也得顶几个钟头的事。
杜玉茹坐到炕沿上望着公婆。
杜玉茹: 爸、妈,我是这么想的,春峰这回跌了虽说只是个意外。可他
的腰、膝盖、还有脚腕子又红又肿的看着可不大对劲儿,我觉得光吃止疼药肯定不是个常事。
春营妈:(急切地)可他一疼上来只能吃止疼药啊。我也知道这不是常事,
那你说咋办?
杜玉茹:  春营说有一回赶集给生产队买卖酸梨去认识了一个老中医,老
中医告诉他,说一到冬天的时候,他朋友的朋友也是个老中医他准到集上摆摊买药。说他对骨关节的病挺有研究的,还说好多人用了他的药,多少年的腰疼腿疼病都治好了。
春营爸: 有这事?要是那样咱们赶紧把他请家来给春营治病,花多少钱
都中,即便是砸锅卖铁也认。
春营妈: 你认我也认,可你没听玉茹刚才说么?这位老中医得冬天才出
摊呐。
春营爸: 冬天就冬天,这总有个盼头不是?再说,咱也不能光等着这位
老中医吧。
杜玉茹: 是啊,春营也是这意思。春峰这病咱边给他治疗,边打听这方
面的消息。
春营妈: 春营干啥去咧?咋这半晌没看着他了?
杜玉茹: 上大队了吧?
春营妈: 这么晚上那儿干啥?
杜玉茹: 他说咱村那几个插花着出门的人兴许各方面的消息灵通,这些人不是爱在队部聚群闲聊么,这不,春营跟他们打听去了。
春营爸突然剧烈地咳嗽起来。
春营妈赶忙给他捶背。
杜玉茹望着公公: 爸,我给你老再倒碗喝吧,喝点水兴许可以压压咳嗽。
春营爸: 不用不用,今儿个可没少喝水。再说咳嗽一阵就过去了……玉
茹,都累了一天了,快歇着去吧。
春营妈: 是啊玉茹,不早了,快睡觉去吧。(剧烈咳嗽)
杜玉茹站起身上前帮婆婆轻轻地捶起背来。
春营妈: 玉茹,不用捶了,这都老毛病了。
杜玉茹:  爸、妈,我觉得你们二老倒是也该找大夫看看,我听着你们的咳嗽都不轻啊。
春营爸: 不用不用。你妈刚才不说了么?我们这咳嗽都是老毛病了,年岁大了就这样。能插花着吃点药顶顶就不错了。家本来钱就紧,那俩仔儿咱还是济着春峰吧,他还年轻呐。
杜玉茹: 爸、妈,你们就是咱家的顶梁柱啊。就是为了我们,二老也得
保重自己的身体才是。
杜春营突然闯进屋来。
杜春营: 玉茹,别影响爸妈睡觉了,你也不看都几点了。(伸长脖子望着
睡梦中的三弟)中了,他睡着了咱们就塌实了。妈,你跟我爸也都歇着吧。
春营妈: 唉……还塌实呢,塌实得了呗。欸,你不是上大队跟别人打听春
峰的病么?打听的咋样?
杜春营: 哦,妈,人家说……
杜玉茹使劲掐了一下丈夫的胳膊。
杜玉茹: 喂春营,那你就跟爸妈简单地说说你打听的情况。爸妈也好快点
休息。详细的情况呐,等明儿白天再说。
杜春营不解地望着妻子,妻子向他不断地使眼色。
杜春营: 哦是是这样,我问了几个人,他们……
春营妈: 他们都咋说?
春营爸: 是啊,他们说这叫啥病啊?究竟咋治?
杜春营: 他们都说春峰这病不能着急,得慢慢地来。至于叫啥病么?他们也说不清楚。这我还得接着打听去……哦对,其中有俩人说这是骨头节儿上的病。
春营妈: 这还用他们说?谁还知不道是骨头节儿上的病?
春营爸: 能定下来是啥病就没白打听。要不我还以为跟身上别的地方有
啥关系呐。那啥,玉茹说得对,也是忒晚了,我看咱们都先歇着,啥事咱们等着明儿白天再说。
杜玉茹悄悄地拽起丈夫的衣袖。
杜春营使劲地甩开她的手。
杜玉茹微笑地: 爸,妈,你们二老都歇着吧,我和春营回那屋了。
忽然间传来了西屋小志清的哭声。

56. 画外音:(婴儿微弱的哭声)
“呱呱……”
杜玉茹转身即走。
杜春营随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

主题

1110

帖子

2889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889
威望
0
金钱
1729
贡献
0

22

主题

1110

帖子

2889

积分
自由自在  楼主| 发表于 2016-5-31 07:29:57 | 显示全部楼层
自由自在 发表于 2016-5-31 07:29
39. 东屋  日 内
躺在炕上的春营妈慢慢地坐起。
春营妈: 玉茹!玉茹!

57. 杜家院落, 晨  外
细碎的雪花不断地落下,
厚雪覆盖了整个院子。
矮矮的猪圈围墙前,杜玉茹一手扶着墙上盛满猪食的盆子,一手将盆里的猪食舀入两条猪在吃食的食槽里。
   “哼哼哼”,一黑一白的两条猪争相吃着食槽里的猪食。
杜玉茹继续把盆里的猪食舀入食槽。
杜春营来到妻子跟前。
杜春营: 猪喂完喽你就快进屋吧,我得赶紧走了。(转身即走)
杜玉茹大声地: 多问多打听!嘴勤着点!道儿上加小心!
杜春营: 知道了!
杜玉茹想起状: 春营!你等会儿!
杜春营停在门口。
杜玉茹迅速把盆里不多的猪食整个倒入食槽,然后将空盆放到猪圈棚顶上便快速走到丈夫跟前。
杜春营: 啥事啊?
杜玉茹: 你昨天打听来的情况早起还是没跟我说清楚。
杜春营: 还说呐?你说我给春峰到处打听、讨偏法,这本来是个好事,
昨天晚上我本想跟我爸我妈念叨念叨,你可倒好,咋还掐我一下子不让我说呢?
杜玉茹: 我不跟你说了么?不是怕你把打听来不好的结果也告诉爸妈,
怕俩老人一时接受不了么?哦,你就因为这个,一宿不搭理人家,到现在还捯这茬儿。再说早起来我不都跟你解释了么……喂,(笑着掐一下丈夫的胳膊)到底说不说?
杜春营“噗哧”一笑:到底哪儿不明白?快说。
杜玉茹: 昨晚那几个人说春峰这腿叫啥病来着?
杜春营: 风湿。
杜玉茹: 这不跟你前些日子从老中医那儿问来的一样么?
再者咱俩一块从医院打听来的不是叫啥“类风湿关节炎”么?我琢磨着这俩说法肯定有区别。
杜春峰: 你说也对,这咱们可得问清楚……欸,不会是咱们当时都没听好
吧?
杜玉茹:  我说的就是这意思。春营,你今儿个不论打听到谁,首先一定
把这个弄明白,再有这病是咋引起的、注意事项、还有……(思索状)对,把针对这病最顶用的药名一定得记好。
杜春营: 知道了。
杜玉茹: 还有,让这老中医把他认为不错的大夫多告诉咱几个,你都记好
喽。你可得好好地求求人家,别又犯你那倔劲儿。欸,我给你准备的笔和本都搁兜儿了没?
杜春营一边从棉袄内胸口处里兜掏出笔本给妻子看,一边
往门外走去。
杜玉茹: 注意点!
香菊和香玉一前一后从堂屋走出,她们径直来到二嫂跟前。
杜玉茹: 香菊,你跟妹妹咋都不带书包哇?
香菊:  昨天我们老师就说了,今儿个到校就大扫除,然后说放假的事,
不用带书包。
香玉:  二嫂,我们老师也这么说的。
杜玉茹: 哦……欸,春记哪?他咋还没出来?
香玉: 他让我们先走。(天真地笑)嘻嘻……妈正给他往鞋里塞棉花呐。
杜玉茹: 咋着?
香菊: 他的棉鞋穿露个大口子闹哄脚冻得慌,妈问他是咋把鞋弄坏的,他
说是打滑冰踢冰瘤子踢的。我和香玉出来时,咱妈一边说他一边往鞋里给他塞棉花呐。
杜玉茹: 嗐,这个春记呀。嗳我说香菊,你们姐俩可得加小心,这连雪天
的道儿可不好走哇。
香菊: 知道了。
香菊和妹妹往院外走去。
杜玉茹将挨着院门草棚的狗栓到棚里边的木桩上,便扫起周围的雪。
杜玉茹:(自语)你说你这个狗狗,不管多冷多热咋也知不道吭一声呢……
忽然,香菊将头探进院门
香玉: 二嫂!刚才忘跟你说了,志清又哭了,爸让你快进屋呢,他咋哄也
不中。
杜玉茹: 知道了!
她丢下笤帚便朝院里走去。

58.西屋   夜 内
杜玉茹坐炕上搂着儿子在喂奶。
杜春营脱鞋准备上炕。
杜春营: 玉茹,听妈跟爸说你今儿个还跌了一跤?到底是咋回事啊?
杜玉茹: 当时就觉得脑袋晕乎乎的,然后一下子就跌了。没事啊。
杜春营: 你不会是那叫……(思索状)血压,对,不会是血压啥的不对劲
儿啊?
杜玉茹: 咋不对劲啊?你看我这不挺好的么?欸,春营,我觉得你成天的
也忒累,现在车脚儿还挺多是咋着?
杜春营: 可不!累有啥辙?最近还都是远道儿的呐。你想,队上把这脚儿
揽来就得往下派活儿,派谁都得去,还得说是都乐不噔地去呐。就说前几天上“口外”拉的那几车黎,道儿不算近吧?还都争着抢着地去呐。你说,谁怕工分咬手啊,不都得活着么。
杜玉茹: 也是啊。
“当当”,有人在敲门。
杜玉茹和丈夫面面相觑。

59. 春营爸画外音:
“春营! 春营!快看看你三弟来!春营春营……”
杜玉茹:快去看看吧!
杜春营迅速下炕。

60. 东屋   夜 内  
躺在炕上的杜春峰在他低沉的呻吟声中时而卷缩起身子,时而两手用力地抓住膝盖。
他身旁的弟妹们有的把他移开的枕头重新放到他的头下,有的帮他去盖被子。
春营妈慌忙下炕拖拉着即要走掉的鞋向门口奔去。
门帘从外边被掀开。
春营爸匆匆走进。
他差点与向外走去的老伴撞到一起。
春营妈: 他……他二哥来了没?

61. 杜春营画外音:
“妈!我在这儿呢!”
杜春营随着喊声走进屋来。
春营妈: 春营你可来了!快看看春峰。
杜春营随爸妈一同走到仍不断呻吟的三弟头前。
杜春营: 春峰,春峰。
春营爸: 春峰啊,我把你二哥叫来了。你到底都哪疼啊?咋个疼法,你可
以坐起来跟你二哥说说呗?
杜春峰咬紧着嘴唇。忽然,他坐了起来,继而两手分开用力地按着左右膝盖。
杜春营迅速上炕: 春峰,来,你把手拿开,二哥帮你按着。
杜春峰把手移开。
杜春营帮三弟按住左右膝盖。
香菊、香玉和春记相继躲到炕的一边。
杜春峰微闭双眼。
春营妈上前去摸三儿子的脑门。
春营妈: 哎呀,这孩子,脑袋这么热是不是发烧啊? 哦……(想起状)可
不,从早起来他就有点感冒。 唉……这一天我迷迷糊糊地咋就没想起来给他找药吃呢?
春营爸:  嗐!他一闹腿疼我这脑袋瓜子也乱了,净是想他腿的事了,就根
本没往别处想。可现在都这么晚了上哪儿给他找退烧药吃啊?
杜春营:  是啊我正想问呢,今儿个他腿疼没吃止疼片?
春营妈:  你这个傻儿子,净顾着在外头瞎忙,家里啥药都没了。
春营爸:  他不忙有啥办法?他不得挣工分养家么?
杜春营:  嗐!是我疏忽了。唉……虽说总吃止疼药不是个办法,可目前家
里还真不能没有它呀。
杜玉茹猛然掀开门帘闯进屋,即凑近小叔子。
春营妈: 玉茹,你咋还跑出来了?孩子呢?可别把他摔喽。
杜玉茹: 妈,没事。他睡着了,我把他搁炕紧里头了。
杜春营仍按住三弟的膝盖:玉茹,你回屋看儿子吧。这儿有我呢,
杜玉茹: 没事,我不说了么?儿子我把他挪炕紧里边儿了,放心吧。(望
着仍微闭双眼的小叔子)春峰,春峰!
春营妈: 不用喊他了,谁喊他也不吱声。这会儿他肯定是腿忒痛,再加上
发烧,要不他不会这么闹哄啊。
杜玉茹: 咋还发烧了呢?啥时候的事?
春营妈: 从早起他就有点感冒,也怪我大意了。刚才我和你爸都说带他上
乡诊所看看去、也许那儿还有人顶班呢,他说腿一动就疼,死活不去呀,你说愁人呗?
杜玉茹摸着小叔子的脑门:春峰,春峰,听着二嫂叫你了呗?
杜春峰点点头:二嫂,不用为我着急。我没事,快回西屋看孩子去吧。
春营妈眨眨眼和老伴对视了一下。
杜玉茹: 春峰,我们的事都好办,你不用操心。(转向婆婆和公公)妈、
爸,看来得给春峰吃点啥药吧?他脑袋这么热,咋着也得把烧先给他退下来呀。咱可别跟村里二柱子似的,小时候因发烧把脑子烧出毛病来。
春营妈:  是啊,刚才我们还说这事呢。家里要是有退烧药给他吃上就好了,
问题是咱家任啥药都没有。
杜玉茹: 一片药也没了?
春营妈: 可不。唉……这么晚了可咋办哪……都怪我、都怪我,孩子本来
身体就这样,你说我咋就不把他的事当事呢?(狠劲地捶了一下自己的头)
春营爸望着身旁的老伴: 我说老娘子,你可真是的。你要这么说我也有责
任。再说了,玉茹今儿个本来就跌了一跤,你别总陈谷子乱芝麻地叨叨个没完没了让她跟着也着急。
杜玉茹拉着婆婆的手: 爸、妈,我没事,倒是你们二老都别着急。咱遇
着啥事就解决啥事。
杜春营: 玉茹说得对,都别着急。这不,春峰比刚才就稳当多了。
春营妈上前去摸三儿子的脑门儿,进而低下头望着三儿子的脸部。
杜春峰在痛苦地咬着嘴唇。
春营妈连连地叹着气。
杜玉茹: 妈,你老先上炕歇一会儿吧。
她扶着婆婆坐到炕上。
春营爸在踱步。
杜玉茹望着小叔子那痛苦的神情,她的眼睛湿润了。

62. 杜玉茹画外音:
“春峰啊,你遭的这是啥罪呀,二嫂看着你就难受。可
现在二嫂能做的只是快点把你发烧的问题先解决……对,我这就上娘家去。听妹妹说,妈妈前些日子感冒发烧吃退烧药来着,但愿家里还有这药呐。家里要是没药那就再想别的办法。不管咋样,我得去试试。可现在这种情况,如果我不想办法,婆婆公公肯定不让我出去,这可咋办?”
杜玉茹皱紧的眉头豁然展开。
她走到柜子前,拿起柜子上的暖壶和杯子。
春营妈急忙下炕走到儿媳跟前欲拿过儿媳手中的暖壶。
春营妈:  这儿有我呢,你快上那屋看孩子去吧。今儿个你跌的那一跤可不轻。咱千万可别在弄出点毛病来,到时候我大孙子也跟着你受罪。听话,别再给我找事了……(咳嗽)
杜玉茹微笑地: 妈,我皮实着呐,啥事都有不了。你老的大孙子这会儿睡
得香着呐他更是有不了事……那个啥,你老还是上炕歇着去吧,我给春峰倒碗水我就回那屋。
春营爸仍在踱步。
杜玉茹端着倒好的水走到炕前给丈夫递过去。
杜玉茹: 春营,这水还有点热,晾一会儿你递给春峰喝喽。我上西屋了。(朝丈夫挤眼)
杜春营端着水杯不解地望着妻子。
杜玉茹走到门口转过身望着婆婆。
杜玉茹:  妈,这儿有春营照看着春峰,你老和我爸快都上炕歇着吧。这不,
(朝躲在炕一边的两个小姑和老小叔努努嘴)弟妹们也都累了,该睡会儿都先睡一会儿。

63. 村街心  夜  外
四幕闭合。
骤起的狂风将地上的废纸及草棍扬向空中。
杜玉茹在“呼哧呼哧”的喘息中奔跑着。
突然间,不知是谁家院子传来一声狗叫。
杜玉茹腿一软吓得跌倒在地。
狗还在“汪汪”地叫。
杜玉茹趴在地上,她摸着磕破了口在流血的嘴唇向空中望去。


64. 空中   阴
天空灰暗恰似一口漫无边缘的铁锅。
一团浓重的黑云在移动。

65. 村街心   夜  外
狗仍在“汪汪”地叫着。
杜玉茹擦了擦嘴唇上的血迅速爬了起来,她摸了摸上衣兜内裹药的纸包,立
刻站起。
突然,她双手按住膝盖又蹲了下去。

66. 杜玉茹画外音:
“不行,腿多疼也得走,我得赶快回去,而且越快越好快,家里的情况不容
我怠慢。”
狂风阵阵。
杜玉茹咬着牙再度站起。
她先是走走停停,进而一瘸一拐地跑了起来。

67. 东屋   夜  内
一家人仍围着躺在炕上的杜春峰跟前。
门帘猛然从外边掀开,杜玉茹跌跌撞撞地走进。
全家人惊异地朝杜玉茹望去。
杜玉茹: (举着药包)药!退烧药……


68. 一组镜头:
写有“村诊所”的房门打开,杜玉茹扶着一瘸一拐的小叔子由屋内走出。
杜玉茹坐在仰脸躺炕上的小叔子跟前,她从身旁的盆里捞出热气腾腾的毛巾拧了又拧,即放到小叔子的膝盖上进行热敷。
集市上,一位长有山羊胡子的老者面前铺在地的白布上,摆放着大大小小的药瓶。
杜春营走上前拿起一个药瓶仔细地看着,继而不住地向老者问询。
杜春营骑着自行车朝挂有“义安医院”牌子的大院里奔去。
停在“义安医院”门口马车上的杜春峰由二嫂扶下。
手拿鞭子的杜春营在和门卫说话。
诊室里大夫给躺在病床的杜春峰检查膝关节部位。
停在杜家院门外马车上的杜春峰由二嫂扶下车。
杜春营走过来把车上的一兜子药拿起。
杜玉茹搀扶着小叔子走进村诊室。
一位女村医在用夹子从一个铝制的方盒里夹针头。
杜玉茹扶着小叔子趴在床上。
女村医走过来在杜春峰露出的臀部上打针。
杜春峰坐在炕上,杜玉茹端来一碗水递过去。
杜家院门打开,杜春峰被二嫂扶着一步一停地由院里走出。
春营妈和老伴紧随其后。
杜玉茹扶着一瘸一拐的小叔子由村街心朝村头走去。
春营妈和老伴停在院门前望着儿媳搀扶着三儿子的背影。
杜玉茹回头向公婆摆手以示要公婆回去。
春营妈和老伴望着渐行渐远的他们便相继抹起眼泪。

69. 字幕:
十年过去了,杜玉茹的公婆因病先后去世,在这期间,除了瘫痪在床的小
叔子杜春峰,老小叔子和两个小姑都相继结婚。杜玉茹也已是两男一女三个孩子的母亲。

70. 坟茔前   日  外
晨风阵阵,枯草连连,一片高高低低的坟头前,一些叫不上名来的鸟兽时而发出幽微的呼唤。
杜玉茹蹲在一座高高的坟头前将烧纸点燃。

71. 杜玉茹画外音:
“爸、妈,你们还好吧?我来看二老了。玉茹好想你们啊。你们不在,我真是没了主心骨。又是一个春天,今年暖得早,我和春营商量承包了村里山上的果园,只是啥都得从头学起。孩子们又是当兵的当兵,去外地学习的学习,他们都有自己的事很难帮上我们,想想这些心里真是没底。爸、妈,为给春峰治病咱卖房的钱早都花光了。你二孙子执意要上外地学习国画,为给他凑学费,咱家的猪、牛都卖掉还搭上了一笔小型贷款。爸、妈,我知道,你们一直牵挂你们的三儿子春峰,二老放心吧,他的病一直坚持治疗。现在,他很是坚强,只是去年他的腿严重到疼得他天天地哭。那时,为了筹借给他治病的钱,我和春营几乎走遍了咱村的每一户人家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

主题

1110

帖子

2889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889
威望
0
金钱
1729
贡献
0

22

主题

1110

帖子

2889

积分
自由自在  楼主| 发表于 2016-5-31 07:30:36 | 显示全部楼层
自由自在 发表于 2016-5-31 07:29
57. 杜家院落, 晨  外
细碎的雪花不断地落下,
厚雪覆盖了整个院子。

72. ( 闪回)一组镜头:
(1)天空大雪纷飞。
一间间错落有致的房屋被厚雪覆盖。
杜玉茹和丈夫从院门口出来兵分两路去借钱。
一堵砖石垒砌的院墙迎门处,杜玉茹望着猛然关上的黑色铁门她摇摇头慢慢地转过身。
(2)长长的街心不断有雪花着落的窄道上,杜春营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
一阵狂风刮来。
杜春营身上那缝有补丁的黑棉袄骤然被风吹开。
他走进一家宅院,微胖的中年妇女正兴致地与一只滚在雪地上的猎狗嬉戏着。杜春营不好意思地向她说明着来意,中年妇女微笑地摇头。杜春营再度叙述,中年妇女摇头中仍现盈盈笑脸。杜春营眨动着难为情的眼神咬紧着嘴唇抱拳欲退出院子。猎狗狂叫奋起,直直向杜春营奔去。
(3)雪越下越大。
杜玉茹站在一家打开的房门前,门内一双中年夫妇左右分开与门旁诧异地望着杜玉茹。杜玉茹向他们诉说来意。中年夫妇将杜玉茹让进屋里。中年妇女双眉皱起地听着杜玉茹的诉述,继而含眼的她走到炕前掀开炕席,拿过一个巴掌大小扁扁的布包,慢慢地取出一张张褶皱的纸币,即一 一放在杜玉茹手里。中年男人朝激动中嘴唇嚅动的杜玉茹重重地点头。杜玉茹含泪跪地叩谢。
(4)雪仍在下着。
杜春营走到一家房门紧闭的人家敲响着房门。房门打开,男主人把杜春营让进屋里。杜春营向男主人说明着来意。男主人指了指炕头上躺着的老者和炕的另一头玩耍的幼女,摊开双手的他继而连连摇头。杜春营慢慢掏出兜里的两张纸币,毅然放在老者枕旁。男主人拿起纸币与杜春营推让着。
雪花旋卷的村街心,杜玉茹望着朝她走来被风雪吹咧开
棉袄的丈夫,她奋力迎上前去,两人抱头痛苦。
(闪回完)

73. 坟茔  晨 外
头上突然传来一阵“盎盎”的繁音,一只失群的大雁在空中盘旋。
杜玉茹面对坟头深深地鞠了个躬。

74. 杜玉茹画外音:
“爸、妈,虽然我和春营遇到了那么多的困难,可是,春峰的病得继续给他治啊。爸,您曾让我感到了生父般的体贴,还有妈你老的勤俭持家,以及爱我们这个大家庭每一个成员的真挚情怀,让我铭记于心。所以,我一定让春峰感到家的温暖。目前咱家包下的这果园吃苦受累我都不怕,只要是能挣钱给春峰治病我啥都认。春营也说了,一定要把果园搞好,尽早的把那些外债还清……”
杜春营由妻子的身后慢慢地走向坟头。
杜玉茹: 春营……(泪流面满)
她猛然和丈夫抱在一起。

75. 山上苹果园   日 外
杜玉茹和丈夫躬身在果树下施化肥。
杜玉茹直起腰:春营,你先干着,我再回家看看。
杜春营: 嗐!你刚回来多大会儿呀?
杜玉茹: 不中。我不放心春峰。
她迅速地拍打手上的化肥。
杜春营直起身: 还非得走是咋的?再说他这两天挺平稳的。
欸,你不说你刚回去时暖壶杯子的不也都放他跟前了么?
杜玉茹: 那倒是。可我估计他这会儿兴许该大便了。(转身边走)别着急!
没事我再回来!
杜春营望着妻子的背影嘟哝着: 哼,小心眼儿,这么会儿折腾两趟。还回
来呢,赶你再回来还不得到晌午啊。
他继续施肥。

76.杜家院落,堂屋,西屋    日/ 外  内  内
杜玉茹推开院门径直走向西屋窗前趴向窗子。
仰面躺在炕上、枕旁摆有小木桌及水杯药瓶等杂物旁的小叔子进入她的视线。
小叔子将他常用的那半尺左右大小圆圆的镜子、高举在头上的偏后侧正在往窗外照着。
她贴近窗子。
77. 特写:
小叔子睁着一双渴求的大眼仰望着镜子里照到窗外的图像。

78. 杜玉茹画外音:
“春峰,你咋像站在窝沿上盼着燕妈妈回来的小燕子啊,你肯定是一个人寂寞难耐。可怜的三弟,二嫂对不住你呀。”
杜玉茹含泪一边摘掉套袖一边快步地由堂屋向西屋走去。
杜玉茹边走边喊: 春峰!春峰!
她掀开门帘走到仍举着镜子的小叔子跟前。
杜春峰:二嫂,这么一会儿你咋又回来了?我二哥呐?
杜玉茹: 你二哥还在果园施化肥呐。
杜春峰: 二嫂,你咋了?
杜玉茹猛然醒悟般迅速走向炕对面靠墙的柜子前,伸手关好虚掩的窗子间顺势将眼泪拭去便转回身子。
杜春峰调适着镜子。睁着一双大眼的他,脸颊由下唇与眼眉处的图像,清晰地映在镜中。
他仍在调适着镜子的角度。很快,二嫂的图像准确地进入他的视线。
杜玉茹从小叔子手里拿下镜子。
杜玉茹: 我没咋着,别照了,快歇会儿吧。
杜春峰: 二嫂,我看着你流眼泪了。
杜玉茹强笑地:  我流啥泪呀?肯定是因为窗户哪儿反的光,照进镜子里你看走眼了。
杜春峰: 不可能。这镜子我都使喽多少年了,该从哪个角度上看我知道。
杜玉茹: 嗐,我想起来了,山上风忒大,我从那儿就迷了眼……欸,春峰,
你该解手儿了吧?
杜春峰: 我那会儿解了。
杜玉茹: 我说的是解大手儿。
杜春峰: 哦,想必是该解大手儿了?也知不道咋了,突然小肚子有点疼。
杜玉茹: 小肚子疼?(思索状)咱也没吃乱七八糟的啥东西呀……该不是
要拉肚子吧?
杜春峰: 可能是……(突然痛苦地咬紧着嘴唇)是吧?二嫂……这……这
说来它就来了。
杜玉茹会意地迅速从地上拿来便盆,然后跪着把小叔子的臀部抬起把便盆立刻塞了进去。
杜春峰:(难为情)二嫂……二嫂……
杜玉茹: 咋了?说呀。
杜春峰: 刚才不小心没憋住,又拉的外边不少。
杜玉茹: 没事啊,二嫂都看着了。
杜春峰: 可现在还觉得没拉完,想多坐一会儿便盆。
杜玉茹: 没事,啥时觉得拉净了再喊我。唉……春峰,都是二嫂不好,对
你照顾不周啊。你说弄个果园……
杜春峰: 二嫂,你弄果园还不都是为了我呀,我心里啥都明白。
杜玉茹:傻兄弟,说啥呢,吃苦受累二嫂都不怕,只怪二嫂没本事让你跟着
受罪了。唉……都怪二嫂没本事啊。
门外突然传来胖婶的说话声。

79. 胖婶画外音:
“老二家,你还想有多大本事啊?”
胖婶掀开门帘走进。

80. 杜家院门口   日  外
杜玉茹送胖婶到门口。
胖婶: 哪承想你这大的能耐,就那爷爷奶奶样儿的果树也敢包下来?你说,
春营也真听你的。
杜玉茹: 这还不都是逼出来的么?大婶,你老看我们家这情况,要不该咋办?我们还不就得乍着胆子干点啥?
胖婶:  也是,春峰这没完没了的病哪儿不得花钱哪……欸,那病全名叫啥
来着?
杜玉茹: 叫“类风湿关节炎”。
胖婶:  哦,听说往后各关节还可能变喽型?
杜玉茹: 唉……
胖婶: 好了,那大婶再上香喽给你求求菩萨,让菩萨保佑你果树大丰收!
多结果子多卖钱,也好给春峰弄点好药。
杜玉茹: 谢谢大婶。
胖婶: 我说你这 “五好家庭”、“五讲四美先进分子”可不白当,啥事都给
谢字搁前头。其实跟你大婶我不用说谢字,就等结果子喽多给我俩大苹果吃就中了。
杜玉茹微笑地: 没问题!只是还得等着,吃果子也得到季节呀。
胖婶: 老二家,这你还真说正题上去了。大婶不怕你不爱听,等我倒不怕
等,就是怕到喽季节呀……
杜玉茹:你老往下说呗。
胖婶: 那我可就不客气了。你知道因为你家包苹果园村里有人说你啥呗?
杜玉茹摇摇头
胖婶:说你胆子忒大。
杜玉茹眨眨眼。
胖婶: 就那片果林都该当柴火烧了你说你也敢把它包下来,要我也说你胆
子不小……哼,一些人可是咂巴着嘴等着看你的笑话呢。
杜玉茹: (忧心忡忡地)是这么回事啊……大婶,说实话,这经营果园看
着简单,其实从除草、施肥、打药、到剪枝,这里边都有一定的知识,想想我心里真挺没底的。可是,那没办法了,既然包山费都交了就得干哪呐。
胖婶: 老二家,你说得对。好好地干!婶可是等着吃你的大苹果咧……那
啥,我走了,你快进去吧,春营不还解着大手儿呢么。
她挥了一下手以示再见,便转身向街心走去。
一阵旋风刮来。
杜玉茹花白的短发扬起着。

81.西屋  日 内
土炕上, 杜玉茹跪着从仰面而卧的小叔子臀部下把便盆拿出。
杜春峰: 二嫂,你又得受累了。
杜玉茹: 春峰,你说的这是啥话?(望着小叔子扑哧一笑)手儿解完了这
会儿又有精神气着我咧?
她微笑地端着便盆下地,即猫下腰端起盛有衣服的脸盆便往门口走去。
杜春峰: 二嫂,我没别的意思。我是觉得你最近累得越来越瘦了。
杜玉茹:  没事啊,瘦点走道儿更轻巧。春峰,别瞎琢磨,多想点开心的
事。
杜春峰:  二嫂,你……我……
他侧脸看到,左右手各端着东西的二嫂用脑袋把门帘拱开即走出屋子。

82. 杜春峰画外音:
“二嫂啊,你受累了。现在家里那么多农活都得干,你跟我二哥已累得筋
疲力尽,可你还是把我的事放在第一,伺候得面面俱到,真是让我好不落忍。二嫂,也许你不知,看着你累得那样,我多想站起来帮你一把呀。可是,随着时间的延续,除了一种负疚感的加重,兄弟我啥也做不来,啥也做不来呀。”

83. 杜家院落   日 外
杜玉茹往院外送着大小姑子香菊。
香菊:二嫂,你回屋吧。
杜玉茹: 没事,往外送送你。
香菊: 二嫂,你受累了,我三哥多亏你了。
杜玉茹: 这不是应该的么,咱一家人不说两家话。香菊,记住以后上家来
别再买东西。还有,你看着香玉喽跟她说,不用总惦记着我们。都挺忙的,你三哥有我和你二哥照顾,你们都放心好了。
香菊: 二嫂,我真替爸妈谢谢你。
杜玉茹: 香菊呀,咱们是一家人哪。
香菊: 对对,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我再说就惹二嫂生气了。
姑嫂俩边说边走出院外。

84. 西屋  夜 内
仰面躺在炕上的杜春峰圆睁一双大眼似在想着什么。
杜玉茹端着一盆水走进。
杜春峰侧过脸:二嫂,我今儿个不想擦身上了。
杜玉茹: 不擦了?刚才说得好好地咋又不擦了?为啥呀?
杜春峰: 不为啥,就是不想擦了。
杜玉茹把盆子放在地上,便微笑地坐在小叔子身旁。
杜春峰把脸侧向右边墙壁。
一只鸣叫的小鸟在窗前的柴草垛上雀跃。
杜春峰抓起身旁的镜子,便高举在头上方朝窗外的小鸟照去。
他像往常一样瞪大眼睛仰望着镜中的景物。
杜玉茹眨动着眼睛会意般点点头,便凑到小镜子旁朝镜中望去。
杜玉茹看着镜中:呀,这小鸟是真漂亮,可我找了这半晌。欸,春峰,你眼
神儿可真好,一下子就能找着你想看的东西。哦,三弟不简单,真不简单哪。
杜春峰放下镜子。
杜春峰: 二嫂,我知道你是想哄我乐,可我一点儿也乐不上来。
杜玉茹: 咋乐不上来呀?你是不是瞎想别的啥事了吧?具体啥事快跟二嫂
说说。
杜春峰: 其实……其实也不是具体的啥事,就是觉得自己成了废物,啥事
也做不来,还一个劲儿地给你添麻烦。二嫂,说实话,有时想想自己就够了。
杜玉茹:   你这么说可不对,啥叫自己就够了?二嫂伺候你还兴兴儿的呐。
杜春峰:  二嫂,正因为这样,我才更觉得对不住你。
杜玉茹:  你呀……你呀……二嫂伺候你是应该的,也是心甘情愿的。春
峰啊,你记着,只要你平平安安的,二嫂在苦再累都值得。
杜玉茹下炕把脸盘端到小叔子身旁,又从柜子上拿过暖壶放到炕上,她随即重新爬上炕。
杜春峰: 咋?身上还是得擦?
杜玉茹: 不擦还中?一偷懒儿地长喽褥疮就受罪了。
她把暖壶的水倒进盆里伸手在盆里试试水温,便拿出盆里的毛巾拧了拧,即撩起小叔子的上衣,不断地擦着胸部。
杜春峰: 中了,后背就不用擦了。
杜玉茹: 主要是后背咋不擦呢?
她把毛巾放入盆里,又倒进一些热水搓了几下毛巾拧了拧,接着帮小叔子侧过身便擦起后背。
杜春峰: 二嫂,累了吧?
杜玉茹: 没事。春峰,你可得听二嫂的话多吃多喝别胡思乱想的,要想就
想那高兴的事。你没看你大侄子志清信上说么,等他明年复原回来,那时候你二侄子志强也学画画毕业了,到时你们爷儿仨还挤在这屋炕上。他们哥儿俩还想跟原来一样,天天让你这个风……那叫风啥?
杜春峰: 风趣!
杜玉茹: 对,让你这个风趣的三叔,跟他们讲你小时候逮蚂蚱、捉鱼、
割草、放牛的故事。
杜春峰: 二嫂,你和我二哥也都得保重身体,咱们都好好地等着他们哥
儿俩凯旋而归。
杜玉茹: 你看你看,春峰,你风趣起来多好。我说么?难怪你侄子爱跟
你呆着,别看咱们文化程度不高,可说起话来词儿还一套一套的。敢情匣子不白听哦。(半导体)啥时有空儿也教教二嫂中不?
杜春峰: 二嫂,你净跟我逗乐子。
说话间杜玉茹已给小叔子顺利地擦完了身子,她收拾停当便迅速地下了炕。
杜玉茹微笑地: 春峰,还有啥事呗?
杜春峰: 没事。
杜玉茹端着盆子走到门口突然停住。
杜春峰: 二嫂,我没事,你快上那屋歇着吧。
杜玉茹扭过脸: 欸,春峰,你肚子是一点儿也不疼了吧?
杜春峰微笑: 一点儿都不疼了。我后半晌不跟你说了么?二嫂,你记性也
开始不好使了。
杜玉茹敲着脑壳: 是是,最近记性是不大好……春峰,那你也睡吧。
她边说边关上房门。

85. 东屋  夜 内
一轮月光透过玻璃窗投射到炕上。
和衣躺在炕上的杜玉茹和丈夫一声接一声地唠嗑。
杜玉茹: 化肥不忒富裕吧?
杜春营: 凑活着也许够了。
杜玉茹: 要不再买一袋吧?连肥料都舍不得使那还中?
杜春营: 不中有啥法?上哪儿找钱再买化肥呀?
杜玉茹: 想法儿呗。要不跟我妹妹借点去?
杜春营: 还找人家借去?先说我可没脸再跟你上那儿借去了。
他起身脱去外衣拉过旁边的被子盖在身上。
杜玉茹: 你不去我去。唉……也是啊,当初是我妈我妹她们娘儿俩惦记咱
们。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妈没了妹妹还得时不时地接济咱们,想想我真是也挺不是滋味的。 
杜春营: 那你还想找人家借去?
杜玉茹: 不借去咋办?你也不是知不道,那包的果林一直荒着没人管,错
过了秋天的施肥期咱是没法弥补了,可这春天的肥料再不跟上去,那往后的发芽、长叶、开花、座果的还不都受影响啊。那天咱们不都打听过了么?“苹果树的根系在年生长周期中,有三次比较旺盛的生长高峰期,其中第一次就是在早春三月”。春营,人家是这么告诉咱们的吧?
杜春营: 那又咋的?
杜玉茹: 那咱就得赶紧把化肥买来,该施多少肥就施多少肥。今年本来就
暖得早,咱可别错过了给果树施肥的最佳时期,你说呐春营。
杜春营: 我说啥?我比你知道这些个道理,可我一听借钱就脑瓜仁儿疼。
杜玉茹: 春营,我知道你爱面子,要说借钱我比你还犯怵,可有啥办法
呐……熬着吧,等咱果园弄好赚了钱,该给春峰治病的治病,该谁的欠谁的咱一分不少地都还喽人家,到那时咱们都踏实了。
杜春营: 哼,那些个苹果树你也不是没看着,活的活,死的死,等你说
的踏实喽哇,我看那还不定是啥时候的事呢……欸,消炎药你给春峰吃了呗?
杜玉茹: 吃了,我买回来就给他吃了。也知不道是药管事了还是给他吃
那俩鸡蛋的事,反正后半晌他倒是没再拉稀。临睡头儿我问他肚子还疼不疼,他说不疼了。唉……可怜的三弟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

主题

1110

帖子

2889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889
威望
0
金钱
1729
贡献
0

22

主题

1110

帖子

2889

积分
自由自在  楼主| 发表于 2016-5-31 07:31:19 | 显示全部楼层
自由自在 发表于 2016-5-31 07:30
72. ( 闪回)一组镜头:
(1)天空大雪纷飞。
一间间错落有致的房屋被厚雪覆盖。

86.(闪回)一组画面:
杜玉茹推开院门径直走向西屋窗前趴向窗子。
她猛然发现,小叔子将他常用的那半尺左右大小圆圆的镜子、高举在头上的偏后侧正在往窗外照着。
杜春峰睁着一双渴求的大眼仰望着镜子里照到窗外的景物。
玉茹的眼睛立刻湿润了。
她一边摘掉套袖一边快步地由堂屋向西屋走去。

87.(以下杜春峰和杜玉茹对话均为以上画面的画外音):
杜春峰:二嫂,这么一会儿你咋又回来了?我二哥呢?
杜玉茹: 你二哥还在果园施化肥呢。
杜春峰: 二嫂,那你咋了?
杜玉茹: 我没事,别照了,快歇会儿吧。
杜春峰: 二嫂,我看着你流眼泪了。
杜玉茹:  我没流泪,肯定是因为窗户哪儿反的光照进镜子里你看走眼了。
杜春峰: 不可能。这镜子我都使喽多少年了,该从哪个角度上看我知道。
杜玉茹:  哦,我想起来了,是山上风忒大,我从那儿就迷了眼……唉……
春峰,都是二嫂不好,对你照顾不周啊。你说弄个果园……
杜春峰:你弄果园还不都是为了我呀,我心里啥都明白。二嫂,这么多年让
你跟着我受累了。
杜玉茹: 傻兄弟,说啥呢,吃苦受累二嫂都不怕,只怪二嫂没本事让你跟
着受罪了。唉……都怪二嫂没本事啊。
(闪回完)

88. 东屋  夜 内
杜玉茹拉过身旁的被子把自己整个蒙住偷偷地哭了起来。
杜春营掀开妻子的被子。
杜玉茹又把被子蒙上。
杜春营: 玉茹,玉茹!你咋了?哭啥?快把被子掀开,你没生我的气吧?
杜玉茹掀开被子,吁出一口长气。
杜玉茹擦拭眼泪:我没生气。
杜春营: 那你咋了?哭得这么委屈。
杜玉茹: 我只是心里难过。
杜春峰: 你到底咋了?
杜玉茹: 一时半晌也说不清楚。你说咱们要是不找点事做吧?咱家的情况都
摆着呢,要是像现在这样时不时地往外跑吧,把春峰一个人留的家想想我心里就不是个滋味。
杜春营: 哦,敢情你是因为这个哭哇。
杜玉茹: 一想起他整天拿着个小镜子往窗外照,我心里就难受。
杜春营: 那有啥办法。咱不上外头挣点去甭说饥荒还不了,再说找啥给他
买药?咱们还都得活着吧?孩子们可熬得大了,可当兵的当兵,上外地学习的学习,那个也帮不上咱们,你说该咋办?
杜玉茹:  唉……今儿个前半晌我不是从果园又回来看看他么,我一进院又习惯地趴玻璃那儿一看,春峰正举着镜子往窗户外头照呢,你说我当时想起了啥?
杜春营: 啥?
杜玉茹: 我想起了咱家堂屋房顶搭的那燕子窝。
杜春营: 那燕子窝不早没了么?你想它干啥?
杜玉茹: 是没了。你记不记得,那时一到擦黑,那只小燕子就站的窝沿上,
它扬着脖子嗷嗷叫等着燕妈妈的情景哦。
杜春营: 我咋不记得,那不是咱们刚结婚时候的事么。记得当时只要是小
燕子一站到那儿,你肯定拉我去看?咋了?咋想起这事了?
杜玉茹: 今儿个我一见春峰俩眼睁得滚圆望着镜子时那个样儿……
杜春营: (抢言) 你就想起了那只小燕子。
杜玉茹: 哦。当时心里特别特别得不好受。
杜春营: 媳妇啊,你非得让我跟你一样难受喽你才善罢甘休啊。我看你这
个老初中生可没白念书,想的就是比一般人想得多。知道你心疼三弟,可咱们总得面对现实吧?
杜玉茹: 唉……
杜春营: 看你唉声叹气的,照说你心眼儿比我敞亮哦?你今儿个是咋了?
快睡吧,明儿个咱们还一大摊子事呢。
杜玉茹:唉……

89. 杜家堂屋,西屋,院落      日/ 内  内  外
杜玉茹蹲在地上洗着大盆里的东西。
她把从盆里捞出的一条带着大便的床单摊开在左掌心上,右手即拿起盆子旁
边一块有手部长短薄薄的木板条,便迅速地刮掉床单上的大便,继而在盆里来回地洗涮着床单。
李把式走进。
李把式: 二嫂,忙啥呢?
杜玉茹扭身一边洗着:洗点东西。有事吧老兄弟?
李把式: 呦!又洗春峰的屎裤衩子尿布单子呢吧? 你说你这个当嫂子的,
咱村打着灯笼也……
杜玉茹: 老兄弟你小点声。
李把式咂嘴间竖起大拇指:不愧是五讲四美先进分子,做了好事咋还不让别
人说呢?真是的……那啥,我二哥呢?
杜玉茹: 东屋歇着呢。
杜玉茹: 他感冒好了呗?
杜春营一边从东屋走出:好了。有啥事啊?
李把式: 村里不是要分地么?大伙都哄哄着上队部了,你不看看去?
杜春营: 那有啥好看的?大不了咱们分哪块种哪块呗。
李把式: 你真不想看看去?
杜春营: 不是我不想去,主要我想跟我三弟待会儿。这些日子我净往山上
跑了,回来吃喽饭就睡觉,也没得空跟三弟说会儿话。这不,(朝妻子努努嘴)你二嫂刚不数落我了。
李把式: 是?二嫂,真地咋的?
他微低下头望着仍在洗东西的杜玉茹竖起大拇指。
杜春营: 要不咱哥儿俩上屋坐会儿吧。
一阵人们的说话声由敞开的院门传进。
李把式望着外边: 看了没?人家可都去队部了。我说春营,你不去我可走喽!
他说着走出堂屋。
杜玉茹: 有空呆着来老兄弟!
李把式出了堂屋门口拐向西屋玻璃窗前。
西屋的一切进入他的视线。
躺在炕上的杜春峰瞟着高举手中在照窗外景物的镜子。
杜春营走进屋。
他进而爬上炕坐到三弟身旁。
窗外的李把式敲了一下玻璃窗:春营!你们哥儿俩先唠着啊!
三兄弟!有空儿我找你唠嗑来!
屋内炕上的杜春峰微笑地向他挥动手臂以示再见。
窗前的李把式转身离去。

90.  田野,田间小道   日/ 外  外
杜春营脚蹬铁锹一锹接一锹地在掘地。
他慢慢地直起身来,豆大的汗珠在他的脸上流淌。
他一边捶着腰一边扫视周围。
在他的前边不远处,是一些人用牛和马在耕地的景象。
田间小道上,脖子上围一条白毛巾的杜玉茹拎着铁壶在快步地行走。
她距离背朝她站在地里捶着腰部的丈夫愈来愈近。
杜玉茹: 春营!春营!春营!
杜春营终于转过身。
杜春营: 你咋来了?
杜玉茹: 我烧了壶水给你带来了。喂,喊你好几声咋也没个反映啊?
杜春营: 大老远的你又送壶水来干啥?你不嫌累呀?(就地坐下)
杜玉茹蹲在丈夫身旁把壶递了过去。
杜春营接过壶试着在上边摸了摸。
杜玉茹微笑地: 不用摸,保准不凉不热正合适。
她侧脸看了一眼身后不远处在耕地的牛,继而转回身。
杜春营举起壶“咕咚咕咚”连喝下几大口的水,即用手背抹
了一下嘴。
杜玉茹摘下脖子上的毛巾帮丈夫擦去脸上的汗水,随即将毛巾给丈夫围脖子
上。
杜春营立刻把毛巾摘下看了看。
杜玉茹: 你摘下来干啥?
杜春营: 这么白净的毛巾在这儿使不忒可惜呀?(把毛巾放妻子手上)
杜玉茹半开玩笑地: 啥也知不道?毛巾不就是使的么?这可是你当兵的大儿子
志清探亲时带回来的。
杜春营: 我咋知不道呢?我就是看着它心里不好受。你说说,两年他就回
那么一趟,家里的事……
杜玉茹打岔: 那不是人家部队上的规定么?你真糊涂。
杜春营: 我一点不糊涂。有规定他是应该遵守。我是说家里这么多事帮不
上忙咱们也不指望他,你说都多长时间没来信咧?
杜玉茹:  你呀,你跟外头的人咋着都中,面子大着呢,就是跟自个儿家
人不讲理。你说志清探亲刚从家走多长时间呐?
杜春营: 多长时间?
杜玉茹: 我算了算也就是一个多月,再者他临走不跟咱们说了么?回去又
得忙了么?
杜玉茹站起身。
杜春营: 忙啥?
杜玉茹: 说要搞啥集训?是呗?
杜春营拿起壶喝下几口水: 我早忘了,成天家里这么多事。哪有那么好的
记性啊。哼,刚把志强搭对着学画画去,这就又是包果园又是分地的哪儿闲着了。幸得春峰最近还算消停,要不……
杜春营侧脸看到,妻子已转过身去,正呆呆地望着不远处在耕地的那头牛。
杜春营转过身拍一下妻子的肩头: 喂!
杜玉茹迅速擦一下眼泪,慢慢地转回身,即把手中的毛巾放到丈夫手上。
杜春营诧异地: 玉茹,你……你咋了?
杜玉茹强笑: 跟你说个好消息,志清来信了。我临上这儿来时在队部门口
碰着了村主任,是他告诉我的,说信在队部的办公桌上呢,我回去就拿。
杜春营: 你咋不早跟我说呢?
杜玉茹: 知道你想儿子了,本想给你个惊喜来着。
她再度转向身后牛马耕地的景象。
杜春营眨动着眼: 玉茹,你是不是……
杜玉茹急忙蹲到丈夫身后,即含着泪给丈夫捶起背来。
杜春营: 没事,不用捶。
杜玉茹流着泪: 春营,你慢慢干,千万别累着,最多干到晌午就回家。反
正种棒子还得半个月呢。咱苹果树也浇喽好几天的水了,等给它松土、整平以后,我抓空跟你一块儿上这儿掘地来也不迟。
杜春营: 就你心神不定地满脑袋瓜儿都是春峰的事我可不用你。
杜玉茹:  没事吧?我不就是多往家跑两趟么?就算耽误点活儿,两个人
总比一个人干得多吧?
杜春营: 说不用就是不用。再说你讲话儿种棒子还得几天呢,这点活儿没
问题我弄得了,你别跟着瞎着急。
杜玉茹好似想起什么,便停下给丈夫捶背的双手,擦干眼泪即转身站到丈
夫面前。
杜春营也站起身来。
杜玉茹注视着丈夫: 要是没啥事我回去了,时间长了春峰那儿我不放心。(言毕即走,又转过身去激动地)春营,你歇着干。
她眼泪涌流快步地走去。
杜春营急切地: 玉茹!

91. 杜玉茹画外音:
“春营,我知道,你腰疼病肯定又犯了。我猜想,你看别人家用牛耕地是否和我一样,也想起了咱家因手头儿拮据卖掉的那头牛。而我心里也清楚,你怕我难过,不想跟我谈论这些。春营啊,我的确特别特别得难过,要是咱家的牛不卖的话,现在肯定不用你腰疼还得掘地来。可是,即便是这样,你却不舍得让我帮你。我知道,你是怕把我累着啊,但咱果园还有那么多的活儿呐,要是都等你一个人干,我真担心你的身体受不了哇。春营,我一定尽量让你少受累。对,就照我想的那么办。”

92. 田野   黎明/外
空旷的田野上,围着方头巾的杜玉茹在掘地。
她的前面是很大一片已翻过的土地。
她摘下头巾擦了一下脸上的汗水,便迅速将头巾扎在脖子上继续掘地。
杜春营扛着锹急匆匆迎面朝她走来。
杜春营: 玉茹!
杜玉茹猛然抬头。
杜春营把手中的挖锹往地上一戳。
杜玉茹: 呦,咋啦?
她立刻直起腰来。
杜春营生气地: 你可真中。
杜玉茹: 生我气了?嗐!不就是上这儿来没跟你说么……呀,真是的,几
点了?那你还没吃饭吧?
杜春营口气缓和: 我吃不吃饭倒无所谓。你说你,连个招呼也不打。开始
我以为你在春峰那屋呢。推开门把春峰弄醒了,春峰说,还是头晚上你上那屋给他擦完背从他那屋走的呢。紧接着我在院里找了一大圈儿,后来又……
杜玉茹“扑哧”一笑。
杜春营: 还笑呢,我就差点上大队找人广播去了。
杜玉茹: 广播啥?哼,这么能干的媳妇还是怕弄丢喽吧?
她拽起耷拉在胸前的方巾擦着脸上的汗。
杜春营转过身,扫视着被妻子挖过的地点点头。
杜玉茹: 咋样?我手脚还算麻利吧?
杜春营: 你几点来的?
杜玉茹: 不到四点从家出来的。
杜春营:  以后可别这么干了。你要是累倒了比我累倒损失还大。
杜玉茹:  春营,你说啥?
杜春营:  我的意思是,春峰那儿还等着你伺候呢,你可别累个头疼感冒
的。
杜玉茹: 呵呵……我皮实着呢,你放心吧。
她将方巾重新围在头上。
杜春营: 放心放心。呵呵……趁着你高兴跟你说个好消息。
杜玉茹: 啥好消息?
杜春营: 临来时我从队部大院门口过,有几个人正在那里议论,说咱们
这儿马上就该有大集了。你不一直说想卖个早点啥的么,我看这回有门儿了。
杜玉茹: 是啊!这可忒好!
杜春营兴奋地: 当然好了!这要是咱俩在集上卖个油条豆腐脑的再加上
苹果弄个好收成,还愁春峰的药给他买不起?那些个外债也就……
杜玉茹: 得了,看你一说这兴兴儿的,这些个到时候再说也不迟,咱还
是快回去吧,
她将方巾重新围在头上欲走。
杜春营捶捶腰开始掘地。
杜玉茹: 嗳,说着说着你咋还干上了呢?快跟我一块回去吧。你那腰不
得劲儿我看有必要先歇两天,再说你不也还没吃早饭呢么。
杜春营: 那我咋也不能白来一趟哦。你先走吧,别叨叨了。用不了多
会儿我就回去。
杜玉茹嘟哝着: 你呀……犟劲上来谁也没法儿你。
杜春营突然转过身: 喂,我临来时春峰让我提醒你抓空给他买点儿毛线
去,春峰不是想学着织毛衣么,这事你没忘吧?
杜玉茹: 没忘。唉……春峰这是咋了?一个大老爷们儿他学啥织毛衣呀?
连身子都动不了,再说……
杜春营: 他学就学呗,就当是让他解闷儿。
杜玉茹: 也是,省的他总瞎琢磨事。
杜春峰继续掘地。
杜玉茹转身即走。
她忽然回过身去,望着掘地的丈夫,她摇摇头又转过身来。

93. 杜家院落  日 外
杜春营搀着妻子走进。
杜春营: 早跟你说,剪枝这活儿我学会了,不用你干。你不听,偏得时不
时地往山上跑。再者,你知不道北坡那儿都是烂草和石头牙子?
杜玉茹一只手拄着腰: 人家还不是想从那儿砍点儿柴火捎家来点么,说来
就怪那只野兔子,要不是它猛蹿出来我也不至于跌这样儿。
两个人边说边走向堂屋。

94. 堂屋  晨  内
杜玉茹左肘部搭在灶台上,右手将锅里的粥一勺勺舀入拿在左手的碗里。
她把大锅的盖子盖上,接着从灶台上的一个碗里拿起一只饭勺放进粥碗,便一手扶着走向西屋的墙壁,一手举着粥碗走走停停地移向西屋。

95. 西屋   晨 内
杜春峰仰脸躺在炕上。
门帘掀动着。
一只手端有粥碗的杜玉茹扶着门框走进。
杜玉茹轻声地:春峰,咱们喝粥了。
杜春峰慢慢地侧过脸:二嫂,你腰摔得这样,咋还这么
早就起来了?
杜玉茹: 走动走动更好,你看你,胳膊和手可以动的部位尽量地活动活动,
不也挺好的么?二嫂的想法和你一样,这腰活动活动啊,没准明儿早上一起来呀,嘿,啥事也没有了。
她扶着炕沿走向小叔子,便把粥碗放到特制的小炕桌上,随即把炕桌朝小叔子的枕旁挪了又挪。
杜春峰: 二嫂,我知道你又是逗我开心呢。(瞟一眼粥碗)其实我少吃一
顿也没事啊。
杜玉茹: 咱有的是粮食,为啥少吃一顿啊。听话,把这碗粥都喝了它,喝完二嫂再给你盛去。
杜春峰含泪将一勺勺的粥放进嘴里。

96. 院落,低矮的泥巴墙前    暮 外
杜玉茹一手拄着摔伤尚未痊愈的腰部,一手扶着擦肩高的墙,她慢慢地走到足有井口大小的墙窟窿处驻足凝望。
左前方和自家现有的东屋搭界的三间正房,即是她家当年卖掉的房子。
此间,夕阳的光照斜斜地投射在这已归为他有的房屋上。
伴着由柴草棚里不断发出的狗叫声。
杜玉茹的眼前现出当年卖房的情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

主题

1110

帖子

2889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889
威望
0
金钱
1729
贡献
0

22

主题

1110

帖子

2889

积分
自由自在  楼主| 发表于 2016-5-31 07:33:36 | 显示全部楼层
自由自在 发表于 2016-5-31 07:31
86.(闪回)一组画面:
杜玉茹推开院门径直走向西屋窗前趴向窗子。
她猛然发现,小叔子将他常用的那半 ...

86.(闪回)一组画面:
杜玉茹推开院门径直走向西屋窗前趴向窗子。
她猛然发现,小叔子将他常用的那半尺左右大小圆圆的镜子、高举在头上的偏后侧正在往窗外照着。
杜春峰睁着一双渴求的大眼仰望着镜子里照到窗外的景物。
玉茹的眼睛立刻湿润了。
她一边摘掉套袖一边快步地由堂屋向西屋走去。

87.(以下杜春峰和杜玉茹对话均为以上画面的画外音):
杜春峰:二嫂,这么一会儿你咋又回来了?我二哥呢?
杜玉茹: 你二哥还在果园施化肥呢。
杜春峰: 二嫂,那你咋了?
杜玉茹: 我没事,别照了,快歇会儿吧。
杜春峰: 二嫂,我看着你流眼泪了。
杜玉茹:  我没流泪,肯定是因为窗户哪儿反的光照进镜子里你看走眼了。
杜春峰: 不可能。这镜子我都使喽多少年了,该从哪个角度上看我知道。
杜玉茹:  哦,我想起来了,是山上风忒大,我从那儿就迷了眼……唉……
春峰,都是二嫂不好,对你照顾不周啊。你说弄个果园……
杜春峰:你弄果园还不都是为了我呀,我心里啥都明白。二嫂,这么多年让
你跟着我受累了。
杜玉茹: 傻兄弟,说啥呢,吃苦受累二嫂都不怕,只怪二嫂没本事让你跟
着受罪了。唉……都怪二嫂没本事啊。
(闪回完)

88. 东屋  夜 内
杜玉茹拉过身旁的被子把自己整个蒙住偷偷地哭了起来。
杜春营掀开妻子的被子。
杜玉茹又把被子蒙上。
杜春营: 玉茹,玉茹!你咋了?哭啥?快把被子掀开,你没生我的气吧?
杜玉茹掀开被子,吁出一口长气。
杜玉茹擦拭眼泪:我没生气。
杜春营: 那你咋了?哭得这么委屈。
杜玉茹: 我只是心里难过。
杜春峰: 你到底咋了?
杜玉茹: 一时半晌也说不清楚。你说咱们要是不找点事做吧?咱家的情况都
摆着呢,要是像现在这样时不时地往外跑吧,把春峰一个人留的家想想我心里就不是个滋味。
杜春营: 哦,敢情你是因为这个哭哇。
杜玉茹: 一想起他整天拿着个小镜子往窗外照,我心里就难受。
杜春营: 那有啥办法。咱不上外头挣点去甭说饥荒还不了,再说找啥给他
买药?咱们还都得活着吧?孩子们可熬得大了,可当兵的当兵,上外地学习的学习,那个也帮不上咱们,你说该咋办?
杜玉茹:  唉……今儿个前半晌我不是从果园又回来看看他么,我一进院又习惯地趴玻璃那儿一看,春峰正举着镜子往窗户外头照呢,你说我当时想起了啥?
杜春营: 啥?
杜玉茹: 我想起了咱家堂屋房顶搭的那燕子窝。
杜春营: 那燕子窝不早没了么?你想它干啥?
杜玉茹: 是没了。你记不记得,那时一到擦黑,那只小燕子就站的窝沿上,
它扬着脖子嗷嗷叫等着燕妈妈的情景哦。
杜春营: 我咋不记得,那不是咱们刚结婚时候的事么。记得当时只要是小
燕子一站到那儿,你肯定拉我去看?咋了?咋想起这事了?
杜玉茹: 今儿个我一见春峰俩眼睁得滚圆望着镜子时那个样儿……
杜春营: (抢言) 你就想起了那只小燕子。
杜玉茹: 哦。当时心里特别特别得不好受。
杜春营: 媳妇啊,你非得让我跟你一样难受喽你才善罢甘休啊。我看你这
个老初中生可没白念书,想的就是比一般人想得多。知道你心疼三弟,可咱们总得面对现实吧?
杜玉茹: 唉……
杜春营: 看你唉声叹气的,照说你心眼儿比我敞亮哦?你今儿个是咋了?
快睡吧,明儿个咱们还一大摊子事呢。
杜玉茹:唉……

89. 杜家堂屋,西屋,院落      日/ 内  内  外
杜玉茹蹲在地上洗着大盆里的东西。
她把从盆里捞出的一条带着大便的床单摊开在左掌心上,右手即拿起盆子旁
边一块有手部长短薄薄的木板条,便迅速地刮掉床单上的大便,继而在盆里来回地洗涮着床单。
李把式走进。
李把式: 二嫂,忙啥呢?
杜玉茹扭身一边洗着:洗点东西。有事吧老兄弟?
李把式: 呦!又洗春峰的屎裤衩子尿布单子呢吧? 你说你这个当嫂子的,
咱村打着灯笼也……
杜玉茹: 老兄弟你小点声。
李把式咂嘴间竖起大拇指:不愧是五讲四美先进分子,做了好事咋还不让别
人说呢?真是的……那啥,我二哥呢?
杜玉茹: 东屋歇着呢。
杜玉茹: 他感冒好了呗?
杜春营一边从东屋走出:好了。有啥事啊?
李把式: 村里不是要分地么?大伙都哄哄着上队部了,你不看看去?
杜春营: 那有啥好看的?大不了咱们分哪块种哪块呗。
李把式: 你真不想看看去?
杜春营: 不是我不想去,主要我想跟我三弟待会儿。这些日子我净往山上
跑了,回来吃喽饭就睡觉,也没得空跟三弟说会儿话。这不,(朝妻子努努嘴)你二嫂刚不数落我了。
李把式: 是?二嫂,真地咋的?
他微低下头望着仍在洗东西的杜玉茹竖起大拇指。
杜春营: 要不咱哥儿俩上屋坐会儿吧。
一阵人们的说话声由敞开的院门传进。
李把式望着外边: 看了没?人家可都去队部了。我说春营,你不去我可走喽!
他说着走出堂屋。
杜玉茹: 有空呆着来老兄弟!
李把式出了堂屋门口拐向西屋玻璃窗前。
西屋的一切进入他的视线。
躺在炕上的杜春峰瞟着高举手中在照窗外景物的镜子。
杜春营走进屋。
他进而爬上炕坐到三弟身旁。
窗外的李把式敲了一下玻璃窗:春营!你们哥儿俩先唠着啊!
三兄弟!有空儿我找你唠嗑来!
屋内炕上的杜春峰微笑地向他挥动手臂以示再见。
窗前的李把式转身离去。

90.  田野,田间小道   日/ 外  外
杜春营脚蹬铁锹一锹接一锹地在掘地。
他慢慢地直起身来,豆大的汗珠在他的脸上流淌。
他一边捶着腰一边扫视周围。
在他的前边不远处,是一些人用牛和马在耕地的景象。
田间小道上,脖子上围一条白毛巾的杜玉茹拎着铁壶在快步地行走。
她距离背朝她站在地里捶着腰部的丈夫愈来愈近。
杜玉茹: 春营!春营!春营!
杜春营终于转过身。
杜春营: 你咋来了?
杜玉茹: 我烧了壶水给你带来了。喂,喊你好几声咋也没个反映啊?
杜春营: 大老远的你又送壶水来干啥?你不嫌累呀?(就地坐下)
杜玉茹蹲在丈夫身旁把壶递了过去。
杜春营接过壶试着在上边摸了摸。
杜玉茹微笑地: 不用摸,保准不凉不热正合适。
她侧脸看了一眼身后不远处在耕地的牛,继而转回身。
杜春营举起壶“咕咚咕咚”连喝下几大口的水,即用手背抹
了一下嘴。
杜玉茹摘下脖子上的毛巾帮丈夫擦去脸上的汗水,随即将毛巾给丈夫围脖子
上。
杜春营立刻把毛巾摘下看了看。
杜玉茹: 你摘下来干啥?
杜春营: 这么白净的毛巾在这儿使不忒可惜呀?(把毛巾放妻子手上)
杜玉茹半开玩笑地: 啥也知不道?毛巾不就是使的么?这可是你当兵的大儿子
志清探亲时带回来的。
杜春营: 我咋知不道呢?我就是看着它心里不好受。你说说,两年他就回
那么一趟,家里的事……
杜玉茹打岔: 那不是人家部队上的规定么?你真糊涂。
杜春营: 我一点不糊涂。有规定他是应该遵守。我是说家里这么多事帮不
上忙咱们也不指望他,你说都多长时间没来信咧?
杜玉茹:  你呀,你跟外头的人咋着都中,面子大着呢,就是跟自个儿家
人不讲理。你说志清探亲刚从家走多长时间呐?
杜春营: 多长时间?
杜玉茹: 我算了算也就是一个多月,再者他临走不跟咱们说了么?回去又
得忙了么?
杜玉茹站起身。
杜春营: 忙啥?
杜玉茹: 说要搞啥集训?是呗?
杜春营拿起壶喝下几口水: 我早忘了,成天家里这么多事。哪有那么好的
记性啊。哼,刚把志强搭对着学画画去,这就又是包果园又是分地的哪儿闲着了。幸得春峰最近还算消停,要不……
杜春营侧脸看到,妻子已转过身去,正呆呆地望着不远处在耕地的那头牛。
杜春营转过身拍一下妻子的肩头: 喂!
杜玉茹迅速擦一下眼泪,慢慢地转回身,即把手中的毛巾放到丈夫手上。
杜春营诧异地: 玉茹,你……你咋了?
杜玉茹强笑: 跟你说个好消息,志清来信了。我临上这儿来时在队部门口
碰着了村主任,是他告诉我的,说信在队部的办公桌上呢,我回去就拿。
杜春营: 你咋不早跟我说呢?
杜玉茹: 知道你想儿子了,本想给你个惊喜来着。
她再度转向身后牛马耕地的景象。
杜春营眨动着眼: 玉茹,你是不是……
杜玉茹急忙蹲到丈夫身后,即含着泪给丈夫捶起背来。
杜春营: 没事,不用捶。
杜玉茹流着泪: 春营,你慢慢干,千万别累着,最多干到晌午就回家。反
正种棒子还得半个月呢。咱苹果树也浇喽好几天的水了,等给它松土、整平以后,我抓空跟你一块儿上这儿掘地来也不迟。
杜春营: 就你心神不定地满脑袋瓜儿都是春峰的事我可不用你。
杜玉茹:  没事吧?我不就是多往家跑两趟么?就算耽误点活儿,两个人
总比一个人干得多吧?
杜春营: 说不用就是不用。再说你讲话儿种棒子还得几天呢,这点活儿没
问题我弄得了,你别跟着瞎着急。
杜玉茹好似想起什么,便停下给丈夫捶背的双手,擦干眼泪即转身站到丈
夫面前。
杜春营也站起身来。
杜玉茹注视着丈夫: 要是没啥事我回去了,时间长了春峰那儿我不放心。(言毕即走,又转过身去激动地)春营,你歇着干。
她眼泪涌流快步地走去。
杜春营急切地: 玉茹!

91. 杜玉茹画外音:
“春营,我知道,你腰疼病肯定又犯了。我猜想,你看别人家用牛耕地是否和我一样,也想起了咱家因手头儿拮据卖掉的那头牛。而我心里也清楚,你怕我难过,不想跟我谈论这些。春营啊,我的确特别特别得难过,要是咱家的牛不卖的话,现在肯定不用你腰疼还得掘地来。可是,即便是这样,你却不舍得让我帮你。我知道,你是怕把我累着啊,但咱果园还有那么多的活儿呐,要是都等你一个人干,我真担心你的身体受不了哇。春营,我一定尽量让你少受累。对,就照我想的那么办。”

92. 田野   黎明/外
空旷的田野上,围着方头巾的杜玉茹在掘地。
她的前面是很大一片已翻过的土地。
她摘下头巾擦了一下脸上的汗水,便迅速将头巾扎在脖子上继续掘地。
杜春营扛着锹急匆匆迎面朝她走来。
杜春营: 玉茹!
杜玉茹猛然抬头。
杜春营把手中的挖锹往地上一戳。
杜玉茹: 呦,咋啦?
她立刻直起腰来。
杜春营生气地: 你可真中。
杜玉茹: 生我气了?嗐!不就是上这儿来没跟你说么……呀,真是的,几
点了?那你还没吃饭吧?
杜春营口气缓和: 我吃不吃饭倒无所谓。你说你,连个招呼也不打。开始
我以为你在春峰那屋呢。推开门把春峰弄醒了,春峰说,还是头晚上你上那屋给他擦完背从他那屋走的呢。紧接着我在院里找了一大圈儿,后来又……
杜玉茹“扑哧”一笑。
杜春营: 还笑呢,我就差点上大队找人广播去了。
杜玉茹: 广播啥?哼,这么能干的媳妇还是怕弄丢喽吧?
她拽起耷拉在胸前的方巾擦着脸上的汗。
杜春营转过身,扫视着被妻子挖过的地点点头。
杜玉茹: 咋样?我手脚还算麻利吧?
杜春营: 你几点来的?
杜玉茹: 不到四点从家出来的。
杜春营:  以后可别这么干了。你要是累倒了比我累倒损失还大。
杜玉茹:  春营,你说啥?
杜春营:  我的意思是,春峰那儿还等着你伺候呢,你可别累个头疼感冒
的。
杜玉茹: 呵呵……我皮实着呢,你放心吧。
她将方巾重新围在头上。
杜春营: 放心放心。呵呵……趁着你高兴跟你说个好消息。
杜玉茹: 啥好消息?
杜春营: 临来时我从队部大院门口过,有几个人正在那里议论,说咱们
这儿马上就该有大集了。你不一直说想卖个早点啥的么,我看这回有门儿了。
杜玉茹: 是啊!这可忒好!
杜春营兴奋地: 当然好了!这要是咱俩在集上卖个油条豆腐脑的再加上
苹果弄个好收成,还愁春峰的药给他买不起?那些个外债也就……
杜玉茹: 得了,看你一说这兴兴儿的,这些个到时候再说也不迟,咱还
是快回去吧,
她将方巾重新围在头上欲走。
杜春营捶捶腰开始掘地。
杜玉茹: 嗳,说着说着你咋还干上了呢?快跟我一块回去吧。你那腰不
得劲儿我看有必要先歇两天,再说你不也还没吃早饭呢么。
杜春营: 那我咋也不能白来一趟哦。你先走吧,别叨叨了。用不了多
会儿我就回去。
杜玉茹嘟哝着: 你呀……犟劲上来谁也没法儿你。
杜春营突然转过身: 喂,我临来时春峰让我提醒你抓空给他买点儿毛线
去,春峰不是想学着织毛衣么,这事你没忘吧?
杜玉茹: 没忘。唉……春峰这是咋了?一个大老爷们儿他学啥织毛衣呀?
连身子都动不了,再说……
杜春营: 他学就学呗,就当是让他解闷儿。
杜玉茹: 也是,省的他总瞎琢磨事。
杜春峰继续掘地。
杜玉茹转身即走。
她忽然回过身去,望着掘地的丈夫,她摇摇头又转过身来。

93. 杜家院落  日 外
杜春营搀着妻子走进。
杜春营: 早跟你说,剪枝这活儿我学会了,不用你干。你不听,偏得时不
时地往山上跑。再者,你知不道北坡那儿都是烂草和石头牙子?
杜玉茹一只手拄着腰: 人家还不是想从那儿砍点儿柴火捎家来点么,说来
就怪那只野兔子,要不是它猛蹿出来我也不至于跌这样儿。
两个人边说边走向堂屋。

94. 堂屋  晨  内
杜玉茹左肘部搭在灶台上,右手将锅里的粥一勺勺舀入拿在左手的碗里。
她把大锅的盖子盖上,接着从灶台上的一个碗里拿起一只饭勺放进粥碗,便一手扶着走向西屋的墙壁,一手举着粥碗走走停停地移向西屋。

95. 西屋   晨 内
杜春峰仰脸躺在炕上。
门帘掀动着。
一只手端有粥碗的杜玉茹扶着门框走进。
杜玉茹轻声地:春峰,咱们喝粥了。
杜春峰慢慢地侧过脸:二嫂,你腰摔得这样,咋还这么
早就起来了?
杜玉茹: 走动走动更好,你看你,胳膊和手可以动的部位尽量地活动活动,
不也挺好的么?二嫂的想法和你一样,这腰活动活动啊,没准明儿早上一起来呀,嘿,啥事也没有了。
她扶着炕沿走向小叔子,便把粥碗放到特制的小炕桌上,随即把炕桌朝小叔子的枕旁挪了又挪。
杜春峰: 二嫂,我知道你又是逗我开心呢。(瞟一眼粥碗)其实我少吃一
顿也没事啊。
杜玉茹: 咱有的是粮食,为啥少吃一顿啊。听话,把这碗粥都喝了它,喝完二嫂再给你盛去。
杜春峰含泪将一勺勺的粥放进嘴里。

96. 院落,低矮的泥巴墙前    暮 外
杜玉茹一手拄着摔伤尚未痊愈的腰部,一手扶着擦肩高的墙,她慢慢地走到足有井口大小的墙窟窿处驻足凝望。
左前方和自家现有的东屋搭界的三间正房,即是她家当年卖掉的房子。
此间,夕阳的光照斜斜地投射在这已归为他有的房屋上。
伴着由柴草棚里不断发出的狗叫声。
杜玉茹的眼前现出当年卖房的情景。

97.(闪回)
(1)东屋   暮 内
屋子里烟雾缭绕,气氛极为压抑。
身盖被子躺在炕上的杜春峰连咳两声。
他默默地望着围炕桌而坐的四个男人
炕桌上摆放着砚台、毛笔、纸张和印台。
四个男人正在进行卖房的签字画押仪式。
杜春营坐在炕沿上与买房人相对。
他的左右是村里两个胖瘦悬殊的负责人。
门帘从外边被掀开。
杜玉茹拎着暖壶走进。
她给每人倒上一杯水,接着又手端水杯爬上炕至小叔子身旁。
小叔子被她慢慢地扶起,她把药片放进小叔子嘴里,继而举起水杯。
围桌而坐的胖负责人叼着烟卷:春营,这字一签上去那三间正房可就归人家了,你当得了这个家呗?我婶子呢?
杜春营微低下头搓着两只手。
胖负责人: 说话呀春营。
杜春营: 嗐,我妈心里不好受在西屋歇着呢。
瘦负责人: 你想好喽,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想好喽我就开始给你们写字据。问题主要在你这方呢,人家(朝买房人努一下嘴)是主意定了,票子一点就晴着住房了。
买房人“啪”的一下把一沓子钱拍在桌上。
大家一惊皆朝他望去。
买房人: 反正八百块钱我都预备好了,要是同意咱们就开始吧。
杜春营: 那就写……写那个字据吧。
瘦负责人: 好咧,开写。看来你能当家,那这个字据……
门帘再次被掀开。
春营妈跌跌撞撞地走进屋来。
杜玉茹慌忙下炕扶住婆婆: 妈,不说好了有事儿喊你老么?你老咋不在西屋歇着呀?
春营妈: 你看……你看我哪有法儿歇着呀?
胖负责人: 你老来得正好。卖这三间正房你老同意呗?
春营妈顿时嚎啕地:同意?谁无缘无故地……无缘无故地……同意卖喽自己个儿的房子呀?可有啥办法呀?儿子的病……需要钱……需要钱呐,你说我们咋办?我们咋办呐。写吧……签吧……按手印吧……写吧……签吧……按手印吧……

(1) 三间正房   暮/内  外
房屋里空荡荡的。
外面的狗叫声不断地传进来
杜春营和妻子一前一后地由东屋慢慢地走向西屋。
杜玉茹眼含热泪一步一停,她动容地抚摸着西屋老黄土的墙壁,继而由堂屋向外走去。
杜春营和买房人站在堂屋门外说着什么。
杜玉茹由堂屋走向买房人。
她把手中的钥匙递给买房人。
(闪回完)

98. 院落,低矮的泥巴墙前  暮 外
驻足凝望的杜玉茹收回泪眼迷离的目光。
柴草棚里的狗还再一声声地叫着。
杜玉茹再度朝即将黯淡的天色望去。

99. 西屋  日 内
仰面躺在炕上的杜春峰举着织了一半的淡绿色毛衣反复地看着。
他拿起身旁一件旧毛衣把两件放在一起比较着。
杜玉茹掀开门帘走进来。
杜玉茹: 春峰,比啥呢?不用比也是你织的那件好看。
杜春峰:  二嫂,我正想喊你,你上炕来我想把毛衣比你身上看看合适不合适。
杜玉茹: 中,我比比。
她拿过毛衣看了看兴奋地: 春峰,没想到你织得这么好。
杜春峰微笑地: 等织完喽再夸也不迟啊。二嫂,你快搁身上比比让我看看。
杜玉茹慢慢地爬上炕。
她把毛衣放在胸前上抻下拽地让小叔子看。
杜春峰: 二嫂,我看现在开始织袖子应该可以了吧?
杜玉茹: 可以是可以,但千万不能再这么织了。春峰,二嫂开始真知不道你是想给我织毛衣,要不也不至于你让我找人借毛衣样子我就借去,唉……现在说啥也晚了。总之,你给我织毛衣,二嫂我特别高兴,可二嫂真是怕把你累着哇。
杜春峰: 二嫂,别看我身子动不了,可我的手织个毛衣啥的这不还没问题么。二嫂,快把毛衣给我。你也帮我看看袖垄那地儿的针减得合不合适。
杜玉茹把毛衣展开看了看,点头间又和那件旧毛衣比较了一下。
杜春峰: 二嫂,看着你点头肯定是针减得还合适,对呗?
杜玉茹高兴地: 哦,还是忒合适。
杜玉茹轻轻扭动了一下腰。
杜春峰: 二嫂你的腰现在咋样?
杜玉茹: 没事哦,这不挺好的了。
杜春峰: 还挺好的呢,我看你上炕还是有点费劲……欸,我二哥说你腰根
本吃不住劲,一吃力就疼。
杜玉茹眨眨眼: 嗳,你啥空听你二哥说的?
杜春峰: 那你就甭问了。
杜玉茹:  我说了,没事就的是没事。(微笑)
杜春峰忧郁地: 二嫂……
杜玉茹吃惊地: 你咋了?
杜春峰:  唉……你要是没有十年前那回挨摔,然后又赶上那阵子我一到
晚上腿疼得厉害,让你忍着腰疼在炕上爬着还成宿成宿地伺候我……

100. (闪回)
简陋的房屋里,趴在炕头腰部摔伤的杜玉茹支起着双肘,她一边望着瘫痪在炕上另一头的小叔子,一边咬紧着嘴唇吃力地爬向哪里。
杜春峰慢慢地转动着僵硬的头部,动容地望着在向他爬来的嫂子
杜玉茹终于爬到小叔子身旁,她拿起近前脸盆旁的暖壶倒进一些热水,把盆里的毛巾搓了又搓、拧了又拧,便吃力地为泪流满面的小叔子擦起脸来。
微弱的灯光下,头发花白的杜玉茹挨着躺在炕上的小叔子身旁盘腿而坐、在一针一线为小叔子缝制蓝色的夹袄,杜春峰猛然抓住夹袄,深情地注视着二嫂。
(闪回完)


101. 西屋  日 内
杜春峰深情地注视着二嫂。
杜玉茹: 春峰,还瞎想呢?我没说么,啥事也没有,就是罗锅了点儿,磕碜
喽点儿。
杜春峰激动地: 二嫂,你是我心目中天底下最美最好的嫂子呀……二嫂,我
真想叫你一声妈。就让我叫你一声嫂娘吧,嫂娘!
他紧紧地抓住了二嫂的手,继而泪水涟涟。
眼含热泪的杜玉茹用毛巾为他擦拭眼泪: 春峰,春峰,别这样。总激动对你
身体不好,二嫂为你做点事都是应该的呀。
杜春峰: 二嫂,那天听我二哥说,医院检查你腰的结果是啥陈旧性骨折?
杜玉茹: 你二哥他……(皱起眉头)
杜春峰: 二嫂,你别生我二哥的气,都是我那天问出来的,要不我二哥才不
说呢。还有那天……
门外有人说话。

102. 女伙伴画外音:
“有人在家呗?”
杜玉茹立刻擦干眼泪。
她迅速掀开门帘。左右
站在门口的是一位衣着华丽五十岁左右拎着两大包礼品的女士。
杜玉茹: 你是……
女伙伴: 这该是二嫂吧?我叫兰子,大北街的。小时候总跟春峰一块儿放牛。
杜春峰: 是兰子?二嫂!快让她进来!
杜玉茹: 哦,快请进吧。
女伙伴进屋直奔杜春峰。
女伙伴: 春峰,你还记得我吧?白薯干……
杜春峰激动地握住女伙伴伸向他的手。
杜春峰:记得记得。
杜玉茹把一杯水递给女伙伴: 坐炕上歇歇吧。
杜春峰: 二嫂,这就是我跟你说过当年我放牛时唯一的一个女伙伴。那
时候她总说她的名儿不好听,让我们直接喊她女伙伴。
杜玉茹微笑地: 哦。
女伙伴: 二嫂,我早就听过你的事迹了,佩服啊。也就是从那时候知道了
春峰的病,早就该来拜访拜访。一晃我和春峰都五十来年没见面了。当年我们在一起放牛,那天我饿得俩眼直冒金花儿,后来我实在忍不住了,要不是春峰及时给了我一块白薯干,真知不道我会啥样。唉……这件事怕是我这辈子也难忘了。刚进门我担心春峰认不出我来,所以就提到了白薯干,没想到他记性这么好。
杜玉茹: 你一直在大北街住?
女伙伴: 哦,就算是吧?我对象做了上门女婿。只是我们在家的时候不多。
杜玉茹: 哦。
女伙伴: 是这样,我们在外边有一摊子生意得照顾。
杜春峰: 谢谢你这么忙还特意过来看我。
女伙伴: 春峰,是我该谢你呀。
杜春峰: 谢我?
女伙伴深情地: 是啊。春峰,我的确一直忘不了你当年送我那白薯干的味
道。后来,我不管到哪个地方,只要我看到有卖白薯干的,我绝不放过,可是,却再也没吃到过那么好吃的白薯干了。
杜春峰: 嗐,那时候都困难呐,吃点啥就觉得好吃。
女伙伴动容地地点点头又摇摇头。
“嘀嘀——”,一阵汽车喇叭声由院外传进屋来。
女伙伴看了看手表即起身: 春峰,不好意思,我得走了,司机叫我呐。等改日再来看你和二嫂,到时候咱们好好地唠唠当年放牛的事。唉……那时候生活不好,有不少的事都刻在了心里啊,真情难忘啊。好了,不说了不说了……
她激动中不好意思地望了望杜玉茹。
杜玉茹将倒好的一杯水递给她。
女伙伴喝下一大口水: 二嫂,你和春峰都是个好人呐。对了,当年那白薯干是你放在春峰兜儿里的。所以,二嫂,我也要谢谢你。
杜玉茹: 这点儿小事不用总记挂心上。
“嘀嘀——”汽车喇叭再次响起。
女伙伴感慨地:  人说“滴水之恩将涌泉之报”。二嫂,以后如有我能帮得上忙的,我一定尽力。
她拿出明信片放在杜玉茹手中。
杜玉茹:  谢谢你!我和春风都挺好的,不用牵挂。上级政府可没少关心我们哪。
女伙伴眼含热泪握紧杜春峰的手。
杜春峰激动地: 谢谢你!
女伙伴: 春峰,好人呐!保重身体!能遇到这么好的嫂子是你的福分啊!她转身握住杜玉茹的手: 二嫂,记住以后常联系。你们都是好人,我也愿
为好人做点事啊。

103. 一组镜头:
(1)杜玉茹给仰脸躺在炕上的小叔子擦着嘴边旁的粥汤。她收拾起炕上的碗筷转身拿起柜子上的饭盒即关上房门。
(2)大片的玉米秧前,杜玉茹把饭盒递给浇地的丈夫。
(3)杜玉茹将手中的包子放到侧脸躺在炕上的小叔子手上,小叔子高兴地吃着,杜玉茹把碗里的粥一口口地放入小叔子的嘴里,她边说的话,边用询问的目光望着小叔子,小叔子摇了摇头。她拿起碗筷走出屋子关好房门,便立刻从堂屋灶台上端起蒙着一块白布盛满包子的笸箩,即放到院中的三轮车上。她继而走向西屋窗台前敲敲窗户和屋内炕上的小叔子打着招呼。
(4)杜玉茹蹬着三轮车来到嘈杂的集市丈夫在炸油条的摊位上,一些食客坐在桌前吃着豆腐脑和油条,杜玉茹一边和丈夫打着招呼,一边端起三轮车上的笸箩放在身旁的饭桌上。
(5)杜家院里西屋窗前,杜玉茹端着盛满金黄玉米的笸箩,边将一个个玉米放到窗台上,边不时地朝屋里的小叔子望去。
(6)苹果挂满枝头的果园里,杜玉茹和丈夫在采摘果实。

104. 字 幕:
杜玉茹和丈夫经过几年起早贪黑的忙碌,终于还清了所有欠款,儿女们相继成家,小叔子的病情也趋于稳定,但每日照顾他的饮食起居对于年过花甲的杜玉茹来说,仍不是件轻松的事。小叔子因为消化功能紊乱,有时一天解几次大便,杜玉茹都要及时收拾,而且还经常为他擦洗身体。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曾与她患难与共的好丈夫,却因患脑血栓撒手人寰,致使杜玉茹痛苦不已,但她很快站了起来,一如既往地面对生活的每一天。
他们的遭际痛彻人心,她的事迹感人肺腑。迁安市政府、迁安市上庄乡上庄村各阶领导、各界爱心人士,对他们给予了极大的关心、帮助与支持。自1983年至今,杜玉茹荣获了诸多的光荣称号。如今,她和小叔子的生活在不断地发生着变化。他们那简朴却温馨的小屋里,电话、电视、电饭锅、电冰箱等一 一俱全。面对媒体,杜春峰最多的一句话是:如有来生,我情愿给我的嫂子当牛做马,来报答嫂娘的大恩大德,叫声“嫂娘”他已泪如泉涌。

105.  字幕背景:
杜春峰微笑地将常用的镜子高举在眼前,正在照着电视里演播的戏剧。
杜玉茹用抹布擦着靠墙的柜子。
她忽然迅速走向门口。
门帘掀开。
笑吟吟的张部长一行拿着成袋子的粮食、大桶的花生油、成箱的牛奶等物品
走进屋子。
张乡长走向杜春峰前去问候。
杜玉茹和大家一 一寒暄。
杜春峰激动地把手中的镜子向大家照去。
年轻的女记者上前采访……
                                                  ——剧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

主题

1110

帖子

2889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889
威望
0
金钱
1729
贡献
0

22

主题

1110

帖子

2889

积分
自由自在  楼主| 发表于 2016-5-31 07:41:15 | 显示全部楼层
段文丽老师是唐山著名作家,著有长篇小说及影视剧本多部。本剧本荣获“河北省主题创作征文”三等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2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5522

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

威望
0
金钱
14926
贡献
0

212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晓风秋色 发表于 2016-5-31 07:48:35 | 显示全部楼层
自由自在 发表于 2016-5-31 07:41
段文丽老师是唐山著名作家,著有长篇小说及影视剧本多部。本剧本荣获“河北省主题创作征文”三等奖。

坐个沙发一个一个的发,让人们看了第一个想第二个。就像读你的小说,跟着感觉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