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172|回复: 21

成兆才与杨三姐告状(大型评剧)

[复制链接]

137

主题

140

帖子

1159

积分

网站编辑

Rank: 8Rank: 8

积分
1159
威望
0
金钱
864
贡献
0

137

主题

140

帖子

1159

积分
谷景峰 发表于 2016-6-29 17:14: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写在前头:今年是第十届评剧艺术节。评剧节两年一次,往年在9月份,今年推迟到11月份,我县成兆才评剧团今年演出的剧目是《成兆才           与杨三姐告状》。6月6日,该剧在唐山燕山影剧院彩排,7日正式搬上舞台向领导汇报演出,反响强烈,今将剧本发出,望在艺术节之前得到您的宝贵的修改意见,使之再上一层楼。谢谢!
                                                                                  —— 作者
                     
                                       编剧谷景峰杨海光
人物表——
成兆才:男,46岁。
杨三娥:女,17岁。
母:60来岁。
高占英:男,26岁。
演员甲:男,21岁。
演员乙:男,23岁。
演员丙:男,24岁。
演员丁:男,25岁。
演员戊:男,23岁。
秋  山:男,12岁。
杨厅长:男,50岁。
徐律师:男,38岁。
警世戏社演员若干。
流氓甲、乙等。
                          1
民国七年的一天晚上。
【哈尔滨庆丰大戏院后台。
       幕后伴唱汗水洒尽润梨园,
热血沸腾凝笔端。
谱写百部莲花曲,
留取千古警世篇。
《三姐告状》震华夏,
民间戏圣美名传。
民间戏圣美名传。
【演员正在化各种脸谱的妆。有演员甲、乙、丙、丁等。看各种脸谱像是要演《杜十娘》
          演员戊:(打着小花脸笑嘻嘻地上)
演员甲:我说,你笑啥?
演员戊:你听!(幕后传来观众的“嗡嗡”的议论声声)又是满堂红,座无虚席!站票都卖了不少咧。
演员甲:成老板编的这出《杜十娘》到哪儿哪儿打炮。
演员乙:要不咋说咱成老板是民间戏圣呢。
演员丙:就是。
         【成兆才端着小茶壶边喝边上。
         【众人有的叫大叔,有的叫老板。
成兆才:(对着演员戊)你脸上那点白画歪了。
演员戊:啊!(赶忙照镜子改正)
演员乙:(边化妆)成叔,吴老二那小子咋还不回来呀?
演员丙:准是他妈病重呗。
       【吴老二上。
吴老二:成大叔!
演员丙:不失念叨,口说曹操曹操就到。
成兆才:回来啦?
吴老二:刚下车。
成兆才:你妈的病咋样?
吴老二:托您福,好多了。成大叔,我从唐山过,永盛茶园张老板叫咱快回唐山唱戏,唐山父老盼咱把眼睛都
盼蓝了。
演员丙:哈尔滨的观众这么捧场,在哪儿不是挣钱呀?
吴老二:话可不能这么说,有道是亲戚有远近,朋友有厚薄。永盛茶园的张老板对咱那可是没比的。
演员甲:那倒是。
吴老二:哎,成大哥,咱家乡出了一件大案子!
成兆才:啥大案子?
           【正在化妆的演员停止了化妆,齐声问:啥大案子?
           【一个演员给吴老二倒了一碗水递过去。
吴老二:(接过水喝了一口)你们听我说。
               (唱)我回家看望生病的老娘亲,
                     才得知咱家乡出了新闻。
                     高狗庄高贵章的儿媳杨二姐,
                    一夜功夫就归了阴。  
    众:啥病?
吴老二:(唱)杨二姐年纪轻轻身板好,
             无灾无病地倍儿精神。
    :那她咋死了呢?
吴老二:(唱)杨二姐的妹妹杨三娥,
             怀疑她姐姐死因不明。
             滦县大堂去告状,
             一次一次被轰出衙门。
成兆才:三娥她怀疑她姐姐死的不明,她有证据吗?
吴老二:(唱)三娥的姐夫高小儿,
             道貌岸然骨子里阴。
             与他的大嫂五嫂瞎胡混,
             日夜不进二姐的门。
             三娥送葬时看得准,
             二姐的手指血殷殷。
             三姐她怀疑姐姐被高家杀害,
             一定要为二姐把冤申。
       【成兆才在沉思。
演员甲:这老高家也太狠毒了!
演员乙:真有这事儿?
演员丙:我早就听说高占英和他的大嫂五嫂不清楚。
成兆才:......明天我们回唐山。
演员丙:回唐山
成兆才:你们去永盛茶园唱戏,我回家查访高杨两家的案子。
演员乙:干啥?
成兆才:我要就高杨两家的案子编一出戏。
    众:编戏?
成兆才:对。
演员甲:成大叔,不可呀。老高家财大气粗,手眼通天,弄不好咱打不住黄鼬惹一身骚呀!
成兆才:(唱)平腔一曲乐民众,
                警世戏文记心头。      
                看当今社会多灰暗,
                漆漆黑夜万户愁。                  
                贪官土豪一丘之貉多凶险,
                穷苦人受压迫在万丈深沟。
                杨二姐自幼老实忠厚,
                三娥子胆大果敢为姐伸冤报仇。
                编出戏为杨家树碑立传,
                口诛笔伐斥贪官那情面不留!
        高家有钱有势就草菅人命,穷苦百姓就应该受欺压吗?编一出戏揭露土豪恶棍的嘴脸,为杨二姐伸冤。
演员乙:我支持成大叔,大叔你去吧,我就愿意演为穷人说话为穷人争气的戏!
演员丙:成老师,你还不知二姐被害是真是假就编戏,太草率了吧?
成兆才:所以我必须回去弄清真相。
演员甲:成大叔......咱不可没事找事呀。人家高家......
成兆才:别说了,今晚散了戏马上装箱,明一早就回唐山!
演员甲:好!
       ——切光                                    
                                     2   
     【杨三姐的墓地。一棵柳树,不远处有一个被锯走的大树的树墩。
【幕启。雷声隆隆,电光闪闪,大雨倾盆。
     【杨三姐内唱:雷声隆电光闪大雨倾盆下——
     【杨三姐顶风冒雨上。
杨三姐:(接唱)迷蒙蒙昏沉沉地动天塌。
为二姐三次闯堂把官司打,
狗县官贪脏受贿把人欺压。
           老高家的大洋钱响叮当会说话......
      【高占英画外音:杨三娥,你个穷丫头,你闯大堂,手拿剪刀顶用吗?我高占英手里有的是大洋钱!这大洋钱能使鬼推磨!哈哈哈哈......
杨三姐:(唱)最终败诉我冒雨回家。
      【高占英庆贺胜利的画外音:哈哈哈......大嫂五嫂,我们赢了!我们赢了!把二叔请来,摆一桌酒席庆贺庆贺!(又一阵男女的笑声)
  杨三姐:(唱)满腹的仇恨要爆炸,
           痛裂心肝咬碎牙。
苍天呀——
你为何不为杨家说句公道话?
苍天呀——
你为何把无辜的百姓活难煞?
   苍天呀——
   难道说我二姐就这样屈死在九泉下?
   苍天呀——
   难道说穷人就注定受欺压?
   我叫天天不应,
   呼地地不答。
   天呀!地呀!
  你们装聋做哑为什么?
  你们装聋作哑为什么?(见姐姐的坟)
二姐——
只见二姐的孤坟在路旁柳树下,
不由得阵阵心如刀扎。
(大喊)二姐——冤死的二姐呀——(扑在坟上痛哭失声)
(唱)三娥我今生不把此仇报,
怎对得起冤死的二姐她......(抽抽泣泣昏在坟头上。此时风雨己停)
【幕后传来羊的叫声。秋山上。秋山听见哭声一愣。
  山:哎,那不是六少奶奶的妹子杨三娥吗?(近前扶),三娥姐姐,大雨天趴在这里要着凉的,快起来!
杨三娥:小兄弟,你是……
  山:我叫秋山,给高家放羊,一打雷下雨,羊群跑散了,缺了一只羊,我找羊呢。
杨三娥:哦,秋山兄弟,你认得我?
秋  山:你到六少奶奶家串亲,我见过你。六少奶奶死了,全村人都跟着哭呀,六少奶奶心眼好,我饿了,偷着给我吃的,衣服破了,给我缝补……
杨三娥:可我这苦命的姐姐死得冤呀!
  山:全村人都知道你为二姐打官司打输了,我就纳闷了,高家杀了人,却赢了官司,这是为了啥呀?
杨三娥:高家有钱,狗官贪赃枉法!
  山:大人们说,胳膊拧不过大腿去,穷人咋能搬到有钱人呢?三娥姐姐,算了吧,哑巴亏吃了吧。
杨三娥:不!小兄弟,你回去给高家捎个信,别高兴得太早了,就说姑奶奶带着二姐的冤魂把官司打到底!
        不弄个水落石出不决不罢休!(欲下)
  山:三娥姐,路太滑,慢走呀。
杨三娥:谢谢你小兄弟。
【杨三娥下。
  山:(四处张望找羊)呃,那只羊在哪儿。(下)
【成兆才肩背三弦扮算命的先生执雨伞上。
成兆才:(唱)顶风雨踏泥泞一步三滑,
扮算命把二姐的死因来访查。
狗庄人都说二姐死得蹊跷,
一个个异口同声斥骂高家。
听说是三姐三次闯堂把官司打,
小丫头不怕官不怕权刚毅果敢湛可夸。
倘若是二姐果真被高家害,
我一定编出戏演出来为二姐伸冤为三姐立传颂扬她。
       这真是夏天的天气小孩的脸,说变就变,转眼间雨过天晴了。
          【幕后传来羊的叫声和秋山轰羊的声音:嗤嗤嗤……上。
  山:呀,算卦的。(近前)先生,你从哪儿来呀?
成兆才:(装瞎)从高狗庄来呀,我眼看不见,我算你小兄弟最大超不过十二岁。
  山:嗯,算的对,我叫秋山,秋天的秋,大山的山,今年整十二。
成兆才:这大雨天,你在这儿干啥呀?
  山:羊跑散了一只,要不找回来老东家不剥了我的皮呀?
成兆才:老东家就这么坏?
  山:他坏?他儿子高占英更坏?
成兆才:是吗?哎,小兄弟,我听说高占英把他媳妇给杀啦?
  山:你听谁说的?
成兆才:我会算嘛,算着的。
  山:算着的?我不信。
成兆才:不信,你听我算算。(说着坐一树墩上,拿起三弦,拨动几下,边弹三弦边唱乐亭大鼓调)
             高贵章的少爷高小六儿,
             人面兽心似豺狼。
跟他的两个嫂子明来暗往,
狗扯羊皮地不正当。
这一天,杨二姐苦苦地把丈夫劝,
高小六恼羞成怒逞凶狂。
顺手拿起了擀面杖,
“啪”地一下打得二姐一命亡……
  山:(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
成兆才:你笑啥?
  山:不对!你瞎诌胡咧。
成兆才:怎么不对?
  山:不是用擀面杖打的,是用刀子杀的。
成兆才:你才瞎编呢。你咋知道是用刀杀的?
秋  山:(小声诡秘地)那天夜里,给高家打更的高大爷走到高占英的窗前,听见屋里连打带闹连哭带叫,他悄悄地来到窗根前,捅开窗纸往里一看,我的妈也,杨二姐跪在地上求饶,高占英手握一把尖刀,朝二姐身边上扎去,吓得高大爷拉了一裤裆屎……
成兆才:真的?
  山:高大爷亲自和我说的,他不准我和任何人说……哎呀,我跟你说了!
成兆才:秋山,明天你带我去见见这个高大爷。
  山:从那天起,高大爷一病不起,几天就死了。
成兆才:啊!(长出一口气,自言自语)二姐,三娥,我一定把戏写出来,演出去!
  山:大叔,你会编戏?
成兆才:嗯哪。
  山:你是谁?
成兆才:我是绳庄的成兆才。小时候跟你一样,给地主放羊放猪,现在唱莲花落。
  山:啊!你是成老兆,东来顺儿呀?
成兆才:对呀。
秋  山:成大叔,我们都知道你会编戏唱戏,你带我去唱落子吧,我喜欢莲花落,会拾柴,烧水,送茶,扇扇子,泼尿盆子……
成兆才:那你爹妈舍得呀?
秋  山:我爹妈早死了,就我一个人给老高家放羊抵债,吃不饱,穿不暖,我受够委屈了。成大叔,可怜可怜我,收下我吧。
成兆才:(稍思)好,那你跟我走。
秋  山:(跪下)谢谢成大叔!
——切光。

3
    【数天后。夜。满天星斗。
    【小茅屋。成兆才家。
    【幕后男声独唱:
                        天昏昏,地沉沉,
                秋风阵阵叩柴门。
                满腔激情满腔恨,
                笔蘸血泪写戏文。
                乐民间,惊鬼神,
                七寸斑竹化艺魂!
                 七寸斑竹化艺魂!
    【在伴唱中幕启。
    【成兆才坐炕上在油灯下写戏文。桌上放着窝头、酱,大葱。少倾,传来公鸡的啼声。
           【高占英与两个嫂嫂挑逗嬉笑的画外音声音——
           【高贵和的画外音音:我说大侄儿媳妇五侄儿媳妇六头哇,你们还打哈哈呢?又出事了。
           【高占英的画外音:二叔,出啥事了?
           【高贵和的画外音:绳各庄的成兆才回来了,正就高杨两家的官司编戏本呢。这要编出来唱出去......
           【裴氏、金玉的画外音:啊!二叔,快想个办法呀。
           【高占英的画外音:是呀,二叔,你得再帮帮我呀。
           【高贵和的画外音:嗯,好说,按我的章程做,咱还是叫他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也就是花点儿钱
呗。
成兆才:(唱)杨二姐被害死得冤枉,
打更的高大爷看个周祥。
   高占英杀妻灭女把良心丧,
杨三娥巾帼奇女敢闯大堂。
这血案曲曲折折生动鲜活传奇一样,
编出来演出去定能轰动四方。
戏名就叫《杨三姐告状》,
助三娥高声呐喊倾诉冤枉。
镇一镇这世上的鬼魅魍魉,
揭一揭土豪劣绅的蝎毒心肠。
诛邪恶申正义我胸卷巨浪,
杨正气斥邪恶我不知疲倦忘记饥渴精气昂扬
我精气昂扬 !
【鸡叫声。成兆才下炕活动筋骨。秋山自内揉着惺忪的眼睛上。
  山:成大叔,天都亮了,你还在编戏本儿。(看一看桌子上的饭)你昨天晚上还没吃饭吧?
成兆才:饿了就吃。秋山,你去睡你的觉吧!哎,等一等,秋山我问你,你听谁说杨三娥又去天津告状啦?
秋  山:今儿后半响儿我看见我甸子儿我表爷了,是他说的。他看见杨三娥夹着个小包裹出村了,问她干啥去,她说去天津告状。
成兆才:呃——好一个犟丫头呀!(若有所思)……秋山,你去吧。
  山:哎。(呆呆地地看着成兆才少时,为成兆才倒了一碗水)我把饭给你热热去。(端饭下)
【公鸡叫声,东方发白。
         【演员甲上。他手里拎一纸包。
演员甲:大哥!连门都没闩,写了一宿吧?
成兆才:是你呀!,你怎么回来了?
演员甲:咱戏班从哈尔滨回到唐山好几天了,我起早搭车来叫你。
成兆才:叫我干啥,我正在赶写一个戏本儿。
演员甲:是杨三姐的事儿吧。
成兆才:对呀。
演员甲:大哥,别编了。
成兆才:咋啦?
演员甲:大哥呀!
(唱)咱戏班来到唐山好几天,
几天来唱得红火场场满员。
昨日里来了个瓷器店的刘老板,
找大哥你有事要商谈。
他说是高杨两家的官司已了案,
劝大哥莫要再写戏篇,
他还送咱大洋三百元。
成兆才:(一惊)这钱你收下啦?
演员甲:这不找你商量来了吗。
成兆才:这钱不能收。
演员甲:不收白不收。
成兆才:收了就上钩。
演员甲:上钩?上什么钩?
成兆才:高家靠金钱了结人命官司,怕咱把真相演出去,想用这个办法堵住咱的嘴呀!
演员甲:大哥,高家财大势大,可不是省油的灯呀!
成兆才:怎么,你怕他们?
演员甲:不是怕,我是担心咱这戏班子,担心大哥您的安全呀。那个刘老板还说,只要你别编这出戏了,以后还要资助咱们呢。
成兆才:依你怎么办?
演员甲:戏本别编了,跟我回唐山唱戏去。
成兆才:不,咱唱戏的可不能没有骨气。做人,要正直、光明磊落,不能为了几个钱儿就屈服于权势。收下这笔钱岂不是咱警世戏社的奇耻大辱吗?
演员甲:可你……
成兆才:老牛吃铁,我死了心了。这个戏我一定编下去。你赶紧回唐山唱戏,等我把戏本写完就找你们拍戏去。
演员甲:这……(不动)
成兆才:我的好兄弟,听大哥的,快回去,别打扰我了,这戏正写到较劲儿的地方了。
演员甲:你呀,属猪的一个心眼儿,棒打不回头。(生气地)好,你就写吧。(欲下又归,解开纸包)这是我从唐山小山给你买来的万里香烧鸡,吃吧,(赌气地)你吃饱了好编戏!哼!(急下)
成兆才:(送演员甲下,回来自语)三几百块银元……哈哈哈……
【高占英上。
高占英:成先生,成先生在家吗?
成兆才:在在,谁呀,请进吧。
高占英:您就是成先生吧?
成兆才:在下姓成名兆才,字捷三,艺名东来顺儿。
高占英:鄙人姓张,出差路过宝地,听说成先生在家,特慕名来访。
成兆才:看我茅屋草舍,茶酒全无,你就喝一碗白水吧。(为之倒水)
高振英:谢谢!谢谢!
成兆才:失敬了。
高占英:不客气,不客气。
成兆才:不知先生何方人士,作何生计,光临寒舍,有何见教。
高占英:成先生。
(唱)我家住在曾家湾,
县政府里当职员。
自幼爱把戏文看,
大口落子动我心弦。
成先生又能编来又能演,
大名鼎鼎震唐山。
我常把先生的戏文看,
什么《小赶船》、《牧羊圈》,
《马寡妇开店》、《珍珠衫》;
《杜十娘抛宝》、《乌龙院》,
还有那《双婚配》来《巧姻缘》……
先生的戏本人人称赞,
我数不尽来看不完。
先生是当今才子腹藏万卷,
七寸竹管点江山。
成兆才:张先生过奖了,我只不过是个落子艺人而已,唱唱人间悲欢离合罢了。
高占英:不,先生太谦虚了。先生给我的印象是知识渊博,下笔有神……
成兆才:田间小唱,不足挂齿。
高占英:不知先生眼下又编什么戏文。
成兆才:哦,我就高杨两家的事编写戏文。
高占英:高家?哪个高家?
成兆才:高狗庄高占英家呀。
高占英:他家怎么啦?
成兆才:高占英欺兄霸嫂,杀妻灭女。杨三娥不畏强暴,大义凌然县衙告状。张先生在县府里公干,这么大的案子怎么会不知道呢?
高占英:这……高家果有此事?
成兆才:你说呢?
高占英:(地上踱步,见桌上的剧本一惊)《杨三姐告状》!这是您编的戏文吗?
成兆才:(见高占英的表情有些诧异)只是杨三姐天津告状尚无结果,下面的戏……
高占英:(大惊)杨三娥天津去告状?
成兆才:张先生,你这是怎么啦?
高占英:(强作镇静)哦,我是为杨三娥担心呀。成先生!
(唱)成先生你办事欠周全,
万不该咬住高家写戏篇。
老高家有财有势谁不晓,
从滦县到天津手眼通天。
倘若是你把高家官府都触犯,
必然是害了先生又毁戏班。
劝先生赶快停下笔杆,
我话虽逆耳却是忠言。
成兆才:(唱)卖艺人只图混口饭,
没新戏怎能叫座去挣钱。
高占英:(唱)成先生休要冒此风险,
我甘愿奉送三百银元。(掏银元)
你家境贫困多苦难,
请先生莫见笑略补饥寒。(放银元于桌上)
成兆才:(唱)莫非先生想买这剧本?
高占英:(唱)我只是为了保你平安。
成兆才:(唱)三百块银元我不卖。
高占英:(唱)只要先生你说价钱!
成兆才:价钱?
高占英:是呀。成先生,你们唱戏的整天东奔西跑,无非是想多挣些钱养家糊口,怪可怜的。成先生,只要你把戏本卖给我,我愿意出高价钱。
成兆才:高——价?
高占英:收——买!
成兆才:哈哈哈!该我成兆才发财了!
(背唱)唐山的瓷器老板送金钱,
又来了个张先生赠银元。
来人谈吐意不善,
定与高家有牵连。
莫非他就是高小六儿……
高占英:(背唱)世上有谁不爱钱?
刘老板未见他的面,
我登门送礼保平安。
先稳住成兆才停下笔杆,
再到天津去周旋。
不知他心中什么打算……
成兆才:(背唱)施巧计剥下他的画皮看真颜。
高占英:成先生,怎么样?这银元……
成兆才:(见桌上的银元,计上心来)这银元可是好东西呀!
高占英:对对,有钱能使鬼推磨嘛。
成兆才:无钱有理也枉然!
高占英:对对,哈哈哈……
成兆才:哈哈哈……(笑声嘎然而止,故作惊慌)哎呀不好!
高占英:(一惊)成先生,怎么啦?
成兆才:(拿起桌上一块银元)这银元它说话啦!
高占英:啊,银元他怎办么会说话呢?
成兆才:你听!(放耳边听)这里边有说有笑,有哭有叫……你听到没有?
高占英:(放耳边仔细听)我听不见呀!
成兆才:我倒听得清清楚楚。我这人隔着皮儿能看见瓤儿!(再细细看高占英)
高占英:(被看得毛骨悚然)成先生,您这是什么意思?
成兆才:哎呀,张先生真是天庭饱满地阁方圆,大富大贵,非同一般吧,你是吃一喝二眼观三!
高占英:成先生会相面?
成兆才:久闯江湖,麻衣神相,奇门遁甲略知一二。来来来,张先生您坐,坐。
【成兆才戏弄高占英,推他坐下,揪耳朵,掫下吧。
高占英:(感到疼痛)先生,轻一点儿,轻一点儿!
成兆才:耳露骨,白受苦;鼻露孔,无好景……
高占英:啊!
成兆才:(快说)先生你是耳不露骨鼻不漏孔,家有万贯,必有好景啊!
高占英:啊!哈哈哈……我家有土地千顷,骡马成群,在唐山还有一个磁……
高占英:哈哈哈……张先生,把手伸出来。
【高占英伸出手,成兆才仔细端详。
成兆才:(突然大惊失色地大叫)啊!不好!
高占英:先生,怎么啦?
成兆才:手上有横纹,必有杀人心!
高占英:你!
成兆才:张先生可要好自为之呀!
高占英:你什么意思?
成兆才:这几个小钱儿,拿去吧,啊?
高占英:嫌少,说个价儿,痛快些!
成兆才:(打着趔趄,装作醉状)哈哈,哈哈!
高占英:成先生,您这是怎么啦?
成兆才:我,喝醉了。你,不是也喝醉了吗?
高占英:我喝醉了?笑话。自进你门以来,白水没喝你一口,怎么就醉了?
成兆才:这叫“白水窦章(张)”。
高占英:你也没喝酒呀。
成兆才:有道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呀!
高占英:(有所悟)你……岂有此理!有话明讲,何必如此!
成兆才:早该痛快些!张先生你一大早来我门下,只字不提杨二姐被害之事,而是心怀叵测,想买我的戏本儿。高家有财有势,草菅人命,你身为政府职员,却与法律而不顾,花言巧语,百般袒护高家,你与高价什么关系?是谁派你来当说客?你到底是什么人?
(唱)张先生说话理不端,
   包庇高家为哪般?
   杨家姑娘老实忠厚人人赞,
   高占英杀妻灭子罪滔天。
   老高家灭绝人性千人指,
你却是为他家开脱进美言。
我编戏为的是惩恶扬善,
         为民留下警世篇。
         假惺惺你笑里藏刀将我骗,
         你竟敢假装扮,充良善,厚颜无耻,花言巧语,口腹蜜剑,设圈套来巧打算,收买我心用金钱!
金钱再多我不爱,
休想玷污我警世班!
(抓起桌上的银元)把这臭钱拿回去吧!
高占英:你......
成兆才:滚!(把钱扔给高占英)
高占英:哼!骑驴看唱本儿,走着瞧!(怒下)
      【秋山端饭上,看见高占英背影。
秋山:大叔,他他他,就是高占英!
成兆才:哈哈哈......果然是他。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正愁下面的戏怎么写,高占英却把素材送上门来了。哈哈哈…..秋山,来!(撕一只鸡腿递给秋山)吃!(自己也撕下一只摞了一口)万里香烧鸡香万里,真香呀!
         ——切光
                                          4
      【继前场数日后。
       【唐山、永盛茶园剧院后台。
【幕启。警世戏社的演员们正在化妆。
【突然传来口哨声,起哄声,乱哄哄一团。几个流氓一边喊着 闯上后台。
【一流氓叫喊着:别演了!别演了!走着走着!
成兆才:(作揖)先生们,先生们,这是怎么回事呀?
流氓甲:中华民国不准演坏戏粉戏!
成兆才:先生,请问我们演的戏坏在哪里粉在何处呢?
流氓甲:这几天你们演的是什么戏?《花为媒》,男女调情,胡搞乱搞,还什么“讲文明大脚为高”,这是他妈什么词儿?乌七八糟,伤风败俗!
成兆才:先生此言差矣,中华民国提倡文明,反对封建,争取自由利国利民,哪里有伤风败俗之处呢?
流氓甲:住口!这戏是谁编的?
成兆才:是在下,成兆才。
【流氓乙在流氓甲耳边耳语一阵。
流氓甲:呃——你就是那大名鼎鼎编戏本的成兆才成先生呀?
成兆才:不敢!小人落子艺人成兆才。
流氓甲:成兆才,你胡编乱造戏本,辱骂官府,歪曲良民,为邪女喊冤,该当何罪?
演员乙:不知哪里辱骂了官府,歪曲了良民,请先生指点。
众演员:是呀,哪里辱骂了官府……
流氓甲:别吵了!别吵了!他妈的!
演员甲:请先生高抬贵手让我们继续唱戏,不然我们全家会饿肚子呀!
流氓甲:我不管你们饿不饿肚子,限你们三日内离开唐山,以后不准再来唐山唱戏!
成兆才:请问先生,你们是干啥的?
流氓甲:老子就是干这个的!(打成兆才一个耳光)
  人:不许打人!不许打人!
成兆才:(捂着脸指着流氓)你们……你们还有没有王法?
流氓甲:王法?这就是王法!(一使眼色,众流氓叫喊着乱打乱砸。一流氓自后台抱出“警世戏社”的牌匾欲砸,成兆才死死抱住不放,二人力夺。另一流氓将牌匾夺过摔成两截,并用半截牌匾狠狠地打向成兆才。成兆才惨叫一声倒下。众呼喊着与众流氓开打。流氓一声笛子响,众逃下。)
       ——切光
                                 5

【继前场第二天清晨。
【永盛茶园。成兆才住室。
【成兆才躺在床上,几个演员守在一旁。演员乙为成兆才递药递水。
众演员:(这个叫大哥,那个叫大叔,小秋山哭鼻子)
演员乙:秋山,别哭了,大夫说不要紧,上了药,睡着了。
  山:砸戏院的这些坏蛋里,有高家在唐山瓷器店那个斜眼伙计,我在高家见过他。
演员丙:一定是高家雇来的打手!
成兆才:(强坐起)这群无赖,他们不讲理呀,哎哟!
演员乙:成大叔,别难过了,我师兄到警察局去交涉,会捉拿凶手的。
演员丙:对,成老师别难过了。
【演员甲上。
演员甲:成老师……
成兆才:你们回来啦?
演员甲:回来了。
成兆才:怎么样?他们怎么说?
演员甲:成大哥,咱离开唐山吧。
成兆才:警察署说什么?
演员甲:咳,他们根本就不管。流氓砸戏园与警察署有关,他们是串通一气的!听意思戏园挨砸是因为您写《杨三姐告状》,他们还要来搜戏本来呢。
成兆才:啊!
演员丙:哎呀,这可咋好?
演员乙:这群王八蛋,准是收了高家的贿赂。
演员甲:刚才听戏园老板说,这事与滦县牛幚审有关。滦县、流氓、警察署,他们可能是一个鼻孔出气。
演员乙:就是!就是!
演员甲:成大哥,就怨你当初不听我劝呀!
(唱)想当初编告状戏我就不同意,
我劝你停笔不写你就是不依。
杨二姐死得冤枉无疑义,
咱唱戏的怎能为她申冤屈。
今日里遭祸殃咱到哪里去?
事到临头谁不着急?
大哥呀,
莫忘了卖艺人古今都受气,
见了窑姐都得把头低。
为成全戏班子保护大哥你,
告状事从今起莫要再提。
派人去警察署求情送点礼,
保佑咱戏社莫再受欺。
演员乙:什么,去求情?
       (唱)成大叔编戏文伸张正义,
警察署砸戏园明把人欺。
做艺人虽然是处在矮檐下,
咱绝不能酸不溜秋把头低。
位虽卑贱也要有骨气,
他们咂戏园打伤人咱错在哪里?
为什么低三下气甘受委屈。
大叔你平日里虎胆虎气,
为什么遇到事你就变成草鸡。
要想求情我不去,
没骨气就不要呆在警世戏社里!
众演员:对!警世戏社的人应该有骨气!
演员甲:骨气?骨气能当饭吃?
演员乙:你这是说话呢?
演员甲:咋的,我不说话还是放屁呀?
演员乙:咱唱唱的也是人,不能低三下四的,遇上事就当草鸡!
演员甲:你说我是草鸡,没有骨气,我说求情送礼是为了我自己吗?我是为了保住咱戏班,保住成大哥,保住咱妻儿老小的饭碗子!你说我是放屁,你才放屁呢!
演员乙:你不配待在警世戏社!(跃跃欲试想动手打人)
演员甲:怎么,还想打我呀?给给!(凑向演员乙)
演员乙:打你,脏了我的手!(用力一搡)
演员甲:我揍你这个混账王八羔子!
演员乙:我拍你呀?你个脓包!来! (二人打在一起,众拉)
演员甲:好,我是个脓包,我不配呆在戏班里,我走!我走!省得碍眼!
成兆才:(坐起大喊)回来!(他艰难地走下床)你不能走,要走,我走,是我连累了你们呀!(他走了几步,头疼难支,踉踉跄跄险些摔倒,演员乙急忙扶住)大叔……
演员甲:大哥!
演员丙:(扶成兆才)成大叔病情如此沉重,你们还火上加油儿,你们叫他安静会儿吧,都歇会儿去吧,有啥事等成大叔好了再说。
【众陆续地下。静场。
【少顷,成兆才强打精神下了床。他心情沉重。
成兆才:(唱)昏沉沉我这头晕目眩浑身软,
游荡荡好似掉进无底深渊。
这世道梨园处处多磨难,
乐人间却落个血泪斑斑。
杨三姐告状今古一奇案,
          编剧本惩恶扬善理所当然。
写《告状》泄民愤我激情斗胆,
不料想因此惹下祸端。
高家恨,官府怨,
他们相互勾结砸戏园。
          伙计们议论纷纷你争我辨,  
我好比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
          我要是写成戏把《告状》公演,
土豪劣绅官府衙门定来纠缠。
他们会斩草除根消隐患,
到头来毁我警世班,
弟兄们还要受牵连,
这多年的心血化云烟。(他抓起桌上的笔十分激愤)
笔呀,笔呀,是你帮了我,也是你害了我呀!
下决心我把你抛弃折断,
从今后老成我再不写戏篇!
(白)二姐,三娥,我对不起你们哪!
(唱)原谅我不能编戏为你喊冤!
【成兆才力不能支,累得他气喘吁吁但折不断忽然一阵头晕,昏坐在桌旁。
【切光。
【高占英与流氓头子上。
高占英:成兆才!
成兆才:你……高小六儿?
高占英:你敢胡编戏文为邪女张目?我高占英要你的脑袋!
  氓:你这臭卖唱儿的,把戏本交出来!交出来!
成兆才:你们这是想干什么?
高占英:哈哈哈……我要你把戏本儿交出来!
  氓:快点儿!不然我毙了你!
【高占英四处乱翻,拿到了剧本。流氓用枪逼着成兆才。
高占英:哈哈哈…..臭卖唱的,你是要命还是要剧本,啊! 说!说!
成兆才: 你,你,你......
演员甲出现:成老板,我一家老小等着我唱戏糊口呢,你何必写告状戏招惹是非,毁了自己,又毁了戏社呢! 你再写下去,我走了!(下)
成兆才:别走!别走!站住!
         (唱)桩桩件件眼前闪,
               冤声骂声响耳边。
               我心堵塞思绪纷乱,
               好似登上了无舵的船。
               面对着惊涛骇浪我该怎么办,
               难难难呀难难难......  
         
【村头。杨三娥肩背小包裹上。杨母急追上。
杨  母:三丫头,回来!你给我回来!
杨三娥:妈!
杨  母:你咋这气人,妈的话你就一点儿不听?滦县大堂你三番五次地被轰出来,还不灰心,还要到天津啥高等捡,捡啥来着?
杨三娥:妈,我二姐死的不明不白,我咽不下这口气,非到天津……
杨  母:天津你认得谁,厅长是你爷爷还是你爸爸?咱又没有钱!三丫头哇——
      (唱)三丫头你先别把脚步挪,
别嫌妈车轱辘话啰里啰嗦。
你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没有好结果,
到头来吃苦受辱向谁去说?
常言说有钱是爷能使鬼推磨,
官官相护自古一辙。
老高家有钱有势神通了不得,
咱杨家庄稼穷人是蒿草一棵。
你为二姐三次闯堂把官司打,
一次次被轰出受尽屈辱折磨咋不记着。
撞了南墙快回头免得血流头破,
你属猪的一个心眼儿不弯宁折(she)——
气死我!
天津卫你两眼一抹黑认得哪一个?
你就是无头的苍蝇瞎撞乱嗑。
你二姐寿命短命里注定躲也没法躲,
从此后不再受高家气也算解脱。
我两个闺女如今只剩下你一个,
你再有个三长两短妈可咋活,
妈可咋活?
好闺女,听妈说,
天津卫,去不得。
快快跟妈回家去,
咱娘俩相依相靠同甘共苦土里刨食度生活。
            走,跟妈回家!
杨三娥:妈!
(唱)妈呀妈,
    二姐她老实忠厚无病恙,
分明是他们高家杀。
老高家大洋钱会说话,
我三次败诉轰我回家。
我二姐不能这样屈死在九泉下,
三娥我追到阎罗殿也不饶他高家!
           我听说成兆才正为姐姐编戏本,
老高家威胁利诱又把永盛茶园的戏场砸 ,
成大叔为二姐编戏不怕连累,
正气凌然激励我三娥胆升华。
乡亲们为我告状伸援手,
咱自家怎能把深仇大恨心中压?
         妈呀妈,
我知道此去天津凶多吉少风险大,
刀山火海我不怕他。
撞到南墙不回头,
           我要把南墙给他撞塌!
但愿得成叔写一出有头有尾有始有终的好戏文,
叫世上知道有一个不屈不挠不畏强暴为姐报仇的杨家三丫!
       (大喊)成大叔,三娥一定把状告到底,您听到了吗?(回声)
(跪拜一下母亲。急下)
     【成兆才被回声惊醒。
成兆才:三娥,你的心声大叔听见了,听见了呀!
       (唱)告状戏写不写正在难处,
眼前却出现一团烈火般的烈丫头。
杨三娥为我把劲鼓,
促使我惩恶扬善奋笔疾书。
成兆才呀成兆才,你怎么想停笔不写了呢?你不写对得起谁呀?
(接唱)不写怎能揭发赃官惩贪腐,
       不写怎能把那鬼魅魍魉邪恶除;
       不写怎能伸张正义把弱者助,
不写就把警世戏社的灵魂丢。
成兆才位虽卑贱却有铮铮铁骨,
三娥呀,为正义,
成叔我的笔杆与你同步走,
愿与你同患难把恶人除!
(把笔杆高高举起,大声喊)伙计们!
     【众演员上。
成兆才:伙计们,唐山不让唱,我们去天津!
演员乙:成大叔,听说杨三娥又去天津告状了。
成兆才:是呀。我加紧编写告状戏本儿,争取首演在天津,叫天津卫的民众去评判。
众演员:好!
  
6

【数日之后。
【警察厅门前,门卫站岗。
【杨三姐上,往里闯被卫兵挡住。
卫  兵:干嘛干嘛!
杨三姐:我要见厅长。
卫  兵:黄毛丫头,滚!
杨三姐:杨厅长是我的大恩人,会见我的。长官您行行好通报一声。
卫  兵:等一等!(下。复上)
卫  兵:厅长不见!叫你滚!
杨三姐:长官......
卫  兵:滚!滚!(把三姐推出老远)
【三娥沮丧地下。

                              7
【天津徐律师家。
【幕启。徐律师在看书品茶。
徐律师:(唱)天津卫鱼龙混杂多纷乱,
      刑事案民事案乱如麻团。
      为赌气我管了三娥诉讼案,
      高占英被逮捕入了牢监。
      杨三娥驻天津三天两头来打探,
      说什么不眼见处死凶手绝不回还。
      我这里之乎者也地将她哄骗,
      前几天被我劝得回了家园。
      杨厅长为貪金钱放长线,
      高占英不宣判只在牢中关。
      老高家为保高占英一条命,
      典房卖地送给厅长无数大洋钱。
      怕只怕时间一长事有变,
      判一个有期徒刑杨家难洗冤。
      我心中憋气愤愤不满,
      杨厅长,他贪得无厌,我心中有愧,独自惭,
      对不起巾帼奇女三娥姑娘的英烈心肝!(喝茶)
【杨三娥上。
杨三娥:(唱)好不容易打赢官司遂了心愿,
高占英押在牢中数十天。
            杀人偿命自古一理,
迟迟不判为了哪般?
找厅长几次厅长不见,
急得我心中如火燃。
唉,还是找徐律师问问吧,来的这么勤,把徐律师都惹烦了。大中午的,人家不歇晌呀吗?(犹豫徘徊)
【成兆才上。
成兆才:正义胡同儿,对,就这儿。哎,那儿有个姑娘。喂!姑娘,请问,这儿是徐律师的家呗?
杨三娥:(一惊)呀,听口音是老乡,好亲切哟。是是,您是哪儿嘿儿的?
成兆才:啊,你是滦县人?
杨三娥:甸子儿的。您是……
成兆才:绳各庄的,成兆才。
杨三娥:啊,大叔,我是杨三娥。我大姐是绳各庄的,小时我去大姐家,还帮你推过碾子呢。
成兆才:对对,一晃成大姑娘了。
杨三娥:大叔,我家的官司好不容易打赢了。可高占英总是不判……
成兆才:我全知道了。三蛾子,为你打官司我编了一出戏,叫《杨三姐告状》,今天我就是来找徐律师促杨厅长他们去看戏的,不承想遇到了你。
杨三娥:我告状?
成兆才:对。你告状的前前后后。准备后天在天鹅大戏院演出,你也看看去。
杨三娥:哎,我一定去!
成兆才:走,找徐律师谈谈去。
【敲门。
徐律师:谁呀,请进。
        【二人进。
杨三姐:徐律师。(行礼)
徐律师:(抬头一愣)哎,杨三娥,你不是回家了吗?
杨三姐:我又回来了。徐律师,有人要见你。
徐律师:啊?
成兆才:徐律师您好哇!
杨三姐:我表叔,成兆才,我说过,就是那个编戏唱戏的。
徐律师:哦,成先生,久仰久仰!
成兆才:不敢当不敢当,。成兆才,字捷三,艺名东来顺儿。
徐律师:成先生的戏我看过,编的好,演的妙,真乃穷乡隐居贤士也!
成兆才:徐律师过奖了。
徐律师:成先生,找我有事吗?
成兆才:徐律师。
     (唱)徐律师体恤民情百姓拥护,
          为穷人撑腰除恶大声疾呼。
          杨三姐的官司胜了诉,
          全凭你徐律师帷幄帮助。
          我代表乡亲们表示感谢,
    深深地鞠一躬心地诚服。(鞠躬)
徐律师:哎呀,成先生客气了。
        (唱)学法用法做律师责无旁贷,
           为百姓鸣不平怎敢疏忽。
成兆才:(唱)杨二姐被杀害定论无误,
            高占英被捕入了牢囚。
           三娥她等待凶手判决日,
            判不判如何判拖拖踏踏算哪一出?
            望律师你再施援手来帮助,
            这冤案怎能有始无终糊里糊涂。
徐律师:成先生。
(唱)杨三姐告状的确胜了诉,
全凭着三姐她机智果敢视死如归途。
            杨厅长大权在握一人做主,
           判不判如何判我这律师办法无。
成兆才:(唱)高杨两家案子曲曲折折故事有,
             我就此事编了戏一出。
             戏名就叫《杨三姐告状》,
             赞颂了杨厅长为穷苦百姓把恶除。
             杨厅长爱民如子不贪赃来不枉法,
             杨青天杨青天百姓热烈欢呼。
杨三姐:戏里还有徐律师你呢——
徐律师:还有我?说我什么?
成兆才:(唱)徐律师见义勇为不打怵,
            为民女打官司坚持正义私弊皆无。
            这出戏已经彩排练就,
             后天在天鹅戏院准备演出。
徐律师:演《杨三姐告状》?
成兆才:对。真人真事?
徐律师:有意思。
成兆才:不过临来天津我把戏名改了,叫《枪毙高占英》。
徐律师:啊!荒唐!高占英押在牢里还没判,怎么就演枪毙高占英呢?不能演!绝对不能演!
成兆才:徐律师,办事要有头有尾,演戏要有始有终,正因为杀人凶犯一拖再拖迟迟不判,我警世戏社才来天
津警世!
徐律师:成先生,我劝你不要自寻苦吃,杨厅长的脾气你是不知道,惹怒了她,你这戏班要毁于一旦!你自己恐怕也…..
成兆才:这戏是赞颂厅长惩赃官除恶霸,为民伸冤的,称杨厅长是杨青天!
徐律师:那也不行!
杨三姐:徐律师,有道是救人救到底,送人送到家,还望徐律师伸出正义之手。你就再帮一帮我吧。
徐律师:哎呀,不是我不帮,如今这权比法大,我是无能为力爱莫能助呀!
成兆才:徐律师,我知道你是个有正义有良心的律师,我们这戏演好演赖,您担不了什么干系,你只要把杨厅长拉去看戏就行了。徐律师,你为杨三姐告状费了那么多心血,好不容易帮助杨三娥胜诉,将高占英绳之以法,而今高占英迟迟不判,难道你就没有前功尽弃受人玩儿弄的感觉吗?你就甘心受人愚弄吗?你在律师队伍中还有威信,还能站得住脚吗?
徐律师:(踱步思索,自语)杨厅长是个最爱看热闹的人,也是个好胜之人,我要说戏里有他,他准去,尤其那三姨太更是个落子迷,三姨太去他一定去?……
杨三姐:夸他是为民除害的杨青天,他能不乐?
徐律师:这……
成兆才:徐律师,只要您带杨厅长去看戏就算又帮了三娥了一把了,一切后果我成兆才一人承担,与您无关。
杨三姐:徐律师,我求求您了!
徐律师:......也罢!成先生,我可以带着杨厅长去看戏,不过您可要做最坏的打算。
成兆才:好,我就赌一把。徐律师,拜托啦!
         ——切光
                                   
                                      8
      【继上场两天之后。
【天鹅大戏院。
【幕内传出唱落子声,喝彩声。
【幕启。舞台上戏已接近尾声。检验吏正在验尸。杨厅长(成兆才饰)、徐律师、杨三姐 。
检验吏:(演员甲饰)头顶,无伤!脑骨,无伤!胸前,无伤!
杨三姐:先生,我拼死拼活来天津告状,求先生良心摆在当面,有伤无伤你要仔细验来呀!
检验吏:三姑娘,我是跟厅长从天津来的,我学习厅长无私无弊,绝不昧着良心办事。你们看!这是高家给我的五百块大洋,当面呈交厅长!
      【幕后一片掌声,喝彩声。
        【杨厅长画外音:好样儿的!往下验!
杨厅长:好!好!好样儿的!往下验!
检验吏:(继续验尸)十指不全,左手缺指一截!
高占英:(演员丙饰)先生,十指不全怎能算伤呢?
       杨厅长画外音:放屁!打他!   
检验吏:十指不全不算伤,难道说脑袋掉了才算伤吗?(给高占英一耳光)
      【杨厅长画外音:打得好!哈哈哈!
      【幕后观众声:好!
杨厅长:绑了!(警察绑缚高占英)往下验!
      【杨厅长画外音:对,往下验!
检验吏:左肋刀伤一处!右肋刀伤一处!小腹暗藏短刀一把!四处刀伤,三处致命!请厅长定判。
      【静场。
检验吏:请厅长定判!
      【杨厅长画外音:判嘛?枪毙!
杨厅长:判嘛?枪毙!押下去!
  官:是!(押高占英下)
杨三姐:感谢杨青天!()  
     【杨厅长、三姨太、徐律师、副官上。
杨厅长:哈哈哈!我说杨三娥,你演的不赖呀。这戏谁编的?
成兆才:在下成兆才。献丑了。
杨三姐:我说过的,我表叔成兆才。
杨厅长:你他妈演的怪像我的嘛。
成兆才:杨厅长您把杀人凶手高占英逮捕归案,高占英是死罪,但至今却未执行,我知道您早晚会判的。唱戏要有始有终,所以我就提前编了杨青天枪毙高占英,叫老百姓记住天津有个清如水明如镜体恤穷人的杨青天。
徐律师:厅长,您看......
三姨太:(附在杨厅长耳边小声地)厅长,杨青天美名天下传,那个高占英还留着他干嘛?
杨厅长:......我是杨青天。留嘛?枪毙高占英!        
杨三娥:(跪拜)谢厅长!     
——切光 (枪声)      
                           
              【灯复明。追光。                          
【成兆才仰天哈哈大笑。
成兆才:哈哈哈……
       (唱)一声大笑解心火,
一声枪响镇妖魔;
杨三娥华夏英雄出巾帼,
为姐告状拼死活。
为伸冤,她三次闯堂去滦县,
受尽屈辱不退缩;
为伸冤,斗胆去见杨义德,
斗厅长全凭她三寸舌;
为伸冤,东奔西跑她把鞋底磨破,
饱尝了委屈和挫折;
不屈不挠官司终胜诉,
三娥她是红颜一楷模。
不平事燃起我胸中怒火,
因此才笔蘸血泪驱妖魔。
一出告状震天津,
一曲平腔颂三娥。
黑暗统治如巨网难以冲破,
屈死魂冤死鬼世上多多。
自古来真理颠不可破,
正义定会胜邪恶。
唱落子声声呐喊看我警世社,
惩恶扬善乐民间梨园深耕苦奔波。
长城内外都走过,
白山黑水留脚窝。
我一步一步苦跋涉饥寒交迫,
血汗熬尽险恶多受尽了凌辱与折磨。
七寸斑竹手中握,
心系民生苦求索。
写不尽人间苦与乐,
道不尽悲欢与离合;
写不尽正气与歪风,
道不尽善美与丑恶。
警世戏社为警世我把警世戏本来写作,
评古论今是黑是白是奸是忠是丑是俊是善是恶是对还是错,
留得百部戏文任评说!

幕后伴唱:
        汗水洒尽润梨园,
        热血沸腾凝笔端。
        谱写百部莲花曲,
        留得千古警世篇。
       《三姐告状》震华夏,
        民间戏圣美名传,
        民间戏圣美名传。

【天幕上出现成兆才的塑像
。【幕徐徐落。剧终。
                                            2015年12月
                                            2016年6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33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8555

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

威望
0
金钱
16653
贡献
0

233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晓风秋色 发表于 2016-6-29 17:39:4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么长,晚上看这就是谷老师要上演的评剧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52

主题

7021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6924
威望
0
金钱
9518
贡献
0

252

主题

7021

帖子

1万

积分
野渡 发表于 2016-6-29 23:40:2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二位老师的佳作鼓掌!有免费的戏看,还能从中学东西,长学问,更得鼓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4

主题

2093

帖子

5556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5556
威望
0
金钱
3298
贡献
0

84

主题

2093

帖子

5556

积分
水之湄 发表于 2016-6-30 06:59:15 | 显示全部楼层
能写剧本的真的了不起,因为文字不是随意的,而是按照曲调词牌(这个术语肯定不准确)去写,所以语言要求高,必须为我们本土的评剧我们本土的作家点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

主题

1112

帖子

2965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965
威望
0
金钱
1803
贡献
0

22

主题

1112

帖子

2965

积分
自由自在 发表于 2016-7-4 08:04:38 | 显示全部楼层
水之湄 发表于 2016-6-30 06:59
能写剧本的真的了不起,因为文字不是随意的,而是按照曲调词牌(这个术语肯定不准确)去写,所以语言要求高 ...

我二姨说,表妹你挺会唱评剧,啥时候给我们唱上一段吧,饱饱耳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33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8555

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

威望
0
金钱
16653
贡献
0

233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晓风秋色 发表于 2016-7-4 08:51:05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三场了,谷老师的剧本写的生动,诙谐,用幽默的唱腔鞭挞丑恶,用正义烘托正能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33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8555

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

威望
0
金钱
16653
贡献
0

233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晓风秋色 发表于 2016-7-4 09:28:48 | 显示全部楼层
全部看完这个剧本后我想说,没有一定文学功底素质的人是写不出这么好的剧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4

主题

2093

帖子

5556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5556
威望
0
金钱
3298
贡献
0

84

主题

2093

帖子

5556

积分
水之湄 发表于 2016-7-4 09:41:39 | 显示全部楼层
自由自在 发表于 2016-7-4 08:04
我二姨说,表妹你挺会唱评剧,啥时候给我们唱上一段吧,饱饱耳福

哎,这年头儿,咋开玩笑还没有底线了呢?
你二姨那天还说,你跳舞特别好,哪天给大家跳一段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33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8555

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

威望
0
金钱
16653
贡献
0

233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晓风秋色 发表于 2016-7-4 12:56:04 | 显示全部楼层
水之湄 发表于 2016-7-4 09:41
哎,这年头儿,咋开玩笑还没有底线了呢?
你二姨那天还说,你跳舞特别好,哪天给大家跳一段呗!

你哥唱歌很好听,啥会去歌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33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8555

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

威望
0
金钱
16653
贡献
0

233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晓风秋色 发表于 2016-7-4 12:57:32 | 显示全部楼层
水之湄 发表于 2016-7-4 09:41
哎,这年头儿,咋开玩笑还没有底线了呢?
你二姨那天还说,你跳舞特别好,哪天给大家跳一段呗!

中立唱歌的声音很干净,温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