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329|回复: 49

短篇小说 第八个

[复制链接]

22

主题

1112

帖子

2965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965
威望
0
金钱
1803
贡献
0

22

主题

1112

帖子

2965

积分
自由自在 发表于 2016-11-26 12:10: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八个(短篇小说)
项中立
接到翠影电话的时候,老猫正茫然地跟那只芦花鸡对视,原因是那只芦花鸡居然跳上饭桌,从老猫碗里抢了一口饭吞下。这突然发生的情况,叫老猫一时无措。其实,他完全可以愤怒地断喝一声,同时,一拳将芦花鸡击倒。但老猫没有这样做,他怕伤着芦花鸡肚子里的蛋。芦花鸡每天下一个蛋,这是规律。芦花鸡平时吃草籽,吃飞虫,下的蛋绿色环保,是城里人喜欢的“柴蛋”。老猫在s局当差时,多次看见过蒙了红蓝头巾的乡下女人,挎着装了柴蛋的柳条扁篮,沿街叫卖,30块钱一斤,贵得可以。不过,老猫攒的柴蛋可不是自己吃,他打算送给老岳。老岳是副科长,主管s局里的临时工。老猫在s局看传达室,是临时工。老岳是老猫的顶头上司。半个月前,老猫突然被s局解雇,老岳找老猫谈话时说,猫兄,你先回去,等过了清明节,局里开会讨论一下,再通知你回来上班。你是王局长介绍来的,怎么也不能跟别人一样看待不是?这话饶是感动了老猫,就想着弄点土特产答谢老岳 。老猫是乡下人,不知道城里人老岳稀罕什么,有一天,老猫在街上看到了卖柴蛋的乡下女人,突然就有了打算——攒几斤柴蛋送给老岳。现在,老猫已经成功地攒了15个柴蛋,足有两斤多,装在一只旧纸箱里,絮着柔软的杨树叶子。老猫还嫌少,还想多攒一些。芦花鸡今天还没来得及下蛋,珍贵的柴蛋还憋在它肚子里,老猫怎么舍得揍它一下呢?
翠影在电话里说,清明节她打算回老家给爸妈上坟。翠影的声音,听上去充满了忧伤,这让老猫心中饶是难受了一会儿。本来,老猫是想顺便问下翠影,王局长一起来不,想想多余,就没有问。不是吗?翠影和王局长结婚这些年来,每年清明这天,总要放下手里的工作,跟翠影回来乡下,给翠影爸妈上坟,这和芦花鸡每天下一个蛋一样,是个规律。他们乘坐的轿车,总是直接开进坟场,卸下贡品,鞭炮,冥币,一箱又一箱,看得乡下人眼馋。鞭炮噼噼啪啪响过之后,花花绿绿的碎屑落满坟头,厚厚的,像盖了一匹漂亮的毛毯。从坟场回来,他们并不急着回城,他们的轿车开得很慢,缓缓走下村西那条马路,停在老猫的门前。他们会在老猫的屋里吃一餐中饭,借故给老猫扔下三五张红票儿,才回城里。这餐中饭,是老猫一年中最奢侈的一次。他得提前几天去附近集市上采购鸡鸭鱼肉,还要把丫青请过了帮把手,才弄得妥帖。丫青手巧,又麻利,总是把这餐中饭弄得热热闹闹。不过,丫青给老猫帮手是在她男人张八哥死了以后。张八哥活着时,丫青从没给任何单身男人帮过手。
放下翠影的电话,老猫慌着去看钉在门框上的日历。这一看,老猫就晓得遇上难事了——明天就是清明节了,附近村里又没有逢着集日的,到哪里采购明天这顿中饭的材料呢?都怪自己这几天老是惦记着回城里看传达室的事,忘记了明天就是清明节!老猫十分看重明天中午这顿饭,在老猫心里,这不仅仅是一顿饭,这是他在桃村唯一能够引起王保重关注的机会。说起来,老猫和王保重之间是有着一点渊源的,很多桃村人都晓得来龙去脉。平时在村民广场上讲新闻时,王保重的气势总要胜老猫一筹。只有清明节这天,老猫门前停了乌光闪烁的轿车时,他才会放下些气势。王保重是桃村唯一一个当过小学校长的人,每月拿着三四千元的退休金,衣食无忧,这是他在老猫面前气势高涨的主要原因,只有一点,王保重比不过老猫,老猫有一个嫁给了局长的侄女。王保重只有两个女儿,且嫁得很远。王保重老婆多年前去世,他和老猫一样的孤独。
老猫重视这餐中饭还有另外一个原因——这是他刚刚接完翠影电话时突然生出的一个念头——他计划在吃饭的时候,跟他的侄女婿谈一下回s局传达室的事情。王局长喜欢喝酒,明天饭桌上肯定会有一场小饮。酒桌上不分高低贵贱,老猫拿得下脸,又有一杯酒垫底,啥话都敢开口讲。况且,有侄女翠影在旁边,怎么说王局长也不会拒绝他不是?老猫觉得,他回传达室上班是王局长一句话的事。
这样想着,老猫就有些恍惚,仿若又回到了s局传达室。传达室有着明亮的玻璃窗和电源按钮。从玻璃窗望出去,有一扇栅栏样的轨道门,按下按钮,轨道门徐徐闪开,走进干净富态的城里人。他们在传达室门前一张小桌前弯下腰,往一个小本子上签字。这是规矩,连王局长也不例外。王局长总是在轨道门的外面就下了轿车,步行进门,签完字,再步行进入那栋高大的办公楼。办公楼距离轨道门六七十步的样子,六层,总共有一百二十个窗户。这些数字,老猫数过多次,一点都没有变化。有时候,老猫觉得实在无聊,便将懒散的目光投向轨道门外面的马路。这条马路叫和平路,是县城里最热闹的地方。街上的车辆和行人总是慢腾腾,很斯文的样子,只有卖柴蛋的乡下女人,才风风火火地吆喝,急急忙忙地从一个胡同口钻出来,旋即钻进另一个胡同口……
老岳是传达室的常客。他好像没有多少事可做,每天在办公室里熬三个点儿,在老猫的传达室熬五个点儿。偶尔出差,回时总要塞给老猫一些小礼物,不外乎宾馆用的小梳子,牙刷之类,有一次,居然塞给老岳一把避孕套,说是花花公子牌的,很好用……
老猫的卧室,在传达室里面的一个小间。老岳进传达室,一般先去老猫的卧室,伸手往老猫的床下摸。他晓得老猫装酒的塑料桶藏在床底下。老岳提出来,先响亮地呷两口,然后再跟老猫说话。说话之前,又总是莫名其妙地骂两句街——妈的,完了!老猫一直弄不明白他在骂谁,谁又完了。不过时间久了,老猫就体验出,老岳骂过这一句就要讲新闻了。老岳的新闻都是发生在县城里的事,某某主任被双规了,某某校长撤职了……后来,老猫在桃村广场上讲给闲人们听的新闻,大都出自老岳之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2

主题

1112

帖子

2965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965
威望
0
金钱
1803
贡献
0

22

主题

1112

帖子

2965

积分
自由自在  楼主| 发表于 2016-11-26 12:11:07 | 显示全部楼层
芦花鸡在院子里烦躁地走来走去。老猫靠着门框,目光追踪了它一会儿,发现它一点下蛋的迹象都没有。四月的阳光温吞得让人横生倦意。老猫打了几个哈欠,但他还是出了门。在这个温暖的午后,他必须去求助王保重。在桃村,只有当过小学校长的王保重可以随时拿出待客用的鱼肉。老猫打算先借一些,等逢着集日,再买了还他。老猫只是担心王保重不肯借。说起来,王保重这人是有点嫉妒心的。自从老猫在村民广场上给闲人们讲发生在县城里的新闻起,王保重就显得不那么友好了。之前,总是王保重站在广场上闲人们中间,像当年当小学校长给学生们训话那样,讲他从电视上看来的新闻,比如中国渔船在钓鱼岛海域,遭到日本海上自卫队的无理拦截,奥巴马一只手跟安倍相握,另一只手牵着他的爱犬……都是些国际新闻,而老猫讲得是发生在县城里的事,比如县里在建设一个热电厂,没建成呢,却扯出了一桩贪腐案,包括一名副县长在内的七名官员落网,那名副县长不久前还在电视上讲反腐败反贪污,村民们有不少看见过的,并且说得出副县长鼻窝儿里有一颗桑葚一样的黑痦子……这些新闻都是老猫看传达室时,听老岳讲的。在村民们看来,老猫讲的新闻比王保重讲的新闻,离他们更近,更实在。这就伤着了王保重的自尊了。王保重有意无意地戗着老猫,完全没有多年前他们在一个民兵小组巡夜时的友谊。这一点,老猫能够感觉得出。若不是实在没有办法,老猫是不会冒着被拒绝的危险去求助王保重的。
街上没有闲人,只有一条狗,像老猫一样,匆匆地走。擦身而过时,它跟老猫互相看了一眼。
路过村民广场时,老猫看见只有零星的几个人聚在那里,没有王保重。这么说来,王保重跟老猫一样,这些天一直窝在家里。老猫自从被s局解雇,就一直窝在家里,有时候,他也想念村民广场这个热闹的地方,怀念自己站在人群中,被人虔诚地聆听的感觉。老猫觉得他的一生中,只有站在广场上被人聆听时才是不孤独的。可是,他被解雇了,无法再从城里带回新闻讲给村人们……所有美好的感觉,都因他被解雇而渐渐消失掉了。必须回传达室继续上班的念头,在老猫路过村民广场的那一刻,无比坚定起来,刚才还有的那点怕被拒绝的心情,顷刻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现在,老猫暗暗庆幸自己在侄女翠影和王局长的婚姻这件事上,没有像哥嫂那样粗暴干涉,相反,某种程度上,老猫还劝过哥嫂,说过儿孙自有儿孙福之类的话。现在想起来,老猫是说对了。翠影跟王局长结婚的时候,王局长还不是局长,只是s局的一个不起眼的中层干部,跟翠影结婚之后才走了官运,当了局长。翠影这妮子旺夫,老猫早就看出了这一点。只是王局长的年龄比翠影大了二十多岁,跟翠影爸妈相仿,这也是翠影爸妈至死都不肯原谅女儿的主要原因。王局长和翠影结婚之前已有家室,儿子和翠影一样,刚刚大学毕业,参加工作。王局长离婚之后,父子不相往来。翠影爸妈在翠影婚后相继过世,老猫成了他们这对苦人儿唯一的亲人。每年清明节,翠影总是携夫君一同回到乡下老家,给爸妈上坟的同时,也顺便看望一下老猫,或者说是看望老猫这个唯一的亲人的同时,给爸妈上上坟。
这时候,广场上有人喊老猫过去聊会儿,讲讲县里热电厂那桩贪腐案的进展情况。
老猫说没闲呢,我侄女翠影和王局长明天要来上坟,我得去找王保重借点东西。
有人还不甘心,说那个案子总共扯出了七个贪官吗?后来有没有扯出第八个来?
老猫说这个案子,上面正在深入调查,不会让一个贪官漏网。
老猫自己都没料到他会突然喷出这样一句很官场的话。老猫觉得这是在城里学的。老猫愈加想念那间有着明亮玻璃窗和电源按钮的传达室了。四月的阳光依然温暖,这时候,他又看见了那只狗。它仍是脚步匆忙地跟老猫对望了一眼。老猫看见它把尾巴紧紧夹在裆里,一副灰颓的样子。老猫觉得这是个不好的兆头。
果然,他被王保重拒绝了。
王保重说,女儿们明天回来给他老婆上坟,他得招待她们,没有多余的鱼肉借给老猫。
那时候,王保重正坐在他的院子里,指挥两个外村找来的粉刷工刷房子。已经刷得很白了,他还是不满意,指挥他们又重新刷了一遍。
而且,王保重又说,我打算请丫青过来一起吃个饭,这样,就更不能寒酸了是不?
老猫说,你怎么突然想起请丫青吃饭?
这几天,她一直去广场听我讲新闻。王保重说,老猫你有半个月没去广场讲新闻了。
我一直在城里看传达室,没回村。
瞎说。王保重说,你被解雇了,这些天,你一直窝在屋里没露面。
他又一次揭穿了老猫。老猫心里感觉到了一种熟悉的窝疼。多年以前,王保重就这么毫不留情地揭穿过老猫。那时候,他们在同一个民兵小组,包括丫青。他们的任务是夜巡。他们配有一条没有子弹的六九式老步枪。这条老步枪通常背在老猫肩上,遇到情况,老猫就把步枪递给走在前面的组长王保重。王保重哗哗地拉着枪栓,同时,厉声发出喝问。那时候,阶级斗争闹得正凶,常有地富反坏右趁夜深人静出来搞破坏。虽然老猫他们没有碰见过,但他们相信这事随时都会发生。乡村的夜沉静而诡秘,没有机器的轰鸣,也没有汽车疾驰的噪音,倒是猫头鹰瘆人的奸笑声时时从村西坟场传进村里。常常是,老猫和王保重一前一后,把丫青夹在中间。这种有意的保护,叫丫青十分感激。二十岁的丫青,出落得像夏天的葫芦花,柔嫩而挺拔,前胸后背,常常摩擦着老猫和王保重。这让两个年轻人在沉静的夜里,忍不住心旌摇荡。月亮姣好的晚上,丫青有时候会望着两个年轻人想入非非。王保重说丫青你想啥呢?丫青说,我在想,我将来嫁给你们俩当中的哪一个。王保重说,难道丫青你没看出我很聪明吗?丫青说,你聪明,但你不实在。老猫说,丫青你肯定看出了我是个实在人。丫青说,老猫你实在,但你不聪明。丫青夸张地叹了口气,我拿不定主意,看来,我得考验你们俩一下。后来的一天,他们民兵小组被通知第二天去乡里开会。去乡里得过一道山梁和一条小河,他们必须提早动身。在结束了前半夜的巡逻之后,丫青突然跟老猫和王保重宣布,考验你们的时刻到了——四个小时之后,你们俩谁第一个见到我,我就嫁给谁!那四个钟头的夜,老猫不知道王保重是如何度过的,反正老猫自己一刻都没敢合眼,他怕睡过了头,误了时间。老猫在三个小时之后起床去丫青家里。街上依然沉静,老猫料定王保重还睡着。月光明亮。老猫走到丫青家附近时,意外发现了一条口袋,鼓鼓的,装了半袋麦子。那时候,半袋麦子可是一笔不小的财富,够娶个新媳妇了。捡的,又不是偷的,还用犹豫吗?老猫高高兴兴地把半袋麦子扛回自己家里,等他返回来的时候,恰好看见了王保重陪着丫青一起从她家出来。
丫青说,老猫你晚了一步。
老猫说,我睡过头了……
老猫你在瞎说。王保重毫无情面地揭穿了他。老猫你明明捡到了半口袋麦子,你回家送了趟麦子,误了时间,才晚了一步。
老猫无言以对,只觉得心口窝疼。他沉默着走在王保重和丫青后面。他知道他永远地失去了丫青。但后来的事情完全出乎老猫的预料,丫青没有嫁给王保重,而是嫁给了城里来的知青张八哥。当然,张八哥是他的绰号,几十年叫下来,他的本名到显得无足轻重,甚至被人遗忘了。张八哥生得瘦弱,远没有老猫和王保重壮实虎威,漂亮的丫青为什么看中他,老猫和王保重一直不得其解。而张八哥最终没有陪丫青到老,几年前先走了一步。他的坟墓,也挤在村西坟场里,离老猫哥嫂——也就是翠影爸妈的坟堆不远。每年清明节,老猫陪翠影和王局长上坟时,常常会碰见丫青孤独的一个人,蹲在张八哥坟前,慢腾腾地焚烧纸钱。
丫青嫁给张八哥之后,王保重娶了当时的小学校长的女儿,不久,王保重去学校做了代课教师,后来转成了国办教师。他老婆在生下一对双胞胎女儿之后,身体一直不好,熬了几年,死了。两个女儿嫁到了很远的地方,三五年才回来一次。事实上,晚年的王保重,和老猫一样的孤独。老猫呢,终身未娶,这里面固然有家庭条件的因素,但更重要的是老猫主观上的原因,在老猫的心里,从没放下过丫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

主题

1112

帖子

2965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965
威望
0
金钱
1803
贡献
0

22

主题

1112

帖子

2965

积分
自由自在  楼主| 发表于 2016-11-26 12:11:42 | 显示全部楼层
自由自在 发表于 2016-11-26 12:11
芦花鸡在院子里烦躁地走来走去。老猫靠着门框,目光追踪了它一会儿,发现它一点下蛋的迹象都没有。四月的阳 ...

老猫决定杀芦花鸡之前,把旧纸箱里的柴蛋数了两遍,一共是15枚,如果加上芦花鸡肚子里那一个,应该有16枚。这是个非常吉利的数字,老岳应该很高兴了。
老猫最后一次见到老岳,应该是他跟老猫透露热电厂贪腐案的那天。那天,老岳总共往老猫的传达室跑了三趟。第一趟没说什么,只是从床底下摸出老猫的酒桶,很麻利地呷了两口。第二次进传达室,呷过酒之后,开始骂街。妈的,完了……他连着骂了两句。老猫是不搭腔的,他知道这是老岳的口头令,接下去,他自己会把正文讲出来。老岳骂过之后,又点了根烟,才跟老猫说,听说了吗?热电厂的案子今天又扯出个副县长来……贪了30万,妈的,完了……一共扯出七个贪官来了,上头对这案子挺重视,还要往深处挖,说不定就有第八个贪官被挖出来……妈的,完了……后来,老猫回桃村时,把这个案子讲给广场上的闲人们听了,他学着老岳那样,骂了句“妈的,完了”,说上头对这案子挺重视,还要往深处挖,没准儿就有第八个贪官被挖出来……时隔这么多天,闲人们还记住跟老猫打听案情的进展情况,这让老猫十分感动。老猫清楚地记得,他当初讲述的时候,闲人们屏声静气,像小学生听老师讲课。王保重也在听。他挤在闲人们中间,一脸庄重的表情。在老猫的一生中,他从没被王保重如此重视过。
老岳第三趟进传达室是下班之后。那时候,老猫刚刚把电源按钮关掉,老岳就毫无声响地进来。这一次,他破例地没去摸老猫的酒桶,而是恭恭敬敬地递了支烟给老猫,然后才转述了s局关于解雇临时工的决定。最后,老岳说,老猫你是王局长介绍来的,总不能跟别人一样对待。老猫对这句话的理解是,老猫还有一线希望,不过这一线希望攥在王局长手里,只要王局长肯管这件事,老猫完全可以在清明节之后回传达室继续上班……
老猫觉得,杀芦花鸡招待王局长是件非常有意义的事。
芦花鸡一直焦躁地在院子里走来走去。它还矜持地憋着肚子里那最后一枚蛋。老猫决定再等它一个时辰。老猫搬了条小凳子坐下,耐心地等候。但芦花鸡再次让老猫失望了,它好像打定了主意把最后一枚蛋憋碎在肚子里。日头西斜,老猫决定动手。
于是,在老猫家紧闭院门的院子里,上演了一场惊心动魄地追捕。芦花鸡一反素日温良稳重的常态,伸展翅膀,上窜下跳。院子里鸡毛乱舞,飞尘飘沙。怎么说老猫也是一把年纪了,如此剧烈的运动,让他不消一会儿就涕飞汗涌。好在芦花鸡慌不择路,无意间撞进老猫屋子里。屋子里空间狭窄,芦花鸡丧失了展翅的舞台,只消两个回合,便被老猫擒于窗台之上。
在紧张地追捕过程中,由于老猫的不慎,头磕在门框上,破了皮,鲜血淌了满脸。老猫心里气着,手上便用了力道,只一刀,芦花鸡便身首异处。
鸡头掉到地上,鸡眼圆睁,喙不甘地翕动。这个情景,后来不止一次地出现在老猫梦里,每次都让醒来的老猫惊恐不已。好在芦花鸡肚子里那枚蛋完好无损地剥了出来。16枚。这个吉祥的数字让老猫相信,接下来的事情会很顺利。
老猫在锅里添了清水,又加了五角和葱花;将芦花鸡去皮去内脏,斩成核桃大小的块儿,投入锅中,大火烧沸,改小火慢煨。这种做法叫“清炖”。老猫记得去年清明节,丫青就做了这道清炖鸡,王局长直夸好味道。去年菜品丰盛,老猫请了丫青帮忙,今年只有一只鸡,老猫不好再劳烦丫青。其实老猫内心是乐意丫青过来帮忙的。丫青手脚还是那样麻利,一点都不比年轻时差,那么一桌菜,唠着嗑就妥帖了。去年清明节的时候,老猫已经去了城里看传达室,已经把城里的新闻陆续地带给广场上的闲人们。丫青说,她非常喜欢老猫站在广场上讲新闻的样子,很有城里人的派儿。其实老猫只是学了几分老岳讲话的样子。老猫你知道你那样子让我想起了谁吗?张八哥!丫青说,手那样挥着,显得特别有气势,让人觉得你见多识广。丫青又说,老猫你没去讲新闻之前,王保重是广场上讲得最好的人。他知道得可多了,连美国总统养狗的事也知道。我时常去广场上听他讲新闻。我知道他很孤独,盼着有人听他讲。有人听,他就不会觉得孤独了……只是,王保重这个人仍然跟年轻时一样,不实在。老猫你还记得咱们夜巡时,他保护咱俩那件事吗?老猫当然记得。那夜村里死了人,哀伤的哭声把夜风也渲染得阴冷。他们三个走在街上浑身打颤。王保重就问老猫害怕不?老猫说怕。王保重就让老猫走前头;王保重又问丫青怕不,丫青说怕。王保重说丫青你怕你就走后头,我在中间保护你们两个……其实,王保重的胆量比老猫和丫青都小,他只是不愿承认,丫青说他不实在,他一点儿都不委屈。
王保重这个人,除了不实在这点小毛病,没有叫人讨厌的地方。丫青说。
老猫记得,当年他们夜巡时,丫青也是这样说的。
月亮升起来了,院子里亮如白昼。芦花鸡终于熬出了香味。老猫舀了一点汤尝尝,香气不由分说钻进了老猫肚子里。老猫突然想喝点酒。老猫嗜酒,在城里看传达室时,床底下常备着酒桶。回乡时,很多东西忘了带回来,没忘带酒桶。现在,酒桶就放在门后面,随手可以掂出来。老猫是舍不得用鸡肉下酒的,他只舀了半碗鸡汤,酒却是倒了满满一碗。坐在窗前独自饮着,居然就醉了。恍惚中,觉得是坐在传达室里,明亮的玻璃窗外面,是一道漂亮的栅栏门。窗里面的窗台上,镶着一枚黑色的电源按钮。老猫将手指伸过去按了一下,软塌塌的,居然是芦花鸡被捉时屙的一泡屎……老猫又想到了唯一的芦花鸡,从米缸里抓了一把米扬在院子里,嘴里咕咕地呼唤,半晌,院子里仍是静的,空落落的。鸡呢?芦花鸡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

主题

1112

帖子

2965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965
威望
0
金钱
1803
贡献
0

22

主题

1112

帖子

2965

积分
自由自在  楼主| 发表于 2016-11-26 12:12:11 | 显示全部楼层
自由自在 发表于 2016-11-26 12:11
老猫决定杀芦花鸡之前,把旧纸箱里的柴蛋数了两遍,一共是15枚,如果加上芦花鸡肚子里那一个,应该有16枚 ...

坟场在桃村西面,与桃村隔了一条马路。老猫给哥嫂的坟堆填了新土,又烧了纸钱。老猫做着这些的时候,不住地往那条马路上张望。翠影和王局长乘坐的轿车,会在某个时刻,从那个马路上驶来,直接驶进坟场。然后,卸下一箱又一箱的花炮。花炮被点燃时,热烈的噼啪声会让整个坟场从荒寂中苏醒过来,这是老猫一年中,最感觉到神圣的时刻。
翠影和王局长迟迟未到。不过,老猫有得是耐心等待他们。不论早晚,他们终究会来的。王局长不是闲人,公事要紧,这一点,老猫能够理解。好在老猫出门时将炖熟的芦花鸡煨在了锅里,随时都可以拿出来享用;酒也备好了,是半瓶本地酒,玉田老窖。这酒是老岳在一次宴会后,给老猫带回来的,说是唐山名酒,老猫一直没舍得喝掉,一直留着。老猫甚至已经想好了酒桌上怎样跟王局长说回传达室的事。说完传达室的事,可不能冷场,老猫计划用最快的速度给王局长夹一块鸡翅,然后再邀他一杯……这样气氛就烘托起来了。有了气氛,啥事都好办了……
阳光渐渐温热起来了。那条马路上,陆陆续续地走下三三两两上坟的人。丫青也来了。她在不远处的一个孤独的坟堆前面蹲下,烧着了纸钱。
老猫走了过去,往火苗上添了一些纸钱。他们沉默地注视着纸钱在烈火中变成无数只飞翔的黑蝴蝶。黑蝴蝶在张八哥坟前萦绕不止。丫青突然说,老猫你知道我为什么嫁给张八哥吗?我知道你和王保重一直都在思考这个问题,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们了——因为当年我实在无法从你们两个中间选择一个。你们各有优点,又各有缺点。选择哪一个,我都不忍心放下另一个。虽然那次我说我会嫁给最先看见我的那一个,可我明白那是王保重暗中使了坏,他在你必经的路上,提前扔下了半袋麦子。老猫你果然中计了,我非常同情你,我相信若不是因为那半袋麦子,老猫你肯定是第一个见到我的人。可王保重这样做也是因为爱我,在这件事上,我对他恨不起来……那一阵子,我需要做的,仍然是在你和王保重之间,进行选择。这让我感到非常疲惫。就在这个时候,张八哥出现了。张八哥有一张巧嘴,这是他身上唯一的优点。他很会讲故事,八哥的绰号真是没有叫错。他喜欢讲城里的故事。他来自城里,他一生都在讲城里的故事,可他直到一生结束,再也无缘返回城里。这让他的脾气变得暴躁,我们常常因此吵闹。我们在一起生活了几十年,其实我们彼此并不快乐。张八哥,这个可怜人儿,他死后,我常常想,假如当初我在你和王保重之间,任意选择哪一个,都不会是这样……
张八哥死后,我再次考虑在你们俩中选一个度过余生。我觉得这么些年来,我其实是转了一个圈儿,现在,我又回到了起点。然而,我重新开始的选择仍然叫我感到疲惫和为难。你和王保重的生活,一样需要我的加入。老猫你知道,我喜欢嘴巧的人,这一点,从我嫁给张八哥这件事上可以看出来。因此,我时常去广场上听你们讲新闻。我想从这件事上看出你们俩到底谁更胜一筹。王保重的国际新闻讲得不错,那么啰嗦的外国人名他都能记住——可我还是觉得老猫你的本土新闻更胜一筹。热电厂那件贪腐案,至今让我惦记着,我很想知道那个副县之后还有没有更大的贪官,第七个后面还有没有第八个……不过,半个月前,王保重告诉我,你已经被解雇了,你无法再从城里带回关于这个贪腐案的任何情况……老猫你是实在人,你告诉我,是这样吗?
老猫一下子激动起来。他说是,是这样的,王保重说得一点都不错。但是,他没告诉你,我很快就要回到城里看传达室吗?我回来之前,我们科长就已经跟我交了底,说我是王局长介绍去的,他们不会把我跟别人同样对待,过了今天清明节,他们会招呼我回去……老猫觉得这些话还不足以让丫青心里踏实,又说,王局长是我侄女婿,他今天要来上坟,我打算跟他好好谈谈这件事。我回城里看传达室,是他一句话的事……
真是这样吗?
当然。
那我心里就踏实了。
丫青把飞落在坟堆边上的黑蝴蝶笼络到一起,又抓了几把土压住,然后,拍拍手,往坟场外面走。她说,王保重今天请我过去吃顿饭,我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我得去,我得告诉他,我会尽快在你们俩之间选一个,过这辈子剩下的日子。我们都老了,没有多少日子可供我犹豫了……
老猫望着丫青的背影有些恍惚。他觉得丫青衰老得不堪入目了,老猫都不敢把这个衰老的背影同多年前巡夜的那个丫青联系到一起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

主题

1112

帖子

2965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965
威望
0
金钱
1803
贡献
0

22

主题

1112

帖子

2965

积分
自由自在  楼主| 发表于 2016-11-26 12:12:43 | 显示全部楼层
自由自在 发表于 2016-11-26 12:12
坟场在桃村西面,与桃村隔了一条马路。老猫给哥嫂的坟堆填了新土,又烧了纸钱。老猫做着这些的时候,不住 ...

翠影来的时候,天已过午,坟场里复归于平静。
翠影是自己来的,没有轿车,没有王局长。
那时候,老猫正倚着哥的坟堆,在午后温吞的阳光里昏昏欲睡。恍惚中,他看见翠影在坟前跪下来,哀伤地祈求爸妈在天之灵保佑王局长挺过这道难关。
老猫问,王局长怎么了?
翠影说,他也扯进热电厂那桩贪腐案里了。
第八个。老猫一下子想到了这个数字。老猫在温暖的阳光里动了动身体,调了个更舒服的姿势躺着。他成功地制止了自己一跃而起的冲动。他想这样躺着睡一觉。他太累了,昨天夜里,他炖了一宿芦花鸡……睡着之前,老猫在想,明天早晨,他是不是去广场上,把第八个贪官落网的新闻播报出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2

主题

3839

帖子

8656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8656

活跃会员

威望
0
金钱
4717
贡献
0

162

主题

3839

帖子

8656

积分
一蓑烟雨 发表于 2016-11-26 12:43:30 | 显示全部楼层
占上沙发,回头细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36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8992

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

威望
0
金钱
16907
贡献
0

236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晓风秋色 发表于 2016-11-26 13:00:58 | 显示全部楼层
自由自在 发表于 2016-11-26 12:12
翠影来的时候,天已过午,坟场里复归于平静。
翠影是自己来的,没有轿车,没有王局长。
那时候,老猫正 ...

最爱读中立的小说,烟雨妹子坐沙发,我做小马扎也行,不耽误看,晚上在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6

主题

2139

帖子

569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5690
威望
0
金钱
3381
贡献
0

86

主题

2139

帖子

5690

积分
水之湄 发表于 2016-11-26 14:51:22 | 显示全部楼层
还好,挨着我二姑坐下,看她外甥的大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7

主题

4733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1145

热心会员

威望
0
金钱
6377
贡献
0

127

主题

4733

帖子

1万

积分
枯草叶 发表于 2016-11-26 15:40:3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慢慢看,点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56

主题

7182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7318
威望
0
金钱
9751
贡献
0

256

主题

7182

帖子

1万

积分
野渡 发表于 2016-11-26 18:27:2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大师的大作面前,看来我只有站着读的份儿了。第八个和第八个真是大不同,小时候听说有个外国电影叫《第八个是铜像》,这个小说里的第八个是啥像呢?琢磨琢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