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730|回复: 12

白薯地 李贵胜 发表于曹妃甸报2017,2,

[复制链接]

225

主题

270

帖子

266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665
威望
0
金钱
1975
贡献
0

225

主题

270

帖子

2665

积分
河边谷 发表于 2017-3-1 07:33: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白薯地
                                                           □李贵胜
  父亲到了年纪,离开船,就再没下过海,他甚至连海边都不去了。他怕海见了他会哭泣,会伤心,他也怕自己憋不住会这样。父亲在屋闷了两天,就坐在过堂屋,把头转向北门,一锅接一锅抽烟。裹着咸腥味的海风从南面刮来,掠过院里的老槐树扑进门里,在父亲脚下打个旋,像留下了什么话,就从北门溜走了。可父亲对海风的造访一点都不在意,眼神动也没动。他一直看北门。

从北门可以看到大片的水稻田和长着荒草的盐碱地,再远,就是影影绰绰的绿林带,那是庄稼人的树。父亲在过堂屋坐了不到半天,突然起身把烟口袋往烟杆上一缠,黑着脸给母亲撂下句“我转转”,就背起手走出北门。父亲60多岁了,背有些驼,但脚步依然轻捷矫健。母亲指着父亲的背影给我说,巴不得他出去转,看那张黑脸,阴的能拧出水,再闷在屋里,浑身就长毛儿了!我隐约感到,父亲心里肯定压着事。

傍黑前,父亲回来了,他把两只湿漉漉鞋子踩在门槛上蹭鞋底,蹭下两张鞋子大小的厚泥片。我知道,父亲是去大滩里了,滩里全是湿软的胶泥和干枯的草屑,粘上鞋底很难甩掉,只有拿草棍什么的边走边收拾,不这样,脚会从鞋子里脱出来。晚饭时,父亲说,他要在大滩上弄块地,栽白薯。母亲听了,手里的饭碗差点掉炕上,眼睛直勾勾看着父亲,仿佛看一个天外来的怪物。

父亲没理会母亲的表情,他端起酒杯,嘴唇压住杯沿儿,极享受地“滋儿”了一口酒,抬手抹一下嘴巴,“哈——”出一声,冲我又重复了一遍那句话,询问的目光送到我眼里。我说,盐碱地里咋能长白薯?父亲说,盐碱地上能种稻,凭啥不能长白薯?我想试试,看它能不能长出来。父亲做什么已不重要,只要他愿意,家里没人管,即使管也管不住。我说,你想试,就试试吧,不过,我得管学生,没更多时间帮你。父亲说,这是我想做的事,不用你管。

尽管是闲置的大滩,也是村里公益地,父亲去找村长。村长一听在海滩上栽白薯,瞪眼看了他老半天,说,老哥,你脑子没乱套吧?父亲回应,我就是想栽白薯。村长哈哈大笑,等他笑完,父亲说,你先别笑话人,我就想让盐碱地长出白薯。村长揉下眼窝,笑仍挂在嘴角,老哥,反正你已退下船了,想咋折腾就咋折腾吧,若盐碱地里长出白薯,想着给我送两块,我给你上全国的报纸!父亲知道村长不相信,说,那你就好好等着!父亲挂出一脸庄重,冲村长说,我栽白薯,开发费咋算?村长也严肃了,海滩上栽白薯这项开发还没列入村规划,开发费不能给你拨。父亲说,兄弟你整反了,我是说我栽白薯还交不交开发费。村长醒过来,抬抬手,你栽吧,你就是在海滩上栽一百年白薯,也不用交。

 礼拜天,我从学校借了把铁锹,直接赶到大滩里,父亲已用镰刀打出一块盐碱地。那地足有一亩多,与稻田地仅隔一条泄水沟。盐碱地上长着没腰深的荒草,父亲把割下的荒草往地边上抱,嘴里不停地说,若在早年,这样的柴火早被人拾光了,现在没人要,真可惜了。我记得儿时头天冷,父亲会给院里拾来高高一垛柴草,土炕就热乎一冬。父亲常说过去的事,他好像真的老了。

 翻地时,父亲不止一次提醒我,下锹深点,再深点,说深翻的土地好沥盐碱。晌前歇息,父亲指着泄水沟对面的稻田说,这是有公社的时候开发的,好多地块和沟渠都浸透着他的汗水。那时,社员们冬天照常下地,大滩里忙碌的人影像蚂蚁搬家。父亲说起当年抑制不住激动,看着稻田眼里放出亮光。

稻子正扬花,稻田在阳光下闪耀着刺眼的嫩黄,微风吹过,稻花的清香飘来,油脂一样裹紧我们,心慢慢就醉了。父亲抽着烟袋,脸上皱纹也被这清香洇开,柔和目光探出老远,他看到了什么呢?我摸不透父亲的心思了。
  经过一段时间,地翻完了,沥碱沟也挖好,就等明年春上栽薯秧。这期间,下雨下雪了,土里的盐碱就沉下去,顺着沥碱沟排走。父亲说,大滩上的稻
田就是这么开出来的,他不信他就开不出一块长白薯的好地。
  回家路上,父亲脚步放的很慢,头上的日头似乎也变懒,轻易不见它挪一步。几里外的河湾那边隐约传来汽笛长鸣,是涨潮了,归来的渔船正收进河湾。我问父亲,不下海了,为什么不到海边去转转?为啥非得在盐碱地上栽白薯,闹得全家都不理解你?父亲看着我,叹口气说,为的是二十年前许下的一个承诺,我知道大伙都不理解我,换了我也不理解,可这个承诺不兑现,我心里的扣这辈子都解不开。

我糊涂了,二十年前,父亲给谁承诺了什么?
  父亲说,你忘啦?七岁那年你住大姨家,我接你回来,路过张庄村南的一片白薯地……

我忽然想起来,那年父亲接我回家,到了胡各庄,通家的班车没有了,我和父亲只好步行回家。三十多里的路,我走一段,父亲背我一段,就这么走到大午后,我和父亲都饿坏了。路过一片白薯地,父亲说,你等着,我去抠几块白薯垫巴垫巴。父亲抠来三块白薯,用袄襟擦净一块给我,第二块没擦完,就听一声大喊,为什么偷我家白薯!我们抬头,见一小女孩跑来,到跟前,手指着我们气呼呼地说,说!为什么偷白薯!

父亲堆起满脸笑,蹲在女孩面前说,小闺妮,我们走了很远的路,饿坏了。

小姑娘怒气未消,我不信!

父亲把我拉到她面前,和蔼地说,你看他的脸,汗渍都把它涂成花猫脸了。

 因女孩说我们“偷”,在她面前我羞愧地低下头。女孩弯下腰,仰脸看着我,她的眼睛又黑又亮,转眼珠时,我发现她左眼白有颗小米粒大的红斑。女孩看着我,咯咯笑起来,笑完说,你们别走,好好等着。转身朝村子跑去。

女孩给我们兜来一兜煮熟的白薯。父亲捧着白薯有点激动,当时许下愿,说这白薯算是借的,过后还给她家一车。女孩眨眨眼,说,真的?父亲点点头,伯伯不说假话。女孩歪头又笑,说,那你说话要算数,我等你拉一车白薯来!
  父亲低着头,脚步走的茫然,似乎心事很重。我说,当时不就说了两句哄小孩的话吗?至于闹这么大举动开白薯地?父亲说,他当时也这么想,过后就
把这事忘了,一年后又想起应答谢一下人家,就买了些海货去了张庄,没想到,村里搞规划,拆了许多房,也盖了许多房,土地重新划分,他没找到那个小女孩。

过去这么多年,小女孩或许已做人妻为人母,说不定那句话早扔到了九霄云外,父亲这是何必呢!可父亲说,这些年他又把这事挂心上,像个铁坨子坠得心疼。他就像做了亏心事,老做梦,梦见那个小闺妮挣着两只小手朝他喊,你要说话算数,我等你拉一车白薯来!父亲说,你知道吗?这是童心在喊话,童心不可欺!

我不
以为然地笑笑,老爸,你老了,换了我,绝不像你这么傻。
  父亲站住脚,厉声说,那你就不是个东西!这地哪怕长出一斤白薯,即使找不到那孩子,我也送到张庄去,撒散给村人,也算了了我一桩心事!我相信,那孩子早晚会知道,我没食言!

第二年春上,父亲跑了二十多里地从庄稼院买来白薯秧,栽上后,整天守在地里,像侍弄孩子一样侍弄它们。几场春雨,白薯秧挺直了腰身,又几场夏雨,白薯秧葱葱茏茏,覆盖了地垄。薯秧发发实实生长,父亲的笑容也天天生长。每回我去地里,父亲抚弄着秧叶叫我看,他说,你看你看,这些叶子都挣着小胳膊扑楞着长呐,掐顶、翻蔓我都不忍心的。

 可是,入秋以后,白薯秧长疯了。它们每时每刻都在长,日日夜夜地长,好像每棵薯秧不长成巨人不罢休,谁也阻挡不了。接着,薯秧底下的叶子开
始发黄、枯萎,一层层落地。父亲蹲在地头上,眉头锁紧,嘴里不停地喃喃,它们病了,我不会治,这可咋办?父亲无助地看着我,眼里满是哀求。

 为了父亲的白薯地,也为了父亲的夙愿,我开始求助。我打电话给县农科站站长刘炳德,他是我高中同学。他听了薯秧病情,说,薯秧病到这种程度,恐怕难保收成,不过他答应,尽快派技术员来看看。

 隔了一天,我接到刘炳德的电话,说站里杨柳技术员坐班车已赶往你们柳河村,让我接一下站。我接到的杨技术员是位姑娘,短发,一身朴素衣装
,若不是鼻梁上架副眼镜,地地道道一个农家闺女。

父亲见了杨技术员像见了救星,他把她拉到白薯地,说,白薯秧都病了,好闺女,快救救它们吧!说话时,父亲眼里好像汪着一层水光。
  杨技术员猫下腰,边走边翻着薯秧看,又捡起几片枯萎的叶子照阳光,之后蹲下身查看土壤,她几乎把整块地诊断了一遍。最后,杨技术员站起身,环顾一下四周,笑起来,问父亲为什么找这样一块地栽白薯。父亲就说了二十年前的事。杨技术员不笑了,她看着父亲说,老伯,你是个大好人。

父亲无奈地搓着手叹道,你看我这白薯地啊……

杨技术员说,老伯,你的白薯地板结得厉害,薯秧栽的太密了,中后期打理又不科学,还生了病虫害,恐怕今年的白薯很难收一车。
  父亲着急地问用啥法子能挽救。杨技术员说,太晚了,等明年我来指导,保你的白薯大丰收。

父亲无望地蹲下去,黑瘦的脸上布满沮丧。

杨技术员要到水沟边洗手,招呼我抱些干草当脚垫。我把草抱来垫好,杨技术员扭身悄声对我说,花猫脸,你看我是谁?说着,摘了眼镜,笑眯眯盯着我。就在她转眼珠时,我看见她左眼白上有颗米粒大的红斑。

我一惊,哎呀!你就是……

杨柳竖起手指压唇上,嘘了一声,先别告诉老伯,白薯地弄成这样,他在我面前会失落的!

从这以后,我和杨柳有了电话来往,有了频繁接触,感情日益加深,我们相爱了。

父亲的白薯地没长出好白薯,却收获了一个他的儿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90

主题

9537

帖子

2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1789

突出贡献优秀版主

威望
0
金钱
12087
贡献
0

490

主题

9537

帖子

2万

积分
阿冰 发表于 2017-3-1 08:02:2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应该是一篇地地道道的小说吧,故事构思很巧,父亲的执著与人性的善良两个方面表现特别突出,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90

主题

9537

帖子

2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1789

突出贡献优秀版主

威望
0
金钱
12087
贡献
0

490

主题

9537

帖子

2万

积分
阿冰 发表于 2017-3-1 08:07:07 | 显示全部楼层
移到小说版了。感觉李老师的作品写得细腻厚重,故事构思巧妙,让人读着很有余味。其中一句话说得忒生动:亲指着父亲的背影给我说,巴不得他出去转,看那张黑脸,阴的能拧出水,再闷在屋里,浑身就长毛儿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36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8922

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

威望
0
金钱
16867
贡献
0

236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晓风秋色 发表于 2017-3-1 08:38: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阿冰 发表于 2017-3-1 08:07
移到小说版了。感觉李老师的作品写得细腻厚重,故事构思巧妙,让人读着很有余味。其中一句话说得忒生动:亲 ...

我很喜欢李老师的作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36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8922

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

威望
0
金钱
16867
贡献
0

236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晓风秋色 发表于 2017-3-1 08:38: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阿冰 发表于 2017-3-1 08:07
移到小说版了。感觉李老师的作品写得细腻厚重,故事构思巧妙,让人读着很有余味。其中一句话说得忒生动:亲 ...

我很喜欢李老师的作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3

主题

1793

帖子

4201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201
威望
0
金钱
2308
贡献
0

63

主题

1793

帖子

4201

积分
文韵 发表于 2017-3-1 09:44:06 | 显示全部楼层
构思挺不错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56

主题

7160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7266
威望
0
金钱
9721
贡献
0

256

主题

7160

帖子

1万

积分
野渡 发表于 2017-3-1 19:10:4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老师的文章总是这么细腻感人。学习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2

主题

3839

帖子

8656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8656

活跃会员

威望
0
金钱
4717
贡献
0

162

主题

3839

帖子

8656

积分
一蓑烟雨 发表于 2017-3-1 19:37: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点个赞,支持小说版块来了好小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36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8922

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

威望
0
金钱
16867
贡献
0

236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晓风秋色 发表于 2018-4-6 22:50:21 | 显示全部楼层
野渡 发表于 2017-3-1 19:10
李老师的文章总是这么细腻感人。学习了。

好文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56

主题

7160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7266
威望
0
金钱
9721
贡献
0

256

主题

7160

帖子

1万

积分
野渡 发表于 2018-4-7 09:08:3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晓风秋色 发表于 2018-4-6 22:50
好文字

真真滴是好文字,有真情,能感动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