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52|回复: 5

寒冷的日子(短篇小说)谷景峰(第一页)

[复制链接]

134

主题

156

帖子

1602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602
威望
0
金钱
1181
贡献
0

134

主题

156

帖子

1602

积分
河边谷 发表于 2018-1-11 10:41: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寒冷的日子(短篇小说)
                                   谷景峰
                                    
                                    
    生我的那天是1943年旧历1128日,三九的第四天。俗话说,冷在三九热在三伏;三九四九冻死狗。这可是一年最冷的日子。儿子的人生日,妈妈的难日 .这一天正是日本鬼子在我们村大屠杀的日子.
     听妈妈说,鬼子每次进村,都到富贵人家吃喝骚扰,奸淫妇女,杀人放火祸害百姓。我们家虽然不很富裕,但住的也是宽敞大院,吃穿也不困难。妈妈就要生产了,爷奶早就去世,爸爸当了兵去打鬼子不知到了哪里,在家里生产很不安全,也没人伺候,所以就暂借宿到街坊谷大婶家,同时叫来镇上的小姨陪伴妈妈。谷大婶和妈妈最要好。谷大婶的丈夫被鬼子抓了伕,到开平镇去修炮楼。儿子谷顺子当了八路军,家里就谷大婶一个人。谷大婶家住的是一个破旧的小院,院里三间茅屋,夏不避雨冬不御寒。为确保月房屋子暖和,妈妈差小姨给谷大婶搬来好多劈柴。
    小茅屋内如豆的煤油灯一闪一闪,刺鼻的油烟味充斥了整个房间。小姨在过道屋烧火。她低头望着灶膛里,一根根往里面添柴。小姨的脸被烤得通红,本来就俊俏的脸上像化了妆,煞是好看。小姨不时掀开门帘窜进屋里:生了没?生了没?陪伴母亲身边的谷大婶就凶她一句:死丫头,烧好你的炕去吧!母亲躺在炕上,盖着一床棉被。母亲是个非常坚强的女人。头一胎,临生前腹内是那么的绞痛,可她愣是咬紧一块毛巾,一声不吭,头上的汗水洇湿了枕头。谷大婶寸步不离地守着妈妈。时光仿佛凝固了,夜是那么的长。
    鸡叫头一遍,妈妈搅病了。她紧咬毛巾,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四肢摇动着,像纺织娘。在大婶的帮助下,我哇地一声顺利地来到了这个世界。是个带把儿的!谷大婶高兴地叫了起来。正烧火的小姨风也似地旋进来。等她断定所听无误后,乐得蹦了起来:哈哈哈,我有了外甥啦!我有了外甥啦!烧炕去!谷大婶瞪了小姨一眼,小姨吐了一下舌头,闹了个鬼脸,跑出去了。
小姨怕冻着刚出生的外甥,回到过道屋狠劲地往灶膛里添劈柴。熊熊燃烧的劈柴噼噼剥剥,无数个火星从灶门里弹跳了出来,瞬间又无影无踪。
本来漆黑一团,我一睁眼是烟雾缥缈,豆灯闪闪,两只眼看什么都是模糊的、新奇的,不知道看到的都是什么东西,陌生极了。我饿了,一劲地哭,这是本能。妈妈把奶头擩进我的嘴里。乳液流进我的喉咙,啊,人间烟火是如此地甘甜美妙。谷大婶嘴不闲着,叽叽咕咕不知在跟妈妈谈论什么。小姨不时跑进来,掀开盖着我的小麻花被子,在我额头上亲一口,跑了,又去往灶膛里添柴。我吃饱了,喝足了,浑身好舒服。不成想人间被窝是这么温暖惬意。我满意地睡着了。看,这孩子刚落草就会笑,神了,长大一定是个贵人,起码是个县长镇长啥的,谷大婶说。妈妈抿着嘴笑了。
    鸡叫二遍了。我觉得身下好烫,越来越烫。我受不了了,哭了,哭得好厉害。妈妈把我抱起来,我身下的小褥子冒起了烟。啊!炕席糊了!谷大婶、妈妈手忙脚乱。谷大婶朝过道屋大喊一声:死丫头,别烧了!炕席着火了!
    谷大婶忙从水缸里舀来水,泼在冒烟的炕席上。妈妈抱着我从炕这头滚到炕那头。小姨慌了手脚,忙把灶堂里的正燃烧着的劈柴扒出来,舀盆水浇灭。劈柴滋滋滋地灭了,产生了诺大一片白色的烟雾。那烟雾从门帘缝中钻进屋子,呛得谷大婶不停地咳嗽,妈妈流着眼泪,用手轻轻捂住我的嘴巴,怕烟雾钻进我的喉咙。
鸡叫三遍了。天快亮了。天上飘飘洒洒下起了雪。那雪越下越大,越积越厚。谁家的狗叫了几声,接着好多狗叫了起来。接着就是一声清脆的枪声。那枪声在空旷的夜空里久久回荡,叫人毛骨悚然。怎么回事,有情况?突然,外面传来登登登的跑步声。有人敲门。咚咚咚!谷大婶扭着小脚,门刚打开一条缝,就被外面的人猛地推开,闯进一个陌生的小伙子。小伙子年纪有20多岁,白头净脸,长得好精神帅气。
“大婶,鬼子追我,救救我。”来人急促地说。
“你是......”大神愣了神。
“我姓李,叫李刚,是游击队的,有重要情报。”
“快进屋!”
谷大婶把小伙子拉进屋,插上门,用笤帚拍打着小伙子身上的雪。屋里还那么烟气腾腾。小伙子扫视着屋内,寻找藏身的地方。屋子本来不大,躺着母亲和我。“到西屋吧。”谷大婶拽着李刚去了西屋。西屋里堆着一堆破烂农具,盆盆罐罐,别说是人,就连一只猫也藏不住。李刚试了几试,无处藏身。
鬼子进村了!街上传来喊叫声。紧接着就听见驴叫声,牛吼声,踢踢踏踏,咯吱咯吱,嘈嘈杂杂响声一片。紧接着就是砸门声,鬼子的叽里咕噜乱叫声。
咚咚咚!鬼子在砸谷大婶的门。
    开门!
屋里人都慌了。李刚无所适从,急得在地上打转,汗水象一条小溪从头上淌下来。外面敲门声更紧了。谷大婶急中生智,她把李刚掫到炕上,挨着母亲躺下,拽过一条破棉被把他蒙上,嘴里说着你别动,又匆忙自对门屋里拎来一袋苗头,解开袋口擩进李刚的坏里,嘱咐李刚抱紧,千万别出声。
苗头是什么?渤海湾沿岸的渔民、农民都知道——渔民出海捕捞的海鲜很快出手卖光了,剩下的小虾小鱼碎蟹,皮皮虾壳等杂碎海货没人要,就把它们晒干碾成粉,留下来,攒多了卖给种庄稼的农民当肥料。这种肥料氮磷钾含量很高,就是气味太臭,猛地一闻能把人熏个倒仰。谷大婶的娘家在渤海湾沿岸,父亲是出海的驾长,所以每年攒的苗头都留给妹妹来苗地。这年没用完,剩下一面袋,放在西屋,准备明年再用。
咣啷一声,谷大婶家的门被踩开了,闯进来几个鬼子几个伪军。为首的是鬼子小队长,叫井北一郎,另外一个是翻译官。两个鬼子和伪军先到西屋里用刺刀乱捅乱刺,犄角旮旯,连耗子窝都不放过。
井北一郎一进屋,就觉得屋内气味不正常。烟气腾腾,一股刺鼻的异味。他用戴手套的手捂住鼻子,叽里咕噜说了一段话,谁也听不懂。翻译道:皇军说屋里咋这么臭,问你们。没人回答。一个游击队员逃到村里来,看见没,说出来皇军大大有赏。
谁也没说话,只是频频摇头。井北一郞又叽咕了几句。
翻译问:炕上躺的什么人?
我儿媳妇,她刚刚生产,你看......谷大婶说着撩起小被,露出了光不溜丢乱蹬小腿儿的我。
“老总儿......”母亲在我腿上掐了一下,我“哇哇哇”哭了几声。那翻译官掏出打火机打着,照在妈妈的脸上。在打火机的照耀下,那翻译官的脸明显地抽搐了一下。他赶忙把火灭掉。借着打火机的光亮,妈妈看清翻译官的嘴脸,失口叫了一声:“亮梓......”
谁也没听懂妈妈说的是什么。谁也没追问妈妈说的是什么。
井北一郎问炕上躺着的那个人是谁。谷大婶说是她儿子,病了。说着井北一郎抽出腰里的佩刀,想去挑李刚盖的被子。翻译官挡住了井北一郎的手,然后拽住破棉被的一角,慢慢地小心翼翼地掀起一条缝,一股臭气冲了出来,呛得他险些喘不上气来。一霎时臭气弥漫到全屋,鬼子们个个捂住了鼻子。
什么病”翻译问。(接下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4

主题

156

帖子

1602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602
威望
0
金钱
1181
贡献
0

134

主题

156

帖子

1602

积分
河边谷  楼主| 发表于 2018-1-11 14:45:04 | 显示全部楼层
<寒冷的时候>因字数过多,一次粘贴不上,几次粘贴,衔接不好,可能有断档的地方,影响你的阅读与欣赏,实在抱歉.每次上传较长的文章,都遇到这样的问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8

主题

3405

帖子

7962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962

热心会员

威望
0
金钱
4527
贡献
0

108

主题

3405

帖子

7962

积分
枯草叶 发表于 2018-1-11 16:47:2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接着往下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2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5454

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

威望
0
金钱
14888
贡献
0

212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晓风秋色 发表于 2018-1-11 17:05:3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小说!往下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08

主题

5706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3708
威望
0
金钱
7672
贡献
0

208

主题

5706

帖子

1万

积分
野渡 发表于 2018-1-11 17:34:0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忒吸引人,得看看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22

主题

8278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8899

突出贡献优秀版主

威望
0
金钱
10481
贡献
0

422

主题

8278

帖子

1万

积分
阿冰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姜还是老的辣,谷老师写的真实生动,细节特别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