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54|回复: 4

寒冷的日子(短篇小说)谷景峰 (第二页)

[复制链接]

133

主题

155

帖子

159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595
威望
0
金钱
1175
贡献
0

133

主题

155

帖子

1595

积分
河边谷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接上页)什么意思,谁也不理解,只有谷大婶心里明白。
西北风还在吼。枝头的麻雀被冻得站不住脚,弹跳不止。村子里一片哭声。乡亲们踏着积雪,怀着满腔义愤,流着眼泪,刨开坚硬的冻土埋葬了亲人。人们在回忆,在感叹,在议论:丧尽天良的小鬼子,不得好死!你们不在本国好好过日子,到我们国家来烧杀抢掠,这是为啥呀?你们没有父母兄弟吗?作孽呀!唉,幸得那小伙子关键时刻站出来了,要不全村人就全完了。八路军,有血性,好样的!
                           
                        
    谷大婶拿出李刚留给他的纸条展开看,反过来看调过来看,白纸黑字,一个也不认识,交给妈妈,妈妈更不认识。这可咋办?去找别人看看?不行,那就透漏了八路军游击队的秘密了。那还了得?急得谷大婶在屋里转磨磨。还是等锔锅的王师傅吧,妈妈说。这么大的雪,锔锅师傅能来吗?
我们家乡有个不成文的规矩:无论雪下得多大,只要雪一停,家家户户就把自家门口的雪打扫干净,这叫自扫门前雪。第二天一早便有勤劳人自发地扛着扫帚,拿着铁锨,徃村外扫出一条蜿蜒小路。村村都有这样的勤奋之人,所以,很快村与村之间的小路就像条条蚰蜒一样连接起来。这样,对做小买卖的,推车担担的,挑挑扛扛的,走亲串友的并没什么大碍。
村子里很静,偶尔传来几声狗吠鸡鸣。人们还沉浸在恐惧与悲愤之中。谷大婶坐卧不宁。她做了半盆面条儿,看着妈妈和小姨秃噜秃噜地吃,她却心神不宁地坐在旁边,一会儿到门前望望,一会儿到门前望望,手心里握着那张纸条。她嘱咐小姨和妈妈,要竖起耳朵听着锔锅人的吆喝声。锔锅的大老王跟村里人都很熟,尤其跟谷大婶,因为他摆摊子的地方离谷大婶家不远,出出进进,差不多每天都见面。大老王很义气,谁家家里困难锯锅锔碗啥的,他就免费。大老王很幽默,经常跟乡亲们说笑话,还常和比他大的叫嫂子的女人们来点荤的。大老王的嗓门儿很高,他进庄一张口吆喝连外村人都听得到。谷大婶低着头,一声不吭,她的灵魂早就出了窍,到街上等待锔锅的大老王去了。等啊,等啊......时间过得真慢。
锔——锅——哟!
啊,锔锅的大老王来了!是他吗?是他吗?再听听!
锔——锅——哟!
    是他是他就是他!
谷大婶的心咚咚咚地跳起来。他把那纸条攥在手心里,匆匆地来到街上。大老王还是在离她家不远的那老地方摆好了摊子,早有人送来裂璺的油罐子,大老王正在为一个油罐子上锔子,旁边围了几个大人几个孩子看热闹。其中还有那个吃人饭不拉人屎的四秃子。
四秃子姓李,叫李飞,排行第四,小时候生了一脑袋疥疮,后来疥疮好了,头发却斩草除了根,落了个秃头,阳光一照闪闪发亮。有人打听李飞是谁,村里人大多不知道,要打听四秃子,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四秃子其貌不扬,光棍一根。村里人都说四秃子是吃蒺藜狗长大——不是好粮食喂的。四秃子胎里带的心眼儿不好。好吃懒做,损人利己。只要给他钱,他给你叫亲爹。最可气的是,他给日本人通风报信,当汉奸。因此,他在村里没一点人缘。他跟谷大婶沾点亲戚。谷大婶远方的一个表兄是四秃子姐夫的干哥。所以,四秃子见到谷大婶叫表嫂,还自作多情地和谷大婶儿拉拉近乎,说个笑话啥的。谷大婶烦他,说她是属老蚧的,不咬人腌臜人,可又不好得罪他,宁可得罪十个君子也不能得罪一个小人嘛。
几个小孩子在锔锅摊旁边跳边唱起了歌谣:
        锔锅匠,大老王,
        锯盆锔碗锔大缸,
        锔得大缸抿嘴笑,
        锔得小盆不漏汤,
        新缸不如旧缸腌菜香。
        锔盆锔碗锔大缸......
谷大婶忐忑地在远处望着,不敢进前去。一个老娘们平白无故地来看锯锅的干什么。冷风嗖嗖,刺得脸好疼。她在地上原地踱步,缓解冷风的肆虐。她等待着四秃子离开,看样子四秃子在跟人说说笑笑,没有离开的意思,这可咋办?这个该死的四秃子!突然,她灵机一动,计上心来。她赶忙回家来,拔下灶上的铁锅,扣在院子里,找来锤布的棒槌,用力向锅底凿去。只听梆梆两声,锅底便裂开一个大璺,她把那纸片叠了又叠,夹在一张五角的边区票子里面,装在口袋里,然后把铁锅举在头顶,登登登来到大老王跟前,把锅咚地往地上一扣:
王师傅,锔锅!
放这儿吧。大老王看了一眼锅底,又看了一眼谷大婶。他发现谷大婶的眼神异常。每次与谷大婶见面交谈,谷大婶都是那么自然,而今天谷大婶的眼里好像有话要说,又有一种神秘感。
表嫂,您锔锅呀?四秃子凑过来主动来搭讪。
明知故问。谷大婶翻了四秃子一眼。
天这么冷,表嫂,来我给你焐焐手。 四秃子说着,嘻嘻嘻地把手伸过去,想攥住谷大婶的手。
贼色的,也不脱下鞋底子照照你那模样儿!谷大婶如遭芒刺,赶忙把两手缩了回来,抄了袖。四秃子的手扑了个空,好不尴尬,逗得人们哈哈大笑。
油罐子锔好了,主人交了钱,搬起罐子冲着太阳照了照,满意地走了。开始给谷大婶锔锅了。大老王仔细看了看锅底的裂璺,发现这锅的裂璺不正常,不是自然开裂,而是人为的,敲打的,还是刚刚敲打的。好好的锅为啥敲裂呢?大老王在思索......
大老王是县大队的地下工作者。他的任务就是以锔锅为幌子,在这一带刺探日本鬼子的行踪,做抗日宣传,秘密发展抗日队伍。前天这个村子遭到屠杀,县大队领导早就得到消息,井北一郎搜查八路军,谷大婶救护了李刚,后来李刚为解救全村人的生命而挺身而出。情报员李刚被俘了,他在被俘之前大喊了一句谁也听不懂的话,大婶儿,千万别忘了呀!莫非他跟谷大婶儿透漏了什么重要消息?领导命令他,无论如何,要尽快找到谷大婶儿,探探谷大婶儿有什么话要说。  
大老王边剐蹭着锅底的烟灰,不时抬头瞟一眼谷大婶儿。谷大婶儿也正在瞅他,四目相对,就碰出了火花。大老王来这村锔锅,经常和谷大婶儿搭讪,谷大婶儿从来没用过这样的眼光看过他。谷大婶儿莫非有话要说?
王师傅,今天天冷,中午我给你包肉包子送来。
    好呀,先谢谢你了。
    表嫂,今天我沾王师傅的光,中午我也不回去了,多拿俩包子给我。四秃子说着咽了几口唾沫,眨了眨小母狗眼。
那不行,王师傅是外村人,你本乡本土的,算赶哪辆车的?真是的。快回家做饭去吧啊!
谷大婶儿想把四秃子支走。
    四秃子弄了个没趣。可他死皮赖脸就是不走,一心想吃谷大婶儿的肉包子。转眼太阳转到了正南方。快到吃中午饭的时候了,看热闹的人都回家吃饭去了,就剩下大老王、四秃子和谷大婶儿了。这个四秃子无所事事,光棍一根,一人吃饱连家里耗子都喂了。常言说瞎子(接下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8

主题

3398

帖子

7944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944

热心会员

威望
0
金钱
4516
贡献
0

108

主题

3398

帖子

7944

积分
枯草叶 发表于 6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该死的四秃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2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5446

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

威望
0
金钱
14883
贡献
0

212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晓风秋色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接着往下读,构思巧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08

主题

5704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3702
威望
0
金钱
7668
贡献
0

208

主题

5704

帖子

1万

积分
野渡 发表于 6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接着往下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6

主题

486

帖子

1199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199
威望
0
金钱
658
贡献
0

26

主题

486

帖子

1199

积分
雪歌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锔锅匠,大老王,
        锯盆锔碗锔大缸,
        锔得大缸抿嘴笑,
        锔得小盆不漏汤,
        新缸不如旧缸腌菜香。
        锔盆锔碗锔大缸......

真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