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67|回复: 4

烧窑 刘振广 发表于唐山晚报2018,1,31

[复制链接]

192

主题

225

帖子

2254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254
威望
0
金钱
1669
贡献
0

192

主题

225

帖子

2254

积分
河边谷 发表于 2018-3-1 18:25: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刘振广
手工制做、土窑烧制的泥土青砖,被禁止生产,已经绝迹好多年。可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我每年秋天、冬天,都要因它累死累活劳作几个月。家家买不起返销粮,生产队要靠烧砖副业提高工分值,挣取活命钱。我年轻力壮,年年和三个壮汉一起,被派上窑场做坯烧窑。那是力气活儿,非有劲的汉子干不了。
秋季做窑坯,秋分上场,霜降扎作。早了,雨水多,干不了活儿;晚了,天气冷,末了儿做的窑坯受冻害。每年秋分前三五日,生产队长就带我们四个到老窑旁做坯场。坯场讲究平、硬、光,需先疏松地面,再取高垫洼,后用碌碡轧实,使之平如镜,硬如板,光如打谷场。再修好窑井,备好流沙,秋分那天准时开工做坯。
做坯先和泥。清除表土,把那层二尺多厚的黑土仁儿扔到坯场上,打碎,和水搅拌。泥须掌握软硬度,软了坯走型,硬了泥在坯模里摔不出犄角。搅拌好的黑土泥要一锹一锹来回“过”三遍,这才油条瓷实没有“核”。黑土泥太粘稠了,多棒的小伙子,和三百块坯的一坨泥下来,也要出一身汗。
做坯装模是技术活儿。做坯板凳一米高,把洇透的槐木坯模沾好流沙放在上面,然后弯腰在泥坨边撒一把流沙,抠泥蛋;连抠两个,都在流沙上打半个滚。用两手把一个泥蛋扶起,左手用力拿起,挺身直腰,迅速把泥蛋倒到右手,沾了流沙的面儿朝下,猛地摔进坯模。接着弯腰再用同样方法装另一个泥蛋。坯模装好,拿起挂在板凳头上的泥弓,把泥面割平。放下泥弓,双手端起坯模,快步去扣坯。端模要平稳,不能晃动,一晃动里边的泥就澥了,扣出的坯就要走样。到地方弯腰扣模,须快而准,慢了扣出坯来也要走型。扣模要密但不能压,一压了前模的坯,两模坯都得作废。成做坯匠扣出的坯,竖看成行横看成排,简直就是艺术品。摘下模,直腰返回,再到流沙堆前弯腰流模斗,直腰放在板凳上,开始下一模窑坯的制做。有人算过,做成一块窑坯,干活走路不算,到拿上坯亭,光弯腰直腰就各有十次。成天整日的这样干活,难怪软茬汉子干不了。
坯稍硬,就需整型。先做大面,即用坯模底把坯的大面轧平;再轧小面,即把坯搬起,用坯模底把小面轧平;最后做“头面”,即把坯靠近,拍平两头的小面。这时坯被做得平平整整,方方正正,四面见线八个角齐,算是成了成品。等到七八成干,拿上坯亭,通风干燥,备着装窑烧砖。
做窑坯要追节气赶时间。我们每天迎日出送晚霞,自带午饭在坯场吃。虽然劳累,但想想肩上的责任,大家都比着赛着干。从田野里庄稼一片葱茏,到大地上空荡荡落叶飘飞,我们终于完成了做坯任务。用秫秸封好坯亭,高高兴兴收工。
冬天到了,农事闲了,就要装窑烧窑了。那简直是生产队的节日。男女劳动力,不管老弱残都来参加,生产队管饭。不是油炸饼、豆腐脑儿,就是秫米豆干饭、粉条儿炖肉。修葺一新的颓败窑屋,重搭炕灶,这会儿成了指挥部和伙房。队长家婶子做饭手艺了得,炸的油炸饼又酥又脆,闷的秫米豆干饭又面又香,叫我至今思念起来还有些嘴馋。装窑人少了一天装不完,为召集劳动力,生产队才不得不沿用这吃伙饭的办法。到天黑,窑装好人散去,窑匠点着火,队长摆上早买下的猪头,和窑匠烧香磕头祭窑神。作为对做窑坯付出辛劳的补偿,我们四个做坯汉子,被安排给请来的两位窑匠师傅“供火”。在那食不果腹的岁月,每天能吃个饱饭还能见见荤腥,真是天大的实惠。公社一位干部知道我队点火烧窑的消息,晚上悄悄过来蹭吃喝。不知道窑匠师傅和他相熟还是不相熟,说碜得对不死牙的黄段子开他的玩笑。那干部不但不恼反而很快活,说“烧窑不闹骚,烧砖没个好”,捧着烧窑师傅一唱一和,像是对口相声。吃了几块猪头肉,喝了两碗稻糠烧,他醉倒在窑屋里。
烧窑用煤炭。一个窑需提前备下十几吨煤。所谓供火,就是给烧窑师傅往窑券大灶旁抬煤,往外抬炉渣。窑券深而长,有鼓风机一样的功效,所以没有不好烧的砖窑。前期烧大火,窑顶上的烟囱全开放,烧窑师傅把窑灶调理得呼呼啸叫。大火烧“天”——就是侧重烧窑里上部的砖。这时窑券里很冷,尽管炉火熊熊,却是“胸前烤得暖,背后冒凉风”。待上部的砖烧红了,窑匠师傅就封闭了窑顶上的主烟囱,只留下靠窑帮的一圈小烟囱,改烧中火,行话叫“齐火”。齐火烧中间。齐火起,火下移,窑券里温度顿升,烧窑师傅再也穿不住棉袄,只穿一件布衫,或者干脆赤膊上阵,往窑灶里添煤。齐火要烧到窑顶的一圈小烟囱都冒出红火苗。晚上,顺小烟囱往窑里一瞅,红通通的,土坯仿佛都化成了水,红光透亮,煞是好看。这时窑匠把窑顶一圈小烟囱全封闭,重新扒开主烟囱,改烧小火,行话叫“下火”。下火引导窑火往下走,侧重烧窑底部的砖。待底砖烧红烧透,窑顶的大烟囱里就冒出来红亮的火苗,点燃一把柴草,火苗呼呼冲天。窑匠师傅脸上立刻露出舒心的笑容:“哈,接上火了,火候到了,闭(bei)火!”于是,两个窑匠一个封窑顶,一个封窑灶,用不了半小时就把一切料理完毕。
冒烟冒火的窑顶,这时修成一座天池。我们四个供火者,从窑井坑一担接一担地担水,绕着盘山道,倒进天池。天池里立刻翻浆冒泡,呼呼呼喷出蒸汽。窑里的砖通过水的冷却作用,颜色由红色变成青色。我们必须把窑里的大火和烧的红灯似的砖块洇透,才能停止上水。我们呼呼喘着粗气,你不让我我不让你地挑水,外衣洒的水冻成冰,坚硬闪亮,仿佛古代兵士的铠甲,而内衣溻得水捞一般湿。大水压在大火上,砖窑里轰轰作响,散发出刺鼻的硫磺味儿。直到窑顶的天池里存住了积水,不再冒气泡,我们才能歇一会儿喘口气。夕阳西下,暮霾升起,夜里还要接着上水,我们便在窑井旁、坡道上、窑顶上埋杆,挂起马灯来照明。
一周后青砖闷好,出窑。全队劳动力又都早早来到窑场,吃饱了饭,就从窑里往外搬砖。新砖在窑场上整整齐齐码成砖丁。四碰头,码九行(xing),顶上戴六块帽儿,正好一百五十块砖一丁。砖烧得好,呈灰鸽子颜色,碰撞发出瓷器般的声音。生产队长和社员们都乐得合不拢嘴地笑。
那些年,靠卖砖的钱买返销粮,家家确实少发了一些愁。可是后来大家终于知道,故乡宝贵的黑土资源,是大自然上亿年的恩赐,我们把它烧砖糟蹋了,实在是医得眼前疮,剜却心头肉,愚不可及。国家禁止用泥土烧砖非常必要,应该留下这些不能再生的资源给我们的子孙。现在在我的家乡,不要说做坯烧窑早已绝迹,就是那些烧砖的土窑,也大多被推平种上了庄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0

主题

4222

帖子

9926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9926

热心会员

威望
0
金钱
5669
贡献
0

120

主题

4222

帖子

9926

积分
枯草叶 发表于 2018-3-1 18:42: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来刘老师拖过坯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45

主题

6729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6181
威望
0
金钱
9082
贡献
0

245

主题

6729

帖子

1万

积分
野渡 发表于 2018-3-1 19:55:1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光听说过烧窑,没亲眼见过。读罢文章,有亲身体验一番的感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4

主题

2377

帖子

5387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5387

活跃会员

威望
0
金钱
2925
贡献
0

94

主题

2377

帖子

5387

积分
浅月若寒 发表于 2018-3-1 20:14:00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老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9

主题

540

帖子

1317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317
威望
0
金钱
742
贡献
0

29

主题

540

帖子

1317

积分
长青藤 发表于 2018-3-3 10:19:0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活儿滦县还有,滦南够呛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