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39|回复: 5

胡三万戒赌(小戏曲)谷景峰

[复制链接]

486

主题

9414

帖子

2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1511

突出贡献优秀版主

威望
0
金钱
11932
贡献
0

486

主题

9414

帖子

2万

积分
阿冰 发表于 2018-4-17 19:46: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剧本》杂志社与海南省戏剧家协会共同主办面向全国征集戏曲小剧本,部分作品汇编(上册)本人的小剧本《胡三万戒赌》入选发表,发到这里,以飨读者。谢谢。
                       2017年12月中国海口




    胡三万戒赌(小戏曲)
       谷景峰
人物:
胡三万——60岁,男,农民。
丁秋云——35岁,女,胡三万的儿媳。
胡小俊——29岁,女,胡三万的女儿。
李春满——29岁,男,胡小俊的对象。
[时间:现代。
[地点:冀东某村胡三万的家。
[幕启。丁秋云边打电话上。
丁秋云:(打电话)小俊妹,你听明白了吗?……嫂子明白。嗯,嗯……好,好,我同意,好……
       好……就这么办,你和春满妹夫商量好了 ……对,对。小俊妹,待会儿见,拜拜!
       (唱)想当年,四爪刨地不消停,
            一年收获一个“穷”。
            改革开放春雷响,
            人换思想地生金。
            我公公曾是农校的高才生,
            回家来带头建起了瓜果蔬菜棚。
            科学管理他人勤奋,
            大棚里瓜果鲜菜四季青。
            大棚前,城里的大车小辆争把瓜菜买,   
            那票子潮水般叽里咕噜地往家涌。      
            现如今我家的存款(数手指头:个、十、百、千、万、十万……)
            早已超过六位数,
            还在一劲儿地往上增。
            乐得我睡觉做梦都笑醒,
            小日子儿越过越火红。
            最可叹,公公他小富即安心态变,
            只知享受小康路上脚步停。
            如今他不务正业好赌博,
            地边不去棚边也不登。
            赌场里来,赌场里去,
            不分黑白输得到处是窟窿,
            我两口费尽口舌磨破了嘴,
            几次劝说他只当耳旁风 。
            这样下去可怎么好哇,
            人熬倒,家输穷,越思越想我心中不安宁。
            打不得,骂不得,
            儿媳妇怎奈何六十岁的老公公!
         唉!真是的,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我这赌钱的公公可愁死我了。跟他打,跟他闹?
         ——臣妾做不到呀!(进屋,坐下打开手机看视频)
[少顷,胡三万上。
胡三万:唉!(唱)想当年怀揣抱负离了农校,
             凭本事建大棚养瓜果梨桃。
             多亏了改革开放的政策好,
             穷农民如今变了富豪。
             共产党指引走向康庄道,
             吃不愁穿不愁花不愁我乐逍遥。
             一生也没有什么特别爱好,
             就喜欢打麻将这一招。
           (情绪变化)常言说人走运气马走膘,
             骆驼它偏走罗锅儿桥。
             这几天赌钱场上手不顺,
             需要七并他偏来三条。
             四家打牌三家满,
             输得灰头灰脸低头弯了腰。
    我姓胡,叫胡三万。老伴儿死得早,我跟儿子、媳妇过日子。前几年,靠我的技术在村里搞了大棚养植,那钱古脑古脑地往家 滚。如 今富裕了,吃不愁,花不愁,银行里的存款……有多少?我……我不知道,儿媳妇清楚。蔬菜大棚有儿子儿媳管理就行了。老了老了,我该享受享受了,老有所乐嘛。我一生也没啥爱好,就是好打打麻将。也他妈邪了门儿了,不知咋惹了财神爷,这些天一赌就输,一赌就输。刚才在麻场上,摸牌就等满儿,单贴五并,不料对家撂了个五并的暗杠,哪儿满去?唉!输干了,总给人家借也不好开口,回家找儿媳再踅摸点儿钱儿,不赢回来不甘心呀!(进屋见秋云,没笑强笑地)嘻嘻!秋云!秋云!玩儿微信哪?
丁秋云:哟,我在查菜市场的价格呢。爹,您回来啦?
胡三万:嘿嘿,“回龙了”。(觉得失了口)不不,回来了。
丁秋云:爹,你脸色不好看。好像……
胡三万:好像白板?
丁秋云:不,好像有啥心事。
胡三万:没啥心事,就是一心想“搬砖,垒墙”。
丁秋云:爹,您还没吃饭吧,我给你下碗面条儿。
胡三万:不不不,我不吃条儿,吃并!打万儿!(坐下长叹一声)唉!
丁秋云:爹,又输了吧?
胡三万:手背呀!秋云,再给爹一、一千,我去挠回来。
丁秋云:爹,前天给你八百……
胡三万:手背,输光了。
丁秋云:爹呀!
   (唱)致富政策像春风,
    乡亲们家家过上好光景。
    咱家的日子也红似火,
    大棚瓜菜收入丰。
    小康社会在招手,
    高树风帆起征程。
   为了实现中国梦,
   前进路上争先风峰。
   独有你,小富即安不进取,
   每日里麻场“修长城”。
   一次一次你全输净,
   好好的日子瞎折腾。
   劝公爹悬崖快勒马,
   若不然,时隔不久咱就变穷!
胡三万:你这是给我“下缸儿”呀!
丁秋云:爹,您这大年纪,吃点喝点我们没意见,可不能总赌钱呀!
胡三万:我赢了钱也是给你们呀。
丁秋云:我们不图希你赢钱给我们。爹,您看世界上有几个是靠赌钱发财的?
胡三万:咋没有?西村老满,满东风,一宿就赢了十多万。
丁秋云:那是侥幸,赢了钱也是不义之财,早晚还会倒回去。
胡三万:满东风后来被公安逮捕了,是个惯赌犯不算,输了钱就出老千,就去偷,当贼。活
     该!
丁秋云:还是的吧。满东风就是反面教材。爹,从今后别赌啦,好吗?爱干点活儿就干点活
     儿,不爱干就溜达溜达,到西马泰、韩国旅旅游啥的,咱不差钱儿。
胡三万:啊!你插圈儿绕环儿地摆了个“一条龙”,是劝赌呀?给我钱!我去挠回来!
丁秋云:爹,买吃买喝给,赌钱一个子儿没有。
胡三万:真不给呀?
丁秋云:不给。
胡三万:好啊,不给钱咱就分家!
丁秋云:分家?
胡三万:对!这房子是我的,院里的桃树是我的,屋里的冰箱、彩电、洗衣机、电脑都是我养大棚的钱买的,分好了咱各过各的日子,你们走你们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咱互不相扰——“门儿前清!”
丁秋云:爹,您老咋这么说话,就是分了家,到头来还不是我们两口子养活您,为您养老送终吗?
胡三万:少来这一套,你给我送终?在那儿写着呢?那是“十三不靠儿”!
   (唱)胡三万,有章程,
      任你东西南北风,
      不图发财图打楞,
      久战痳场砌长城!
      江山是我打,
      钱财是我挣,
      你们想过河拆桥万不能!
      想过河拆桥万不能!
秋云,这钱你给不给?
丁秋云:爹,家里没钱了。
故三万:什么什么,没钱了?前天卖的那三万元的辣椒钱呢?
丁秋云:存上了。
胡三万:把存折给我!
丁秋云:爹,那三万块钱存的是死期的。
胡三万:呃——怪不得我老是不满呀,我叫胡三万,原来三万死期了,这不咒我输定了吗?
     是你撂的“暗杠”吧?
丁秋云:爹,你打麻将都魔怔了,三句话不离本行,您老歇歇吧。
胡三万:歇歇?还有外债呢……我说秋云,这钱你是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不然的话……
丁秋云:咋的?
胡三万:我叫你脑袋——“杠上开花!”
丁秋云:啊!您要打我?那等你儿子来了……
胡三万:我儿子来了一块儿打,这叫“打对儿!”(欲动手)
丁秋云:(边躲)爹,你这是干嘛?      
      [外面吵吵闹闹,胡小俊和李春满撕撕扯扯地,边打边上。
丁秋云:……爹,你看!
胡三万 :(见状大惊,大喊一声)住手!
丁秋云:春满,小俊妹,你们这是咋啦,啊?
     [看样子李春满被打得狼狈不堪,他蹲在一旁一声不吭。
胡三万:(拽起李春满)起来。你谁呀?
李春满:爹,我是你姑爷李春满,春满,满……
胡三万:满?刚进门就满?你“乍胡”了!你们这是干嘛?啊!
胡小俊:爹,我是你女儿胡小俊儿。
胡三万:啊!手真背,刚起非就遇上了“七小对儿!”
胡小俊:嫂子,爹他……
丁秋云:爹赌钱老输,输得都神经神经兮兮的了。
胡三万:小俊儿,你们两口子来干嘛?打打杀杀地,摆的什么牌阵?
胡小俊:爹,我来告诉你,我们要离婚了!
胡三万:(一惊)啊!你要离婚?
胡小俊:是,我考虑好了,非离不可!
李春满:爹,你劝劝她吧,她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了,非和我离婚不可呀!爹,还有个孩
       子呀!
胡三万:胡——啊胡闹!你这不是“乱摊牌”吗,啊?我不同意,赶紧——“回龙!”
胡小俊:爹,你听我说!
   (唱)自我嫁给了李春满,
     他开车跑运输勤勤恳恳能赚钱。
     小日子儿过得似火炭,
     家家户户都眼馋。
     谁料想富裕了他一天一天地心在变,
     黑价白日赌场里钻。
     眼熬红,人熬干,
     精神小伙变老蔫。
     现金输尽还不算,
     家中的汽车、电器也全输干。
     欠下赌债七八十万,
     这赌债一辈子也难偿还。
     我心灰意冷后悔晚,
     嫁给他我小俊儿打错算盘!
     亡羊补牢未尝晚,
     弃暗投明主意坚。
     趁着我年轻当机立断,
     快快离婚逃出这无底深渊。
胡三万:李春满,你也太不像话啦。好好的日子不过,赌的哪门子钱呀。(稍思,转念一想)
        哎?不对,他也不会赌钱呀!
胡小俊:都是你教的呀。
胡三万:啥,我教的?这话说的,我啥会儿教他赌钱啦?你吃错牌了吧?
李春满:爹呀!是您教的呀!
       (唱)结婚后,每次我来把您看,
您都是拉我去“搬砖”。
说什么三缺一叫我顶把手,
我说我不去你就把脸翻,
说我年轻没礼貌,
说我不尊重您这老泰山。
我说我兜里没有钱,
我输了都是您替我还。
胡三万:呃——想起来了。
    (唱)刚结婚你来把亲串,
        你老实忠厚我忒喜欢,
        你人生地不熟没伙伴,
        我就带你到麻场上玩,
        为的是叫你娱乐娱乐消愁解闷儿,
         也没教你去赌大钱。
李春满:爹——
    (唱)常言道近墨者黑近朱者赤,
        习惯常久成自然。
        上梁不正下梁歪,
        歪着歪着房顶就坍
丁秋云:爹!
       (唱)春满他不思致富把赌场恋,
       十赌九输是自然。
       抱着梦想赌场里混,
       哪有一个不翻船?
胡小俊:(唱)我与他离婚一刀两断,
       免得跟他受牵连。
       没得吃,没得穿,
       抓进牢里更难堪!
丁秋云:小俊妹,拿定章程,跟他离!
胡小俊:离!离!离!
李春满:小俊,我的好媳妇,我求求你,别离了!(转向丁秋云)嫂子,劝劝她,不看金面看佛面,不看鱼清看水情;鱼清水清全不看,你看看咱的儿子才六周儿……
丁秋云:对你这个赌徒啥也不看,离!离!小俊,嫂子支持你!
胡三万:你看你看,哪有你这样当嫂子的。常言说得好,宁拆三座庙,不破一家婚,你不劝劝她反而火上加油儿。你,你这不是——“推倒胡儿”吗?
丁秋云:爹,我也要离婚!
胡三万:(大惊)设么什么,你……你这是出的那张牌?我儿子老实巴交,只会赚钱,不会
        赌钱……
丁秋云:可您老人家赌呀!今天输五百,明天输一千,家里就是开个银行也架不住您输呀!
胡三万:嗯这……(瞠目结舌)
胡小俊:嫂子,离!我也支持你!凡是家里有好赌钱的人,咱一律和他拜拜!
丁秋云:好,就这么办,咱姐俩都离!
胡三万:你们俩这是——“青一色”呀!小俊儿,秋云,你们谁也不能离婚,你们离了婚,对我打击太大了,爹受不了,神经出“窟窿儿”啦!
胡小俊:爹,您凭良心说,赌钱的人好不?
胡三万:谁说赌钱的人好,纯属王八蛋!那是“胡图胡(和)儿!”
丁秋云:爹,那你为啥还赌?
胡三万:我……
胡小俊:爹,您说呀!
胡三万:我……我……唉,“闷胡儿”呀!
   (唱)就怨你妈死的早哇,
      我出出进进没意思儿。
      打发时光玩儿麻将,
      哥儿几个坐一块凑乐子儿。
      谁知一玩儿就上了瘾,
      一天不玩儿就没精神儿。
      刚开始不动钱只数棒子粒儿,
      接着就动一毛钱出钢墩儿;
      由一元到几元也没个准儿,
      由几十到上百逐步升温儿;
      谁成想越输越来劲儿,
      就是输一两千也不眨眼皮儿。
      财神爷跟我过不去儿,
      十赌九输就好给人“点炮芯子儿”。
      输钱多就上火总想挠回本儿,
      谁成想粪叉子挠痒痒儿越挠越深儿。
      就这样我深陷泥潭拔不出腿儿,
左顾右盼晕晕乎乎糊里糊涂摇摇摆摆趔趔趄趄三叉路口儿站不稳 ——
不知该出哪一门儿,
不知该出哪一门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86

主题

9414

帖子

2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1511

突出贡献优秀版主

威望
0
金钱
11932
贡献
0

486

主题

9414

帖子

2万

积分
阿冰  楼主| 发表于 2018-4-17 19:47:04 | 显示全部楼层
(白)哎呀,我纠结呀!

丁秋云:爹,你闲着没事儿帮我们浇浇菜,喂喂猪啥的不中?

胡小俊:就是,又累不着。

胡三万:秋云呀,这几年爹是不争气,对不起你们两口子,只要你不离婚,爹啥都做得到。

丁秋云:还到赌场上去吗?

胡三万:绝对不去了。

丁秋云:那我就不离了。

胡三万:好儿媳,爹放心,稳胡儿——“自摸儿!”

胡小俊:我离!

李春满:小俊,嫂子不离了咱也就算了吧。

胡三万:是呀,你嫂子不离了,你咋还顶着门儿“下缸儿”了呢?

胡小俊:因为你戒赌了嫂子才不离了,可你姑爷还在赌呀!

李春满:小俊,你放心,爹不赌了我也不赌了。

胡小俊:说话算数?

李春满:谁要是再赌钱谁就是孙子!

胡三万:对!对!孙子孙子我……举双手同意!

丁秋云:好妹子,你放心吧?(向小俊使眼色)

胡小俊:(瞅一眼春满,微笑着)放心了。

胡三万:好好!两家都不离婚了,重新洗牌,“平胡儿!”

丁秋云:爹,今后赌场上的名词术语您就少说。

胡三万:诶,中中,“红中。”

胡小俊:(看嫂子一眼,二人大笑)嫂子,今天我来家还有个大事儿。

丁秋云:啥大事儿?

胡小俊:(凑秋云近前,小声诡秘地说话,胡三万窃听)我婆家村有个寡妇,姓张叫张秀娟,五十二了,我叫二婶儿,人挺好的,他自己养着蔬菜大棚,忙不过来,技术又差,我想叫爸去帮个忙,也帮张秀娟致富。

李春满:(小声的)我跟二婶儿说了,她没意见,乐着呢。

丁秋云:好呀!省得爹整天念叨没意思儿,没意思儿。

胡三万:你们仨叨咕啥呢?

李春满:爹,你听见了?

胡三万:朦朦胧胧……断断续续……含含糊糊……

丁秋云:实际是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李春满:其实是一字儿没拉,听得真真切切!

胡三万:(腼腆地)嘿嘿!就算吧。

丁秋云:爹,您愿意吗?

胡三万:“吃!”

胡小俊:看,又吃牌了。可人家说了,要是个赌钱的主儿,绝对不行。

胡三万:(着急地)你就说我长这大年纪就愣没见过麻将啥模样儿。

胡小俊:二婶儿说,为了干活儿方便,愿意的话就先搬过去。

胡三万:试……试婚?

李春满:爹,不是试婚,这大年岁还试哪门子婚呀,就是先搬一块儿去住。

胡三万:没问题儿!

      [小俊会心地大笑。胡三万瞅瞅这个,看看那个,莫名奇妙。

胡三万:你们仨撂的啥“喜儿”呀?

丁秋云:双喜儿呗!

     (唱)姑嫂二人定计谋。

胡小俊:(唱)教育爹爹走正途。

李春满:(唱)团结奋进齐致富,

胡三万:(唱)幸福大道金光铺。

众  合:(唱)为了实现中华梦,

      (唱)勇往直前不停步。

众  合:(唱)为了实现中华梦,

            勇往直前不停步!

丁小俊:春满,走,给二婶儿报喜信儿去!爹,拜拜了!

胡三万:慢!快去快来呀!今儿手气不错,自摸儿满堂彩,大满贯!哈哈哈!

        [众亮相·定格。

        [幕落。剧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86

主题

9414

帖子

2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1511

突出贡献优秀版主

威望
0
金钱
11932
贡献
0

486

主题

9414

帖子

2万

积分
阿冰  楼主| 发表于 2018-4-17 19:48:3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谷老师刚刚发表的作品,呈上来给大家欣赏。字数较多,前面的字号小了,大家看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4

主题

4529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0664

热心会员

威望
0
金钱
6100
贡献
0

124

主题

4529

帖子

1万

积分
枯草叶 发表于 2018-4-17 22:16:1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师真是了不地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6

主题

1078

帖子

254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545
威望
0
金钱
1392
贡献
0

56

主题

1078

帖子

2545

积分
雪歌 发表于 2018-4-18 19:18:26 | 显示全部楼层
不会写,点个赞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52

主题

7019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6918
威望
0
金钱
9514
贡献
0

252

主题

7019

帖子

1万

积分
野渡 发表于 2018-5-3 09:19:5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剧本可不好写,学习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