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楼主: 长缨在手

【原创】长篇小说《凤凰传奇外传》连载(半部)

[复制链接]

38

主题

695

帖子

1684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684
威望
0
金钱
949
贡献
0

38

主题

695

帖子

1684

积分
长青藤 发表于 2018-6-21 17:29:3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回故事往深里走了,点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3

主题

503

帖子

1433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433
威望
0
金钱
875
贡献
0

43

主题

503

帖子

1433

积分
长缨在手  楼主| 发表于 2018-6-22 10:25:37 | 显示全部楼层
长青藤 发表于 2018-6-21 17:29
这回故事往深里走了,点赞。

谢谢点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3

主题

503

帖子

1433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433
威望
0
金钱
875
贡献
0

43

主题

503

帖子

1433

积分
长缨在手  楼主| 发表于 2018-6-22 10:27: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长缨在手 于 2018-6-22 10:33 编辑

                      第15回:凤凰投石指路 自清替鬼伸冤
    浑自清似睡非睡,就听见窗户纸一响,从外面丢进来一样东西,正好落在自己的鼻子头上,吓得他啊呀一声翻身坐起。此时外屋的两个衙役急忙跑进来,问怎么回事,他摸了摸鼻子没流血,就命人掌起灯来,找掉在地上的那个东西。
    一个衙役从地上捡起一个纸包,浑自清打开一看里面包的是一块小石子,展开纸张借着灯光观瞧,只见上面写道:花蕊和奸夫正行好事,速去捉拿不得有误!后面还有一红印,朱瞻基章。
    看到朱瞻基三个字,浑自清惊出了一身冷汗!难道皇太孙就在自己的身边?自己怎么就没发觉呢?莫非下午那个英俊小生就是么?命令如山倒,他也顾不上多想了,立即召集三班衙役拿着绳索棍棒就奔了花蕊家。
    来到大门外,衙役蹬着另一个人的肩头翻过了院墙,然后轻轻打开院门,一帮人蹑手蹑脚地挨到窗根下,屋内没有灯光,只好仄耳细听,也听不到有床笫之声。浑自清正在狐疑,只听里面传出来一声男子的咳嗽,他心中大喜,立刻让衙役叫门。
    屋内一阵响动,隔了一会儿,就听女人害怕的声音问道:“谁呀,半夜三更的,我家里没钱,你想劫财也要找一大户人家呀。”
    “呵呵,你不要害怕,我们是公差。吾乃五河知县浑自清是也,白天也你见过的。今有一事不明,特来请教。”
    “小女子孤身一人,这黑天半夜的恐多有不便,待明日再问也不为迟晚。”
    几个衙役用水火棍在门上乱戳,喊着:“罗嗦什么,快快开门,不然把门捣碎了啊!”
    “哎,别捣,我这就去开。”
    随着灯光一亮,门被打开了,只见花蕊发髻蓬松,身穿白色素花睡衣,趿拉着鞋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浑自清背着手在屋里转了一圈,除了一只双人床和和墙西北角的一座立柜外,再者就是梳妆台凳子之类,也没看见有其他男人的踪影,心中纳闷儿,明明听到有男子咳嗽之声,怎么就不见人呢,难道是我听岔了不成?
    花蕊见县太爷进来也不问话,只顾端详她的屋子,心里有些不安,就说:“大人,您不是有事要问么,凡小女子知道的一定如实回答。”
    浑自清坐在凳子上,微微一笑:“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事,就是问一下你男人下葬了没有,对棺椁是否还满意呀?”
    “多谢大人关心,已经安葬,其它也比较满意。”
    “还有一事需要澄清,有人举报你生活不检点,家里窝藏其他男人,不知有这事儿没有啊?”浑自清犀利的目光直射她的眼睛。
    花蕊脸色一红,把丹凤眼一立:“呦,大人,这可是血口喷人那,有道是捉贼要赃捉奸要双,你们不能平白无故冤枉人那!”
    “所谓是民不举官不究,我也是得到有人举报才过来例行公事的,为了你的清白,也为了我的职责,本县要进行一下搜查,你不介意吧?”浑自清对床铺下面和那只立柜产生着怀疑。
    “如果你搜不出人来,我可就告你个夜入民宅失职之罪,你别仗势欺人,欺负平民百姓!”没想到她还懂得律法。
    浑自清手捻须髯嘿嘿一笑,道:“本官如果搜不出人来,干当罪责,嘿嘿,如果搜得出来,定要重重办你!”他把手一挥命令衙役们:“给我搜!”
    衙役如狼似虎,有的用水火棍捅到床底下左右划拉,也有的打开衣柜进行检查。
    “大人,床下没有!”
    “大人,衣柜里没人,但后背有个洞!”
    浑自清心里一阵惊喜,来到衣柜前探进身子用手撩开里面的布帘,在墙上出现了一个黑黢黢的洞口!他即刻命令两个衙役到赵廷玉家大门外把守,然后转过身来嘿嘿地笑着问花蕊:“花娘子,这个洞通向哪里呀?又是做什么用的呀?”
    就在衙役打开衣柜之时,花蕊的心就跳成一团,坐在床上手捂胸口,心里念着阿弥陀佛菩萨保佑。菩萨没有显灵,秘密被戳穿,见问也不言语只顾发抖。
    衙役们把衣柜搬开,钻过墙洞就到了隔壁的西屋子,把正在床上发抖的赵廷玉逮了个正着。浑自清命令把二人绑了,押回客栈。
    此时天还没亮,因店里住着皇孙,浑自清怕惊了驾,就把二犯暂时分别羁押在两间客房,命人严加看守。他也累了一天,躺下来就睡着了。一直睡到天光大亮,他这才起来洗脸梳头,穿好了官衣正了正帽子,来到客栈院子面冲北跪下,口中说道:“下官浑自清有眼无珠,不知王家千岁驾到,祈请恕罪!如果千岁听到下官的话语,请您在客房召唤一声,下官即刻觐见!”
    就听后院房门吱咛一响,走出一人来到他近前朗声说道:“我主允你觐见,跟我来。”
    浑自清爬起来,见是昨晚那位英俊小生,忙撩袍端带跟了过来。
    朱瞻基此时已经换上皇太孙服装,坐在那里,浑自清瞥了一眼吓得急忙跪倒向上叩头。
    礼毕赐坐,浑自清偷眼看朱瞻基,十六七岁的年纪,剑眉虎目鼻直口阔,眉宇之间透着一股刚毅,胎里带有王者之风。朱瞻基也在看他,四十岁挂零,蚕眉凤眼,五绺须髯飘洒胸前,一瞧就是忠厚之人。
    浑自清性情耿直,有话憋不着,就问:“千岁,这次抓获嫌犯多亏您从中鼎力相助,但有一事下官不明,恳请赐教。”
    朱瞻基微微一笑:“何事不明,只管问来。”
    “您怎么就知道花蕊和奸夫在一起呢?”
    “要问此事,还得由她来讲,因为她是当事人。”朱瞻基说着指了指展凤凰。
    浑自清对着展凤凰一拱手:“有劳说来一听?”
    展凤凰笑了笑,就打开了话匣子:
    从前天晚上打死了人又说道死尸的偷梁换柱,再看到屈思贵的狰狞面目,朱瞻基也对此事产生了怀疑,后来在饭店听了里正的一番话语,更觉得这个花蕊有谋杀亲夫的可能。浑知县化装乞丐出去,朱瞻基就派展凤凰尾随,主要就是弄清楚花蕊的住处。夜深人静,展凤凰来到花蕊家门外,跃上墙头双腿一飘落地无声,然后直奔亮灯的房间。手指沾上唾沫点破窗户纸,睁一眼渺一目往里观瞧,这一看只臊的展凤凰满脸通红。她看到花蕊正骑在一个男人身上颠鸾倒凤,嘴里还说着淫词。展凤凰急忙撤身跳出墙外,跑回来向瞻基禀报。朱瞻基马上写了条子,展凤凰就裹上了一块小石子射进了浑自清休息的客房,她还唯恐浑自清不醒,就特意用手指弹到了他的鼻子上,这就是以往的经过。
    浑自清听了不得不佩服朱瞻基的智慧和展凤凰的功力,要不是他们暗中帮忙,这个案子破了破不了还不一定呢。他吩咐手下让店家做了些早点,伺候着瞻基吃完,他们也随便用了点儿,然后传令把奸夫淫妇带回县衙,让朱瞻基坐堂听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3

主题

503

帖子

1433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433
威望
0
金钱
875
贡献
0

43

主题

503

帖子

1433

积分
长缨在手  楼主| 发表于 2018-6-23 08:14: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长缨在手 于 2018-6-23 08:18 编辑

    明镜高悬的匾额下方,一条审案桌后面正中央坐着皇太孙朱瞻基,左边是知县浑自清,右边坐的是师爷和记录员,在“升——堂”喊过后衙役们的威武声中把打人的小伙阚五饼押了上来。
    浑知县把惊堂木一拍,叫了一声:“阚五饼!”
    阚五饼跪在那里回道:“小人在。”
    浑知县说:“你聚众赌博本就该罚,又失手打死人命,二罪归一,按律当斩。幸事情有所转机,被你致死之人胡二万命不该绝,死后复生。本县判你七天拘役,把县衙院内杂草垃圾清理干净,以后远离赌博,你可听清楚了么?”
    阚五饼听到胡二万没死,乐的直放响屁,急忙往上叩头,连声答应着:“小的明白,小的记住了!”
    阚五饼被带了下去。
    “带人犯花蕊!”浑知县话音刚落,戴着手铐脚镣的花蕊被押上了公堂。
    浑知县问道:“花蕊,你可知罪?”
    花蕊跪在地上,低声回答:“小女子生活不检点,犯了通奸罪。”
    浑知县啪地一拍惊堂木:“你何止是通奸,如何谋害的亲夫还不从实招来!”
    “大老爷,冤枉啊,小女子手无缚鸡之力,又怎敢杀人呢,我男人确实是得心疼病死的呀!”
    浑知县喝道:“大胆刁妇,奸情背后必然有隐情,我观你丈夫死的面目狰狞七巧有血迹,必是被人谋害,你若招来,免得皮肉受苦!”
    “小女子没有杀人,无供可招。”
    “呵呵,好一个无供可招!来呀,上拶夹!”浑知县从竹筒里抽出一支黑色竹签扔在了地上。
    两名衙役过来,不容分说就把拶子套在了花蕊的十个手指上,浑知县一声令下:“收!”,只见左右衙役把绳子一拉,花蕊就感觉一阵钻心的疼痛,叫喊着躺倒在地。
    “有供无供?”知县问。
    “无供。”花蕊答。
    “给我再拉!”
    “啊呀!……”
    十指连心疼痛难忍,花蕊就昏死过去。浑自清心说,这个柔弱女子还真能扛得住,怎样才能让她开口呢?眼珠一转,计上心来,于是吩咐手下把她暂时拖下去,再把赵廷玉带上来。
    浑自清让他抬起头来,见他生的淡眉毛细长眼,鹰钩鼻菱角嘴,一副书生模样,但是也透着一股奸商的气息,逐问道:“下跪之人姓字名谁,今年多大,哪里人氏,以何为生啊?”
    “小人赵廷玉,今年三十有二,家住河套镇,以贩卖皮货为生。”赵廷玉一边回答一边用眼角左右观瞧,他在寻找花蕊在不在场。
    惊堂木一响,把他吓得一哆嗦,就听浑知县问道:“赵廷玉,花蕊已经交代得清楚,你二人为了达到长期通奸的目的,合伙密谋杀死了屈思贵,你若是招了可以免去皮肉之苦,如果狡猾抵赖,可别怪老爷我扒去你一层皮!”他使了个无中生有之计,来察看赵廷玉的反应如何。
    赵廷玉刚才在后面已经听到了花蕊的哀嚎之声,至于她招没招自己没听见,可是眼下毕竟是通奸罪名成立,就这一条也要领受八十庭杖,打不死也得致残。要是花蕊真的招了,自己再硬扛着不招认,那就不只是挨棍子了,恐怕夹棍、辣椒水都要尝尝,莫不如将来挨一刀来的痛快。嗯,好汉不吃眼前亏,我也就如实说了吧。想到这儿,他叩头说道:“大人息怒,小的愿招。”
    “讲!”
    赵廷玉就一五一十地交代了整个过程。
    自从花蕊的孩子死后,他是凭着一番好意来安慰她们两口子,也因为是邻居,就经常帮她们干些零活,一来二去就比原先混得熟了。有一次花蕊家的驴子病了不能干活,他就过来帮着推磨,等磨推完了也累得他满头是汗,就在屈思贵把豆汁端走的时候,花蕊过来拿一块汗巾要替他擦汗,他碍于男女授受不亲,就要接过来自己擦。没想到花蕊不避男女之嫌,过来就给他擦,并关心的问他累着了吧。由于干活穿的衣服都少,花蕊挥动手臂给他擦汗时,两颗大奶子在花布衫里面突突乱颤,还时而蹭在他的前胸。媳妇死了一年多也没挨过女人身体的他,这时已经是欲火熊熊了,也顾不得多想,一下子就把花蕊抱在了怀里。
    花蕊丝毫也没有反抗,而是嘤咛一声也张开双臂搂住了他的腰。很快,两个人的嘴就吻在了一起。俗话说冲动是魔鬼,花蕊转过身去褪下花裙内裤,二人就在磨房里欢爱起来。
    掘开了偷情的堤坝,犹如洪水猛兽泛滥成灾……,花蕊告诉他说,屈思贵那个东西短小,她从嫁过来就没吃饱过。所以后来都是在屈思贵挑着担子走了,花蕊就从院墙上扔一块砖头,然后赵廷玉就翻墙而过,在花蕊的秀榻上翻云覆雨。
    一天早饭后,二人刚刚入港,就听有人敲打院门,吓得赵廷玉赶紧钻到了床底下。花蕊开了门,原来是丈夫忘记拿称了又回来取。屈思贵发现床下有双男人的大鞋,心里疑惑就问是怎么回事。见花蕊支支吾吾,屈思贵心里明白了七八成,他撩开床围子,一个光着身子的男人蜷缩在里面。等出来看清是赵廷玉,屈思贵跳起来就从花蕊脸上给了一巴掌。嘴里说着:“好哇,我辛辛苦苦出外卖豆腐挣个小钱儿,没想到你却在家偷汉子!我虽然打不过你俩,但是我可以去报官,大不了咱一块儿丢人现眼!”说罢就往外走。
    这下可吓坏了花蕊,她冲赵廷玉使了个眼色,赵廷玉一把揪住屈思贵的脖领子,往后一甩,后脑勺正好磕在床角上,顿时昏了过去。
    赵廷玉慌了手脚,花蕊说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把他做了就得了。于是拿来一根做针线用的大铁针茬子,让赵廷玉从屈思贵头顶上就钉了进去!可怜的屈思贵惨叫一声,七窍流血就死于非命。
    为了掩人耳目,造成赵廷玉不在家的假象,就让他去里正那里说自己要外出办货,然后潜回家中,花蕊从外面给大门上了锁。
    隔天早起,花蕊就大哭小叫的说自己的丈夫突然得了心疼病死了,街坊们在叹息之余帮忙钉了一只简易棺材把屈思贵给埋了。
    此后,赵廷玉一到晚间就从墙上过来与花蕊作乐同眠。日子久了,二人觉得翻墙不方便,干脆就从室内墙上凿了个洞,把衣柜后背的板子去掉,来了个曲径通幽。
    没想到世上竟有这么巧的事,让王小二阴阳差错的揭开了谜底。
    浑知县听完,让他在供词上画了押,然后吩咐一声:“带花蕊!”
    花蕊在堂上听了赵廷玉的供词,知道一切美好的愿望均化为泡影,也就无所隐瞒的全部招了供。
    浑自清当庭宣布:“花蕊、赵廷玉奸情杀人按律当斩,押入死囚牢,报请刑部批示后行刑。”
    朱瞻基则写了一份折子,奏请当今万岁嘉奖破获此案的五河县令浑自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3

主题

503

帖子

1433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433
威望
0
金钱
875
贡献
0

43

主题

503

帖子

1433

积分
长缨在手  楼主| 发表于 2018-6-24 07:50: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长缨在手 于 2018-6-24 07:53 编辑

                  第16回:禽兽公爹扒灰 痴儿做成猪肉
    钦差王朗因交割盗贼张三李四就比朱瞻基他们落后了一天多的路程,天色将晚进了五河县城。
    因事先约好在此碰头儿,王朗与两个保镖就按客栈挨个寻查,终于在城中心的一家最豪华的龙云客栈找到了朱瞻基主仆三人。
    大家见面格外高兴,王朗先给朱瞻基请了安,又把二位贼人亲自交给当地县令的经过叙说了一遍,然后问朱瞻基:“爷,一路上没遇到什么危险事情吧?”
    瞻基笑了说:“有凤凰相随谈何危险,不过在此我等却是看了一出好戏。”
    王朗也笑着问:“有何好戏,还请爷说来听听?”
    瞻基就把在河套镇怎样看到把一个高大的人打死了,第二天死尸却变成了四寸丁,然后引出来奸夫淫妇制造的杀人案,从头至尾讲述了一遍。
    王朗听后奉承着说:“这个浑县令的确不简单,但要是没有爷的鼎力相助,他这个案子破了破不了还得另说着。”
    几个人又说笑了一会儿,用过餐就各自回房休息不提。
    第二天一大早,浑自清就过来请安,自然说了一大堆奉承话,然后回了县衙。
    吃了些早点,一队人马离开五河县,取道继续向北而来。
    虽然已经进入农历十月,但安徽地界的气温还是比较炎热,天气也变化无穷,时常刮风或者下雨。他们小雨照行大雨入住,不几日就来到了泗州城。
    几个人牵着马在街上慢慢溜达,忽听前面锣声响亮,停下来闪目观瞧。只见过来一队人马,中间两辆囚车,前面装的是一个三十岁出头的男子,后面的囚笼里是一位十七八岁的女人,两个人披头散发垂着脑袋,任凭看热闹的人们把果皮和臭鸡蛋砸在脸上也不吭声。看样子是游街示众。
    朱瞻基纳闷儿,就好奇地问身旁的一位老汉,他俩究竟犯了什么罪。
    这位老汉见问,也不避生,笑着说道:“公公扒灰,把儿子害死了。”
    “啥叫扒灰呀?”朱瞻基第一次听说这词儿,就追问道。
    “呵呵,小老弟,说了怕你也不懂,就是公公和儿媳好上了呗!”
    眼瞅着囚车过去了,朱瞻基想弄清事情的原委,就拉住这位老汉去了一家饭馆,请他给讲一讲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老汉三杯酒下肚,就打开了话匣子:
    那个男子是本镇一个屠户,姓陶名辉,积攒了一些银两。因心地不善,妻子死的早,膝下一儿生来有些智障,为了照顾儿子,十二三岁就给他娶了个媳妇。媳妇儿十五六岁名叫晚秋,长得眉清目秀,非常可人,就因为父母贪图银子才把闺女嫁了个傻子。
    起初,陶辉对儿媳非常苛刻,脏活累活都让她去干,就连吃饭,也是等他们爷俩吃完了剩下的才给她吃,所以媳妇儿少不了饥一顿饱一顿的。即便是这样,陶辉还时常对她打骂,她也不敢言语,整天就知道埋头苦干。
    有一天日头刚落,陶辉从儿子窗前经过,听到儿媳在里边嬉笑,正要高声训斥,又一想不如弄清楚了情况再训斥也不迟。于是用舌尖舔破窗纸向里窥望,这一望不打紧,使得他猛一阵热血沸腾!原来媳妇正在教儿子怎样做爱,她脱了个精光正在挑逗丈夫呢。
    陶辉多年没见过这东西了,这就勾起了他无限性欲。可这是儿媳,儿子还在旁边,哪里有他的份儿,于是他只好挺着秆子到后院去喂猪。来到猪圈见一头小母猪那东西红红肿肿正在发情期,他再也忍耐不住了,跳进猪圈,解开裤子,对那母猪就奸淫开了。母猪也非常乖巧,竟由他而去。不一会儿雨收云散,系好裤子,多给了母猪几瓢食料,这才离去。一连几天他都要和小母猪干上一回,这下可好,本来母猪发情就需要找个公猪来交配,但他为了发泄自己的兽欲竟然不给其找同类交配任其发情。
    光阴荏苒,不觉一个月有余,小母猪又发情了,陶辉又跳进猪圈和它寻欢。正在弄着,碰巧儿媳来茅厕解手,看了个正着。吓得他急忙抽出尘柄,手哆嗦着竟然连裤子都没提上来。没想到儿媳也不避讳,瞟了一眼公爹还耷拉在裤子外面的那物件,来到近前对小母猪说:“小母猪啊,你啥时候做我婆婆了呀,也不告诉我一声,我也好服侍你老啊!”
    陶辉吓得“咕咚”就给儿媳跪下了,自己打着自己的脸说道:“我不是人,我不是人,媳妇儿饶我,饶过我啊!”
    晚秋冷笑道:“公爹日的是猪,又不是我,求我饶你什么?你老只管日,只管日。倒是我来得不是时候,搅了你的好事!”
    陶辉道:“求媳妇儿千万不要说出去,否则公爹我就没脸见人了。”
    晚秋把脸一变,说道:“你也有求人的时候,先管我叫声娘,我再和你说话。”
    陶辉只好叫了声娘,晚秋应了一声道:“从今儿以后,你还打骂我不?”
   “不不不不不,再也不了!”
    “还让我干不干重活儿?”
    “不了不了不了,有重活儿我自己干。”
    “还要不要让我吃剩饭挨饿?”
    “再也不敢了,你就是我的亲娘,只求亲娘饶了儿子这一回吧。”
    晚秋这才笑道:“你还是我公爹,我还是你儿媳。只要以后对我好些就是了。”
    “一定,一定,一定!”陶辉点头如鸡啄米。
    晚秋指了指公爹的下体,抿嘴一笑言道:“你穿好裤子起来吧,我不把你这丑事说出去就是。”
    陶辉给儿媳磕了个头,道:“我以前对不住你,现在儿媳不记仇,我到了阴曹地府也报答不完儿媳的恩情。”于是起来,系上裤子而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60

主题

7300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7620
威望
0
金钱
9930
贡献
0

260

主题

7300

帖子

1万

积分
野渡 发表于 2018-6-24 10:59:0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3

主题

503

帖子

1433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433
威望
0
金钱
875
贡献
0

43

主题

503

帖子

1433

积分
长缨在手  楼主| 发表于 2018-6-25 07:58: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长缨在手 于 2018-6-25 08:00 编辑

    从此以后,陶辉像换了个人似地,真的对儿媳妇好的不得了。买肉的钱,他全部交给儿媳妇保管,还经常给她买些衣服饰品,什么活他都抢着干,农活干不过来的就找雇工,就让儿媳妇在家做做饭。
    傻儿子一不顺心就打骂晚秋,陶辉就护着儿媳,训骂儿子。更有甚者的是,他悄悄把一家人的衣服收过来洗,春夏秋冬也不间断。
    开头,晚秋以为怕揭他的短,公爹才装装样子。可日复一日,他照旧如常,还是什么活都抢着干,她终于被他的行为感动了,竟也对公爹奇怪地好感起来。有一次她想换穿最喜欢的那件上衣,找了半天也没找见,就来公爹屋子询问放哪了。从门缝里竟然看到公爹正挺着那物件在自己的花内裤上来回蹭呢。臊的她没敢进屋,偷偷跑回自己的房间,心里扑扑跳个不停,难道公爹喜欢上了自己不成?
    打这儿起,晚秋对公爹也孝道起来,盛饭给他稠的,抢着刷锅洗碗喂猪,病了就急忙去请郎中。
    一天夜里突然惊雷滚滚,眼看着一场大雨就要来临,儿子害怕,非要爹爹来陪他睡觉。晚秋自过门儿到如今都快一年多了,这个傻丈夫也没有让自己真正尝到过欢爱的滋味儿,她一看机会终于来了,就睡在了公爹和丈夫中间。躺下后,晚秋脑海里又闪现出公爹那物件从母猪穴里抽出来和玩儿她花内裤的一幕,不由得心情荡漾起来,她摸着黑儿,往公爹身边靠了靠。谁知她有心,对方也有意,陶辉想象着那次看到儿媳光着身子挑逗儿子的情景,也有点儿按捺不住,正装着翻身朝她这边一轱辘,两个人的身子就挨在了一起。陶辉怕儿媳不情愿,就要再轱辘回去,没想到被晚秋伸开香臂抱住,立时两具火苗就烧在了一起!
    晚秋青春年少,翠嫩欲滴,陶辉三十几岁正值骏马奔腾之时,并且经验丰富,趁着雷雨交加淹没了响动,弄的儿媳好不快活,再也舍不得松开公爹。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这对狗男女不断偷情。在房中怕被儿子发现,就到杀猪作坊里去做,那里柴草厚实,再铺上条褥子,颇为方便。
    这日杀完一头猪,二人性起正在作坊弄着,被前来玩儿耍的儿子撞见,就拍着手喊道:“哦哦哦,我媳妇儿和爹爹日上了,大家快来看啊!”
    一旦被人听见这还了得,陶辉爬起来蹦过去就给了儿子一个脖溜子,没想到下手太重,一巴掌给扇死了。这下两个人慌了手脚,赶紧穿好了衣服,商议怎么办才好。还是女人心眼儿多,她提议把儿子杀了和猪肉混在一起卖,还能多赚个钱。陶辉同意,于是就这样把儿子处理了。
    邻居多日不见陶家儿子,就问缘由,他俩一看瞒不住人,干脆向里正报儿子失踪。
    且说本城有一秀才,有次买陶辉的肉缺斤短两,和他理论,反被他打了一顿,因此做下了仇恨。心中常怀报复之志,只是没有机会。这次得知陶家儿子失踪多日,家人竟不着急,显然不合情理,又探得人说陶辉和儿媳关系超常亲密,便怀疑他们通奸杀人,于是一封检举信送到了县里。
    县官命典吏调查,典吏和里正来陶家询问,二人答说出门儿失踪,出去找了几次,没有找到,所以就报了案。于是典吏和里正就暗里偷偷监视了几天,也没发现什么破绽。
    原来那奸夫淫妇非常精明,自儿子死后原本是住一个屋里,俨然一对夫妻,每日寻欢作乐。如今见人家怀疑,赶快分开来住,想做爱了就去杀猪作坊。典吏没查出什么就回了县衙。
    然而,那秀才却是不达目的决不罢休。他暗中常趴在陶家房上观察动静,这天傍晚终于又见俩人进了作坊,便急忙叫来里正。二人跳进陶家,冲进作坊,见两个人赤条条的勾连在一起,捉了个现行。
    押到县衙,经不住用刑,二人交代了杀人的经过。被判了死刑,今日游街示众,定于三天后开刀问斩。
    听完老汉的讲述,朱瞻基等人无不拍手称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3

主题

503

帖子

1433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433
威望
0
金钱
875
贡献
0

43

主题

503

帖子

1433

积分
长缨在手  楼主| 发表于 2018-6-26 08:10: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长缨在手 于 2018-6-26 13:36 编辑

                        第17回:县令头颅不见  知府调阅卷宗
    徐州虽然是一个比较大的城镇,但隶属凤阳府管辖,所以这里的最高行政长官还是七品县令。
    朱瞻基等人刚入住一家东升客栈,就听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本县县令曹猛昨夜被人割去了头颅,死于非命。霍!这还了得,是谁吃了熊心咽了豹子胆,竟敢杀害朝廷命官!朱瞻基问店家:“但不知是什么人作的案啊?”
    店家是一位五十多岁的老者,他晃着脑袋说:“这可说不好,客官如果感兴趣,明日可去县衙,问问当差的也许他们知道呢。”
    朱瞻基听得有理,就点了点头。用过晚饭,他把王朗找来问:“王大人,你可对曹猛这个人有所了解么?”
    王朗拱手回道:“爷,据下官所知,他是永乐十年的榜眼,被放到徐州任了知县。听说此人在任比较清廉,还破获过几桩很受老百姓称赞的案子,这刚上任一年多就被人杀害了,其中必有隐情。”
    “那么依你看来是仇杀还是情杀呢?”朱瞻基追问着。
    王朗沉吟了一下,说:“情杀不太可能,虽然知县不带家眷,但多数暗中买个丫头服侍,也就把问题解决了,绝对不能把谁家的小媳妇儿弄到县衙去。我寻思还是仇杀的可能性大,没准儿是因某个案子得罪了官匪,这才导致杀身之祸。”
    朱瞻基点头:“嗯,你分析的有道理,我也是这样想。待明日咱赶奔县衙或许能了解一二。”
    王朗点头称是。
    第二天吃罢早饭,六个人就够奔县衙而来。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一整天了,县衙门外还是集聚了许多老百姓,他们有烧纸钱的,有痛哭流涕的,也有唉声叹气的,从他们的话语当中就听得出,对于曹猛怀有感恩和怀念之情。
    几个人下了马,挤过人群上台阶来到大门处,两个衙役把刀一横,瞪起眼珠子喝道:“在知府大人未到来之前,任何人不准入内!”
    赵虎向前一步,把手中的腰牌递到一个衙役的鼻子底下,衙役看见上面写着“大内”二字,吓得魂都飞了,急忙单腿打千,嘴里说着:“小的有眼无珠,各位爷,里边请!”
    进了大堂,跟进来的衙役紧忙去后面报信,不一会儿班头、仵作和师爷都过来了。听王朗读完圣旨,呼啦朝跪下叩头。然后沏茶倒水,忙得不亦乐乎。
    朱瞻基坐稳后就问:“仵作,曹县令是被什么利器所害啊?”
    仵作回道:“启禀王爷,从脖颈断处来看,小的推断应该是刀锋所致,并且凶手心狠手辣,一刀毙命。”
    朱瞻基转脸又问班头和师爷:“你们可知凶手是谁么?”
    见二人把脑袋晃得跟拨浪鼓似的,又问:“那么他平时都和什么人来往,或者有什么棘手的案子得罪了他人,也未可知呀。”
    班头哈着腰回答:“王爷,我们大人自上任以来,清洁廉政刚直不阿,免不了得罪一些富贵商贾,但从来也没判过一个死刑,按说不至于到在这种被杀的地步啊!”
    “那么最近几天有什么审理过的案子么?”
    “回王爷,据我所知快一个月了也没审案,就前三天有几户百姓前来投诉,说他们家的女儿或是媳妇失踪了,这不刚刚立了案还没调查呢,曹大人就被杀害了。”师爷说着又掉下了眼泪。
    “哦?是吗?你把这几家投诉的状纸拿来我看。”
    师爷转身去了后宅,不一会儿拿来几张状纸,递了过来。
    朱瞻基仔细看了一遍,每份状纸上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全部是丢失的年轻姑娘和小媳妇儿,并且地点直指一个地方——兴化寺。
    就在这时,衙门口传来一声:“凤阳知府刘大人到!”
    班头和三班衙役慌忙跪倒迎接,只见知府刘佐仁在两名跟差护卫下,迈着四方步三步一摇来到大堂桌案前。他看桌案后面椅子上坐着的一位少年,和他身后站着几位对自己的到来无动于衷,心中不满,就背着手问道:“尔等是何人,见了本府为何不跪呀?”
    王朗刚要开口,师爷急忙跑上前去伏在刘知府的耳边说了句什么,刘佐仁闻听脸色一变,吓得双膝跪倒,叩头施礼道:“下官有眼无珠,不知是少王爷驾到,还乞恕罪!”
    朱瞻基一扬手,说道:“不知者不怪,爷赦你无罪,起来吧。”
    “谢王爷!”刘知府起身垂手站立在桌案的一侧。
    朱瞻基一招手,把刘佐仁唤过来,问道:“刘知府,你对这个案子是怎样的看法呀?”
    刘知府一拱手:“在下刚到,还未查看案情,不敢妄语,请王爷明示。”
    朱瞻基站起身来,离开座椅,示意刘佐仁坐上去,然后对他说:“知县被害,你就是这里的临时父母官,这个案件非同小可,它关系到朝廷的声誉和官员们的安危,你务必在短期内找出元凶缉拿归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60

主题

7300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7620
威望
0
金钱
9930
贡献
0

260

主题

7300

帖子

1万

积分
野渡 发表于 2018-6-26 11:26:4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有点包公案的意思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3

主题

503

帖子

1433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433
威望
0
金钱
875
贡献
0

43

主题

503

帖子

1433

积分
长缨在手  楼主| 发表于 2018-6-27 07:27:40 | 显示全部楼层
野渡 发表于 2018-6-26 11:26
有点包公案的意思了

呵呵,每个章节都有案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