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楼主: 长缨在手

【原创】长篇小说《凤凰传奇外传》连载(半部)

[复制链接]

49

主题

596

帖子

173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735
威望
0
金钱
1079
贡献
0

49

主题

596

帖子

1735

积分
长缨在手  楼主| 发表于 2018-6-27 07:29: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长缨在手 于 2018-6-27 10:00 编辑

    刘知府战战兢兢地坐在案椅上,他把县衙里的所有人等都叫过来,询问事发的经过和一些蛛丝马迹。
    班头就把自己第一时间发现尸体的情况作了如下陈述:
    事发的当天晚上,他安排了两名衙役在县衙值班,第二天早饭后来县衙上班,见衙门紧闭,就敲打门环,敲了半天也不见动静,寻思声音太小里面的人听不见,就擂起鼓来,擂了一阵,就连百姓都从家里跑出来看热闹,但衙门就是无人来开。他就命人从家中搬来一架梯子,翻过墙头就吓了一跳,只见两名衙役陈尸在院中,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等到了曹知县卧房前看到房门大开,一个人躺在地上,来在近前吓得是魂飞魄散!一具无头死尸身穿睡衣横躺在那里,大滩鲜血已经凝固发黑。命人把仵作找来验看尸体,确认就是老爷无疑,因为他的左手有特征是六个手指。
    据仵作推断作案时间应该在子时以后,是被人用钢刀削去了头颅,凶手不但武艺高强并且还具备上乘的轻功,因为县衙围墙有两人高,一般人是不轻易进得来。作案过程应该是凶手先杀死了老爷,后被衙役发觉追到院中发生了打斗,凶手为了杀人灭口,就把两个人也给杀害了。
    刘知府听了又问:“县衙内还有谁侍奉你们老爷啊?”
    “老爷从家中带来的两个仆人前些日子回家奔丧去了,老爷又不近女色所以没有侍奉他的女仆,近期夜间只剩下他一个人和轮换值班的衙役。”
    刘知府听完班头的话,对他说:“现在你既是唯一的证人,也是第一个嫌疑人,希望你在未破获此案之前不要擅自离开县衙,明白吗?”
    “明白,小的明白!”班头点头哈腰地答应着。
    刘知府见桌案上放着几份状纸,就抄在手里看了看,然后点首问师爷:“这个丢失人口的事情,你家老爷调查过了吗?”
    师爷作着揖回道:“启禀大人,状纸这才递上来三天,我家老爷刚立了案,就被贼人杀害了,所以还没来得及调查呢。”
    刘知府略有所思地吩咐道:“马上派人去把具状人找来,本府有话要问。”
    “是!”几名差官答应着跑了出去。
    不多时,七个丢失女人的家属悉数到齐。刘知府拿起其中一份状纸,言道:“吴自有上前回话!”
    话音刚落,一个身穿水蓝色长衫,三十多岁的男子向前迈了半步跪下叩头,回道:“小人吴自有,给府台老爷磕头了。”
    刘知府让他抬起头来相了相面,然后说:“吴自有,本府问你,你家住哪里,做和经营,丢失的女儿几岁,何时丢的,在什么地方,有无佐证?都要如实讲来。”
    “启禀大老爷,小的本地人士,家住城西不老庄,经营一个杂货店为生。小女名叫吴疾儿,今年一十七岁,前八天,也就是十月十五跟隔壁乔奶奶去兴化寺上香,就再也没有回来。呜呜……”吴自有说着忍不住哭了起来。
    “丢失后,找过吗?”
    “全村人帮着找了三天三夜,也没找着,于是就报了案。”
    “乔奶奶来了吗?”向下边询问着。
    “老身来了。”随着话音,一个五十多岁头发花白面带慈祥的老太,跪在了地上。
    刘知府一抬手:“老太,你可以站起来回答我的提问。”
    “谢过知府大老爷!”乔老太起身垂首站立在那。
    刘知府和悦地问:“老人家,你说一说当时是怎样发现女孩不见了的?”
    乔老太打了个唉声,哽咽着说:“我和疾儿排队等待上香,她说要小解,我就告诉她茅厕在什么地方,她就去了。排了将近有半个时辰,终于轮到我们了,可是疾儿还没有回来,我只好也替她烧了三柱香。当我急忙找到茅厕时哪里还有她的人影,我前后大殿都找遍了,也喊遍了,就是没人应声。我就在大殿等,等到日头已经落西山了,疾儿也没出现,没有办法我只好回到家中向他爹娘作了交代。爹娘连夜聚集亲朋好友举着火把去找,天都亮了也没找到。以后又连续找了三天不见音信,这才到县衙报了案。曹老爷对我们说他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没想到……”她哭着说不下去了。
    刘知府又问了其他丢失女儿的,大致情况也是如此。他站起身来,冲坐在一边的朱瞻基施了一礼,小声说道:“王爷,在下有种预感,曹猛的死应该与这丢失女子案有很大关系。”
    朱瞻基点头微微一笑:“爷我也是这么看的,不妨说说你的思路?”
    刘知府附过身来,压低声音说:“为什么在没有接这几份状纸之前,曹大人平安无事?而是刚刚立了案要查的时候却被人暗害了?这就说明这个案子不一般,其中必有庞大的组织系统,也不排除内外勾结,有人通风报信。”
    朱瞻基赞许地点点头:“嗯,你分析的我赞同,那么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我打算先去兴化寺走一回,看看情况再做定夺。”
    “嗯,要多加小心才是。”
    “爷,您就放心吧,料也无妨。”
    两个人又嘀咕了几句,刘知府这才回道椅子上对大家说:“因知县被害,本府这几天要全力以赴破获这个案件,至于你们丢失人口的事情,等以后再查。请你们先回去,啥时候查了,再通知各位。”
    几家苦主听后,不情愿的走了。
    朱瞻基等人回客栈休息不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00

主题

9850

帖子

2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2491

突出贡献优秀版主

威望
0
金钱
12476
贡献
0

500

主题

9850

帖子

2万

积分
阿冰 发表于 2018-6-27 08:20:55 | 显示全部楼层
搬来一只梯子,搬来一“架”梯子较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9

主题

596

帖子

173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735
威望
0
金钱
1079
贡献
0

49

主题

596

帖子

1735

积分
长缨在手  楼主| 发表于 2018-6-27 10:02: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阿冰 发表于 2018-6-27 08:20
搬来一只梯子,搬来一“架”梯子较好

多谢提醒,已经改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9

主题

596

帖子

173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735
威望
0
金钱
1079
贡献
0

49

主题

596

帖子

1735

积分
长缨在手  楼主| 发表于 2018-6-29 07:54: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长缨在手 于 2018-6-29 07:58 编辑

                          第18回:刘知府探龙山 展凤凰入虎穴
    云龙山是苏北一带的名山,山上巨石磷峋,林壑幽美。云龙山有九节山头组成,南北走向,蜿蜒如龙,因山上常有云雾缭绕而得名,兴化寺就坐落在这里。
    刘知府带了一个仆人扮成富贾商客来到兴化寺,寺庙因是依山而建,就要步步登高才能上到第二阶、第三阶……。今日的兴化寺虽然香客不是很多,但也是源源不断。二人走走停停,指手画脚,犹如观光游客说说笑笑,其实刘知府每到一处都要细心观察,就连松荫沟壑也不放过。可是从上到下转了个遍,甚至状纸上提到的那处茅厕也查看过了,并没有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刘知府有些纳闷儿,难道是自己怀疑错了不成?可为何那些女孩又偏偏都是在此失踪了呢?百思不得其解,就坐在石阶上休息顺便观察着人们的异动。
    忽然一个顺台阶款款而上的红衣少女引起了他的注意,等从面前走过去时,就感觉好像在哪见过似的。他冥思苦想,脑海里终于闪出了站在朱瞻基身后的那位漂亮小伙,怎么那么像呢?不,不可能,明明是个男孩怎么会变成女孩呢,但是两个人长得也太像了,难道是双胞胎?天下竟有这么相像之人?直到少女进了大雄宝殿,他才把目光收回来。
    这时,仆人问道:“老爷,咱上下来回走了两趟了,能看的地方都找了,连个女孩毛也没见着,还找吗?”
    “嗯,据案情来看,女人失踪必然与这座寺庙有关,可是到在这里怎么就看不出一点瑕疵呢?真是咄咄怪事。”刘知府说着,突然站起身来向大雄宝殿走去。因为他看到刚才进入殿内的红衣少女走了出来,向大殿后面去了。
    当二人来到殿后却不见了少女,刘知府贴近女人茅厕仄耳细听,也没听到什么声音。这时见一位中年女人过来,他灵机一动上前施礼道:“这位大嫂,我小女进了茅厕,半日不见出来,烦请您给瞧上一眼,莫非晕倒了不成?”
    女人应着进了茅厕,遂转出来说道:“并无一人。”晃了晃头走开了。
    刘知府心里一惊,自己眼睁睁看着她来到大殿后面的,根本就没往山上去呀,除了这个茅厕,附近并无藏身之地呀!难道她是鬼不成吗?怎么一个大活人突然就不见了踪迹呢?他不死心,就让仆人再去看个究竟。仆人慢慢过去扶在茅厕门口探头往里观瞧,真个是空空如也,连个人影也没有。
    刘知府还是不甘心,他带着仆人又顺台阶而上,并分头在各个殿宇之中找那红衣女子。结果都登上了山顶也是一无所获。两个人这才垂头丧气地离开了兴化寺。
    那位红衣女子真的是站在瞻基身后的那位英俊少年吗?不错,正是展凤凰!
    原来昨天夜间凤凰和瞻基住在了一起,爱过之后,凤凰对瞻基说:“爷,明日我想去兴化寺探个究竟。”
    朱瞻基没明白她的心思,就说:“据我今天观察,刘知府聪慧过人,他去了就能够找到线索,你又何必要去呢?”
    展凤凰把身子伏在瞻基胸膛上,香唇对着他的嘴说:“爷,刘知府再聪慧也是个男人啊,在这个寺庙里失踪的可都是女人呀!”
    朱瞻基聪颖过人,他一翻身把凤凰压在身下,用锐利的目光盯着她的眼睛问:“你是想还原正身,引蛇出洞?”见展凤凰点头,他又爱惜地说:“凤凰,我可不能没有你,你这是只身入虎穴,怎能让人放心呢?”
    听了他的话,一股暖流涌遍全身,展凤凰用两条胳膊勾住瞻基的脖颈,伸香舌送进他的嘴里吻了一阵儿,这才说   道:“爷,有您这句话,奴家死也知足了。有道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奴家的本事您是知道的,沧州擂台赛几百个人都不是我的对手,难道兴化寺的人都长着三头六臂不成?再者,一旦破获了此案,对朝廷来讲也是一大利事呀。”
朱瞻基被她说的心动,就点头答应说:“你去了一定要多加小心,见机行事,实在不行就放弃回来,等日后咱再想办法也不为迟晚。”
    展凤凰噙着热泪在瞻基身上吻着,吻着……
    用过早点,展凤凰出了客栈直奔城南而来。在一个僻静之处换好了女儿装,把脱下来的男装藏在一个树洞里,不到半个时辰就来到了云龙山下。抬眼看去,只见寺庙节节登高,就犹如屋脊之上托着另一座庙宇一般。
    登上台阶时,她也看到了刘知府二人,但详装不知就进了大雄宝殿。上香时她心里想的是保佑瞻基平安无事,然后出来就直接去了茅厕,因为状纸上说的明白,茅厕就在殿后,而且所有丢失的人都是在这里失踪的。
    刚踏进茅厕,还没来得及观察里面的陈设,突然脚下一动,人就整个掉了下去。她心里一惊,暗自说了声完了!可是等落到半腰,身子被什么东西托住,睁眼一看原来是一张大网。也就在此时,过来两个胖大和尚淫笑着对她说:“小妞儿,别来无恙啊?”
    展凤凰被裹在网里,动弹不得,只好认他俩摆布。和尚把网放到地上,像抓小鸡似地把她从网里拎出来,然后上了绑绳,推推搡搡进了一间门头上写有“一号雅居“的地下室。这间地下室灯火通明,除去一张双人大床靠墙摆放,床头有只小橱柜,上面放着茶壶水碗,再无他物。
    两个凶僧端详了一下展凤凰,淫笑着说:“这个小妞比任何一个都要漂亮,活该咱云空方丈又第一个尝新鲜喽!”
展凤凰为了弄清他们的底细,就假装害怕地说:“二位法师,求你们放了小女子吧,我要回家。”
    “回家?哈哈哈,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你不但要陪我们睡觉,还要为我们生一群小和尚,这样的美事你何乐而不为呢?”
    “爹娘找不到我,他们会报官的,难道你们就不怕官府来抓吗?”
    “哇哈哈哈哈……”其中一个大下巴和尚狂笑着说:“呸!狗屁官府,谁他妈的胆敢来查那个姓曹的县令就是他的榜样!”
    展凤凰心中一阵惊喜,哦,曹知县真的是他们杀得呀,看来这次我是没白来。她眼珠一转装出不懂的样子问道:“我不信,你们咋就知道官府要来查呀?”
    大下巴不以为然地说:“小妞儿,这个你就不懂了吧?我们有耳目啊,就是县衙里有我们的人,只要有风吹草动,信息早就到这儿了。”说着他回头问另一个和尚:“法能,让你给韩班头送去的三百两银子,你小子没有从中打杠子吧?”
    那位法能和尚把嘴一撇,说:“师兄,你也太小看人了,我法能是那种见利忘义的人么?不过我去时韩班头不在家,把银子交给他媳妇儿了……”
    没等法能说完,大下巴目露淫光,嬉笑着问:“那妇人长得咋样,漂亮么?”
    法能嘿嘿一笑:“漂亮倒说不上,但那个骚劲儿就甭提了。”
    “这么说你和她那个了?”大下巴急切地问。
    法能眯起眼睛得意地说:“送上门来的肉咋能不吃呢,当我把白花花的银子交到她手里时,这个妇人眼都直了。我转身要走,她这才缓过神来,对我说:‘大师傅切莫急着离去,待小女子给您沏杯香茶,喝了再走也不为迟晚。’我喝着茶,见她低头不语,就撩拨了一句:‘妹子长得真可人啊,可惜和尚与你无缘那!’,她用眼角偷看了我一下抿嘴一笑也不言语,又用手摆弄着衣襟。我奓着胆子攥住了她的小手,没想到她嘤咛一声就倒在了我的怀里。于是我二人就宽衣解带,弄了个不亦乐乎,临走时她还约我有时间再去呢。”
    大下巴张嘴听着,哈喇子流过了嘴角竟浑然不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9

主题

596

帖子

173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735
威望
0
金钱
1079
贡献
0

49

主题

596

帖子

1735

积分
长缨在手  楼主| 发表于 2018-6-30 08:48: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长缨在手 于 2018-6-30 08:52 编辑

    二人正在说笑,门被推开,进来一位五十岁左右的和尚,见此僧身高八尺开外,内穿黄布僧衣外披紫红色袈裟,茄子脸,抹子眉下一双马眼,狮子鼻方海口,颌下无须,密密麻麻尽是斑点,大概是因拔胡须落下的疤瘌,一对儿招风耳分布左右,往那一站不怒而威。
    大下巴和法能一见,吓得赶紧整理僧袍,两腿一并双手合十,言道:“阿弥陀佛,弟子给方丈施礼了。”
    “嗯,听说你们又给老衲捉了一只小雏,特地过来看看成色。”云空说着,来到展凤凰近前,上一眼下一眼地打量着,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漂亮的女孩,心里不免发起痒来。于是回头对两个凶僧说:“你俩去三号五号雅居,那里的小妞可能都等不及了!”
    两个和尚就像得到了圣旨,应了一声跑了出去。
    再看云空方丈闪掉袈裟,剥去僧衣,脱得一丝不挂,腆着草包肚子,淫笑着就来抓摸展凤凰的前胸。其实展凤凰早就在那两个凶僧不注意时,利用卸骨法把手上的绳子扣解开了,只是她背着手没被发觉而已。见和尚的手快挨着自己时,把身子往下一塌,使了个撩阴掌,正好掫在和尚的鸟卵上,耳轮中就听“啪!”“啊呀!”“咕咚!”三声响,那么大个云空翻身栽倒,背过气去了。
    其实这个云空武艺也挺高强,可就因为以前被他玩儿过的所有女子都是柔柔弱弱,乖乖就范,压根他就没想过有人会对自己动武,所以今天吃了大亏。展凤凰也没有下死手,只是用了三成力量,因为她知道这是个要犯,如果打死了与破案不利。
    展凤凰见云空倒地,用绳子背剪了手脚,嘴里堵上他的裤头,塞进了床底下。听了听门外没有人声,溜出来顺着甬道前行,当路过各号房间时,从里面传出来的是女子的哀嚎和男人的狂笑声。
    走了一段,甬道陡然而上,她蹬着台阶来到尽头,看到是一扇门,轻轻拉开,前面是一堵木板墙,用手一推纹丝不动。她知道这是一个障眼设计,其中必有机关。于是她用手在木板墙上暗中摸索,无意中碰到了一个木闩,往上一挑,木板墙就向一边移动开来。她出了暗道口,看到这里是一间禅房,大概此时正值午间斋饭时间,所以空无一人。这个木板墙上画的是释迦摩尼打禅坐像,平日里谁会想到这尊普度众生大佛的背后却是惨绝人寰呢!
    展凤凰离开禅房绕到大殿顺台阶而下,不一会儿就到了山脚。然后流星赶月往回赶,在半路树洞里找出衣服换好,时间不大就进了客栈。
    自从展凤凰离开客栈,瞻基就有些坐立不安,在院子里来回转圈儿。他不怀疑她的武功,但毕竟是好汉难敌四手,饿虎害怕群狼,一旦有个闪失,岂不是害了一个好娘子?
    王朗察觉到了他的举动,就试探着问道:“王爷,您好像有什么心事,不妨说来让下官替您解忧。”
    朱瞻基叹了口气,心说,这件事是暗中操作,不能暴露凤凰的身份,能告诉你么。于是只好说道:“凤凰出去为我办一宗事情,这天儿都晌午了也该回来了呀。”
    话音刚落,朱凤凰一步跨了进来,瞻基喜出望外,上前一把抓住她的胳膊,急切地问:“咋样,你还好吧?”
    就这一句,把个展凤凰感动的几乎掉下泪来,不问案情却担心自己的安危,这就说明自己在他心中的位置有多重!如果不是当着众人,她立马就扑上去亲他一口。
    凤凰脸一红,回答道:“爷,我很好,您不必担心。事情也办成了,证据确凿,现在即可出兵围剿!”
    朱瞻基拉住她的手:“走,去我屋里说。”
    王朗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也不好跟着,站在院子里呆呆地发愣。
    到了屋里,展凤凰就把所发生的经过详细地讲述了一遍,然后说:“县衙里那个韩班头是他们的卧底,曹知县被杀就是他捣的鬼。”
    朱瞻基听后,把钢牙咬的咯吱响,说道:“他们发现你不在了,势必狗急跳墙,把抓去的女人藏匿或者杀掉,毁灭证据。事不迟疑,应立即调集人马前去围堵!”他说着冲窗外喊了一声:“王朗何在!”
    王朗刚刚回到自己的房间,听朱瞻基高声喊他,急忙奔了过来。他不明事理,吓得进屋跪倒叩头请罪:“下官该死,不知何事惹爷生气,还望恕罪。”
    朱瞻基知道他误会了,就笑着说:“王大人,你立刻派人去县衙把刘佐仁叫过来,我有急事和他相商。”
    “是!”王朗答应一声退了出去。
    王朗走了,朱瞻基问凤凰:“你还没吃饭吧?”见凤凰点头,他吩咐玉儿:“你去告诉店家炒几个菜,要快。”
    屋子里只剩下他们俩了,展凤凰上前抱住瞻基,亲吻着说:“爷,感谢您惦记奴家,凤凰为您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瞻基被她吻得心猿意马,把持不住,褪去衣衫做成好事。
    等展凤凰吃完了饭,刘知府也过来了。他给朱瞻基请了安,垂首站立一旁。朱瞻基开门见山地说:“刘大人,我手下人已经探明,女人失踪和曹知县被害都是兴化寺云空方丈和弟子们所为,那个韩班头是他们的耳目。你即刻调集所有人马前去围剿,捉拿元凶!”
    刘知府看了展凤凰一眼,心说,本府在兴化寺看到的果然是他。但此事不容他多想,拱手回道:“王爷,县衙三班衙役总共不过二十名,围堵诺大个兴化寺恐怕是蚂蚁撼大树。我这就派人去府衙调集人马前来支援。”
    “府衙人马何时能够到达?”朱瞻基问道。
    “最快也需三天……”
    朱瞻基一摆手:“不行不行,错过了今晚就给他们留出了毁灭证据的时间,那咱们就前功尽弃了。”
    “可是据了解寺里的和尚起码也有四五十号,一旦动起手来咱是要吃亏的。”刘知府担心地说。
    朱瞻基把桌子一拍:“我就不信光天化日之下,他们敢跟官府作对!”
    刘知府谏言道:“既然他们敢杀知县,就什么坏事都有可能做出来呀。”
    王朗近前半步拱手说道:“王爷,臣倒有个主意,就是不知能不能把他们动员起来。”
    朱瞻基忙问:“什么主意,你说说看。”
    “咱可以把丢失人口的苦主找来,说明情况,让他们发动本村的亲朋好友和乡亲们,带上锹镐棍棒助咱们一臂之力。”
    朱瞻基点头称赞道:“不愧皇爷爷让你当钦差,真是个好主意,刘大人你说呢?”
    刘知府连连点头:“好好,我这就去办!”
    回到县衙,刘知府先命人把韩班头拿下押入大牢,再派人把几家苦主招来说要去解救他们的女儿媳妇,可叹衙门人手不够,请他们回去找乡亲们前去帮忙并且多多益善。
    苦主们听说要去救自己的亲人,个个摩拳擦掌,高兴的不得了,赶紧回村集聚人马。
    不到一个时辰,苦主带领找来的乡亲们齐聚东升客栈门外,朱瞻基上眼一看起码也不下二百人,只见他们手中各有武器,什么扁担、镐头、铁锨、铁叉、棍棒等等。
    刘知府一声令下,大队人马浩浩荡荡就向兴化寺进发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9

主题

596

帖子

173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735
威望
0
金钱
1079
贡献
0

49

主题

596

帖子

1735

积分
长缨在手  楼主| 发表于 2018-7-1 07:48: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长缨在手 于 2018-7-3 10:31 编辑

                        第19回:凤凰重下地狱 和尚班头死刑
    日头挂在西山顶时,就像一个金灿灿的光盘,收敛去那刺眼的光芒。万里无云的天空,蓝蓝的,就像是一个明净的天湖。慢慢的,颜色越来越浓,像是湖水在不断的加深。远处巍峨的山峦,在夕阳的映照之下,披上了一层金黄色,显得格外的瑰丽。
    刘知府率领着三班衙役在前,众人紧随其后迎着落日的余晖登上了云龙山兴化寺。按照展凤凰提供的线索,一部分人包围了殿后茅厕,另一部分人把住各个交通要道,展凤凰则带领三班衙役和皇宫两位大内高手直扑那座禅房。
    禅房内有几个和尚正坐在蒲墩上诵经,见有人闯进来并不惊慌照念不误。刘知府跨进门来从袖口内拿出一纸公文朗声读道:“兹有人举报兴化寺内有些僧人不遵纪守法,破坏寺规,非法拘禁妇女,本府作为百姓父母官,特带公差前来缉拿元凶,望各门侍僧积极配合,如有阻挠执法者必严惩不贷!”念罢又说:“现在就请各位圣僧暂停打坐,站立一旁等待问话!”
    和尚们听后,都纷纷起来站到释迦摩尼画像的下面,其中一个三十来岁的白脸和尚,单掌一立言道:“阿弥陀佛,罪过,罪过,佛门圣地清规戒律,容不得藏污纳垢,怎敢拘禁妇女?定是有人心怀叵测,肆意玷污本寺,还请府台大人不要妄听蛊言为是。”
    展凤凰闻听近前一步,厉声道:“你们当面满口仁义道德,慈悲为怀,背后却奸淫妇女,逼良为娼!寺外看似阳光明媚,地下却是曲径通幽,就连这尊释迦摩尼佛祖也是心知肚明,只是不会开口说话罢了。识时务者赶紧把机关打开,免得我等动手!”
    就这一句众僧的面目骤变,个个露出惊恐神色。再看那个白脸和尚凝眉瞪眼对众僧喊道:“这小子满嘴喷粪有辱佛门,我等岂能与他善罢甘休,给我打!”说着蹦过来照着展凤凰心口窝就是一拳。
    展凤凰是干什么的?那是机灵鬼儿透亮贝儿小金豆子儿不吃亏儿!她早就有所防备,见拳头离自己不远了,侧身躲过,滴溜转到和尚后面照他脊背就是一掌,白脸和尚蹬蹬蹬向前跑了几步一头栽倒,大口鲜血喷在地上。
    两个大内高手加上几名衙役,把另外闯上来的和尚也都制服在地上了绑绳。展凤凰来到香案旁,用手一板底下的机关,就见释迦摩尼画像朝左边移动开来,不一会儿就在墙上露出了一扇木门。
    起先刘知府还有些半信半疑,看到了木门这才对朱瞻基说:“王爷,真的有暗道啊!”
    朱瞻基背着手,乐呵呵地来到木门前,用手推了推纹丝没动,回头对一个手持镐头的苦主说:“砸!给我使劲儿砸!”
    待人们闪开后,苦主抡起镐头,咣!咣!咣!三下把门捣了个稀巴烂。朱瞻基哈腰就要往里钻,展凤凰一把拽住道:“爷,你不能进去。有道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您的安危是第一位的。”她转脸对大内王猛说:“你负责保护各位大人的安全,其余的随我下去!”说罢手持宝剑第一个进入了暗道。
    再说云空方丈被塞进了床底下,足有半个时辰才逐渐苏醒过来,就感觉子孙袋大了一号疼痛难忍,手脚被捆动弹不得。他借助地板把嘴里的裤头蹭出来,杀猪般地就喊叫起来。
    其他僧人正在各个号房里奸淫作乐,隐约听见有哀号之声,就纷纷停下胯下的活计,出门在甬道倾听。大家顺声音来到一号房间,推门一看床上没人,声音是从床底下发出来的。大家七手八脚把云空拽出来一看,那个惨状就甭提多可乐了。只见赤条条的身子,手脚被缚,子孙袋肿的跟一只大茄子差不多,嘴角尽是沙子,哼哼呀呀叫个不停。
    等解开绳索弄到床上,法能近前问道:“方丈,怎么回事,那个红衣女子哪里去了?”
    “都是尔等办的好事!什么小雏,分明就是一个活阎王。”他就忍着疼痛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
    “难道说她会武功不成?”法能怀疑地问道。
    “岂止会武功,就凭她能够解开绳索,说不定还会最绝的的技艺呢!”大下巴说道。
    “你是说她会缩骨功?”
    “嗯,要不然她怎么可能把锁扣弄开呢?”
    云空哼哼唧唧地说:“据我所知如今武林界只有一人会这种功夫,那就是嵩山少林寺的老方丈觉远上人,当年我跟他学艺说什么也没教我呀,难道传给了别人不成么?”
    大家正你一句我一句的议论着,云空突然啊呀了一声,把众僧吓了一跳。法能急问:“方丈,疼得厉害么?”
    云空把手一摆:“我忽然想起这个女孩来者不善,她会不会是官府派来摸底的,要真的是这样,咱们倒霉的日子就快到了。”
    法能把脑袋晃得像拨浪鼓:“不能吧,除非她吃了熊心咽了豹子胆,再说,她毕竟还是一个未成年的小妞啊,怎么会跟官府有关联呢?”
    “就算她不是官府派来的,如果把咱告到县衙,官府一旦来查,也够咱喝一壶的。”大下巴分析着说。
    法能把鼻子一歪,恶狠狠地说:“只要他敢立案,我就像上次宰曹知县一样把他的狗头割下来!”
    “无论如何,咱以后要多加谨慎。从现在起一个月内不要再抓女人,等风头过了再说。就目前咱现存的八个女人也够大家玩儿一阵子的了。唉,恐怕以后老衲我就成废人了,这个该死的小妞,她可是断了我的淫根了!”云空咬着牙说道。
法能命小和尚取来消炎散给云空服下,又捣了些消肿化淤的草药敷在鸟卵上。为了掩人耳目,就让云空在此养伤。云空喝了些热汤,躺下休息不提。
    法能上到禅房,找来自己的亲信白脸和尚,要他近期不许离开此地,一旦有官差到来,要设法挡在门外。一切安排妥当,就又下去找女人尽情玩儿乐去了。
    法能正搂着女人昏昏欲睡,突然听到咣咣咣好像有人砸门,他急忙穿上僧衣,拎起鬼头刀出了屋子,迎面正碰上展凤凰。借着灯光,他见这个少年有些眼熟,就是想不起在哪见过。他把刀一横,厉声问道:“什么人!竟敢来闯龙潭虎穴!”
展凤凰也不答话,擎宝剑分心便刺,法能急忙摆刀接架相还。你还别说,这个法能还真有两下子,钢刀舞动上下翻飞,左砍右劈和展凤凰战在一处。
    听到甬道里兵器相交,大下巴僧等人纷纷从号房里跳出来,手持刀剑严阵以待。因甬道狭窄,双方只能一对一交战,所以众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凤凰和法能打斗,想帮忙也上不去前。
    两个人战了十几个回合,展凤凰使了一招金丝缠腕,剑尖儿一晃他的面门,法能举刀向上招架,展凤凰一翻腕子剑刃就奔了他拿刀的右手,法能就感觉手腕一凉,钢刀落地,一股鲜血从腕部喷了出来,疼的法能用左手一攥右手,可叹哪里还有右手,只是攥到了一只秃秃的手腕,吓得他磨身就跑。
    展凤凰刚要追赶,被大下巴僧手持一口柳叶单刀拦住。大内赵虎见凤凰胜了一阵,手心发痒,在她身后说道:“凤凰师傅,你且休息,我来对付他!”
    展凤凰闻听撤身闪在一旁,赵虎手持腰刀大战柳叶刀。其实这两口刀形状上差不多,就是叫法不同,都属于轻便武器,作为防身之用。
    再看大下巴僧把兵刃摇了三摇,晃了三晃,往下一塌身开了个门户叫做夜战八方藏刀式,等待赵虎来进攻。赵虎不慌不忙向前一跟步,手中的腰刀直刺对方的前胸。和尚撩起柳叶刀往外就开,耳轮中就听一声:镗啷啷啷!钢刀碰在一起火星子直冒。赵虎手腕儿一翻刀走下路,横扫他的双腿。和尚往后一退,钢刀走空,紧跟着往前一窜,力劈华山朝着赵虎的脑袋就是一刀!
    赵虎往右一侧身躲过刀锋反手朝上一撩,腰刀直奔和尚的颈嗓咽喉,和尚没想到对方身手这么快,再想躲已经来不及了,只好把头往后一仰,但还是慢了点儿,腰刀正好削到下颌上,这回好,大下巴不见了。
    其他僧人一看两位武艺高强的师兄都败下阵来,吓得纷纷撇刀扔枪跪在了地上,众衙役过去都给上了绑绳。
    展凤凰来到一号房间,用脚踹开房门,见云空和尚正躺在床上,也命人给他上了锁链。接着就把被囚禁的女子都释放出来,其中有两个已经被糟蹋的怀孕了。
    为了探明究竟,展凤凰又来到自己掉下来的洞口下面,原来上面是一块青石翻板,正好把洞口堵死,所以从上面看不出什么破绽。在临近洞口的左侧有一台阶,顺台阶而上在一面墙壁上有一个手指粗的了望孔正对着茅厕门,如果看见是年轻女子,了望的人就把销子打开,如果是老年妇女就不动,人也就掉不下来。
    当把和尚和解救出的女人带出暗室时,苦主们先是抱着自己的女儿或媳妇痛哭流涕,然后冲上来要打这些秃驴。刘知府急忙制止,他说要以法律来判他们所犯下的滔天罪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70

主题

7578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8345
威望
0
金钱
10352
贡献
0

270

主题

7578

帖子

1万

积分
野渡 发表于 2018-7-1 12:37:2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拍案惊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00

主题

9850

帖子

2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2491

突出贡献优秀版主

威望
0
金钱
12476
贡献
0

500

主题

9850

帖子

2万

积分
阿冰 发表于 2018-7-1 21:42:17 | 显示全部楼层
长缨在手 发表于 2018-6-27 10:02
多谢提醒,已经改了。

老兄的文字我一直都在关注,总体感觉不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9

主题

596

帖子

173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735
威望
0
金钱
1079
贡献
0

49

主题

596

帖子

1735

积分
长缨在手  楼主| 发表于 2018-7-2 07:17: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阿冰 发表于 2018-7-1 21:42
老兄的文字我一直都在关注,总体感觉不错

希望多提宝贵意见,也好加以改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9

主题

596

帖子

173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735
威望
0
金钱
1079
贡献
0

49

主题

596

帖子

1735

积分
长缨在手  楼主| 发表于 2018-7-2 07:19: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长缨在手 于 2018-7-2 07:24 编辑

    等回到县衙,已经是掌灯时分,刘知府吩咐明日再审。苦主们唯恐和尚跑了,都自愿留下帮着看押犯人。
    次日用过早饭,朱瞻基一行来到县衙,此时门外已经是人山人海了。
    刘知府升坐公堂,朱瞻基在左相陪,右边有师爷记录,王朗展凤凰等站在他们身后。
    随着刘知府一声:“带人犯——!”,云空和尚戴着脚镣被两个衙役架了上来,只见他脸色苍白面容憔悴,眼皮下垂嘴角往下耷拉着,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三班衙役把水火棍墩得噔噔响,齐声喊着:“跪下!跪下!”见和尚还不跪,一个衙役过来抡起水火棍照着他的小腿窝儿就是一下子,云空啊呀一声跪倒在地。
    刘知府一拍惊堂木,问道:“下跪何人,家住哪里,报上堂来!”
    “贫僧云龙山兴化寺方丈云空是也。”
    “知道为什么抓你吗?”
    “纵容手下囚禁妇女。”
    “还有呢?”
    “和女人发生关系。”
    “还有!”
    云空沉默了一会,回答:“实在想不起来了。”
    “呵呵,是吗?”刘知府冷笑一声:“把掉了手没有了下巴的两个和尚带上来!”
    再看法能用一块白布包着右胳膊,大下巴僧则把脑袋缠裹得只露出两只小眼睛,踉踉跄跄来到堂上,咕咚就跪在了地上。
    刘知府朝下看了两眼,说道:“两位报上名来!”
    “和尚法能。”法能看了看一旁的大下巴:“他下巴没了不会讲话,他叫法耐,外号大下巴。”
    “法能,有道是冤有头债有主,是谁指使你杀害了曹知县?”刘知府单刀直入。
    “大老爷,冤枉啊,我可没杀人啊!”
    “那么你给韩班头送三百两银子还把他的老婆给奸污了有这事吗?”刘知府步步紧逼。
    法能心说,这些事情他们也知道?是谁走漏的风声呢?突然他心里一惊,想起来了,自己当着那个红衣女子炫耀过这些,莫非……。
    刘知府把惊堂木一拍:“法能,想尝尝老爷的夹棍么?”
    “大人,我说,我全说!”法能用左手一指云空:“送银子和杀人都是他让我干的,我哪敢不听啊!”
    刘知府往椅背上一靠,手捻须髯,和颜悦色地说:“你就把事情的经过讲述一遍吧?”
    法能用左手抚了抚右胳膊,叹了口气,这才讲述起来:
    “八年前,云空和尚经嵩山少林寺老方丈觉远上人书荐,来到兴化寺。原来的方丈名叫慧远,见云空武艺超群,就安排他做了武僧领班,专门教授我等武艺。三五年的时间,我们的武艺大有长进,慧远又提升他做了副主持。从这以后他这个人的本性就暴露出来了。有一次他把一个上香求子的女子骗进自己的禅房,说是她身上有魔气,如果不把魔气逼出来,就怀不了儿子。那位女子听信了他的谗言,就任凭他摆布,结果就被奸污了。
    从此以后他就一发不可收拾,玩弄了好些女子。当然他弄完以后,还赏给我们玩儿。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结果被慧远方丈发现了,训斥了他一顿还要赶他下山。他怎么磕头说好话哀求,慧远也不答应。这时他凶相毕露,上去一掌就把慧远打的口吐鲜血,当时就死了。然后他对我们说:“以后只要你们跟着我,就有享不尽的乐趣,谁要是胆敢不听,慧远就是他的榜样!
    大家摄于他的淫威,就都默认了。自此以后就开始秘密修建地下暗室,修成后专门捉一些漂亮女子,囚禁起来供大家玩儿乐,当然每个女子都必须他先玩儿够了,才赏给弟子们。
    后来听说新来的曹知县办案正直,并且有些手段。云空就设计买通了韩班头,一旦对寺里有什么风吹草动,就让他为我们通风报信。一天,韩班头送过信儿来,说是曹知县已经接了苦主们的状子,就要对寺里进行搜查。云空怕一旦露馅,往后的快活日子就没有了,所以派我联系了韩班头,待他把事情安排妥当后,我就夜入县衙,把曹知县给杀了。后来被衙役发现追出来,没办法我就把他俩也给宰了。这些都是以往的经过,杀剐存留任凭发落。”
    刘知府听完,让法能在供词上画了押,然后一拍惊堂木又问云空:“云空和尚,听清楚了吧?这回看你还有何话说!”
    云空狠狠瞪了法能一眼,无奈地说道:“贫僧认罪就是了,脑袋掉了不就是碗大个疤么,我愿画供。”
    接着又命人把韩班头押了上来,韩班头从被抓的那一刻起,就知道事情漏了,现在又看到云空等人跪在堂前,腿肚子一软瘫在地上。还没等刘知府问话,他就坦白了犯罪的经过。
    原来他是在一次陪媳妇去寺庙上香求子时被收买的。那天在大殿烧完香,刚出大门,就被一个自称法能和尚给拦住了。和尚说云空方丈请官爷到禅房一叙,并替他们超度请观音赐子。于是他和媳妇跟随法能来到禅房,进去之后云空不在,法能让他俩稍候,然后就走了。
    韩班头转圈欣赏着禅房内各种摆设,听媳妇呀的惊叫了一声,扭项回头顺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香案一角黄绫子布处露出一个白东西,走过去拿到手里一看,原来是一锭银子!他刚要放回去,被媳妇一把夺在手里,看看左右无人,就要往袖口里塞。
    就在此时,禅房门被推开,一个胖大和尚走了进来,后面跟着法能。媳妇一惊,银子脱手掉在了地上。
    法能弯腰捡起来,递给胖和尚。胖和尚微微一笑,把银子放到香案上,转脸和颜悦色的说:“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二位施主请坐。老衲云空这厢礼过去了。”
    一听是云空方丈,二人赶紧回礼,寒暄过后,大家落座。
    和尚燃上三支清香,跪在观音像前念了一通佛经,然后又让韩班头两口子分别上香叩头,事毕,云空从内室拿来一尊观音送子小金佛,说是送与他们供在家中天天烧香,只有这样才能孕育生子。
    夫妻二人不敢相信这是真的,都惊得目瞪口呆,不知如何是好。云空又拿起那锭银子,递到妇人手里,说道:“施主既然喜欢,就拿去吧,以后缺银两时,只管前来索取,老衲定然满足。”
    韩班头觉得受之有愧,赶紧跪下磕头,说道:“常言道,无功受禄寝食不安,以后大师傅有用得着小人的地方,只管言语,定然在所不辞!”
    云空用手相搀:“嗯,看来你是个明白人。不过也没什么大事,就是请班头多留意一下县太爷的一些动向,如果有涉及到寺庙上的律条,还烦你及早告知老衲一声。”
    就在前些日子韩班头见曹县令接了苦主们丢失女孩的状子,又听说要查办兴化寺,他就写了个纸条,让媳妇送到云空手里。云空是个见了女人就走不动道的人,更何况韩班头媳妇有些姿色不说还对他抛眉送眼,二人一拍即合,就在禅房内行起了云雨之事。事后又给了女人些银两作为奖赏,然后派法能夜入县衙,这才导致曹县令被杀害。
    至此,一桩有悖伦理而导致诛杀朝廷命官的大案终于水落石出。刘知府当庭宣判:云空、法能、大下巴身为僧人,不守清规戒律,非法拘禁平民,奸淫妇女,杀害朝廷命官,犯下滔天大罪,罪不容赦,定为死罪,报请刑部核准;韩班头身为国家公差,贪赃枉法,有间接杀人之嫌疑,也一并定成死罪。韩班头妻子通风报信,并且与和尚通奸,当庭杖责八十,直打得她皮开肉绽鲜血淋漓,差点绝气身亡。其他众僧也因奸淫妇女罪被定了秋后问斩。
    苦主们谢过王家千岁和刘知府,带领媳妇和女儿回家不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