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楼主: 长缨在手

长篇小说《乡村往事》连载

[复制链接]

63

主题

1820

帖子

4265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265
威望
0
金钱
2345
贡献
0

63

主题

1820

帖子

4265

积分
文韵 发表于 2018-7-13 17:18:45 | 显示全部楼层
长缨在手 发表于 2018-7-13 17:14
故事刚开始,你咋就看出来有张国栋的影子啊,这可是毛泽东时代呀。

我没细看,看着会书法,又把县城改造得高楼林立,人类宜居,才想到了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9

主题

596

帖子

173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735
威望
0
金钱
1079
贡献
0

49

主题

596

帖子

1735

积分
长缨在手  楼主| 发表于 2018-7-13 17:45:10 | 显示全部楼层
文韵 发表于 2018-7-13 17:18
我没细看,看着会书法,又把县城改造得高楼林立,人类宜居,才想到了他。

未卜先知,看起来你对张国栋还是认可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9

主题

596

帖子

173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735
威望
0
金钱
1079
贡献
0

49

主题

596

帖子

1735

积分
长缨在手  楼主| 发表于 2018-7-14 07:22: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长缨在手 于 2018-7-14 07:25 编辑

                          第五章:支局陈英
    临近年底,一场大雪整整下了两天两夜,房屋白了,墙头白了,大树白了,整个赵庄都变成了银白色。公社院子里的积雪已经没过了膝盖,一脚插进去再迈另一只脚都非常困难。因为昨天正值星期日,公社其他人员被困到了家里,整个大院只剩下罗云霄和伙房的季师傅。
    在下雪的同时罗云霄利用接通电话的间隙时间,用铁锹从自己的门前打开了一条通往院子大门口和后院食堂的通道,人走在这个通道里,身子就像矮了半截似的。
    早饭后,罗云霄把交换室门前的雪堆积起来,做了个等人高的大雪人儿,把放在窗台上的几只空瓶子做了眼睛鼻子和嘴,还把自己的一顶麦秸秆草帽戴在了雪人头上。看着自己的杰作,开心地笑出了声。正在洋洋自得,听到有电话振铃声,急忙进屋,看到是支局打来的,接通后是电话员小陈甜美的声音:“喂,是小罗儿吗?”
    “是我。请问要哪里?”
    “不要哪里,有人找你。”
    找我?谁呀?他心里正在疑惑,就听话筒里传来一个粗犷的声音:“小罗吗?我是孙志国。”
    哦,原来是孙书记。“是我,您好孙书记。”罗云霄毕恭毕敬的回答。
    “今天公社谁在值班啊?”
    “报告孙书记,就我和季师傅两个人。”
    “哦,那你给我听好了,我暂时过不去,现在是在县城家里给你打电话。有些事情你要多留心一下,尤其是各地来的电话,重要的记录下来,等我回去处理。”
    罗云霄站起来立正答道:“是,请您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
    “妈拉个巴子,好啦,再见!”对方撂下了话筒。
    在常人听来“妈拉个巴子”是句粗俗的语言,可罗云霄知道,孙书记这个口头禅,只有在他高兴或遇到好事地时候才顺口说出来,在他不高兴或是发怒的时候却从来不说这句话。
    孙书记晚上值班时爱和人们坐在院子里聊天,据他自己说父亲在四川某部队当过团长,小时候自己是在兵营度过的,长大后在四川上了一所中专。后来父亲转业回到了老家,所以居家老小就都跟着回来了。
    妈拉个巴子这句话就是在四川时学会的,有时他也想避开说这句话,但一高兴就不自觉的带出来了。
    三十四五岁的他虽然没有当过兵,但身上却有一种军人干事雷厉风行的气质。平时总爱穿一身旧军装,带一顶旧军帽,白衬衣塞进裤腰里用腰带扎牢;国字脸上架着一副黑色宽边近视镜,近一米八的个头,走起路来脚下生风。说话嗓音洪亮不打官腔,平时讲话从不用发言稿,而且讲得是头头是道,句句是理。记得有一次在全体村干部生产动员大会上,他就把全公社十二个大队呈报上来的生产进度数字,在没有发言稿的情况下一数不差地背了出来,这让罗云霄惊诧不已。他还时常下到各村去走访群众调查研究,谁家几口人,有什么困难和需求,他都记在本子上,然后再召开各大队干部会议,敦促解决相应的问题。自他上任以来,公社相继组建了农技服务站、农机站、拖拉机站和纸板厂,在为农业生产提供服务的同时也让一些有技术的农村青年发挥出了他们的特长,并且还为集体创造了一笔财富……
    一阵铃声打断了罗云霄的思路,又是支局来的。
    罗云霄戴上耳机:“喂,您好!”
    “小罗儿,您好!”是陈英甜美的声音:“做什么那?”
    “没干啥,您有事吗?”
    “没事,这两天太寂寞,就是想和你说说话儿。行吗?”
    “呵呵,这有什么不行的。您想说啥,我洗耳恭听。”
    “咯咯咯,不是你洗耳恭听,而是你说我听。我也听说你救人的事情了,真高尚。不过我早就想知道的是你在哪上的学,爱好什么,还有今年多大了。这些都不许保密,可以吗?”
    “这有什么不可以的,又不是什么秘密。第一个问题,我是在我们罗家庄读的小学,在赵庄上的初中,两年高中是在咱县城读的。至于爱好嘛,也就是第二个问题吧,就像我高中班主任说的,四肢发达,头脑简单……”
    “什么叫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啊?你说明白点好吗?”陈英追问着。
    “哈哈,体育呀!”罗云霄乐得前仰后合。
    “咯咯咯,有意思,接着说!”
    “第三个问题,我跟孙悟空是哥们儿,你猜我多大?”罗云霄卖了个关子。
    “十八岁,属猴的!”陈英脱口而出:“那你几月生日啊?”
    “不告诉你,这可是秘密!”罗云霄使了个坏。
    “事先说好的,不带保密的。你说嘛。”陈英央求道。
    “建军节是哪一天?”罗云霄答非所问。
    “啊,我知道了,你是八月一日生日!”陈英反应特别的快。“那你应该叫我姐姐了,我是六月生日。”她来了个自报家门。
    “什么就叫你姐姐呀,你多大啦?”罗云霄听出来了,对方也是属猴的,他明知故问。
    “我也是……反正比你大,叫我姐姐就对了。”话筒里传来一阵得意的笑声。
    “这个雪人儿修的真逗啊!”一个脆快的声音传进罗云霄的耳朵里,不用看就知道是肖玉华来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70

主题

7578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8345
威望
0
金钱
10352
贡献
0

270

主题

7578

帖子

1万

积分
野渡 发表于 2018-7-14 08:05:2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读金兄滴小说,有历史感,能勾起回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9

主题

5016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1865

热心会员

威望
0
金钱
6814
贡献
0

129

主题

5016

帖子

1万

积分
枯草叶 发表于 2018-7-14 08:37:2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大概俩人有意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9

主题

596

帖子

173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735
威望
0
金钱
1079
贡献
0

49

主题

596

帖子

1735

积分
长缨在手  楼主| 发表于 2018-7-14 15:18:36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妹子也是未卜先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9

主题

596

帖子

173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735
威望
0
金钱
1079
贡献
0

49

主题

596

帖子

1735

积分
长缨在手  楼主| 发表于 2018-7-15 08:00: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长缨在手 于 2018-7-15 08:04 编辑

                                第六章:前去赴宴
    “小肖儿,这么大雪你怎么来的?”罗云霄惊疑地问道。
    “一步一步走来的呗,还能飞着来呀。”肖玉华俏皮的回答。
    “小罗,你有事,我先挂了啊。”话筒里是陈英的声音。
    “哎哎,再见!”罗云霄摘下耳机,放在桌上,回过头又问肖玉华:“怎么,有什么急事吗?”
    “没事,我就不能来看看你吗?”肖玉华辫子一甩撅起了小嘴。
    “哎呀,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说这路没法走啊!”罗云霄极力辩解着。
    “我有办法呀。”肖玉华转身从门外拎进一把铁锨,“头迈步先挖个坑,就这样一步一坑的过来了。”她边说边比划,逗得罗云霄也乐了。
    肖玉华把铁锨放回门外,回来对罗云霄说:“还真有事找你。”
    “啥事?你说。”罗云霄认起真来。
    “今儿中午去我家吃饭!”肖玉华把手一背,头一歪。
    “去你家吃饭?”罗云霄急忙摆手,“不不,不要麻烦了,我在这吃挺好的。”
    “这是第三次请你了!第一次你不去,第二次又不去,今天还说不去。刘备三顾茅庐,诸葛亮也出山了呀。看起来你比诸葛亮还难请啊?我爸说了,今天你再不去,他就亲自来!”肖玉华说着眼里转起了泪花。
    罗云霄一看急忙解释:“看你说哪去了。你不是不知道,如果我走了电话谁看,这叫擅自脱岗,领导知道了要受处分的。再说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也不是什么大事,你回去告诉叔叔婶子,就别惦记我了,他们的心意我也领了好吗?”
    “不好!”随着话音进来一人,二人一看是肖国旺。
    “爸!”“肖叔叔!”两个人同时叫道。
    “小罗儿,你要是不去,我这一辈子心里就会总惦记着这个事,好像是欠了别人什么似的,你给叔叔个面子,去家里待会,不吃饭也行。至于这电话嘛就让玉华代你看会儿,咋样?”
    “叔叔,我……”罗云霄实在是找不出推托之词了,“那,好吧。对了,我去告诉季师傅,不要做我的饭了。”
    季师傅一听罗云霄要去肖玉华家吃饭,自告奋勇的说道:“小罗儿,你自管去,电话我来替你看!”见罗云霄疑惑的神情,他又说:“信不过我?我跟你说,凡是咱们这个院子里的人,没有一个不会接那个电话的,看都看会了。”
    罗云霄脸一红,赶紧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想你有你的事做,怕……”
    “嗐!你走了就剩下我一个光杆司令,我还有什么事情可做?走走走,咱这就过去!”不容分说拉着罗云霄来到了电话室。
    见肖国旺也在,季师傅把手一挥:“老肖,你们都走吧,我来打替班!”
    肖玉华家离公社并不太远,出了大门往左一拐,顺着大道往北走百十来米,再朝东走不远有一处三间大瓦房就是。路虽然不太远,但今天走起来却相当吃力。
    一些村民正在清理街道的积雪,见到肖国旺都亲切的打着招呼,肖国旺也都一一回应着。
    进了院子,小虎子喊着叔叔,奔过来拉住罗云霄的手。罗云霄一哈腰把他抱起来,在脑门上亲了一下。此时从屋子里走出一个中年妇女,冲着虎子喊道:“虎子,快下来,别脏了客人的衣服!”
    虎子从罗云霄身上出溜下来,躲到姐姐的背后。肖玉华对中年妇女说道:“妈,这就是罗云霄同志。”又回头对罗云霄:“小罗儿,这是我妈妈。”
    “婶子好!”罗云霄很礼貌地打着招呼。
    “哎—,好好,快进屋。”玉华妈热情地招呼着。
    进得东屋,饭桌已经放在炕上,桌上摆着两盘凉菜和一瓶白酒。玉华妈让罗云霄脱鞋上炕先暖和暖和,罗云霄坚持坐在了炕沿儿上。肖国旺打开一包大生产牌香烟,递给罗云霄一支,他忙站起身来双手推辞说不会抽。肖国旺也不再客气,自己点了一支抽起来。
    罗云霄打量着整个屋子的陈设,靠北墙是一个红黑色油漆板柜,上面挂着一套大穿衣镜,两边的镜联分别写着: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上方横联是毛主席万岁。东墙上是一些奖状和照片。
    他来到奖状前,看到多数是肖国旺的,什么生产标兵、生产模范、优秀党员、学习毛主席著作的积极分子等等。还有几张是肖玉华的,从小学到高中都是三好学生。又见镜框里镶着几张黑白照片,有两张是肖玉华学生时期的合影照,那时候她的两条小辫刚到肩头,显得特别稚气。还有就是肖国旺当兵时的戎装照,其中有一张照片引起了罗云霄的好奇:在半山腰的一个碉堡前,几个穿志愿军服装的战士,手挎冲锋枪摆出胜利的姿势,就是远景,看不太清每个人的摸样。
    罗云霄问肖玉华:“哎,这上面都是谁呀,在哪拍的?”
    肖玉华眼看照片用手指向自己的父亲,低声对罗云霄说道:“上面有战斗英雄肖国旺同志,在朝鲜抗击美国佬。”说完还吐了一下舌头。
    “什么战斗英雄啊,别瞎扯!”女儿的话显然被父亲听到了,肖国旺斥责道。
    “不是战斗英雄,那你腿上的伤和光荣证是哪来的?”肖玉华也不让步并且提高了嗓门儿。
    “玉华,不许和你爸爸顶嘴。来吃饭啦!”原来在这个档口,玉华妈已经把饭菜都端上来了。
    桌上又新增加了两个热菜和一盆清炖鸡。玉华妈非要罗云霄上炕里,他拗不过,就脱鞋坐到靠东墙的位置,肖玉华挨着罗云霄坐在了炕沿上。
    肖国旺倒了两盅酒,放在罗云霄跟前一盅,自己端起一盅,对罗云霄说:“小罗儿,今天这杯酒,一是为了感谢你救了虎子,二是代我向你父亲问好,三是你在工作中要多多帮助玉华,和睦相处。来干了它!”
    罗云霄听了肖国旺这番话,脸一红,赶忙说:“肖叔叔,虎子这事谁遇上都会出手相救的,只不过凑巧让我碰到了,求您以后就不要再提了。在这呢,我先谢谢叔叔对父亲的问候。您说让我帮助玉华,我可不敢当,她工作上哪都比我做得好,我应该向他学习才是呢。再者,叔叔我不会喝酒,您就自己喝吧!”
    “哈哈,好小子,口才不错!但今天这酒一定要喝,谁天生来就会喝酒的?炼炼就会了嘛!来,端起来,喝!”肖国旺把酒盅往嘴上一抿,然后再把酒盅口冲下:“看看干了吧?这叫先干为敬!”
    罗云霄左右为难,自己真的没喝过酒,不喝吧又怕肖国旺不高兴,心一横端起酒盅一口气灌了下去。霍!顿时感觉舌尖发辣,嗓子眼冒火,干咳了两声,几乎眼泪都快流出来了。肖玉华见状,赶忙夹了些拌海蜇丝,送进他碗里边说:“真没喝过呀,赶紧吃菜压压。”
    罗云霄吃了两口菜,觉得好受了一些。肖国旺还要给他倒酒,他赶紧用手挡住,恳求地说:“叔叔,我真的不行,不行,不能再喝了。”
    “孩子实在不能喝,你就别让他再喝了,谁都像你,简直就是一只酒罐子!来吃这个。”玉华妈说着,夹了一个鸡大腿送到罗云霄碗里。
    肖国旺笑了笑,没有答言,一仰脖又把酒喝干了,啃了口鸡头,这才说道:“我们当兵的没有不会喝酒的,尤其是在丛林里执行任务,晚上喝口酒不但可以御寒,虫蛇还不往嘴里钻,打仗前喝口酒可以壮胆!”
    “肖叔叔,你就说说那张照片的故事呗!”罗云霄见缝插针,不失时机地提出他很想知道的事情。
    “那就是一张普通照片,没什么故事可讲。”肖国旺显然不想提起往事。
    “那,肖叔叔,您可以告诉我照片是在哪年拍的吗?哪个人是您呢?”罗云霄紧追不舍。
    “那是一九五一年,我十八岁参军就入朝作战。”肖国旺又喝了一盅。
    “哦,那你就是我们最可爱的人啦!”罗云霄想起了魏巍写的一篇课文《谁是最可爱的人》。
    “呵呵,也许吧。玉华,你把像镜摘来。”肖国旺押了一口酒,吩咐道。
    肖玉华把像镜摘来递给爸爸。
    肖国旺指着照片中后排左边第三个戴着棉帽子只露出多半个脑袋的人说:“这就是我。因为当时我们班刚攻克了这个碉堡,战地记者就给我们拍了照,大家光顾的高兴了,谁还在乎摆个姿势呀,所以我就被前面的人给挡住了。”
    “那玉华说您的腿受了伤,能给我讲讲吗?罗云霄试探着问。
    “受伤是有,但我感觉这伤受的丢人。那是一九五二年秋在攻打一个无名高地时,有一暗堡很难攻克,几个爆破手都牺牲了。我向排长请令,去炸碉堡。排长批准了,可是我刚一跃出掩体,左腿肚子就被子弹打穿了,结果被送到了后方医院,等伤好了,战争也结束了。回国后我就复员回家了。你们说,这个伤受的是不是丢人?”说着又喝了一盅酒。
    “这怎么算丢人呢,又不是你怕死不敢去。有句话叫轻伤不下火线,你这是负了重伤啊,都走不动了啊。”罗云霄辩解道。
    “不管咋说,我没完成任务,就是丢人!”肖国旺把照片又递给了玉华。
    “好啦,你说丢人就丢人。菜都凉了,快吃吧!”玉华妈催促道。
    吃着饭,玉华妈转弯抹角的问着罗云霄家里都有谁,属什么的,有对象了没有啊。听说罗云霄还没有对象,她说:“我们玉华比你大一岁,也十八大九的啦。这不有好几个说媒的,她就是不应头。就连咱副社长秦玉海都托媒来要玉华做媳妇,她死活不愿意,说人家离过婚。离过婚怕啥呀,也没孩子。唉,你说,这女人不找对象,等待家闺老呀?”
    “妈,看你说什么那。”玉华脸色绯红,低下了头摆弄着辫梢。
    罗云霄脸上也有些发烧,他想替玉华打个圆场就说:“婶子,小肖儿长得这么漂亮又能干,还怕找不到好对象?许是说媒的那些她都样不上呢。”
    “什么样不上啊,她连看都不看,就说不行,你说这丫头真不让我省心,我在她这个岁数已经结婚了。话又说回来,如果玉华能找个像你这样的后生,我们也就心满意足了。”说罢玉华妈用眼睛盯着罗云霄和女儿的脸。
    罗云霄连耳朵根子都臊红了,低下头不敢再看别人。肖玉华叫了一声“妈——”捂着脸跑了出去。
    肖国旺见状,急忙打着圆场:“这女人家家的,事儿就是多。咱请云霄吃饭,是为了答谢他救了虎子,咋又转到闺女搞对象上去了。云霄,你婶子也就是拿你打个比方,其实她是在夸你好,就是不会转弯说。来,吃饭,吃饭。”
    吃完饭,墙上的电子钟时针已经指到下午两点整。罗云霄下了炕,道别肖国旺一家就要回去。玉华妈从柜子里拿出一包东西,递给罗云霄说道:“也没什么给你的,这是你肖叔叔去县城时买回来的大红枣,你拿着尝尝鲜。”
    罗云霄左推右搡,实在拗不过,只好收下装在了棉衣口袋里。
    出了院门来到街上,此时街道已经开通了一个路径,不用再跳跃着走了。肖玉华和罗云霄回公社,一路上二人无话,各自想着心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9

主题

5016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1865

热心会员

威望
0
金钱
6814
贡献
0

129

主题

5016

帖子

1万

积分
枯草叶 发表于 2018-7-15 08:44:3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戏大概要开始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9

主题

721

帖子

1757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757
威望
0
金钱
991
贡献
0

39

主题

721

帖子

1757

积分
长青藤 发表于 2018-7-15 16:45:30 | 显示全部楼层
长缨在手 发表于 2018-7-13 15:21
嗯,呵呵,到,是错了。谢谢指出来。

一本书要是没一个错字不可能,能减少一点就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9

主题

596

帖子

173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735
威望
0
金钱
1079
贡献
0

49

主题

596

帖子

1735

积分
长缨在手  楼主| 发表于 2018-7-16 06:55: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长缨在手 于 2018-7-16 07:00 编辑

                            第七章:爱的萌芽
    进得交换室,季师傅正躺在炕上看书,见他俩回来了忙咕噜身下了炕:“哎呀,咋这么早就回来了,不多在那玩会?这里没事的,半天就接了一个外线电话,打给周庄村的。”他说着把手里的《三国演义》晃了晃:“小罗儿,我看的上瘾了,借我看看啊?”
    “看吧。”罗云霄说着从衣袋里掏出大枣,抓了一大把递给季师傅。季师傅把书夹在腋下,双手捧着大枣嘿嘿地憨笑着走了出去。
    罗云霄把剩下的枣,递给肖玉华:“来,你也吃。”
    没想到肖玉华手一背头一扭嘴一撅:“不吃!我妈说了,这个枣是给你的,谁都不准吃!”显然肖玉华对他送出去的枣太多有些不满。
    罗云霄心里明白,但他故意装傻:“呵,原来一向大气的肖玉华同志,偶尔也成了小气鬼啦!”
    “谁小气啦?你知道吗,就连虎子也没舍得吃一个!”肖玉华说着眼睛里竟然闪出了泪花。
    罗云霄忙掏出手绢塞给她,并小声说:“行啦,以后凡是你给的东西,我绝不再给别人了,好吧?”
    肖玉华破涕为笑,在罗云霄肩上轻轻捶了一拳:“贫嘴!”
    她见炕上放着两件罗云霄穿脏了的衣服,拿起来说道:“你去伙房打桶温水,我给你洗洗。”
    “不用,还是等我自己洗吧。”罗云霄赶紧推辞,心想,让一个女孩为自己洗衣服那成啥事啦?
    “你快去嘛!我这会没事干,几把就洗完了。”肖玉华坚持着。
    罗云霄看她那坚决的表情,只好去了厨房。
    季师傅不在,他就自己动手烧水。季师傅小解回来,见罗云霄在添煤烧水,忙把铲子抢过去,说道:“哎呀,你们都是文化人,咋能干这个粗活呢,需要什么喊我一声不就行了嘛!哎,咋样,玉华家的饭菜还挺香吧?”
    罗云霄知道他话里有话,脸一红说了句:“谁还能比得过季师傅做的饭菜呀?”
    季师傅咧开大嘴,嘿嘿地笑了。
    洗好了衣服,肖玉华擦了把脸,一回头见罗云霄正盯着自己呢。四目一对,两人赶紧闪开目光,肖玉华又瞟了罗云霄一眼,小声嘀咕着:“看啥那,不认识啦?”
    罗云霄脸一红,没有吱声。
    两个人陷入了沉默,感觉到空气都有些凝固了……
    “小罗儿,说说你上学时印象中最深最有趣儿的事情呗?”肖玉华没话找话,打破了这死一般的寂静。
    罗云霄点头示意让肖玉华坐在炕上,然后把自己撂在了椅子上。想了想开言道:“我就给你说一个印象中最深最没趣儿的事情吧。”
    “呵呵呵,那你就说来听听。”
    “你知道,上高中时住校生有严格的作息时间,晚自习上到九点,尤其是夜间十点以前必须回到宿舍,熄灯钟声一响,就要全部关灯。记得那天下了晚自习课后,我陪同班里学习委员去化学老师那里送作业本,回来的路上她踩在一颗石子上崴了脚,我就搀扶着她去了校医那里,弄了几贴膏药和一瓶红花油,然后又送她回到女生宿舍。这一来二去,就占误了好长时间。等我回到宿舍时正好熄灯钟声响了,我对宿舍长说等我脱了衣服再关灯,可是裤子还没脱下来灯就关了。气得我说了一句:谁关灯谁是小狗儿。心里还说,你宿舍长多个啥,你要敢回击,我就过去揍你。没有听到回击却听到宿舍门响了一下,好像是有人走了出去。我正在纳闷儿,就听满宿舍的人嗡的一声笑了起来。紧挨我的同学对我说,班长你惹祸了,关灯的是咱班主任!我当时就懵了,说班主任是小狗儿这还了得?于是我急忙大声说道:我不知道是班主任啊!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尽量让走的或许不远的班主任听到我并不是在说他。第二天开课,我坐在凳子上心里打着鼓忐忑不安,就等着挨批评了。没想到班主任的一堂数学课讲完了,也没提那件事,不但当时没提,而且一直到毕业他也没提。”
    “那么你也没主动向老师解释一下?”
    “真想解释来着,但当时没有勇气,后来就逐渐淡忘了。”
    肖玉华长吁了一口气赞叹着:“看起来那个班主任还真够大度的。”
    罗云霄发自肺腑地说:“是呀,君子不与小人斤斤计较,这才更能彰显出一个人的高贵素养。所以通过这件事,我从老师身上学到了怎样做人的道理。”
    “再说个有趣儿的吧,比如在校有没有谈过恋爱?对啦,你刚才说的女学习委员,长得漂亮吗?”女孩家就怕别人比自己漂亮。
    “她是班里的一枝花,当然……没有你长得好看。”他本想说长得特别好看,当看到对方的脸色有些紧张时,就改了口。
    听罗云霄夸自己好看,肖玉华臊红了脸,但心里还是美滋滋地,嘴里却说:“你就会奉承人,还是说她吧。”
    罗云霄不想让眼前这个女孩听他和那个女生之间发生过的事,于是就撒谎说:“我和她之间真的没有故事,你让我说什么呢?”然后又反击道:“莫不如你说说在学校和男同学搞对象的事让我也开心一下?”
    肖玉华咯咯咯地笑了:“你可以到我高中班主任刘广和那里去打听,如果我和男同学谈过恋爱,这辈子就让我找不到对象!”
    “没搞就没搞呗,起什么誓呀。再说你,你还找不到对象?你妈说的都快被人抢丢帽子了。比如咱社里的秦玉海……”罗云霄从心里有点儿喜欢她了,所以才这么说。
    “别听我妈唠叨,”她打断了罗云霄的话“秦玉海这个人油腔滑调的,……我才不喜欢呢。”肖玉华红着脸站起身来就要走。
    罗云霄急忙抓起一把枣::“这个给虎子带回去!”
    “我说啦,除了你谁也不许吃!”肖玉华头也不回地走了。
    今夜,罗云霄彻底失眠了。
    他躺在炕上,脑海里像演电影似的,一幕幕都是肖玉华的影子:平时帮他看电话机最多,有时还帮他打饭,感冒了跑卫生院为他买药……。以前肖玉华在他的心目中也就是个知冷知热的小妹妹。
    “如果玉华能找个像你这样的后生,我们也就心满意足了。”玉华妈的话又在耳边响起,仿佛又看到肖玉华羞红着脸跑出了屋子。
    罗云霄并不傻,这不明明在暗示着要把她女儿许给自己吗?还有今天玉华借枣发挥说的那些话,又替自己洗衣服…..。论模样玉华也算漂亮的一族,尤其她为人和善,心灵手巧,工作上积极上进,如果以后和她在一起……他感觉自己的脸在发热,难道这就是小说上描写的爱情要降临了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