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楼主: 长缨在手

长篇小说《乡村往事》连载

[复制链接]

128

主题

4812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1354

热心会员

威望
0
金钱
6507
贡献
0

128

主题

4812

帖子

1万

积分
枯草叶 发表于 2018-7-16 08:10:5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坐着摇椅慢慢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3

主题

504

帖子

143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435
威望
0
金钱
876
贡献
0

43

主题

504

帖子

1435

积分
长缨在手  楼主| 发表于 2018-7-17 07:53: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长缨在手 于 2018-7-17 07:58 编辑

                          第八章:投怀送抱
    大年三十,肖玉华吃完午饭,匆忙来到交换室。今天她又替回家过年的罗云霄值班。
    她脱去大衣,伸手摸了摸狗皮褥子下面,感觉温度不高,就从外面铲了些煤块儿填进炕炉内,洗了把手坐在炕沿上,拿起《林海雪原》看了起来。
    看到高波牺牲了,她的热泪滴到了书本上。当读到小分队战士们在威虎山过年的情景时,她被小白鸽为战士们疗治冻伤的娴熟技术所感染,就感觉好像自己的脚也被她那柔软的小手搓揉一般,心里暖融融的。尤其是少剑波写的那首赞美白茹的诗句,她反复看了十几遍,几乎都能背下来了:万马军中一小丫,颜似露润月季花。……谁信小丫能从戎?谁信小丫能飞马?谁信小丫能征战?……她是雪原的白衣士,她是军中的一朵花……。此时她就觉得自己就是初恋中小白鸽,而少剑波就是罗云霄,可是罗云霄会喜欢自己吗?
    正在胡思乱想,门被推开进来一人。她激灵下子定睛一看,原来是秦玉海。只见他敞开的呢子大衣内穿了一身深灰色的毛式服装,分发式梳得油光锃亮,手里拎着一个精致的礼品盒。肖玉华下意识地站起身来,问了声:“秦副社长啊,您没回家过年吗?”
    秦玉海把手中的东西放在交换机上,回身关了房门,然后脱下呢子大衣放在炕角,搓了搓手这才说道:“唉,一个人过年真没意思,想找人说说话,这不就溜达过来了。那谁,罗云霄没在呀?”
    “他回家过年了,您坐吧。”肖玉华示意他坐下。
    “哦,看什么书哇?”秦玉海把书从肖玉华手中拿过来,看了看封皮:“老掉牙的林海雪原呀,这书我都会背了。”说着把书扔在了炕上。
    肖玉华把书拾起来合好,轻轻放在了炕头的小木箱上。
    “这个罗云霄也真够可以的,他总是回家啦,有事啦,也不请假,就把你拴在这儿替他拉磨。好像你就是他的雇工,都不知道自己是吃几碗干饭的了!”秦玉海说着把秀发往右边一甩。
    “他每次回家办事都和办公室请假的,今天公社没有领导在,他去吃年饭,我是自愿替他值班的。他……”
    肖玉华还没说完,就被秦玉海打断了:“看看,你还替他说好话,请不请假先不说,说句不好听的,他已经把你当成了使唤丫头,人家把你卖了,你还帮人家数钱呢。”
    “我……”肖玉华涨红着脸,不知说什么好了。
    “嗨,不说他了,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秦玉海站起来从交换机上把礼品盒递到肖玉华眼前:“猜猜看?”
    肖玉华不想知道也不想看,就顺嘴说了句:“猜不着。”
    “哈哈。我估计你也猜不出,闭上眼睛,我给你变个戏法。”
    肖玉华没有办法,只好转过身去。
    “咱说变就变!”接着就听他学着杨子荣唱了一句:“肖玉华转身请观看,宝贝献到你面前!”
    肖玉华转过身来,被惊了个目瞪口呆!只见秦玉海手里托着一条血红色丝纱巾,纱巾上面放着一块银白色女士全钢手表。
    见肖玉华吃惊的样子,秦玉海嘿嘿一笑,说道:“玉华同志,请笑纳。”
    “我?您是说送给我的?”肖玉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呀,这是我专门托人从上海买来,送给你的!”
    肖玉华急忙摆着手说:“哎呀,我可没钱买这么贵重的东西,您还是留着自己用吧。”
    “玉华,不是让你花钱买,是我无偿送给你的,也就是白给你的,明白了吧?”
    “那我可就更不能要了,俗话说:无功受禄寝食不安啊!”
    见肖玉华不肯接受,秦玉海上前几步,把东西往她手里一塞,以领导的口吻说:“玉华同志,你来公社上班一年多了,处处表现不差,领导们也经常夸奖你,表扬你,可是毕竟都是口头的。凭什么他罗云霄刚来几个月就得到了大肆宣传和物质奖励?不错,他是救了你弟弟,但那也是碰巧了,如果让我遇到也会去救的。我感觉党委对你不公平,但又不能擅自做主拿公家钱来补偿你,所以就自己掏钱给你买了这点东西,作为对你在工作上突出贡献的褒奖,所以还望你收下领导对你的这份儿心意!”
    肖玉华虽然拿着自己特别喜欢的纱巾和手表,但她心里却跟针扎了一样的疼。
    她完全明白秦玉海此番的目的,因为前年她刚来公社上班不多久,他就显得对自己特别殷勤,还时常买些好吃的零食,在没人的时候偷偷塞给自己。当时她就感觉他就是一个大哥哥对小妹妹的关心一样,也没往别处想。可后来在一次送的小东西中无意间发现了一张纸条,打开看到是一首诗:赠玉华
肖楚动人一奇葩,
玉面桃腮似晚霞。
华而有实心质朴,
吾辈才女众人夸。
爱尔之心悠然起,
你若有意请回答!
    肖玉华看罢,不由得心跳加速,脸当时腾地就红了,好在屋里没人。因为她懂得这是一首藏头诗,很直白地就是说:肖玉华我爱你!时至如今,她才真正明白了秦玉海设法接近自己的真实用意。
    肖玉华知道秦玉海结过婚,但具体因为啥离婚她不知晓。她就感觉秦玉海这个人口才不错,文笔也行,但有时说话酸文假醋的。还爱打扮,分头式总是抹的油光水滑,衣裤烫的见棱见角,三天两头儿就换一身衣服,特显得一尘不染。都三十来岁的人了还爱吃零食,有时开会他坐在主席台上,也往嘴里扔个花生米豆粒儿啥的,还私下辩解说你们在台上可以抽烟,为什么我就不可以吃零食呢?
    过了两天,秦玉海又来了。他总是在办公室只剩下肖玉华一个人时,轻手轻脚地捏进来。他把一包黑枣放在肖玉华眼前,并问道:“玉华,那张纸,不,那首诗你看过了吗?”见肖玉华点头,他又问:“你,你一定明白了其中的含义吧?”
肖玉华红着脸,把黑枣推给了他,说道:“秦副社长,我还小,不想过早地搞对象,请您以后不要再给我送东西了,还有这个也还给您。”说着从抽屉里把那首诗拿出来递给了他。
    秦玉海见自己的热脸贴了个冷屁股,心里不由得升起一股怒火,但他并没有发作,而是不自然地笑了笑说:“玉华,按岁数你也不小了,就是显得有些幼稚罢了。你要知道我堂堂一个国家干部,为什么喜欢一个合同制工人?就是看准了你的善良、勤快和美貌。我是有过一次婚史,但并没有孩子呀,这和单身汉又有什么区别呢?话又说回来了,我也没有立逼着你马上就表态喜欢我,我可以等啊,等到你答应为止呀。所以请你收回这首诗词,再好好考虑考虑,哪怕三年五载都行。”听到外面有脚步声,他又说了句:“好啦,你忙吧,我走啦。”
    肖玉华急忙把黑枣连同诗词一股脑划拉进了抽屉,进来的人是办公室主任刘大山。
    两个人捅漏了窗户纸,肖玉华就设法躲着秦玉海,每次秦玉海进来,她就说正好有事想出去一趟,或是赶写材料不和他答言,把他送的东西轻轻地推回去。秦玉海虽然心知肚明,还是照来不误。
    记得是前年年底公社放假,大年二十八吃过早饭,肖玉华来到公社值班。她正在生办公室的炉子,秦玉海推门进来了。肖玉华一愣,随口问了句:“秦副社长,你怎么来啦?”
    “呵呵,我怎么就不能来呢,这是我的工作单位呀。”秦玉海边脱灰色呢子大衣,边回应着。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都放假了您不在家过年呀?”肖玉华听他话里有因,就赶忙解释。
    秦玉海拉了把椅子坐下,把脚放在炉壁上,伸出白皙的双手烤着火说道:“我倒想在家过年,可是领导安排我这两天值班。唉,这叫官大一级压死人,不来不行啊。”
    哦,肖玉华想起来了,值日表上今明两天安排的的确是他。
    肖玉华拎壶出去打水,她来到后院,感觉空荡荡的一点儿声息也没有,静的可怕,不由得打了个冷颤。推开厨房门,几只耗子从案台上慌忙跳下逃走了,她心里一惊,差点儿把水壶扔掉。她奓着胆子舀了多半壶水,就急忙跑了回来。
    秦玉海见她脸色煞白惊慌的神色,就问:“玉华,你咋地啦,没生病吧?”
    “没,没有,厨房,耗子,耗子吓死我了……”肖玉华左手捂着胸口,右手把水壶放在炉子上。
    “哈哈,我当啥呢,不就几只老鼠嘛,看把你吓成那样儿!再说你咋不让我去弄水呀,我是男子汉啊!”秦玉海翘着二郎腿说着,用左手抿了一下秀发。
    肖玉华没言语,在椅子上坐下来,心说:我敢使唤你这个当官的?不定又招惹出什么酸菜话来呢。
    秦玉海把椅子拉近些,他的脚都碰到肖玉华的脚了,眯起两只细长眼,盯着她的脸说:“玉华,今天肃静,没人打扰,咱俩可以畅所欲言,说说心里话,你不介意吧?”
    见肖玉华红了脸低头不语,他从上衣口袋里抻出一支钢笔,用左手拿起肖玉华的右手,把笔放在她手心里,轻声地说:“玉华,这是一支金星钢笔,上海产的,送给你做个纪念。”
    肖玉华爱惜的看了看钢笔,摇了摇头把笔递给他:“真是支好笔,但我不能要,还是留着您自己用吧,谢谢您的好意。”
    “既然是好东西,为啥不能要啊?我留着用?看看。”他说着又从衣兜里掏出一支来:“这叫鸳鸯笔,你那支杆儿细适合女人用,我这只杆儿粗适合男人用。我转遍了咱们整个县城的文具店才遇到的,这是金尖钢笔,打上墨汁儿不套笔帽放上几天,再拿起来用照常下水。不信你就试试看。”
    肖玉华半信半疑,她真想试试,看是否像他说的那样神奇。但理智又战胜了她的想法,心说:一旦收下了,那就等于我默认他的追求了。于是笑了笑说:“再次谢谢您的好意,我父母嘱咐说不能随便接受别人送的东西,您还是退回去吧。”
    “既然买来了,哪有再退回去的道理呢?要不这样吧,你先收着用着,等你挣钱多了,也给我买些什么东西,不就扯平了吗?”
    肖玉华见推辞不掉,就小心翼翼的把钢笔放进了抽屉。
    一见大功告成,秦玉海不由得心花怒放,从兜里掏出几块奶糖,往肖玉华手里一放,以不留余地的口气说道:“请你把它们统统消灭掉,不得讨价还价!”
    肖玉华没办法,又把糖块放入了抽屉。
    秦玉海看着肖玉华那张红灿灿有些羞涩的俏脸儿,心里说道:女人嘛,哪有不爱惜好东西的,除非是智商有问题。现在可说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这个东风就是尽早托媒去她家提亲,这样也就可以和她名正言顺的处对象了。他父母要是一听我喜欢玉华,那还不乐的屁颠屁颠的,谁家的父母还不愿意自己的闺女找一个吃商品粮的对象啊,更何况本人又是干部一级的呀。想到这他竟不由自主地哼起了样板戏:几天来摸敌情收获不小,细分析把作战计划反复推敲……
    肖玉华听着他不在调上的唱腔,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
    看到肖玉华有了笑颜,秦玉海趁热打铁地说:“玉华,你把我作的那首诗拿出来,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让你给指点一下其中的病句和不妥的措辞。”
    肖玉华从抽屉里拿出纸条递给他说道:“我哪有那么高的水平啊,还是您自己看着改吧。”
    “哎呦,大高中生还谦虚起来了,这么地,我读一遍,你细品品哪句不合辙押韵,咱们一块儿改还不行吗?”说着他就拉起长声摇头晃脑地读了起来:“肖楚动人一奇葩,玉面桃腮似晚霞。华而有实心质朴,吾辈才女众人夸。爱尔之心悠然起,你若有意请回答!”
    其实秦玉海并非真心要肖玉华给提意见,而是想拿这个博得她的芳心,也好把两个人的距离拉得更近一些。
    他连续读了三遍,见肖玉华只顾剪指甲也不言语,就停下来问道:“玉华,你听清楚了么,说说你的感想如何?”
    “诗写的挺好的,就是内容不符合实际,我没你夸得那么好。还是那句话,我还小不想谈恋爱。”肖玉华淡淡地回答道。
    “追求自己喜欢的人是每个人的权力,我也不例外,至于你喜不喜欢我,我不在乎,但是我有信心把你追到手。”秦玉海把右拳往桌上一捶信心十足地说。
    肖玉华正想说什么,虎子推门进来了,叫道:“姐姐,妈妈让你早点儿回家,母猪要产仔了!”
    “哎,知道了,这就回去。”肖玉华把抽屉锁好,起身对秦玉海说:“秦副社长,我先回去了,你看着炉子吧。”
    秦玉海见状,很无奈地嗯了一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3

主题

1796

帖子

4209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209
威望
0
金钱
2313
贡献
0

63

主题

1796

帖子

4209

积分
文韵 发表于 2018-7-17 18:49:21 | 显示全部楼层
长缨在手 发表于 2018-7-13 17:45
未卜先知,看起来你对张国栋还是认可的。

总起来还中,咱县领导里,有他那才气和魄力的不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3

主题

504

帖子

143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435
威望
0
金钱
876
贡献
0

43

主题

504

帖子

1435

积分
长缨在手  楼主| 发表于 2018-7-18 07:37: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长缨在手 于 2018-7-18 07:41 编辑

                          第九章:生瓜不甜
    春暖花开,万物复苏。早起肖国旺正在院子里的小菜园翻土,一个女人的声音飘进了耳朵:“呦,肖支书,这么早就翻土,想种点儿啥呀?”
    他停下锹抬头一看,原来是后街赵仕喆的老婆秦月娥来到了近前,只见她四十来岁的人了还穿了一件大红袄,描眉打鬓,把头发网在脑后梳了一抓髻儿,弄得跟古代仕女似得。这个女人好吃懒做,就靠保媒拉纤儿弄些吃喝,要不是看在他是秦玉海堂姐的份上,早就拉到台上批斗几次了。
    “哦,月娥呀,这么早来有事吗?”肖国旺从心里烦她,就没往屋里让。
    秦月娥笑嘻嘻地说:“呦,谁没事儿敢登你这三宝殿呐,有事,有事,还是天大的喜事那!”
    玉华妈正在过道屋做饭,从门口探出身子招呼道:“是月娥妹子呀,快来屋里坐吧!”
    秦月娥朝肖国旺丢了个媚眼,扭动着丰腴的屁股一步三摇地进了屋子。
    玉华妈让座递烟,秦月娥也不客气,一屁股坐在炕里盘起鸭子腿点上烟,抽了几口,笑嘻嘻地说道:“嫂子,你猜我今天一大早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