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楼主: 长缨在手

长篇小说《乡村往事》连载

[复制链接]

25

主题

257

帖子

753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753
威望
0
金钱
466
贡献
0

25

主题

257

帖子

753

积分
长缨在手  楼主| 发表于 2018-7-21 07:09: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长缨在手 于 2018-7-21 07:18 编辑

                                             第十二章:初涉爱河
    罗云霄回到公社,走进交换室,见一个梳辫子的姑娘坐在交换机前,两手托腮正在想着什么。从背影就知道是肖玉华。也许她想的正入神,并没有察觉有人进来。罗云霄轻咳了一声,她才缓过神来。见是罗云霄,忙站起身打招呼:“你回来啦。”
    “嗯,小肖儿,你啥时候来的呀?”罗云霄边脱棉衣边问道。
    “我今天去舅舅家拜年,晌午饭没吃就回来了。”肖玉华有点答非所问。
    罗云霄看了看桌上的马蹄表,已经下午四点多了。“那你还没吃饭?”他有些关切地问。
    “在家吃了口,就过来了。对了,你午饭一定吃得很香吧?”这话在平时也就一句普通问话,可现在罗云霄感觉到她话里有话似的。
    “有啥香不香的,无非是炒菜和饺子而已。”罗云霄坐在炕沿上,也示意她坐下。
    肖玉华又重新坐回椅子,酸溜溜地说:“有大美女陪着,再不好吃的东西都是香的。”
    罗云霄心里明白肖玉华已经知道陈英叫他去吃饭的事了,急忙解释道:“呵呵,什么大美女,她是我同学的表妹,是我同学让她来叫我去的。”
    “我知道是支局电话员小陈,在电话里听她说话很甜的,没想到还长得特别俊!”肖玉华有些妒忌了。
    罗云霄知道一定是周副书记告诉她的。站起来向前走了几步,开玩笑地说:“别人看着俊,不一定就代表我也看着俊。我看那,就是天仙下凡,也没有肖玉华同志漂亮!”
    肖玉华听他这么一说,脸臊得就像一块红布,低下头摆弄着辫梢,喃喃地说:“竟瞎说,我哪漂亮啊?”
    “真的,没瞎说。我就看你漂亮。”罗云宵不知从哪来了股勇气,脱口而出。
    肖玉华猛然抬起头,两只美丽的杏眼直盯着罗云霄,突然站起身来张开双臂,一下子扑到他怀里,嘤嘤地哭了。
    罗云霄虽然被她这个举动吓了一跳,但马上意识到了什么。他张开双臂把肖玉华紧紧地搂住了。女人特有的芳香沁人肺腑!他的心在怦怦地跳,同时也感觉到她的身子在颤抖。二人的血流都在加速,呼吸都有些急促。这是多么美妙的境界!难道当时亚当夏娃初次拥抱也是这种感觉吗?哦,多亏了他们为人类创造了男女,才有了这难以言表的情感世界!
    两个人就这样紧紧拥抱着,谁都不愿意分开。肖玉华慢慢扬起头,含情脉脉地看着罗云霄的眼睛,张开性感的小嘴轻声地问道:“宵,你知道我为啥不找对象吗?就是因为你来了,第一次见面,我,我就看你好,以后我,我就偷偷地喜欢上你了。”
    罗云霄抚摸着她的一头秀发,也轻声地问:“那咋不早说呢?”
    “羞死人了,搞对象哪有女孩先说的。”她把头又扎了下去。
    罗云霄暗笑逗她:“这么说今天是我主动的了?”
    “你坏!”肖玉华把脸贴在他的肩头,双手在他的腰上紧了紧,害羞地说:“我再不主动,你就被人抢走了!”
    唉,女人就是女人,啥事都特别敏感,何况情感呢。
    时间在流逝,血液在流淌,呼吸在急促,心情在荡漾……
    听外面传来脚步声,两人急忙分开。门帘一挑,周副书记进来了。二人同时和周副书记打着招呼,周副书记应着边问:“啥时回来的?”
    “才回来,这不刚脱了棉衣。”罗云宵撒了个谎。
    “嗯,这不,你和小陈刚走,小肖就来了。小肖可是个好姑娘,工作认真,事业心强。你可不要欺负她啊。”
    不知是说者有心还是听者有意,罗云霄和肖玉华的脸同时红了。难道刚才的拥抱被周副书记看到了吗?不可能啊,他还没进来就已经分开了呀。
    还是罗云霄来的快:“周副书记您放心,我怎么可能欺负小肖同志呢,我对她和亲姐姐一样啊。“
    “呵呵,我就随便一说,你也别往心里去。毛主席教导我们说:对待同志要像亲人一样温暖嘛!好啦,我走啦,嗯,也快开饭啦。”
    此时外面天已经暗了下来,肖玉华要回家了。罗云霄有些不舍,他看了看外边没人,一回身抱住肖玉华,就在她的小脸蛋儿上亲了一口。肖玉华也不挣脱,反过来也在他脸上吻了一下,然后一溜烟地跑走了。
    阳春三月,春暖花开。
    今日阳光明媚,万里无云,罗云霄接受了一项新任务,公社派他去给修青龙河的民工送猪肉以表示慰问。公社离青龙河工地大约三十华里的路程,早饭后,他和机线员每人用自行车驮着半扇猪肉就出发了。
    打平时罗云霄驮一个人也没问题,可今天这百十来斤的猪肉在后面晃晃悠悠的,刚开始走起来还真有点不太适应,不过骑了一段时间后也就没啥问题了。
    路过一个大的村庄时,罗云霄见有一处建筑大厅门口上面写着“张庄汽车站”,就问外线员:“这里就是咱张庄工委吗?”
    “对呀,你没来过吗?”机线员有点不信。
    “真的没来过,老和尚娶媳妇,头一遭。”罗云霄如实回答。
    正在街上走着,突然从右边一胡同口里跑出来两个小男孩,前面一个边跑还边回头喊着:“来呀,你追不上我!”
罗云霄骑着车子正左右看都有什么机关单位,被小孩的喊声吓了一跳,此时小孩已经冲到道路中间,眼看着就要和自己的车子撞在一起,打闸已经来不及了,他也顾不得多想,往左一拨把,自行车就变了向,滋溜一下就奔泄水沟下去了,连人带车还有猪肉都掉到沟里了。好在是个土沟也不深,人车都没摔坏,就是把猪肉弄脏了。
    行人有看到当时情况的,就批评那两个孩子太冒失,还七手八脚地帮着把自行车弄了上来。
    谢过行人,机线员帮他绑好猪肉,刚要走,就听背后有女人说话,而且有点儿耳熟:“你们这是去哪啊?”
    “两个人一回头,齐声叫道:“小陈儿!”
    陈英也没料到是他们俩,惊喜地说:“哎呀,我从供销社出来,老远就看到你因躲避小孩,掉到沟里去了,我想人没摔坏呀,就紧赶着过来看看。等大伙把你弄上来,我也来晚了,真没想到是你们。”她又仔细打量了一下罗云霄关切地问:“没摔坏哪吧?”
    “没事,你看!”罗云霄晃晃胳膊踢了踢腿。
    “你们驮着猪肉这是干啥去呀?”
    “是给修河的民工们送的。”机线员抢先答道。
    “小陈儿,你不在电话局,出来做啥呀?”罗云霄爱打听。
    “哦,今天我休班,出来买点东西。没想到却遇上你们了。”“哎呀,你的衣服都弄脏了,你等等,我去给你借一套。”说着她就要走。
    罗云霄急忙阻拦着:“不用了,你看这肉还往下滴答水呢,换上新的也会弄脏的。你忙去吧,我们走啦。”
    “嗯,也是哈。对了,你们啥时候回来呀?”
    “没准儿,不今晚就明天。”机线员答道。
    “小罗,无论啥时回来,都要从我这过一下,有东西让你给我表兄捎回去。”陈英嘱咐着。
    “嗯,知道了。”罗云霄答应着。
    二人告别了陈英,一路说着话来到了工地。
    到了食堂,师傅们帮着把猪肉卸下来。罗云霄不好意思地对管理员说:“跌了个跟头,把肉弄脏了,你看还能吃吗?”
管理员笑着说:“甭说沾了些沙土,说句不好听的,就是沾上狗屎,炖熟了也是香的。没事,用面筋沾沾洗洗就不牙碜了。”说得大家都笑了。
    罗云霄出了食堂,和机线员来到工地,民工们正在从河底往上运土。河底到河岸连斜坡足有三十米,从上往下看,底下的人都显得小了半截。只见民工们有两个人一组抬筐的,也有三个人一组拉车的,都干得是热火朝天。
    这时一组抬筐的从下面喊着号子上到了罗云霄他们这里,框里面装的土都起了楼,起码也得有二百斤重。等把土倒掉,一民工摘下草帽用毛巾擦汗时,罗云宵惊呆了,他不由得失声叫道:“姜部长!”
    姜部长定睛一看:“哈哈,小罗呀,你来干啥了?”
    “送肉哇!姜部长你跟着也干活?”罗云霄不解地问。
    “我怎么就不能干活啦?”
    “你是武装部长啊!”罗云霄觉得这么大的官,跟着一块抬土有些不可思议。
    姜部长把扁担倚在肩上,从上衣口袋里掏出半包烟,抻出一枝来用火柴点着,深吸了一口吐着烟雾说:“武装部长怎么啦,武装部长只不过是个称谓,可他毕竟也是人民的一份子,到在这里就是一个普通的民工,不分高低贵贱。你让他们干活,我在上面看着,那就真成了官老爷啦!我还对得起党员这个光荣称号吗?我们敬爱的毛主席他老人家还亲自去十三陵水库参加劳动那!”姜部长顿了顿,拍了拍罗云霄的肩头,又指着河堤下的民工说:“小罗,你看,这些都是各村子派出的青年民兵突击队,他们不计报酬,不怕苦,不怕累,为了什么?他们还不是为了提前完成党交给的光荣任务,把青龙河治理好,让它早日为我们服务吗?”
    罗云霄听了姜部长的一席话,从心里往外佩服和震撼!怪不得电影里的党员都是不怕死的,并且打起仗来冲锋在前呢,看起来原来是真的!想到这,他对姜部长说:“姜部长,我懂了,无论这个人职位有多高,都是为着人民服务的,没有任何理由搞特殊,对吗?”
    “哈哈,小伙子,对喽!希望你以后无论在任何岗位,都要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好啦,我去抬土了。”说着还晃了晃拳头,扛起扁担就走。
    罗云霄热血沸腾了,他一把抓住扁担对姜部长说:“您休息一下,我去抬!”
    姜部长笑了笑,把他的手拿开,和蔼可亲地说:“小罗儿,这个活可不是你马上就能干的。这需要从轻活干起,慢慢适应,等把胳膊腿儿都练结实了,你才能胜任。这样吧,你跟我下去,帮我往框里装土,体验体验。”
    罗云霄跟随姜部长下到河底,扬头往岸上看了看,心里一惊,妈呀这么高啊。他拿起一把挖锹,只见这把锹呈半圆形,光锹头就有五十公分长,现在已经被磨得锃明刷亮。他学着其他民工的样子,用脚一踩锹肩,再用力一蹬,乖乖,锹头只进去了三分之一。他只好把半锹土装进了框里。姜部长告诉他,下锹的时候土不要贪的太厚,薄一点就好啦。罗云霄按姜部长说的试着挖了几次还真灵,虽然挖不出整锹的来,起码有三分之二多了。
    连续装了十几筐后,罗云霄感觉两只胳膊逐渐无力,口干舌燥,汗珠子往下直淌。心说,得亏没有抬大框,不然准丢大人了。
    姜部长看罗云霄累的满头大汗,递过毛巾让他擦擦汗。说道:“怎么样,这活不简单吧?”
    罗云霄喘着气点了点头。
    “哒,哒哒,哒哒哒,哒嘀哒哒,嘀哒——”开饭喽!人们一阵欢呼,放下家伙朝大堤上走去。
    “同志们,今天中午是馒头、猪肉炖粉条!几个伙房都是一样的,请大家放开量吃,吃它个沟满壕平!如果不够吃,你们就吃我!”管理员这声吆喝,把大家都逗乐了。
    吃着饭,罗云霄看着有几个民工把馒头并排放在了扁担上,而且是从这头排到了另一头。他好奇地走过去,只听一个民工说道:“你们瞧着,我从这头吃到那头,保证一个不剩!”
    罗云霄心说:吹牛。那是多少个馒头啊,还不把人撑死?
    只见那位民工两口一个馒头,再吃一块肉,不一会儿就把十几个馒头给吃光了,另外还吃了一大碗猪肉粉条。大伙鼓起掌来,罗云霄也跟着拍起了巴掌。
    饭后,姜部长找到机线员,说指挥部需要再装一部电话,务必于明日晚饭前安装完毕。因此罗云霄就一个人踏上了返程的道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4

主题

4532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0672

热心会员

威望
0
金钱
6105
贡献
0

124

主题

4532

帖子

1万

积分
枯草叶 发表于 2018-7-21 07:44:4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又有新任务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5

主题

257

帖子

753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753
威望
0
金钱
466
贡献
0

25

主题

257

帖子

753

积分
长缨在手  楼主| 发表于 2018-8-2 08:50: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长缨在手 于 2018-8-2 08:59 编辑

                          第十三章:美女心意
    没有了半扇猪肉的自行车,飞驰在田间小路上。放眼望去,地里的麦苗已经泛青,拖拉机轰鸣着在田间翻土,为春种保墒。道路两侧的树儿长出新的叶子,点点欲坠;小草发出新芽,崭露头角;花儿含苞待放,百花争艳。万物复苏,一片生机盎然的景象。
    罗云宵心醉了,不由的想起了“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这句古诗来。想着自己也来了诗兴,脱口而出:
    青龙河畔好梳妆,
    英雄儿女修河床。
    放眼神州九万里,
    百花争妍稻谷香。
    路过一条小河,他感觉口有点渴,就用手捧着喝了几口水。
    等进了张庄,他才想起来陈英让他捎东西的事来。下车问了路人,才知道了邮电支局的具体位置。
    来到营业室,一位穿深绿色衣服的姑娘坐在前台里面,见有人进来扬起头问道:“同志,您有什么事需要办理?”
罗云霄忙回答:“哦,您好。我想找个人。她叫陈英,不在这呀?”
    姑娘一笑:“她不在营业室,您去后院交换室,她在那里。”
    罗云霄道了声谢,按姑娘指的路线转到后院门口,门口左侧有一传达室,他隔窗口问传达员:“同志,请问陈英同志在吗?”
    “你是哪个单位的,找她有什么事儿?”一张刀条脸从窗户里探出来,见来人满身泥土,就质疑地问道。
    “我是赵庄公社电话员,她有东西让我捎回家去。”
    刀条脸用狐疑的眼神又打量了一下罗云霄,这才拿起电话:“喂,交换室吗?门口有个男的找陈英,让她过来接一下。”
    等了一会儿,只见陈英小跑着来到传达室,看见是罗云霄,高兴地上前接过自行车,对刀条脸说:“严师傅,这是我同事,我们进去了啊,谢谢您。”
    刀条脸看着他俩的背影摇了摇脑袋。
    陈英把罗云霄领进一间屋子,他马上感觉到一股幽香沁人肺腑。
    “这是我的宿舍,你先坐,我去打盆水,把你那花猫脸洗一洗。”
    陈英拿脸盆出去了,罗云霄这才打量起这间屋子。靠北墙西侧放了一张单人床,大红素花被子叠成了豆腐块,见棱见角,就和军人的一样。床头是一只大木箱,上方挂着一面梳妆镜,木箱盖上放着马蹄表、梳子、雪花膏之类的东西。在东墙上有一排衣帽钩,上边挂着她平时换洗的衣服。衣帽钩的南面有一像镜引起了罗云霄的好奇,他走到近前端详起来。
    像镜中间是一张放大了的四寸主人头像,只见她两条长辫一前一后,头稍左倾,眼睛微眯,嘴角上翘,给人一种勾魂摄魄的感觉。在她的四周还有一些与同学伙伴的合影。尤其让他意想不到的是,在左上角竟有一张自己和赵大勇上学时期的二寸合影照!这不由得让他心里一动。
    “快来洗把脸!”陈英端来一盆温水,放在盆架上。
    罗云霄把外衣脱掉,挽起衬衣袖口就要洗,淑英过来把他的衣领往里掖了掖,嗔怪道:“脖子比脸还脏那,就不洗啦?连头一块洗吧!”
    罗云霄嘿嘿一笑,只好照办。
    换了两次水才把头洗净,陈英开玩笑地说:“你去哪拱地了吧,怎么头上尽是沙子呀?”
    罗云霄擦干头上的水,披上外衣,就把在工地挖土的事对她讲了,说到那个民工吃一扁担馒头时,他边说边比划,陈英被他的表演逗得咯咯直笑。
    罗云霄穿好衣服问她:“小陈儿,你要捎的东西在哪,是给你表兄的吧。拿给我,我要回去了。”
    “你忙啥呀,这还不到两点钟,离黑还早着那。”说着搬了把椅子让罗云宵坐下,然后有点神秘地说:“我想让你看几样东西,你猜是啥?”
    罗云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苦笑了一下摇摇头。
    她打开床头那只木箱盖,从里面拿出一个用纸壳包着的东西,对他说:“你把眼睛闭上,我数三个数你再睁开,不许耍赖。”
    罗云宵点头闭上眼睛,等到她那个三字拖长音落下后,睁眼一看惊得他几乎要跳起来:“啊,军帽!”喊着站起来一把拿在手里就往头上戴,哈哈,大小正合适,太好啦!
    “还有呢。”她又拿出一双军鞋,“诺,试试大小。”
    罗云霄心说你尺寸都量好了,还有不合适的?结果也是一穿正好!
    她回身又从箱子里面拿出一个纸包,在罗云霄眼前晃了晃:“这个嘛,也不让你猜了。我估计你就是猜到明天,也猜不出来。你自己打开看吧。”
    罗云霄诚惶诚恐地慢慢打开,这下让他彻底傻眼了!这是一件蓝白相间的海魂衫!是他做梦都不敢想的东西,现在竟然拿在自己手里!他激动地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眼睛盯着海魂衫,嘴里反复就几个字: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啊。
    陈英见他呆了的样子,心里好笑,大声说:“嗨,嗨,别傻啦,赶紧试一试合不合身呀!”
    罗云宵这才如梦方醒,连忙说:“不用试了,不用试了,肯定合身!”
    陈英抿嘴一笑,往外就走,边走边说道:“你穿好了就叫我。”
    罗云霄把上衣脱掉,换上海魂衫,对着镜子看了一眼,心说这不就是一个海军战士吗?
    等他说穿好了后,陈英来到近前,帮他抻抻袖口,又围着他转了一圈,满意的点点头。回手又把军帽给他戴上,端详了一下言道:“你要是在部队,肯定是个帅才!”
    也不知罗云霄听懂没听懂她的话,就见他两腿并拢,举起右手,冲着陈英行了个军礼并喊道:“报告首长,一切准备完毕,请您指示!”
    这一下,把陈英的眼泪都笑出来了。她仿佛忘记了一个女孩的羞怯,上去就把罗云霄抱住了,并失声说道:“云霄,你太帅了!”
    罗云霄蒙了!他举着双手不知该往哪里放才好。
    陈英扬起头,闪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看着他那不知所措的样子,甜甜地说:“云霄,你放心,我不是一个放荡的女孩。自从你救人的事迹宣传以后,我就暗下决心,这辈子就要找像你这样勇于付出敢于牺牲的人做对象。我认为,既然他敢于为不相识的人出手相救,那么这个人将来也会为他所爱的人付出。虽然那时我与你未曾谋面,但我坚信无论你的相貌如何都不会动摇我追求你的决心。老天帮忙,一次我去表兄家,问他认识你不,表兄拿出一张照片,对,就是墙上那张。”
    她指了指像镜子继续说:“表兄说岂止认识,我们还是同桌同学呢。当我看到表兄旁边的你,说句不害羞的话,我心跳得可厉害了,没想到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帅!”说到这儿,她脸上泛起了红晕:“我跟表兄还问了你的爱好,与你在电话里告诉我的分毫不差,这也说明你是一个诚实的人。自我把这张相片拿过来以后,每天都要看看你。正月初二在我表兄家吃饭那次,本来我是要他去叫你的,可他已经知道我喜欢你了,就使坏,非让我去不可,还说让我给你一个惊喜。当我见到你后,心里跳个不停,都不知道说啥好了。”她把两只搂在罗云霄腰间的手紧了紧,含情脉脉地说:“云霄,我已经把一个女孩心里的秘密全都告诉你了,最后我问你一句,你,你喜欢我吗?”陈英一口气把心里话全都倒了出来,说罢一双慧眼直盯着罗云霄的双目。
    虽然被一个绝色美女抱着,罗云霄也不敢有非分之想,因为他知道还有一双杏核眼在盯着他。他不能对不起肖玉华,因为她已经把一个女孩子的初吻献给了自己。可是眼下这个事情该如何处理呢?说实在的论长相个头儿玉华都无法和陈英相提并论,因为怀里这个女孩从外表看来简直无法挑剔,什么电影明星王晓棠、刘晓庆之流都得靠后。
    罗云霄本想把自己已经搞了对象的事情告诉她,但看到这双期盼的目光,又不忍心让她毁灭。他不敢直视她的眼睛,把目光抬起,用平静温和的话语说道:“小陈儿,别这样,外人看见了不好。你听我说,我知道你是一个好姑娘,但这事情来的太突然了,你给我点考虑时间好吗?最起码我也要和父母说一声吧。毕竟这是人生大事呀,你说呢?”
    陈英不知道他的心理活动,听他这么一说也合乎情理,就慢慢放开了手。
    罗云霄如负释重,偷偷地长出了一口气。他想应该赶紧脱身,立马走人,不然她再扑上来,自己可就把持不住了。于是说道:“都快四点钟了,我也该回去了。你看你又是帽子、鞋、还有着海魂衫,这得花多少钱呐,我身上钱不多,就二十块钱,如果不够,以后再补好吗?”说着从裤兜里掏出钱来递了过去。
    没想到刚才还温柔如水的陈英,把钱接到手里啪的一下摔在了地上,她两眼瞪圆,柳眉倒立,对罗云霄吼道:“你,你以为我这里是商店吗?再多的钱我也见过,你也太伤害我的感情了!”说完竟一头扎在床上哭了起来。
    罗云宵这回是彻底麻爪儿了,没想到自己这一善意的举动,竟然惹了大祸!他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从地上把钱捡起装入衣兜,来到床前用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头,用道歉的口吻柔声说:“别哭了行吗?是我错了,我不该提钱的事。我知道你对我的一片好心。可是我感觉这些东西一定挺贵的,所以也没多想,就,就……唉,总之是我的不对。要不然你起来打我几下,出出气。”
    陈英终于止住了哭声,翻身坐起来,用手抹去眼泪,抽泣着说:“我虽然是对你一见钟情,但你可知道,这是我的第一次初恋。自咱们在表兄家一别,我无时无刻都在想着你挂着你,有时夜间值班我都想和你聊一个通宵,可是我又怕你睡不好觉累坏了身体,所以我就一直压抑着自己,每天对着你的相片说说话,这我也感到满足,因为毕竟你就在我的身边。说句心里话,就连做梦都梦到你天天在那里为我站岗。其实这些东西早就让爸爸给我邮来了,你知道为什么没有及时给你捎过去吗,我就是盼着有一天我要亲手交给你!机会终于来了,可是你,你不理解我的心啊。”
    啊,太震撼了!没想到远隔数十里又不经常谋面的两个人,她竟然对自己这样痴情。我罗云霄有什么好啊,不就一个小小的电话员吗,值得他这么爱吗,世上感情这东西就是说不清。
    见她气消了许多,罗云霄接过话头儿试探着她:“说实在的,论你的长相个头,十里八村也挑不出一个,就你那甜美的声音也无人可比。你,你看上我什么了,我一无职二无权,就是一个比你还小一级的电话员,我穷得连一辆自行车都买不起。对了你不要误会,我不是向你又要自行车……”
    “贫嘴。”陈英打断了他的话:“我有你说的那么好吗?再说我喜欢的是人,你就是个掏大粪的,我也喜欢。至于自行车嘛……休想!如果真的想要就拿钱来,立马把它骑走!”说完把头倚在罗云霄肩头咯儿咯儿地笑了。
    罗云霄就想找机会脱身,他一本正经地说:“对了,我在回来的路上作了首诗,你能不能给我提提意见?”
    “我不会作诗,哪能提意见呀,不过我倒很想欣赏一下。”陈英站起身从木箱上拿了一支铅笔,又从衣兜里掏出一张发票纸:“你说吧。”
    青龙河畔好梳妆,
    英雄儿女修河床。
    放眼神州九万里,
    百花争妍稻谷香。
    她把诗写好后,连续读了三遍,连连说好,不但大气磅礴还描绘出了人民战天斗地的奋斗精神和结出的胜利果实,最后她提议应该把第二句是否改动一下。
    罗云霄忙问怎么改,她指着“修河床”仨字:“如果改成:斗志昂,咋样?不过我这可是班门弄斧呵。”
    “斗志昂”罗云霄反复咀嚼了几遍,突然一拍大腿说道:“哎呀,太妙了!意思就是人人争先不甘落后!陈英,你太棒了!”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漂亮的女孩对文词也有很高的造诣。
    “我就是胡乱一说,你愿改就改。”被罗云霄一夸奖,陈英反倒不好意思了。
    罗云霄拿过笔,写了一下,就成了:
    青龙河畔好梳妆,
    英雄儿女斗志昂。
    放眼神州九万里,
    百花争妍稻谷香。
    气氛已经改变,罗云霄就坡下驴。他指着马蹄表对她说:“你看都快五点了,我真的要回去了。”
    陈英恋恋不舍地拉住他的手,用美丽的大眼睛看着他,轻声地问:“云霄,你不会忘记我吧,不会忘记这美好的时刻吧?”见云霄点了头,她又说:“云霄你记住,我这辈子就跟定你了,无论你以后干什么或是在天涯海角,永不分离!”说着推了罗云霄一把:“你快走吧,不然我又控制不着了。”
    陈英把罗云霄脱下的鞋子和衣服装在一个小布包里,挂在车把上,一直送上了正路,才依依不舍地回去了。
    罗云霄出了镇店村口,就赶忙换上原来的衣服和鞋子,把帽子也装进布包,他不想张扬也不愿显摆,尤其是怕让肖玉华看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4

主题

4532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0672

热心会员

威望
0
金钱
6105
贡献
0

124

主题

4532

帖子

1万

积分
枯草叶 发表于 2018-8-2 09:12:2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哎,这可咋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2

主题

1744

帖子

4088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088
威望
0
金钱
2244
贡献
0

62

主题

1744

帖子

4088

积分
文韵 发表于 2018-8-2 17:05:56 | 显示全部楼层
肖玉华和罗书记的爱来得够快、够猛的,两人一定是早就心有灵犀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5

主题

257

帖子

753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753
威望
0
金钱
466
贡献
0

25

主题

257

帖子

753

积分
长缨在手  楼主| 发表于 2018-8-3 08:18: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长缨在手 于 2018-8-3 08:24 编辑

                        第十四章:两个姑娘
    回到公社已经亮灯了。肖玉华还坐在交换机前忙和着,见罗云霄进来冲他一笑,继续接通了一个电话,这才摘下耳机站起身来埋怨地说:“怎么回来这么晚啊,把人都惦记死了。”
    “哦,本来可以早点回来,工地有点事给耽搁了。”罗云霄已经在路上编好了词儿。
    见他手里拎着个包,玉华好奇地问:“这大包小裹的,啥宝贝呀?”
    “是我托人买的东西。”谎话一出口,他的心跳在加速。
    “让我看看!”玉华话到人到,从罗云霄手里夺过布包,放在炕上打开了。
    “呀!军帽!军鞋!还有海魂衫!”肖玉华惊奇地报着名字。她把海魂衫在自己身上比了比,又转向罗云霄:“来,穿上让我瞧瞧。”
    见她那天真的样子,罗云霄指了指自己的衣服:“埋汰着那,改天再穿吧。”
    肖玉华这才发现他的衣裤满是泥土,赶紧说道:“光顾高兴了,没看到。你快脱了吧,我这就给你洗。”忽然又想起来问道:“你还没吃晚饭吧?”
    “嗯,不过一点都不饿。中午吃的炖肉还没消化呢。”罗云霄拍了一拍肚子。
    “那就快脱衣服吧,我去打水。”玉华拿脸盆就要走,被罗云霄拦住了:“你也快回去吃饭吧,我自己洗。”
    玉华推开他,说了句:“快去脱衣服!”拎着脸盆走了。
    玉华洗着衣服,云霄又拎了一桶水回来,坐在炕沿看着玉华的背影,心里是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忐忑不安。他又想到了陈英给了自己最想要的东西和对自己说的那些至死不渝的话,再看看眼前正在为自己操心劳累的肖玉华,两个姑娘都对自己这么好,我罗云霄上辈子积了什么阴德,同时让两个女人喜欢啊?这怎么办啊,尤其是陈英那边如何才能摆脱呢,总不能脚踏两只船,把两个好女孩都伤害了呀。
    “来,帮我拧一下。”见云霄发呆没听到,玉华提高了嗓门:“想什么呐,帮我拧一下衣服!”
    罗云霄这才回过神来,帮她拧干了衣服上的水。
    洗完衣服,肖玉华就哼着小曲儿回家了。罗云霄感到心身疲惫,擦了擦身子就早早躺下了。
    他来到一片杨树林,这里有草地、小溪,草地里夹杂着各种颜色的小花,上面蝴蝶飞舞,树上鸟儿歌唱。他坐在一棵大树下欣赏着这一美景,仿佛就像小说里描写的人间仙境一般。这时两只漂亮的蝴蝶飞过来,在他头顶上盘旋,忽然落在了他的肩头,即刻又变成了两个美女,他定睛一看正是肖玉华和陈英。两个姑娘一左一右依偎在他的怀里,他感到非常惬意。正在飘飘然,只见两个美女突然变成了两条花斑蛇,把自己的胳膊死死缠住,无论他怎么用力摆脱,都无济于事,同时又感觉到胸口被什么压住了,喘不过气来。他想大叫,却发不出声音……
    嗒嗒嗒,一阵铃声,把罗云霄惊醒,他翻身坐起来,才知道是在做梦。他下了炕,见是支局打来的,接通后有气无力的喂了一声。
    “是小罗儿吗?”这个甜美的声音他一辈子都忘不了。
    “嗯,请问您要哪里?”罗云霄职业话语问道。
    “咯咯咯,云霄别紧张,是我想和你说说话。你几点到的呀?”
    “大概六点吧。”他看了看表刚刚九点。
    “你到了为啥不给我来个电话呀,人家可惦记着呢。”对方责怪道。
    “我,我向领导汇报去了。再说我也不知道你今晚值班,怕是刘姐呢?”罗云霄感觉自己成了撒谎能手。
    “云霄,我咋听着不像你的声音呢,你没感冒吧?”对方关心地问。
    “感冒倒是没有,就是胳膊腿不听使换,感觉太累。”罗云霄实话实说,就想结束对话,上炕休息。
    “那好,我不打扰你了,快去休息吧。嗯,另外我告诉你,凡是不要紧的电话,我都给你挡了。你就放心大胆地睡吧。”陈英很会体贴人。
    “嗯,谢谢,再见。”他怕对方再说什么,赶紧拔下了插头。
    罗云霄病倒了。上吐下泻,高烧三十九度,被送到了公社卫生院。经检查,是劳累过度再加上喝了不卫生的水而导致的急性肠炎。因治疗及时,病态得以控制。剩下来的就是每天输两次液和卧床休息。肖玉华除了白天暂替罗云霄值班外,下班的时间几乎都在医院陪着他。
    连续三天没有听到罗云霄的声音了,陈英满心狐疑,就试着问肖玉华:“小肖儿,怎么这几天都是你值班啊,小罗儿做什么去啦?”
    肖玉华虽然知道云霄和她在一起吃过饭,当时有些嫉妒,但那是自己太小心眼儿了。所以也没多想,就说:“他病了。”
    他病了?肖玉华这一句很平淡的话,却好像给了陈英当头一棒!就感觉头嗡的一声,眼前一黑差点从椅子上掉下去。她竭力撑住身体稳住情绪,不变声调地问:“哦,啥病啊,严重吗?”
    “急性肠炎,好多了。医生说过几天就可以出院了。”
    “县医院条件好,就多住几天呗。”陈英想知道在哪个医院,就用了个计。
    “没,在我们公社卫生院呢。”玉华如实回答。
    “有你们的电话,请您接一下。”陈淑英关闭了话筒。
    第二天陈英休班,吃过早饭,去商店买了些营养品,骑上车就直奔赵庄。一路无话,到了村口打听到了卫生院的位置,进了门厅看到一护士就问:“同志,请问罗云霄同志在那个病床呀?”护士告诉她往左拐第三病室。
    她来到病室门口,从门上的玻璃往里瞄了一眼,两张病床一张空的,另一张床上躺着一人正在打着吊瓶输液,因病人脸朝着墙,看不出模样。她整理了一下衣服,轻轻地推开门,蹑手蹑脚的走到空床边,想把东西放到床上,没想到碰到了床头护栏,发出了响声。罗云霄正在闭目休息,他以为是护士进来了,也没在意,慢慢地转过头来。当他看到的是那张熟悉漂亮的面孔时竟然愣住了,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用手揉了揉,只见陈英两只美丽的大眼睛噙着泪水正在注视着自己。
    “陈英!怎么是你?”罗云霄翻身就要坐起来,被陈英上前一把按住,并说道:“输液呢,别起来。”
    罗云霄只好又靠到枕头上,抬起头问她:“你怎么知道的?”
    陈英拉了只凳子坐在床边,看着心爱的人眼窝深陷脸庞消瘦,情不自禁地流下了泪水。拉起他没扎针液的那只手,抚到自己脸颊上,喃喃地说:“你几天没值班,我心里犯疑,昨天问了小肖,她说你病了,在住院。我知道小毛病是不会住院的,吓得我一宿没睡,吃完早饭就赶来了。云霄,你还好吧?”
    “我感觉啥事没有了,可医生就是不让出院,都憋屈死我了。”云霄抽回手,撑着坐了起来。他主要是怕被别人看到和陈英的亲昵,引起误会。
    “没事就好,唉,吓死我了。”陈英说着回身把物品拎过来,“看,我给你买什么来了?”她边说着把东西一件件从包里掏出来放到窗台上:奶粉、蜂蜜、红果罐头、蜜枣……几乎摆了一窗台。她从床头柜上的碗上拿起筷子,夹了一个蜜枣送到云霄嘴边:“来,尝尝甜吗?”
    罗云霄不好意思的看了她一眼,见她那期盼的眼神正看着自己,无奈的张开了嘴,把枣衔了进去。真甜,自己还是第一次吃这个。
    “咋样?”陈英故意问他。
    “嗯,好吃,真甜!”云霄点着头。
    “那就多吃几个。”陈英又要去夹,云霄忙说:“液体快没了,你去喊一下护士吧。”
    陈英抬头一看,可不是,已经快到瓶子口了,急忙起身去了。
    护士拔掉针管,收拾着东西问罗云霄:“小罗儿,这位是?”
    “哦,我同学。”云霄脸一红,看了陈英一眼。
    “呵呵,小罗,你真有福气,一个美女天天给你打饭,这个美女又给你买来这么多好吃的。”说完冲陈英一笑,拿着器具走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4

主题

4532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0672

热心会员

威望
0
金钱
6105
贡献
0

124

主题

4532

帖子

1万

积分
枯草叶 发表于 2018-8-3 08:27:3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看这下惹麻烦了吧,两个姑娘都喜欢你,看你咋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5

主题

257

帖子

753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753
威望
0
金钱
466
贡献
0

25

主题

257

帖子

753

积分
长缨在手  楼主| 发表于 2018-8-3 08:43:21 | 显示全部楼层
枯草叶 发表于 2018-8-3 08:27
看这下惹麻烦了吧,两个姑娘都喜欢你,看你咋办

要是我呀就都收着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5

主题

257

帖子

753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753
威望
0
金钱
466
贡献
0

25

主题

257

帖子

753

积分
长缨在手  楼主| 发表于 2018-8-4 12:27: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长缨在手 于 2018-8-4 12:33 编辑

    陈英一听,红润的俏脸立刻变成了白色。她盯着罗云霄的眼睛问道:“云霄,你能告诉我那个美女是谁吗?”
    罗云霄涨红了脸,避开她的目光,装作不屑一顾地说:“她哪是什么美女呀,她,她是肖玉华同志。”
    哦,肖玉华呀。陈英提着的心稍微放下了,他俩是同事,遇到事情相互照顾也是应该的。但她还是有些不放心就问:“听周副书记说小肖工作积极肯干,对同志也非常热情。她对你的热情你感觉怎么样?”
    罗云霄没想到她会这么问,一时语塞,竟不知怎么回答才好。毕竟小伙子头脑灵敏,眼珠一转反问道:“假如你的男同事,别误会,我说的是假如。他也特别能干,对同志也特别热情,他对你的热情你又会有什么样感觉?”
    陈英扑哧一声笑了,她轻轻在云霄的手臂上打了一下,娇娜地说:“你真坏,把个皮球又踢给了我!”说着她又正色道:“说实在的,云霄,我最不放心的就是她。因为你们俩毕竟整天见面,说不定还耳鬓厮磨的,很容易产生感情的,她可是近水楼台呀。”
    罗云霄听了心里一翻个儿,心说我就干脆告诉她实情吧,省的以后让她心里再难受。又一想不行啊,大老远的赶来她是奔着亮光来的,要是捅破了,这盏灯就熄灭了。换成自己怎么办,还不死了的心都有啊。不行,现在绝对不能说,等以后找机会吧。想到这儿他说:“你不要疑神疑鬼的,谁家的姑娘能看上我呀,还不就你把我当成宝贝疙瘩。我就是想追人家,人家都不一定理我呢。”
    “哦,你还真想追人家呀,看你敢!”她把拳头在云霄的鼻子前晃了晃。
    罗云霄苦笑了一下,没有作声。
    陈英见他脸颊消瘦眼窝深陷,心里不由得一阵酸楚。她关切地问:“宵,你怎么突然就病了呢,啥症候啊?”
    “医生说是急性肠炎和劳累过度,记得那天从工地回来在一个小河沟喝了口水,当时也没感觉有什么别的味道啊。说劳累吧,在工地只干了几个小时的活,也不至于过度啊,我又不是泥捏的。反正现在已经好了,你也不用惦记着了。哦,你喝水吧?”罗云霄提起水的事,才想起来她跑了这么远的路,一定口渴了。说着起身就要到水。
    陈英忙把他拦住:“你别动,我自己来。”她倒了一缸子水,一口气喝下去半缸子,她是真的渴极了。
    “几点了?”罗云霄也不知道说什么,就随便问了一句。
    陈英看了一下手表:“十点半,怎么啦?”
    “嗯,没啥。你中午就在这吃吧,让小肖从食堂多打些饭来。”罗云霄话一出口,又恨不得打自己一个嘴巴,心说,这不是没事找事吗,她俩如果真的见了面,玉华会怎么想,我又怎么解释陈英来的目的呢?
    “哦,不用啦,我们单位今天吃结余,饭菜都不花钱,我可不能错过这个好事情。”陈英说着站起身来:“宵,我要回去了,你要好好休息,听医生的话,不要急着出院,等彻底康复了再说,记住了吗?”她就像在安慰一个不懂事的孩子。
    罗云霄点着头,起身下床。陈英担心地问:“你行吗?”
    “没事的,我经常去大门口透气。”罗云霄说着做了一个扩胸运动,陈英乐了。
    来到院门口,陈英让他快回去,罗云霄坚持看着她骑上车子。陈英执拗不过,上车走了。看着她逐渐远去的背影,罗云霄心里不免有些惆怅和酸楚。
    “开饭喽!”肖玉华每次来都是先喊一声再进屋。因为有一次她贸然闯进,有个病人正在换内裤,虽然只看到了屁股,这也让她好不尴尬。
    她推开病房门,屋里没人,把饭放到橱柜上,一眼看到窗台上的物品,霍,都是高档食品,这是哪来的呢?
    房门一响,罗云霄回来了。肖玉华回头问他:“你干啥去啦?”
    “上了趟厕所。你来啦。”罗云霄说着来到床前问道:“啥饭啊?”
    “甭问啥饭,你先告诉我这些东西谁送的呀?”肖玉华感到疑惑又好奇。
    “陈英。”罗云霄淡淡地回答,因为他必须如实回答才能消除玉华的猜疑。
    “啊?她?”肖玉华惊讶地张大了嘴。
    “嗯,是你告诉她我病了,她就过来了。”罗云霄先发制人地说。
    “我?哦,昨天她问你为啥没上班,我才说你病了。没想到她还这么惦记你,今天就来看你了。哎,她人呢?”肖玉华不由自主的朝门外看了一眼。
    “早走了。对了,我留她吃午饭再和你见见面认识一下,她说要不是等着回去聚餐,真想跟你见个面。这样,她就走了。”罗云霄说话滴水不漏。
    “就算你说的是,可她和你什么关系呀?送这么多好东西。”肖玉华穷追不舍。
    “是呀,我也说啦,无功受禄寝食不安啊,你猜她怎么说?她说,虽然咱们不在一个大院上班,但毕竟是一个系统,互相关心也是人之常情,我要不知道你有病那就算了,既然知道了,就要过来看看,再说你和我表兄还是同学,我也代表他向你问候。”罗云霄把事先编好了的瞎话流水般的说了出来。
    肖玉华一直盯着他的脸,见他面不改色地说了这么一大堆,就逐渐打消了疑惑。但还是幽怨地说:“她长那么漂亮,说不定哪天你的魂儿就让她勾走了。”
    “哎,别说她了,啥好饭呐,我肚子都叫唤啦。”罗云霄岔开话题。
    肖玉华这才打开饭盒:“看,你最爱吃的熘肝尖,喏,这是馒头。”
    瞅着罗云霄狼吞虎咽的样子,肖玉华心里说,嗯,看样子他的病真的好了,内心不由得一阵高兴,一旦他上了岗位,那么自己就可以躲开秦玉海的天天纠缠了。
    原来自从罗云霄住院她打替班后,秦玉海每天必到。并且每次来都不空手,不是糖块就是水果点心等等。最使她烦恼的是东拉西扯没话找话,有时还假装帮着接线,故意的用手来碰她的小手,两只火辣辣的眼睛总是在她的胸部瞄来扫去。还发牢骚说公社党委让她照顾罗云霄是个错误的决定,本就应该让罗云霄家人来服侍。看把你累的都瘦了一圈儿,让人看着就心疼等肉麻的话语。
    肖玉华心里明白,与其说他怕自己累着,倒不如说怕她和罗云霄好上了。所以她也不得罪他,哼哼哈哈地答应着,尽力避开他的触摸。所以这也是她盼着罗云霄早日恢复健康的原因之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4

主题

4532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0672

热心会员

威望
0
金钱
6105
贡献
0

124

主题

4532

帖子

1万

积分
枯草叶 发表于 2018-8-4 12:52:1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男主就是一个十足的渣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