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楼主: 长缨在手

长篇纪实小说《月明珠传奇》已完结

[复制链接]

42

主题

504

帖子

1440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440
威望
0
金钱
881
贡献
0

42

主题

504

帖子

1440

积分
长缨在手  楼主| 发表于 2018-9-8 09:52:50 | 显示全部楼层

跟妹妹也握个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2

主题

504

帖子

1440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440
威望
0
金钱
881
贡献
0

42

主题

504

帖子

1440

积分
长缨在手  楼主| 发表于 2018-9-9 07:48:0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二回 一代名伶突辞世  评剧火种又重生
1922年夏天,警世戏社首班在丹东结束了近三个月的演出,应邀去营口,路过奉天,这是第二次进入奉天。8月9日《盛京时报》曾在显著版面刊发这一消息:“落子界大名鼎鼎之月明珠,近在安东献技,昨闻该班应营口之邀,约一二日将过奉天,西站人士特挽留在西站平康里、中华茶园唱几日,再行南下。筹办人现已准备一切,大约19日即可登台云。”戏社落脚中华茶园,并和茶园签了两个月合同,戏班的所有人员均住在了悦来客栈。
警世戏社二进奉天,掀起评剧热,观众奔走相告。连续二十多天的演出,月明珠给大家奉献了《杜十娘》《马寡妇开店》《悍妇传法》《王少安赶船》《杨三姐告状》《花为媒》《占花魁》《珍珠衫》《回杯记》《六月雪》《败子回头》《移花接木》《孝感天》《因果报应》《薄命图》《黄氏女游阴》《高成借嫂》《感亲孝祖》《横霸杀楼》《桑园戏妻》等多个剧目,每晚的压轴戏必是月明珠。9月9日这天,晚场安排在中华茶园,戏票早已售罄。早八点开始,月明珠在帅府开唱,一直唱到下午三点多。大戏唱完后,王老太太和五姨太余兴未尽,又让他唱了几出折子戏。出大帅府时,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离晚上七点开场时间已只剩一个多个钟头了,大家草草吃了点东西,就来到了中华茶园。
首场演出的是《珍珠衫》,故事源自《今古奇观》,内容是明代东阳县商人蒋兴哥出外经商,其妻王三巧受骗失身于商人陈商,后被蒋发觉乃将三巧休回娘家。三巧改嫁知县吴杰,在合浦县任所,闻悉前夫遭遇人命官司,乃假称蒋为自己的胞兄向知县求情。蒋被开脱获释,在内室与三巧重逢,暴露出前情。知县念其夫妻情深,允其破镜重圆。
剧中,金开芳饰演王三巧,任善年饰演蒋兴哥,两个人的精彩演唱博得了观众热情的赞誉和掌声。
人们知道,下一场就是他们最喜爱的月明珠来一展大家风采了。
晚场压轴戏《桃花庵》,这是月明珠自己编写看家戏,已经烂熟于胸。他在后台化完妆站起身来,突然感觉头昏眼花,急忙用手扶住了椅子背,但还是站立不稳,跌落下去。众人吓了一跳,急忙围拢过来,善庆扶起弟弟放在椅子上,问道:“久恒,你咋地啦?”
月明珠定了定神,笑了笑说:“没啥,就是觉着有点头晕,反胃。”
“要是觉着不舒坦,这场戏你就别唱咧,累坏了身子可不是了不地。”张德礼劝慰着说。
月明珠慢慢站起身来,向前走了几步,又挥了挥两只胳膊,踢了踢腿,对张德礼说:“师傅,你也知道咱这行的规矩,既然演出戏码都定好咧,说不演了那哪中啊。还别说不演咧,就是把我月明珠换成别人来演其中的角色,观众们也不会认可呀。您常说,作为艺人,最重要的是要有艺德。您看,我胳膊腿儿利索着呢,不会有事的。”
这时,成兆才过来说道:“久恒,有病不能强挺着。这么地,我去前台告诉大家一声,就说你病咧,不能演出,我想他们会给咱个面子的。”
听了成兆才的话,戏班子所有人员都附和着说:“是啊,让捷三儿去说说吧,你可别逞强啊!”
月明珠摆摆手,接过金开芳递过来的茶碗,咕咚、咕咚喝了几口,用袖子沾了沾嘴角,抬眼看了看围在身边的众人,微微一笑说道:“久恒谢谢大家的担心和惦记,我感觉没啥事儿,就让我上吧。”
众人拗不过,只好由他而去。
在观众的焦急等待中,月明珠终于登场了!但只见他扮演的陈妙婵婀娜多姿,顾盼生辉,还没开口演唱就博得了雷鸣般的掌声。随着剧情的发展,陈妙婵与张才见了面,本来应该唱着互道爱慕之情,可就在此时,月明珠突然间身子一歪,就倒在了与之配戏的成祥身上。看过此戏的观众还以为月明珠又增添新内容了呢,就忍不住叫起好来。成祥吃了一惊,急忙用手扶住他,并失声叫道:“久恒!你咋地啦?”
正在司鼓的任善庆见二弟往成祥身上一靠,就知不好,丢掉鼓槌儿跑了过来。此时的月明珠已经瘫软了下去,倒在了台上。
剧场里所有人都被这一幕惊呆了,同时发出了“啊!?”的惊恐声音。后台的张德礼、成兆才等人闻声也都跑了出来,整个台上乱成了一锅粥。
月明珠被抬进了后台,张德礼让人火速去请医生,一连请了几位,都不能确诊。金开芳去找张学良帮忙,张学良从皇姑屯医院领来的一位日本医生,给月明珠翻看了眼睛、检查完肺部和心脏后,摘下听诊器说:“据我观察,这位病人患的应该是脑出血,诱因就是劳累过度缺乏休息。”
“有什么治疗办法吗?”张学良问。
日本医生摇摇头:“很抱歉,恕我无能为力。”
有人说大烟能治病,张德礼赶紧命人去买了些回来,让稍稍苏醒的月明珠抽一口。从来无这嗜好的月明珠摇摇头,推开大烟盘子,攥着金开芳的手断断续续地说:“兄弟,哥哥,不中咧,要,走咧,你要把,把这个评戏,唱,唱下去,比我唱的,还,还要好……”话没说完,头一歪就闭上了眼睛。
金开芳哇的一声扑在月明珠的身上就哭了起来,任善庆、任善年、任善成等所有演职人员,都嚎啕大哭悲痛欲绝,就连茶园的老板和其他管事也禁不住落下了眼泪!
前台下的观众们早就坐不住了,都站起身来翘首向后台张望,正在人们狐疑之时,成兆才走上台来,他两只手往下压了压,观众们即刻安静下来,就听他悲怆地说道:“告诉大家一个忒不好的事情,我们的台柱子,也就是你们喜欢的月明珠,因为整天不时闲儿的演出,劳累过度,突然得了脑出血,现在人已经没咧,呜呜呜……”说到这儿,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哭出了声儿。
“啊!?”观众们被这突如其来的噩耗搞得有些发懵,竟不相信地问道:“你说啥?月明珠死啦?你喝多了吧?是不是在说胡话呀!”
成兆才定了定神,挥挥手又接着说:“我成兆才没有喝酒,说的是真的,再啥我也不能拿我们自己的演员开玩笑啊!刚才你们也看到他倒在台上咧,现在他就停在后台呢,装裹都穿好咧。”
“哗——”,这一不幸的消息被证实后,台下观众无不为这位杰出的表演艺术家的逝世而震惊,于是相互窃窃私语起来。这时又听成兆才说:“今儿晚上让大家失望咧,也受累咧,这个戏也没法演咧。你们可以拿着戏票到买票的地方去退票,戏社不会让大家伙儿白花钱的!”
“呜呜呜……”台下发出了女人的哭声,紧跟着好多人也跟着呜呜咽咽了。观众们冲着后台三鞠躬,表示对月明珠的哀悼,然后怀着沉痛的心情默默地退出了戏园子,并没有一个人去退票。
关于月明珠的死因,《盛京时报》1922年9月12日作了极不负责任的报道:“月明珠作故矣。日站中华茶园唱落子戏之月明珠最负时誉。前数日以告病假,未能现身舞台。兹于九日作故,十日掩埋。闻其致死之由,系由某姨太睹其颜色之美丽,前者使人招致寓所,大会巫山,不意突招意外,致受惊恐而又中阴寒,是以致死。一说谓前几日当演唱时有工人喧哗动武,该伶亦大受惊恐云。”新闻媒体用了“闻”、“一说”等道听途说之词,令人难以置信。给月明珠配戏的警世戏社著名演员金开芳就此非常气愤,一直耿耿于怀。“文革”结束后还说过:“关于月明珠之死,出现了许多流言蜚语。我听到以后,简直气得要发疯!大家想想,帅府人怎么能看上一个臭唱戏的?人家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只不过是看你戏唱得好,拿你开心解闷儿。更有甚者,说月明珠逛妓院挨了打,染病而死,硬要给这颗明珠抹上黑。文化大革命时期,有人随意给人写黑材料,让人家挨批斗。那么已经死了多少年的人,还要给他造谣污蔑,居心何在?我说评剧史不好写,也就在于有些人胡说八道,混淆视听,真叫人痛心呐!”
任善庆一直是警世戏社头班的鼓佬,是看着月明珠长大的,他曾经感慨地说:“月明珠在青少年时代就与众不同,他把玩耍和休息的时间,完全用在了学习和创造上。尤其是担任主演又成名之后,更加勤奋好学。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除去路途行车,每天演两场戏,还要拍戏、练功。每天散了夜戏,他总是掌灯学习,研究唱腔和表演,精力总是那样充沛,好像永远有使不完的劲儿。他钻研艺术的精神,简直就是在拼命。”
月明珠身材适中,身段苗条,面目俊美,明目皓齿,嗓子好又会唱。月明珠在表演技巧和声腔艺术方面为评剧旦行奠定了深厚的基础。他通过艺术实践大大丰富了评剧旦角的[慢板]、[二六]、[尖板]等板式,并创造了反调唱腔。他善于刻画人物,注意揣摩女性的心理,表演深切动人。功夫不负有心人,月明珠洒下的辛勤汗水,结出了丰硕的果实。
在短短十五年的舞台生涯中,他参演了父亲任连慧和成兆才编写的所有剧目,为评剧的形成与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如《马寡妇开店》、《花为媒》、《杜十娘》、《桃花庵》、《回杯记》、《占花魁》、《珍珠衫》、《雪玉冰霜》、《三节烈》、《六月雪》、《杀子报》、《败子回头》、《移花接木》、《因果美报》、《薄命图》、《黄氏女游阴》、《金钗钿》、《双婚配》、《高成借嫂》、《感亲孝祖》、《横霸杀楼》、《悍妇传法》、《二县令》、《杨三姐告状》、《百年长恨》、《恶虎滩》、《三头案》、《王少安赶船》、《十三姐进城》等,在剧目中都是担当主演。在碾转城乡演出、任务繁重的情况下,排练出了这么多的剧目,还要亲自创腔和设计表演,其耗费的精力和心血可想而知。
梨园明星早陨,珠沉香消,是评剧界的一大损失。这正是: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月明珠终年仅24岁,人人惋惜不已。警世戏社因顶梁柱折断,只得暂时告散。
正如中国戏曲专题评剧播音片《评剧第一旦角月明珠》中所说:月明珠是男旦最杰出的代表,他的成就远远超过金菊花。金菊花是在“莲花落”过渡到拆出小戏时期的著名男旦,而月明珠则是评戏走向成熟时期的著名男旦,他以崭新的剧目、崭新的唱腔、崭新的表演进入了评剧的一个全新的阶段。在这个阶段中,曾为评剧做过奠基工作的金菊花已经落伍了,他的名字渐渐被观众所陌生。而月明珠却一红再红,从关内红到关外。那时一些刚刚步入评戏艺坛的碧莲花、李金顺、花莲舫等女旦角儿,无一不学习“月明珠调”。“月明珠调”被人们公认为评戏旦角儿早期最正宗的唱法,因而我们说月明珠是评剧早期男旦最杰出的代表。月明珠不但善于表演,而且长于创腔编曲,名噪一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8

主题

4819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1374

热心会员

威望
0
金钱
6520
贡献
0

128

主题

4819

帖子

1万

积分
枯草叶 发表于 2018-9-9 12:12: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哎,世上再无月明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2

主题

504

帖子

1440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440
威望
0
金钱
881
贡献
0

42

主题

504

帖子

1440

积分
长缨在手  楼主| 发表于 2018-9-10 13:25:34 | 显示全部楼层
9月11日早饭后,天空飘着细雨,任连慧感觉心里烦躁有些坐卧不安,就戴了顶斗笠,来到大门口外举目远眺,忽见有几辆马车沿河边的大路向村里赶来,心说这是去谁家呢?四辆马车径直停在了自家门口,从头一辆车上下来的是张德礼和几个当兵的,然后从第二、三辆车上陆续下来的是警世戏社演职人员,最后一辆车上装着一口棺材。咦?他们咋这个时候回来了呢?咋还有当兵的和棺材呢?难道是谁出啥事儿咧?一种不祥的预感蒙上了任连慧的心头。
张德礼心里敲着鼓,正盘算着如何对老爷子开口,没想到善成腿快,几步跑到跟前,搂住父亲的腰,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任连慧吓了一跳,忙问是咋回事,善成回头用手指着车上的棺材哭丧着说:“爸爸,二哥死咧,在棺材里呢……”。
任连慧浑身一激灵,大热天的突然打了个冷颤,顿时觉得天旋地转就要摔倒,善庆手疾眼快上前一把扶住,这才化险为夷。他被人搀扶着来到马车跟前,见上面放着一口紫红色木头棺材,全用铁皮包裹。棺材的头脸儿处贴着一条白纸,上写:任善丰之灵柩。此情景就摆在眼前,这是真的!任连慧心如刀扎,两眼一闭,就背过气去了。大家急忙把老爷子抬回家中放在炕上,摩挲前胸捶后背,这才慢慢缓过气来。
“这是咋回事啊?这是咋回事啊?”任连慧嚎啕大哭,声嘶力竭。
任连慧老伴儿正在隔壁善丰家里帮兰花给孩子裁剪衣服,隐约听到当街人声嘈杂还有哭声,就放下手中的活计,让兰花抱着孩子一起出来,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善成见到妈妈和二嫂,哭着拉住她俩的手就往车那儿走,妈妈和兰花不知咋回事,疑惑地跟他来到近前。
兰花眼尖又认得字,看到“任善丰之灵柩”六个字时,惊得目瞪口呆!愣了一会儿,突然抓住善成的胳膊瞪着眼睛问道:“四弟,这是咋回事儿啊?你二哥他、他、他咋地啦?!”
“死咧——”
“哪死咧?”妈妈还没有明白。
“二哥,我二哥死咧,就在这棺材里呀!”
“你说啥?你二哥死咧?”妈妈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也愣在了那里。
此时,就见兰花把孩子递到身边人的手里,发了疯似的攀上了车,伸手就去揭棺材盖子,怎奈棺盖太重没有掀动,于是就伏在上面嚎啕大哭起来。妈妈此时也明白过来,是自己的宝贝儿子围住儿死了,咕咚一下瘫坐在地,一声没哭出来,就昏死过去了。
张德礼一看这样下去,说不定会出人命的,于是赶紧叫人把老太太抬进屋子,又把哭得死去活来的兰花从车上架下来,也搀到了屋子里。此时任连慧已经清醒了,张德礼就向他诉说了月明珠突然发病的经过和回来的历程。
原来张学良见月明珠咽气后,就赶紧回大帅府告诉了父亲,张作霖听了大吃一惊,马上带了几个亲信来到中华茶园,此时已经穿好寿衣的月明珠安静地躺在后台的通风处,一帮人围着哭号。见大帅到了,张德礼赶忙上前迎接,张作霖问了死因后把手一挥,说道:“都他妈勒个巴子别哭了,人死了又不能复生,哭宙(就)能哭活了是扎(咋)地?”然后又对张德礼说:“你赶紧着叫人去买棺材,要铁皮的。我这宙(就)派人去火车站,让货车连夜把他带到山海关,然后你们再雇几辆马车,麻溜地运回去,这大热天儿要是再抻着(误时)非得臭了不可。”
张德礼点头称是,急忙派人买来了铁皮包裹的柏木棺材入了殓,装上火车。张作霖还派了一名连长和几名士兵押运,连夜兼程返回了关内老家。
任连慧叹了声说道:“围住儿这孩子太要强性咧,做啥事儿都得占第一,这就是活活累死咧,唉——,可惜了他的能耐(才干)喽……”
琴师田进禄说:“久恒太要强,台下一叫好,他就不要命的往死里唱!纯粹是累死的!”
张德礼也说:“是呀,大家伙都爱听他的戏,没有他上场就卖不出票去。那个日本医生也说咧,他是累得脑瓜子里出了血,就没救儿咧。”
醒过来的妈妈和兰花抱在一起痛哭流涕,在场的人无不为之落泪。要说还得老年男人比较刚强,任连慧对大家说:“都先别哭咧,人死咧也活不了,看看这后事咋个办法?”
张德礼说:“天儿热撂不着,大伙哭哭,祭祭就埋了吧。”
兰花哭着说:“把棺盖打开,让我看他一眼吧!总不能连最后一面也见不着就埋了呀?”
隔壁三大爷连忙摆手道:“不可不可,人死了不可见日光,用日头晒着,那叫曝骨尸。”
“现在下着雨,不是没有日头嘛!”兰花强调着自己的理由。
三大爷摇着头:“那也不可,除非不能见到亮天儿才中。”
成兆才挠着头皮说:“咱找块布,用人扯在棺材上面罩着,这样中吧?”
三大爷点点头:“嗯,这个法子还中。”
有人去棚铺(专门办白事的铺户)借了一块苫布回来,张德礼来到西厢房把十块大洋塞在正在用饭的连长手里说:“耽误老总们点儿时间,家里人要开棺见亲人最后一面,您看中吧?”
连长掂了掂手里的大洋,微微一笑说:“看吧,看吧,但是别时候太长了啊,我们还得赶紧着回去向大帅交差呢。”
棺盖打开了,所有亲人都探身往里边看去,只见月明珠双眼紧闭安详地躺在那里,尸体虽然还没有腐烂,但毕竟是刚进入秋季,气温还比较高,人们隐约闻到了一种难闻的腐尸味道。兰花看了几眼,突然想起了什么,说了句:“先不要盖上,我去取(音:酋)点东西就回来!”
不一会儿,兰花拎来个蓝布包,打开,竟是月明珠的各种唱本足有四十多部,她把唱本儿小心翼翼的放在月明珠的手边,边放边流着泪说:“久恒啊,久恒,你我结婚至今正好三年二百四十天,没吵过一次架,没拌过一句嘴,我挺知足的。月明珠,你虽然狠心丢下我们娘俩儿走了,但是我会把咱的儿子佩璧拉扯成人,让他接续你喜欢的这个行当,成为第二个月明珠!这些都是你演唱过的剧本儿,给你带在身边,到了那边儿没人跟你说话,你就拿出来翻翻看看,每本儿上面都有我的名字,想我了你就喊几声儿,我会听到的。孩子他爸,你听好了,我生是任家的人,死是任家的鬼,终究有一天我会去跟你做伴儿的!”
此时,雨越来越大了,雨点砸在苫布上发出“砰砰”的声响,但在场的无论是戏社的演员还是前来悼念的乡亲们都纹丝不动地站在那里,倾听着兰花的悲诉,泪水夹杂着雨水淌下了面颊……
出殡了!乡亲们自发地顶风冒雨默默跟在灵车后边,怀着沉痛的心情来护送这位为本村争了光的艺术大师最后一程。兰花怀抱佩璧打着灵幡儿,踉踉跄地来到了墓地。下葬后堆起的坟头上一株白幡在风雨中傲然屹立,仿佛向后人昭示着墓主人的光辉业绩……
月明珠的突然去世,对警世戏社无疑是一个晴天霹雳,戏班在这沉重的打击下情绪低落,无心再演,只能暂时放假,演员们各自回家,留下一个姓张的职员在奉天看守戏箱。
事后,警世戏社的东家王凤亭专程看望了任连慧、张德礼和部分主要演员。当来到滦县光水坨时,一进村,正好碰上金开芳拾粪回来。王凤亭见金开芳并未在家练功,却在拾粪,心里为之一振,莫不是想放弃演戏?便对开金芳说“月明珠虽然不在咧,可咱们的戏还得唱啊!”
金开芳会意地笑笑说:“我也是这样想的,只是月明珠突然去世,对大家打击太大了,一时振作不起来。我拾粪不是不想唱戏了,而是按师父(张德礼)的嘱咐,回家要干活,让父老乡亲看看,我们唱戏并不是好吃懒做变坏了。”
在金开芳的家里,王凤亭同他分析了评戏发展的趋势,提出自己要成立二班、三班的设想。最后对金开芳说:“月明珠在时,你的戏好演,现在他去世了,你的戏不好演了,因为大伙都要以月明珠来比、来要求你。”
金开芳点头称是。
在王凤亭的激励下,金开芳决定接过月明珠的重任,担纲挑梁。戏班仍由张德礼领班,以金开芳、余钰波、任鹤声(善年)、张贵学、张乐滨为主演。
1922年警世戏社东家王凤亭委托李春盛在唐山成立警世戏社二班。1923年又委托陆兆祥、刘成章在天津天蝠舞台成立了警世戏社三班,先前由任连会、成兆才、张德礼、月明珠、金开芳他们担当的这个班便被人们称之为警世戏社头班。
在“月明珠曲调”的基础上,经过后一代人的不懈努力和完善,评剧唱腔得到不断丰富,涌现出了花莲舫、李金顺、白玉霜、新凤霞、洪影等各派名家,使最初由任连慧等老艺人发轫的“莲花落”变成了观众们喜爱的全国第二大剧种——评剧,从而实现了月明珠的生前夙愿——全国遍地开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2

主题

504

帖子

1440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440
威望
0
金钱
881
贡献
0

42

主题

504

帖子

1440

积分
长缨在手  楼主| 发表于 2018-9-11 07:52: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书到此就结束了,因水平有限写的毛糙,还望各位多加指点,以便修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8

主题

4819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1374

热心会员

威望
0
金钱
6520
贡献
0

128

主题

4819

帖子

1万

积分
枯草叶 发表于 2018-9-11 09:17:1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向一代大家致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60

主题

7305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7636
威望
0
金钱
9941
贡献
0

260

主题

7305

帖子

1万

积分
野渡 发表于 2018-9-11 19:02:5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可惜了滴月明珠英年早逝。但是月明珠的遗风得到了传承,评剧越来越强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60

主题

7305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7636
威望
0
金钱
9941
贡献
0

260

主题

7305

帖子

1万

积分
野渡 发表于 2018-9-11 19:04:5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金兄付出的心血,写成此长篇,让人了解了评剧发展的一段历史,和涌现出的优秀人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2

主题

504

帖子

1440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440
威望
0
金钱
881
贡献
0

42

主题

504

帖子

1440

积分
长缨在手  楼主| 发表于 2018-9-11 19:23:45 | 显示全部楼层
野渡 发表于 2018-9-11 19:04
谢谢金兄付出的心血,写成此长篇,让人了解了评剧发展的一段历史,和涌现出的优秀人才。

感谢瑞昌老弟的阅读和褒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