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楼主: 长缨在手

长篇纪实小说《月明珠传奇》连载

[复制链接]

124

主题

4532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0672

热心会员

威望
0
金钱
6105
贡献
0

124

主题

4532

帖子

1万

积分
枯草叶 发表于 2018-7-20 11:20:5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合起来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3

主题

635

帖子

154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545
威望
0
金钱
870
贡献
0

33

主题

635

帖子

1545

积分
长青藤 发表于 2018-7-20 13:46:56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师对古代建筑了解还是挺多的,读到影壁墙,垂花门啥的,都觉着进了历史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5

主题

257

帖子

753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753
威望
0
金钱
466
贡献
0

25

主题

257

帖子

753

积分
长缨在手  楼主| 发表于 2018-7-21 07:04: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长缨在手 于 2018-7-21 07:06 编辑

    过了晌儿,任连慧、张德礼和成兆才跟着孙凤鸣又来到了以前谈过合作事宜的协盛园。这个园子的主人叫侯福宽,五十多岁,个头儿不高干巴瘦,嘴巴子上两撇狗油胡儿。他这儿原本有一班儿唱山西梆子的,每天五百来人的座位儿也能上个六七成人,除去分成也能够落下几百个铜板。只因戏班子老板家里出了白事,今儿早起卷铺盖一帮子人全都走了。园子一空,没了进项儿,心里烦闷正要出去溜达,听管事的说来了四位“莲花落”艺人要求拜见,他吩咐“快快有请!”
    几个人进了客厅,侯福宽一眼就认出来领头的那位叫孙凤鸣,心里就凉了半截,暗说:“你那班子人手太少,支不起局儿来,咋又冒上来了呢?”虽然这么想,但说出来的话却是热情的:“哦,这不是孙老板嘛,请坐,请坐,看茶!”
    大家落座,有人献上香茶。侯福宽打量着其他三位感觉没见过,就问:“孙老板,这几位是?”
    “哦,这都是我留在家里压箱底儿的好角儿,为了进您的戏园子,专门儿派人跑回去一趟,把他们十几个人都招呼来咧,搁在一块三十六个人,您看……”孙凤鸣吃桑条子拉粪筐真能编。
    侯福宽一听三十六个人,马上就来了精神头儿,小眼睛儿里放着光问孙凤鸣:“你是说他们都是好角儿?”
    “那还能有假么,干我们这行儿靠的就是真功夫吃饭,没有一个饭桶。”
    侯福宽捻着狗油胡儿寻思了一下,点点头说:“园子今天刚腾出来,要不然现在你们就挂牌子贴戏报,明儿个就试试?”
    “那咋给您进奉银呢?”孙凤鸣心说咱先君子后小人,别等以后出麻烦。
    “前有车,后有辙,还按三七开。如果以后能满座了再商量,可以吧?”
    “侯老板真是痛快人,好,就这么定了。立上合约,我们马上挂牌子,贴戏报。”
    几个人从协盛园出来,都抑制不着喜悦的心情,成兆才说:“没想到这么快就成了。”
    “说的是呢,真没想到这么利索。”张德礼也感叹着。
    孙凤鸣倒背着手走着,脸上带着笑,也不言语,任连慧就问:“孙老板对这个事儿好像是早就有谱咧吧?”见问,孙凤鸣才说:“你们知道他为啥答应这么痛快吗?我今儿早些听说包他园子的戏班子回去咧,人一走园子就空咧,没听戏的了,也就没进项儿了。正好咱们顶上去咧,他还不赶紧着立合约?”
    哦——三个人恍然大悟,都称赞孙凤鸣老谋深算,有两下子。
    与孙凤鸣分了手,回到客店,跟大伙一说明天就唱戏,几个年轻人高兴地直翻跟斗。任连慧马上让成兆才带人去印戏报,又叫人把那块招牌拿出来,把原来的京东吉庆班几个字用水冲掉,用抹布擦干了重新写上:“京东孙家吉庆班”七个大字。
    晚饭后,两班人马聚在一起理顺了演出剧目的顺序,当然有人点戏时也可临时调整。
    俗话说“头三脚难踢”,要想把看客拉进来,就必须先让他尝到甜头儿。孙凤鸣、任连慧、张德礼和成兆才商定了一个办法,决定义演三天,给侯福宽三百个铜钱作为茶水费。侯福宽觉得自己没有多大的损失也就同意了。
    听戏不要钱!”这一消息不胫而走,第一天演出就是个爆满!五百个座位的园子进来了有六七百号人,在人们的喧闹声中乐器一响,演出开始了。
    随着《告金扇》《偏心眼》两出戏的演唱,观众们看到了确是与其他戏班子不同的演唱风格,尤其是善丰跟哥哥合作的《美女思情》更是让在场者叫好声不断,有的人还往台上抛起了铜板儿。
    三天的义演,观众们给的赏钱就远远超过三百个铜板儿,除去交给后台老板的,余下的还能支付住宿费和吃饭钱。
    第四天虽然开始收钱了,但听戏的还是照来不误,仍是场场爆满。侯福宽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心说:“行!看来这些人还真的不是吃干饭的。”
    三个月的时间“京东孙家吉庆班”在侯家后唱出了名堂,都知道这里有个“小春童”和“金菊花”,就连在南市一带常进园子的老客,也纷纷赶到这里来听戏。
    腊月二十三,是民间祭灶的日子,也是北方人春节前最后一个重要节日。估计这些天听戏的人不多,就关了园子。中午一班人聚集在溢香楼摆了几桌丰盛的酒席,一是过节,二是庆贺一下演出成功。
    席间,有人问啥时候回家过大年,孙凤鸣说:“回家过年是挺好的,可你们想想,初一到十五正好是唱戏的最好时候儿,要是回家去再折腾回来,起码儿这块儿时间就给耽误咧。大伙出来都是为了挣俩铜子儿,就是不在家里过年,咱们还能少了胳膊缺了腿咋地?”
    成兆才也说:“就是啊,大家伙撇家失业地出来不就是为了多挣点钱儿么?再者说咧,咱们一走,戏园子让别人占去咧,回来要是找不着,那不就晚儿三春了吗?”
    任连慧、张德礼等大多数人也都说不能回去,于是其他人也就放弃了回家的念头。
    不出所料,从大年初一的晚上到正月十五,戏园子场场爆满,好多人没有座位,还照样站在后边看。台子上的演员更是精神抖擞,唱、念、做、打也更加精益求精了。
    因为侯家后娱乐场所多如牛毛,这就给任善丰提供了很好的学习机会,他经常在自己没有演出的空档儿,拉着师傅张志广或张德礼出去听京戏、梆子、大鼓、皮影等其他剧种的演唱,从中体味表演方法和技巧,吸收精华,然后再加到自己的唱腔和身段上来。功夫不负有心人,几个月的时间,他的演唱水平和表演形式就有了飞跃式的发展,当使人刮目相看了。
    春去秋来,“京东孙家吉庆班”在整个天津已经是小有名气了,并且只要任善丰一出场,就有人往台上扔铜板儿。
    1908年11月14日,也就是光绪三十四年十月二十一日和十月二十二日这两天,光绪皇帝跟慈禧老佛爷相继死亡,举国哀悼,百日内禁止一切娱乐活动。“京东孙家吉庆班”人马不得不解散返回了家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4

主题

4532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0672

热心会员

威望
0
金钱
6105
贡献
0

124

主题

4532

帖子

1万

积分
枯草叶 发表于 2018-7-21 07:52: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唉,光绪和老佛爷死的真不是时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5

主题

257

帖子

753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753
威望
0
金钱
466
贡献
0

25

主题

257

帖子

753

积分
长缨在手  楼主| 发表于 2018-7-21 11:44:17 | 显示全部楼层
枯草叶 发表于 2018-7-21 07:52
唉,光绪和老佛爷死的真不是时候

多愁善感的妹子,替古人担忧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5

主题

257

帖子

753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753
威望
0
金钱
466
贡献
0

25

主题

257

帖子

753

积分
长缨在手  楼主| 发表于 2018-8-2 08:43: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长缨在手 于 2018-8-2 08:47 编辑

                      第五回 戏班打入永平府 永富一纸邀艺人
    任连慧回到家里时已经快要掌灯了,妻子正坐在灶火坑前拉着风匣烧火,三儿子拉住儿(任善年)和小儿子护住儿(任善成)正在她身边跑着玩儿,护住儿见来了几个生人儿,就直往妈妈怀里钻。拉住儿见是爸爸和哥哥家来咧,乐得一蹦多高,扑过来就抱住了爸爸的大腿。任连慧从包裹里拿出大麻花,给了拉住儿一根儿,拿着另一根在手里晃悠着凑到护住儿跟前儿,嘴里说着:“护住儿,叫爸爸,爸爸给好吃的。”
    护住儿眨巴眨巴眼看看妈妈,妈妈把手中的烧火棍子撂下说:“快叫哇,叫声爸爸,爸爸就给你。”
    “爸……爸。”护住儿架不住麻花的诱惑终于开口了。
    “哎——,好贝儿!给你,吃吧。来,让爸爸抱抱。”
    护住儿接过麻花,顺从地让爸爸抱了起来。
    “你们爷儿仨咋一走就是一年哪,庄稼地里找帮工的还好说,可这俩孩子都快把我累坏了。上地里去领着一个,背着一个,你哭他叫的,别人看着就像逃荒要饭的。”妻子边拉风匣,边撒着肚子里的怨气儿。
    任连慧抱着小儿子一边悠达,一边嘿嘿地笑着说:“这不是给我们小护住儿挣钱去了嘛。年前要是回家来,再折腾回去,花不少的路费不说,还耽误挣不少钱。你在家挨累,我也知道。”说着,让善庆从包裹里拿出一个布袋儿,接过来递给妻子:“这些个铜板儿是我们爷儿仨挣来的,你把它搁起来吧。”
    妻子抱起沉甸甸地布袋子进了屋子,放在炕上解开口儿一看,全是黄橙橙的大铜板儿,心里高兴,嘴上却说:“我就是个过路财神,你要是花钱了,还不是又都管我要了去?”
    善丰来到妈妈跟前儿说:“妈,你就花呗,花完了我们再去挣还不中?”
    妈妈摸着善丰的小脸儿,有些心疼地说:“你这么大儿就出去跟着挣钱,别人家的孩子还当奶盖儿呢,唉!”
    善丰认真地说:“妈,别看我小,听戏的都稀罕我,一到我上场就有叫好儿的。还有往台上扔铜板的。”
    “这是真的?”妈妈抬头问老伴儿。
    任连慧把小儿子撂在炕上,坐下来抽出烟袋杆儿窝了一锅子烟,打着火吸了一口,边吐着青烟儿,边点头说:“可不是咋地?那么多角儿轮着唱,也没啥听戏的往上扔钱,还就是咱们围住儿跟杜知义一出场儿,就有人往台子上扔。张德礼和张志广都稀罕围住儿,争着抢着要给咱儿子当师傅。我一看没法子咧,就让围住儿给他们俩都磕儿头咧。这不是,一块儿认了俩师傅。”
    “哎呀,光顾着说话儿咧,我把水都烧开咧。忘了问你们想吃啥饭啊?”妻子问道。
    “妈,我想吃大栗黍米粥。”善丰要求道。
    “我也想吃。”善庆跟着说。
    任连慧把烟袋锅在鞋底上磕打着说:“你熬点儿栗黍粥,再溜上几块白薯,不就中咧么。”
    一家人吃罢晚饭,各自回屋休息。任连慧搂着近一年没见面的妻子亲热了一番。
    第二天早起,妈妈把几样儿粮食搁在一起熬了一锅粥。吃着饭,善丰好奇地问:“妈,今天个这日子,也不是熬腊八粥的日子,非得补上这腊八粥,有啥说头儿啊?”
    妈妈笑了:“这就是老辈子传下来地,我也知不道有啥说头儿,你还是问你爸爸吧!”
    善丰扭头儿问爸爸:“爸爸,你知道呗?”
    “我咋知不道呢,你爷爷活着的时候就给我说过。”
    “咋回事儿啊,你给我们说说呗?”善丰央求着。
    任连慧指了指桌子道:“先吃饭,吃完了再说。”
    “哎。”
    撂下饭碗,善庆帮妈妈收拾了桌子,然后回屋儿坐在炕沿儿上也催促爸爸讲。任连慧不急不忙地点了一锅子烟,抽了起来,善庆透过袅袅上升的青烟,依稀看到爸爸炯炯有神目光和饱经沧桑的黧黑脸膛,又想起这几年他带着自己和弟弟出外闯荡挣了不少银子和铜板儿,不由觉得更加钦佩了。任连慧过足了烟瘾,把烟袋锅儿里的灰在炕沿下磕打掉,然后又把烟荷包缠在烟袋杆儿上放在一边,就讲了起来:
    老早以前有户农家,就老俩口守着一个儿子。老头儿是个勤快人,整天泡在地里,早出晚归,精耕细作,调理的几亩农田,年年五谷丰登。老婆是个勤俭人,院子里修整的瓜棚遮天,园菜铺地,一日三餐,精打细算,家境虽不富裕,但一年四季吃穿不愁。老俩口不但勤劳节俭,还心地善良,碰上谁家揭不开锅咧,常常拿些米粮接济人家,度过难关。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转眼间,他们的儿子已经十七、八岁了。虽说大小伙子长得五大三粗,身强力壮,可是跟他爹娘不一样,懒得出奇,这也就是从小儿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娇惯坏啊。长大了还是胡吃闷睡,游游逛逛,啥活儿也不干。
一天呢,老汉摸摸花白胡子,觉着自己老了,就对儿子说:“爹娘只能养你小,不能养你老。要想吃饭,就得流汗。你往后学学种庄稼过日子吧。”儿子哼哼两声,这耳朵进,那耳朵出,照旧溜溜达达,胡吃闷睡。
    过了不久,老俩口张罗着给儿子娶了媳妇儿。原想儿子成了家,小俩口该合计怎么干活过日子了。哪知道,这个媳妇儿跟儿子一样儿,也是好吃懒做,日头还没落呢就睡觉了,第二天日头都出来三竿子高才起来,也不动针线做衣裳,也不烧火做饭,倒了油瓶子也不扶起来。一天,老婆婆梳着满头白发,自知土已经埋到了脖子,就把满心的话说给媳妇儿:“勤是摇钱树,俭是聚宝盆。要想日子过得好,勤俭是个宝。”儿媳妇儿把这话当成耳旁风,一句也不往心里放。
    又过了几年,老俩口儿得了重病,卧床不起,把小俩口儿叫到跟前儿,嘱咐再三:“要想日子过的富,鸡叫三遍离床铺。男当勤耕作,女应多织布……”话没说完,老俩口儿就一起死咧。
    小俩口儿委托村里人把俩个老人下了葬,看看囤里粮缸里有米、柜里箱子里有衣。男人说:“有吃有喝不用愁,何必下地晒日头。”女人说:“夏有单衣冬有棉,何必纺织到日偏。”小俩口儿一唱一和,早就把两位老人的嘱咐忘到脑后了。
    过去一年又一年,几亩田地成了荒草园。家里柴米油盐、衣被鞋袜,一天比一天少。小俩口还不着急,只要有口吃的,就懒得动手。又是花开花落,秋去冬来。地里颗粒无收,家里吃穿已尽。小俩口儿没饭吃了,邻居们看在死去的老人面子上,东家给块饽饽头儿,西家端碗汤儿。小俩口儿还在想:“讨饭也能度时光。”
    进了腊月,天儿越来越冷。到了初八这天,天寒地冻,滴水成冰。俗话说:“腊七腊八,冻死‘叫花’。”小俩口儿屋里没火,身上衣单,肚子里没食,蜷缩在凉炕席上哆嗦。可四只眼睛还满屋儿踅摸着。突然发现炕缝里有几粒米和豆子,就用手一粒粒扣出来。又发现地缝里还有米粒,也都挖出来。这可是救命稻草啊,他俩东捡西凑的弄了一把,放进锅里。把炕上的铺草塞进灶膛,就这样熬了一锅杂七烩八的粥。有小米、玉米、黄豆、小豆、高粱、干菜叶……凡是能充饥的都放了进去。煮熟后一人一碗,悲悲切切地吃起来了。到这个时候儿俩人才想起二位老人的嘱咐,后悔没有早听进去,可是现在已经晚了。
    正在小俩口儿伤心地时候儿,刮来一阵儿大西北风,由于这房子年久失修,早就破烂不堪了,被风一吹,“呼啦”一声,房倒屋塌,小俩口儿被压在底下。等人们赶来挖出来时,都已经死了,身边还放着半碗杂豆粥。打那儿以后,乡亲们每到腊月初八这天,家家熬一锅杂米粥让孩子们吃,并给孩子讲这杂米粥的故事,来教他们怎么做人。就这样儿,一传十,十传百,越传越远。父传子,子传孙,代代相传,一直传到现在。就留下了腊月初八吃“杂米粥”的习俗。因这粥是腊月初八吃,所以就叫“腊八粥”。
    “他那儿子跟媳妇儿也忒懒,死了不屈。”善庆忿忿地说。
    善丰也说:“就是,人要是馋懒,哪还有好啊?我可不学他们俩,得跟着爸爸出去多挣钱。”
    “爸爸,我也要跟着你去挣钱!”拉住儿趴在爸爸的肩头上嚷嚷着。
    任连慧摸了摸他的小脸儿,笑咪咪地问:“你挣钱来干啥耶?”
    拉住儿头一歪眨巴着眼睛说:“嗯——买粮食吃,省得饿死呗!”
    一家人都被他的话逗笑了。温暖幸福的气氛充满了屋里的每个角落。
    一连几天,善丰一直琢磨爸爸给讲的腊八粥的故事。他终于明白,妈妈之所以补上这顿腊八粥,爸爸之所以这么详细地讲腊八粥的故事,完全是为了让他们明白,即使富裕了也不能好吃懒做、做吃山空,要时时刻刻勤勉做事,勤劳持家。自己有了点滴成就,也能挣钱替父母担些家庭担子了,可不能骄傲、知足,还要继续努力,不断提高艺术水平,让莲花落走向更广阔的天地!
    父母,用心良苦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4

主题

4532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0672

热心会员

威望
0
金钱
6105
贡献
0

124

主题

4532

帖子

1万

积分
枯草叶 发表于 2018-8-2 08:58:3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父母的确用心良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5

主题

257

帖子

753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753
威望
0
金钱
466
贡献
0

25

主题

257

帖子

753

积分
长缨在手  楼主| 发表于 2018-8-2 09:08:04 | 显示全部楼层
枯草叶 发表于 2018-8-2 08:58
父母的确用心良苦

去了昆明十天,刚回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2

主题

1744

帖子

4088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088
威望
0
金钱
2244
贡献
0

62

主题

1744

帖子

4088

积分
文韵 发表于 2018-8-2 17:13: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有唱词,小说显得忒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5

主题

257

帖子

753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753
威望
0
金钱
466
贡献
0

25

主题

257

帖子

753

积分
长缨在手  楼主| 发表于 2018-8-3 08:26: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长缨在手 于 2018-8-3 08:30 编辑

    第二天早饭后,左邻右舍小伙伴儿听说围住儿回家了,都跑来找他玩儿,大家围着他问这问哪儿。听到说去天津坐的是大火车,在城里还有汽车、高楼、电灯时,一个个好奇地瞪大了眼睛,羡慕地直咂嘴、咽唾沫。善丰也不“玩大派儿”,总是认真地为小伙伴们讲述城里的故事,不厌其烦地回答大家提出的每一个问题,哪怕是十分可笑的问题,他都耐心解答。耍笑了一会儿,有人提议去河里滑冰,于是就纷纷回家去拿滑冰车。
    善丰自小就喜欢玩儿水,五、六岁就学会了游泳扎猛子(凫水)。夏天的南大河是村里男孩子们的乐园,游泳、掏鸟蛋、摸鱼、逮虾、做苇哨。在那个缺衣少食的年代,孩子们的童年却是充满阳光快乐的。
    善丰八岁时,因为逞强好胜,还差一点儿淹死在河里。
    那年夏天,他和本村的几个小伙伴儿到河里洗澡,看到有些个大人在河水的深处摸河蚌,一个猛子下去,不一会儿就抱着一个比锄头还要大的河蚌上来了。大家正觉着新鲜,这时一个头顶胎毛儿名叫扣住儿的就对伙伴儿们说:“咱们也去摸几个拿回家去,熬着吃,好不好啊?”
    “好啊,好啊!”孩子们趴在浅滩边用脚打着水,嘴里欢呼着、响应着,可就是没人动弹。
    善丰站起身来,看了看大人们扎猛子的动作,心里多少有了点儿底数,他就对大家说:“我算一个,你们还有哪个敢去?”
    孩子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作声。善丰就冲扣住儿说:“是你先说出来的,就咱俩去,咋样儿?”
    扣住儿一听,吓得直往后退,嘴里嘟囔着:“我,我不是不敢去,我不会扎猛子。”
    又动员了几个,不是摇头的就是晃脑的。
    善丰见只剩下自己这个“光杆司令”了,心里也不免有些发怵。可是又一想,自己是第一个表态要去的,这要不去,还不被他们耻笑?大丈夫说的话就像是吐出去的吐沫儿,那就是个钉儿,哪有收回的道理?再者说,就凭自己的水性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男子汉大丈夫,说话算话。他把心一横,对伙伴们说:“我一个人去,你们给我助助威,要是摸上来咧,以后啥事可都要听我的,记住了吗?”
    “记住了!”“中中儿地!”小伙伴儿们十分欢喜,七嘴八舌地答应着。
    善丰向前走了一小段儿,水就没了脖子。他就凫水前行,离着大人们不远处,一个猛子扎下去,没想到这里跟他想象的大不一样,气都快憋不住了,手还没有挨着河底的泥沙,而且下面的水冰凉刺骨,小腿肚子突然抽起筋儿来。他急忙往上返,头露出水面,就觉得没有了力气,两只手在水面上拍打了几下,就又沉了下去,并且还“咕咚咕咚”灌了两口水。
    村上的胡二哥在河里,看着朝自己游过来一个小孩儿,他刚要说这里水太深让他回去,小孩儿一个猛子不见了踪影,心说不好,就急忙向这边游来。此时善丰又一次露出脑袋拍打着水,胡二哥伸手去抓,不料他又沉了下去。胡二哥也紧跟着扎下去,一把攥住善丰的胳膊,把他带出了水面儿,然后夹在腋下,一只手划水来到了浅滩。等弄上岸才看清楚,这不是跟自己学把式的徒弟小围住儿么?善丰只是灌了几口水,并没有呛着。善丰确实害怕了,蹲在那里嘚嘚直颤,是吓的,也是因为腿肚子还在抽筋。胡二哥见人没事儿,就对围过来的孩子们说:“你们搀着围住儿,赶紧回家去,真要是淹死了,那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孩子们穿好衣服,扶着善丰回家去了。
    妈妈听说围住差点儿淹死,就大声责怪起来:“小小的人儿你逞哪门子强啊,你要是真有个好歹,让妈妈咋活呀!这不得亏了你胡大大(伯伯)在跟前儿把你给救咧,往后不行你再去河里洗澡了,听见了吗?”
    “嗯,知道了。”善丰低声答应道。他知道,这次让妈妈担心了。
    夏天的南大河是孩子们的乐园,冬天结了冰的南大河也有无穷的乐趣。冬季河水失去了往日的奔腾,厚厚的冰层覆盖在水面上,就如同一张大玻璃在阳光的映射下发出耀眼银光。
    这次善丰和小伙伴儿们,扛上自制的滑冰车来到河里进行滑冰比赛。他们把滑冰车放在冰面上,然后盘腿坐上去,等发令员一声令下,手中的两只铁钎子即刻戳到冰面上,冰车就像脱缰的野马直冲向前。滑冰车过后,屁股后面泛起粼粼冰片向前冲去,谁先到达南岸就是优胜者。
    结果善丰十有八九都是第一名。
    自打天津回来已经有三个多月了。转眼到了清明时节,成兆才又来到了任连慧家,两人见面互致问候,成兆才说:“师叔,尽孝的日子已经过去咧,咱们是不是也该操持操持唱戏的事了?这个钱他要是光花不挣,就觉得忒憋得慌。”
    任连慧点点头:“嗯,你说的也是,等把地种上以后,咱就去找张德礼,商量商量以后咋整,中不中?”
    “中,就这么地。”成兆才告辞走了。
    种上了高粱和苞米,任连慧就约了成兆才带着善庆、善丰和徒弟余钰波来到了张德礼家。张德礼不但打发人把原来的一班儿人都找齐了,另外还把孙凤鸣的全班人马以及金开福、姚继盛、李岐鸿、马奎、张玉琛等也都请来了。
    这次大家聚在一起的目的,就是为了争取更多的收入,提高身价,改变讨饭乞食的传统,就必须发展、创新“莲花落”,让它做为一种艺术问世。因为观众渐渐也不满足于叙事体粗犷的演唱,他们要求看到更抒情、更细腻的艺术。在天津耳闻目睹了其他剧种的风格和各种不同的曲调,决定取人之长补己之短,一是把“莲花落”这种拔高的音调降下来,改用本嗓演唱;二是把所演剧目分成几个场次,在旦丑的基础上曾加小生、老生、老旦、武生、青衣等行当,还要有规范性的舞台动作,角色化妆也注意勾画脸谱;三是在乐器上也要有所突破,借鉴京剧、梆子中使用的一些乐器,充实伴奏。
    剧目的拆出由任连慧、成兆才编写,张德礼任总导演,引进乐器及唱腔设计的任务就全部落在了通晓韵律的任善庆身上。
    任善庆根据弟弟任善丰嗓音细腻吐字清晰等特点,为他专门设计了女旦唱腔,又根据其他演员所具备的优质条件,一一设计了其他行当的唱腔及念白。他们东借西找,搜罗了笙、管、笛箫、琵琶、弦子、二胡、四弦等民间乐器,打算把这些乐器用在一起进行伴奏,因不能协调和谐运用,最后,任善庆只选择了座鼓、二胡、低胡、横笛、喇叭(唱哈哈腔时使用)等。他首次把京剧、梆子的打击乐尤其是座鼓借鉴运用于平腔梆子之中,又把民间音乐融会在里面,成功地加入民族乐器,并突破锣鼓经传统套子,依据现代人物性格和思想感情,创出新的鼓点伴随形体动作,搭构了评剧音乐伴奏的框架。在唱腔方面也打破了单一的唱法,设计出了慢板、二六、跺板、流水板、散板、尖板。为使改革后的“莲花落”脱胎换骨,打开永平府禁地,并为以后的发展奠定基础,任善庆一直在戏班司鼓。后名声大振,任善庆被誉为中国评剧“第一鼓师”。中国评剧自此也有了自己的鼓师。
    任善庆帮助弟弟任善丰(月明珠)设计了反调唱腔。再后来,“月明珠”唱红,唐山落子誉满津、唐及东三省。
    经过三个多月的创新改革,在吴家坨试演的新剧目在故事情节和人物塑造上有了很大突破,演员的唱腔伴着新颖的乐器,使人耳目一新,前来看戏的观众无不拍手叫好。
    这次吴家坨改革被称为“吴家坨第二次改革”。这次改革使莲花落(曲艺形式)彻底脱胎换骨,成为“平腔梆子戏”。更为深刻的意义在于,吴家坨第二次改革进一步明确了评剧艺术形式的基本定位,指明了评剧发展方向,为莲花落进入“唐山落子时期”“奉天落子时期”“评剧时期”奠定了深厚基础。
    吴家坨改革成果,是众多评剧早期艺人集体智慧的结晶。而月明珠是参与这次莲花落改革众多艺人中,年龄最小的一个。正是因为月明珠在这次改革中,能够身临其境、耳融目染,为以后对评剧的正确理解和把握,对于进行大胆的创新,无疑产生了巨大影响。可以说,正是因为他从莲花落先贤们不落窠臼、锐意进取的敬业精神中汲取了巨大的创新能量和勇气,才会在以后成为中国评剧历史上值得大书特书的人物。
    成功的喜悦激励着每个戏班子里的成员,大家摩拳擦掌要重新“杀”进天津。任连慧、张德礼、成兆才和孙凤鸣认为“莲花落”这个名词在大城市里经常被官府压制,应该把它改头换面求得新生。经过大家反复研究和讨论,决定“莲花落”更名为“平腔梆子戏”简称“平剧”,班子名号为“京东庆春平腔梆子班”,首演就向莲花落禁地永平府进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