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楼主: 长缨在手

长篇纪实小说《月明珠传奇》连载

[复制链接]

124

主题

4532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0672

热心会员

威望
0
金钱
6105
贡献
0

124

主题

4532

帖子

1万

积分
枯草叶 发表于 2018-8-8 09:43:0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评剧发展越来越好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5

主题

257

帖子

753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753
威望
0
金钱
466
贡献
0

25

主题

257

帖子

753

积分
长缨在手  楼主| 发表于 2018-8-9 08:31:21 | 显示全部楼层
又向前走了一段儿,见一处围了好多人,并传出一个男人的嬉笑声。透过人墙缝隙,只见地上跪着一个十五、六岁头插谷草的女孩儿。这女孩虽然发髻有些散乱,但眉目和脸蛋儿还算俊俏。月明珠从书中看到过,凡是卖东西的就把草插在卖的东西上,所以小姑娘把草插在自己身上,是要把自己给卖了。好好的为啥要把自己卖了呢?月明珠正在纳闷儿,就听蹲在小姑娘身边的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说:“你爹妈都死了,没钱买棺材,你才值几个子儿嘞,就想买两口棺材?要不这样儿,你先亲亲大爷我,再让我摸摸奶子,把本大爷伺候好了,我一发慈悲或许买两张炕席,把你爹妈卷包卷包埋了,完事儿你就去我们艳春楼做个花魁,以后可就有享不尽的福了。咋样啊?”
听了他这番脏话,看热闹的人们不但没有一个言声制止的,反而有的人还附和着:“对,对,亲一口,亲一口!”
见姑娘红脸低头不语,那个男子顺势搂住她娇小的身躯,把两只大手敷在女孩的胸部,伸出狗一样的舌头就要舔那鲜嫩的嘴唇。姑娘挣扎着、反抗着,怎奈体力单薄,身子一歪,就被男子压在了身下。
光天化日之下,竟有无耻之徒调戏女孩!月明珠怒火胸中燃,气冲顶梁门,他把书本往张志广手里一塞,分开人群几个箭步来到女孩近前,飞起一脚照着那个男子的屁股踢了下去。因为这一脚是从侧面踢得,正好锛点在了他的胯骨轴儿上。月明珠跟胡二哥学武艺时经常练习打沙袋儿踢木桩,一脚下去杯口粗的木桩就被踢折。这次他用的是十成劲儿,就听“妈呀!”一声,男子从女孩身上滚落下来,手捂胯骨想坐没坐起来,瘫在地上,嘴里哀嚎不断。
张志广见徒弟惹了祸,急忙冲进去,二话不说,一把拉住还傻站在那里的月明珠胳膊,转身遼了杆子(跑)。跑了一阵儿,见后面没人追来,这才放慢了脚步。
回到永盛茶园,张志广就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跟大伙学说了一遍,任连慧一听吓了一跳,赶紧让善庆去大门口看看有没有人追来。成兆才过来拍着月明珠的肩膀说:“久恒,干得对,打得好!谁让那小子欺负良家妇女呢。”
任连慧叹了口气说:“你还夸他呢,这要人家知道是久恒打了他,那还了得,还不得讹上咱们哪?”
张志广笑了:“他讹个屁!那小子在地上趴着,疼得光顾叫妈了,根本就没看踢他的人一眼。我进去拉起久恒遼杆子了(跑)。他即便是找来咧,我们把久恒藏起来,楞不承认,他还有啥法子。”
王凤亭先是把月明珠叫到跟前,笑咪咪地看着他说:“久恒,你做得对!我们演的戏就是教育人们惩恶扬善,这点你做到了,应该表扬。我从园子柜上拿十块大洋,其中五块是对你打抱不平的奖赏,另外五块是给那个小姑娘的爹妈买棺材之用,如果找到了小姑娘,你就亲手交给她,要是找不到,这些就都是你的了。”说着抬头对张志广道:“志广兄,你带几个人马上去找小姑娘,若是见着了,立刻带回来,明白吗?”
“知道咧!”张志广答应着,带着几个人下去了。
王凤亭又对大家说:“今天这事儿,咱们千万不要往外说,省得自找麻烦。但要是真的躲不过去,那咱也不怕他,脚正不怕鞋歪,就是这个道理。”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都对月明珠的行为表示赞赏。正说着,张志广回来了,身后跟着的正是卖身的小姑娘。
任连慧着急地问道:“志广,那个流氓呢?”
张志广抹了一把脑门上的汗,笑着问小姑娘:“姑娘,欺负你的那个人咋地了,他去哪了?”
小姑娘见这里的人都挺和善,就放下心来说:“他在地上嚎了一阵儿,说是大胯骨掉了,就哀求看热闹的人把他送回家去,他还说他家开的是专供男人消遣的艳春楼,谁要是把他背回家去,就给谁一块大洋钱。后来有俩小伙子就把他抬走了。”
王凤亭看了一眼任连慧,二人相互点点头。
“他也没找踢他的那个人么?”任连慧问。
“他也问大家伙了,有人说好像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小子儿踢了他一脚,然后就被一个大人领跑了。俩人是谁,都说不认得。”
“你认得那个小小子儿吗?”任连慧又问。
“我跟他一不沾亲,二不带故,以前也不认得。不过在他俩跑走时,从背后我看见两个人的衣服,跟这位大熟(叔)和那位小哥哥是一样的。”姑娘用手指了指张志广和站在王凤亭身边的月明珠。
王凤亭笑了:“呵呵,你要是认出那个小小子儿,你会告诉挨打的那个人吗?”
小姑娘把头一摇:“我才不呢!他踢那个坏人是为了我好,遇见了我,还要给他磕头呢!”
王凤亭一拍大腿:“好!既然把你找儿来,就不把你当外人了。实话告诉你吧”,他说着,把月明珠推到姑娘面前,“这就是替你解围的那个小小子儿”,又一指张志广,“是他把他领跑的。”
哦,姑娘恍然大悟。怪不得这两个人的衣服那么眼熟呢!原来他们俩就是救命恩人啊!她来到月明珠跟前,咕咚就跪下了,吓得月明珠不知所措。王凤亭弯腰把她扶起来,说道:“小姑娘,你的心意他已经领了,就不要跪了。我问你,为啥要把自己给卖了哇?”
姑娘见问,眼泪扑簌簌就掉了下来,于是就把自己家的遭遇从头至尾讲了一遍。
姑娘姓武,叫翠花,今年一十五岁,家住唐山镇南刘屯,父亲武兴旺,母亲崔氏,一家三口在火车站前开了一个茶水铺,供来往乘客坐下来临时休息和解渴。说是个铺子,实际上只不过是临时搭建的一个草棚。虽然一天下来挣不了几个铜子儿,但是也能糊口度日。为了减少成本,她跟母亲和其他人一样,每天都去站内铁路两旁拾捡从货车上掉落下来的煤渣。
前天早起翠花发烧咳嗽,父亲就让她看着铺子,与母亲去捡煤渣。临近中午,一个经常在一起拾煤渣的小姐妹跑来告诉她,说她爹妈被火车给轧了,让她赶紧过去。翠花闻听吓了一跳,也顾不得茶摊儿没人看管,飞也似地冲进车站。
来到站台,只见两具尸体摆在上面,虽然面部血肉模糊,但从衣服和体型上,翠花一眼就看出正是自己的亲爸妈!她发了疯似的扑在尸体上嚎啕大哭,结果也哭得昏死了过去。一阵冰凉使她苏醒,原来是一个穿铁路制服的人把一盆冷水泼在了她的脸上。
翠花问那个小姐妹,父母到底是怎么被撞死的,小姐妹说当时过去了一辆拉煤的车,掉下来好些煤渣儿,大家就过去抢着捡,那时候你爹妈还隔着一条铁道,也许是着急过来,在穿铁道时没扭头张望,结果被一辆从南边开过来的火车给轧死了。
翠花在几个大人的撺掇下,去找车站站长,想让站上赔补些钱给父母买棺材,不料站长却横眉吊眼地说:“你爸妈把火车时间都给耽误了,没找你家要钱,就算是做了一件善事儿,还想让我们出钱?”
没办法,翠华只好回南刘屯去找自己的堂叔,求他想法子把爸妈给埋了。堂叔听后,嘬着牙花子说:“不是熟(叔)不帮你,咱一个庄稼人,吃穿都成问题,别说买棺材,到如今我连只破柜子也没有啊!”说着,瞄了瞄翠花的身子又道:“你看这样行不行,熟(叔)先帮你把爹妈的尸首弄回来,至于买棺材的钱,只有你自己能办到。”
“啊?我能办到?熟熟(叔叔),你快说说。”
堂叔猛劲儿抽了几口烟,这才说道:“我说了,你也别怪熟熟(叔叔)心狠,你去小山儿那个儿,脑瓜子上插根儿草,把自己买喽,换回钱来,也许就能给你爹妈买两口棺材。”
翠花听说把自己卖了就能买到棺材,也没多想就点头答应,来到小山儿把一根儿谷草插在自己头上,跪在那里等人来买。结果就发生了那个男人想占自己便宜的事情。
在场所有人听了翠花的讲述,都为她的遭遇感到愤恨与同情。这时,月明珠把自己手里的五块银元递过去说:“翠花儿,这是我们王老板给你为爸妈买棺材的钱,你拿好了。”
翠花自小也没见过这么多钱,她把银元捧在手里,瞪大了眼睛吃惊地问月明珠:“小哥哥,哪个是王老板啊?”
月明珠指了指王凤亭:“这就是。”
翠花咕咚又给王凤亭跪下了,嘴里说着:“谢谢王老板,我卖给您了,往后让我干啥都中!”
王凤亭让她站起来,端详了端详,看她眉清目秀,嘿嘿的眸子里透着一股灵性,绝非不善之辈,就说:“翠花,你愿不愿意跟我们大家在一起呀?”
“愿意!”翠花脆声答应着。
“既然这样儿,我就留下你在我们食堂里帮忙烧个火儿刷个碗儿的,不但管吃管住,每个月还给几个零花钱儿,你乐意么?”
“乐意!王老板,让我再给您磕几个头吧!”翠花说着又要下跪,被王凤亭拦住,他转脸对站在一边的张志广说:“这个好事儿,你就做到底。你带两个人去棺材铺买两口棺材,雇辆车送到翠花家里,把她爸妈发丧后,再带她回来,能办妥吗?”
张志广嘿嘿一笑:“王老板只管放心,这点小事儿不在话下。”
武翠花千恩万谢,抹着眼泪跟着张志广走了。
就这码事儿,戏班子所有人员除了佩服月明珠的见义勇为精神,再就是对慈悲善心的王凤亭更加敬重了。
月明珠的演技日趋成熟,被唐山观众所爱戴,戏迷们如果听到有人说一句他的坏话,这个人可就倒了大霉,准挨一顿揍完事儿。
唐山评剧的红火,给警世戏社增加了丰厚的利润,王凤亭庆幸自己这步棋是走对了。但是任连慧、张德礼并不满足于只在唐山发展,他们的目的是要把自己喜爱的这门儿艺术像京剧一样推广到全国各地。尤其是成兆才前几年在天津三进三出受到的侮辱总是在他的心里隐隐作痛。心想着有朝一日再次“杀”入天津,“一雪前耻”。这个机会终于来到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4

主题

4532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0672

热心会员

威望
0
金钱
6105
贡献
0

124

主题

4532

帖子

1万

积分
枯草叶 发表于 2018-8-9 11:30:2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将来被救的小女孩一定成气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5

主题

257

帖子

753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753
威望
0
金钱
466
贡献
0

25

主题

257

帖子

753

积分
长缨在手  楼主| 发表于 2018-8-10 07:17:0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八回 月明珠唱响津门  梅兰芳亲临祝贺
1915年刚过完秋收,任连慧、张德礼与成兆才商量了一下,就派成兆才到王凤亭办公室,说有事要跟他商量。
王凤亭泡了两杯茶二人喝着,就问:“捷三兄,找我有啥事呀?”
成兆才一笑说:“眼下咱们茶园可说是今非昔比,已经是隔着窗户吹喇叭——名声在外了。咱又培养出好多年轻演员当了台柱子,不管啥戏都能顶一阵子了。这几年,我心里总憋着一股劲儿,让咱们的评剧也跟京剧似的在哪儿都能唱。这不是,我就想带着一班子人再到天津试试。这一来呢,是向他们显摆显摆我们新改编的评剧,二来是把前些年在那儿丢的脸找补回来。因为现在您是老板,我是来跟您说说我的想法,只有您答应了这件事儿才能成行。”
因为王凤亭跟成兆才交了好朋友,关系就跟亲哥们儿一样,无论成兆才提出什么样的要求他都没有反驳过,更何况这件事儿是为了大家都喜欢的评剧争脸面呢。于是,他就很痛快地答应了,说:“捷三兄,既然是为了咱们滦州人创出的这门艺术争地位,那我就义不容辞地大力支持,你需用什么只管说,我就是去偷,也不能委屈了你。”
成兆才听了大为感动,拉住王凤亭的手摇晃着说:“兆才交了您这个朋友,真是三生有幸!只要永盛茶园存在一天,我就不会改换门庭。至于用项,我是这么想的,戏箱子是必不可少的,可是咱这里就有一套是个难题。主要演员我只带月明珠、张乐宾和张贵学,配角儿随便,那个都中。”
王凤亭点点头:“嗯,戏箱子的确是个大事儿,现置办的话,少说也得个月期程的,要不咱就去哪借一套?哦,对了,我爸爸有个汉沽的朋友叫张景会,以前他老来唐山唱莲花落,后来听说他的班子散了,兴许他那套戏箱子还有呢,咱就去借他的。不,是租他的,给他钱。”
“这么着的话那可忒好了,好,咱就花钱租他的!”
王凤亭派人带着父亲给张景会写的一封信去了汉沽,还真凑巧,张景会正在家里。他看完了信就把戏箱子给了去的人,还回了信说“租金爱给多少就给多少,谁叫咱俩是朋友呢!”
万事齐备,成兆才带领着一班人马于八月二十六日早起登上了去天津的火车。上午九点多钟,火车到了终点站——天津站。
这次成兆才是有备而来,可以说是底气十足,他第一个演出地点就选在头一次被逐出天津时的河东区宴乐茶园。这个茶园离天津东站西北方向,也就二、三里地远,从站前坐上有轨电车不大会儿就到了。
宴乐茶园规模不大,也就三百来个座位,日前只有说相声的和唱大鼓的偶尔占占场子,上座率不足百分之三十。茶园经理荣志高看着不远处的东天仙戏楼整天唉声叹气,你道为何?原来前些日子戏楼被一位京剧名角儿梅兰芳给包下了,嚯!这还了得!每天去听戏的人犹如潮水一般,能容下千八百人的戏园子每场都是座无虚席!
此时他正在经理室喝闷茶,管事的进来说有唐山来的平腔梆子戏“庆春班”班主艺名东来顺求见,他听了一愣,但那马上就想起来一个朋友去年跟自己说过,唐山有一个什么永盛茶园,平腔梆子戏在那里唱的可火爆了,还说有一个叫月明珠的把戏都唱绝了,难道是他们来了么?不会吧?那么大个名角儿,怎么会上赶着跑到我这个小茶园来呢?嗐,管他是谁呢,只要能唱戏就比说书招揽的观众多,于是吩咐管事的:“有请!”
成兆才、月明珠等几个头面人物被请进了经理室,荣志高起身相迎,双方客气以后,落座看茶。
“请问东来顺先生,贵姓高名,在哪儿发财呀?”荣志高首先问道。
“在下免贵姓成,名兆才,常驻唐山永盛茶园唱落子,只因班子做大就带了一班人出来闯闯天津卫,没成想一头就撞进了您这宝地。不知老板您怎样称呼啊?”
“鄙人姓荣,名志高,就叫我荣经理吧。那么,这三位怎么称呼呢?”荣志高用眼扫了一下月明珠等人问道。
当听到任善丰的艺名叫月明珠时,荣志高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他来到近前,仔细端详着这个眉清目秀、中等个儿、身形纤细长得如同女孩模样的月明珠,心说这不就是个毛孩子嘛!咋会有那么大的本事,还唱绝了?看来我那个朋友大概是道听途说或者是看走眼了吧?“你几岁啦?”他想着心事,脱口问道。
“十七。”月明珠抬眼看着他回答。
荣志高嘿嘿一笑:“我可听说过月明珠,他唱的戏真哏儿,你会唱吗?莫不是假的吧?”
“真的假的到时候你听听不就知道了吗?”月明珠眼睛不揉沙子。
“呵呵呵,好好好,那咱们就试试。”荣志高回到座上又问成兆才:“成老板什么价位呢?”
成兆才在外这些年长了见识,回敬道:“这得你先开个价,如果我们觉着不合适咱再商量呗。”
“哦,是,是。四、六,您看怎么样?”荣志高用手比划了个四和六。
成兆才放下茶杯,说道:“荣经理别太小气了,有道是买卖价钱两家争,我看最次也得是三、七开,说不准以后还有可能二、八开呢。”
荣志高尴尬地一笑:“是嘛,看起来成老板是胸有成竹啊!那好,三、七就三、七,今天下午就张贴戏报,从明天上午就开唱,这样行嘛?”
签好了协议,成兆才说:“嗯,我们先去找个旅店,吃完晌午饭就贴戏报。”
荣志高吩咐管事的:“你带他们去离咱这儿最近的东来顺旅馆住下,”说着呵呵一笑:“这个旅馆名字正好跟成老板的艺名相当,看来也是一种缘分呐。”
说得成兆才等人也都笑了。
住处安顿好了,三十来个人草草吃了点东西,就把戏报贴在了茶园大门口的两面墙上。然后又进了园子把布景儿挂好,顺便熟悉了场地。一切布置好了,一帮人回旅馆休息不提。
转天吃过早点,庆春班所有人员就早早来到了宴乐茶园。因为是头一天演出,想听戏的人大都不知道,所以演员们就在园子大门口敲锣打鼓唱十不闲儿《福禄寿喜》:
“福字儿添了来喜冲冲,
福缘善庆降瑞平。
福如东海长流水,
恨福来迟身穿大红。
禄星笑道连仲三元,
鹿衔灵芝口内含。
路过高山松林下,
六国封相做高官。
寿星秉寿,万寿无疆,
寿桃寿面摆在中央.
寿比南山高万丈,
彭祖爷寿活八百永安呐康。
喜字花儿掐了来,
戴满了头,
喜酒斟上瓯上几瓯哇。
喜鹊鸟儿落在房沿儿上,
喜报登科独占鳌头。”
这一唱确实管用,一些行人立足观望,有的人看了戏报上写的是“唐山落子”,觉得新鲜,就买票进去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52

主题

7019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6920
威望
0
金钱
9516
贡献
0

252

主题

7019

帖子

1万

积分
野渡 发表于 2018-8-10 07:40:2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正直善良的月明珠,这是要有出头之日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4

主题

4532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0672

热心会员

威望
0
金钱
6105
贡献
0

124

主题

4532

帖子

1万

积分
枯草叶 发表于 2018-8-10 08:08:0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展的越来越好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5

主题

257

帖子

753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753
威望
0
金钱
466
贡献
0

25

主题

257

帖子

753

积分
长缨在手  楼主| 发表于 2018-8-11 07:51:20 | 显示全部楼层
平时在唐山演出,都是把月明珠的戏安排在后面压轴儿,可如今是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演出,月明珠是谁大家还不知道,于是成兆才就把月明珠的《王少安赶船》安排在了第一场。
开场前,听戏的人们在台下嗑着瓜子,喝着茶水儿,交头接耳地议论着:“您老说这个月明珠他能唱得好嘛?”
“这个咱又没听他唱过,谁知道呢?”
“别介是个二二八,这仨铜板儿不就白瞎了嘛!?”
“不就三个铜板儿嘛,就当打水漂儿了还能咋地。”
“嘘——甭吱声儿了,这就开演了。”
鼓板儿一响,拉开序幕。爹爹(张志广饰)拴好船下去了,紧接着“张翠娥”(月明珠饰)坐下来绣着花唱道:
“张翠娥坐船头针线活做,
自言自语自己个和,
人常说薄命红颜女,
话不虚传果是多,……”
这种柔和婉转的唱腔观众们还是第一次听到,此时台下鸦雀无声,静得掉一根针都能够听得见。等他这段已经唱完,过了几秒种观众们才如梦方醒,“好!”掌声就如同鞭炮一下子炸开了!
就这一嗓子的叫好和震耳欲聋的掌声,把个后台老板荣志高乐得鼻涕泡都出来了,他用右拳和左掌连续击打在一起,嘴里不住地叨咕着:“好!好!好!真是他月明珠,果真是名不虚传!”
庆春班社的平腔梆子以崭新面貌出现在津门,《斩窦娥》《回杯记》《杜十娘》《马寡妇开店》等以唱工为主的旦角新戏,情节曲折,故事完整,通俗易懂,加之演员的表演艺术也有显著提高,特别是月明珠的表演和唱腔,倾倒了无数天津观众,轰动了天津城,宴乐茶园门前被挤得水泄不通,乘马车和坐轿来看戏的达官贵人,也只好在远处下车、下轿,步行入园。平腔梆子戏气势如宏,颇有压倒京、梆之势。
看着这飞来的铜板儿、银元,荣志高只恨自己的园子当初盖得太小,要不然就大发了。
名噪一时的京剧大师梅兰芳这几天在台上偷眼观瞧,发现听戏的人比以前少了很多,心里纳闷儿,难道是我唱戏哪里做得不好?还是出了什么差错?没有啊?自己每场戏都是尽心尽力,一丝不苟、精益求精啊?思前想后,不得其解。在后台他跟生角刘鸿升聊起了这个事情,刘鸿升说他也看出来听戏的明显少了许多,可究竟为什么也说不清楚。梅兰芳是个遇到事情不弄个底儿掉决不干休的人,于是他又找到了戏楼邱老板问:“这个问题究竟出在哪了?”
邱老板点点头说:“梅老板这个事情问得好,昨天我还纳这个闷儿呢,今天出去溜达了一圈儿,找出毛病来了。离咱北边儿不远儿有个宴乐茶园儿,我老远看着那里人山人海的,走过去一瞧,嘿——好多人在那儿买票。一打听啊,敢情里边儿是唱平腔梆子戏的,听戏人还说有个叫月明珠的,唱得哏儿。还说这个月明珠可以跟您……”说到这儿他把话咽了回去。
见他吞吐,梅兰芳笑了问道:“跟我什么?但说无妨。”
邱老板尴尬地一笑:“我说出来您老别生气,说他可以跟您梅老板掰扯掰扯。”
梅兰芳听后,心里一震,但表面上却平静如水地说:“听戏的都这么说,看起来这个月明珠不简单哪!这样的人物,我可要见识见识,开开眼。”
是日,华灯初上,夜幕已经降临。宴乐茶园门前车水马龙,人声鼎沸,来自四面八方的评戏戏迷嚷嚷着“看月明珠去!”纷纷走进戏园。此时来了两位特殊的客人,一位是二十出头儿的年轻人,穿西装革履,戴着墨镜。另一位四十岁上下,身穿长袍拄着文明杖,在包厢铺里坐定。穿西装的客人刚摘下墨镜,就被人们认了出来:“梅兰芳来了!”戏园一时骚动。果然,来客就是大名鼎鼎的梅兰芳和著名京剧老生刘鸿升。他们换掉了今晚在东天仙戏楼演出的剧目,慕月明珠之名,专程来看他演出《杜十娘》。
梅兰芳来看戏的消息传到了后台,这使得月明珠心中忐忑不安。成兆才鼓励他说:“丑媳妇早晚见公婆。梅先生来看戏是看得起咱们,专门请他给指点,还不一定能请得到呢。你就只把他看成是一个平常听戏的观众,心里就不害怕了。”
听他这么一说,月明珠心里踏实多了。
鼓板儿一响,“老鸨子”(张志广饰)登台先唱了几句就下去了,紧接着“杜十娘”(月明珠饰)上来唱道:
“身世多飘零,
红颜常薄命,
歌舞楼台何处觅知音,
明珠易得真情无价,
实难得李郎啊这诚实人,
但愿得我和他天长地久,……”
圆润清晰的嗓音飘进了人们的耳朵里,梅兰芳一边看一边点着头。
尤其在“李甲归舟”一场,当李甲向杜十娘说明已将她卖给孙富时,十娘怎么也不相信会有这种事。当真相大白后,十娘的心碎了,手拿皮貂发抖,在强烈的音乐过门中,有很长一个停顿。这时月明珠的表演,感情充沛,虽内心激动,却站立着一动不动,双手托衫,两眼发呆,万没想到,她将终身寄托给李甲,而李甲竟将她卖给他人,此时此刻她好似五雷轰顶。但她并没有哭,反而冷笑了几声唱道:
“闻听此言大吃一惊,
好一似凉水浇头怀里抱着冰。
木雕泥塑话难出口,
云蒙遮眼两耳鸣。
心如刀扎浑身嘚嘚地颤,
止不住双眼泪迷蒙。
盼只盼脱离烟花归正路,
盼只盼比翼双飞冲破樊笼。
盼只盼随君返乡相依为命,
盼只盼夫唱妇随恩爱终生。
谁曾想满腔的心血成泡影,
谁曾想海誓山盟一场空、他负情忘义又把我来扔!
可恨我瞎了双眼把他看得那么重,
——唉!悔死个人哪、恨死个人哪!
为甚么我偏偏遇上这无情的雨和风。
我好似船到江心迷失路径,
——十娘啊,十娘啊!
你跳出苦海又进火坑。
常言道:自古人生谁无死,
十娘受辱怎偷生。
主意已定擦擦眼泪,
转怒为喜换笑容。
公子啊!
扬州好友出良策,
可谓巧计夺天工。
既然是千两纹银有人送,
十娘我宁愿忍辱改换门庭。
我玉成你继祖业天伦之乐,
我祝愿你李家公子锦绣前程。
这段充满复杂感情的唱段,头一句采用激奋昂扬的高腔,一泻千里。第二句采用低声哭泣的大悲调,让人听来,肝胆撕裂。月明珠每演到这里都获得雷鸣般的掌声,这次也不例外,观众的泪水和抽泣声、喝彩声混合在一起。
这出戏演得异常成功。梅兰芳心中也不禁叹服,当着观众们说:“落子大有前途,月明珠是个非常有前途的演员!”
演出结束后,梅兰芳亲自来到后台向月明珠表示祝贺,并夸奖“杜十娘”的冷笑演得入情入理。
月明珠首创的这段唱腔,非常精彩,已成为评剧史上著名的保留唱段,流传了下来,后被著名评剧表演艺术家白玉霜所继承,延续至今。
次日,梅兰芳、刘鸿声在宴乐茶园盛赞平腔梆子戏的消息不胫而走,津城各家报纸的大幅报道,更起到了推波助澜的效果,一些曾经鄙视过平腔梆子戏的中上层人物,也转而成了他的忠实观众,甚至长期包座。
前清邮政大臣吕海寰每演必至,他还带领着家眷亲朋,前呼后拥,一次就包十几个坐席,不但送来“风化攸关”的匾额,还提议说:“你们的戏有惩恶扬善、评古论今之意,应在平字前面加一个言字,也就是‘评剧’,一来是与平剧(京剧曾称平剧)相区别,二来这评剧的叫法比叫‘莲花落’‘ 平腔梆子’都好听。”成兆才、月明珠等人听了,觉得此名既文雅又富寓意,于是就采纳了这一建议。从此,‘ 平腔梆子’就正式定名为“评剧”(关于评剧来源还有其他说法),但因习惯上的称呼,民国十五年以前人们还是叫它“唐山平腔梆子戏”或“唐山落子”。在月明珠的家乡,直至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仍然习惯于叫“落子”“莲花落子”。
天津商会也赠送了贺幛,上书:“明珠新出蚌,一起平腔压倒男伶女乐”挂在了演出台口。但最高兴、最获实惠的莫过于宴乐的经理荣志高,因为,他这个原本不很出名的小园子,一夜之间成了天津卫的名园!于是,他马上把票价从原来的3个铜子儿一下子涨到了10个铜子儿。成兆才也借机提高了二、八开的价码。
涨价也无所谓,人们吃罢晚饭说的第一句话就是“看月明珠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4

主题

4532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0672

热心会员

威望
0
金钱
6105
贡献
0

124

主题

4532

帖子

1万

积分
枯草叶 发表于 2018-8-11 08:41:1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评剧的名声越传越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5

主题

257

帖子

753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753
威望
0
金钱
466
贡献
0

25

主题

257

帖子

753

积分
长缨在手  楼主| 发表于 2018-8-12 07:56:2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九回 俏大嫂痴迷出错 荣荷花暗恋倾心
这个时期的女性已经从封建社会的束缚中解放出来,听戏的就当然少不了她们。隔壁俏大嫂抱着孩子急匆匆地走出家门,街坊二大娘看见了打着招呼:“呦——我说姐姐,瞧您老这走得着急马火地,这是做嘛去呢?”
大嫂往上颠了一下怀里的孩子,答道:“这不是去看月明珠嘛!”
二大娘乐着说:“您可真哏儿,去看月明珠还抱着个枕头做嘛?不是想跟他睡觉吧?”
“看您老说的这是嘛呀,我地个……妈呀,我这个不是孩子呀,着急出来还给抱错了。”大嫂红着脸急忙返回家中去换孩子。
中午饭贴饼子,爷儿们给她添着火,大嫂揪了一块面在手里拍打拍打嘴里哼着月明珠唱的曲儿一下子就掴在了锅台上,爷儿们急了骂道:“你这娘儿们属黄鼠狼的,迷上月明珠了!饼子不往锅里贴,往锅台上摔哪门子的窝窝斗儿呀?!”
荣祥绸缎庄老板十八岁的女儿荣荷花长得眉清目秀齿白唇红,乃一翘楚佳人儿。自从跟爸爸进了茶园就一场戏也没落下过,并且是坐在第一排的正当中,每当月明珠一上场,她不是拿着一条花手绢向他招手,就是把自己戴的珠宝项链儿金簪子等物件抛到台上。等戏演完散场时,她就来到后台,总得跟月明珠说上几句话才肯离去。
这天荣荷花去珠宝店买首饰,掌柜的问:“请问小姐,您老是要金的、银的还是玛瑙翡翠呢?”
荣荷花不假思索脱口而出:“我要月明珠!”
掌柜的笑了说:“要月明珠您得去宴乐茶园,夜明珠咱这里倒是有好多样式。”
荣荷花自知说走了嘴,粉脸儿一红吊着眉梢儿说:“本小姐说的就是夜明珠,是你那耳朵该掏掏了!”
“对对对,小姐说的是,我这耳朵就是个摆设,您要啥样款式的?”掌柜的陪着笑脸儿,心里说:“你明明说的就是‘月明珠’嘛!”
转过年儿来,大家回乡收割麦子。在永盛茶园歇脚时,成兆才拿出一本新编的古装戏《王娇鸾百年长恨》交给月明珠,要他背好词等班社同仁回来时排练。月明珠读了剧本不甚满意,拿出在小山儿地摊上买的唱本《玉蜻蜓》,想让成兆才给编成评戏。
成兆才不愿意地说:“你看我编的不好不愿意唱,就自个儿编去呗。”
月明珠笑着说:“那我可真要自个儿动手了啊!”
成兆才戗火地说:“你把编剧看得那么容易,这可不是吹糖人儿。你要真的编成了,我就拜你为师!”
说完,成兆才就从唐山返回绳各庄村老家忙农活去了。
月明珠把这事儿跟爸爸和哥哥一说,任连慧说:“你就别回家去了,就留在这儿写吧。”
任善庆也说:“你就好好写,整出个样儿来让捷三儿瞅瞅!”
月明珠模仿着父亲编剧的方法,根据《玉蜻蜓》中的故事情节,把场景、人物、念白、唱词一气呵成,编好后又让在家中忙完活计返回的父亲给修改了一下,并定名为《桃花庵》。
成兆才回到唐山一看剧本笑逐颜开,惊讶地说:“呦,真小看你咧,编得还真不赖呢!”
“小看不小看的扔儿一边儿,你说过啥来着?”月明珠绷着脸问他。
成兆才一时没反应过来,他愣了一下,忽然想了起来,拍着自己的脑门儿呵呵地笑着说:“我说过,你要是编成了就拜你为师!”
月明珠故意逗他,说:“那不赶紧着磕头还等啥啊?”
“这样的话就乱辈儿了,你爸爸是我师叔,我再拜你为师,你跟我师叔就是平辈儿了,不忒像话吧?”成兆才搅赖说。
月明珠“嘿儿嘿儿地笑着,看到成兆才很为难的样子,说:“我跟你逗着玩儿呢,看把你吓得!”
这时,张德礼进来了,他问两个人笑什么,成兆才怕说出来自己尴尬,就把剧本递过去说:“这是久恒写得戏,我看不错,正高兴呢!”
张德礼接过剧本,从头至尾看了一遍,点着头夸奖道:“嗯,不愧是我教出来的徒弟,写得讨好啦!那就赶紧排练吧!”
此剧由张德礼导演,月明珠主演剧中的“陈妙婵”。观众们听说月明珠回来了,还将在永盛茶园上演一出新戏,早就把戏票抢购一空,等待观看。
《桃花庵》在永盛茶园连续演出了十天,听戏的人们还是人山人海,无奈返回天津的期限已到,月明珠等人只好登上了开往西南方向的火车。从此《桃花庵》这出戏就流传下来,成为评剧的经典剧目。
再说荣荷花,自从月明珠回唐山后整天唉声叹气,茶不思饭不想,身体一天比一天消瘦。父母看在眼里,疼在心上,可无论怎么问这是咋了,她也不说。没办法,妈妈只好去街头儿上求卦问卜,张半仙儿说是“丢了魂儿”。妈妈急忙哀求道:“先生,你得想个办法把我闺女儿的魂灵儿,给找回来呀!”
张半仙儿看着眼前这位穿着时尚的中年女人,眼珠一转,心说:“活该我今儿个发财,多踅摸她点儿钱财,应该不是问题。”于是手捻着狗油胡儿,慢条斯理儿,又装腔作势地说:“据我看你闺女儿的魂儿是被一个男吊死鬼儿给抱走了,时间久了有点儿不好往回里追……”他故意顿住不往下说了。
女人着急地问:“有点儿不好追,那就是还能追回来是吧?”
“嗯,以往给别人追魂儿写一道拘魂码儿就行,可你闺女儿就得写三道,这个卦礼钱它……”女人没等他说完,从手袋儿里摸出一块大洋,放在桌上说道:“这个您先收着,等闺女儿病好了,我再来谢厚你。”
一块大洋,能兑换180个铜子儿!张半仙儿拿起来用嘴吹了一下放在耳边儿,确定是真的后,装入内衣口袋儿,然后提起笔来在杏黄纸上刷刷点点写了三道符咒,吹干了墨迹卷好再用黄线儿扎牢,递给女人嘱咐着说:“三道拘魂码儿,每夜子时在你闺女儿睡觉的床头烧掉一张,连着烧三个晚上,赶第四天早起魂儿就追回来了。”
女人千恩万谢地走了。
到了夜间十二点,妈妈来在女儿床前,展开拘魂码儿,抽出一张用洋火点燃,嘴里叨咕着“魂灵儿快回来”等吉利话语,一连三宿皆是如此。等到了第四天早起,都八点多了,也不见女儿过来洗脸梳头,妈妈心里着急来到女儿房间一看,闺女儿还在睡觉,轻轻呼唤不见回音,用手一摸额头吓了一跳,烫得厉害!急忙让人把她爹叫过来,荣老板摸了摸女儿的头,吩咐管家赶紧去找大夫。
一袋烟的功夫,曾经在朝里当过御医如今自己开了个“回春堂”药铺掌柜的神医李被带进了小姐的卧房。他坐在凳子上先给号了号脉,然后打开紫红色皮包,从里面拿出一个带胶皮管儿的东西,一头夹在耳朵上,另一头用右手拿着放在荷花的胸脯上左右移动着。过了一会儿摘下夹子,对荣祥说:“荣老板,你闺女儿没有啥要紧的病,眼下就是发烧,我给她开剂退烧药就会好的。但是她这个病是因思虑忧伤而引起的,说句不中听的话,就是相思病。她是否最近有了自己喜欢的男子而不能相见哪?”
荣氏夫妇你看看我,我瞅瞅你,都摇了摇头。女人说:“去年冬天有过提亲,那是她自己不愿意呀,咋还会得这个病呢?”
“那么近期她经常一个人出去吗?”神医李问。
“最近快一个月了,也没大出家门儿。对了,以前总去宴乐茶园听戏,就是刮风下雨一天也没耽误过,自打唱评戏的那帮子人儿回去了,她就把把自己个儿关在屋里唱个评戏啥的。”
神医李微微点头一笑,说道:“这就是了,据我所知宴乐茶园有位唱评剧名角儿叫月明珠,大闺女儿小媳妇儿都爱听他的戏,就是在家烧火做饭嘴里都念叨着月明珠。我想你家闺女儿在家也一定念叨过吧?”
“嗯,念道,总念叨,有时候儿睡觉做梦还念叨呢。”妈妈的话刚落,就听女儿喃喃自语着:“月-明-珠,月-明-珠,你咋还不回来呀……”
“难道不成她喜欢上了一个戏子啦?”荣祥有些愤怒了。
神医李解释道:“喜欢倒不一定,她这应该是痴迷。也就是这个戏把她给迷住了,你没听说过戏迷么?就是无论在干什么她的脑袋瓜儿里总是抹不掉唱戏的人物跟唱词儿。”
“这可咋办呐,我的亲闺女儿呦!”妈妈几乎都要哭了。
荣祥把两只手一摊:“这有啥办法呢?人家唱戏的一辈子不再来,咱就得眼睁睁地看着闺女儿没救儿了呗?”
“呜呜,李大夫,救人救到底,您给想个办法呀!”妈妈哭着就要下跪。
神医李赶忙拦住,说:“解铃还须系铃人。我不是说句大话,只要你闺女儿见到了月明珠,她的病就会好的。好啦,这是药单子,赶快去人抓药吧!先把她的烧退下来再说。再者,每天给她熬两次小米稀粥,弄点素菜,必须让她强吃,这样才能保持一定的体力,才能恢复得快一些。”神医李收了诊费告辞走了。
“管家!你去宴乐茶园扫听一下,唱落子的还来不来呀?”荣祥还是心疼闺女儿。
“是嘞!”管家答应一声转身跑走了。
过了近一个钟头,管家喘着气回来了,他进门儿就说:“老爷,妥妥地,茶园荣经理说明儿个唱落子的就应该回来,还说他们是有合约的。”
荣祥还没说什么,就听女儿嘤了一声:“是月明珠快回来了吧?”
“嗯,闺女儿,明天他就回来了,你感觉咋样啊?”妈妈心疼地抚摸着女儿的头,连回答再问着。
“回来就好,我又能看到他的戏了。”荷花的话只有她自己能够听见。
吃过草药,蒙上被子睡了一觉。出的一身汗,把被子都湿透了。等汗下去后,换了身干净衣服,卧在床上喝了一碗小米粥,感觉舒服了许多。她见屋子里只有妈妈一个人,就问:“妈,那个月明珠真的是明天回来么?”
“管家亲自去茶园儿问的,不会有错吧!”妈妈盯着女儿的眼睛又问:“花儿,你告诉妈妈,你这病是因为月明珠得的吗?”
听妈妈这一问,荷花苍白的脸颊泛起一片红晕,垂下眼皮羞却地点了点头。
妈妈叹了口气,开导着说:“我的傻闺女儿,你是个大家闺秀,咱家里有的是钱。他是个唱戏的,凡是唱戏的都是因为家里穷才出来卖艺,门不当户不对的,你可千万不要动嫁给他的念头儿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4

主题

4532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0672

热心会员

威望
0
金钱
6105
贡献
0

124

主题

4532

帖子

1万

积分
枯草叶 发表于 2018-8-12 08:44:1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就叫粉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