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胆剑寒士

滦河风云录 连载

[复制链接]

67

主题

1312

帖子

3076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076
威望
0
金钱
1684
贡献
0

67

主题

1312

帖子

3076

积分
雪歌 发表于 2018-7-14 14:26:18 | 显示全部楼层
都说秃尾巴老李是咱这边的,是真的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9

主题

5016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1865

热心会员

威望
0
金钱
6814
贡献
0

129

主题

5016

帖子

1万

积分
枯草叶 发表于 2018-7-16 11:37:5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估计下边就该发生大事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00

主题

9850

帖子

2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2491

突出贡献优秀版主

威望
0
金钱
12476
贡献
0

500

主题

9850

帖子

2万

积分
阿冰 发表于 2018-8-1 08:23:32 | 显示全部楼层
赵洪山被枪兵押解到州衙后,州知事陈麟瑞吩咐将赵犯先行拘押警署,嗣后电示直隶督府:“聚众滋事之首犯杨匪洪山已被缉拿归案,现拘押州衙大牢,电请定夺。”汤无忌立即回电:“滋事首恶,罪可当诛。应严刑勘问,上报待批。”陈麟瑞接到电喻,下喻将赵洪山从大牢提出,押至州
衙,升堂问案。
    那赵洪山披枷戴锁,被狱警押至滦州大堂。知事陈麟瑞让狱警除却枷锁,就问道:“汝身为船帮会首,不知遵纪守法,照章纳税,反而蛊惑刁民,上书督抚,其罪大焉。还不从实招来!”
面对州官勘问,赵洪山从容答道:“小的虽然是个撑船的,也懂国家法度。怎敢犯上做乱。只是官府要加征疏河捐,我们连饭都没的吃,哪还有钱交税。上书督府也是不得已的事。这在大清是以下犯上,现在是民国了,哪条法律规定上书有罪呀?”
    经赵洪山这么一说,陈麟瑞被问的面红耳赤,羞恼成怒。他把惊堂木一拍,大声阿斥:“好一个刁钻之徒,死到临头,还敢巧言令色,不动大刑,焉肯招供。来呀,拖下去重责四十大板!”
    那些衙役法警听说动刑,像狼虎般扑了上来,将赵洪山连推带搡,按在堂下就要动刑。这时,从议事厅跑过一个人来,他在知事耳边耳语几句,陈麟瑞赶忙摆手示意停刑,命令狱警将赵洪山押回大牢待审。
    陈麟瑞下得堂来,急忙来到议事大厅,只见有一个身穿长袍马褂,头戴瓜帽,年纪大约四十多岁的男人躬躬敬敬的站在哪里。他见陈麟瑞急驰而来,赶忙向前鞠躬施礼,口称:”
知事大老爷。小民有要事相告。”
    陈知事急走几步,做在太师椅上,唤那人上前问道:“你是哪里人,有何事急见本官。”
    那人垂首答道:“小民姓王,字汉文,乃是知事治下五河口人。”他报完名姓字号,就把五河帮船民如何聚众闹事,要来州府请愿,现已聚集百余人等情况添油加醋的叙说了一遍。
    王汉文是怎样得知赵闯子等人要来州衙请愿,他又是怎样前来这里告密的呢?原来赵闯子将四站舵主叫至帮会大柜后,把会首赵洪山如何被捕。李雅亭怎样嘱咐向他们叙说了一遍。众舵主还未等赵闯子拿主意,早就怒火中烧了。胡各庄舵主阎仲昆说:“奉天离我们这里足有一千里地,等李老爷到那里再找人活动,赵大哥的人头早落地了。我们还是自己梦自己圆吧!”赵闯子是个楞头青,一听阎仲昆这么个说法,正中下怀。他立马吩咐大家回站集合人手,到州衙示威请愿。各分站人员陆续抵达五河口,被王汉文看的清清楚楚。他对赵家族人在发丧堂兄时袖手旁观的做法早就心怀不满,赵洪山被官府拘押后,他揣着幸灾乐祸的喜悦看热闹。现在见五河帮会人群窜动,猜想他们一定闹事,就叫伙计套上小车子去州衙告密。
    王汉文一番话,把陈麟瑞吓的面色苍白,心里像揣着一窝小兔似的砰砰直跳。他马上用电话把警察署长吴子禄叫到州衙,商量对策。
    吴子禄说“我们的警力不足,对付不了这帮穷棒子,还得请省警务道派警增援。”
    陈麟瑞急皮酸脸的说:“你快给杨以德发报,求他派人增援我们。”
    吴子禄说了声“是”,就忙着去电报局发报去了。
    那杨以德乃是袁世凯的心腹,早年在天津火车站当检票员。后来他结识了天津北站的警察总监曹以祥,靠着拍马溜须调到津榆铁路侦察处当了侦探员。因破获大案,名声大噪,得到袁世凯的赏识,于是平步青云,畅游宦海。1906年升任津榆铁路总稽查,兼任探访局总办,1908年兼任京津电报电话线路督察,1909年被任命为警务道台。民国初年出任直隶省警务处处长。
    杨以德接到吴子禄的电报后,操着天津腔说道:“一群臭划船的,头上顶着水草,还敢上书请愿,真是活的不耐烦咧!对他们没嘛说的,杀!”
    他急令副官电告交警驻开平四大队营官武剑超星夜行军,增援滦州。武剑超率部赶至滦州时,五河帮请愿的船工已经先行来到州衙。大家群情激奋,强烈要求开释他们的会首赵洪山。
    陈麟瑞是光绪三十四年两榜进士出身,平时只会舞文弄墨,哪里见过这等阵势,见船工声哗音噪,吓的龟缩在州衙里不敢露面。
    警察署长吴子禄带领一帮警察荷枪实弹站在州衙门口,和船工形成对峙之势。武剑超率众急驰来到州衙后,见此危机状态,不忍杀害无故。他命令交警十人为伍,将船工分割成十数堆,强行把船民驱除出城,解了陈麟瑞的围衙之急。
    事态平息后,陈麟瑞本想派员捉拿首犯,与赵洪山一并正法。已经参加了同盟会的武剑超向他披露了云南蔡锷起兵讨袁的信息,加之在奉天督军府任处长的同年至交冯玉民给他来了一封密信,求他开释赵洪山,陈麟瑞怕严办再次激起民变,才煞有介事的贴出一纸告示:“五河口船工帮会会首赵洪山无视国家法度,串联顽民上书督府,聚众抗捐,实属罪大恶极,按律当诛。但念其旧时有仗义拒匪之举,本州格外开恩,从轻判处赵犯监禁终身,以张正气,云云。”
    从此,赵洪山一直关押在滦州北关大牢。直到1924年直奉军阀之间发生战争,直系军阀吴佩俘战败,奉系军阀张作霖入主北京,李雅亭随三子返回五河口,经多方奔走,才使赵洪山解除牢狱之灾。赵洪山出狱后,在党的领导下,参与策划了轰轰烈烈的冀东农民大暴动,演绎出一幕幕凌然正义、荡气回肠的豪行壮举,此是后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