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楼主: 长缨在手

长篇故事《古寺新村杨家埝》节选(已完结)

[复制链接]

128

主题

4812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1354

热心会员

威望
0
金钱
6507
贡献
0

128

主题

4812

帖子

1万

积分
枯草叶 发表于 2018-9-22 17:01:3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干强盗真是轻车熟路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3

主题

508

帖子

1443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443
威望
0
金钱
880
贡献
0

43

主题

508

帖子

1443

积分
长缨在手  楼主| 发表于 2018-9-22 17:24:11 | 显示全部楼层
野渡 发表于 2018-9-22 08:12
这还是祖传手艺,肖家四虎也干了强盗这行了。

这就应了电影《流浪者》中那句台词:贼生的儿子永远是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3

主题

508

帖子

1443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443
威望
0
金钱
880
贡献
0

43

主题

508

帖子

1443

积分
长缨在手  楼主| 发表于 2018-9-23 08:04:4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回:勾结
      历经两天一夜的航行,这日下午终于来到了一处渔港码头,上去一问,才知道此地叫捞鱼尖。因旅途疲惫日夜少眠,三十几人就把船只锁好,带上贵重物品弃舟登岸,来到一处渔家客栈吃饭休息。
      一晃,三十几个人就在渔家客栈住了十多天。眼看着白花花的银子光出不进,入夜,肖虎就对众人说:“这些天大家也都歇过劲儿来了,总不能坐吃山空啊。所以呀得找点活干了。可话说回来,俺们既不会捕鱼也不会干别的营生,就会打家劫舍。但这里初来乍到,人地两生,不可贸然行动,总得有个落脚之地才行啊。从明天起,俺跟吴义在客栈留守,其他人五个人一组,分拨到四处打探消息,看看有没有什么商家大户雇佣保镖的或者看家护院的,凭俺们的本事和力气先混口饭吃,再图以后的长久之计。”
      “对,大王说的有道理!”吴义首先响应。其他人也都附和着说好,就这么办。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三天的打探,肖鹰带的一拨人马,从一个鱼贩子嘴里了解到了这么一件事,在乐亭县城东南在小庄和铁庄之间,新建了一所大庄园,叫“汪家大院”,正在招收会武功的人来看家护院。据说此大院的主人名叫汪銮,还是个旗人。因他弟弟在朝为太监,汪銮就依仗弟势,横行乡里,霸占一方。抢男霸女,无恶不为。庄里娶新娘他看长得顺眼,便霸来先睡几夜;外庄娶亲路经该庄,他看长得不错,也先留下玩几宿。更甚者,他还和小庄宏灵寺、独幽城正觉寺的恶僧互相勾结,把从别地抢来的妇女,送进这些寺庙中供恶僧们奸污、玩弄。有一次一个村民和他的家人发生了口角,被其派人打断了双腿。这家人先告到了官府,可知县不但不缉拿凶手,为其申冤,反说他招惹是非,杖击20大板逐出衙外。因经常看到典狱、县官等官员经常出入其门,迎接送往,呼兄唤弟。乡民虽然对其恨之入骨,但却敢怒不敢言。
      俗话说,鱼找鱼虾找虾,乌龟专找大王八。肖虎一听,得,这个汪銮跟俺们是一路货色呀!就吃定他了!于是从当地雇了几辆大轱辘车,浩浩荡荡的进了乐亭县城,住进了一家顺风客栈。次日一大早,肖虎带肖豹和吴义三人来到了“汪家大院”庄园门外,并告知看门的家奴是来应征看家护院的。
      家奴急忙去向汪銮做了禀告,汪銮听说有人前来应聘,很是高兴,吩咐快请。
      进了庄园,这里边的宏伟气势的确非同一般!既然是庄园,那就绝非与四合院相提并论。步过垂花门,分左右六间并建的是六间青砖绿瓦大正房,中间一条甬道青砖铺就,东西厢房花树各领风骚。绕过一座刻有“石敢当”的假山,则是一池人工湖,水面芙蓉争艳,岸边翠柳垂荫。穿过一架月亮小桥,七扭八拐,这才来到庄园最北边的主人官邸。这座寓所后有高墙为山,前有池水环抱,中央五间大瓦房前出一廊雕梁画柱,金黄色琉璃瓦飞檐走兽,更加富丽堂皇。左右耳房相称,犹如仆人护主两旁。
      家奴通禀后,三人被请进中间客厅。只见八仙桌右边太师椅上端坐一人,此人四十岁左右年纪,头戴一顶黑色呢绒六和瓜皮帽,倒长一副瓜子脸,黄白面皮,一字眉三角眼,鹰钩鼻鲶鱼嘴,黄焦焦的八字胡。身穿宝蓝色长衫外罩黑马甲,手中一把金色题字黑折扇。他看三人进来,起身拱手相迎,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各位壮士光临汪銮寒舍,有失远迎,还乞见谅。请坐,看茶!”
      肖虎三人也抱拳通告姓名后回应道:“贸然打扰汪员外,恕罪恕罪。”
      众人落座吃了几口茶,汪銮放下茶杯,询问道:“听三位壮士口音不是本地人啊,怎知我汪某招聘护院武师之事呀?”
      见问,肖虎答道:“汪员外好听力,俺等确不是本地人,家乃山东蓬莱县是也。”
      “哦?那为何来到我们这不毛之地呢?其中必有隐情,还望不瞒直言相告才是啊!”汪銮不是省油灯,他必须摸清来人底细,才能决断可留不可留。
      肖虎一想,你是地霸,俺是盗贼,纯属一丘之貉,实言相告也未必不可。于是打了个唉声言道:“俺等自小在当地柏林寺与众和尚习武,皆因爹爹与人交恶丧命,俺为爹报仇失手致死多人。后占山为王,打家劫舍,因此犯了王法,遭官府缉拿。为了保命,三十余人乘三条渔船飘摇过海撞入贵宝地。连日来坐吃山空,就打算找个事做,也好填饱肚皮。在下为了生存,探知王员外为人仗义,才敢冒死前来自荐。这些都是以往的实情,杀刮存留任您请便。”
      哎呀!汪銮听罢心里一翻个,原来这是一帮被官府通缉的江洋大盗哇!如果滞留他们在我庄园,一旦走漏了风声,我可就犯了窝藏犯人罪啦,无论如何不能留他们在此。可是这些人心狠手辣,是比我更加百倍狠毒,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呀。不留,就得罪了他们,往后我也不会有好果子吃。思前想后也没得主意,忽然他想起了自己的师爷刘浓,刘坏水。对呀,何不叫他来给我出个主意呢?于是就带着同情的口吻对肖虎三人说:“哦,各位壮士原来是落难之人啊!我汪銮生就看不惯他人受罪,无论对黑道还是白道上有难之士都一视同仁,乐善好施给予帮助。请放心,就是我这个院子容不了你们二三十个人,也不会让各位饿肚子的。”不容对方分说,冲外面喝了一声:“有会出气儿的进来俩!”。
      话音刚落,门外两个家奴应声而进,躬身道:“小的听爷吩咐。”
      汪銮指着岁数大一点的说道:“你去告诉厨房,中午有贵客,菜肴弄丰盛些!”
      “是嘞!”大的退了出去。
      他又对岁数小点的吩咐道:“你领这三位壮士在院内四处转转,看看景色。顺便把刘浓给我叫过来。”
      “好嘞!三位跟我来。”
      肖虎三个人无话可说,只好起身对汪銮深施一礼,跟小家奴走出待客厅。
      不多会儿,一个尖嘴猴腮,下巴上长着一小撮狗油胡儿的矮个子男人来到了客厅,他先冲汪銮撮了个揖,然后操着公鸭嗓问道:“爷,您唤小的来有何吩咐哇?”
      汪銮示意让他坐下,这才说道:“这不来了三个应征看家护院的嘛,可是把我愁坏了。”
      “嘿嘿嘿,爷,这是好事呀,您还发的哪门子愁啊?”
      “唉!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你猜他们是从哪里来的,原先是干啥的?”
      “干啥的?”刘坏水小眼珠子转了转,试探着问:“难道是海匪么?”
      汪銮一拍大腿:“你不亏是当师爷的料,他们还就是一群杀人海盗。”
      “您不说三个人吗,咋又变成一群了呢?”刘坏水有些质疑。
      “来咱家的是三个,还有二三十个都在乐亭顺风客栈里猫着呢。要是只有这仨人,咱们眯着留下也能行,可这么多人,往哪安置呀?再说了,要是一旦走漏了风声,惊动官府来拿人,我可就犯了窝藏杀人犯的罪过啦!留他们根本不可能,不留,又怕他们找我的别扭。我实在想不出好招来了,这不就把你招呼过来支个招嘛。”汪銮说罢,用期待的眼神直盯着刘坏水的那张瘪瘪嘴。
      刘坏水坐在太师椅上,翘起二郎腿,手捻狗油胡子,两只贼眼珠儿滴流乱转。想了一会儿,问汪銮:“爷,你问过这些人当海盗之前还做过什么吗?”
      汪銮想了一下,对刘坏水回应说:“那个领头的叫肖虎,据他说以前在当地一座寺院做了十几年的俗家弟子,武功也是从那里学来的。”
      “嘿嘿嘿……”刘坏水奸笑着对汪銮说:“爷,这么说来,我倒有了个万全之策。”
      汪銮等的就是这句话,急忙道:“是嘛,那就快说来听听!”
      刘坏水端起茶杯,滋喽滋喽喝了两口水,又放下杯子抹了抹嘴巴子,这才探近身子对汪銮说:“爷,昊天寺住持大和尚明月,您对他感觉如何呀?”
      汪銮听到明月两个字,把手中的茶杯往桌子上一撴,恨恨地说道:“别跟我提那个臭和尚,听到他的名字我这气儿就不打一处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3

主题

508

帖子

1443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443
威望
0
金钱
880
贡献
0

43

主题

508

帖子

1443

积分
长缨在手  楼主| 发表于 2018-9-23 08:07:51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么为何汪銮对明月这等怨恨呢?这还得从一件事情说起。

           汪銮,正黄旗人,祖籍吉林省。爷爷随清兵入关夺寨,立下了汗马功劳,后因年迈体衰,皇帝准予告老还乡。因老家在吉林穷沟僻壤,就选择落户在了依水之乡的乐亭县尹各庄,靠国家拨给的奉银安度晚年。

          到了汪銮这辈儿,父亲为了抱住皇家这棵大树,就把十几岁的小儿子阉割,送进宫里当了太监。父亲死后,汪銮没了约束,就依仗着旗人显赫的身世和弟弟的身份,在乡里横行霸道,欺男霸女,掠财抢地。某日骑马去踏青玩耍,见小庄村南有一百多亩土地非常平坦,就派家奴找到这些拥有土地的主人,让他们以每亩二两白银价格出让给自己。地主人当然不能答应,因为他们是每亩花了七两白银才购置的这些土地。汪銮心说,你们这些刁民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啊,那么就让你们知道知道马王爷还有三只眼!于是就找到县令陈东仁说明来意,并送上白银五十两,让他给办成此事。陈县令摄于汪銮弟弟朝中太监的权势,哪敢不照办啊,何况还得到了白花花的银子。为了编排罪状,就以拥有这片土地的十几户人家通匪为名,即刻写了传票,命人送达。

          这些老实巴交的农民虽然从来没干过坏事,但听说摊了官司,都被吓了一跳,只好跟随差人来县衙候审。经审讯没有一家承认通匪,县官就赏给他们每人四十大板,直打的哭爹喊娘,然后又被关进了牢房。

          趁此机会,汪銮就派人到小庄一带散布消息,说这些被关起来的人不久就要开刀问斩,如果想不死的话,各家属只有去尹各庄求汪銮王员外到县衙去作保,才有可能保其性命。听了这话的犯人家属就纷纷来找汪銮去给求求情,并凑了百八十两银子作为酬谢。

          汪銮对前来求他的人们拍着胸脯说:“既然大家这么信得过我,做我相亲邻里,这个忙我一定帮!”果不其然,第二天衙门就通知各户去牢中领人。但先决条件是,每户必须拿出十亩土地充公,否则还要继续关押。家属无奈,只好签字画押,这才得以释放。

          直到汪銮在此建起庄园,这些个出让土地来保性命的农户,才知上当受了骗,但却有苦难言。

            一次,他去昊天寺上香时,相中了寺庙外那片土地和香椿林。于是在佛堂找到明月,亮明了自己的身份后,就说:“大和尚,寺外这几十亩土地和树林,靠你们这十几号人经营起来肯定有些费劲,莫不如把它典当给我替你们管理。一来各位师傅也能够专心诵经,二来我每年交给寺里的典当费,也够你们开销了。这可是两全其美的事情啊……”

           没等他说完,明月单掌一立,诵号:“阿弥陀佛,善哉善哉。祖师留下的寺庙田产,岂容本僧糟蹋一寸?施主以后切莫再妄言此事!”言罢,佛袖一甩出了佛堂。

             汪銮被晾在那里,闹了个烧鸡大窝脖儿。他满面羞臊,灰溜溜地走出寺院。虽然对明月恨得咬牙切齿,但寺庙和尚不归朝廷管辖,所以他是干生气也毫无办法。

             这回听刘坏水又提起了明月,勾起了他自有生以来唯一一次被人卷了面子的事儿,所以气得他不但脸红脖子粗,而且直喘粗气。

              刘坏水见汪銮气的够呛,又嘿嘿地笑道:“爷,这次替你出气的机会来了!”

              汪銮一听这句话来了精神头,拍了一下桌子,追问着:“啊?是吗?你小子说话别跟老狗尿尿似的都零丢喽,有啥损招赶紧着往外倒!”

             刘坏水呲牙一笑,压低了声音说:“爷,您不是正发愁怎么样才能安置或者打发这帮盗贼吗?就让他们去昊天寺呀!”

           “去昊天寺?此话怎讲?我没明白。再说明月也不可能收留他们那。”汪銮插了一句。

             刘坏水两只眼睛闪着凶光说:“不是让明月收留,而是让他们趁着夜深人静进入寺院,把里面的和尚全都宰杀掉。他们既懂佛道,就剃光头发,穿上僧衣,来个偷天换日,岂不善哉?”

           “那万一要是杀不掉呢?我可听说明月武功相当了得,七八个人一起上,也不是他的对手哇!”汪銮显然对此有些担心。

             “嘿嘿嘿,我的爷,你咋还不明白我的意思呢?二虎相争必有一伤,无论哪方胜与败,咱都乐见其成。盗贼死了,只能怪他们学艺不精,咱也消除了隐患;盗贼赢了,不但替您出了那口受辱之恶气,还有可能把寺庙周边那些土地树林经管过来。这就叫做一石二鸟之计,您看我出的这个主意如何呀?”刘坏水摇头晃脑地说完,就在椅子上颠起了二郎腿。

               汪銮一挑大拇指:“高!你小子不亏没儿子,出的招儿都这么绝户。損,损透了!哈哈哈!”

              刘坏水听了心里不高兴,就奓着胆子回了一句:“爷,我给您指了条好道儿,咋还骂上我了呢?”

              汪銮一拍巴掌:“哈哈哈,小子,骂你是有好处的。等事成了,我不但奖励你百两银子,还要给你物色个美艳少女,让她为你生多几个儿子,把骂你的话找补过来,咋样啊?”

                刘坏水一听这话,感动的屁滚尿流,急忙跪在地上磕头:“哎呦,谢爷的恩典!”

               午饭过后,回到客厅喝茶。茶罢搁盏,汪銮开言道:“肖壮士,经思谋你这三十几个人我这里确实难以安排得开。不过我已为你们找到了一个好的去处,如果这个成功了,包你们有吃有穿一世无忧啊!就看你们有没有这个胆量了。”

             肖虎一听喜上眉梢,忙应道:“哦?是呀。要说胆量,上刀山下火海俺们都不怕,他就是阴曹地府,也不在话下!王员外,什么好去处,您就直说吧。”

             汪銮呵呵一笑,说道:“西去不到三十里地有个小村子叫杨家埝,村西南有座寺庙名曰‘昊天寺’。这座寺庙占地二十几亩,气势宏伟,院内房屋众多。寺外还有四十亩土地,可供僧人食粮。如果你们干掉众僧,来他一个偷梁换柱,占据此庙于,嘿嘿,此后吃香喝辣岂不美哉?”

                “那寺里有多少和尚啊?他们武功如何?”吴义插嘴问道。

                  “就连做饭的算上也就二十来个,会武功的只有住持明月一人,其他的都是棒槌。”汪銮故意少说了人数和会武功的,为的是给这群海盗壮胆。

               肖虎点点头,抱拳拱手对汪銮表示谢意,并说道:“多谢王员外替俺们着想,事成之后定当厚报!”

                汪銮闻言借机说道:“厚报之词汪某愧领,但先有一言,不知肖壮士能否答应啊?”

              肖虎从椅子上站起来,拍着胸脯说:“此事若成,您就是俺们的再生父母,某为您可肝脑涂地在所不惜。无论何事俺都答应!”

               汪銮也站起身来,走到肖虎近前,拍了拍他的肩头,称赞着说:“肖壮士不亏绿林中人,说话办事就是痛快!好!事成之后,把寺外土地及香椿树林典当与我经营管理,典银也足够你们每年的生活饮食和日常开销,这样你们即可减少外出抛头露面,也能够落得个清闲自在。”

                 肖虎把胸脯一挺:“嗯,没毛病!此事就这么定了,还有啥要求,您就只管提!俺肖虎绝不会说半个不字!”

             “我说一句啊。”刘坏水见自己的毒计已经快要成真,就嘱咐着肖虎:“你们不能心急啊,务必要等到一个没有月亮的晚上,最好是刮风下雨的候动手。这就叫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才能大获全胜!”

“嗯,多谢提醒,一定遵办!”肖虎三人答应着,起身告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8

主题

4812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1354

热心会员

威望
0
金钱
6507
贡献
0

128

主题

4812

帖子

1万

积分
枯草叶 发表于 2018-9-23 14:05: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是狗咬狗一嘴毛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3

主题

508

帖子

1443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443
威望
0
金钱
880
贡献
0

43

主题

508

帖子

1443

积分
长缨在手  楼主| 发表于 2018-9-24 08:19:4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回:屠戮
      六月三伏,是冀东平原最热的季节。乐亭县周边一带,连日来骄阳似火,无情的炙烤着大地,田里的庄稼叶子蔫卷着发出了一股糊焦味儿;平时精神抖擞的大树也变得无精打采了;往日里活蹦乱跳的小狗,也懒洋洋的躺在大树下,吐出了红红的舌头,喘着粗气;树上的蝉也在不停地鼓噪着:“知~了,知~了……”好像是说:“热死啦,热死啦……”
      这天,昊天寺僧人们头顶烈日,从寺院中井里打水担担,泼洒在犁杖耠出的垄沟里,汗流浃背的正在抢种荞麦。明月看大家很辛苦,就特意吩咐厨房晚饭要多蒸几屉白面馒头,再弄几个硬菜,什么土豆炖粉条、辣椒炒豆片等,以此来犒劳众僧。
      就在太阳快要落西山时,一股黑云从西北方向骤然而起,遮天蔽日。农谚有云:早怕东南晚怕西北,老云接驾先阴后下。这两句话是说,只要是日落时被浓云遮盖,一场大雨马上就要来临了。僧人们收拾完农具刚回到寺院,铜钱大的雨点就砸了下来。他们站在廊檐下,用手掌心接住盼望已久的喜雨,个个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开饭了!大家吃着久违了的白面馒头和香喷喷的菜肴,都感激明月师傅对他们的关心和优待。饭后,照例击鼓撞钟,以示号令。因这几天连续收割小麦和抢种荞麦,看徒弟们有些身心疲惫,晚间明月就破例没有安排坐禅讲经,而是让众位早点休息养精蓄锐,也好来日再耕种好剩余的土地。
      明月住的寮房在西面九间厢房的最北头儿,他在油灯下看了几页《本草纲目》,侧耳听了听外面的雨声丝毫没有减弱,似乎想起了什么事情,从墙上摘下一把油布雨伞,打开房门朝前院走去。此时院子里的积水已经没到了脚踝骨,他深一脚浅一脚的来到了山门处,摸了摸门栓都已经上好,又检查了一下水道口没被堵塞,这才放下心来,回到住室脱去已经弄湿了大半的僧衣,上床休息。
     临近半夜子时,三十几条大汉头顶斗笠,手持刀枪棍棒,来到了昊天寺的山门外。肖熊上前用手推了推山门纹丝没动,就知道里边上了门栓。肖鹰看了看门边两人来高的院墙,抬手招过来一名高个子海匪,让其蹲下后,自己踩上他的肩头。海匪挺身站起来,肖鹰两只手扳住墙头一纵身就骑了上去,然后翻身跳进院里,悄悄打开山门,海匪们鱼贯而入,直扑东边的九间厢房。东面这些僧舍住的都是些上了年岁的老僧和十几岁的小和尚,何况深更半夜正是人们甜蜜的梦乡,谁也不会想到命休此时。僧舍本就不允许插门睡觉,为的是便于师傅夜间临检,这下可就方便了盗匪。他们三五个人一伙,闯进屋子见发亮的秃头就砍,可怜这十几个和尚在睡梦中,就都去了西天。
     事有凑巧。住在西厢房的二当家明星和尚着了凉,起夜要拉屎,拉开房门见雨势小了一些,也没披僧衣,只戴了顶斗笠朝寺院东北角的茅房走去。这时他突然发现顺东墙根向北来了一群黑影,开始还以为是师弟们来解手的,可定睛一看不对呀,他们手中似乎都拿着刀枪棍棒之类的家伙。心说不好,这肯定是一帮盗贼,进寺院来偷东西!眼下自己身单势孤,手中也没有武器,打起来没有胜算。想到这儿,他急忙转身快步往回返。透过雨雾,匪盗也看到了一条身影飞奔西去,于是有人憋不着口,大喊一声:“秃驴莫跑,快快受死!”
      明星闻听也喊出了声:“各位师兄师弟!赶紧起床抄家伙!进来盗贼啦!”
      明月睡觉本来就轻,第一句刺耳“秃驴”就把他惊醒了,又听见明星的呼叫,知道来者不善。急忙穿上那件湿漉漉的僧衣,登上僧鞋,一抬手从墙角抄起三十六斤重的日月方便连环铲,拉开房门跳出室外。此刻一盗贼先到近前,轮铁棒照着明月的光头便打。明月使了个海底捞月往上一架,耳轮中就听“嘡啷啷”一响,盗贼的铁棍就飞上了房顶。盗贼一抖酸麻手腕,撒腿就跑,明月也不追赶。他起初以为是几个来偷东西的毛贼,就没必要致人于死地,更何况佛家禁令其中一条就是不杀生。可是他想错了,此时就听明星高声叫道:“师兄师弟们,别再手软啦!大开杀戒吧!他们已经杀死我们两个弟子啦!”
      “是啊,我这里又死了一个徒弟!”明理的嘶喊声也从南边传了过来。
       明月这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他立即挥动连环产,把一个手持大砍刀,窜到自己近前交手的盗匪打翻在地。盗匪见明月杀死了自己的同伴,就一起上来两个与之交战。明月大铲一抡,三下五除二盗匪双双毙命。“花斑豹”肖豹、“逆天鹰”肖鹰看得真切,知道这个和尚武艺高强,哥俩跳过来,一左一右来对付明月。行家伸伸手就知有没有,几招过后,明月暗自吃惊,怎么他俩的招数跟我学过得差不多呢?难道民间也有少林功夫么?但此刻容不得他多想,只有抖擞精神来战二贼。细雨中,只见鬼头刀上劈斜砍,刀刀奔致命处下手;青锋剑左撩右削带前扎,捅上不死也得伤;日月方便连环铲上下翻飞左抡右打,挨着死抡着亡。三个人各显神威,相互缠斗,铁器碰在一起火星四溅,打了个难解难分。
      此刻,手持双钩的明星也杀死了一名盗匪,正在与后赶上来的“黑熊怪”肖熊交了手。狼牙双棒对双钩,两个人势均力敌,也打得十分艰苦。
      明理遇上了功夫最强的“黑旋风”肖虎,打了十多个回合未分输赢。返回来再战,肖虎左手的斧子力劈华山照着和尚的秃头就砍,明理横担乌铁棍来接,没想到肖虎这一招是虚,右手的斧子横着就过来了,“咔嚓!”一声正砍在和尚的腰间,整个身子被切成了两半!明理惨叫一声,死于非命。
      肖虎解决了明理,过来帮三弟肖熊。明星本来就坏了肚子,腹内如刀绞,就已经快坚持不着了,这回又上来个帮忙的,没打几下,就被狼牙棒扫在了秃头上,“啪哧”一声,脑浆迸裂,死尸栽倒在雨地中。
      明月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虽然与肖豹、肖鹰在打斗,听明理的惨叫和见明星的栽倒,就知自己的性命也是难保,整个昊天寺要遭劫难!就在这个时候,肖虎、肖熊也加入进来,四个人把明月围在了当中。
      此时雨已见停,东方发白。明月手持方便连环铲,慢慢移动着脚步转着圈与四人怒目而视。经过交手,肖豹、肖鹰尝到了明月的厉害,不敢轻易上前。肖熊刚刚打死了明星,正在兴头上,他不管三七二十一,舞动狼牙棒,左右开弓照着和尚的两肩就砸下来。明月见双棒离自己不到一尺之距,知道对方也变不了招数了,右腿往后一撤来了个弓步举火烧天式,大铲往上一横,两只狼牙棒正好砸在铲杆儿上,随着“嘡啷”一声脆响溅出火花。肖熊万没想到这花白胡须大和尚动作如此之快,还能有这么大的力气,他就觉得两臂发麻,虎口发胀,两只狼牙棒脱手而出掉在了地上。明月虽然也被震了一下子,但却无关紧要,他上前一跟步,大铲从上而下直拍肖熊的顶梁门!这下子要是拍上,脑瓜子不进脖腔也得碎成八瓣。肖虎一旁看得真切,见三弟棒子脱手心说不好,急忙向前一跃,架双斧来迎大铲,斧铲相碰又是火星迸溅!大铲被隔挡了一下,力量减弱就斜着下去了,铲刃正砍在肖熊的肩头,“咔嚓!”一声弄了一条大口子,差点没把左臂膀卸下来,疼得他“啊呀!”叫喊着跌了下去。
      有道是,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这哥仨见此情景,都急红了眼,车轱辘大斧子、鬼头大刀、青锋宝剑三面出击,直逼明月。若论武功,这四个人单独哪一个也不是明月的对手,可如今三面受敌,优势大减,他东挡西杀,前后照应。由于精力分散被肖鹰从背后袭击,一剑刺中臀部,疼得他刚一回头,肖豹的鬼头刀就到了脑后。明月听恶风不善缩颈藏头往下哈腰,可为时已晚,大刀片正削在耳朵之处,“扑哧!”一下子,头颅被切成两半,鲜血喷出四五尺高。丢了脑袋的尸体并没有立刻倒下,而是站了一会儿,才慢慢地坐在了地上……
     肖虎命人把肖熊抬进僧舍,撕了几条僧衣给他包扎了伤口,然后带众海匪来到寺院最后一排的房舍进行搜寻。结果这九间房除了库房、伙房外,只有一间屋子住着一老一少两个做饭的和尚。前院打的那么热闹,这两位却浑然不知,还在酣然大睡。等盗匪闯进屋子这才惊醒,还没明白是咋回事,就做了刀下之鬼。这帮盗匪从半夜子时到寅时,用了两个多时辰的残忍杀戮,寺内二十八名和尚全部遇难。盗匪则死了五人,伤了三人。整个院内充斥着一股血腥气味儿。
      盗匪们也顾不得劳累,在寺外西北角挖了几个大坑,把死尸三个一伙,五个一群的掩埋起来,又把院内的血水洗刷干净,等一切忙活完毕,天已大亮。肖虎又写了“因修缮庙宇,故香客止步”的告示贴在了山门外,给这些人剃光头和熟悉内部的一些事情留出了充分的时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8

主题

4812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1354

热心会员

威望
0
金钱
6507
贡献
0

128

主题

4812

帖子

1万

积分
枯草叶 发表于 2018-9-24 10:52:4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活干的,咳,怎么说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3

主题

508

帖子

1443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443
威望
0
金钱
880
贡献
0

43

主题

508

帖子

1443

积分
长缨在手  楼主| 发表于 2018-9-25 10:28:5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回:奸淫
      再说汪銮,心里就如同十五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一夜没眠。早点刚摆上餐桌,昨晚他派去给盗匪带路的两个家奴回来了,报告说肖虎等人已经大功告成,并未走漏一点风声。汪銮提着的一颗心终于落地,于是把刘坏水叫过来并破例让这俩家奴陪着在一起用了饭。
      饭后喝着香茶,刘坏水讨好地说:“爷,他们这次能够成功,离不开您的机智点拨和事先决断,我想过不几天您就可以跟他们签订典地协议了。”
      汪銮听罢非常高兴,为了兑现自己的诺言,就把昨晚上陪自己睡觉的使唤丫头秋儿叫到近前说:“秋儿,你也有十七大八了,该正经嫁个丈夫为他生儿育女啦。今儿我就把你许配给我的师爷刘浓,并给你一百两银子作为办嫁妆之费用,你二位可有话说么?”
      老爷的话就如同圣旨,哪个敢违?何况这对当丫头的来讲也是一大好事,并且刘浓等的就是这一刻,二人同时跪倒在地叩谢老爷恩典。
      一连七天,昊天寺山门紧闭,前来拜佛的香客见到修缮告示后都败兴而归。到了第八天,这才重新开放。可有些常来敬香的虔客明显感觉到寺内发生了很大变化,一是这些僧人个个都是生面孔;二是说话都变成了外地口音,乍一闻很难听懂说的是什么;三是见人接物没有出家人那种谦和稳重,而是贼眉鼠眼,抓耳挠腮,尤其见了女香客,更是胁肩谄笑,目光淫色。虽然心存疑惑,但佛门之地外人无权过问,香客们也只有烧完香后默然离去。
      又过了几天的一个清晨,一架骡子轿车停在了寺院门外,车把式掀开轿帘,从里面下来两个衣着华丽的男人。二人穿过无相门,首先在天王殿前的香炉内敬了香,然后又来到大雄宝殿拜了佛祖。叩拜完毕,刚站起身来,就听背后有人口诵佛号:“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二位施主,别来无恙乎?”
      香客扭项回头,只见一个身材高大,额头带有三道横纹的大秃脑袋和尚,正在冲他俩微笑。一看认得,这不就是盗匪头子肖虎么?这俩香客也不是别人,正是汪銮和刘坏水。原来肖虎吃完早饭,就去了趟茅房。刚从茅房出来,就见一高一矮两名男子上了大雄宝殿的台阶,仔细一看认出来是汪銮和刘坏水,于是跟过来站在了二人身后。等他俩磕头完毕起身,这才打起了招呼。
      三人来到肖虎的寮房,派人把肖豹、肖熊、肖鹰和吴义都叫了过来。小和尚给沏上香茶后,退了出去。喝了口茶,肖虎说道:“承蒙汪员外指路,俺等众人有了安身立足之地。本应亲自去府上拜访,但因这几日忙于理顺寺内事物,故而耽搁了。今烦劳汪员外大驾光临,未曾远迎,还乞赎罪!”
      汪銮摆摆手:“哪里哪里,汪某得你们位大功告成,倍感欣慰,因此来焚香祝贺!既然已经落发,各位的法号怎样称呼呀?”
      肖虎点点头说:“嗯,原来那些和尚都是明字辈的,为了好记,俺们去掉肖姓就是法号。俺明虎。二弟明豹。三弟明熊。四弟明鹰。”又指了指吴义:“这位明义。”
      汪銮听了抚掌大笑道:“哦,好好好。有道是名不正则言不顺,以后也免得被他人怀疑。”
      “嘿嘿嘿……,各位家也有了,法号也有了,以后就可以无忧无虑的享受好生活了。那么以前对我家老爷的承诺,今天也该交交手了吧?”刘坏水奸笑着插了一嘴。
      明虎先是一愣,突然又明白过来,哈哈大笑道:“刘师爷提醒的好,该办,该办,咱现在就办!不过也得写个字据才行吧?”
      “那当然,上大论的,亲兄弟明算账嘛。”汪銮乐呵呵地说。
      经过协商,寺外所有土地包括香椿林计四十亩,全部典当给汪銮经营管理,管理期限暂定三十年,到期再商谈延续。每年汪銮向寺院缴纳典当费折合白银160两,分上下两个半年交清。此契约一式两份,即日起生效。
      协议签好后,午餐自然是非常丰盛,款待了汪銮主仆二人。
      自从占据了昊天寺,这帮盗匪每逢二、五、八阎各庄集日,就去弄些个猪羊牛肉和白酒回来,每天都是胡吃海喝,从不打坐念经。常言道:温饱思淫欲,这些家伙在蓬莱占山时,就经常抢劫一些大姑娘小媳妇,圈禁在山上供他们发泄兽欲。这一晃儿在此已经一个多月没挨着女人身体了,肖虎就和弟兄们商量,如何才能弄到几个女人来消遣消遣。
     肖熊吃力的抬了抬差点被明月削掉了的左臂膀,撇着大嘴说:“俺要不是受了伤,早就从外边扛几个美女回来了。”
     吴义接茬道:“这有啥难的,捉几个前来上香的俊妮子禁起来不就行了嘛!”
     “好是好,可这院子里不比山上,万一她们一喊叫,就露馅儿了呀。”肖鹰提出了疑问。
      肖虎两只大眼珠子一转,点点头说:“嗯,四弟说得有道理。俺看是否这样,为了保险起见,咱把法堂北面那块空地全部挖开,修上几间地下室,把弄到的女人都关在里面,就万无一失了。”
      “对呀!好!就这么办,大哥的主意就是高!”其他盗匪都伸出大拇指,对肖虎奉承着。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七八间地下室就修成了,并且还留出了两个洞口,一个在法堂殿内的墙壁上,用一幅黄绸布释迦摩尼挂像遮掩;另一个洞口则开在了明虎寮房卧室外间的禅房内,暗门则是在一尊佛像背后的墙上,只要转动佛像,即可自由出入。这样既是为了方便通行,也能够是使空气流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3

主题

508

帖子

1443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443
威望
0
金钱
880
贡献
0

43

主题

508

帖子

1443

积分
长缨在手  楼主| 发表于 2018-9-25 10:29:42 | 显示全部楼层
      八月十五中秋节,本是阖家团聚之日,但就在这一天,魏家埝村的小媳妇花蕊却陷入了魔爪。
      因忙于秋收和小两口正值新婚,性生活比较频繁,丈夫劳累过度就病倒了。吃了几副药也未见好转,找了个跳大神的看后说,他的魂被昊天寺和尚坟里的鬼给抱走了,需要去寺里给观音菩萨烧香,才能够追回来。还说八月十五是太阴星君月神娘娘诞辰日,这天日出前去上香最灵验。十四日夜间,花蕊不敢入眠,怕的是早起迟了出太阳。
      天刚放亮,她就穿好衣服下了炕,洗脸梳头后也没顾得上吃口饭,就奔昊天寺而来。虽然只有三四里的路程,但对于一个小脚女人来说也得走上小半个时辰,好在没等日头出来,就到了佛寺山门外。此时山门还没有打开,她就拍打起来。一小匪闻听有人敲门,就前来张望。见是一个俊俏的少妇,急忙打开,把她迎了进去。花蕊是第一次到这里,就问在哪里给菩萨烧香?小匪带她到了大雄宝殿,告诉她面北而立的就是观音菩萨。花蕊看了一眼高高在上的泥塑雕像,点燃三支清香插进炉内,然后跪在蒲团上虔心祷告,祈求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把自己丈夫的魂灵给追回来。祷告完毕刚要起身,突然被人用布袋整个套住,抬起来就走。她吓得想大声喊叫,但嘴被人从布袋外面堵住了,光哼哼发不出声音。不多会儿,她就被抬到了一个地方,当去掉布袋子后,借着昏暗灯光,才发现这是一间没有窗户的小屋子,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两个目露凶光的秃头和尚。花蕊感到心惊肉跳,颤着声音问道:“你们,你们要干啥呀?”
      “干啥?哈哈哈,好事呀!给你治病啊,一会儿你就知道啦!”其中一个麻脸小匪淫笑着在她的脸蛋上掐了一把。然后对另一个说:“师弟,去告诉大当家的,就说咱给他弄到了一个小美人儿,让他先来给治治病吧。”
      “好嘞!”那小匪应了一声,转身走了出去。
       花蕊也想跟着往外走,被麻脸小匪拦住道:“想走?呐呐成啊。等俺大当家的来了,他说让你走那才行呢。”
      “师傅,您就行行好,放我走吧。我家男人病重,还得我回去伺候呢。”花蕊说着,咕咚跪下给他磕起头来。
       麻脸小匪不再言语,把花蕊拎起来就放到了靠墙角的一张床上。
       此时,门被推开,明虎、明豹、明熊、明鹰和明义陆续走了进来。麻脸小匪赶紧回身施礼道:“各位当家的,今天八月十五大吉大利,天刚亮这小妇人就上门送礼来了。”
       明虎来到床前,仔细打量了几眼这个长相俊美秀气的少妇,和颜悦色地问道:“女施主,家住哪里呀?为何这么早就来寺里烧香啊?”
       花蕊见他长相虽然凶恶,但说话挺和气,就把丈夫生病,自己前来敬香求菩萨施恩的经过说了一遍。最后请求放自己回去,也好照顾病中的丈夫。
       明虎点点头,他回身对其他人说道:“你们不要吓唬她,先都出去吧,我要为这位女施主做法,替观音菩萨追回他丈夫的魂魄。”
       见盗匪都出去后,明虎从里面把门插好,然后又回到床边,对花蕊说:“女施主,你男人的魂灵被死和尚抱走了,只有俺这个活和尚才能帮他追回来。”
       “是呀?那就多谢师傅啦。”花蕊闻听心中高兴,就放松了警惕,急忙道谢。
       明虎单掌一立:“阿弥陀佛,出家人以慈悲为怀普度众生,何谈谢字。不过你得依照俺说的去做,不然就不灵啦。”
       为了救回丈夫的命,花蕊也顾不得多想,连连点头答应着:“一定,一定按师傅说的去做。”
       明虎双手合十,闭着眼睛说道:“那么就请女施主把衣服全都脱掉吧。”
       “啊?这,师傅你?”听到要自己脱衣服,花蕊还是被吓了一跳。
       “不要害怕嘛,这屋子里就剩咱两个人了。再说俺们出家人四大皆空,根本不近女色,你脱光了俺也不看,只是给你施法。只有你光了身子,俺才能够把你男人的魂灵附到你身上带回家去呀。”
        花蕊见他双目紧闭,就信以为真,于是就慢慢地脱去了衣服,羞臊的站在床边。
        明虎知她已经脱光,就命令着说:“请施主躺在床上,闭起眼睛,切不可睁开。”
        花蕊乖乖地上床躺下,闭起了眼睛。
        明虎趁机迅速扒光了自己的僧衣,然后来到床边。灯光下,见床上的美人皮肤白皙,酥胸高挺,丰腴的大腿,身体各个部位凹凸有致,心中暗喜。他俯下身来,在女人耳边轻声地说:“施主,俺要在你身上做法了,无论俺的手和身体碰到你那里,都不要声张哦,否则就真的不灵了。”
        花蕊没有吱声,只是点头表示同意。
        两只蒲扇大手从柔嫩的肩头慢慢往下移动搓揉着……,花蕊此刻才感觉到可能上当了,于是翻身坐起,睁眼一看对方竟然也是一丝不挂,她羞臊难当,急忙抻过衣服来就要穿。明虎早已欲火难耐,扑上去把她按倒,不容分说就压了上去!花蕊哎呀一声,连惊带吓就背过气去了。
        约有一袋烟的功夫,明虎释放完兽欲,此时的花蕊也苏醒过来,她眼含怒火盯着这个禽兽不如的大和尚,救丈夫一命的美好愿望顿时化为了泡影。
        明虎穿好僧衣,过去打开房门,明豹等六七位和尚鱼贯而入,都迫不及待的问道:“大当家的,这位小娘子还行吧?”
        明虎嘿嘿一笑:“你们各位都试试不就知道了嘛!”说完走了出去。
        这些家伙一看坐在床上抱着衣服发抖的花蕊,嗷的一声如同饿狼般扑了过来。接下来,这群匪盗也顾不得众目睽睽,就在花蕊的身上轮流发泄着憋了许久的兽欲。近一个时辰的蹂躏,花蕊声音已嘶哑,泪水已哭干。等这帮家伙陆续走出了房门,她慢慢坐起来,抚摸着被玷污过的身子,眼前浮现出丈夫那爱意的目光。她知道,一个女人如果被丈夫以外的男人糟蹋了,就再也没脸活在这个世上了。于是她穿好衣服下了床,心里默默念叨着丈夫的名字,把头一蒙就朝床角撞去!可怜一条鲜活的年轻生命,瞬间就被这帮盗匪禽兽给剥夺了。
        当其他二十几名盗匪兴高采烈的进入地下室也来采花时,发现花蕊早已绝气身亡,尸体都僵硬了。胆小的赶紧跑出去报告大当家的,有几个胆大的把尸体抬到床上,褪去衣衫,照例实施了奸淫。
        经过这还没玩够,就死了的教训,明虎命两个盗匪从新寨一铁匠铺打造了多条锁链,为以后抢劫来的女人不再死亡做了充分的准备。
        接下来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他们不但在寺内又劫持了三名二十几岁的小媳妇儿,还趁着日落黑天溜入附近村庄,用布袋子套来两名在街道上玩耍,刚要回家的十三四岁小姑娘。
        凡是新弄到的女人,必须由明虎先尝鲜,然后才赏给下属们轮流玩弄。这些被囚禁起来的女人,玩弄过后就被锁上手脚,只有拉屎尿尿时,才被人带到茅房,回来后继续上锁。
        因这些女人都在青春期,也有没有防范措施,个个都被弄得鼓起了肚子。女人一旦怀孕,对男人就失去了兴趣。这帮禽兽就又陆续捉来十几个女人,供他们轮流消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8

主题

4812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1354

热心会员

威望
0
金钱
6507
贡献
0

128

主题

4812

帖子

1万

积分
枯草叶 发表于 2018-9-25 10:39: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可恨啊可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