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楼主: 长缨在手

长篇故事《古寺新村杨家埝》节选(已完结)

[复制链接]

500

主题

9863

帖子

2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2521

突出贡献优秀版主

威望
0
金钱
12493
贡献
0

500

主题

9863

帖子

2万

积分
阿冰 发表于 2018-9-26 20:49:15 | 显示全部楼层
长缨在手 发表于 2018-9-19 10:26
啥大作呀,就是给各位讲故事(说瞎话儿)呗。

这样的故事和传说读着亲切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0

主题

601

帖子

1758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758
威望
0
金钱
1097
贡献
0

50

主题

601

帖子

1758

积分
长缨在手  楼主| 发表于 2018-9-27 07:44:1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回:搜索
      三个多月的时间,乐亭陈县令就接到了十几起丢失人口的报案,而且全都是年轻的少妇和十几岁的黄花大闺女。其中有六宗案件直指昊天寺,因为都是去烧香时就没再回来。陈县令派几名衙役扮成香客去寺中暗访,也没得到什么有关线索。因此昊天寺一带老百姓决不再让自家单独女人进寺烧香,并且日头未落,家家就关门闭户。丢失人口的苦主们更是哀声载道,几次去县衙申诉无果,还被无端呵斥出来,于是就联名告到了永平府。
      永平知府见昊天寺附近村庄丢失了这么多年轻女人,也感到十分蹊跷,说明这绝不是一个偶然事件,其背后定然存在着某种庞大的组织团伙和不可告人的目的。于是他给陈县令发了一道公文,命他务必在腊月三十以前破获此案,否则就报请当朝免去其县令职务。
      陈县令掐指一算,距离限期只剩下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了,急忙找来师爷为破这个案子出谋划策。
      师爷说:“据苦主们提供的情况来看,我认为最大的嫌疑地就应该是昊天寺。你看啊,除了去寺内上香丢失的以外,其他的也都距离昊天寺不远。为啥这么说呢,以前昊天寺住持明月在时,根本就没发生过丢失女人的事情,可是自从换了这一拨和尚,就接连出了这事。再说,为啥明月他们把寺院料理的好好地,突然之间就都销声匿迹了呢?据说新来的这群和尚既不会打坐念经,早晚也不击鼓敲钟了,还把寺院外的土地都典当给了汪銮,我想这其中必有蹊跷。”
      陈县令听后点点头头:“嗯,师爷说的有道理。那你说要查此事该从何入手呢?”
      师爷手捋须髯,思考了一下说道:“既然汪銮能跟他们打上交道,他必然知道其中一些隐情,莫不如您就把他招来问询一下。”
      陈县令急忙摆手道:“哎呦,我的师爷,我哪敢招他来呀。这小子仗着他弟弟在宫里有权势,根本就不把我这个县太爷放在眼里啊。”
      师爷晃晃脑袋说:“这都是活人给惯出来毛病啊,那样的话您就只能亲自去登门拜访吧。”
      陈县令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那有啥法子,人家朝里有人呐!好吧,明天我就去。”
      次日早饭后,虽然天空飘起了雪花,但四个轿夫仍旧抬着陈县令向王家大院而来。好在路途不远,又是顺风,大家也没感觉到太冷。
      汪銮吃完早饭无事可干,就在生着暖炉的卧室跟第六房小妾亲热起来,听家奴报说陈县令来了,就在门厅等候着。他说了声请,就要起身,被小妾用笋臂勾住,撒着娇说:“这个破县令来的真不是时候,老娘还没尽兴呢!”
      汪銮没办法,只好应付了几下,完事又在那张水嫩的脸蛋上啃了几口,这才让丫鬟帮自己穿好衣服,来到客厅。
      不一会儿,陈县令顶着一身雪花进来了。汪銮急忙起身让座,并吩咐家奴为他掸去身上的雪花,献上热茶。
      喝了几口茶,汪銮开言问道:“大雪抛天的,有劳陈县令亲自登我寒门,必有重要之事吧?再说了,有啥事儿,您派人来知一声,我过去不就完了吗。这大冷的天,把您冻病了,草民我可就担罪了呀。”
      陈知县在碳炉前暖了暖手又搓了搓,抱拳拱手,这才说道:“你我之交还有啥说的,今儿个来确实有一事请汪员外帮忙。”
      汪銮也抱拳回礼:“哦?啥事呀?只要是兄弟我能办到的,定然在所不辞!”
      “听说汪员外把昊天寺几十亩土地典当过来了,果有此事么?”
      “嗯……,是呀,这事儿南北二庄的人都知道哇。”
      “那么您一定跟寺里的僧人们熟悉啦?”
      “这个嘛……”汪銮刚要说是,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心说,他问昊天寺的事儿必出有因,如果说跟他们熟悉,日后一旦这帮盗匪露了馅儿,我可就犯了知情不报的罪过了,纵有弟弟在上面给撑着,那国法也是不留情的呀。想到这儿他干咳了一声,言道:“这个嘛,跟他们也不熟,只是听人说寺里要往外典当土地,我这才经过和他们沟通,谈妥了价钱于是就典过来了。”
      “据说这群和尚说话咱都听不懂,您既然跟他们打过了交道,听出来是哪里人吗?”
      “嗯,好像是南方口音,具体是哪里的咱也不好问。咋,县太爷顶风冒雪来我这儿,就是想知道他们是哪里人啊?”汪銮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就追问了一句。
       陈县令打了个唉声,于是就把有关丢失女人和上方给下的限期破案通牒,都无所隐瞒的道了出来。然后对汪銮说:“据苦主们提供的案情,我分析了一下,这个事情应该跟昊天寺里的和尚们有很大关联。为什么这么说呢?原来明月在时,就没有发生过一起这样的案件,但自从换了帮子和尚,还不到半年的时间就丢失了将近二十个人,而且还都是女人,并且几乎都是昊天寺左近村子里的。如果是图财害命,那怎么连一具尸首也没见着哇?这些活蹦乱跳的大姑娘小媳妇儿,怎么一夜之间就无影无踪了呢?因此我判断,丢失的女人一定被和尚们掳去藏在了什么地方,然后供他们淫欲。您说是这么个理儿不?”
      听了陈县令这番话,汪銮心里一惊,暗道:我虽然不知道这些女人被藏在哪了,但毫无疑问是被这帮假和尚弄去了。这要是被官家查出来,再把我牵连进去,麻烦可就大了。他大脑飞速的转了几个弯子,然后试探地问:“既然怀疑了,那就赶紧去查呀?”
      “嗯,前阶段我派几个衙役扮成香客去暗查了,也没发现什么。这次我要调动县衙内所有人马,以不法分子藏匿在寺院为托词,来一个彻底清查!”陈知县说完,还晃了晃拳头。
      “对!如果查出真是他们所为,就绝不留情,各个扒皮抽筋方能解百姓心头之恨!”汪銮咬牙切齿地附和着。
      “那您今天来庄园,想让我做些什么呢?”汪銮又问了一句。
      “就是想通过您,了解一下他们的一些内在情况,既然您不知道,本官就多有打扰了。”陈知县说着,站起身来冲汪銮一拱手:“以后有事还免不了来府上躁扰,下官告辞了。”
        汪銮也起身,假意道:“忙啥,中午咱二人好好喝一杯呀。”
        陈县令摆摆手:“烂事缠身,酒肉无味,案子了断以后再来讨酒喝。谢过,告辞。”
        汪銮把陈县令送出庄园大门外,看着轿子顶着风雪向西北而去,这才转身回到客厅,并把刘坏水叫了过来,让他看看这事儿该咋办才好。
        刘坏水转动着小眼珠子想了想,然后说道:“老爷,夜长梦多呀。陈县令既然发话要去昊天寺搜查,那就是一半天的事儿。如果这些事儿真是明虎他们干的,一旦查出来咱必受连累。得赶紧派个人去给明虎报个信儿,让他多加防备才是。”
        汪銮点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那就让李四骑马跑一趟吧。”
        二十几里的路程快马加鞭,没用半个时辰就到了。李四进寺院见一小和尚,说是汪銮派来找明虎,有要事相告。小和尚直接把他领到明虎的寮房,明虎不在,他就让李四在此等候,自己去找。
        自从虏了这些女人,明虎不但夜间带回寮房玩弄,大白天也去地下室照常奸淫。此时他正在自己的专属室,压着一个俊俏少妇大行云雨,听到有人敲门,就知有事儿。因为他早已下了指令,没有重大事情,谁也不许来打扰他的乐趣。于是赶紧泄欲草草收兵,穿好僧衣打开房门。闻听汪銮派家人来传要事,从法堂转了个弯子出来,回到自己的寮房。
        寒暄后落座,李四从袖中掏出书信递给明虎。明虎看罢大吃一惊,额头当时就冒出了冷汗珠。信的大体内容如下:今早乐亭知县来庄园,询问我与你昊天寺之关系,并怀疑近期所丢失的女人与你们有关,还言明近日内要统领人马清查昊天寺。如事确你等所为,即刻想办法消尸灭迹。一旦查获,切不可说与本人相识,否则天地不容!切切!
        明虎深知,别看自己有三十几个弟兄,平时对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可以肆意妄为,一旦惹怒了官家,指定没好果子吃,蓬莱岛损兵折将就是个例子。他让人带李四去用午饭,再把三个弟弟和明义招到自己寮房,商量对策。
        商量后几个人都认为这些女人决不能杀掉,因为以后再抢就不那么容易了,弟兄们一旦没有了女人来消遣,心情就会涣散。只要把两个洞口封严实,就不会出什么问题。从明日起所有人等不许进入地下室,给囚禁的女人们准备三天的干粮和几桶清水,至于拉屎尿尿就暂时在那个屋子里方便,等风声过后再见机行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0

主题

601

帖子

1758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758
威望
0
金钱
1097
贡献
0

50

主题

601

帖子

1758

积分
长缨在手  楼主| 发表于 2018-9-27 07:44:3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天早起雪住天晴,明虎刚把陪自己过了一夜的小女子送回地下室,就有小匪来报,说是寺外来了马步司兵不下六七十号人,个个手持刀枪棍棒,领头的是一位头戴官帽的五旬老者,正在招呼让打开山门呢。
        明虎心说来的挺快呀,得亏汪銮提前送信做了防备,不然真就被他们弄个措手不及,露了马脚。于是他吩咐手下人注意保护两个洞口,如果被发现就拼死一战。他身披袈裟,来到天王殿刚在禅垫上坐稳,就听院内有人高声断喝:“寺内所有人等听真,据报,有一朝廷通缉的杀人要犯已经流窜到本县境内,为了肃清隐患,确保一方平安,今有乐亭县知县陈大老爷统军兵七十余人,对县内所有客栈和容易藏身的寺庙进行搜查,望寺内僧人积极配合,不得妨碍军务,否则按罪论处!”
         告知官话音刚落,陈县令在两名军士的陪伴下步入了天王殿。明虎见官急忙起身相迎,单掌一立,竭力学者本地口音诵号:“阿弥陀佛,不知官老爷驾到,本寺住持明虎有失远迎,罪过,罪过!”
         陈县令拱手还礼:“事出突然,多有打扰,还请法师见谅。”
         明虎言道:“阿弥陀佛。既然是缉拿朝廷要犯,人等义不容辞,何况佛门净地,更容不得藏污纳垢,还望官爷仔细搜查,以正本寺清白。”
         陈县令从明虎说话和动作上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于是转了个话题,问道:“请问大法师仙乡何处,在哪个圣寺宝号出家修行的呀?”
         “老衲生在山东潍坊,自幼出家河南嵩山少林寺,与明月师兄乃同门学法。”明虎把早已编排好的瞎话道了出来,因为他不能说出自己作过恶的地方。
         陈县令点点头又问道:“本县有一事不明,不知大师傅能肯赐教么?”
         “官爷要问,老衲必答,但不知所问何事呀?”
         “本官以前也常来寺院上香,因略懂医术,与明月法师相互切磋,结交甚厚。按理说他离任前应该知会我一声才是呀,却怎么突然间就不辞而别了呢?难道说他与你交接时也没给我留下什么书信或者话语不成?”陈县令为了试探这个大和尚的真伪,故而编了这道题让他来回答。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书信不曾留,话语未曾闻,恕老衲确实不知呀。”明虎贼精,他只有说不知道,才能不失语。
         陈县令眼珠一转,想知道他们与汪銮究竟关系如何,就问道:“哦,那本县问你个知道的题外话。我素来与汪銮汪员外交情甚厚,听他言之你寺外的土地典当与他经营种植,可有此事么?”
         “这个有啊,此事光明正大,你情我愿。咋?难道典当土地合理交易也犯王法吗?”明虎瞪大了眼睛问。
         “呵呵呵,不不,我就随便问问。但不知每年典当的纹银是多少啊?”
         “一百六十两,我们之间有契约的,不信我可以拿来你看看。”明虎不知市面土地买卖价钱,在他看来这个价钱还是可以的。
          正说着,班头进殿来报:“老爷,山门已经派兵把手,其余人等也都列队完毕,现在就等您的号令啦!”
          “嗯,兵分左中右,按每间屋子和大殿进行搜查,不要漏过任何蛛丝马迹,开始吧!”陈县令说罢,先让几个兵士搜索了一下这个殿内的犄角旮旯,见没啥异常,这才跟随班头出了天王殿,逐步向北查去。
          因为事先已经布置好了,除了几座大殿,尤其是各个僧舍,务必要仔细搜查。但是就连床下、缸内、壁橱等所有能够藏人的地方都查了一个遍,也没发现任何踪影。陈县令跟随兵士在西厢房从南到北逐间屋子进行检查,最后到了明虎住的寮房。寮房分内外两间,外间屋子除了靠西墙一尊坐佛,和几块蒲团,并无可藏人之处。卧室内一张床榻、方桌和存放经书的柜子,也是一目了然。正然大失所望之际,突然,他发现白色僧枕上有几根黑丝线状物,捏起来一看,竟是人的长发!陈县令顿时精神大振,他把头发送到明虎眼前,皮笑肉不笑地问了一句:“明虎法师,这应该不是你们出家人头上掉下来的吧?”
          明虎一见长发,心里咯噔一下子,心说:坏了,自己怎么就没注意到枕头上有这个呢?但他还是强作镇静,瞎话顺嘴而出:“阿弥陀佛,那是昨日一香客突然晕倒,被徒弟们抬到这里,幸有老衲为他做法,才得以转危为安呐!”
         “哦?那香客是男是女,哪里人士,年岁几何呀?”陈知县盯着对方的眼睛紧追不放。
         “他,这个……”明虎垂下眼皮,手捻佛珠,搜肠刮肚的想了一下说:“看样子五十多岁一老伯,哪里人士未曾相问。”
          陈县令听罢,把头发又送到明虎眼前晃晃了晃,说道:“大法师,你这话不能让本官信服啊。你看,这毛发黑亮细柔,绝不可能是从我这样一个糟老头子头上掉下来的吧?我看此人年岁最多也不会超过而立之年,而且咋看还像是妇道人家的呢。”
          就最后一句妇道人家,明虎听了如芒刺身。他知道今日官家就是以皇家捉拿钦犯为名,来寺院查找那些女人的。常言道:捉奸捉双,捉贼捉脏。你没找到女人,单凭几根毛发又可奈我何!于是他虎眉倒竖,瞪起两只大眼,高颂佛号:“阿弥陀佛!出家人戒律有规: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和不饮酒。本住持牢记在心一日不可忘废,岂能近身于妇道人家呢?”
         明虎话音刚落,班头带三个兵士进来,把两只坛罐和几大块猪羊肉放在地上,对陈县令说:“老爷,这是从寺院伙房内搜出的酒和肉!”
         陈县令蹲下身去,把手指伸进坛子里沾了沾,然后又把手指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确认是酒后,站起身来指着地上的东西,冷笑着对明虎说道:“嘿嘿嘿,明虎大和尚,你们不邪淫不偷盗本官无证不敢做结论。这不饮酒,不杀生你又该作何解释呀?”
        “他这个么……”明虎只顾藏女人,把僧家的禁忌品给忽略了。他略一沉吟,即刻编了句瞎话:“阿弥陀佛,这恐是弟子中有违戒律之人,背俺所为,等贫僧查明后,定重罚不贷!”
          陈县令本想发火,但又一想,此地不是县衙门,如果他们真是一群无赖,闹将起来自己也不会有好果子吃。干脆我把你传到县衙审问,你就是不承认隐藏女人,单凭这酒肉,我也能打你个半死!想到此,他对明虎说道:“明虎大和尚,头发是疑点,酒肉是证据。也就是说身为寺内住持,发生了有背寺规的事情,你有推卸不掉的责任。今日本县也不为难你,夜晚闭门思过,明日辰时务必到县衙,把头发和酒肉的来历给本官解释清楚。否则,我将派人去嵩山少林寺,找大法师诉你有失职责之事。”说罢,把手中的发丝团在一起放入袖口,又吩咐兵士把酒肉抬上,带着队伍浩浩荡荡离开了昊天寺。
         陈县令走了,明虎这下可真的害了怕,去衙门还倒没什么,如果姓陈的真的派人去少林寺,自己的这些人就全都完蛋了。于是他赶紧把三个弟弟和明义召集过来,商量对策。
          商量来商量去,大家一致认为,只有先下手为强,把掌握第一手材料的陈县令干掉,才能够保住这群人的脑袋。明虎最后发布命令:“为了防止夜长梦多,今晚就采取行动。寺内留下明义等三个人看守,其余三十人各带器械,半夜子时实施杀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70

主题

7608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8417
威望
0
金钱
10394
贡献
0

270

主题

7608

帖子

1万

积分
野渡 发表于 2018-9-27 08:14:2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要开打呀!这陈县令既然疑心汪銮,咋不暗中监视呢,以致让其通风报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9

主题

5034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1913

热心会员

威望
0
金钱
6844
贡献
0

129

主题

5034

帖子

1万

积分
枯草叶 发表于 2018-9-27 09:30:4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县令定有法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0

主题

601

帖子

1758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758
威望
0
金钱
1097
贡献
0

50

主题

601

帖子

1758

积分
长缨在手  楼主| 发表于 2018-9-28 07:41:0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八回:赴任
      一个县虽然有马步兵和衙役百十号人,但并不都是在一个院内居住。县衙内也就是三班衙役和文官三十余人,况且衙役们大多是从本地招募的,到了晚上一般都回自己的家去睡觉,也就剩下几个值班的,整个院内连文官家属加在一起也不会超过二十个人。
      陈县令从昊天寺回来后,把今天搜查的结果写了一份呈文,把丝发夹在里面,准备交于永平知府,请求下一步该如何侦办。
      傍晚又飘起了大雪,西北风卷着雪花,呼呼的怒吼着,让人听了都有些瘆得慌,所以家家都早早的关门了闭了户。因劳累了一天,陈县令草草吃了点晚饭,不到二更就睡下了。
      上灯时分,明虎带领盗匪们先到了汪家大院,把这次的行动计划告诉了汪銮。汪銮听后点点头说:“嗯,陈县令虽然对我不薄,但为了你我没有后顾之忧,也只能这么办了。可你们不能这么光着头去呀,一旦被人发现,不就露馅了吗?”于是他吩咐家人弄来一大块黑布,给每个人剪了一块罩在头上,而且还把县衙内人员大致居住方位给他们画了个草图。
      到了三更,明鹰翻越县衙高墙,打开大门,这群家伙鱼贯而入,分工把守了衙役们的居住室门口,一旦有人出来格杀勿论,明虎弟兄四人则直奔后院陈县令的内宅。按着汪銮所指的位置,没费吹灰之力,就找到了陈县令的居室。明鹰把耳朵贴近窗户纸听了听,除了鼾声并无它音。明虎掏出特制的薄片小刀,插入门缝中,拨拉几下就把门闩挑开了,持双斧进入了卧室。
      陈县令睡梦中感觉到了门闩的响动,刚醒过来,就见床前站了一条黑影,惊得他翻身坐起,喝问道:“什么人?”
      明虎听出来是陈县令的口音,也不答话,右手的斧子一挥,斗大的人头就掉在了床下。可怜一个堂堂的知县大人,就因结交了汪銮这个人面兽心的东西,才做了斧下之鬼。妇人见状吓得嗷了一声,用被子蒙住了脑袋,也被跟进来的明熊两狼牙棒打了个脑浆迸裂,死于非命。
      解决了陈县令,这帮恶魔迅速撤离,趁着大雪埋没脚印,连夜逃回了昊天寺。
      早起雪已经停了,整个县衙一片洁白,就如同一个美丽的少女披上了银装素裹,显得是那么的俏丽高雅。厨子做好了早点,装在食盒里,让打下手的小伙计给陈县令送过来。小伙计趟着没了脚面子的雪,来到门前敲了几下,并无人搭话,喊了几声老爷,也不见回音,用手一推房门,竟然开了。他把食盒放在客厅的八仙桌上,冲内室又叫了几声老爷,还是无人应声。心说,也许是早起出去了吧。因他从来没见过当官的住的卧室是个什么样子,出于好奇,就用手把门帘扒开一条缝儿向里观看。不看则可,这一看惊得他是魂飞魄散!吓得他妈呀一声奔出屋子,歇斯底里的喊叫着:“快来人呐!老爷屋里死人啦!老爷屋里死人啦!”
      这一声惨烈的喊叫,在寂寞的清晨是那样的瘆人,府衙内所有人几乎都听到了,于是从四面八方纷纷跑了过来。
      值班的班头第一个冲进卧室,只见一具无头死尸趴在炕沿上,地上大片血滩处有一颗人头,仔细一看正是陈县令。撩开妇人的被子,脑袋已经破碎不堪。整个屋内充斥着一股血腥味儿。他阻住往里进的人们,命衙役赶紧去找仵作。
      仵作仔细勘验过尸体后,对班头等人说:“老爷是被刀斧等利器所杀,妇人则是棍棒所致。看凝血成度,歹徒作案时间应该是在半夜三更之时。”
      验过尸体,县丞命人把陈县令的头颅用线缝在脖子上,也把夫人的脑袋做了做整形,然后穿上装裹,停尸在客厅内,并派人去棺材铺买两口上等的棺材回来。
      在人们哭吊之际,县丞、班头、师爷坐在大堂分析案情。师爷翻开陈县令昨天写给永平府的呈文,看了一遍递给县丞,这才说道:“据我看来,杀害老爷的凶手,就是昊天寺里的这帮和尚。你看,老爷昨天刚把他们给查了,还查出来几根长发和酒肉。老爷的呈文中也写的明白,虽然没有查出他们所藏匿的女人在何地,但就凭这几根柔发青丝,绝不是男人或者老者所有,寺中定有暗道机关藏女人于内。酒肉本是出家人之大忌,就是如明虎所言,有违纪之和尚偷偷带入,也绝不会堂而皇之的摆在伙房之内。另外,还提到了汪銮与寺内低价典当土地一事,他怀疑和尚与汪銮不只是一面之交那么简单。”
      县丞点点头,他思忖了一下,提笔写了一封陈县令被杀的案情,连带呈文装在一起,派人骑快马赶往永平府,报告两日来所发生的一切事情。信差走后,他对师爷和班头说:“目前咱对昊天寺和尚作案也只是个猜测,绝不能发兵去打草惊蛇。这件事咱三个心里有数就行,千万不要让其他人知道,万一走漏了风声,被和尚们知道我们注意上他们了,这帮家伙狗急跳墙,咱就就不好办了。等上面派下人来,我们再一起定夺才可。”
      师爷、班头点头称是。
      永平知府索克阿接到书信呈文,看后惊出一身冷汗!在自己管辖之地官员被害,他深知自己有推卸不掉的责任,于是马上书写奏折,派信差骑快马八百里加急,飞奔京城交给自己的家族叔叔索额图,让他代为上奏朝廷。自己则骑马与来送信人一起够奔乐亭县。
      第二天四更时分,各路大臣就都来到了九卿朝房,等候上朝议事。十四岁的康熙帝刚刚亲政不到一年,对国事看得特别重,他秉承先帝教导“业精于勤,伟才我用”之理念,凡是奏折必要亲自一一过目批阅,对大臣提出的有利于国家的建议必然采纳。
      到了五更卯时,康熙已经在金銮殿就坐,重臣进殿参拜后列立两厢。索额图出班手捧奏折高声颂道:“臣昨晚接到永平知府递来奏折呈文,请皇上御览!”
      康熙点头:“呈将上来。”
      索额图上前几步,把奏折呈文递给了侍候太监。
      太监回到龙书案边,打开奏折,念道:“微臣永平知府索克阿奏告圣上,腊月初七日夜晚,乐亭知县陈东仁被歹徒杀死于府衙内,凶手未知何人。今有陈县令调查当地女人失踪呈文一份,请皇上御览。微臣接报后立即骑马奔赴乐亭县,以便了解案情真相。”
      今日是初九,也就是说此事就发生在前天夜间,没想到大清国朗朗乾坤太平盛世,竟然有人敢杀害朝廷命官,这还了得!康熙展开呈文,仔细看了一遍,又让太监还给索额图观瞧。等索额图看完了,康熙这才问道:“索爱卿,你见多识广,说说你对此案的看法。”
      索额图答道:“嗯,据老臣看来,这个陈知县被害的起因与丢失女人案有很大的关联。皇上您看,为何在陈知县没有调查丢失的女人以前,他平安无事,而是在获得一定蛛丝马迹后当天夜里就被杀害了呢?这就说明杀人者已经感觉到了他的罪恶将要被揭穿,所以才来了个先下手为强,以绝后患。”
      “那么,你认为谁是杀人凶手呢?”康熙又问。
      索额图又回道:“呈文上写的明白,昊天寺里的和尚有重大嫌疑,青丝柔发,酒肉,这些可都是佛家明令禁止的呀!长发未知男女,先放一边,和尚饮酒吃肉,就从这一条看,这里边定有不守戒律的花和尚,那么奸淫女人和杀害陈知县也不排除是他们其中人所为。”
      康熙把龙书案一拍:“既然如此,发下重兵,围歼昊天寺,把所有的和尚都抓起来进行审问!”
      索额图急忙呈禀道:“万岁,不可。咱大清国断案的律法是要有证人证物,才能以理服人。我的建议是,选派一位精明能干有一定办案经验的人,去乐亭任知县,彻底查清昊天寺内部的情况,弄清真伪,再做结论。”
      康熙虽然亲政,但羽翼未丰,有好多事还需听这些个老臣的谏言,于是点头应道:“索爱卿言之有理,那么你就举荐一位吧。”
      索额图言道:“臣闻新任四川合州知州于成龙,在广西罗城任知县期间秉公执法,断了好几起疑难案件,被当地老百姓称之为‘于青天’。他有一学生也叫于成龙,深得老师于成龙的教诲,于康熙五年考中三甲探花,如今闲职于刑部誊写案卷。老臣意下推举此人为乐亭知县,还请万岁恩准。”
      康熙听后,把头一点:“准奏!”
      “谢万岁!”索额图跪下来磕头谢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0

主题

601

帖子

1758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758
威望
0
金钱
1097
贡献
0

50

主题

601

帖子

1758

积分
长缨在手  楼主| 发表于 2018-9-28 09:15:23 | 显示全部楼层
什么情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9

主题

5034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1913

热心会员

威望
0
金钱
6844
贡献
0

129

主题

5034

帖子

1万

积分
枯草叶 发表于 2018-9-28 13:23:2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还以为知县不能死呢,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0

主题

601

帖子

1758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758
威望
0
金钱
1097
贡献
0

50

主题

601

帖子

1758

积分
长缨在手  楼主| 发表于 2018-9-29 08:36:50 | 显示全部楼层
       被索额图推荐的于成龙,生于崇德三年(1638)七月初五日,字振甲,奉天盖平(今辽宁营口南盖州)人,生父为于国安,于得水是他的养父。于得水因军功获得爵位三等阿达哈哈番,世袭,阿达哈哈番是满文“轻骑都尉”的意思,属于清代勋官官品。于成龙从康熙七年(1668)荫职至康熙三十九年(1700)病逝,为官三十余载,一直清廉爱民,铲除盗匪,深得百姓拥戴,颇得康熙器重,职位节节高升,多次被皇帝召见,多次受赏,多次担当重任。
       他接到自己被任命为乐亭知县的皇上手谕后,即刻拿上陈县令写的呈文案卷,来到还没去合州赴任的于成龙府上,请教老师给自己先出个谋略。
       老师于成龙看完呈文,思索了一下对他说:“以我的断案经验,女人丢失跟陈县令被杀,非昊天寺这帮和尚莫属。寺内定有暗道机关,只是陈县令没发现而已。看起来这群和尚大有来头,并且说不定与呈文上提到的宫内汪太监的哥哥汪銮熟识或者有勾结。如若像汪銮说的只是经人介绍典当了土地,那么四十亩典当白银一百六十两,每亩只合四两,与现下近八两银子才能购买一亩土地的价钱相差一半,于情于理也说不过去。你去后要内紧外松,不要打草惊蛇,先到汪銮处拜访,以麻痹他的防范。然后派人暗中窥测他与昊天寺和尚的来往,最后出其不意将他们擒获。汪銮虽有他弟弟在宫中罩着,但只要是触犯了律法,圣上也绝不会轻饶的。”
        听了老师的一席话,于成龙茅塞顿开,心中暗自佩服不予言表。
        新官上任,本来应该过了年正月十五以后才去赴任,可是于成龙深知重任在肩不敢耽搁,第二天就打点行装带了两个仆人,骑马离开京城奔着渤海湾方向而去。
        晚间,主仆三人在三河县住下,次日吃过早点继续赶路。第四天临近中午来到了玉田镇,他们发现在一处人群围着的地方,不时发出一阵阵的叫好声。到了近前在马上透过攒动的人头向人群中观瞧。只见中间一块场地上,有一对年轻男女正在表演空手夺刀,男子手持钢刀,处处照着女子的要害部位砍杀,却都被女子一一化解,这才引发了围观人们的叫好声。于成龙不但喜欢读书做文章,而且也爱好武术,虽说武艺不是特别高强,临阵对付一两个人还是不在话下。如今三十岁的他,每天早起闻鸡起舞从不间断。眼前,他被场地内二人的精彩打斗所吸引,不禁跳下马来,挤过人群到了前面。
        年轻男女表演完毕,收招定式,虽说穿的是夹袄夹裤外罩棉坎肩,可二人脸上却不见一丝汗珠,并且气不长出面不改色。
        在围观人们“再来一个!”的呼声下,只见男子从破布兜子里掏出一根小手指粗细的麻绳,对观众说:“下面,让我妹妹给大家表演一个缩骨功,如果成功,还请各位乡亲父老给撂下个赏钱。”他边说边向众人邀请道:“哪一位上来,用这条绳子把我妹从背后捆住双手,绳子勒的越紧越好,还要打上死扣!”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该上去还是不上去。于成龙见状几步上前,接过男子手中的绳子,来到女子面前,抱拳拱手道:“这位姑娘,在下可要得罪了。”
        到了近前,这才发现此女子身材高挑,一张鸭蛋脸儿,杏眼弯眉,齿白唇红,千娇百媚中又透着威严。她嫣然一笑,点点头,也不答话,转身把双手背了过来。
        于成龙上前麻肩头拢二臂就把她给捆上了,最后还打上了两个死结扣。
        这时,那位哥哥拿过来一件长身棉袍,给妹妹披在身上。只见女子慢慢扭动了几下臂膀,又摸索了一会儿,然后把棉袍抖掉在地。这时人们惊讶地发现,捆绑在她胳膊上的绳子已经不见,却被拿在了她的手中!“哗——”人们的掌声如同爆豆似的响了起来。紧接着就有人往她哥哥端着的铜锣里面扔钱币。
        于成龙虽然听说过缩骨功,但是今日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果她别人绑起来,或许能够作假,可她是被自己亲手绑起来的,说明这个女子有真功夫。想到这儿,他心里忽然动了个念头,若是把他兄妹二人带上,一来可以保护自己的安危,二来在破案中说不定能帮上我的忙。主意打定,来到女子面前深施一礼,以道歉的口吻说道:“这位姑娘,在下刚才失礼多有冒犯,还请不要记恨才是。”
        姑娘听此人说话就知不是农人,又见他身穿宝蓝色缎子长袍外罩黑色马甲,头戴一顶镶嵌着美玉的蓝色六棱瓜皮帽,大辫乌黑,高高的个头,白白的面皮,剑眉虎目,直通的鼻梁,方海口下一绺短墨髯,真可说是一位英俊男子。她脸一红,冲于成龙道了个万福,轻启朱唇,回道:“小女子是自愿被人绑缚,何谈记恨二字。”
        “百闻不如一见,姑娘有此功力,却为何流浪街头靠卖艺糊口呢?”于成龙不解地问道。
        “唉~”,姑娘轻叹一声,从地上捡起棉袍披在身上,摇了摇头:“纵有万般功夫,我身为女人,也不能报效朝廷,又有何用啊。”
        “不瞒你说,在下于成龙,我被万岁爷钦点为乐亭县知县,今去赴任,路过此地。见你兄妹二人展示武功,心生喜爱,就停马观瞧。在下斗胆问一句,你兄妹二人若随我去乐亭县,在衙门听差,可否愿意呀?”于成龙直言道出了实情。
        “啊?您是县太爷呀,小女子有眼不识泰山,万望赎罪。”姑娘说着又道了个万福。
        此时哥哥收完了钱,来到二人近前。姑娘指了一下于成龙对哥哥说:“哥,这位于大人是去乐亭县赴任的知县老爷,让咱俩跟他去在衙门当差,你说去吗?”
        男子一听眼前这位是知县,慌忙跪在地上磕起头来,嘴里说道:“承蒙县太爷厚爱,小人求之不得,愿随老爷前去,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于成龙弯腰把男子搀起来,言道:“壮士不必多礼,请起身收拾行囊,即刻动身吧。”
        兄妹二人把刀剑和两只包裹背在身上,跟于成龙来到马前。于成龙让两个仆人同乘一匹马,他兄妹同乘一匹马,五个人继续向东南方向进发。
        一路上经过攀谈,于成龙了解到了这兄妹二人的身世。
        哥哥叫冯天鹰,今年二十一岁,妹妹叫冯天燕,年方二九一十八岁。老家是沧县冯家庄,其父冯尚清是当地著了名的武术高手,各种拳术及十八般兵刃无所不精,与人交量可以一当十。最绝的一招就是缩骨功,只要是头能钻过去的缝隙,身体就能缩骨而过。哥俩自幼跟随父亲习武,深得真传。尤其是妹妹骨质柔软,缩骨功比哥哥练得更胜一筹。每年正月十五元宵节,在县城都要举办武术比赛,今年也不例外。皆因天燕上台比赛被千总家一独眼儿子看中,非要带回营中与其成婚。天燕不应,这小子恼羞成怒,命令跟随的十几名兵丁上前抢人。父亲和哥哥见状,急忙过来,三下五除二把兵丁撂倒,拉起天燕回到家中。因为冯尚清名声在外,这个千总儿子也认识他,见自己带来的人都被打趴在地,急忙跑回军营向父亲求救。爷儿三个回到家里,冯尚清知道得罪了官兵必然不会被轻易饶过,于是让天鹰带领天燕出外躲藏,千万不要再回家中。至于自己和老伴的安危,那就来啥接着啥,总不会有杀头之罪。哥俩带了些金银细软和平时换洗的衣服,朝着北方就下来了。每日行走三五十里,见镇店就住下来,白天撂个场地表演武术,挣得几个赏钱免得坐吃山空。春夏秋冬一路表演,临近年底这才撞到了玉田镇,没成想在这里遇到了爱才之人于成龙。
        因双人骑着一匹马,行走就比较缓慢,腊月二十三小年这天将近中午,终于到了乐亭县城。于成龙并没有急着去县衙,而是找了一家饭馆,要了一桌酒菜,给大家过了一个小节日。
        酒足饭饱,五个人来到县衙门前。与成龙掏出公文递给门官,门官看了一眼,赶紧单膝点地,口中高声称道:“新任乐亭知县于大老爷驾到,里边的人伺候啦!”
        衙役们听说新任县太爷来了,有的急忙去后院给永平知府索克阿和县丞送信儿,有的把马牵过去喂食,也有的则列立在了大堂之上。
       于成龙刚刚把朝服换上,就见一个头戴四品管帽的人走进了大堂,他知道这肯定是永平府知府,于是上前一步拱手施礼,言道:“下官于成龙前来本县述职,还望知府大人多多教诲。”然后把述职公文递了上去。
       索克阿看后把公文交还给于成龙,抱拳回敬道:“万岁钦点于大人任乐亭知县破获此案,想必你定有过人之处。本官来到此地已经半月有余,整日熬心费力,你来了,我就可以回去养养精神了。”
        寒暄过后,班头领着于成龙等人来到了停尸房,重新验看了一下两名死者的尸体,索克阿就连夜返回了永平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9

主题

5034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1913

热心会员

威望
0
金钱
6844
贡献
0

129

主题

5034

帖子

1万

积分
枯草叶 发表于 2018-9-29 10:43:4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次该于成龙露脸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