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楼主: 长缨在手

长篇故事《古寺新村杨家埝》节选(已完结)

[复制链接]

50

主题

601

帖子

1758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758
威望
0
金钱
1097
贡献
0

50

主题

601

帖子

1758

积分
长缨在手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 09:13: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长缨在手 于 2018-10-6 12:22 编辑

                     第十回:捉拿
      一转眼的时间,就到了正月初一。先天晚上,冯天燕亲自下厨,包了三鲜馅饺子,真个是皮薄馅多清香不腻,于成龙吃的是沟满壕平,连连赞叹说:“好吃,真好吃!”
      听着心上人的夸赞,冯天燕内心充满了喜悦之情,她在于成龙脸上亲了一口,说道:“老爷,奴家遇到了您,真是三生有幸。感谢上天把你我结合在了一起,奴家理应伺候好老爷和孝敬未见过面的公婆呀。”
      于成龙拉她过来拥入怀中,亲吻着那张性感的嘴唇,冯天燕则主动张开嘴,把香舌探进对方的口中,二人油嘴滑舌你来我往又勾起了熊熊欲火。于是进入卧室,双双宽衣解带,共赴爱河。
      天还没亮,冯天燕就伺候着于成龙穿好衣服起了床,二人梳洗完毕,她把昨晚留出来的饺子煮熟后,盛了两碗放到仙堂上了供。
      吃罢早饭,冯天燕非要跟着去昊天寺上香不可,并说只有自己亲自在老爷身边她才放心。执拗不过,于成龙就带了她和冯天鹰及两个仆人前往。
      于成龙和冯天燕同乘一辆轿子车,其他三人则骑马伴随左右。辰时一过,就到了昊天寺山门外,两个仆人接过马匹牵到一旁去喂草料,打扮成书生的于成龙、书童模样的冯天鹰、和侍女扮相的冯天燕则步入了无相门。
      明月主持时期,每逢初一十五,从早起到中午寺院之内人头攒动,香火缭绕,祷告声此起彼伏。可如今的寺院却冷清得出奇,天王殿前的鼎炉之内也就新烧过几柱香的痕迹。
      于成龙捻了三支香燃着插进香炉,躬身施礼的同时嘴里还无声的念叨着什么话语。礼毕,又来到大雄宝殿门前,刚要登台阶,冯天燕说了句上趟茅房就向北而去了。她去茅房是假,想找暗室是真。因为自己已经跟于成龙成了夫妻,帮助丈夫破案是义不容辞的事情。如果那些丢失的女人真的是被和尚们藏在什么地方了,怎么会露不出一点破绽呢?她转来转去,就来到了法堂殿前,因这里是僧人做法事的地方,平时门都是掩着的。都说艺高人胆大,这话一点不假,她想探个究竟,就推门进去了。
      堂内有四个盗匪正在打坐,见门外进来一位如花似玉的大姑娘,立马都站起身来瞪大了眼睛瞅着她。冯天燕也不害怕,而是冲他们道了个万福,问道:“各位高僧,小女子前来祈求菩萨,要寻找一位如意郎君,是在此地上香么?”
     “哦,呵呵呵,就是此地,就是此地。”其中一位净脸儿盗匪答应着来到她近前,用手指了指墙壁上挂的那幅佛像说:“你点三支香,跪在蒲团上给菩萨磕三个响头,保你定能找到如意郎君呀!”
      冯天燕接过和尚递来的三支香,插到香炉内刚跪下,就感觉眼前一黑,被装进了布袋子里。她本能地想喊叫,却让人从外边堵住了嘴,随之被几个人抬着下到了什么地方。等双脚落地去掉布袋子时,借助灯光,这才看清是一间四壁无窗户的地下室。此时她又喜又惊,喜的是和尚的隐秘暗室终于被自己找到了,惊得是自己还能否逃出这个魔窟?两个盗匪过来把她的手脚用绳子捆在一起,那个净脸儿盗匪淫笑着对她说:“嘿嘿,小娘子,俺们没福享受你的第一次,等明虎师父来为你开苞吧!”说罢,四个人带上门走了。
      冯天燕赶紧运用气功松筋缩骨,三下五除二就脱开了绳索的束缚,拉开房门探头向左右张望了一下,看通道中并无一人,就朝右边的方向遁去。走了一会儿借着微弱的灯光上了台阶,来到尽头见有一门口,侧耳细听外面声息皆无,轻轻一推是个转门,出来后这才知道是利用佛像挡住了洞口。她把佛像复位,然后出了这间屋子直奔大雄宝殿。冯天燕能够这么顺利的逃出来,是因为此时盗匪们都在几个大殿之内佯装打坐念经,平时洞口并无人看守。虽然那四个盗匪捉了一个俊妞儿,但也没有及时报告给明虎。明虎曾下过指令,一旦白天弄到了女人,不要急着去找他,栓好了,等晚上他自会去享受美餐。此时的他和几个弟弟正在大雄宝殿内敲打着木鱼,郑重其事的念诵佛经呢。
      冯天鹰跟着于成龙在殿内拜祭完,走出大雄宝殿下台阶左右张望,却不见冯天燕的身影。二人在院子里转了个圈儿,也没找到她。于成龙想起冯天燕说过做诱饵的话,心里不禁打了个寒颤,莫非她真的被和尚虏去了?这大白天的可能吗?冯天鹰不见妹妹心里也着急,刚要喊叫,就见冯天燕从西边跑了过来。于成龙刚要说话,冯天燕向他做了个摆手的动作,然后径自转身朝着寺院山门走去。
       二人紧跟在她身后出了院门,冯天燕这才停下脚步,神色虽然惊慌但却又喜形于色地附在于成龙耳边说道:“老爷,他们藏女人的暗室被我找到了,入口就在西厢房最北边的那间屋子里。”
        “啊?”于成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急忙追问了一句:“你在怎讲?”
        “我在法堂上香,被他们用布袋套住,弄进暗室里去了,还说等晚上让师父明虎来跟我那个。待他们走后,我解开绳索,就跑了出来。”冯天燕边说边比划着。
        “哦~”于成龙长吁了口气,他既为冯天燕的大胆感到钦佩,又为她的安危感到后怕,这家伙一旦出不来,我怎么向她的家人交代呀!闪念过后,他当即做出决定:为了防止和尚诛杀所藏匿的女人消灭证据,即刻赶回县衙调集人马围剿昊天寺,打他个措手不及。
        因事情紧急,于成龙和冯天鹰、冯天燕换成坐骑,扬鞭催马先行下去了,两个仆人则坐在车子上往回赶。
        回到县衙,午饭刚过。于成龙让厨房热了热剩饭菜,三人胡乱吃了几口,就来到大堂。他先给永平府写了封陈情书信,派信差送走了。然后又召集了县丞、班头、师爷、马步兵统领等各部门管事的,把在昊天寺发现的秘密作了一个简要的说明,就直接分派了任务:除县丞及两名衙役在家中看守外,其余人员各带器械随马步兵立即全体出动,跑步赶往昊天寺。为了增添兵力,还派出几名衙役去各村通知丢失女人家的苦主,让他们联合起村民手持棍棒等物也去昊天寺助威。
        日头偏西之时,百十号兵丁再加上苦主们找来的乡民,总计二百多人,把昊天寺围了个水泄不通。于成龙整冠束带迈着四方步再次进入山门之内,冯天鹰、冯天燕手提钢刀左右护卫,后边跟着吏目、典史、巡检等四十多个兵丁,径直奔着明虎的寮房而来。班头则引着提督、把总等三十多人扑向法堂。
        中午用饭时,明虎才得知手下又给他抓了个漂亮的女子,在两碗酒的驱使下,他急不可耐地想看看被小和尚夸得美若天仙的这位俏丽佳人。当推开室内房门后,不由得大吃一惊,只见里面空无一人,绳索被扔在了地上。他把其他几个暗室都看了,也没发现有新人在。这家伙首先想到的是寺内出了暗鬼,有人把女子放走了。于是气冲冲地回到上面,先审问了那四个抓人的小子,是如何捆绑的。得知是跟往常一样,把手脚都绑在一起,并打了死结后,就把所有的人员招到法堂内,询问究竟是谁放走了该女子。众人你看看我我瞧瞧你,都摇头说不知道。看着气急败坏的明虎,明鹰谏言说:“大哥,这个事情比较蹊跷,按理说这帮子人跟咱出生入死,不会做出大逆不道之事。俺想这个女子是不是会什么功夫,自己解开了绳子逃跑啦?”
        “你说的是缩骨功?”听四弟这么一说,明虎的脑海里蹦出了“缩骨功”这三个字,因为在柏林寺出家时,听师父说过这种技艺。
        明鹰点点头:“嗯,除非会这个功夫的人,才能短时间内逃脱绳子的束缚。”
        “啊?不会吧,看样子那个女子也就十七八岁呀,长得文文静静的,不像是会武功的人啊!”抓冯天燕的那位净脸儿盗匪分辩道。
        明虎转了转大眼珠子分析道:“种种迹象表明,来者不善。一个单身女子竟敢擅自闯入掩着门的法堂,这不合情理;逃跑时你们在法堂都没看见,那肯定是从俺的寮房出去的,可洞口的佛像却在原位没变。假如是个普通女子,她只顾逃命,那还顾得上把佛像复位呢?”
        “这么说是官家派来调查俺们的不成?”明义伸长了脖子问。
        明虎言道:“前些天汪员外派人来送信,说新派来个知县叫于成龙,两个人还称兄道弟了。于成龙说过要来寺院敬拜佛祖,但并没有说哪天来。难道是今天来了?你们有谁看到穿官服的人进院烧香啊?”
       “没有,没有哇!”众人个个摇头晃脑地回答。
       “今日来的香客不多,穿戴最好的也就是三拨人,没看见有衙门人进来。”在天王殿值日的一个盗匪回答。
       “那么在这几拨人中有没有年轻女子呀?”明鹰急切地问道。
       盗匪赶忙回答:“嗯,其中有个书生模样的人,带着一男一女两个书童,在鼎炉内烧了香。”
      “后来呢?”
      “后来,后来就朝北去了,应该是去了大雄宝殿吧。”
      明豹接过话茬道:“咱在大雄宝殿也看到了那位书生,可身边只有一个男书童啊,难道咱抓的就是那个女书童?也就是说那位书生有可能就是新任知县于成龙吧?”
      明熊把大黑脑袋一不楞,摆摆手说:“不能,不可能啊,俺看那个书生最多也不过三十岁,这么年轻怎么会当县官呢?”
      几个人说来争去,也没弄出个子午卯酉来,最后明虎说:“不管咋说,今儿这个事情有些不妙,她就不是衙门的人,知道了咱的秘密,也有可能去报告给官府的,所以应该立即把这两个洞口封死,再从别的地方开的新洞口,以防不测。”
      “大哥说的对,咱马上动手吧!”明鹰建议道。
      明义插话说:“改洞口就要改通道,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依着俺说先把寮房那个堵上,法堂那个女子没看到,先留着进出。等把其他洞口修好了,再堵上这个。”
      明虎点头同意:“嗯,就这么办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0

主题

601

帖子

1758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758
威望
0
金钱
1097
贡献
0

50

主题

601

帖子

1758

积分
长缨在手  楼主| 发表于 2018-10-3 09:42: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长缨在手 于 2018-10-6 12:24 编辑

        刚把洞口用砖堵上,还没来得及用佛像遮挡,院子里的几个盗匪就冲进了明虎的寮房,惊慌失措地叫道:“当,当,当家的,官兵来啦!官兵来啦!”
        明虎正在床榻上休息,听说官兵来了,也吓了一跳。他翻身下床,刚登上僧鞋,一男一女就闯了进来,钢刀和利剑就架在他脖子上,齐声喝道:“别动,敢动就要你的命!”
        话音刚落,于成龙背着手也进来了,他看了看明虎,见跟班头描述的一模一样,就笑着说道:“明虎大主持,新任乐亭知县于成龙前来拜望,你可有失远迎啊!”
        明虎心里咯噔一下子,心说完了,说不定眼前这位漂亮的女子就是逃跑的那位。虽说害怕,但还是故作镇静地说:“老衲不知县太老爷驾到,没去迎接,自感失礼。可这刀架脖子上的玩笑开的也太大了吧?”
        于成龙冷笑一声:“呵呵,玩笑太大?我觉着还小了点儿呢。来人!把他给我锁了!”因为他知道擒贼先擒王,绝不能给对方留有任何反击的机会。
        两名捕快手持锁链刚要上前,没想到明虎身子往后一撤,避开两边的利刃,反手来夺冯天燕手中的宝剑。他原以为凭自己的功夫夺下这女孩的剑不成问题,然后大开杀戒,弄个鱼死网破。但他想错了,冯家哥俩那是从小就受到了父亲的真传,不但武艺高强,还练就了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意念。冯天燕见明虎眼瞟自己身形一动,就知道他要动作,于是早有防备。就在明虎的右手往前一伸之际,冯天燕的剑刃往上一撩,正好削在他的手掌上,明虎就觉得掌心发凉,紧跟着几股鲜血喷涌而出,他啊呀一声跌坐在床榻上,再一看五个手指全都不见了。疼得他急忙用左手攥住伤口,嗷嗷嚎叫。
        捕快不管他是死是活,过来把锁链套在其脖子上又把双手腕子绑在了一起。于成龙让人扯了一块床单布,给明虎缠住伤口,押着他来到外屋禅房。
        禅房内的七八个堵洞口的盗匪也被兵丁给控制住了,他们见大当家的被捉,一个个都搭了下脑袋。
        于成龙指着泥迹未干的墙壁,问明虎:“大和尚,这冷时寒节的动土修造,却是为何呀?”
        明虎翻了一下眼皮,嘴角抽动了几下,没有言语。
        “哈哈哈,你不说也罢,那么我就来给你揭开这个谜底吧!”于成龙笑罢冲兵丁一挥手:“给我凿开!”
        兵丁们用刀具七手八脚地把新砌上去的砖抠了下来,一个里面闪烁着微弱灯光的地道展现在人们眼前。
        于成龙见陈县令没有找到的暗室被自己打开,心中大喜,弯腰就往里钻,被冯天燕一把拉住,说道:“老爷,您不能进去,小心里边有人暗算。”
        于成龙回头看看那张俊俏的脸蛋儿和含情脉脉地眼神,心中不由得充满了感激之情,他冲冯天燕点了点头,然后命令身边的军卒:“你们跟随冯天鹰下去,要谨慎仔细的搜查,不要漏过任何蛛丝马迹!”
        “是!”冯天鹰和军卒们答应一声进了洞口。
        再说班头那一路人马来到法堂前,军卒一脚踹开堂门,呼啦涌了进去。此刻,明豹、明熊、明鹰和明义以及手下的几名盗匪,正在研究从哪个地方再重新开洞口比较有利,被突然闯进来的官兵吓的不知所措。但毕竟这四个领头的见过世面,明豹向前一步,单掌一立,诵曰:“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佛门圣地,你们擅自闯入,却为何故啊?”
        班头也上前一步,用手指着他的鼻子,厉声喝道:“明豹和尚,你们身为出家人,不遵守佛门戒律,不但饮酒吃肉,还藏匿残害良家妇女,这个佛门圣地早就被你们这帮无耻之徒给败坏了!今天我们是奉了本县于大老爷之命,前来捉拿尔等,如敢反抗格杀勿论!”
        霍!就这几句话可把这些歹徒惹毛了,明鹰心说:一定是那名逃跑了的女子报了官,不然官府绝不会立马就来抄俺们的老窝。与其说束手被擒,还不如打死一个够本儿,打死俩赚一个呢!因此他高声叫道:“弟兄们,看来官府是饶不过咱们啦,快动手吧!”喊罢,向前一蹿,就来夺班头手中的水火棍。班头以为自己的大话一出口,这些和尚就被吓得乖乖跪下磕头,却没料到这帮人都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他听有人喊动手,刚一愣神,明鹰就到了近前,还没来得及举起水火棍,脸上就挨了重重一拳,啊呀一声摔倒在地。明鹰弯腰抄起棍子,照定官兵便打,当时有个脑袋就被开了花。明豹、明熊看弟弟打死了人,已知事情再也不能挽回,纷纷跳将过来加入战斗。进来的这十几个兵丁根本不会武功,平时只会吓唬老百姓,所以面对强敌只有挨打的份儿。
        在门外把守的提督、把总见和尚动了手,急忙吩咐几名弓箭手做好准备。随着兵丁纷纷逃出,明鹰举着棍子也追到了门口,刚一露头,就被三支雕翎箭射中了面门,其中有一只射进了右眼,他惨叫一声仰身跌倒,吭哧了几声绝气身亡。
        人说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这话一点不假。看着弟弟死在眼前,明豹火往上撞恨满胸膛,他手持夺过来的一杆长枪,往外就杀,几支箭射过来被他用枪杆拨打在地。可没想到这个弓箭手是分成了三组,第一组射不中,紧接着是第二组,然后是第三组。他刚躲过了第一组的五支箭,这第二组就到了,再想躲闪已然来不及了。噗!噗!五支利箭全都钉在了他的前胸,这个二魔头跟四弟一样,也闹了个惨死的下场。
        明熊刚想杀出来,但见此情景又退了回去,命人关上房门伺机再战。
        提督看和尚们退回殿内关闭了房门,他就在外大声喊道:“殿内的和尚听着,只要你们放下武器,乖乖地走出来接受调查,官府定然不会伤害大家!倘若依然执迷不悟,死的这两个就是你们的下场!”
        盗匪们听了,你看看我我瞅瞅你,最后都把目光集中在了明熊脸上。明熊也拿不定主意,他问明义:“你看咋办?”
        明义转了转黄眼珠子,小声说道:“既然官府已经知道俺们羁押了女人,也就藏不住了。咱这十来个人终究不是人家的对手,莫不如放下刀枪,也许还能保住性命。”
      “那么俺哥和弟弟就这么白白的死啦?俺咽不下这口气恶呀。”明熊正说着,躺着的班头苏醒过来哼了一声,他一弯腰,从地上拎起来,质问道:“说,是谁告诉你俺这儿秘密暗道的!?”
      班头喘了口气,有气无力地答道:“是,是我们老爷的夫人啊,她就是被你们抓进去了又逃走了的那位女子呀。”
      啊?真的是官府里的人那!明熊回头狠狠瞪了那四个抓冯天燕的家伙一眼,心说:坏事都坏到你们身上了!转头又问班头:“那你们打算对俺怎么样?”
      班头更是条汉子,毫不畏惧的回答:“查清事实真相,按国法律典发落呗。”
      明熊心想,按律法俺们都是死罪,与其这样束手就擒,还不如先杀死他几个痛快痛快。于是从身边一个盗匪手中要过来一把钢刀,就要对班头下毒手。正在此时,墙上那张释迦摩尼挂像嗤拉一下被人扯了下来,冯天鹰跳出洞口,把手中明晃晃的钢刀向前一指,厉声喝道:“和尚们听了,你们的大主持明虎已经被拿下,藏匿的女人也找到了,还不赶快放下武器等候发落,更等待何时呀!”
      盗匪听明虎被抓,都发出了一声惊叫,明熊也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把刀一扔坐在了地上。班头过去打开房门,兵丁进来用绳索把盗匪绑上手腕,拴在一起带出法堂,来到大雄宝殿前跟于成龙汇合。副将带的另一班人马各屋仔细搜查,除去抓了十几名和尚外,还从仓库内搜出了几坛子酒和猪羊肉。经过清点,不算死了的明豹、明鹰,共计抓获和尚三十一名。
      此时天光已经渐暗,十八名被囚禁四个多月的女子终于重见天日,与前来相认的父母或丈夫抱头痛哭。那两名少女和其他几个被糟蹋怀孕的大姑娘小媳妇,更是哭天抹泪痛不欲生。有几个身强力壮的苦主见自己的亲人被弄得不成人样子了,抡起镐头扁担就要砸死这些秃驴禽兽,被于成龙制止道:“乡亲们,苦主们!你们的心情我晓得,就是把他们千刀万剐了也不能解心头只恨!但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还是等我把他们带回县衙审问后,再依法处置也为时不晚那!”他看了一眼那些刚披上家人带来的棉衣,还在瑟瑟发抖的妇女,又对大家说:“你们先把女儿媳妇带回家中好好睡上一觉,明日早早去县衙击鼓鸣冤吧!”
      苦主们听了于成龙的话,拉着自己的女儿媳妇跪在地上磕着头说:“青天大老爷,您就是我们的重生父母再造爹娘啊!乐亭县有您为官,是百姓们的福分那!”
     于成龙让他们起来赶紧回家,然后命令衙役兵丁等所有人马,押着盗匪回归县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9

主题

5034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1913

热心会员

威望
0
金钱
6844
贡献
0

129

主题

5034

帖子

1万

积分
枯草叶 发表于 2018-10-3 10:25:4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终于查清楚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70

主题

7608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8417
威望
0
金钱
10394
贡献
0

270

主题

7608

帖子

1万

积分
野渡 发表于 2018-10-3 18:50:2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很传奇!于成龙夫人更传奇!女中豪杰,怎生了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0

主题

601

帖子

1758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758
威望
0
金钱
1097
贡献
0

50

主题

601

帖子

1758

积分
长缨在手  楼主| 发表于 2018-10-4 11:23:2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一回:审讯
        一更时分,盗匪们被分别投入牢中。于成龙让总兵拿来些军中常备的刀创药,给明虎敷上并包扎好,以防流血过多死后无法审问。
        因于成龙刚上任就破获了妇女丢失案,衙内大小人等都特别高兴,县丞建议晚宴去城内最大的饭馆“独一处”庆贺一下。于成龙摆摆手说:“虽然抓获了这帮恶人,但事情还未明了,没到庆贺的时候。我看这样,各部回归自己的驻地,让伙房多做一些好吃的东西,所有开销银子都记在县衙的账上,等整个案子大功告成,本县定奏请皇上,论功行赏。”他不是不愿意庆贺,而是怕外边人多嘴杂,不想让汪銮这么快就得到已经抓了和尚的消息,以免打草惊蛇,给他进宫去找汪公公留有时间余地。因为从明虎寮房中搜出的典当土地契约上,根本就没有汪銮所说的从明年开始逐步递增,三年后就涨到二百纹银的文字。这就是说汪銮在撒谎,他定与和尚交情甚厚或者连带瓜葛。
        晚宴开席,下属官员纷纷向于成龙敬酒,也免不了说着一些奉承之词。于成龙看了一眼坐在自己身边的冯天燕,笑着对大家说:“诸位对本县的夸奖有点过了,其实功劳最大者,应属于我的夫人冯天燕。没有她的深入虎穴,这个案子啥时候能够破获,还说不定呢。”
        冯天燕听被自己深爱的男人称赞,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她压抑住内心的喜悦,羞涩地一笑,说道:“谢谢老爷夸奖,天燕既然是衙门的人了,就应该为朝廷效力,为夫君您分忧才是呀!”
        “夫人不但才貌双全,还武艺高强,又说出这样知书达理的话来,本县丞佩服的是五体投地呀!来,我敬夫人一杯!”县丞确实从内心佩服,但也夹杂着拍马。
        吃饱喝足,已经快三更了,劳累一天的于成龙和冯天燕回到卧室,躺在暖暖的土坯炕上爱过后,相拥着进入了甜甜的梦乡。
        次日,刚吃过早饭,县衙门口外的大鼓就被敲响了。于成龙来到了大堂之上,坐下后吩咐升堂。在衙役们雄壮的“威~~!”声中,被和尚糟蹋过的那群女子来到庭前,手举状纸跪在地上口呼冤枉!有人把状纸接过去递给于成龙,于成龙看了一眼放在桌案上,抬了抬手,让她们都站立起来听候问话。
        于成龙吩咐一声:“带被告明虎!”
        不多时,明虎被押了上来。只见这小子脸色蜡黄,面容憔悴,右胳膊吊在胸前,每迈一步脚镣子哗啷作响,已然失去了往日的威风。听班头一声厉喝:“跪下!”后,他虽然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慢慢跪在了地上。
        于成龙拍了一下惊堂木,问道:“下跪何人?报上名来。”
        “昊天寺住持,明虎。”明虎有气无力的答道。
        于成龙用手点指:“明虎,现有十八名女子联名告你昊天寺和尚违背她们的意愿,强行关押并实施奸淫。身为一寺之主持,带头违反清规戒律,你可知罪么?”
        明虎抬头看了一眼于成龙,又垂下去说:“和尚色迷心窍,甘愿补偿她们银两。”
        于成龙正色道:“呵呵,说得轻巧,补偿银两就完啦?你们犯得这是囚禁人身自由,轮奸妇女罪。按《大清律例》,轮奸良家妇女者,为首斩立决,同案犯绞监候,而虽为同谋,但并未参与轮奸的案犯,要发配到黑龙江,‘给披甲人为奴’!”他顿了顿又说道:“下面你就把从什么时间开始修的地下室,在什么地点,怎样弄到的第一个女人,交代清楚吧!”
        明虎低头没有答言,心说反正也是个死,任你处置不就完了吗?
        于成龙把惊堂木一拍,喝道:“明虎!本官问你的话没听见吗?”
        明虎把头一抬把脸一扭:“既然你说俺犯法,和尚无话可说。”
        “哈哈,你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啊!看来不来点儿厉害的给你尝尝,还真不知道马王爷是三只眼!”于成龙说着,从竹筒里抻出来一只签子抛在地上,命令衙役道:“来呀,先赏他四十大板!”
        有人抬过来一只长条宽板凳,四个衙役上来揪住明虎的两只胳膊和双腿放在上面,褪去棉裤露出白胖的屁股,有两个衙役抡起水火棍噼嗤噗哧就砸了下来。本来班头被和尚打了,衙役们就憋着劲报仇呢,这一顿结结实实的胖揍,只打的明虎皮开肉绽鲜血迸流,再加上他手有伤,哀嚎了一阵儿就死过去了。
        于成龙又命人把明熊押了过来,这小子见哥哥趴在凳子上,满屁股是血,就知道他没招供被打了。于是横下一条心,无论于成龙怎么样审问,他也是不肯说出实情。免不了屁股又被打了个万朵桃花开。
        第三个被带上来的是身高不足五尺的明义,他一进大堂,就闻到了一股血腥味儿,又看见明虎、明熊那两幅惨状,吓得腿肚子都转了筋,咕咚一下子就跪在了地上。于成龙让他抬起头来,见此人黄焦焦的小脸无胡须,清淡眉三角眼,鹰钩鼻子薄片子嘴,跪在那里抖成一团。心说,从寺内建制薄看,这家伙排名第五,位列堂主。从面相上看是个军师级的人物,善于出谋划策,昊天寺所发生的事情肯定全都知晓。看他那个害怕的样子,我何不用计来套出其中的实情呢?主意打定,把惊堂木一拍,问道:“下跪何人?在寺中主管什么?报上名来!”
      “和尚明义,主管……没有职务,是个打扫院子的。”明义撒了个谎回答道。
      “嘟!”于成龙一扬手,把桌案上的建制薄抛到明义近前,喝道:“大胆明义,这上面明明写着你是堂主,却为何不敢承认啊?你若说了,老爷我网开一面从轻发落,如果狡猾抵赖,”他一指明虎、明熊:“这二位就是你的下场!”
      明义瞥了一眼身边还没苏醒过来的明虎、明熊,吓得磕头如捣蒜,嘴里连说:“大老爷饶命,大老爷饶命,小的该死,小的该死。您把他俩抬下去吧,凡是俺知道的,全说,全说。”
      于成龙会心的一笑,挥挥手,让人把明虎、明熊抬回了牢房,这才问:“那么我来问你,修建地下室是谁的主意,从何时而建?是在什么地方抢掳的第一个女子?又是谁先强奸了她?”
      明义沉吟了一下,回答道:“修建地下室是明虎的主意,应该是在七月底修完的。抢第一个女人是在八月十五早晨,来求菩萨保佑她男人身体康复的,被小和尚弄到了地下室。老爷,您知道,家有千口主事一人,每次弄来的女人,都是先由明虎来玩儿,然后才能轮到俺们呐。”
      于成龙点点头,抬眼问那些被糟蹋过的妇女:“你们当中谁是八月十五被关起来的呀?站出来做个证。”
      女人们你看看我我瞅瞅你,都摇了摇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9

主题

5034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1913

热心会员

威望
0
金钱
6844
贡献
0

129

主题

5034

帖子

1万

积分
枯草叶 发表于 2018-10-4 13:03:2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打。使劲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0

主题

601

帖子

1758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758
威望
0
金钱
1097
贡献
0

50

主题

601

帖子

1758

积分
长缨在手  楼主| 发表于 2018-10-5 08:19: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长缨在手 于 2018-10-6 12:27 编辑

        于成龙心里纳闷儿,难道这些女人还有什么顾虑不成吗?怎么就没有一个出来作证呢?他转头又问明义:“明义,你可知那位女子叫什么名字呀?”
        “没问,确实不知名姓。”
        于成龙一扬手:“那么你站起身来,看看这十八个女子中哪一个是她呀?”
        明义头也没抬就说:“禀大老爷,这里面没有。”
        于成龙把桌子一拍:“你没看,怎么就知道没有呢?”
        明义哆里哆嗦地回答:“老爷,她,她……死了。”
        于成龙闻听一惊,站起身来两只手扶在桌案上急问:“死了?怎么死的?埋在了哪里?”
        “是她自己碰头而死,埋在了寺院外西北角第一棵歪脖儿香椿树下。”
        说到此处,苦主中有个年轻汉子抢步上前,跪在地上,嚎啕大哭着说:“大老爷,我媳妇儿花蕊就是八月十五那天早起,上昊天寺为我的病去求观世音菩萨的,她可是一去没回来呀!我家人把沿路沟坎儿和昊天寺都找遍了,也没见着踪影啊!”
        “哦?你是哪个村的,叫什么名字呀?”与成龙问道。
        “草民魏家埝的,名叫魏三儿。”
        于成龙翻开苦主丢失女人报案登记册,第一名就是魏三儿,后面记载着他十八岁的媳妇花蕊,上身穿白色粗布麻花大夹袄,下穿一条浅蓝色粗布裤,于八月十五日清晨去昊天寺上香时走失。他合上登记册,对魏三儿说:“嗯,按你媳妇丢失的日期来看,这个死者极有可能就是花蕊。但在没弄清楚死者身份之前,谁也不敢确定。这样,我马上派人去挖死尸,你可跟去辨认。”于成龙说着命令班头:“你带领五名衙役、仵作和这位苦主,骑马赶奔昊天寺西北角那棵歪脖树下,把死尸装在麻袋里驮回来!”
         “是嘞!”班头虽然挨了明鹰一拳,但无大碍,带领人马走了。
         班头走后,于成龙接着问明义:“我再问你,你们除了在地下室玩弄女人,是否夜间还把她们带到僧舍呀?”
         “这个除了明虎可以,其他人是决不允许的。不信您可以问问她们。”明义说着用手指了指站在一旁的受害女子们。
         没等于成龙问话,这些女子也顾不得害羞,七嘴八舌地说:“老爷,他说的对,我们夜间都被明虎带去过他的住处。”
         于成龙心说,看来陈县令在明虎寮房发现的头发定是这些女人的无疑了,由此可以推断,和尚怕事情败露,就来了个先下手为强,把陈县令给杀害了。他眼珠一转,突然问道:“明义,头年腊月初七夜间杀死陈县令你可参加了吗!?”
         “没有,俺在寺中看守……不,俺不知道……”明义没加思索就脱口而出,当意识到这可是重大机密时,再想遮拦为时已晚,因为在他下意识的话语中已经露出了马脚。
         于成龙心中大喜,自己的一句话就捅开了这个杀害朝廷命官的弥天大案!他压住心中的喜悦,把惊堂木一拍,喝道:“你看守昊天寺,那么是谁带头来县衙行的凶啊?”
         “是……他这个……”明义心里翻了个个,暗道,俺要是不说肯定就要挨板子,反正轮奸妇女已经是杀头之罪了,又何必受皮肉之苦呢?罢罢罢!俺就全招了吧。想到此,他抬起头来对于成龙要求道:“大老爷,小的肉少皮薄,跪的实在难受,您让俺坐下说好吗?”
         如果是那些死要面子的官员审案,对他这个要求绝对不会答应,弄不好还会严加呵斥甚至打板子。于成龙则不然,他要的是口供,只要你肯说实话,别说坐着,就是趴着也行。
         明义见于成龙点头,身子一歪坐在了地上。他揉了揉酥麻的两条腿后,这才坐直了身子,把明虎如何计划杀害陈县令的始末缘由交代了一番。
         于成龙听后,并没有表露出震怒之意,而是从桌案上拿了一张纸,起身来到明义近前,递到他手里问道:“这上面跟你昊天寺签约典当土地的汪銮你可认识么?”
         明义看着契约,连连点头:“认识,认识。”
         “跟你们的交情如何呢?”
         “很好,很好。”
         “那么,你们拘押妇女和杀害陈县令他知晓吗?”
         “拘押妇女他肯定不知道,至于杀陈县令他知不知道俺就不清楚了。”
         “你们跟汪銮是怎么认识的呢?”
         明义用舌头舔了舔干涸的嘴唇,又咽了口唾液,央求道:“老爷,能给口水喝吗?”
         于成龙回头对桌案后伺候茶水的仆人说:“倒碗水来!”
         明义接过水碗,也顾不得烫嘴,咕嘟咕嘟几口就喝干了,然后抹抹嘴角说:“老爷,俺就啥都告诉您吧。其实俺们不是出家人,原本是蓬莱县的一群海盗。俺的真名叫吴义,明虎哥四个叫肖虎、肖豹、肖熊、肖鹰。皆因肖虎弟兄四人为父报仇杀死了多人,不敢回家,就占山为王成了海盗。因经常杀人和抢劫妇女,被当地官府捉拿,为了活命,俺们乘船漂洋过海,来到此地。为了找一处落脚点生存下来,经汪銮指点,在一个雨夜把昊天寺里的和尚全都杀掉,改姓瞒名占据了此地。”
         闻听此言,于成龙大吃一惊!他追问道:“那些和尚埋在何处?”
         “就在寺院外西北角和尚坟附近,因怕引起外人怀疑,就没有筑起坟茔。”
         “这个事情汪銮一定知晓啦?”
         “是他出的主意,能不知晓么。”
         哈哈,好一个汪銮!你勾结海盗,密谋杀害无辜僧人,还说什么跟这帮家伙只是一面之交,你犯得这可是灭门九族之罪呀!等我把你抓来,看你还有什么话可说!他怒火胸中烧,即刻派把总带领人马速去把汪銮抓来。
         吴义交代完了,记录官把供词宣读了一遍,让他签字画了押,带下去不提。
         已经读醒过来的明虎第二次被抬到了堂上,于成龙看这家伙趴在地上龇牙咧嘴哼哼唧唧,一拍惊堂木:“肖虎!你这个杀人不眨眼的海盗,赶紧如实交代你所犯下的一切罪行,否则本老爷再让你尝尝夹棍的厉害!”
         明虎一听自己的名字和海盗几个字,就好像一盆冷水浇在身上,从头顶凉到了脚心,知道有人把自己的身世全部端出来了。但他还是咬咬牙,没有吱声。
         于成龙见状,拔出一支竹签子扔在地上,大喊一声:“上夹棍!”
         两名衙役闻风而动,把夹棍套在了肖虎的脚踝骨处,随着于成龙一句:“收!”,只听趴在地上的肖虎啊呀一声惨叫,随之蹦出两个字:“愿招!”
         于成龙一摆手,衙役把夹棍撤下来,肖虎喘了几口粗气才说道:“大老爷,您既然已经知道了俺的身世,小的愿招一切。”
         他的供词基本上和吴义说的差不多,但他交代杀害陈县令是汪銮提供了蒙面布和县衙的布局图,这让于成龙的怀疑得到了证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9

主题

5034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1913

热心会员

威望
0
金钱
6844
贡献
0

129

主题

5034

帖子

1万

积分
枯草叶 发表于 2018-10-5 10:04:3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又读了一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0

主题

601

帖子

1758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758
威望
0
金钱
1097
贡献
0

50

主题

601

帖子

1758

积分
长缨在手  楼主| 发表于 2018-10-5 10:16:29 | 显示全部楼层

妹子真勤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0

主题

601

帖子

1758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758
威望
0
金钱
1097
贡献
0

50

主题

601

帖子

1758

积分
长缨在手  楼主| 发表于 2018-10-6 08:18: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长缨在手 于 2018-10-6 12:26 编辑

                     第十二回:结案
      大年初二,正是民间百姓串亲访友开始的日子,汪銮家也不例外,他的外甥外女和其他亲戚都来拜望。因午饭时间还未到,此时他正坐在客厅喝着香茶与客人们谈笑生风,突然一家奴急火火地跑进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老,老爷,官兵来了,官兵来了!”
      汪銮听了他这没头没脑的话,呵斥道:“什么官兵,说清楚喽!”
      家奴边说边比划:“看样子是县衙门的,足有三四十人,手里都拿着刀枪棍棒,也不让通禀您,已经闯进来啦!”
      汪銮闻听大怒:“是谁吃了熊心咽了豹子胆,竟敢不通知本老爷就私自闯入我的宅院啊……”他的话音未落,把总一脚踏了进来,从袖袋里掏出一张黄纸,念道:“经查,有人举证汪銮涉嫌与海盗勾结,图财害命,即刻带回县衙听后审问!乐亭知县于成龙手令。”
      汪銮脑袋嗡的一声差点没从椅子上栽下去,但他缓了缓,强作镇静地说:“告我勾结海盗,没弄错吧?你回去把于成龙叫来,我要当面跟他对质!”
      把总轻蔑地说:“呵呵,回去?县太爷命令我来抓你,必有把柄在手。小的们,给我锁上,带走!”
      呼啦上来四个兵丁不容分说,就把汪銮锁了个结结实实。家人和亲朋见此情景都慌了神,急忙跪在地上请求总兵开恩解开绳索。把总看了看他们,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命令兵丁:“带走!”
      当把总把汪銮带回县衙时已经接近中午,于成龙命人把他先关入牢房,午后再审。
      吃饱喝足,又喝了几杯茶,于成龙也顾不得休息,就来升堂问案。
      汪銮被带到堂上,他见于成龙正襟危坐一脸的肃穆,紧走几步几步来到桌案前,双手抱拳深施一礼,笑容可掬的问道:“成龙贤弟,几日不见一切可好哇?”
      于成龙并未起身,只是冲他一笑,回答道:“托哥哥的福,什么都好。尤其是昨天去昊天寺敬香,佛祖显灵降吉祥,送给了我一些宝物,你猜猜是啥?”
      汪銮心里纳闷儿,看着于成龙笑眯眯的样子,听他拉家常似的口气,也不像总兵宣读手令上说的那么邪乎呀!难道他是在跟我开玩笑不成么?如果是那样,你这玩笑开的可是有点过头了。想到这儿,他也笑了笑,摇了摇头装模作样地说:“佛祖送给贤弟的宝物必定很珍贵,愚兄哪里会猜得到呢。”
      于成龙故作神秘地说:“呵呵呵,这些宝物实乃奇珍异宝,就藏在我的县衙内,哥哥是否有兴趣看看呐?”
      汪銮连忙点头:“嗯,好哇,好哇,哥哥我正想长长见识开开眼呢。”
      于成龙吩咐一声:“把那两尊宝物抬上堂来!”
      不一会儿,四名衙役抬着用红布盖着的两块木板走进来放在地上。于成龙点头示意汪銮:“哥哥可亲自揭开红布仔细观瞧。”
      汪銮转身兴冲冲地来到“宝物”旁边,蹲下身去慢慢掀起红布。不看则可,这一看把他吓得是魂飞魄散!只见一个大秃脑袋的人侧脸趴在那里,目光正好跟自己对视在一起,这不是假和尚肖熊吗?他啥时候被于成龙给抓来啦?汪銮简直不相信这是真的,顺手揭开另一块红布,妈呀!这张面孔更熟悉,正是这帮盗匪的头子肖虎!此时一种恐惧感袭上他的心头,两腿一软不由自主的就坐在了地上。
      “汪老兄,汪员外,这两个宝贝如何呀?”
      汪銮一回头,只见于成龙不知啥时站在了身后,正笑眯眯地跟自己说话呢。他定了定神,慢慢站起身来,勉强一笑,回道:“贤弟,你这是跟愚兄开玩笑吧,我还真以为是啥好宝贝呢,却原来是两个和尚啊。”
      “那么你认得都是谁吗?”
       汪銮用手指着两个人说道:“这个好像是住持明虎,那位是他师弟明熊吧?”
      “认得就好。”于成龙吩咐把两名盗匪抬下去,然后转身回坐到案桌后面,把惊堂木一拍,二目圆睁,喝了一声:“人犯汪銮,还不跪下交代你所犯下的滔天罪行,更待何时!”
       汪銮虽然被这句话吓得浑身一哆嗦,但他还是强作笑颜回敬道:“于大人,我堂堂一介守法公民,不但身体里流淌着皇家血脉,而且弟弟在朝中伺候万岁爷,怎么会跪你们这些芝麻小官儿?再说,这大庭广众之下,你可不要胡言乱语,抹黑我的人格啊!”
       于成龙针锋相对地说:“抹黑你的人格?如果没有确凿的证据,本老爷是不会随便抓人的。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干了些啥事自己最清楚,还是乖乖地说出来,免得皮肉受苦哇!”
       汪銮把头一昂:“我自恃清白,无话可说。”
       于成龙看他那目中无人的样子,怒从心中起,吩咐一声:“来呀,教他给我跪下!”
       一名衙役上前用水火棍照他小腿后窝一拍,汪銮哎呀一声就跪在了地上。于成龙嘿嘿一笑,说道:“我这芝麻官虽小,但在一方也是你等子民的父母。莫说是皇家血统,他就是皇亲国戚犯了王法,只要是在我的管辖之内,见了本老爷岂有不跪之理!”
       汪銮依仗着弟弟是皇上身边的宠人,咬牙切齿地说:“算你狠,等日后见到我弟弟告你个辱骂殴打旗人罪,非让皇上把你抽筋扒皮不可!”
       于成龙仰天长啸:“哈哈哈,日后?你还想有日后?今天你要不交代清楚犯罪事实,八十水火棍下去,你能活下来就算你长得筋骨壮!”他把惊堂木又拍了一下:“说?还是不说?”
       汪銮心想,你也就是说句大话吓唬人罢了,我就不信你真的敢棒打我这正黄旗的子孙!于是说道:“真不知身犯何罪,无话可招。”
       于成龙本意也不想打他,毕竟他跟当今万岁是一支血脉,朝中又有其弟汪公公实力雄厚,一旦打死了自己也会受到处置。可眼前这家伙跟茅坑里的石头一样,又臭又硬,看来不给他来点皮肉之苦,是不行的了。他把一支竹签抛下来,命令道:“给我先重大四十大板,如若不招再加四十!”
        几名衙役如狼似虎,摁住汪銮褪下裤子露出肥厚的臀部抬上长条凳子,刚打了不到十下,汪銮就如杀猪般的嚎叫着哀求道:“别打了,别打了,我招,我全招……”这家伙自小娇生惯养,被蝇子踢着都感觉不受用,哪里受过这般痛苦哇,于是赶紧求饶。
       于成龙一摆手,止住刑杖,问还在呲牙咧嘴吸着气的汪銮:“这才刚几下呀,就受不了啦,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说吧,你是如何结识肖虎这群海盗的?又是如何出谋让他们杀了昊天寺的和尚和陈县令的?”
       汪銮一听这些事情都被于成龙掌握了,就知道是肖虎等人招的供,那么自己再隐瞒下去也无济于事了,干脆也交代了吧。况且我只是给他们指了指路,并没有亲手杀人,罪不至死。以后再让弟弟走动走动,定会没事的。只要留得青山在就不怕没柴烧,一旦翻过身来,看我怎么收拾你于成龙!他给自己吃了宽心丸,然后就把所要交代的事情避重就轻地讲了一遍,也把主要责任都推到了给自己出谋划策的刘坏水和肖虎他们身上。
       记录员也把汪銮的供词当堂宣读后,让他签字画了押,然后押入大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