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411|回复: 33

曹 操(长篇历史小说)

[复制链接]

155

主题

624

帖子

3397

积分

网站编辑

Rank: 8Rank: 8

积分
3397
威望
0
金钱
2553
贡献
0

155

主题

624

帖子

3397

积分
陋室一翁 发表于 2018-9-22 06:22: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自即日起,晒一下10年前著作的长篇历史小说《曹操》,由北京图书馆出版社全国发行                                                

                                     曹   操(长篇历史小说)

                                           陋室一翁

一、展露雄心不废帝
公元196年,正是东汉建安元年。这年的八月,中原大地,在如火的娇阳灸烤下,热浪滚滚,暑气袭人。
受到汉献帝封偿,走马上任几个月的兖州牧曹操,此时正和部下众将,在驻地许县的营中议事。他们的议事内容,主要是奉迎皇帝来许县安身。天气太热,尽管议事营内门窗大开,人们仍是燥热难耐,涔涔汗水顺脸流下,湿透衣衫。
坐在上首席的曹操,边拿手帕擦拭着鬓角边的汗水,边对众人讲话。
“诸位请多用心思忖,咱们身为大汉臣子,稳坐帐中,一日三餐,有酒有肉,天天饱食。然天子累遭劫难,初时被李催、郭汜劫往长安,衣食无着。后被杨奉、董承等人又迁回都城洛阳。而都城早被董卓作乱洗劫一空,百般摧残,粮米稀少,住所难寻。操每每思之,无不痛心疾首,意欲把天子迎奉许县居住,以尽臣子之道,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曹操话落不久,大将曹仁离席而起。他摊开双手说:“主公所言,不无道理,天子有难,臣子分担,也属天经地义。不过,就目前处境,我们也有难处。咱到许县刚刚立足,袁术、袁绍、吕布诸多强敌兵陈四周,对我等虎视耽耽,随时都会进犯。我们粮草尚且不足,真要把天子迎来,一干人等,吃喝住睡,承担起来实是负重不小,万望主公多思为宜。”
曹仁话虽诿婉,但也较直爽。因是家族兄弟,说话从不顾及。基于已成习惯,曹操也就见怪不怪。
众人正在思忖着曹仁的讲话,忽的又站出一人,甩出几发“炮弹”。
“对对,子仁将军言之有理。当前,正处动荡之际,不管什么天子、地子的,来了就是一大包袱,别人甩还甩不及呢?我们何苦自找这个麻烦?你看刘表,袁氏兄弟,哪个不比咱势力大,他们都不奉迎,咱们迎个屁呀!”
此位真是直来直去,毫无隐晦之意,且语言粗野,目无尊长。众人放眼一看,谁呀?大将军夏侯惇。
这番话如果换个别人,是断断不敢。而如果是别人来说,曹操也是断断不允。可这个夏侯惇放了这一炮,曹操不仅没有发怒,而是呵呵一笑,摆摆手说:“元让不要着急,有话慢讲不妨?”
曹操的火侯,性子,真的这样好吗?非也?这里面有个主要原因,夏侯惇也是他的一个族弟!
原来,曹操的爷爷曹腾在东汉安帝时期,就进宫成了黄门从官,用后来的话说,就是进宫当了太监。众人皆知,太监因已去势再无生育能力。为了有人继承他的官位和财产,就从当地夏侯家抱养一子,取名曹嵩。曹嵩长大以后,在东汉桓帝时入朝为官,担任司隶校尉。待儿子曹操长大后,方辞职还乡。随着年龄的增长和阅历的增多,曹操逐渐清楚了自己的身世。了解到“夏侯”氏是本身的血脉渊源。所以,在他长大带兵起事时,一起从军的既有曹家族弟曹洪,曹仁等,也有夏侯族弟夏侯惇,夏侯渊等。尤其是夏侯惇,入伍以来,武艺出众,勇猛异常,出生入死,时刻不离曹操左右,对这位兄台可谓忠心耿耿,沥胆披肝,立下累累战功。所以,曹操对这位族弟十分器重,而夏侯惇在这兄台上司面前,向来是无拘无束,斗胆直言。
帐下的文官武将,见曹操并未拿夏侯惇的直言犯谏发怒生气,都深深出了口长气,汗水淋漓的瘠背上,随着松驰下来的神经,比来了一阵习习凉风还舒适惬意。只是,众人面面相觑,久久无语。
曹操见状,手拍桌案,倏的离席而起,脸色严肃的说:
“众位为何不语?方才子仁,无让将军各陈己见,是否良策,还请大家定夺。有话直说,总比不说的要好。况且,奉迎天子,乃燃眉急事,岂容犹柔寡断?”
曹操话音刚落,帐下文官中有人轻咳一声,慢慢的站了起来,说了一句:“对曹将军,夏侯将军的见解,本人不敢苟同,我十分拥护主公所言,即刻奉迎天子来许。”
此人声音不大,份量倒是不轻,硬梆梆的向两位将军唱起对台戏。是谁,原来是谋士苟荀彧。
荀彧,字文若,投在曹操麾下已有几年。他头脑聪颖,腹有谋略,在曹操的争战生涯中,出过许多良策,被曹操视为汉初的张良。他铿锵有力的说:
“当前,天下大乱,群雄奋起,汉室江山摇摇欲坠,朝不保夕。起初董卓窃椐要位,祸乱朝纲,引的国人共愤,讨伐之声遍于田野。后来,又有李催,郭汜作乱,裹挟天子至长安,穿山越岭,受尽颠沛流离之苦。现虽已回都城洛阳,但仍遭缺衣少食,半饥半饱之灾。主公今被皇帝封偿要职,更应奉迎天子来许,报孝皇恩,以赢得天下人的赞许!”
说到这里,荀彧看看曹操频频点头,且又面露喜悦之色,就又清清嗓子说下去:
“当前,群雄势力强者,莫过于袁家兄弟和吕布。他们雄心悖悖,屡有废帝称霸之心,招的天下共愤,实乃鲁莽荒唐之举。而主公在天子危难之时,伸手相援,将帝迎来,既换得国人有口皆碑,又对咱们的事业有千载难逢的极大益处。”
这个荀彧不愧为有张良之才,他不仅陈述了废帝和迎帝的利害关系,而且还点而不露的说出了迎来皇帝,并不是赔本的买卖,而是大有赚头。
此时呆在洛阳城里的汉献帝,年纪刚刚十五,加上本身的怯懦性格,半点主见也无,一切听命于杨奉、董承的摆布。但虽是如此,这皇帝的大牌子,还是高悬头顶之上。其实曹操奉迎天子之意,早已胸有成竹,今天在营中议事,只不过是对部下人的一番测试罢了。
奉迎天子,也不是今天刚刚提出,早在曹操刚任兖州牧后,他的谋士毛蚧就已献出良策,只不过比荀彧说的过细一些,毛蚧说:
“当今天下分崩,国主迁移,生民废业,饥谨流亡。真所谓国不泰民不安。这样下去,绝非长久之计。此时,极需一个有雄才大略之人收拾颓唐局面。纵观他人,个个虽有许多军队,也有较多粮草,但他们一心想的是称王称霸,全无顾全大局之心,所以,谁也不能成其大事。唯主公,与尔等不同,完全能够担当其任,收拾残局,一统大业。”
接着,毛蚧又向曹操提出三项建议,即奉迎天子,修耕植,畜军资。
“奉迎天子以令不臣”,这是毛蚧的核心建议。试想,天子正在颠沛流离,食不裹腹,居无定所。各方诸候都不伸手,此时有人来尊奉天子,天子焉有不感恩戴德之理?如果借机向天子提出什么建议,天子也不可能不加以采纳,这样还愁支配不了天下的诸候、大臣?
今天荀彧的议论,和毛蚧所言如出一辙,直喜的曹操笑容满面,他扔掉擦汗的手帕,击节称贺说:“知我者,真荀文若也。”
曹操又稳稳落座,抬头望了望曹仁,夏侯惇,微微一笑说:
“二位将军所见,乃小家之言,而文若所说,方是大家之论。诸位也知,当前天下时局难定,天子幼小,且软弱无主见,身旁的韩暹,杨奉、董承之流居功自傲,暴力恣睢,帝极无奈,只有任其摆布。若此时把帝迎到身边,行君臣之礼,借天子之言,还愁制约不了诸侯?此时机实属可遇难求,万万不可错过!”
只一番话,说的帐下众文官武将频频点头,更有那头脑灵活,舌尖嘴巧之人赞不绝口:“主公所言,真知灼见,实乃宏论。我等鼠目,望尘莫及,实是惭愧。”
曹操也知道这些人在陈述主见时缄口不言,而对自己的话则大加吹捧,是实足的“拍马”。但总归是好意,也就未加违逆和斥责。他当机立断,向下发出指令:
“中郎将曹洪听令,你带五百人马,速去都城洛阳,奉迎天子来许。你要谨记,天子要毫毛无损,大臣要一个不缺,速去速回,不得有误!”(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9

主题

5020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1875

热心会员

威望
0
金钱
6820
贡献
0

129

主题

5020

帖子

1万

积分
枯草叶 发表于 2018-9-22 07:28:5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坐等天子到来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70

主题

7587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8365
威望
0
金钱
10363
贡献
0

270

主题

7587

帖子

1万

积分
野渡 发表于 2018-9-22 08:06:0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张老师大作!通俗易懂的语言,细致地描写,更能让人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44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9744

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

威望
0
金钱
17354
贡献
0

244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晓风秋色 发表于 2018-9-22 09:22:13 | 显示全部楼层
叔的语言干净利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8

主题

2201

帖子

5884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5884
威望
0
金钱
3503
贡献
0

88

主题

2201

帖子

5884

积分
水之湄 发表于 2018-9-23 05:16:3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长篇啊,不容易,叔威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00

主题

9855

帖子

2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2503

突出贡献优秀版主

威望
0
金钱
12483
贡献
0

500

主题

9855

帖子

2万

积分
阿冰 发表于 2018-9-28 08:16:03 | 显示全部楼层
叔,我把这个主题设为高亮,其它篇章放这个下面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00

主题

9855

帖子

2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2503

突出贡献优秀版主

威望
0
金钱
12483
贡献
0

500

主题

9855

帖子

2万

积分
阿冰 发表于 2018-9-28 08:18:04 | 显示全部楼层
曹洪领命,带领一拨人马走了。
望着扬起的阵阵烟尘,站在路旁相送的曹操,还在扬手招呼:“一路顺风,马到成功!”

马到成功,谈何容易!
中郎将曹洪,引领一队人马,在炎炎烈日照射下,猛劲向西北进发。宽阔的大道上,骏马踏蹄扬起的尘土,形成一道人为的屏障,完全隔断了人们的视线。两旁的庄稼,因充足雨水的滋润,长的绿绿茵茵,偶而有一片高杆的玉米,高粮和几株绿树,其荫凉遮在疾驰的行人头上,方显出丝丝凉意。
天气尽管炎势,坐在马背上汗水涔涔的曹洪等人。丝毫不敢耽误行程。他们清楚,此行关系着主公日后的基业,更关连着本身的前途。且不谈曹操治军军纪多么严明,就是身为一个家族战将。对主公必须忠心耿耿,尽心尽力地去完成自身的使命。
马蹄得得,烟尘滚滚,曹洪及其众人疾驰前进,终于在第二天上午来到居住都城洛阳不久的汉献帝宫门前。
曹洪翻鞍下马,撩起战袍擦去脸上的汗水灰尘,向守门将士通报:“兖州牧特使曹洪,奉主公曹操之命,特来迎接天子回许县居住,请予通禀。”
此时的汉献帝刘协,正和群臣议论今后的去向。站在下面的樊稠、韩暹,李乐、张杨、杨奉,董承等人,一个个摇头晃脑,阐述看自己的意见。
处在高座之上的汉献帝,满面憔粹,双目无神。他静静的听着群臣的议论,头脑里不时显现出颠沛流离的旧景。
是啊,多么可怜无奈的皇帝呀!在他九岁,还不谙世事之时,就被董卓挟持着登 基称帝,改元初平。自从当上皇帝那天起,就一天也没有安稳生活过。董卓执政,祸乱朝纲,王允授计,除掉董卓,袁术、袁绍拥兵自重,挑起诸侯纷争,李催、郭汜作乱内讧,将天子劫持长安。都城在战火的摧残下,遍地狼藉,满目荒凉。现在,在自己力争的情况下,依靠韩暹、杨奉等人又回归故里,洛阳都城,而群臣又整天为今后的去向争论不休。他烦透了这种喋喋不休的噪杂之音,但尚未失聪的耳朵偏偏把这些话又都收听进来。
安集将军董承,现在成了汉献帝的老丈人,说话比谁都硬。
“大家都说洛阳又穷又破,但这里毕竟是都城。几代皇上都在此居住过,真如果迁往他处,提此建议之人,都是心怀不测。”
董承几句话,如同在奄奄一息的火堆上浇上一勺清油,立即火苗四起,众口反击。
韩暹首先讲话:“董将军所言甚谬,谁有不测之心?想当初是我们尽力为之,将皇帝从长安迁回这里。现在想迁出,无非是想找个生活出路。总囚在这个破地方,如果诸侯来犯,就是饿也把众人饿死!”
韩暹刚讲完,兴义将军杨奉也站了起来,脸红脖子粗的直喊:“董大将军你有何等能力,还坚持守这个破城?你不同意迁走,好,你把宫殿修起来,把粮食弄来,我们大家都给你叩头作揖。呸,就你那点能耐,办到了吗?”
董承见二将把炮口全对准自己,好生烦恼。他正准备用话回击他们,忽听外面有人来报:“兖州牧曹操,派人来迎接圣驾到许县。”
曹操,这个名子,这个人,对谁都不陌生。尤其是汉献帝,对曹操印象更深。不论在讨伐董卓方面,还是平定李催、郭汜作乱方面,曹操都为汉室立下汗马功劳。就在一个多月前,曹操亲身来到洛阳,九叩三拜见了自己,并带来了许久未见的粮食和酒肉。他抚摸着自己陈旧的龙炮,眼泪簌簌而下,其礼,其情,何等的至诚至敬 啊!为此,给了他新的官位,录尚书事,并授予符节和黄钺。现在,曹操兵驻许县,着人前来迎驾,更显其忠心无二。
想到这里,汉献帝舒展开笑脸,连声说:“好,这正合朕意!”他刚想下旨,传唤特使前来晋见,不料,正在气头上的董承历声相拦:
“且慢,曹操何许人也,竟打发来人恭迎圣驾?再说,许县乃弹丸之地,他有多大的能力,让朝廷去哪儿存身?据我猜测,这个曹孟德居心叵测,皇帝万万不能前往。”
不管董承的为人如何,不论他与曹操有无私人成见,在这一点上,多少还有些政治头脑,居然一下说到点子上。只这句话不要紧,却给自己后来埋下祸根。
献帝本想把曹操使者曹洪唤进来,听听兖州牧的主张,以决断今后的退路。今让董承一番话,噎了个瞠目结舌,完全打消了召见曹洪的念头,随即传下旨意:
“朕现在议事,无暇面见外臣,请来人返回许县,告之兖州牧,朝廷去往何处,日后再议。”
其实,就在董承说完话,汉献帝在思考的过程中,阶下一个叫董昭的人,因和曹操私交很好,就偷偷溜出来,将事情经过告诉了曹洪,让他转告曹操,再想良策,一定要将天子奉迎许县。所以,待传旨之人说完后,曹洪二话没说,调转马头回去了。
待在许县营中的曹操,并不比皇宫中的君臣轻松多少,也不比来回驰聘的曹洪等人舒适安逸。当曹洪他们走后,曹操的大脑时刻也没停止转动。
是啊,别看汉献帝周围尚有一些文臣武将,但处此乱世之中,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打算。有几个人能为汉室江山着想?有几个人能为黎民百姓着想?更有几个人能为眼前的皇帝着想?这些人中间,别看出谋划策,行军打仗都不怎样,但打起自己的小算盘来,倒都是顶呱呱,个顶个。尤其是那皇帝老丈人董承,胸无点墨,志广才疏,专会搬弄是非,嫉贤妒能。曹洪此去,如没有董承拦阻,或许能够成功。
想到这里,曹操望望天空,但见蓝天白云,烈日如火,在营中待着尚且燥热难耐,那么,走在途中的将士,该何等的辛苦哟。
他拿出条手巾,凉水盆中洗了洗后,在脸上擦拭几下,丝丝凉意,给出汗的身躯带来点点舒服。他刚把手巾拧干,忽然外面传来马嘶之声。曹操急忙放下手巾,身后营门一开,曹洪已风尘仆仆的进来。
曹洪见了曹操,赶紧行礼谢罪:“下官曹洪,干事无能,有辱使命,未能迎得天子来归,实是罪不能赦!”
曹操弯下腰去,将曹洪扶起,拉过个椅子让他坐下,安慰的说:
“子廉已经尽力,何罪之有,喝口水慢慢讲话,”接着,递过一杯凉茶给了曹洪。
曹洪这才安稳下来,喝了一大口茶水,向曹操学说了事情的全过程,尤其董昭的讲话。
曹操在他的位置上坐着,边听边手拈胡须。听完以后,并未暴跳如雷,也没有大声责骂,而是静静的思索起来。片刻之后,他口气沉稳的说:“果不出我所料。好个董承,到时看我叫你来求我!”

这年的八月十五日到了。原来自东汉起,中国人就有了过中秋节的习俗。
洛阳城内。早饭刚过,安集将军董承正悠闲的坐在花园凉亭下,看着下人们在湖中捞鱼,准备过一个和和美美的中秋佳节
此时,有人进来报告:“将军,外面有两个人求见!”
董承忙问:“谁来有事见我?”
下人回答:“不知何事,只说见了将军再说。看样子有什么东西要送!”
董承有个毛病,特别爱占便宜,朝廷内外人人皆知。尤其是当了国丈以后,那些拍马逢迎的人络绎不绝。这个送钱,那个送物,他是来者不拒,见礼就收。若是想托他办事之人,两手空空,钱物不带,成功的概率几乎是零。
今天是中秋节,不定又是谁来孝敬?即来之,则接之,董大将军向来不会客气。于是,他告诉下人:
(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00

主题

9855

帖子

2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2503

突出贡献优秀版主

威望
0
金钱
12483
贡献
0

500

主题

9855

帖子

2万

积分
阿冰 发表于 2018-9-28 08:19:05 | 显示全部楼层
“快去,唤他们进来!”
求见的人来了,都是军丁打扮。他们放下两大包东西,见了董承,马上跪地叩头。没等董承发问,就自报了家门:
“董老爷,我们是从许县而来,奉了主公曹操之命,在中秋佳节,特备些薄礼前来问候……”
没等他俩说完,董承马上拦住话头:
“等等,你家主公曹操,远在许县,怎能派人前来?你们是何许人,敢来冒充公差?”
其中,一个年纪稍大点的赶紧回话:
“老爷请勿着急,我们是三天前,奉主公之命来此办事的。临行前特意嘱咐,八月十五这天前来拜会你老人家。对了,这里还有主人一封家信。”说完,递给了面前的董承。
董承接信在手,一看正是曹操的手笔。信中其意是“将军常年辛劳,为汉室呕心沥血,国人无不叹服。上次奉迎天子,将军出于公心,予以制止,实乃利国之举也。曹操不仅不恼,还为你的直言深深敬佩。今又逢中秋,特备薄礼相送,物虽不多,情感尚重,万望笑纳。”
看完信,董承哈哈一笑说:“好个曹将军,不计前嫌,还有礼物相赠,胸襟可谓大矣!好,这礼我收下。回去告诉你们主公,有机会来都城一叙。”
就在董承在家收礼的时候,兴义将军杨奉和司马张杨的府上,同时去了两个密报之人,说董承在皇帝面前给二位常进谗言,贬低将军目光短浅,志大才疏,迟早要把你们撤职。
杨奉、张杨听到后,因都知道董承仗势压人,心地不善,所以对这番话深信不疑。好,你是皇帝老丈人,那就把皇帝交给你了,咱们赶早到外面驻防算了。二人一商量,搬出洛阳城去了。
此时,大将军韩暹也去了外地,朝内武将只剩董承。至此,他方感到了孤单。假若袁术、袁绍等人前来进犯,自己孤掌难鸣,怎保天子安然无恙?现在朝内闲杂人员不少,但个个都是等闲之人,找谁来做帮手呢?
他骤然想到了曹操,于是,就奏请献帝,要曹操来京护驾。
其实,所有这些,都是曹操一手策划所为,事情的发展,也是完全按预料顺利进行。当曹操接到汉献帝的进京圣旨后,不由捋须长笑:
哈哈,天助我也!

曹操终于如愿以偿,来到了汉献帝的身旁,成了一名符其实的护驾将军。
临来洛阳之前,曹操把众将召集到一起,进行了依依惜别式的谈话。
还是那个夏侯惇,楞楞怔怔的发起牢骚:
“去那破地方何益之有?在皇帝眼皮低下一呆,还得受他管着,哪有在咱这块地盘好。你是主帅,对我们这些人随意吩咐,任意使唤,真正是人上之人,何必在人家面前充三孙子!
夏侯惇的讲话,粗野实惠,幽默动人,不仅帐下的文官武将发出笑声,就是在上座静听的曹操,也笑了起来。
曹操笑着望望夏侯惇叫着他的字说:“元让,你的年龄已是不小,在军中带兵也是一名猛将,怎么就不学着点动动脑子,学着说点文雅话语?”
夏侯惇作个鬼脸,伸舌一笑又坐回原位。站在文官席上的荀彧,荀攸,程昱众位谋士齐声说道:
“主公此去,不知有何打算?是长期留于京都,还是仍回许县?”
曹操一笑,他站起身,倒背双手在营内踱起步来,从他的神情上,那些头脑聪颖之士,都知道主公又在深思,也在谋划着今后的出路。
踱了一会儿步子,他复又回到原地坐下,面色严峻的说:“文若他们问的很对,我在这里可以直接告诉大家,我是不会在洛阳呆很长时间的。是的,当今天子,内忧外患,危难之时多于平安之日,我这做臣子的,前去护驾,一安天子之身,二安百姓之心,若是不去,定有负于天子对我的封偿,有负于对我的厚望,有负于一些臣民百姓的期盼!但是,洛阳决不是我的久留之地!”说到这里,他见大家都在屏心静气的听着,就又接下去说:
“诸位放心,我曹某人初衷不改,一定将皇帝迎来许县,以尽我的臣子之道!”

曹操带着护卫将军典韦和五十名士兵,在中秋节后的凉爽之天,策马疾驰在去洛阳的大道上。因急着赶路,晓行夜宿,马不停蹄,仅两天时间,就到了洛阳城。
到洛阳后,他们找到了汉献帝的住处,宫里人带他汉献帝面前。曹操“扑”的跪倒,向下叩头。连呼:“罪臣曹操见驾来迟,还望吾皇赦罪!”
潺弱不堪的汉献帝,手拽着那身不合体的龙袍快步来到殿下,用手将曹操搀扶起来,细声细语的说:
“卿家快起,你如此忠贞汉室,何罪之有?来人,快给曹将军让坐!”
曹操坐了下来,他细眼观看刚刚坐于龙座之上的汉献帝,内心不觉翻腾起来,两行热泪簌簌而下。
是啊,这小皇帝太凄惨了。弱小的身体,怜恂的面容,无奈的眼神,时时处处无不显露出百遭磨难的容颜。细想,如果有一个好的环境,有一个好的生活,整日过着衣食不愁,花天酒地的日子,怎么也不致于这副模样。
曹操擦去泪水,又想到眼前的政治背景,皇帝生活尽管如此困苦,那些个野心悖悖的阴谋家,还不时向朝廷发难。他们看不到因他们的争权夺势给天下百姓带来的苦难,看不到因他们觊觎皇位而给朝廷带来的祸殃。这些人,有愧于汉室臣子,有愧于皇帝的封偿!只要有我曹操在,这种局面一定加以改变,那些争权夺势,营营苟且之徒,决不让他们有好日子过。
此时,坐在上面的献帝,看到曹操至诚至切的伤感,内心激动不已,他对着曹操说:
“曹将军请不要为朕过份忧心。你的此情此义,朕会永记心头。今日来到朕的身边,我心定了,朝廷安稳了,你就放心大胆的干吧。用你的智慧,你的才能,尽快扭转这不利局面。”
晚饭过后,曹操漫步走上洛阳街头。此时正是九月初,清淡的,弯弯的月牙儿,已经移向西方。在星光闪闪的夜空里,阵阵秋风吹过,使穿衣不多的曹操感到丝丝凉意。
说实在的,对都城洛阳,曹操并不陌生。他幼年时候,随父亲曹嵩就多次来此居住,长大了步入政治仕途后,也几多在这里为官。对这里的一街一巷,一个门口,一条道路,不说了如指掌,也是相当清楚。想当年,都城何等的繁华,多么的昌盛?白天,宽广的大街上车水马龙。鳞次栉比的店铺里人来人往,琳琅满目的物品引的人们争相购买。在城隍庙的大街旁,打把式卖艺的,出售杂耍的,吹拉弹唱的,交织出一派平景象。每到夜晚,街头巷尾多有各色灯笼高挂,卖夜宵的,下饭馆的,逛妓院的,也是出奇的热闹。
唉,现在呢?曹操边走边想。现在的都城早已面目全非。经过董卓,李催,郭汜等人的轮番遭塌,往昔的旧景已不复存在。断壁残垣,庙宇颓废,宫殿被毁,荒草凄凄,人烟稀少,已成了今日都城洛阳的真实写照。
夜色越来越黑,街上寂静的叫人心里发毛。曹操不往前走了,他策身回返,坚定的脚步落在凹凸不平的大街上,显的是那么沉重有力。这脚步透出了曹操的决心和信心:定尽己能,报效朝廷,鞠躬尽瘁,肝脑涂地。不为彪炳青史,只为天下太平。
第二天早朝以后,献帝把曹操单独留下,君臣进行了一次机密性的谈话。
可能是曹操的到来,心感踏实之缘故吧,今日的皇帝脸色,要比前几日强的多了。稚嫩的小脸上渐渐的布上红晕,有了充足睡眠的双眼,也忽闪忽闪的出现了光辉。
献帝把曹操唤至身边,指手让坐。曹操忙低头回答:“哪有臣子与君同坐之理。多谢皇上,承蒙厚爱,我就这样说话吧!”(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00

主题

9855

帖子

2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2503

突出贡献优秀版主

威望
0
金钱
12483
贡献
0

500

主题

9855

帖子

2万

积分
阿冰 发表于 2018-9-28 08:19:58 | 显示全部楼层
献帝呵呵一笑:“曹将军对皇家一向耿耿忠心,从无二意。如果先人地下有知,也不会忘记你的辉煌功绩。今此屋只有你我二人,就不必再行君臣之礼,无拘谈话吧!”
    在献帝的诚肯要求下,曹操终于坐了下来,二人的谈话也就开始了。
先开口的当然是汉献帝:
    “曹将军,你到都城已有多日,朝廷内外情况恐已掌握不少。依你之见,日后准备如何行事?”
沉思一会儿,曹操才发言讲话。他说:
    “皇帝如此抬爱,我已诚惶诚恐。方才所提之事,我也思忖许久。就眼前来说,朝廷内部人心混乱,各怀异心。出去的杨奉、韩暹等人,权欲薰心,明争暗夺,和朝内的人内外勾结,沆瀣一气。弄的朝内人人自危,互不信任。依我之见,当前急需做三件事情。”
    “三件事,哪三件?曹将军快说!”
    曹操的话刚一停顿,汉献帝就迫不及待的摧促起来。
    “所说三件事情都很紧急,但最紧急的一件事,应是先整肃朝纲,清除内患。”曹操接着话茬说。
    清除内患,清除谁呀?曹操没有说出来,汉献帝也没有下问。君臣这番谈话,算是宣告结束。
    说起内患,曹操确有所指。一个是侍中台崇,一个是尚书冯硕。这两个人都是汉献帝眼前的红人,惯于迎奉拍马,拨弄事非,是两个十足的小人。因俱是献帝庞臣,曹操故没说出名姓。不过,曹操已定决心,及早将二人除掉。
    还是这次曹操进都洛阳之前,收到了董承的信件,邀他来京护驾。此事侍中台崇不知怎的得到消息,听到后,晃着自己不大的小脑袋盘算起来。
    台崇想道,这个曹操,是人中豪杰,听哥哥说过,他曾与董卓有隙,暗中搞过刺杀,又杀过吕伯奢一家,鬼疑多心,更不厚道。所以如若来朝护驾,不定谁得遭殃,还是想法子挡一挡。
    这小子也是死期将至,曹操的这些事情与你何干?他偏要从中作梗,搬弄事非。一方面,串通了尚书冯硕,到献帝面前去说曹操坏话,另方面,派人去联系外边驻军的韩暹,进京加以干涉,并威协太尉杨彪,到朝廷内外散布谣言,中伤曹操的为人。
    台崇原想此事作的十分神秘,谁知早让拜议郎董昭知之。这董昭早就偿识曹操的豪爽大度,谋略超人,这次来京也早曾给皇帝建议。现在,一个小小的侍中,竟敢行此大逆,实属可恶之极!于是,董昭采取先入为主的方法,奏请皇帝,曹操来京,勿听闲言碎语,并给韩暹等人写信,不要轻信台崇小人之言,还将冯硕派出的散布谣言之人抓进牢房。待曹操进京后,董昭利用一个时机,全盘予以托出。这也等于给台崇,冯硕加判了死刑。
    这天早饭以后,曹操在他的住处,叫人布置好庭堂,放好桌案,桌案上摆好皇帝所赐的符节和黄钺。下面摆好椅子,吩咐侍从官:
    “快去请各位大臣来此议事!”
    侍从官刚要出去,曹操又说:“站住!”接着,拿出桌案上的符节,对侍从官吩咐:
    “你持符节,去通知王公大臣,速来此地议事,如有借故不来者,杀头斩首,贻误时间迟到者,重打三十军棍,速去速回!”
侍从官带着两名挎刀武士,手持皇帝所赐据有生杀大权的符节匆匆去了。曹操在庭堂里,边镀步,边捋须思考。
是啊,这是他入都以来第一次行使生杀大权;
    也是他在朝廷王公大臣面前第一次显示自己的威严!
    有权,就要会用、会使、会制裁一切有虞之人;威严,全凭自己的行为来树立,尤其重要的是在人们心目中来树立。
威严,显示着自己的权力。将它用好用坏,完全关联着自己今后的发展和前途!
    正思考间,人们陆陆续续地都到了。
    他们几乎异口同声的向曹操打招呼:“曹将军好,曹将军辛苦!”
    当然,这些打招呼的人群中,曹操已经注意到,既有台崇,也不缺冯硕。
    这个侍中台崇,三十多岁,獐头鼠目,脸面白色,说话尖声细语:
“曹大将军好大威风呀!”说完,坐在人群之中。
    那个尚书冯硕,四十岁上下,身材庸肿,脸大脖粗,临坐之前,面向曹操皮笑肉不笑的说声“将军好!”坐下后就再没声音了。
    人已到齐,曹操就坐。面前的桌案上,摆放着皇帝所赐符节,黄钺,背后站立着曹操有名的护卫将军典韦。典韦身高五尺,面孔黝黑,络腮胡子,在粗粗壮壮的身躯上,横挎一口宝刀,双目炯炯,不怒自威。
    庭堂鸦雀无声,人们都不知今天有什么事情要发生,这位曹将军派人手捧符节请人,不亚于一道圣旨,谁想不到也不行。
    正在人们面面相觑,悉心猜测时,坐在上面的曹操开口了。只听他说:
    “各位公卿,上个月我奉天子指令,来京城护驾。在这二十多天里,我百感交集,不胜忧心。想当年,多么好的都城,多么好的升平景象!而如今,是这么的破败不堪,人们的生活如此穷困潦倒,连草根,树皮,谷糠都啃食干净。大家心里,都非常清楚,这不是天灾,而是人祸,是人祸呀……”
    说至此,曹操拿眼看看下面,都在聚精会神地听着。他端起茶杯喝了口水,清清嗓子,继续说:
    “人祸谁造成?是董卓,是李催,郭汜他们。他们把汉室江山弄的支离破碎,遍地硝烟,杀声遍于四野,尸横街头巷尾,百姓流离失所,天子举止不定,居无定所,其罪昭昭,罄竹难书。当前,皇帝刚从长安搬来不久,陪伴而来的杨奉,韩暹等辈,全部逃之夭夭,另谋出路,丢下皇帝不管,其行也属不当。经此劫难,天子已是软弱不堪,凡有良心者,食汉室俸禄者,都应为国忧心,替皇帝分担眼前之苦。可是,有些人就是心怀叵测,拨弄事非,唯恐天下不乱!”
    曹操说到这里,情绪已显激动。他看看人群中的台崇,冯硕,都默默的低头不语,就又大声的说下去:
    “我曹操临危受命,放下优裕生活来此和皇帝同甘患难,不为求功,但只为忠,谁知有人竟攻击于我,妄图挤我出京,这是何意!”说至此,他手指台崇,冯硕:“你们俩个说一说,我来京城,与你等何干,咱素无怨恨,如此不遗余力陷害于我,是何居心?”
    坐在板凳上的冯硕,早已吓的面如土色,颗颗汗珠顺脸流下。只那个台崇,还相安镇定,站起来分辨:“将军言之不实,我何时攻击与你!”
    台崇不说话时,曹操火气还未太大,他这一说,如同在熊熊烈火中又加一把干柴,火苗腾空而上。只听曹操历声说:
“台崇、冯硕两个小人,你们的罪行外面告示已清楚记录,分辨又有何益?”
    台崇、冯硕站起身,说:“那我们出去看看”,说完往外就走。
    曹操冷冷一笑:“告示是供别人看的,你们到阴曹地府看去吧!”说完,他把符节一拿宣布:“我受皇命,今将台崇、冯硕两个不法之徒正法,以儆效尤!典韦何在?”
    护卫将军典韦马上回答:“末将在此!”
    曹操吩咐:“马上将台崇,冯硕就地正法!”
    典韦领命,抽出腰刀,将走到庭堂边的台崇、冯硕拽住,亮闪闪的腰刀挥了两下,台崇、冯硕的人头俱已落地。随着尸体的倒地,鲜血喷溅在庭堂门口地上,然后顺墙而下,将地板染成红色。(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70

主题

7587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8365
威望
0
金钱
10363
贡献
0

270

主题

7587

帖子

1万

积分
野渡 发表于 2018-9-28 08:40:4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果敢,手狠,曹操不愧是一代人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