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楼主: 长缨在手

长篇小说《乐亭大鼓之靳派传奇》节选

[复制链接]

128

主题

4801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1324

热心会员

威望
0
金钱
6488
贡献
0

128

主题

4801

帖子

1万

积分
枯草叶 发表于 7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来完了,不过不影响an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8

主题

4801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1324

热心会员

威望
0
金钱
6488
贡献
0

128

主题

4801

帖子

1万

积分
枯草叶 发表于 7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真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2

主题

483

帖子

1372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372
威望
0
金钱
839
贡献
0

42

主题

483

帖子

1372

积分
长缨在手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枯草叶 发表于 2018-10-9 11:07
今天来完了,不过不影响an

去哪发财了呀,咋来晚了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8

主题

1660

帖子

4748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748
威望
0
金钱
2963
贡献
0

108

主题

1660

帖子

4748

积分
琬月亭 发表于 7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可了不得了!什么样的文字功底才能写出这样的作品?什么样的功夫才能写这么多呢?不知道,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2

主题

483

帖子

1372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372
威望
0
金钱
839
贡献
0

42

主题

483

帖子

1372

积分
长缨在手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琬月亭 发表于 2018-10-9 18:38
可了不得了!什么样的文字功底才能写出这样的作品?什么样的功夫才能写这么多呢?不知道,神!

哪有啥功夫啊,只要有耐心就能多写出些文字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2

主题

483

帖子

1372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372
威望
0
金钱
839
贡献
0

42

主题

483

帖子

1372

积分
长缨在手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6回  靳文然自成一派  韩香圃老调重弹
一九五八年,在“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的总路线指导下,唐山市各行各业都掀起了“大跃进”的新高潮,当然曲艺方面也不例外。唐山市文艺界在唐山剧场召开“唐山市戏曲事业向社会主义大跃进誓师大会”,为了向全省全国艺术表演团体应战、挑战,曲艺界计划苦战三年,使每部书都有固定的“道子”;保证节目不掺糠使水,不胡编,不演坏书,说唱优良传统节目。并指定了这个时期所要改编的历史题材和现代小说版本,其中包括古典名著《西游记》《西汉》以及两部反映现实生活的新书《地道战》和《林海雪原》,要求演员不但要学会三十个传统小段,还要创作出十个反映现实生活的小段子。
作为唐山市曲艺说唱团业务团长的靳文然以身作则,和团里的戚文峰、张云霞、陈文焕、唐俊山等骨干人员,不分昼夜改写和新编出大鼓段子,如《双锁山》《拷红》《闹天宫》《长坂坡》《蓝桥会》《凤仪亭》《芦花荡》《金山寺》《大西厢》《天水关》《十问十答》《古城会》《三下寒江》《黄继光》《老何探母》《故事小传》《闹场院》《渔樵耕读》《闹情绪》等经典曲目。
六月十日,河北省首届曲艺汇演在省会保定市河北剧场举行。唐山市和唐山专区分别组织代表队前往参加。经过一周的角逐,其中特邀演员陈文焕、段荣华、戚文峰获大会荣誉奖;乐亭大鼓演员靳文然、评书演员陈清波获演出一等奖;李逢春、刘桂琴、马俊英、段少舫、韩香圃获演出二等奖;潘学勤、管素兰、佟文斌获演出三等奖;唐俊山、段起会、刘占银获伴奏二等奖;张安获伴奏三等奖;学员贾幼然、王连君获学员奖;靳文然整理的《双锁山》、段少舫改编的评书《来福下书》获作品二等奖。
在这个盛会期间,还出现了一段小插曲,那就是“乐亭大鼓”的定性之争。
韩香圃,艺名来儒,乐亭县城北庄坨村人。书香门第,文才满腹。因家境富裕才得以拜温荣大弟子齐祯为师,学习乐亭大鼓。当时乐亭大鼓界,九腔十八调流派纷呈,百花争艳,风格特点差异很大,但都各有一技之长。韩香圃正式出科作艺后,遵循齐祯老师“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不能随意改动”的教诲,走农庄,赶庙会,入家园,受到了当地民众的热捧和喜爱。这次他带着乐亭县人民的重托和县领导对自己的期望,来参加汇演。
第一场中,韩香圃说的书段是《水漫金山》,靳文然说的是《双锁山》。第二天大会组织分组讨论,看看谁演唱的比较好。在讨论一开始,韩香圃首先发言,他说:“我先说点儿,唐山地区乐亭县有正宗的乐亭大鼓参加汇演,靳文然先生唱得不能叫‘乐亭大鼓’。”
众人闻听一惊,都面面相觑。靳文然心里也是咯噔一下子,但他并没有生气,站起身来面带微笑恭敬地问道:“韩老先生,那么我唱得是什么大鼓呢?”
韩香圃晃着脑袋说:“叫‘唐山大鼓’或者别的都行,就是不能再叫‘乐亭大鼓’。因为你的曲调里夹杂着戏曲、皮影、梆子、地方小调等等各种元素,这种唱法违背了乐亭大鼓的宗旨,是对祖师爷的不敬。”
靳文然又笑道:“照您的说法但凡是祖宗留下来的东西就不能改变喽,那么请问韩先生,过去的男人都留辫子,但民国以后就都剪掉了,咱抛开国家的法律不说,剪掉了辫子是不是省去了好多麻烦那?再说个更老的,距现在一千多年的五代,兴起的女人裹脚,到如今也被废除了,你可以问问妇女们是裹脚好呢还是不裹好呢?”
“他这个……”韩香圃被问得无可反驳,竟狡辩着说:“我说的是艺术,跟你说的是两码子事。”
听着两位在乐亭大鼓界比较有名望的艺人也各说各的理儿,众人也不便向着谁说话。于是,韩香圃的“乐亭大鼓”排斥否定靳文然的“乐亭大鼓”成了汇演大会的特大新闻,很快形成了大会简报,大会所有参加汇演的演员都参与了讨论,讨论结果是除韩香圃外,所有演员都支持靳文然,否定了韩香圃的意见。大会领导为了充分听取群众意见,又组织了有韩香圃和靳文然参加的保定街头、国棉六厂的小型演出,现场听取了近30人的意见,一直认为是:“韩香圃演唱的没有味道,好多地方听不懂。靳文然演唱的我们不但听得懂,而且腔调、音韵也比韩香圃的好听,靳先生唱得最灵巧。”后经评议组审定,靳文然获得表演一等奖。
大会闭幕式上,曲艺汇演组委会主任、省文化局副局长申伸做了总结报告:在谈到乐亭大鼓问题时他说:“毛主席的双百方针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推陈出新’并且重点是在出新。韩香圃的那个乐亭大鼓是‘乐亭大鼓’,靳文然的乐亭大鼓也是‘乐亭大鼓’,而且是改革和发展了的‘乐亭大鼓’,是顺应了新时代的‘乐亭大鼓’。我们不能说别人演唱的不合自己的口味,就加以否定和排斥。另外,我可以说,靳文然演唱的乐亭大鼓可称一派,那就是‘靳派’乐亭大鼓!”
由于靳文然的乐亭大鼓河北省曲艺汇演中脱颖而出,八月份被中央文化部特邀参加了在北京举办的首届全国曲艺汇演。靳文然、佟文彬、唐俊山参演的书目《双锁山》及《大闹天宫》《芦花荡》《渔樵耕读》《粪状元》不但被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录了音,还受到了周恩来总理的接见与合影留念,靳文然被组委会誉为‘一代天骄’。
再说韩香圃回到乐亭,向有关领导汇报了此次大会的情况,县委书记张子明闻听后立即召开有文曲界负责人参加的会议,他说:“既然靳文然是与会人员选出来的第一名,那咱就无话可说了,这也说明靳文然的乐亭大鼓确实胜咱们一筹。那以后我们该怎么办呢?孔子说:敏而好学,不耻下问。毛主席也教导我们:学习的敌人是自己的满足,要认真学习一点东西,必须从不自满开始。那么,我认为咱要虚心向优秀者学习,学习人家的长处,把乐亭大鼓这门艺术不但要在我县发扬光大,还要推向全省乃至全中国!”他顿了顿又说:“当然,我们在座的绝大多数人没听过靳文然演唱的大鼓究竟如何,因此我建议,一是交换演出,就是把靳文然邀请到我县来进行演出,然后再派韩香圃去唐山演出,让观众来评判是与非;二是如果靳文然说的确实好,那么我们就派学员去唐山市曲艺说唱团学习靳派艺术。”
接到乐亭县委宣传部发来的信函,唐山市曲艺说唱团行政团长王伟人和业务团长靳文然经过研究后,一致认为这是一件大好事,这样做,既能打破乐亭大鼓的地域差别,也能够互相学习,取长补短,终归一点,凡是说乐亭大鼓的毕竟都是一家人啊。
金秋十月,位于渤海之滨的乐亭县城迎来了以靳文然为首的唐山市曲艺说唱团部分成员,其中有刚刚从东北音乐学院归来的高荣远,还有被誉为“金弦”圣手的唐俊山,以及陈文然、付连芸、贾幼然、刘少然、张河远。
一行人到乐亭县城时已经接近中午,与县里曲艺队领导见面后,被安排在县委招待所食堂吃了顿饭,大家也顾不得休息,就兵分两路去分头演出。靳文然带领高荣远、付连芸、贾幼然去了能容纳一百多人的城关“铁板茶社”;唐俊山则与张河远、陈文然、刘少然下到了汤家河镇。
人们见海报上说与韩香圃同台比赛获得第一名的靳文然来乐亭说书了,都争相购买门票。这些人中对靳文然有的是崇仰,也有的是好奇,还有的是不服气,但无论是揣着任何心态,都早早进入书馆等候了。
第一位出场的是贾幼然,此时的他个头已经长高,不用再踮着脚敲鼓了,他的书段是由高荣远创作的《逆子回心》,其中的唱词是这样的:
人生性别分男女,
男要忠厚女要贤,
贤惠本分方为善,
善良之家美名传。
……
声音虽然略显稚嫩,但字与字之间衔接的非常连贯得体,动作表情也非常到位,尤其是前头那四句,在优美的琴弦和铜板儿的叮铃叮声中,是那么的入耳动听。观众给予了热烈的掌声。
第二位演唱者是付连芸,此时的她虽然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妈妈了,但岁月并没有在其脸上留下一丝痕迹,椭圆脸上一对水灵灵的大眼睛,小巧的鼻子下一双性感的红嘴唇,开口一唱露出整洁的牙齿,声音甜美,口齿清楚,每个字都能清清楚楚地送到观众的耳朵里。一段《窦娥冤》唱的人们鼻酸盈泪,演唱结束数秒后人们才鼓起掌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2

主题

483

帖子

1372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372
威望
0
金钱
839
贡献
0

42

主题

483

帖子

1372

积分
长缨在手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接下来是靳文然登场,人们看到的是一位身材高挑,面庞清瘦,留着背头,稍微有些驼背的中年人。他来到台前,先给左中右的观众们鞠了躬,然后才回到桌台后面冲高荣远施了个点头礼,这才抄起鼓楗、铜板儿敲打起来。《金山寺》中,他唱到“大放悲声叫了一声:‘苍天!’”这句时,一反先人所用的断续换气调儿,而是运用了腹腔、鼻腔、口腔共鸣,把悲怆的声调拖长,一口气哼唱了约一分钟的时间,这让听众大为震撼,纷纷站起来为他鼓掌喝彩!
整场结束,观众们却还不肯离开,当听说明日还继续说书时,这才依依不舍地走出了书馆。
第二天书馆爆满,就连台上都坐满了人,台下更是人挨人人挤人,站在前面人的后背都能感觉到后边人的心跳,如果有尿急的那就惨了,还没挤出去呢就尿在裤子里了。
乐亭县主抓文艺的领导没料到会出现这种局面,马上与总工会沟通,第三天,靳文然的书场就设到了工会的大院内。
因乐亭人都喜爱乐亭大鼓,前两天那些人听了靳文然的演唱,却是与众不同,于是通过奔走相告,距离县城十里八村的人都赶了过来,能容纳千八百人的工会院内一下子竟坐了个满满当当。
原定只说上下午两场的书,在观众的强烈要求下,不得已又加了个晚场。散场后,刚成立不久的乐亭县广播站记者进行了随机采访,询问观众喜欢听靳文然还是韩香圃。有位六十来岁的老大爷直言道:“我是个大鼓迷,以前常听韩香圃先生的书段,还听过齐老尊说得书,感觉这二位是乐亭大鼓书艺人中说得最好的。可这次听了靳文然先生才知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这句话确实不假。靳先生不但唱得好,板儿打得也好,表演的更好,演男像男,装女像女。听他说书花再多的钱也值了。”还有接受采访的观众把两只手摊开说:“靳先生要是说的不好,我也不至于把手掌子都拍红了呀。”
唐俊山带领的另一班人马在汤家河说了两场书,第二天又被庞各庄约了去,汀流河则排在了第三天,徐店第四天……
两路人马八天的时间遍布乐亭县所辖大半个区域,所到之处,观众无不拍手称快。
这些天韩香圃一直在关注着靳文然的书场,听到人们对靳文然的赞扬之声,心里好不服气,暗道:“你靳文然来乐亭只不过是卖个噱头,人们图个新鲜才给了你点掌声,要论正本清源,乐亭大鼓还是非我韩香圃莫属,过几天等我去唐山时说上它个月期程的,让你们听听啥叫正宗的乐亭大鼓书。”
作为交换演出,年前的腊月,韩香圃就并带着自己的得意门生张学圃、付文助、刘春岩和琴师李占来来到唐山,说书场所选在了小山下坡的“万顺”书馆。
海报贴出,人们看见上面写着:乐亭大鼓创始人温铁板大弟子齐祯之徒韩香圃,受唐山市曲艺说唱团之约,前来贵宝地说书。韩先生嗓音高亢明亮,唱腔质朴、豪放,唱功唱法讲究字正、腔圆、情真、神似。他崇尚相口说唱,从不即兴趟水。他以唱带做、以做促唱,因而唱、念、做、击都恰到好处,使他的演出浑身是戏、满脸是情,眼中有物,动止得法。故能使得听书者感到一种美的享受。
有些书迷也听说过韩香圃的大名,就抱着亲自聆听一下的心态买票入场。韩香圃看着百十人的座位并无空闲心中高兴,逐先派弟子张学圃出场。张学圃,原名张志成,乐亭城西葛庄村人。二十二岁拜师韩香圃,为韩的顶门大弟子。自幼家贫,未受过基础文化教育。虽不识字却聪敏过人记忆出众。一个段子只要听几遍,便可演唱无误且多年不忘。从师期间,师父所授无一漏缺。书目全是师父的《回杯记》、《包公案》及大量段子。他的段子唱得功夫相当精湛,书词不俗,经师父口传身授,唱得相当规正,尤其鼓板技艺为行内一致推崇。这次他说的是拿手小段《蓝桥会》,一段下来,却没有获得很多的掌声。接下来付文助、刘春岩各说了一个小段,掌声更是稀少。
韩香圃见此景,心中不免有些发凉,他上场后,先给观众抱拳施礼,然后才抄起鼓楗打鼓击板唱起了《水漫金山》。这段书要是在乐亭当地,准能获得观众的热烈掌声和叫好声,可今天演唱完毕,台下的掌声也没比张学圃多多少,有的观众还小声嘀咕道:“海报上说的挺邪乎,可一听也不是那么回事儿啊,这跟靳文然先生唱的也没法比呀,你说这钱花的真不值。”“哥哥,下场还来听吗?”“还来?除非我有病吧。”“……”
听了这些扎心话语,韩香圃的脸犹如被人刮了一掌,感觉火辣辣地疼,自出道以来这是他最没面子的一次,来唐山前的信誓旦旦此刻也如冰雪消融了。
韩香圃与徒弟和琴师五个人草草吃了点午饭,回到书馆坐下来休息,接过张学圃递过来的茶水喝了一口放回桌上,不由得叹了口气。
张学圃见老师眉头不展,就问:“师父,茶不好吗?”
韩香圃摇摇头,自言自语地说道:“真是没想到哇,我说了三十多年的书,竟然栽在了唐山小山儿这个地方,可悲呀,可悲。”
徒弟们听师父这么说,知道他是对上午的演出没有获得好评有些自责,于是就劝慰道:“师父,有道是胜负乃兵家常事,再者说了,不是还有下午和明后天呢嘛,我们几个再卖卖力气,绝不会给您丢脸。”
说归说事归事,到了下午一开场,观众上座率比上午减少了将近一半,并且有的还没到半场就退席了。第二天上午瞧着空空如也的台下,韩香圃长叹一声:“既生韩何生靳啊!”然后吩咐徒弟:“收拾家把什儿,去长途汽车站,赶紧回家。”
在汽车上。付文助为了安慰老师的心情,就说:“师父,我认为不是咱书说的不好,是唐山人不懂得啥叫正宗的乐亭大鼓,我们在乐亭不是很受欢迎嘛。”
韩香圃点点头:“嗯,你们别看靳文然在唐山唱得响,来咱县也受到了欢迎,可到啥时候我也不服他,他那也配叫乐亭大鼓?笑话!”他遥望着被云彩遮住的太阳,对弟子们说:“我虽然六十好几了,但绝不服老。我还是那句话: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就是正本清源,不能随意改动,你们如果有谁学了靳文然,那就是背叛师门,我绝不会轻饶了他!”
“师父,既然靳文然说的不是正宗乐亭大鼓,咱是不是叫他那个为‘西路乐亭大鼓’,咱这个正宗的就叫‘东路乐亭大鼓’行吗?”付文助又问。
韩香圃对付文助提出的问题没有表态,沉默了一会儿,他才说道:“京剧虽然不分什么路,旦角却分梅派、程派、荀派、尚派,四大须生也有马、谭、杨、奚四派。他靳文然可称‘靳派’,我想咱这个以我师父的姓氏叫‘齐派’也未尝不可。”
张学圃听后回应道:“师父,人家靳先生是省里封的‘靳派’,名正言顺,咱这个自己封能行吗?”
付文助抢着说:“咋不中啊?对了师父,叫啥‘齐派’呀,干脆就依您的姓氏,叫‘韩派’得啦!”
刘春岩也附和着说:“对,以后凡是师父的徒子徒孙,就是‘韩派’弟子!”
在韩香圃等人悲叹的同时,靳文然的学生赵凤兰又代表唐山市曲艺说唱团参加了全国曲艺汇演,这次参赛选手中她是年龄最小的一个,功夫不负有心人,一曲《小姑贤》赢得观众的阵阵掌声,评委老师们给予了极高的赞誉。她的表演细腻,生动传神,把人物刻画得活灵活现、嗓音甜美声情并茂,专家们都说“靳派”又培养出了一个难得的好苗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8

主题

4801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1324

热心会员

威望
0
金钱
6488
贡献
0

128

主题

4801

帖子

1万

积分
枯草叶 发表于 6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乐亭大鼓就是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92

主题

9642

帖子

2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2023

突出贡献优秀版主

威望
0
金钱
12216
贡献
0

492

主题

9642

帖子

2万

积分
阿冰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长缨在手 发表于 2018-10-9 09:43
还没呢,刚写了十三万多字,预计在二十万字左右。

速度也挺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6

主题

2156

帖子

5738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5738
威望
0
金钱
3412
贡献
0

86

主题

2156

帖子

5738

积分
水之湄 发表于 5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没看完,但长了不少见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