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82|回复: 12

徐九经卖酒记 (八场戏曲) 谷景峰 2018年曹禺杯剧本大奖赛入围作品

[复制链接]

249

主题

307

帖子

3008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008
威望
0
金钱
2221
贡献
0

249

主题

307

帖子

3008

积分
河边谷 发表于 2018-11-18 15:41: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写在前头:    2018年度,全国"曹禺杯剧本大奖赛"共收到舞台剧本266部,通过专家初评,评出入围剧本27部,然后自入围27部中,评出优秀剧本5部,提名剧本7部,新人剧作3部.我的八场戏曲剧本<徐九经卖酒记>现已入围.
    有一出戏叫<徐九经升官记>家喻户晓,我创作的这本<徐九经卖酒记>可说是<徐九经升官记>的续集,联系<升官记>请君欣赏拙作<徐九经卖酒记>因剧本较长,今天先粘出前二场,后六场不日粘出.望您读后提出宝贵的意见.谢谢你的阅读.
                       
                           徐九经卖酒记
                                       编剧: 谷景峰  
人物——
徐九经:原玉田县县令。
徐 茗:徐九经侍童。
柳玉梅:徐九经夫人。
小翠儿:徐夫人的侍女。
王  氏:徐九经之母。                                                                                   
刘文炳:安国候。
刘 钰:刘文炳之义子。
李倩娘:刘钰之妻。
并肩王:皇上的叔父。
尤 金:并肩王的小舅子,尤妃之弟。
张先海:吏部天官。
尤 母:尤金之母。
袁修旺:玉田县县令。
李小二:酒馆儿老板。
姚铁锤:袁修旺家丁。
家将赵:刘府里人。
家将李:并肩王府里人。
傧 相、并肩王府里的家丁四人。
衙役、太监甲乙、群众若干。
第一场
【安国侯府。
【刘钰、李倩娘的婚礼。场面十分热闹喜庆。
【安国候居坐正中。
【傧相主持婚礼仪式。
傧 相:一块檀香木,雕成玉马鞍,夫妻往上站,步步保平安!
【刘玉用大红绸布牵着李倩娘上。众欢呼雀跃。
傧 相: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搀入洞房!
【突然,尤金率几个打手闯上。
尤 金:刘文炳你出来!
刘文炳:尤公子,你率家丁大闹喜堂,成何体统?
尤  金:刘钰,我和李倩娘正拜华堂,你倚仗你父子边疆归来有功,强行把倩娘抢来,是何道理?
刘  钰:倩娘被药酒毒死后,是你当堂承认婚书是假的,并表示,李倩娘死活与你无关,你怎么出尔反尔呢?
尤 金:那是你们和徐九经串通一气得骗局,不算数。还我倩娘还在罢了,不然的话……
刘 钰:怎样?
尤 金:我叫你喜堂变丧堂!(见倩娘)娘子,快跟我回家!
李倩娘:无耻的的狂徒!
【有丫鬟把李倩娘搀下躲了起来。
尤 金:娘子!(欲抢被刘家人挡住)
刘 钰:不许撒野!
尤 金:小的们,给我砸!打!抢!
众家丁:啊!
【刘钰与众家丁搏斗,场上大乱。尤金被打得晕头转向,带领家丁抱头鼠窜。
尤 金:徐九经,你骗了我们,我找你算账!
        请读下面第二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3

主题

1820

帖子

4265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265
威望
0
金钱
2345
贡献
0

63

主题

1820

帖子

4265

积分
文韵 发表于 2018-11-18 16:36: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阿冰 于 2018-11-19 20:54 编辑

上接第一场
第二场
【徐九经家。
【二幕前。徐九经内喊 : 得儿——驾!(内唱)徐九经我驴上加鞭往前赶。
【徐九经骑驴上。徐茗跟上。
徐九经(唱)徐九经我驴上加鞭往前赶,
急急忙忙奔玉田。
并肩王发觉我把他骗,
定会送我上西天。
三十六计走为上,
深夜骑驴逃回家园。
徐 茗:老爷,走了一宿了,歇会儿吧,也该喂喂驴了。
徐九经:好,歇会儿就歇会儿,把驴放开,叫它吃点儿草,咱爷儿仨就他累得慌,贡献大。
徐 茗:哎。(轰驴)去吧。(自包中拿出干粮和酒)老爷,吃点东西吧。
徐九经:(喝一口酒)酒是好东西呀。浊酒一杯,舒筋活络,袪忧解乏,多少文人墨客,因酒生发了灵感。(“嘟嘟”连喝了几口)李白的将近酒就是佐证。政治家以酒为药引,以酒为媒,以酒搭桥,以酒润滑。(诗兴大发)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晃晃悠悠地走了几步,醉酒的样子)
徐 茗:老爷,您喝醉了吧?
徐九经:没,没有。徐茗,你望见那歪脖树了吗?
徐 茗:(踮脚)望见了。
徐九经:歪脖儿树不远就是李小二的酒馆儿。
徐 茗:对对,就要到家了。
徐九经:回家就干我的老营生,酿酒卖酒去,远离官场。
徐 茗:好!
徐九经:走,牵驴回家。
徐  茗:哎。(牵驴)得儿!(二人下)
【二幕开。柳玉梅与小翠儿为王氏捶背,揉肩。
柳玉梅:(唱)日上三竿阳光暖,
房檐下紫燕正呢喃。
婆母年迈体弱孱,
妇道万善孝为先。
每日里虽是清茶与淡饭,
顿顿及时不拖延;
清晨为婆母梳头又洗脸,
按摩颈部揉揉肩。
但愿得婆母身康健,
高高兴兴度晚年。
老爷他紫气东来时来运转,
由知县到正卿一步登天。
我在家日夜把他思念,
也不知他身体如何公务可烦。
多日来也没寄来一封平安信件,
叫我这做夫人的寝食不安。
王  氏:玉梅呀,九经自玉田去京城,转眼几月有余,到如今一点儿信息也没有,也不知他顺不顺心,身体好不好,老身我好生惦念呀。、
柳玉梅:婆母,凭他的才华,什么事也难不住他,旁边有徐茗照顾,您就放心吧。
小翠儿:老太太您就放宽心吧。
  氏:这几天我这眼皮儿总是跳,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
小翠儿:左眼跳灾右眼跳财,老太太您哪个眼跳?
  氏:我这俩眼都跳。
柳玉梅:婆母,您是想儿子想的。九经当上了大理寺正卿,官高位显,有什么事发生呀?
王  氏:当官儿不如卖酒。咱徐家的老酒远近有名,供不应求,有老祖宗传下的酿酒秘方,一心扑在卖酒上,稳稳当当的过日子,多好。当官儿操心费力,若是得罪哪个上司,五寸的脚,四寸的鞋,你就穿去吧。唉,爬的高,摔得疼呀!
柳玉梅:婆母多虑了。
【徐九经、徐茗上。
徐九经:(跪下)妈,孩儿徐九经给您磕头了!
  茗:徐茗给老太太磕头。给徐夫人磕头。
  氏:(一惊)九经?
徐九经:是孩儿。
  氏:我儿快快起来!九经,你瘦了。
柳玉梅:老爷,回家省亲?
徐九经:回家扎根儿。
柳玉梅:怎么,不去了?
徐九经:不去了,回家卖酒来了。
  氏:啊,你……九经,出了什么事儿,快告诉妈。
徐九经:妈耶!
(唱)常言道天上不会掉馅儿饼,
有馅儿饼必是前边是诱饵,
后边是窟窿,
跳进去想出来万万不能。
不是官儿想当官儿当官儿心盛,
当上官儿才知道那是是非坑。
看官场好像风平浪静,
其实是,明争暗斗、尔诈我虞、结党营私、男盗女娼、
任人唯亲、排斥异己、贪污腐败……
黑呀,黑呀,黑咕隆咚呀,
黑咕隆咚!
安国候、并肩王发生诉讼,
这官司满朝的权势无人接应。
并肩王要我为他把腰撑,
他编瞎话儿,欺皇上,
破格提升我为大理寺正卿。
我要是官司断得他得胜,
官职保证还高升,
我要是官司断得他失败,(拿出一小瓶)
他赠我一瓶“仙鹤顶上红”。
从小母亲就教我做人之道,
说实话办实事讲良心爱百姓,
我怎能图名利,昧良心,
黑白颠倒把好人坑。
按律法,主正义,不偏不袒公平断,
得罪了并肩王杀身之祸才降临。
儿不愿唯唯诺诺丧失人性,
因此我才带着徐茗跑回家中。
回家来伺候老母在膝下,
酿造老酒度一生。
  氏:(唱)闻听九经一番话,
气得我老婆咬断牙。
什么侯爷并肩王,
一个个都是不知廉耻的人类渣。
好孩子,你别怕,
有玉梅,有你妈,
玉梅已经身怀六甲,
我儿就要当爸爸。
团团圆圆把日子过,
天伦之乐好年华。
柳玉梅:(唱)老爷弃官回了家,
玉梅我心中乐开了花。
本来就不该去往大理寺,
他们威逼没办法。
做官儿就像做豆腐,
下面挤来上面压。
不行贿,不送礼,不受贿,不收礼,
你是个善良本分的老实疙瘩,
早晚被人撵回家。
当个百姓多潇洒,
想干什么干什么。
祖传的秘方勾兑术,
靠着卖酒咱把财发。
徐九经:谢谢母亲的宽慰,感谢夫人的理解。
柳玉梅:老爷,你受苦了。
徐九经:苦倒是不苦,受气了。
  氏:玉梅,炒几个菜。徐茗,把那坛陈年老酒搬出来。今天咱庆贺庆贺!
  茗:遵命!(欲下)
【家将赵上。
家将赵:请问,这里是徐九经老爷的府上吗?
  茗:是呀,你是……
家将赵:我是京城刘府的手下,小人奉李倩娘李夫人之命,前来投递羽书。哪位是大理寺徐老爷?
  茗:这位就是。
家将赵:(递书信与徐茗)徐老爷,书信送到,小人即回。
徐九经:壮士,喝杯水吧。
家将赵:谢徐老爷,小人赶紧回去复命。(急下)
徐九经:李倩娘的羽书?待我看来。(拆信看,大惊)啊!
柳玉梅:老爷,何事惊慌?
徐九经:(唱)倩娘刘钰拜天地,
尤金得知上当悔不及,
并肩王咽不下这口窝囊气,
明日派兵要将我捉回!
  氏:啊!
柳玉梅:他们要下毒手呀!
徐九经:(唱)回京城定时凶多吉少,
咱一家面临着骨肉分离。
  茗:老爷,咱们跑吧!
小翠儿:是呀,逃吧!
徐九经:往哪儿跑?回去是死,不回去也是死,这里有并肩王赐我的“仙鹤顶上红”(拿出那小瓶儿欲喝)我还不如早早儿的……哈哈哈……
  氏:九经!
柳玉梅:老爷!
——切光。

请读下面第二场

附文韵评论:看谷老师的作品,里面的细节挺多,跟人物性格能合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9

主题

5026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1891

热心会员

威望
0
金钱
6830
贡献
0

129

主题

5026

帖子

1万

积分
枯草叶 发表于 2018-11-18 19:11:4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阿冰 于 2018-11-19 20:57 编辑

上接第二场
第三场
【继上场第二天。
【徐九经家。灵堂。
【二幕前。家将李内喊:众家丁!玉田去者——
众:啊!
【家将李骑马上。
【四家丁跟上。
【家将李身段。下。
【四家丁翻下。
【二幕开。灵堂。一副棺材,棺材前一灵牌,上写:徐九经之灵位;棺材上放着那瓶“仙鹤顶上红”。
【众乡亲在忙碌,有的在烧纸,有的在摆纸人纸马等。徐母、柳玉梅、小翠儿站棺旁。
【身穿孝服的徐茗急上。
  茗:(至柳玉梅旁)启禀夫人,官兵已到村头。
柳玉梅:知道了。(大哭)老爷,你死的好惨呀——
【场上众人大哭小叫,期期艾艾,好不热闹。
【家将李率四家丁上,见状目瞪口呆。
  茗:敢问众位官爷从哪里来的,干什么来了?
家将李:哦,我,我们从京城而来,来,来捉拿弃官而逃的徐九经。
  氏:(一把抓住家将李的左臂)还我儿子!
柳玉梅:(一把抓住家将李的右臂)还我丈夫!
家将李:啊!这这这……
  氏:你们是并肩王派来的吗?
家将李:啊。是是,我们是奉了王爷之命……
  氏:并肩王,狗奸贼呀!
家将李:(茫然无措)老太太,我,我是……我不是……
  氏:(唱)青天白日乾坤朗朗,
竟有一些奸佞乱朝纲,
欺百姓,藐皇上,
尔诈我虞为家帮。
庶人是羊,豪强是狼,
你们吃肉喝血骨头都不剩,
天打雷劈丧天良。
徐九经犯了什么罪?
追杀我儿到家乡。
今日你们不说出个子丑与寅卯,
老婆我头撞棺材死在灵堂!(昏迷)
家将李:(急拉)老太太,别,别呀。
小翠儿:(搀扶王氏)老妇人!老妇人!
  人:老夫人。老妇人。
柳玉梅:(唱)并肩王,你丧人性,
心毒手狠害苍生。
大明律高悬法严整,
王子犯法与民同。
尤金他抢男霸女豺狼种,
依仗尤妃肆意横行。
因为公平断案无偏袒,
就赐我夫“仙鹤顶上红”。
你来看——(自棺材上拿起小酒壶)
我丈夫知道你们定来追命,
回到家饮恨服毒憾终生。
你们冷血无情草菅人命,
你们蔑视法律无视朝廷;
你们杀人越货依仗权柄,
你们作恶多端早晚遭报应!
我要以它(鹤顶红)做凭证,
进京城,闯金殿,告御状,面朝廷,
把你们的肮脏污垢事,
前前后后,真真实实,明明白白,光天化日下说个清!(昏昏欲倒,众扶)
家将李:(惊慌失措,无奈地)哎呀,你们怎么都冲我来了?我们不过是当差的,主子叫干啥就干啥。徐夫人,徐老爷走了,我们也十分痛心。众弟兄!
四家将:啊!
家将李:向徐老爷三鞠躬!
四家将:是。
家将李:一鞠躬!再鞠躬!三鞠躬!……礼毕!(转向柳玉梅)徐夫人节哀,保重。众弟兄!
四家将:啊!
家将李:回京复命去者!
四家将:啊!(众家将下。徐茗跟下,少时,徐茗上)
  茗:夫人,走远了!
柳玉梅:老爷,他们走远了,
【徐九经自棺材里站起。
徐九经:哈哈哈……乡亲们,谢谢了!
  人:不谢!
徐九经:乡亲们,从今日起,谁要问起大理寺正卿徐九经,你们就他说死了,(拍着胸脯)这个徐九经是开作坊卖老酒的徐九经!
——切光
请读下面第四场

附枯草叶的评论:往下看吧,谷老师的作品很棒很棒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12

主题

2762

帖子

6293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6293

活跃会员

威望
0
金钱
3416
贡献
0

112

主题

2762

帖子

6293

积分
浅月若寒 发表于 2018-11-18 19:35: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阿冰 于 2018-11-19 20:58 编辑

接上第三场
第四场
【麻山路上。
【远处,树木、花草、小溪环绕着一座庙宇。
【徐九经担酒上,徐茗跟上。
徐九经:(唱)艳阳高照晴朗的天,
小鸟叽叽云里钻,
麻山庙会人如织,
我挑老酒上麻山。
  茗:老爷,把酒担给我。
徐九经:我刚刚担上就给你,太不公平了吧。
  茗:本来就是我的活儿。(抢担子)
徐九经:别抢别抢,咱爷俩轮着担,我担一段儿你担一段儿。走吧,啊!
  茗:好,走,你就会欺负我!
徐九经:这还是欺负呀?把我的好心当成驴肝肺呀,哈哈哈!
(唱)桑木扁担悠悠颤,
颤颤悠悠悠悠颤颤吱吱扭扭唱得欢。
自从回家卖老酒,
脱离了是非到桃园。
体也胖,心也宽,
天伦之乐乐陶然,
乐呀乐陶然。
  茗:(远眺)老爷,歇一会儿吧,夫人和小翠儿赶不上了,等会他们吧。
徐九经:咱们去卖酒,她们去烧香,一边是清水,一边是面汤,他不是一码子事儿,叫她们慢慢走吧。
  茗:(抢担子)那该我担了。
徐九经:好,好,就让着你,走吧,(二人下)
【柳玉梅内唱 :曲曲折折上麻山——
柳玉梅上。小翠儿跟上。
柳玉梅:(唱)曲曲折折上麻山,
羊肠小路路弯弯,
重重叠叠滑石板,
步步登高别洞天。
山雀啾啾唱小曲,
清泉潺潺拨琴弦;
野山花,一片片,
阵阵馨香,
清心虑胆,
蜜蜂恋花鲜,
蝴蝶追逐舞翩迁。
站在高处往下看,
顿觉得,心旷神怡,
愉悦荡气胸中宽。
麻山上红男绿女来往不断,
各怀心事奔山巅。
我与小翠儿来许愿,
准备着,三烛高香拜神仙。
一炷香,
保佑婆母身康健,
无灾无病快快乐乐度晚年;
二柱香,
保佑作坊生意好,
老酒一年胜过一年;
三炷香:
玉梅已经身有孕,
求菩萨保佑玉梅生个儿男。
儿男能接九经的手,
酿酒秘方往下传。
玉田老酒不一般,
历史悠久有遗篇,
唐太宗喝了玉田老酒,
雄师东征凯歌还;
辽金时称它是圣水,
喝了它,能健身,能祛病,增福添寿,逢凶化吉,
心想事成破万难。
盼只盼我儿早临产,
玉田老酒的秘方不传女儿只传男。
一边走一边想累得我我浑身冒汗——
小翠儿:(唱)叫夫人歇歇脚再往上攀。
夫人,在这树荫下歇一歇吧,看,把您累坏了吧。
柳玉梅:还好,歇一歇就歇一歇。(二人找好地势,四下观景。小翠儿为柳玉梅扇风)
【尤金、姚铁锤上。
  金:(唱)日也想,夜也想,
天天做梦拜华堂。
刘钰、倩娘已入绫罗帐,
尤金我是狗咬尿泡空欢喜,
竹篮儿打水空一场。
睡不好,吃不香,
夜半起来摸摸索索的喊倩娘。
我妈他说我得了神经病,
叫我到玉田找我大舅散散心肠。
我大舅叫袁修旺,
他在玉田一手遮天把知县当。
几天来在城内闲游逛,
玉田的风景不寻常。
山清水秀禾苗壮,
到处都是美娇娘。
今日是麻山庙会人熙攘,
逛一逛麻山的好风光。(贼眼溜呀溜的,发现了柳玉梅一惊)啊!美人儿!铁锤,这娘们儿是谁家的?
姚铁锤:(摇头)我不认识。
  金:哎呀呀!
(唱)玉田的风光如仙境,
玉田的美女多如云,
在京只觉得倩娘美,,
这娘子,她比倩娘还美十分!(围着柳玉梅端详,柳玉梅窘态,小翠儿护着柳玉梅)
尤金我心猿意马难自禁,
欲抱娇娘回家门。
请问这位娘子哪里人士,姓甚名谁?小生这厢有礼了。
柳玉梅:(却生生地)我不认识你。
  金:不认识没关系,一回生两回熟嘛。来,小生为娘子打扇,凉爽凉爽。
小翠儿:干什么干什么你!男女授受不亲,你有脸吗,啊?
  金:这不是脸吗?(摸了柳玉梅一下脸)
柳玉梅:(大怒)无耻的狂徒!
姚铁锤:啊!你敢骂我?
小翠儿:你这无赖,平白无故为什么摸我家夫人的脸?
姚铁锤:吵什么吵什么?我家大爷看上了是你们的造化。
  金:摸脸怎么了,啊?(突然摸了小翠儿一下脸)
小翠儿:流氓!
尤  金:我不但摸脸,大爷我还要抱抱她呢。(说着去抱柳玉梅,玉梅躲避着,拉扯中,突然柳玉梅给了尤金一记耳光)
尤  金:(摸摸被打的脸,闻闻手)好香啊!来,再打一下,常言说,打是稀罕骂是爱嘛。(又欲强行无理)
小翠儿:(大喊)来人呀!有坏人呀!救命呀!
【尤金慌四望,见有人来忙放开柳玉梅装作无事赏景的样子柳玉梅和小翠儿趁机跑下。游人甲、乙急跑上。
游人甲:怎么啦?怎么啦?
游人乙:你们这是……
姚铁锤:没事儿,没事儿。这娘子险些掉下山去,被我们大爷一把抱住。
游人甲:哦,路滑的很,好险呀。
  金:请问,刚才是谁家的娘子?
游人甲:我认得,她是徐九经的夫人柳玉梅。、
  金:(一惊)什么什么,徐九经?大理寺正卿徐九经?
游人甲:大理寺正卿徐九经早死了,这个是酿酒卖酒的徐老板徐九经。
  金:(长出一口气)我说呢。(气急败坏地)铁锤,走,下山,不逛了。
姚铁锤:大爷,前面就是神仙种玉的石碑了。
  金:扫兴,回去!
姚铁锤:好,回去,回去。(二人下)
游人甲:这俩人鬼眉眼豆儿的不像好人。
游人乙:嗯,吃蒺藜狗儿长大—— 不像是好粮食儿喂的。
【幕内徐九经喊:站住!哪里跑!
【徐九经拿扁担与徐茗追上。
徐九经:跑哪儿去啦?
游人乙:谁?
徐九经:那俩王八羔子呀!
游人甲:走远啦。徐老板,干嘛生这么大气?
  茗:这俩流氓欺负我家夫人!
二游人:啊!找他去!
——切光。
请读线面第五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00

主题

9863

帖子

2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2521

突出贡献优秀版主

威望
0
金钱
12493
贡献
0

500

主题

9863

帖子

2万

积分
阿冰 发表于 2018-11-19 21:00: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阿冰 于 2018-11-19 21:04 编辑

  接上第四场
第五场
【继前场几日之后。
【李小二的酒馆儿。
【酒馆儿旁有一棵歪脖树。酒馆儿上插着酒幌。酒馆儿内有桌子, 凳子。
【幕启。李小二忙活着擦桌抹凳,打扫卫生,少顷下。
【刘先海、留住儿布衣上。
张先海:(唱)张先海我宦海展风帆,
不畏权贵敢谏言,
皇上表彰我为了社稷做贡献,
封我一个吏部天官。
留住儿:大人,这官儿不小呀。
张先海:(唱)我生来性格就懒散,
好吃好喝好游玩。
京城的景致已生厌,
带着留住儿到玉田。
留住儿:大人,公款旅游呀?
张先海:别瞎说,老爷我不办那事儿,自掏腰包儿。
(唱)听说玉天风水好,
人杰地灵出英贤。
净觉寺优美赛仙境,
麻山种玉万古传;
还乡河水水潋滟,
玉田的特产惹人馋——
(数板)玉田的柿子玉田的葱,
玉田的大枣儿震北京;
玉田的粉沱儿包尖儿菜,
玉田的铬渣摊不上卖;
玉田的老酒香甜甘冽,驱邪治病,强身健体,是真是假今日我亲自尝尝鲜,
尝尝鲜!
留住儿:老爷,您不是奔玉田老酒来的吧?
张先海:瞎说实话,小心割了你的舌头。我是为了一件大事。
留住儿:什么大事儿?
张先海:今年是周边小国儿向我大明进贡之年,每次我们都举行盛大宴会,拿出最好的酒来招待各国使臣,以示我大明酿酒工艺之发达先进。听说玉田老酒古传秘方,别具一格,我来尝试尝试。
留住儿:还是为酒来的呀!
张先海:这是公事儿。
【李小二上。
【尤金、姚铁锤上。
李小二:哎!东来的,西往的,上班儿的,下岗的,坐一坐,尝一尝,玉田老酒,十里飘香,不喝不知道,一喝您准笑!
尤  金::(吸拉鼻子)哎,铁锤,你闻到酒味儿了吗?
姚铁锤:(吸拉鼻子)闻到了,好香呀!
张先海:留住儿,看,酒馆儿,进去看看。(近前)
尤  金:好香的酒呀。(与铁锤进前)
李小二:哟,几位客官您门好呀!想吃酒吗?请进,刚刚进的酒头呀。
张先海:哪个作坊的?
李小二:徐九经作坊的。
尤  金:什么什么,徐九经?
刘先海:(沉思)徐九经?哪个徐九经?有个大理寺正卿叫徐九经呀。
李小二:重名儿。那个大理寺正卿徐九经早死了,这个是酿酒的老板徐九经。
张先海:哦……来,先尝尝这酒如何。
姚铁锤:(小声地对尤金)大爷,昨天遇到的娘子就是这作坊老板徐九经的夫人。
尤  金:啊!(大喜)这可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思忖少时)小二,上酒!
李小二:遵照老板徐九经的指示,我这酒有三不卖。
张先海:哪三不卖?
李小二:一,骑马的不卖。
张先海:为什么?
李小二:喝了酒骑马晃晃悠悠地不安全,这叫酒骑。
张先海:那二不卖呢?
李小二:二,赶车的不卖。
尤  金:为什么?
李小二:喝了酒晕晕乎乎地不知吁我,这叫酒驾。
张先海:那三不卖呢?
李小二:三,出差办案的不卖。
尤  金:这又为什么呢?
李小二:喝醉了酒执法没准儿,会冤枉好人。
张先海:嗯,有意思,这老板不同寻常啊。我们是走着来的。
姚铁锤:我们是跑着来的。
李小二:好呀,四位请坐。
张先海:掌柜的,来两碗玉田特产砣粉儿,两盘儿包尖儿白菜炒饹馇,两碗玉田老酒。
尤  金:也给大爷上这些来!(四人分坐两桌)
李小二:好咧。(朝内喊)四碗砣粉儿四盘儿尖儿菜炒饹馇四碗玉田老酒啰——(旋即端上摆好)四位慢用。
张先海:(吸拉气,仔细端详)真乃好酒呀!
(唱)玉田老酒摆桌上,
满屋清新鉆鼻子香。
看这酒,酒面涟漪微波荡,
就像是静湖滴琼浆。
尤  金:(吸拉气)好酒!
(唱)闻得美酒溢清香,
涎水流得半尺长。
端起碗来嘴边放,
半碗老酒进了肚肠。
铁锤,喝!
姚铁锤:大爷,我……
尤  金:我叫你喝你就得喝!
姚铁锤:是,大爷。(喝酒)
刘先海:(唱)这老酒绵软甘冽不寻常,
抿一口,沁人心脾味深长。
几口酒下肚身舒畅,
头不昏眼不花浑身上下添力量。
留住儿,尝尝嘛。
留住儿:哎哎。
尤  金:(唱)一碗酒下去心怡神旷,
身心愉悦像进了天堂。
晕晕乎乎宠辱皆忘,
一心想的是美娇娘。
昨夜里做了一个梦,
柳玉梅与我拜华堂。
想把徐九经的娘子弄到手,
在这这老酒上做文章。(踱步思索)
张先海:(唱)张先海自从到官场,
好酒喝的有几缸。
货比三家看质量,
玉田老酒世无双,
我要带回一坛给皇上,
让万岁亲自尝一尝。
尤  金:铁锤,喝!
姚铁锤:大爷,我……(有些为难状)
尤  金:把这些酒全干了。
姚铁锤:(为讨好尤金)好!(把桌上的酒喝干了)
留住儿:(留住儿见状)我的天,酒楼子呀!(对铁锤)哥儿们,悠着点儿,喝那么急别醉了。
姚铁锤:你说啥,醉了?我喝醉了过吗?小子,喝醉了什么样儿你知道吗?
留住儿:(摇头)不知道。
姚铁锤:(摇摇晃晃地拉这留住儿,二目呆滞,指着桌上一个酒坛子)看见了吗小子,这是两个酒坛子,你要是看着是四个,就是醉了。
留住儿:这是一个坛子!
姚铁锤:一个?(用手去摸)那个哪儿去了?
留住儿:哈哈哈,真醉啦!
尤  金:小二,再来两碗酒。
李小二:客官,别喝了。
尤  金:怎么,你开饭店还怕大肚汉呀?
李小二:不不,我是怕客官他……
尤  金:快拿两碗来,不差钱儿!
李小二:(喊)又两碗玉田老酒唻!(旋即端上)
尤  金:铁锤,你给我喝干!
姚铁锤:(两眼直勾勾的)阿好!小……小……小菜儿!(两碗酒连着一饮而尽,喝完酒后摇摇晃晃站立不住,倒在地上,人事不省)
尤  金:铁锤!铁锤!(故意渲染)啊,铁锤他死了!
众  人:啊!死啦?
尤  金:小二,你酒里有毒,毒死了我的随从姚铁锤。
李小二:大爷,你可不能诬赖好人呀!
尤  金:你这酒是哪个作坊酿的?
李小二:这……大爷,您别吓唬我了,今天的酒钱我不要了,您走吧。
张先海:这位壮士,你说酒中有毒,你、我都喝了,怎么没中毒呢?
尤  金:你我喝得少,中毒轻。
张先海:明明是你把他灌醉了,却反咬一口,诬赖酒家。
尤  金:你是干什么的?
张先海:喝酒的。
尤  金:狗咬耗子多管闲事儿。
刘先海:耗子不是好东西,蛤蟆咬它也不是管闲事儿。
尤  金:我看你是没事儿找事儿!
刘先海:这闲事儿我管定了。
尤  金:你们是不是串通一气儿,与本大爷过不去。你们勾结一起,毒死人命,我要告你们到玉田大堂上。
刘先海:本老爷奉陪到底!
尤  金:好,骑驴看唱本儿——走着瞧!
张先海:哈哈哈……
——切光
请读下面第六场
附:浅月若寒评论:远处,树木、花草、小溪环绕着一座庙宇。老师,这些都是为布台景准备的吧?
留住儿:大人,公款旅游呀?
张先海:别瞎说,老爷我不办那事儿,自掏腰包儿。
老师这段插科打诨的话一定让观众喜欢。我发现许多剧本都会穿插这样逗趣的小剧情。
玉田的柿子玉田的葱,
玉田的大枣儿震北京;
玉田的粉沱儿包尖儿菜,
玉田的铬渣摊不上卖;
玉田的老酒香甜甘冽,驱邪治病,强身健体,是真是假今日我亲自尝尝鲜,
尝尝鲜!
写得好活呀。
看了这集,写得好精彩,老师构思巧!
谷老师回复:_______ 这都是布景设计,也叫导演舞台提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00

主题

9863

帖子

2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2521

突出贡献优秀版主

威望
0
金钱
12493
贡献
0

500

主题

9863

帖子

2万

积分
阿冰 发表于 2018-11-19 21:07: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阿冰 于 2018-11-19 21:08 编辑

街上第五场
第六场(上)
【紧接前场。。
【玉田县大堂。
【二幕前。尤金上。
尤 金:告他毒酒出人命,株连作坊徐九经,我跟姐夫商议好,美女玉梅股掌中。(击鼓)冤枉啊!
【在击鼓声中幕启。
【知县袁修旺坐大堂上,四衙役分列两边。
衙役甲:堂鼓一响。
衙役乙:黄金万两。
衙役丙:有理没钱。
衙役丁:官司玩儿完。
袁修旺:何人击鼓,带上堂来!
衙役甲:击鼓人上堂!
金:大姐夫……
四衙役:(喊堂威)威——武——
袁修旺:喊冤人,哪里人士,姓甚名谁,有何冤枉,速速道来!
尤 金:在下尤金,京城人士,和家人姚铁锤玉田城里游玩,在李小二酒馆里小酌,不料酒中有毒,将铁锤毒得不省人事,只会打呼噜,望大人与我做主。
袁修旺:被害人哪里?
金:大人您看!(手指)
【二差人推铁锤上。铁锤打着呼噜。
衙役甲:大堂上要审呼噜案。
衙役乙:此乃今古奇观——
众衙役:纯属扯淡!
袁修旺:可有诉状?
金:有。(衙役甲将诉状递上)
袁修旺:(看诉状)李小二,丧德行,酒内下毒害苍生,毒酒害人法不容,刨根问底查真凶!嗯,把被告李小二带上堂来!
衙役甲:李小二上堂!
李小二:(上)给青天大老爷磕头。
袁修旺:抬起头来我看看。
李小二:老爷。
袁修旺:低头!李小二,你为什么酒中下毒,毒害他人,从实招来,免得皮肉吃苦!
李小二:老爷,我没有下毒呀。
袁修旺:嘟!你没下毒为什么铁锤喝了你的就昏迷不醒呢?
李小二:那他是因为酒好贪杯,饮酒过量。他主子也喝了,咋就没中毒呢?
袁修旺:原告回答!(姚铁锤鼾声大作)
尤 金:因为我喝得少,中毒轻,你们看,到现在我的头还晕晕乎乎,站不稳呢。(故意趔趄几步)
【张先海、留住儿上。
刘先海:留住儿,击鼓。、
留住儿:(击鼓大喊)冤枉啊——
袁修旺:今儿这买卖还挺兴旺,又是谁在击鼓,带上来!
衙役甲:击鼓人上堂!
留住儿:(张先海、留住儿进)给大人磕头。
袁修旺:这老头儿怎么不跪?
张先海:回大人话,在下腰疼,多少年没猫过腰了。
袁修旺:你们哪里人士,状告何人?
留住儿:在下姓随名从,来自京城,与老爷玉田城游玩,在李小二酒馆儿里喝酒,遇俩酒徒,酒中无毒,喝得铁锤打起呼噜,尤金状告小二酒中下毒,我们状告尤金心眼儿歹毒,诬告小二酒中下毒。
袁修旺:说得是什么,这个毒那个毒,老爷我听得稀里糊涂!
留住儿:大人,状纸。(举起状纸)
袁修旺:呈上来。(衙役甲将状纸呈与袁修旺,袁念)光天化日乾坤朗 ,诬赖下毒法不容,我和老爷能作证,玉田老酒济苍生!啊!你们能见证小二酒里没毒?
张先海:那酒我们也喝了,喝得容颜焕发,精神抖擞,怎么说酒中有毒呢?
【姚铁锤鼾声又起。
袁修旺:你听,这都一天了,姚铁锤还没清醒。
张先海:这证明酒好。杜康造酒刘伶醉,一醉醉了整三年,你能说那酒里有毒吗?
金:(干咳一声,向袁修旺使眼色)
袁修旺:(心领神会)李小二,你这酒是从哪里进的?
李小二:徐九经家作坊。
袁修旺:既然你没下毒,那就是徐九经下的毒了。
李小二:老爷,不可冤枉好人呀。
袁修旺:老爷我清如水,明如镜,断案从没有过差错。来人呀!带徐九经上堂!
衙役甲:传徐九经上堂啊!
【徐九经内喊:我来啦!内唱:一声惊雷震天外——
徐九经:(上接唱)一声惊雷震天外,
却怎么喝酒喝出官司来。
常言说,人在背时鬼作怪,
喝口凉水把牙塞,
闭门家中坐,
祸从天上来。
李小二是我的酒专卖,
出事故难逃责我主动上堂来。
参见大人。
金:(大惊失色)你,你你你,你是 ……
徐九经:是尤金呀。我是鬼!(逼向尤金。尤金跑到姚铁锤近前,正赶上姚铁锤一声呼噜,吓得尤金“妈呀”大叫一声)
尤 金:(至袁修旺前)大姐夫,徐九经死啦!鬼!鬼!他是鬼!(往大堂桌下钻,袁修旺也被吓得不知所措,堂上大乱)
徐九经:我就是你杀死的冤鬼,大理寺正卿徐九经!
张先海:(一惊)啊!
留住儿:(指着尤金)他就是陷害你酒中下毒的无赖!
金:你是酒中下毒的徐九经!
徐九经:是又怎样?
                       请读第六场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00

主题

9863

帖子

2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2521

突出贡献优秀版主

威望
0
金钱
12493
贡献
0

500

主题

9863

帖子

2万

积分
阿冰 发表于 2018-11-19 21:07:20 | 显示全部楼层
接第六场(上)   
               第六场(中)
【衙役们叽叽喳喳,交头接耳。
袁修旺:(连拍惊堂木)肃静!肃静!徐九经,你在酒中下的什么毒速速招来!
徐九经:仙鹤顶上红。!
袁修旺:是谁给你的毒药?
徐九经:并肩王!
袁修旺:什么什么?。
尤 金: 一派胡言!!
【突然,呼噜骤起,姚铁锤高喊一声震大堂:好酒哇——
众 人:啊!(大惊)
姚铁锤:(揉了揉惺忪的眼睛)这酒真好哇!
尤 金:混蛋!谁叫你醒来的?
姚铁锤:大爷,我不醒难道还睡死不成吗?(抻抻腰)好舒服呀!
徐九经:大人,酒中下毒一案怎么了结?
袁修旺:这,这……那就拉倒吧。谁也别找谁的茬儿了。
刘先海:哈哈哈……
袁修旺:你笑什么?
刘先海:好一个草包父母官!
袁修旺:来人呀,把这个老头儿给我铐起来!
众衙役:啊!
留住儿:敢!
张先海:慢,为什么铐我?
袁修旺:目无王法,搅闹公堂,铐起来!
张先海:我乃吏部天官张先海是也!
袁修旺:神经病,骗子,先押下去重打四十!
张先海:留住儿,亮印!
【留住从包儿里拿出天官大印举起。
袁修旺:(急跪地)大大大,大人,下官不知天官在此,多有冒犯,望其恕罪。
张先海:(留住儿手捧大印显示地走了一圈儿,张先海大模大样地坐在正堂)袁修旺!
袁修旺:(颤抖着)下官在。
刘先海:所谓毒酒一案,我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你跟尤金必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实话实说,我会放你一马,如有一丝假话,哼哼,小心你的狗头!
留住儿:你可长点心吧!
袁修旺:大人呀!
(唱)尤金是我的小舅子,
游手好闲浪荡公子,
看上了徐九经他的娘子,
一心到手费心思。
千方百计想法子,
定要徐九经吃官司。
先把徐九经关进笼子,
再娶柳玉梅做妻子。
这都是尤金的馊主意,
我胆小,我怕事,
得罪他就是得罪了尤妃子,
我担心丢了纱帽子。
尤 金:大姐夫!你……
袁修旺:个人顾个人,不怕没良心。现在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呀!
徐九经:袁修旺,尤金,你们好卑鄙呀!简直就不是个人!
        做人难
(唱)要做官儿,先做人,
人难做,做人难,难做人,
天下共分两类人,
一是好人,一是坏人。
娘生下来是小人,
慢慢他就长大成人。
一生不易做个人,
高调做事低调做人。
只有自知才知人,
克己忍让宽他人;
心术不正人整人,
心怀鬼胎人害人;
金无足赤人无完人,
痛改前非做新人。
要做官儿,先做人,
做官难,难做人,
不怕虎狼面对人,
就怕霜雪寒煞人。
讲善良,人爱人,
讲同情,人帮人;
不欺人,不骗人,
不坑人,不害人,
脚正不怕鞋歪人,
天道酬劳踏踏实实做个人。
既来世上就做好人,
你们俩,是什么人?
丧心病狂,利己损人,放弃道德,不义不仁,
欺压百姓,陷害好人,
枉作世上一个人!
                   下面请读第六场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00

主题

9863

帖子

2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2521

突出贡献优秀版主

威望
0
金钱
12493
贡献
0

500

主题

9863

帖子

2万

积分
阿冰 发表于 2018-11-19 21:09:57 | 显示全部楼层
上接第六场尾
众 人:好!
张先海:袁修旺假公济私,包庇坏人,革职为民!
【二衙役去脱袁修旺的官袍,摘袁修正的官帽。
衙役甲:大人,您早就该凉快凉快去了。
张先海:尤金依仗权势,胡作非为,绑起来押到京城审问。
【衙役狠狠绑尤金。
张先海:大理寺正卿徐九经弃官逃跑,又制造死亡的假象,犯下欺君大罪,绑了,押赴京城!
【衙役绑缚徐九经。
衙役甲:徐老爷放心,我不用力,松着呢。
刘先海:留住儿,打道回京!
留住儿:好。
张先海:徐大人,委屈了。别忘了带上一坛子玉田老酒,我给钱!
——切光
第七场(上)
【接前场。
【金殿上。
【皇上自龙椅上走下。太监甲侍立一旁。
皇 上:(唱)先帝护佑大明兴旺,
四海升平乐安康。
边关安定无战事。
金戈铁马筑铜墙。
到秋后,周边小国来进贡,
丰厚礼品求安详。
各国使节都是大酒量,
宴会上比豪饮个个逞强。
选好酒待使节不能淡忘,
彰显我酿酒业天下无双。
美酒佳肴增进友谊相互敬仰,
他们俯首称臣岁岁来朝喊吾皇。
【太监乙上。
太监乙:启禀万岁,并肩王和安国候在宫门口打起来了。
皇 上:啊!宣他俩进殿!
太监乙:万岁有旨,并肩王安国候进殿哪!
【并肩王安国候拉拉扯扯地上。跪下齐呼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 上:二位爱卿平身,因何事拉拉扯扯?
刘文炳:万岁,小小县令不过是七品芝麻官儿,并肩王为了达到个人不可告人的目的,竟滥用职权,破格提升为大理寺正卿,万岁您说,这这……
并肩王:万岁,徐九经中了皇榜头名状元,就因为人长得丑,安国候刘文炳就大材小用,从低安排到玉田县,这是人才的浪费。万岁您说,这这……
刘文炳:你滥用职权!
并肩王:你浪费人才!
刘文炳:你你……
并肩王:你你……
【刘文炳、并肩王各说各理,互不相让,挣得面红耳赤,皇上插不上嘴。
皇 上:(大怒)别吵啦!(刘文炳、并肩王只好住嘴,各自喘气)你们说的这个徐九经现在如何?
并肩王:他难以重任,弃官逃跑了!
皇  上:啊!跑啦?
刘文炳:是并肩王给撵跑的!
刘文炳:你胡说!
并肩王:你胡说!(二人唇枪舌剑,互不想让)
【太监乙上。
太监乙:启禀万岁,吏部天官张先海请求面君。
皇  上:宣他晋见。
太监乙:吏部天官张先海晋见哪!
张先海:(上跪)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  上:张爱卿平身!
张先海:谢万岁!(站起见并肩王和刘文炳)哟,二位都在呀。
皇  上:张爱卿急要面朕,有何本奏?
先海:万岁,依照万岁的意图,我遍访几州几县,终于在玉田县发现一种美酒,叫玉田老酒。
皇 上:喔哦?什么特点,说说。
刘先海:这玉田老酒,酒香顶风传十里,一家饮酒全村香啊!微臣建议,今年招待各国进贡使臣,就用这玉田老酒,管教他们喝得找不到东南西北。
皇 上:这酒真的这么好吗?
刘先海:微臣带来一坛,可以马上品味。
皇  上:好呀。二位爱卿,有什么事以后再说,我们先品一品张爱卿带来的玉田老酒吧。酒盏伺候!
太监甲:遵旨!(对内)酒盏伺候!
【 在优美的音乐中,几个宫女捧酒盏上。
皇 上:把玉田老酒捧上来。
太监甲:玉田老酒捧上!
【徐茗抱酒坛上,交与太监。
皇 上:启酒分盏!
太监甲:领旨!
【太监把就他那打开。
【宫女分别把酒盏到上。
皇 上:各位爱卿,干一杯品一品。
众 人:万岁请!
【众干杯。
张先海:色泽清澈!
并肩王:酒香浓郁!
刘文炳:绵软甘冽!
皇 上:余味深长!
众人合:好酒哇!
皇 上:不成想皇城根下有如此好酒,就按刘爱卿所奏,今年招待各国使者就用这玉田老酒!
从今日起,玉田老酒就是皇宫中的御酒啦!
徐 茗:(本来他在一旮旯眯着,听见封玉田老酒为御酒,突然蹦了出来,跪在地上)谢主隆恩!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 上:哎,这是何人?
刘先海:哦,这是玉田老酒作坊小伙计,徐茗。
皇 上:怪机灵的呀。那老板怎呢么没来?我想见见他。他叫什么名字?
刘先海:老板的名字叫徐九经!
众 人:(大惊)啊!
并肩王:哪个徐九经?
刘先海:大理寺正卿徐九经,现在是玉田老酒作坊的老板!
并肩王:张大人开什么玩笑,徐九经死啦!
刘文炳:王爷,您怎知死了呢?
并肩王:这……就是不死,他弃官逃跑,欺君大罪,逮住也会处死!
皇 上:张爱卿,徐九经现在哪里。
张先海:微臣把他带来了。
皇 上:宣他上殿!
太监甲:徐九经上殿晋见那!
                                  下接第七场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00

主题

9863

帖子

2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2521

突出贡献优秀版主

威望
0
金钱
12493
贡献
0

500

主题

9863

帖子

2万

积分
阿冰 发表于 2018-11-19 21:13:02 | 显示全部楼层
徐九经内喊:“来啦!”
(内唱)耳听得太监一声唤——
【两小校押徐九经上。
徐九经:(唱)我扬眉吐气走上前。
气不喘,脸不变,昂首阔步上金殿,
心无愧,胆不虚,一股正气天地鉴。
徐九经一生虽平贱,
上对得起地,
下对得起天,
对得起乡亲和祖先。
进殿来,仔细看,
侯爷王爷他们气势汹汹,脸儿沉沉,虎视眈眈。
我知道,弃官逃跑罪不浅,
免不了,我将我血溅平川。
最可叹,老娘玉梅无人管,
酿酒的秘笈谁承传。
唉!
罪臣徐九经参见吾皇万岁万万岁!
皇 上:朕先问你,这酒可是你家所造?
徐九经:祖传秘方。
刘先海:万岁,还绑着哪。
皇 上:去掉刑具回话!
小 校:喳!(去刑具)
皇 上:徐九经,弃官逃跑你可知罪?
徐九经:万岁,我要不弃官逃跑今天就看不见我了。
皇 上:为何弃官逃跑你一五一十地从实说来!
徐九经:万岁呀!
(唱)我本来没有做官儿的命,
老天注定是芸芸众生。
只因为我爱读书多写几个字儿,
我也没当真,
我也没用功,
科考时稀里糊涂就中了第一名。
我背儿楼大,牙齿松,
八字儿眉,三角儿睛,
一个肩膀低,一个肩膀耸,
往那儿一站呀,
不像柱子像张弓。
侯爷嫌我长得丑,
把我安排到玉田小县城。
朝里面,侯爷和王爷有了诉讼,
当权人无人胆敢段公平。
拿我当了替死鬼儿,
大理寺里任正卿。
王爷不好惹,
侯爷不敢碰,
我是风匣里的耗子两头儿受气忍气吞声。
昧良心我偏袒王爷能步步高升,
践踏了大明律对不起朝廷。
乍着胆子以公至公我把案子定,
王爷他要我死,赠我一瓶“仙鹤头顶一点红”。(摸出小瓶亮)
(白)看,这就是王爷的赠品呀
(唱)我不甘心这样送了命,
因此才,
卸了官袍、摘了官帽、脱了官靴,带着徐茗,
骑上了毛驴,连夜就逃出了城。
我家有祖传秘方酿酒艺,
开作坊,卖老酒,一家人团聚天伦之乐,
暖融融。
就因为我的媳妇长得美,
尤金他,想霸占我妻诬我酒里下毒害苍生。
是张天官巧遇主持公正,
要不然罪臣我早就入牢中。
我有罪,
罪不轻,
居然违背圣上意,
弃官不坐为逃生。
圣上你就掂量着办,
该杀该剐你说一声,
你就说一声。
皇 上:诸位爱卿,徐九经所说可都是事实?
刘先海:一点儿不假。
刘文炳:是这样的。
并肩王:哦这……弃官逃跑,就是死罪!
皇 上:徐九经,你对弃官逃跑有何辩解?
徐九经:万岁。鱼生于水,死于水;草生于土,死于土;人生于道,死于道。得其志,虽死犹生,不得其志,虽生犹死。生是匆匆的过客。母亲的乳汁养育了我,我就应做对母亲有益的事;大明的光辉恩泽了我,我就应为大明添点儿颜色。我的梦想没有实现,邪恶势力危及了我的生命,这样死去,我死得委屈,死得遗憾。所以罪臣选择了弃官逃跑,不然我就活不到今天,也见不到万岁及诸位大人。弃官逃跑,保住了生命,保住了生命,就有了报效万岁的机会,所以罪臣觉得我跑得光明,跑得值得,跑得其所!
并肩王:你,狡辩!
皇 上:好个跑得其所!你们险些毁掉一颗大明栋梁之才呀!
徐九经:谢主隆恩!
皇 上:徐九经弃官逃跑,事出有因,朕不追究。
刘先海:大理寺正卿之职……
皇 上:徐九经官复原职。
徐九经:谢主隆恩!
皇 上:看来安国候、并肩王又有新的诉讼,朕的旨意,交大理寺徐九经审理,要公平公正,不得偏袒一方!
徐九经:臣领旨!
并肩王:得,又落他手里了!
徐 茗:老爷,万岁封咱老酒为宫廷御酒了!
徐九经:啊!
皇 上:徐爱卿。
徐九经:臣在。
皇 上:朕命你回家稍歇,带来家眷及老酒回京复命。
徐九经:臣领旨!
——切光。
第八场(尾声)
【村头酒馆儿旁。
【歪脖树下。
【幕启。徐九经、徐茗、柳玉梅、小翠、王氏上。徐九经骑驴,王氏、柳玉梅坐轿;有四个差人抬一巨大酒坛,酒坛上写着“御酒”;李小二及送行的若干群众随后。
徐 茗:老爷,到歪脖树这儿了。
徐九经:哈哈哈!歪脖树,我的好朋友呀!
(唱)歪脖树,树脖儿歪,
歪脖树也是好木材,
能做犁杖能做拐,
            随弯儿就弯儿不屈才。
徐九经的脖儿歪心不歪,
路见不平我就踩!
伊尔亚尔哟。
众合唱:伊尔亚尔哟!
徐九经:(唱)说胡话,道话胡,
世上难得是糊涂。
徐九经险些成了阶下囚,
而今又当了士大夫。
遇到啥事儿你别打怵,
喝上一杯老酒觧千忧。
众 合:(唱)遇到啥事儿你别打怵,
喝上一杯老酒觧千忧。
伊尔亚尔哟!
徐九经:乡亲们,回去吧!再见了!
【柳玉梅、王氏、小翠儿、徐茗向乡亲们挥手再见。
众 人:(频频挥手)再见了!
【幕落。剧终。
2016  第三稿2018 第四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00

主题

9863

帖子

2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2521

突出贡献优秀版主

威望
0
金钱
12493
贡献
0

500

主题

9863

帖子

2万

积分
阿冰 发表于 2018-11-19 21:13:47 | 显示全部楼层
请谷老师再看看,没有拉下的稿件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