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803|回复: 7

成兆才 评剧与民间大众的永恒情缘——兼论评剧的民众性 朱永远

[复制链接]

687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9881

突出贡献优秀版主

威望
0
金钱
16604
贡献
0

687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阿冰 发表于 2019-12-20 10:35: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阿冰 于 2019-12-20 11:01 编辑

       裴多菲曾这样评价莎士比亚:“他一个人组成了整个一切万物的一半。”裴多菲道出了人类对为丰富世界文化艺术宝库做出伟大贡献的大剧作家的共同崇敬——人们不会忘记,莎士比亚给人类了戏的愉悦和情的感化。
       被誉为“东方莎士比亚”的成兆才先生,之所以在中国戏剧史上,在人民大众中占有重要地位,同样是因为成兆才和前贤们创立的民族艺术瑰宝评剧给民众了戏的愉悦和情的感化。所以人民不会忘记成兆才先生,至今家乡民众仍以各种形式纪念成兆才先生。

一、 对成兆才先生的深切缅怀和对评剧的现实思考
       当年,成先生和前贤们,一任旧势力的雪打霜凌,几受旧官府的“永干力禁”,苦心孤诣,殚精竭虑,历尽艰辛,树本奠基,首创评剧。使一个孕育于民间乡里,产生于田垄街巷的戏曲剧种,仅三四十年的时间里,风靡了大半个中国,终使评剧成为中国的大剧种而登上了艺术殿堂,可谓“其兴也猛”。
       评剧,从它诞生至今的近一百年中,深深地扎根人民大众之中。评剧有过以往踞唐山、闯关东、下上海、站津京、红全国,风风火火的历史;有过城里人“只愁挤不进堂厢,站着听一夜也要过过戏瘾”的魅力;有过在乡下“其艺广为流布,蒸蒸日上;百姓喜闻乐见,观者如云”的辉煌。在那科技尚不很发达的年代,戏台、剧院几乎是民众休闲、喜庆、娱乐的唯一去处。
       到了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中期,改革开放带来了现代文明。似乎一夜之间,电视、音像、卡拉OK、歌舞厅、网吧……新的传媒和新的文艺形式,将过去几十年一贯制的单一戏剧观众分散成无数娱乐群体,使文化艺术受众形成多样化、分散化的格局。彼时如此,更莫说时光迈进二十一世纪二十年代,数字、网络、4G、5G等高科技涵盖全球信息爆炸的今天了。今天,新生代与文艺的关系早结束了上几辈那曾经的“一夫一妻制”式的专一模式。面对新的变化,人们目不暇接,喜新厌旧,朝秦暮楚,挑剔环肥燕瘦,戏台、剧院再不是人们休闲娱乐去处的唯一。
       有近三分之二的中国人,差不多每天都要看电视。电视艺术不仅具备戏剧的一般艺术功能,而且在时空转换、情节组合等方面有更高明的手段。所以,电视的出现,使戏剧活动有了真正的竞争对手。
       于是,有人说电视发高烧,戏剧入冷宫,乃是世界性的最新行情。从此评剧和其它剧种一样从以往的辉煌走向平常。三十多年来,尽管评剧人进行着各种探索和尝试,但是戏院的门庭冷落,观众的兴趣冷漠,票房收入的逐年下降仍无奈的出现,评剧似乎在“其兴也猛”的几十年之后,显露出“其衰也渐”的堪忧局面。
       一个令人难忘的场景,至今还深深地刺痛着成兆才家乡人们的心。1999年,来自全国各地的评剧界知名人士在成先生陵墓前祭奠这位“评剧之父”。当场,东北的刘小楼提议:“咱们给祖师爷磕个头吧。”于是,刘小楼、花淑兰、马淑华等二十多人在墓前跪了一片。天津的马素华长跪不起竟泣不成声:“恩师呀,您创立的家业,我们快守不住了呀……。”一石激起千层浪,墓前参加祭奠的人们,跪趴在地,一片唏嘘。
       评剧面临的衰微,能怪这些泣血衔石的梨园精卫们吗?评剧能跳出“起于民间,衰于殿堂”这个周期律吗?这是引起广大热爱民族传统文化的人们尤其是广大评剧界人士深深忧虑和久久思考的问题。
       评剧这种命运的变化,公平的说,不是评剧本身的退步所致,而是人类文明进步所致。要跳出所谓“起于民间,衰于殿堂”这个周期律,还是靠自身的进步。“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没有神仙皇帝”,要闯造评剧的出路“全靠我们自己。” 笔者认为,评剧要跳出那个周期律,“起于民间,兴于民间”是必经之路。也就是说,当年评剧诞生发展是仰赖于民间大众,现今评剧的中兴重振,仍要仰赖民间大众。因此,研究评剧当年诞生发展中的“民众性”,进而赋予评剧现今改革振兴中新的“民众性”,应该是研究评剧生存和发展的一个重要切入点,是继承和发展成兆才先生为之奋斗终生的评剧的重要定向,也是我们纪念评剧创始人成兆才先生的重要内容之一。

二、 对评剧诞生发展中民众性的追溯
       在评剧产生以前,在它的摇篮冀东,京剧、弋阳调、梆子腔等剧种已经多年占领着城乡舞台。为什么还会生出一个评剧来?为什么这个新剧种产生后,会很快的拥有那么多如痴如醉的观众?为什么在短短的三四十年内就风靡半个中国达到评剧艺术的巅峰?
       从一定的角度看,在于评剧从孕育到产生乃至发展,都浸润在民众的博大滋养之中。首先,那个时期民众渴望有一个能让自己贴得近、看得懂、哼得会的“平民戏”。记不起是哪一位戏剧大家说过这一段话,我觉得就非常合乎当时的民众心声和境况:
      “中国戏曲,自宋元杂剧、明清传奇,一直到现代的皮黄戏,大体言之,起初都是来自民间,但经文人雅士们的一番舞弄,成了消遣闲情的一项文体。进而走进庭院中的红氍毹上,由是脱离群众,无复高台之上,广场之中,脚踏实地地反映出当时的社会生活。而红氍毹上的戏舞呢,便成了声琢磨和文词的雕镂。于是,群众便以不见不闻的态度否定了它,而另自朴素的、质直的、完全从实际生活出发,酝酿大家所喜悦的东西。” 调的
       于是,评剧(本文且不用它在各个时期的各种名称)就诞生了。它就是“民众喜悦的东西”。尤其在初期,它声调大抵很单纯,文词极为俚俗,其故事取材,也多不见于典籍。评剧里,鲜见唐三千、宋八百,数不完的三国列国的历史恢宏;亦多不是帝王将相、汉关秦月的显贵浩大的仰视难及。或亦表现历史人物,但也不一定和书本上所载相同,这中间,多实寓有当时社会生活的反映。我们从成兆才先生改编和创作的一百多部剧本里都能体味出它的民众性。
       评剧的特点是“尽表百姓事,感悟人间情”,评剧以它独特的艺术“抓”人,更以它独特的平易“近”人,用当前时尚的话说,叫“贴近人民”。它给民众于愉悦,给民众于感化,尽管旧势力诽谤它“俚俗不堪”,旧官府宣判它“永干力禁”,但是,“民众春泥更护花”,民众喜爱它,痴迷它,滋润它,由是评剧很快在民众的土壤里成长起来。

三、 民众性是孕育和产生评剧母体的根本属性
       评剧从它的胚胎时期,就带有其以生俱来的民众性。首先,笔者认为,评剧主要源于千百年流传在冀东的民歌、秧歌和以后融民歌、秧歌戏特质,汲皮影、大鼓书韵味而形成的冀东特有的艺术形式,初始被称作“棉花落”、“年欢乐”,后则被惯称“莲花落”的戏曲雏形。
       作为评剧源流之一的民歌,它的基本属性就是“民众性”。从《吕氏春秋》、《淮南子》,从东汉何休《春秋公羊解诂》“男女有所怨恨,相从而歌。饥者歌其食,劳者歌其事。”都可窥一斑。
      冀东民歌历史悠久,素有“民歌之海”之称,历史上完整保留至今的就有两千七百多首。其曲式丰富多样,素有“九腔十八调”之说。冀东昌、滦、乐一带地域的人民的语言归韵有“似说似唱”的特征,被认为是产生冀东戏曲音乐形式的原始基础。
      作为评剧源流之一的秧歌,本属戏曲种类。因其起于田间村野,极具娱乐性、通俗性,使之成为历来人人都爱看,又几乎人人都能参与表演的文艺形式。因此,它既是民间的文艺形式,更是民众的娱乐形式。
       冀东秧歌,它是由冀东民歌与民间舞蹈而组成。特定历史条件赋予冀东民众的“尚武”、“崇文”特质,油然地融入当地的文化积淀,也反映到载歌载舞的秧歌中,使之形式多姿,内涵丰富。行家认为,秧歌舞蹈中体态多姿、千变万化的形体动作,是评剧程式和行当产生的渊源。像冀东秧歌独特的“跑大场”的各种套路,“沙公子”扇子一摆,如演阵之令旗,队伍阵型,调度有致。行家认为,这当是戏曲舞台上升帐列阵、行军出征、武打场面的舞台调度的来源。专家亦认为,“戏剧的起源,与武戏关系甚大,是带着战斗的意义以生俱来的。照‘戏剧’两字的原型上,便可以推测出武剧拟兽舞的形式。戏剧两个字都从虎,戏(戲)字从戈,剧(劇)字从刀……戏剧可以说是始于兵舞的。(常任侠·《关于我国音乐舞蹈与戏剧起源的一考察》)
       历史上,冀东秧歌以丰富多彩的音乐、舞蹈艺术给评剧的生成提供了必要条件。因其表演之时,是在场地上且歌且舞,扭扭蹦蹦,踩高跷演出者,则被称为“高脚子”或“踩高跷”;在平地演出者,则又有“地蹦子”或“蹦蹦戏”之称。由是,这个从扭扭蹦蹦的地秧歌生成的评剧在初期就有了一个业内人极不愿听,业外人又长期唤作的俗名——“蹦蹦戏”。
       众所周知,评剧以前也只非“蹦蹦戏”一称。除平腔梆子、评戏外,还有一个“莲花落”。以往的研究,因评剧曾叫过莲花落,多认为评剧产生于莲花落,这里面就存有了一个误区。笔者认为,一向所说的产生评剧的莲花落,不是普通泛指的莲花落,当是特定意义的一种艺术形式。
       关于这一点,涉及到评剧的源流,我已在另外的文章里专做探讨,限于篇幅,这里不多赘述。
       正是因为评剧源于民歌、秧歌这种人人皆可听、可观,人人几乎都可唱、可演的大众艺术。评剧产生后,由于它吸收了当地民歌和曲调,且调门走平,文词俚俗,便于摹唱,当地民众无论在田间地头,街巷庭院,随口哼唱,几乎人人都会,人人都唱,评剧成了民众日常口哼之曲。至今,成先生的家乡,此风沿袭,传承不衰。
                                                      
四、成兆才先生追求的民众性仍然是后人借鉴之路
       周恩来总理说过:“戏曲之所以为广大人民所喜爱,是由于里面有人民性(即民众性——笔者)的东西,有符合人民生活的东西,所以能够流传到今天,并且可能流传到更远的将来。”评剧能否“流传到更远的将来”,这要就看能否使它保持鲜活的“民众性”。古人说:“水可载舟,也可复舟。”民众是水,评剧是舟。
       在成兆才那个年代,民众的脉搏怎样跳动?社会下层妇女在封建礼压抑下的心声,《马寡妇开店》唱出来了,民众喜欢;被侮辱和被损害的女性的遭遇,《杜十娘》唱出来了,民众同情;追求美满婚姻、反封建“现如今讲文明大脚为高”,《花为媒》唱出来了,民众喝彩;抗争腐朽,张扬正义,《杨三姐告状》唱出来了,民众共鸣……。成先生的评剧就是同当时民众的脉搏一齐律动的。难怪当年阿英在《蹦蹦戏杂说》中评价在上海初演的评剧“在这里面,我们可以看到广大民众的需要,听到他们的呼吸。”赞扬评剧是“一种民众的艺术”,其实也就是民声。
       当前,评剧陷入低迷,怎样使它走出低谷?成兆才先生追求的民众性仍然是后人借鉴之路。成兆才先生和前贤们“吴家坨改革”时的“不改则死,改则活”的决心,仍然可作我们拚此一搏的激励。只不过我们要直面新形势,研究新问题罢了。当今民众的文化、素养、审美、审世乃至价值取向都发生了很大变化,把脉民众需要也要与时俱进:
       现在的民众喜欢听什么?喜欢看什么?我们在剧本中的内容到位了吗?我们在舞台上表演中到位了吗?我们能将当前民众人人意中有,人人语中无的心律,演得唱得出神入化吗?这些都要研究。民众会心了,必有满堂彩;群众喜欢了,才有满堂座。
       改革是一个复杂艰难的主题,途径和方法很多,作为门槛外的人我不敢班门弄斧。亦限于篇幅,这里罗列几方面来自民众的呼声:
民众希望看到反映现实生活的评剧。反映现实,不是配合现实、图解政治的急就章。剧本要切中现实,有深度、有容量、更要有戏。
       民众希望看到的是改革的评剧,不是改变了的评剧。不一定是原汁原味,但一定姓“评”名“剧”。诸如将评剧和交响乐嫁接,追求了高雅,也失掉了平易。因为平易是民众性的特质。诸如评剧音乐剧,中西合璧,双簧管、架子鼓搭配评剧的文武场,丰富是丰富了,其效果能否被群众认可接受,恐怕要等待时间。要在改革中创新,不要在改革中失掉自我,恐怕是民众的担心和希望,因为评剧观众需要的是评剧,就像音乐、交响乐听众需要的是音乐、交响乐那样。
       民众希望看到时代感强、语言鲜活、戏味十足的新评剧。这同社会快节奏、人们心理压力大、追求休闲、追求刺激(应是良性)的现今民众境况有关。比如,在民众喜欢的大作品严重匮乏的情况下,戏剧小品却兴旺起来。一时就有人以为戏剧小品可以压倒和替代评剧,其实,这种本来是演员艺术训练的形式,走上了前台,它毕竟只是一种戏剧的简化形式。不能奢望靠小品支撑评剧大门面。但是,我们改革评剧,能否从中吸取点现今民众喜欢的东西,如提炼汲取其时代、鲜活、风趣、民俗、精炼等元素。
       民众希望看到他们心仪、追求的评剧演员下乡来。一些名演员,包括荣获梅花奖的戏星,他(她)们拥有的追星族比歌星的更广泛更成熟。以往好多戏是靠名演员唱红了的。戏星上了电视,乡下人可望不可及,一红就久居城市,就钻了象牙塔。或许走穴,最多也是接触经纪人。还是那句话,民众是水,评剧是舟。
       民众(尤其是广大农村的民众)希望看到为自己演、演自己的戏。这条路也是老一代评剧人走过的希望之路。光为大款编演的脱离了民众的戏,无异是放大了的“堂会”。民众感动那句“戏比天大”的箴言,鄙夷那种“戏没钱大”的观念。
       以上是现今民众脉搏的律动的一部分“心电图”。处方怎么开,有赖我们会诊“民情”,早日推动评剧的进步。
       还是毛泽东主席那句话:“我们的同志在困难的时候,要看到成绩,要看到光明,要提高我们的勇气。”评剧的优势是很多的,关键在于挖掘和利用。
       评剧综合了许多艺术门类的成分,用角色扮演的方式再现生活风貌。而其它一些表演艺术形式,一般都是分别在说唱、舞蹈、技巧等某个单一领域发展,所以只有戏剧才具有高等事物特征——这是优势。
       参加庆典活动,评剧是其他形式替代不了的。戏剧具有直接现场交流、内容可以调整、仪式感强和集体参加等突出特征。是生产周长和耗资大,又不好准备的电视和缺乏现场交流感的电影不可比拟的——这也是优势。
       戏剧的现场表演,可以与观众之间产生直接的交流和呼应,这是电影和电视所无法比拟的。就像看足球赛,之所以观众更愿意到现场观看,是因为传媒只能让人迅速地了解比赛的进程和结果,却缺少直接的参与和现场宣泄的乐趣一样——这还是优势。
      评剧是可回归的这就像前些年,人们旅游都钻大城市,看高楼大厦、看现代化。近些年,人们旅游开始下草原、钻山沟、进傣寨,这叫回归自然,叫想念民俗。总有一天,人们会对孤独地在自家狭小空间里看广告和编制的电视剧感到厌倦,转而回到欢聚一堂的剧院,而且态度还会像当初离开一样积极——这更是潜在优势。
       还有……
       评剧这些优势,必将吸引民众,感动民众,拥有民众;而民众的热情,民众的喜欢,民众的滋养,必将使评剧生存下来发展下去。因为,凡是民众需要的东西,它就有生命力。所以,人们不会忘记世界最著名的戏剧大师莎士比亚。所以,人们不会忘记“东方莎士比亚”评剧创始人成兆才先生。
                                                                                                                                                                                      
                                                                                                                                                                                         2019.12.19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81

主题

7872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8917

活跃会员热心会员

威望
0
金钱
10975
贡献
0

181

主题

7872

帖子

1万

积分
枯草叶 发表于 2019-12-20 11:03:1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大也忒快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7

主题

1254

帖子

3092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092
威望
0
金钱
1738
贡献
0

77

主题

1254

帖子

3092

积分
长青藤 发表于 2019-12-20 13:39:35 | 显示全部楼层
评剧的特点是“尽表百姓事,感悟人间情”,评剧以它独特的艺术“抓”人,更以它独特的平易“近”人,用当前时尚的话说,叫“贴近人民”。说得一点没错,抓地,就是要进入人民中,从百姓那里找语言找人情找故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7

主题

3605

帖子

8386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8386
威望
0
金钱
4611
贡献
0

217

主题

3605

帖子

8386

积分
雪歌 发表于 2019-12-20 14:49:49 | 显示全部楼层
到啥时候,文艺都要有读者、听众和观众,离开了这些,就是空中楼阁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87

主题

1万

帖子

3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5132

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

威望
0
金钱
20615
贡献
0

287

主题

1万

帖子

3万

积分
晓风秋色 发表于 2019-12-20 16:49:17 | 显示全部楼层
都是历史。值得保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03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6787
威望
0
金钱
15250
贡献
0

403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野渡 发表于 2019-12-20 17:05:0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了。写得真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44

主题

2029

帖子

5512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5512
威望
0
金钱
3358
贡献
0

144

主题

2029

帖子

5512

积分
艾立起 发表于 2019-12-21 04:57:56 | 显示全部楼层
凡是民众需要的东西,它就有生命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95

主题

4265

帖子

9760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9760

活跃会员

威望
0
金钱
5305
贡献
0

195

主题

4265

帖子

9760

积分
浅月若寒 发表于 2019-12-22 21:53:41 | 显示全部楼层
文艺和文学一样,要有观众和读者,才有市场。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